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情郎,笨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郎,笨笨!目录  下一页

情郎,笨笨! 第五章 作者:可儿


  莫玲珑独自在花园里浇水,她已经能适应在王家的生活了,就不需要芳菲、芊芊时时的跟在身旁,她让她们去帮府里做些事。

  才经过三、四天的细心照顾,大表哥带回来的牡丹花已经恢复了生机,再过不久,应该可以开花了,到时她便能明白这株牡丹花有什么特别之处了。

  这些天她都让芳菲炖了凉心汤,她再端去给大表哥,每次见大表哥急忙来接托盘的紧张心疼模样总能使得她好笑又窝心,她明白他是体贴她,不愿意她操劳,这种不带任何心机的关怀,使她感受到被疼爱的幸福,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只是付出、不求回报的关心。

  大表哥也一直提起要帮她照顾花园,不过花园里该忙的事都忙得差不多了,只剩下每天的浇花除草而已,这些她可以自己做,他的心意她准备留到需要时再派上用场。

  今早她也和大表哥约好了,她想看看他的千里马大黑。

  莫玲珑浇好花后,便往马房走去,在回廊转角处她皱着眉停下脚步,她鞋里似乎跑进了小石头,磨得她很不舒服。

  走廊旁的院子里有几张石凳,她找了张被树干遮住比较隐密的凳子坐下,脱下绣花鞋清理着。

  这时两个丫环从回廊经过,她们的对话传入了莫玲珑耳里。

  “秀娟,你不是在郑嬷嬷的店里订了套衣裳吗?何时要去拿呢?”

  “我现在手头紧,哪有钱啊!”被称?秀娟的丫环无奈的回答。

  “你不是存够银子了?我听小夏说你还想再买个金手镯呢,怎么会没钱呢!”另一个丫环如珊惊讶地问。

  “别提了,我大哥整天游手好闲的,在外面欠了不少钱,前些天我大嫂哭哭啼啼的来找我求助,说他们一家人都要饿死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只好拿钱给我大嫂救急了,所以我现在哪有钱好买东西!”秀娟说明。

  “但是你已经给了郑嬷嬷订金呀,若没有去拿衣裳,订金也拿不回来,岂不是白白损失了?那多可惜!”如珊语带惋惜。

  “那件衣裳是依照我喜欢的样子做的,我怎会不要,说什么我也要凑钱买下来!”秀娟肯定表示。

  “你要借钱吗?我可没钱呢!”如珊站定脚,急忙表明。

  “放心,我不会向你借钱的,别忘了我有个大靠山,找他帮忙一定就没问题了,而且还不用还呢!”

  秀娟语气变得开心得意起来。

  “谁啊?秀娟,你不会是说‘他’吧?!上回他才拿钱给你,这次他还肯给吗?”如珊似乎是猜到秀娟说的是谁了。

  “当然会了,他那么老实,我随便编个理由就能打动他给钱。如珊,你想不想也试试呢?”秀娟招着好友一起来。“我不敢,万一被小姐知道,我就惨了。”如珊忙拒绝。

  “你真笨,这种事你不说,他也不会讲出去,小姐怎会知道!难道你不想有钱买东西吗?”秀娟怂恿着。

  “真的可以吗?但是我们也不好同时去向他要求啊,还是你先吧,我现在不缺银子,以后需要时再说了。”如珊回答。

  “随便你了,我现在就去找他,你先去厨房做事,我等会儿就过去。”秀娟说。

  如珊应了声,交谈声没了,脚步声也向两个方向而去。

  莫玲珑因为被树干挡住,所以两个丫环没有注意到她,由她们的话里,她听出那个叫秀娟的丫环要找冤大头骗钱了,说骗钱是很难听,不过意思很明显就是这样,看来王家并没有管好底下的丫环,丫环竟然可以这样胡来!

  但是这也不关她的事,她不用多管闲事,弄出了鞋里的石头,莫玲珑再穿好鞋子,快步去马房见大表哥。

  来到马房,莫玲珑一脚才踏进,却见到大表哥和一个丫环模样的女子在说话,她不认得那个丫环,但是她的说话声却让她感到熟悉又惊讶,她就是刚才在回廊里叫秀娟的丫环嘛,她虽然没见到她的人,但她的声音莫玲珑却记得很清楚,何况大表哥还喊出了她的名字。

  “秀娟,你别哭了,告诉我发生什么事?”王子沛和悦的看着秀娟问。

  只见秀娟抽噎的述说,“大少爷,我爹生病了,需要银子医病,但是我存的银子不够,想恳求大少爷伸出援手帮帮我!”

  “需要多少银子?”王子沛问道。

  “五……呃……十……十两,要十两银子!”秀娟有些结巴。

  王子沛没有迟疑,马上就从怀中掏出钱袋,拿了十两银子给秀娟,“拿去吧,希望能帮上你的忙。”

  秀娟接下钱,喜不自胜的忙道谢,“谢谢,大少爷,谢谢你,奴婢万分的感谢你,谢谢。”再三言谢后就拿着银子开心的转身离开,在经过莫玲珑身旁时,还很有礼貌的向她点头问候,再走出马房。

  王子沛见到莫玲珑,展开了笑脸,“表妹,你来了,大黑在里面,我带你去看它。”指指最里面的黑马。

  可是莫玲珑脸色却不好看,她没想到秀娟那丫环说的大靠山就是大表哥,也对,在这府里大概只有大表哥这样老实过头的人才会上当,轻易就被人骗走银子。

  “表妹,你怎么看起来不太高兴?谁惹你生气了?”王子沛看莫玲珑神情不悦,忙问道。

  莫玲珑睁大一双晶亮眸子盯着王子沛,意思很明白。

  “是我吗?表妹,我是哪里做错了让你不高兴呢?”王子沛摸摸头,一脸的茫然。

  莫玲珑犀利的指出,“大表哥,那个丫环是骗你的,她向你要钱只是为了买衣服,根本就不是她说的父亲生病的理由。”

  “哦,表妹,你是为了这件事不高兴啊,只要秀娟不会将银子用在不正当的事情上就可以了,不要紧的!”王子沛温和笑笑,不以为意。

  这让莫玲珑是更加的气闷,“为了虚荣心而诅咒自己的爹,世上怎会有这样的女子,她真的很过分,而你却还被她骗走了银子,大表哥,你怎么那么傻嘛!”

  王子沛听着表妹的数落,脸上却仍是一副无所谓的宽大笑容。

  他这样的反应没浇熄莫玲珑的怒火,反而让她火大了。不行,她不能让心术不正的人利用大表哥的善良,她看不下去,为免大表哥继续受骗,她要揭发那丫环的恶行。

  “大表哥,你太老实了,让人这样欺骗都不生气,这件事既然让我知道了,我就不能袖手旁观,你不管我管,我去向姨父、姨母禀明,好好治治那丫头的罪!”莫玲珑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王子沛大掌飞快的拉住了她的小手,“表妹,别这样,饶了秀娟这次好不好?”反而?那丫环求情。

  “为什么要饶她?她太可恶了,不教训她,她怎会知道要悔改呢!”莫玲珑回身看着大表哥表示。

  “秀娟虽然骗我,但是她的本性并不坏,她父母相继过世后,只剩下一个哥哥,可是她哥哥很不成材,秀娟只好常拿银子救济她大哥一家,所以才会没银子可用,因此给她一些银子让她打扮自己也不?过啊,不用太计较了。”王子沛解释。

  莫玲珑愣了一会儿,然后才惊愕叫道:“原来你都知道了,还清楚秀娟的父母已经过世了,你竟然如此明白,谁告诉你的?”

  “府里人多口杂,想隐瞒也藏不了,不需要打听事情自然就会传到你耳里了。”王子沛告诉莫玲珑。

  “秀娟以为骗到了你,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她哪知道你竟然对所有的事是心知肚明,一切了然于胸,却装成什么都不明白,还拿银子给秀娟,大表哥,你这是叫聪明还是愚笨呢?”世上竟有这样的人,让莫玲珑不知该用何种眼光来看王子沛。

  王子沛笑了,笑里带着憨厚实在,“我只是帮秀娟一把而已,这不算什么,没人说过我聪明,我应该是笨人吧!”

  莫玲珑不禁要多看王子沛几眼,心中对他的好感更加深了,却故意调侃他,“大表哥,你这叫大智若愚,暗地里做善心人;而我呢,叫自讨没趣,想帮人却弄不清楚情况,成了个大傻瓜,你一定在心里笑我对不对?”

  王子沛急忙否认,“没有,没有,只有别人说我傻,我怎会笑表妹你呢?绝对不会的!”

  “真的?!你发誓我才相信!”莫玲珑逗着他玩。

  王子沛却真的举起手起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王子沛向天发誓,若我有……”

  莫玲珑忙用小手盖住王子沛的嘴,不让他说下去,“别说了,我最怕那种天打雷劈、五马分尸的誓言,我是闹着你玩的,你怎就当真了,真是傻瓜!”忍不住要取笑他。

  “表妹,你可相信我真的很傻了吧!”王子沛答得也妙。

  莫玲珑再也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王子沛也笑着,马房里霎时充满了笑声。

  好一会儿后,他们才停下笑,而这时王子沛发现自己仍握着莫玲珑纤柔的小手,很不好意思的急忙放开她,让莫玲珑脸也酡红了。

  王子沛忙出声化去不自然的气氛,“表妹,你不是要看大黑吗?我将大黑牵到马房外让你好好瞧瞧。”

  “那我在外面等。”莫玲珑匆匆丢下话,就莲步快移的走出马房。

  手抚着仍在发烫的脸颊,莫玲珑心怦怦跳着,再想到这手是刚才被大表哥握过的,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大表哥一定不晓得他是第一个牵她手的男人,这令她心情有些激动,但却不感到讨厌,却无法将心中真正的感觉形容出来。

  这时王子沛已经将大黑牵出来了,“表妹,这就是大黑。”

  眼前黑得发亮的高壮骏马吸引了莫玲珑的目光,也捉住了她的心神,令她惊叹的睁大眸子,“好棒的马,这是我见过最美的马了!”伸手抚摸着大黑滑柔的鬃毛,大黑也乖乖的站着让她碰触。

  看到这情形,王子沛有些惊讶的表示,“表妹,看来大黑很喜欢你,大黑很少肯让女子抚摸,连子璃都碰不到它呢!”

  莫玲珑得意的对王子沛笑笑,她对马就是有一套,马儿都很听她的话,所以她更进一步摸着马头向大黑低喃的说着好话,大黑似乎听得懂,模样是更加恭顺了,亲近着她。

  王子沛一脸讶异,大黑虽然温驯,但这样的名驹仍有它的脾气在,会挑剔接近它的人,他从不曾见大黑能和初相识的人这般的亲好,看玲珑表妹对马儿的姿态,也明白她是个懂马的人,对于女子来说,这更是难能可贵了。

  “大表哥,我想试骑大黑。”莫玲珑向王子沛要求。

  “可以啊,不过表妹,你要不要去换件衣裳?,”王子沛看着她一身雪白衣裙,不禁问道。

  “我可以侧坐试试。”莫玲珑提议。

  王子沛不赞同,“这样太危险了!”

  “大表哥,你骑术好,可以同我一起骑乘大黑啊!”莫玲珑找王子沛帮忙。

  “可以吗?”王子沛听到这主意吓了一跳,两人共骑一匹马是很亲密的行为,一般似乎是只有情人或夫妻才会这么做。

  莫玲珑十分想要试骑大黑,哪管礼教,更没考虑过其他的问题,点头答应。

  她说可以,王子沛自是不会不同意,他先利落的跃上马,再将手伸向莫玲珑,接她上马。

  莫玲珑坐在马上,靠着大表哥宽厚的胸膛,压下心中涌起的羞怯,将注意力放在骑马上。

  “我来控制马!”莫玲珑拿起缰绳,轻轻一扬,大黑就缓步向前走,在小马场里绕圆圈。

  王子沛为防表妹摔下马,双臂忙轻搅住了她的柳腰,两人靠得这么近,他闻到了她身上淡雅醉人的清香,她顽皮的发丝又不时拂到他脸上,带给他一股奇异的激动,让他心猿意马了起来。

  不过马上他又压下胡思乱想,他没忘记爹娘的意思是让子霖娶表妹,所以他不能有不合礼的念头。

  大黑在马场绕了几圈,沉稳安定的姿态教莫玲珑好喜欢,遂向王子沛提议,“大表哥,我想骑着大黑快跑,看它能跑多快。”

  “不行,这样我们两人都会掉下马的!”王子沛急忙说明。

  莫玲珑呵呵一笑,“当然不是现在,我是指明天,明天我想骑大黑到府外跑跑,好不好?”

  “好啊,子霖明白几个遛马的好地方,他一定很乐意陪你去的。”王子沛回应。

  “这和二表哥有什么关系?”莫玲珑水亮的眸子露出了疑问。

  “你出门当然是要有人陪着,不找子霖还有谁呢?”王子沛理所当然地表示。

  莫玲珑微嘟起嘴,“除了他,难道就没人可以陪我吗?”

  “要不就是子璃了,可是子璃的骑术不佳,而且你们两个女孩子出门也不妥,否则就要让男仆陪着你们。”王子沛想了下再提办法。

  莫玲珑小嘴翘得更高了,“我也不想子璃陪。”

  “这样就更难找人了,府里有几个男仆骑术不错,由他们护着你出游也是可以的,但是爹娘会不放心,表妹,你还是让子霖陪着出门最好。”这是王子沛的结论。

  莫玲珑心中火气翻腾,气得她大力甩缰绳,大黑收到命令便加快速度跑了起来。

  “小心!”这情形让王子沛赶忙一手搂住莫玲珑,另一手接过缰绳控制住马,命令大黑停下来。“表妹,你太乱来了,万一真摔下马怎么办呢?”

  莫玲珑不理他,挣扎着要落地,王子沛只好抱着她跃下马,一站好,莫玲珑就发起了脾气,“不要叫我表妹,你根本就没当我是你的亲人!”

  “表妹,我怎会这样呢?我一直都很重视你啊,是不是我又哪里做错了让你生气呢?”王子沛对莫玲珑突来的怒火是一头雾水,好声问道。

  莫玲珑也不客气指出,“为什么所有人都点到名了,就没说到你自己?这表示你心中根本没有我这个表妹!”

  “表妹,你是为了这个生气啊!你误会了,我怎会不愿意陪你呢?只是家人常说我不会说话,人无趣又很闷,我担心你会不喜欢我作陪,所以才没说到自己。表妹,我真的很高兴有你这个表妹,若不是你不爱听人发誓,我可以对天起誓!”王子沛慎重的解释。

  王子沛说得那么诚心,仿佛可以掏心挖肺,让莫玲珑转怒?笑,“我又不是你的家人,他们的感觉也不是我的,想怎么做我自己有主意,下次你不可以再将自己排除在外,否则我会以为你看不起我,我又会不高兴的!”

  王子沛忙点头,“我知道,我绝不会再犯这个错了!”他不爱看她生气,她不高兴,他的心也跟着纠结难过。

  “那明天呢?”莫玲珑起了头,将下面的话交给王子沛。

  王子沛会意过来,接下说:“明天早上我们骑马到府外散步,你和今天一样,浇好花后就过来,我还是在马房这儿等你。”

  莫玲珑愉快的答应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很期待和大表哥一起出游,她不曾对男人有如此的心情,希望明天会很好玩。

  ???

  隔天,莫玲珑一早就去花园巡视,浇完水便匆匆赶回房,芳菲、芊芊已被吩咐在房间里等着,?她梳妆。

  “小姐,你要穿哪套骑装?”芳菲拿起衣衫询问小姐。

  “蓝色那套好了。”莫玲珑决定。

  芊芊要为小姐梳头,“小姐,你要何样的发型?”

  “就梳双螺髻吧,用简单珠花固定便行了。”莫玲珑交代。

  两个丫环利落的?小姐穿衣打扮,整理仪容,莫玲珑再淡淡抹上层胭脂,镜子里就反射出一个秀丽脱俗的佳人了。

  她明白自己很美,不过她从不炫耀自己的美,但这次她却想看大表哥的反应,她希望能在他眼里看到惊艳神情。

  莫玲珑嘴角噙着笑意走出房间,芊芊拿起披风和芳菲一同送小姐到马房。

  只是莫玲珑的笑在来到马房,看到伫立在王子沛身旁的王子霖后僵住了,王子霖还穿着一身崭新的骑装。

  见到莫玲珑,王子霖愉悦的打招呼,“表妹,早啊,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踏青呢!”

  莫玲珑没理王子霖,只看王子沛,而他神情坦然,和平常一样。

  “表妹,人多出门较热闹,所以子霖、子璃也要一起出游,等子璃到达后,我们就可以出发了。”王子沛笑说。

  还有王子璃要同往?原来是说好要遛马的,现在却成了阖家出游!莫玲珑脸色转变,小脑袋一甩就来到大黑面前,对着马儿或许能让她不那么火大的想揍人。

  表妹怎么又不高兴了?对于莫玲珑的情绪变化,王子沛如今可以很灵敏的嗅出,但是原因他却弄不懂,只能习惯性的摸了下脑袋,等会儿他再问表妹吧!

  王子霖挂着满脸的笑意走到表妹身旁,轻声低语,“表妹,我知道你不爱人多嘈杂,所以下次想出门直接跟我说就行了,不需要找大哥转话的。”

  这个自诩英俊潇洒的风流鬼竟然如此的误解她,太可恶了!莫玲珑压住要爆发的火气,不客气的给了王子霖一个大白眼,不理他转身去找自己的丫环说话。这全是王子沛的错,她绝不会再轻易的原谅他了!

  好一会儿后,王子璃终于姗姗来到,她穿着一身鲜艳的骑装,脸上也装扮得精致华丽,抢足了风头。

  王子璃明白自己的相貌比不过莫玲珑,所以她要用突出的装扮来赢得一筹,这样就不输给莫玲珑了!

  人到齐了,然后就是挑选马匹,大黑当然是莫玲珑要,她今天就是要去遛马的,王子霖选择了烈日,其用意很明白,唯有烈日才能追得上大黑,而王子沛和王子璃骑的是温驯的母马,不求速度,只是想出门散心。

  大家都上了马,由王子霖带路,离开了王家。

  王家后面是一片树林,是个很好的骑马场所,进入树林后,王子璃便伺机带开了大哥,留王子霖和莫玲珑共处。

  “表妹,这片树林非常茂密,不熟的人进来很容易迷路,所以你要紧跟着我啊,别走散了。”王子霖提醒莫玲珑,这也是他带她来此遛马的原因,让她只能亦步亦趋的随着自己,那这次作主的人一定是他,她再也不能丢下他先跑了。

  莫玲珑的不悦已经涨满了胸口,碍于礼貌,既然是她说要出门遛马,她也不好临时取消闹不去,不过她的耐性也不多了,若王子霖以为她会乖乖听话由他操控,那他太看扁她莫玲珑了。

  “既然容易迷路,只好劳烦二表哥指路了,但前提是你要跟得上我!”丢下话,莫玲珑吆喝一声,一夹马腹任意选个方向就往前冲了。

  “表妹,方向不对,那是……”

  王子霖的惊叫声随着距离拉远而逐渐听不见,莫玲珑没停下马,笔直的向前奔跑,她才不管会不会迷路,只要可以摆脱王子霖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就行了。而且假使她迷路了更好,她要让王子沛着急的在树林里寻找她,急死他最好!

  莫玲珑让胯下骏马放足疾奔,享受着风驰电掣的快感,驰骋一阵后,她才放缓速度,让大黑优雅的在林间漫步。以她的快速,王子霖一定追不上,她看看四周,尽是蓊郁的树林,根本就分不出东南西北,她又是第一次进人这个树林,怎可能认得路呢,所以只有一个结果,她真的迷路了!

  可是莫玲珑心中却一点都不慌张,仍是气定神闲,现在她只想找个地方让她和大黑休息。她漫无目的在林中走动,也注意着四下环境,突然,她拉紧缰绳让大黑停下,侧耳聆听,是水声呢,这附近有溪流,莫玲珑选定了方向,将马转个头,循着流水声走去。

  当水声听得越来越清楚时,她也看到了横互在眼前的溪流,真找到河了,莫玲珑露出了笑容,骑马来到溪边。

  跳下马,她没挂着大黑,她信任它,所以让它自由活动,自己就来到溪旁将手伸入水里,好冰凉呢,她愉快的洗洗手,再拿出手绢浸湿,拭了拭脸,擦去一身的暑气。

  然后她找了块柔软的草地,解下身上的披风铺在地上,躺下伸展四肢放松自己。太好了,竟然找到这么好的地方,她就可以不受拘束的享有一段安静的时光了。

  莫玲珑抛开脑里的杂念,看着树影、望着阳光,听着泠泠的水声,决定要独自过段舒爽的好时光。

  至于王家兄妹会如何反应?她才不想理会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