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情郎,笨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郎,笨笨!目录  下一页

情郎,笨笨! 第八章 作者:可儿


  两匹骏马在乡间小路上漫步。

  莫玲珑不住的东张西望,对许多东西都很好奇,一旁的王子沛则是负责?她解答问题。

  “那是牛吗?”莫玲珑指着在田旁草地上的牛惊讶地问。

  “是啊,牛对农人的用处很大,耕田都要靠它们的。”王子沛笑着回应。

  “这一片绿油油的稻田看得人心旷神怡,心情都要飞了起来般,原来走在田间是这么美好的事,不过味道就不怎么好了。”莫玲珑皱皱鼻子,她闻到不太好闻的味道。

  王子沛忍住笑询问:“这味道是从路上那一堆看起来像小土堆的东西散发出来的,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莫玲珑低头看了看那些黄黄黑黑的东西,摇摇头。

  王子沛克制自己不大笑出来,告诉她,“那就是牛的大便。”

  “哎呀,好恶心!”莫玲珑嫌恶地叫,忙骑马快步远离脏东西。

  王子沛大笑着追上了她。

  “你不告诉我那是牛粪,还叫我看,你好可恶!”莫玲珑斥责他。

  王子沛眼里闪着笑意,故意装傻,“我怎明白你竟然连牛大便都不知道呢!”

  “我连牛都没见过几次,怎知道是牛的大便,你再戏弄我,我就不理你了!”莫玲珑摆出生气的脸色。

  “好,是我错,我道歉,对不起,表妹,你别生气了,我等会儿带你去看新生的小鸭子当赔偿好不好?”王子沛哄着莫玲珑。

  她马上就被这提议吸引,“新生的小鸭子?可不可爱?”

  “当然可爱了,毛茸茸的黄毛,像小球般,你一定会喜欢的。”王子沛说明。

  莫玲珑眼儿发亮点头,“我想看小鸭子,但是还要多久才能看到呢?”

  “快到了,就在前面,随我来!”王子沛加快速度向不远的农家奔去,莫玲珑跟随在后面。

  两匹马由大路转向小径,来到一旁的农舍,在前院停了下来。

  王子沛跳下马,便来接莫玲珑下马,而里面的人已经闻声出来迎接了。

  “大少爷,欢迎,欢迎!”中年妇人欢喜的招呼着,身旁还有一个背着孩子的年轻妇人,和两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何妈,我又来打扰了,这是我的表妹。”王子沛回应,也介绍着莫玲珑。

  莫玲珑绝俗丽色震摄了何妈,让她有些无措的怯声问候,“表小姐,你好。”

  “你好。”莫玲珑微笑回答。

  “不知道何伯的脚有没有好一点?”王子沛关心询问,他是专程来探望的。

  “好多了,谢谢大少爷关心。请进,我们到屋里坐着说。”何妈请客人到家里。

  王子沛带着莫玲珑一同走入,简朴的厅堂收拾得很干净。

  “我去扶公公出来。”何家媳妇走入厅后。

  一个妙龄少女从另一扇门走出,她端着一杯茶低头来到王子沛身前,“大少爷,请喝茶。”

  王子沛接下,温和地对她说:“碧春,又来叨扰你一杯茶了。”

  “大少爷,你怎和碧春客气了!”碧春微笑回应,看着王子沛的眸里闪动着爱慕。

  “碧春,这位是表小姐,快去端杯茶来给表小姐。”阿妈告诉女儿。

  碧春这时才注意到一旁的莫玲珑,见到莫玲珑的花容月貌,碧春的神情怔忡了下,低声客气的问候,“见过表小姐,请表小姐稍等。”马上再入内倒茶,莫玲珑观察细微,她已经看出这位相貌清秀的小家碧玉对表哥很倾心,从碧春眼里,莫玲珑也看到了她对自己的防备,她转头看着表哥。

  王子沛脸色很自然,对她笑笑说:“碧春泡的茶很好喝。”

  莫玲珑翻了下白眼,想也明白她那傻愣愣的表哥一定看不出来有女子青睐他,就别想他会有所回应了。

  何伯由媳妇扶着走出来,他一见到王子沛便高兴的鞠躬唤着,“大少爷!”

  “何伯,你赶快坐下来!”王子沛忙上前扶何伯坐下,关心的问起他脚伤复原的情形。

  “托大少爷的福,我好很多了,李大夫说我的脚再过四、五天就可以完全复原。大少爷,这都是拜你所赐,若不是你伸出援手?我出诊疗费用,我这脚早废了,大少爷,真是谢谢你啊!”何伯满心感激的向王子沛道谢。

  王子沛谦逊的回应,和何家人话家常。

  碧春将茶放到小几上,“表小姐,请喝茶。”

  “谢谢,何伯的脚是怎么受伤的?”莫玲珑询问碧春。

  “爹是修屋顶时,一不小心从梯子上掉下来摔断了腿,大少爷知道了这事,就请了吉州府最好的李大夫马爹疗伤,还帮忙出诊疗费用,我们全家人都很感谢大少爷的大恩大德。”碧春告诉莫玲珑。

  “表哥很照顾你们吧!”莫玲珑谈起。

  碧春点点头,“是啊,大少爷对大家都非常的好,不管我们遇上什么事,只要大少爷知道了,都会不吝惜的伸出援手,向王家租地的佃农们都很爱戴大少爷,也庆幸能遇上大少爷这么好的地主。”

  王子沛刚好与何伯说话停下,听到碧春的话,转向这儿出声,“碧春,我没你说的那么好,你这样称赞我,我是受之有愧了。”

  “大少爷,你本来就是好人,吴大叔生病,你不也一样请了大夫?吴大叔治病;徐大哥不想耕田想在吉州府找份工作,你也帮忙了;还建了座私塾请来夫子教导,让小孩子有书可念,大少爷,你真是个大善人呢!”碧春举了许多例子证明王子沛的乐善好施。

  王子沛摸了摸头,看到表妹晶亮的眸光直盯着自己,他显得很不好意思,“碧春,别说了,要不我表妹还以为我特地带她来听你们吹捧我的功绩呢!对了,表妹她没见过刚出生的小鸭子,碧春,你能带我和表妹去看看你所养的小鸭子吗?”

  “好啊,大少爷,小鸭子长得很快,比你上回看到的又长大了许多呢!”碧春开心的告诉王子沛。

  “碧春,你那么细心,一定将鸭子照顾得很好。”王子沛夸赞碧春。

  碧春听了喜上眉梢,高兴极了,带着贵客走出厅堂,由前院绕过屋子到后院,何家的鸭舍在后院,那儿有水道经过,鸭舍就在水道旁。

  碧春进入用竹篱笆围起的鸭舍,将小鸭子用竹篮装出来,放在地上给客人观看,“这就是小鸭子了。”

  王子沛蹲下随手捉起一只捧到莫玲珑面前,“表妹,你看,很可爱吧!”

  莫玲珑也蹲下,小心的接过来,看着掌中圆滚滚又毛茸茸的小鸭子,她笑了,“真的很可爱,它好小呢,原来鸭宝宝这么小啊!”

  碧春插嘴表示,“小鸭子刚生出来时还更小呢!大少爷,我将鸭舍重新设计过了,你要不要来看看呢?”

  王子沛有些兴趣,便吩咐莫玲珑,“表妹,你和小鸭子玩玩,我去看一下。”但没等她回应,就起身和碧春去看鸭舍了。

  莫玲珑心中有些不悦,碧春只是想借看鸭舍的名义接近表哥罢了,只有表哥那么迟钝的人才看不出碧春的居心。

  这样的情形令她很不高兴,好像是有人和她抢属于自己的东西,她却更不喜欢表哥和碧春那么熟悉,像个老朋友,而自己却如同是个外人,令她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她看着站在鸭舍前聊得很愉快的男女,不时还交头接耳的低声说话,他们哪是看鸭舍,分明是故意避开她躲到一边说悄悄话,王子沛和碧春和乐的模样教她看得刺目,使得她开口想叫表哥过来。

  但是小嘴张开马上又闭上,自己在吃醋吗?不会的,她哪可能吃醋呢!表哥有女子喜欢是他的事,和她无关,她才不会不高兴呢,管他们是在聊天,还是在谈笑,她何必注意他们,自己玩得高兴就好了。

  莫玲珑转开头,继续和小鸭子玩。

  但是她却感到手上一股湿意,她忙摊直手掌,看到手掌有黄黄的水痕,这是什么?

  她顿了下才反应到,立刻就将手上的鸭子放回地上,惊声尖叫,“表哥,鸭子在我手上撒尿了,救命啊!”她脑里想到的只有王子沛。

  王子沛急忙跑回莫玲珑身边。

  她就站起平举着一双手,慌张得不知所措,“它竟然在我手上撒尿,怎么办?表哥,怎么办啊!”

  王子沛好笑的看着莫玲珑,“小傻瓜,将手洗干净就可以了呀!”他带她到井旁,打了水给她洗手。

  来回冲洗了好几遍,将她的手洗干净后,王子沛拿出自己的手巾?表妹细心的擦干,“好了,洗过手就没事了。”

  莫玲珑仍嘟起了嘴瞪着他。

  “你的手真的洗干净了,没留下一点痕?的,放心吧!”王子沛再次向她保证。

  莫玲珑扁扁嘴埋怨道:“都是因为你丢下我不管,我才会被鸭子欺负,是你的错!”

  这也能怪到他身上?王子沛早已经习惯玲珑表妹不讲理的个性,也不反驳,直接就道歉了,“是,全是表哥不对,对不起,我不再离开你身边,会寸步不离的陪着你,好不好?”

  莫玲珑满意的笑了,高傲的扬起小脸,“这还差不多,算你有诚意!”

  王子沛对她宠溺地笑笑,不在意她的娇态。

  但是在旁边将这个情形都看入眼里的碧春就大感不满了,这个表小姐未免太无理取闹,竟然为了这样的事要大少爷道歉,简直是欺负人,若不是敬她?表小姐,自己一定要代大少爷好好教训表小姐。

  莫玲珑眼光瞄到碧春气愤的神情,她一定在?表哥抱不平,而暗地里责备她骄纵,不过她怎么想都没关系,只要表哥站在她这边就行了!

  王子沛也没再逗留,三人走回厅堂,他向何伯、何妈道别要离开。

  “大少爷,这么快就要走了吗?再多坐一会儿啊!”何伯圉着贵客。

  “何伯,我还要再巡视别的地方,下次再来拜访。”王子沛应对,要离去时又被唤住。

  “大少爷,你还记得之前的提议吗?让碧春到王家伺候大少爷,当是我们报答大少爷的恩德,大少爷,你对这事考虑得如何了?”何妈提起。

  王子沛忙婉拒,“何妈,碧春到王家做婢女太委屈她了,我想还是不适合。”

  “碧春能伺候大少爷是她的造化,怎会委屈呢!除非大少爷是嫌弃碧春,才不愿意接受碧春的。”何妈说了重话。“何妈,你别这样说,碧春是个好女孩,我怎会弃嫌她呢!就是因为当她是妹妹,所以才会希望她有好的未来,让她当婢女帮佣实在不妥。”王子沛解释。

  但是何妈还是坚持,连何伯、何家嫂子都帮忙说话,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将碧春送入王家。

  何家人想将碧春送入王家不外乎就是为了攀龙附凤,莫玲珑看出了他们的打算,他们的心意那么坚定,老实的表哥怎么应付得来呢!

  所以她开口插嘴,“表哥,既然何伯、何妈一定要碧春到家里帮忙,你就答应嘛,只是王家家教森严,新进的婢女一定要从头开始训练,碧春会先在厨房、磨房做粗重的工作,一年半载熟手后再升?普通的婢女,不过工作仍是以打扫清洁为主,做得好又机灵,才可能跟着固定的主人;不过王家家规里是主张男女有分,所以少爷们都由男仆伺候,婢女是专司服侍小姐、夫人,我和表姐都有了固定的随身婢女了,所以碧春可能被分配去伺候姨母,或是未来的两位表嫂,不过这也不错啊,碧春应该会过得很开心。表哥,你别反对了,碧春想何时来王家,就派小厮来接就好了。”她轻描淡写、不带感情的说着。

  这番话教何家人都愣住了,何家媳妇赶忙问道:“碧春为奴是想专门伺候大少爷,难道也要遵守这些规矩吗?”

  王子沛想开口,莫玲珑的速度更快,“这是一定的,姨父、姨母是严守规矩的人,府里上下的人都要遵守,我两位表哥所住的地方进出的向来只有男仆,怎可能有婢女呢,碧春?婢只能在府里做事,绝不可能直接服侍表哥的!”

  何家人的脸色都很不好,碧春的神情更加的黯然,她轻声开口,“爹、娘,算了,女儿无福服侍大少爷报恩,也唯有日日求老天保佑大少爷平安健康了。”

  “看来也只有如此。”何妈也只得无奈的接受。

  王子沛还想说话,莫玲珑便拉着他往外走,“表哥,你不是还要带我到别处逛吗?走啦!”

  王子沛拗不过表妹,只好匆匆的告别,带着莫玲珑离开何家。

  “表妹,我明白碧春想到家里为奴是有别的打算,但你用那么严苛的规矩吓退她也不好,太伤人了!”

  在路上,王于沛忍不住对她说道。

  莫玲珑有些讶异的看着他,“原来你也明白嘛,处理这样的事自然要干净利落,一刀就斩断他们的非分之想,这样才对!”他还不至于太傻嘛!

  “希望谋得一份好薪资的工作,也不能说是非分之想,只是我觉得何伯家没穷困到要卖女为奴的地步,所以不想误了碧春的幸福。”王子沛说。

  莫玲珑听到他的话差点跌下马上弄了半天,你以为何家人是为了钱才要碧春到王家?天啊,表哥,你曾老实的批评自己笨,你说对了,你真的很笨!”又气又好笑的不想再和个傻子说话,一夹马腹,马儿就快速往前跑。

  王子沛被数落得满头雾水,急忙追着莫玲珑,“表妹,别跑太快,下一个佃农家就在不远了。”

  莫玲珑就陪着王子沛再继续视察,一个下午跑下来,她惊讶于他的受人敬爱,几乎每户农家都很欢迎他,见他到来,纷纷放下手边工作前来打招呼,小孩也喜欢他,就别说年轻的少女了,尤其是仍待宇闺中尚未出嫁的,见到表哥都和碧春一样双眸流露出爱慕,对他是特别的温柔,都希望表哥能多陪陪她们,还说了许多感谢的话来谢谢表哥的照顾和爱护,而且想?婢伺候表哥的还不只是碧春呢,她就听了三位以上的姑娘这么说过。

  她之前还以为表哥没有女子青睐,如今的情形真教她哭笑不得,她想王子霖或许还没他哥哥有这么多的女子倾心,只要表哥愿意,他想要三妻四妾,过着左拥右抱美人环伺的生活都可以,想到那种情形就教她心中不舒服到了极点。

  她不准这样的情形发生,表哥是她的,只属于她,别人不可以亲近他,更不可以喜欢他,他是自己的!

  这样的强烈念头吓了莫玲珑一大跳,她……她竟然当表哥是她的,自己是怎为了?她怎么会有这样可笑的想法?表哥是表哥,她是她,就算他们相处再好,表哥个性再善良、再体贴,她都不应该有那种荒谬的观念,竟……竟认为表哥属于自己,太乱来了,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

  可是莫玲珑却无法排除心中越聚越多的酸意,越是见到表哥和?悦色的对待那些女子,她就越止不住的醋意直往上冒,若不是自制力够,她真担心自己会失态的当场就叫那些女人滚开,她的心在理智和冲动间挣扎,但她越要自己冷静不去理会,她就越加无法将眼神转离表哥的笑脸。

  他为什么笑得那么开心呢?难道他很喜欢被这些庸脂俗粉奉承吗?他怎还在笑,讨厌,真是讨厌极了!

  莫玲珑的脸色由红转绿,再变成铁青,当他们准备回王家时,她神情已经难看得像是要下雨前乌云密布的天空,阴霾得吓人。

  王子沛发现了,他先是自我检讨,思索过后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惹怒表妹吧,这让他心较安定,再用关心语气问道:“表妹,你脸色不佳,是不是人不舒服?”

  莫玲珑看着他真诚的笑脸,有再多的气也发不出来,她冷冷讥刺道:“你光是和那些姑娘谈笑就够了,还注意到我吗?”

  “表妹,我一直都很注意你啊,我也表明过巡视农田是件枯躁的事,你事先都知道了,不能?此再发脾气了。”王子沛忙提出声明。

  莫玲珑闷着气大叫:“和那无关,表哥,你每次来,碧春、金花、金珍,或是什么秀秀,那些女子都是如此热烈的欢迎你吗?”

  “热烈欢迎?有吗?只是普通的寒暄吧,我从小和爹一起来看农地时就认识她们了,大家都算是十多年的朋友,自然比较熟,这是很正常的啊!”王子沛笑答。

  莫玲珑忍不住醋意,直接就下令,“不可以,我不准你再和她们谈天说笑,最好连面都不准见,我要你远离那些女人!”

  “表妹,她们为王家工作,都是属于王家的人,我们一定会见面的,你若?她们没找你说话而不高兴,我可以代她们道歉,你别和表哥开这样的玩笑了。”王子沛笑着说,不把莫玲珑的话当真。

  “谁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你不可以再和她们说话,以后见面更多点个头打声招呼,然后便要赶快离开,不准再多接触!”莫玲珑正色的提出要求。

  王子沛有些头疼的揉揉额角,“表妹,这怎么可能呢,你是在强人所难,别发孩子脾气了!”

  “我不管,我就是要你答应我,否则就表示在你心中那些女孩子比我还重要,你根本就不重视我这个表妹,所以你只在乎她们都不要我了!”强词夺理的理由,让莫玲珑说来却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王子沛一脸的?难,“表妹,她们怎能和你相比呢,你是我表妹,她们不过是普通熟人而已,怎么相提并论?你就别刁难我了!”

  “我不要听你任何的解释,我只要答案,表哥,你到底答不答应嘛?”莫玲珑撒娇的伸手拉着王子沛的衣袖。

  王子沛满脸的无可奈何,他不想拒绝表妹,但是如何答应这样的无理要求呢?他陷入了两难里,看着自己的犹豫让表妹小嘴逐渐翘高了,再见她眼中酝酿的风暴,她这一生气肯定会惊天动地的,他哪受得了呢,他似乎就只有同意了。

  “你……哎!好,我答应,我答应你就是了!”对这个表妹,他当真是举手投降了。

  “真的?!表哥,你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不可以说话不算话哦!”莫玲珑漾出了笑脸强调。

  “你的交代我哪次会违背,明知道你是在无理取闹,但我就是不能不同意,表妹,我真是拿你没办法!”王子沛无奈的语气里是浓浓的疼爱,让莫玲珑听得眉开眼笑,得意又开心。

  王子沛摇了摇头后再接着表示,“表妹,你真的要改改自己的脾气,嫁人后就不能这样骄纵了,会让丈夫不高兴的。”

  “那他一定是很疼我宠我又不会发脾气,我才嫁给他啊!”莫玲珑笑咪咪地说。

  “再疼你也会有脾气的,子霖性子虽好,但也不喜欢妻子太娇生惯养。”王子沛了解弟弟的个性。

  “为什么又提到二表哥?”这话让莫玲珑收起了笑。

  “大家都希望你能嫁给子霖,子霖配你也正合适,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呢!”王子沛诚心的赞扬。

  “谁说我要嫁给二表哥,我才不要嫁给他!”莫玲珑大声表示。

  “子霖不好吗?为什么不嫁子霖?他一定会好好的待你,若要再找到如他那般好条件的人是很难的!”王子沛为弟弟说话。

  莫玲珑皱紧眉看着王子沛,“除二表哥外,你就没有别的更好人选吗?”

  王子沛想了下摇头,老实回答,“表妹,你才貌出众,能匹配你的人真是少之又少,我实在想不到了。”

  “真的没有其他人了?”莫玲珑咬着唇一字一字再问。

  王子沛歪着头努力思索,嘴里喃喃自语着,“还有人吗?我知道的只有子霖啊,王家其他的亲戚也没有合适的,条件也不如子霖好,若考虑吉州府的大户人家,李员外的公子也不错,陈府两位少爷还没婚配……”

  莫玲珑心情真是沉到了冰雪深谷里,听王子沛一一推敲着地可能的丈夫人选,却怎么也没算到他自己,见他急着要将她推给别的男人的模样,莫玲珑的心被撕扯着,让她又痛又难过,她红了眼,忍不住大吼:“住口,别说了,不要说了!”

  王子沛被吓了一跳,见到表妹伤心得要掉泪,他更是无措地急问:“表妹,怎么了?为什么眼睛红了?有什么不对吗?”

  莫玲珑想骂人的冲动在看到他的焦急和老实后,却怎么都说不出口,“你……你……王子沛,你真是个呆头鹅,是天下间最笨、最傻的呆头鹅了!”

  丢下话,她猛夹马腹,马儿立刻往前宾士。

  笨瓜、呆子、傻蛋,莫玲珑骂着王子沛,也骂着自己,因为她到现在才看清楚自己的感情,她爱他啊,她竟然爱上了那个呆头鹅表哥了!

  王子沛搔搔头,刚才被表妹骂笨,现在又被说是呆头鹅,看来他真的不够聪明。

  但这是她早就知道的事啊,她为何还那么生气呢?

  哎,他真是不了解女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