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情郎,笨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郎,笨笨!目录  下一页

情郎,笨笨! 第四章 作者:可儿


  炎热的天气总让人一到午后便昏昏欲睡,用完午膳,莫玲珑看了一会儿书眼皮便沈重了起来,伸个懒腰,她将书合上,打个呵欠准备睡午觉。

  此时房门却被敲响,芊芊走了进来。

  “什么事?”莫玲珑看着芊芊。

  “小姐,子沛少爷回府了,带了东西要送给小姐,现在他人正在房外。”芊芊禀报。

  “什么东西?”莫玲珑冷淡地问。

  “子沛少爷没说明,不过奴婢看他手中捧着一盆牡丹,想那盆牡丹就是他要送给小姐的东西了。”芊芊回答。

  “莫非他真的从陆园求了牡丹回来?芊芊,那盆牡丹生得什么模样?很美吗?”莫玲珑起了丝兴趣,忙询问丫环。芊芊却摇着头,“小姐,子沛少爷手中的牡丹既没开花,枝叶也都显得垂头丧气,依奴婢看来,实在找不出什么特别,比小姐栽种的平常牡丹都还要不如!”

  莫玲珑闻言脸色立刻沉下,“那他拿这样的牡丹来见我做什么?我不想看到他,芊芊,打发他走!”

  “是。”芊芊从命的退下。

  莫玲珑有些不悦,王子沛竟然想用一盆劣质牡丹来赔偿她的牡丹花,既然没诚意就不要出现在她眼前,白白弄坏了她的好心情,连睡意也被打去了,她只好再拿起书本,坐到窗前继续看书。

  过了一会儿后,房门又被敲响,进来的仍是芊芊,这回她手中还捧着东西。

  “小姐,子沛少爷表示这盆牡丹花真是从洛阳陆园里取回的,代表着他的歉意,请小姐务必收下。”

  芊芊将花盆放在桌上。

  莫玲珑走上前观看桌上的花,那的确是牡丹,但叶片下垂,枝顶泛黄,虽然盆里泥土湿润,但这株牡丹却显出缺水的模样,表示它没有受到很好的照顾,陆园的牡丹怎可能是这种模样,分明是王子沛随便拿盆牡丹充数,还说谎骗她,莫玲珑更加的生气了。

  “我不收,这绝不可能是陆园所栽种的牡丹,把它拿出去,拿走!”莫玲珑小手一挥下令。

  芊芊对小姐解释,“小姐,子沛少爷对奴婢说了,他真的是刚从洛阳回来,他前往洛阳就是为了要到陆园求花,但是他到洛阳一打听,才惊讶明白就在几天前,陆园突然失火了,陆老爷为了救自己心爱的牡丹竟然不幸丧生火窟,子沛少爷急忙赶去陆园瞧瞧,陆园被火烧得断瓦残垣,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那时陆老爷的尸首被安置在亲戚家里,都还没下葬呢!子沛少爷在残骸中找寻,见到了这株唯一没被烧毁的牡丹,就将它挖起放人花盆中带回来,这盆牡丹千真万确是来自于陆园,子沛少爷希望能用这株牡丹当补偿,也请小姐能给他个机会,让他当面向小姐道歉。”

  听芊芊说完这些话,莫玲珑的脸色难看又愤怒,大声斥责,“他在胡说八道什么,陆园怎可能会发生这样不幸的事?他竟然乱说话诅咒陆老,实在是太可恶了!芊芊,把花拿还给他,然后叫他走,我不要见他,叫他走!”

  “可是奴婢见子沛少爷一身风尘仆仆的模样,语气神情又十分的真诚不像是胡说,小姐,子沛少爷的话应该是真的!”芊芊?王子沛说话。

  “芊芊,你怎么也相信这种荒谬的说辞?!从我懂事起,陆园就存在了,而我离开洛城还不到一个月呢,哪可能会如此刚好就出事呢?从他出门到今天,算算也只有十一、十二天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又如何来回洛阳?芊芊,你用脑袋好好想想他是不是在说谎呢!”莫玲珑举出矛盾的地方。

  “小姐,你说的奴婢是有怀疑过,可是子沛少爷的样子真的不像会说谎,他不但晒黑了,整个人还瘦了一大圈,看来就像是经过千里奔波似的,让人很难能不相信他的!

  ”芊芊表示,她想一个人再会假装,也不可能装得如此像!

  “芊芊,那是你太天真了才会上当,不管他说什么,我绝对不会相信他,更别说要接受他的道歉,他不配,叫他快点走开。”莫玲珑认定自己的看法没错,满脸的嫌恶怨怒,要芊芊赶走王子沛。

  “小姐,你还是当面听听子沛少爷的解释好不好?!或许你会……”芊芊的话没说完,莫玲珑就大声打断她。

  “不用再说了,我说不见他就不见他,现在你要听我的,还是听他的话?”莫玲珑很不高兴的质问婢女。

  “奴婢当然是听小姐了。”芊芊急忙回应。

  “那就照我的交代去做,快去!”莫玲珑吩咐。

  芊芊无奈,只能听命行事,拿起桌上的盆花又走了出去。

  莫玲珑气愤难消,书也看不下了,靠着窗子望向外面白花花的阳光和澄清的蓝天,藉以平静心情。

  可是没经过多久的时间,芊芊再次走入了房里。

  “又怎为了?”莫玲珑很不耐烦了。

  芊芊有些怯怯的回话,“子沛少爷极力表明他绝对没说谎,而且是诚心诚意要向小姐道歉,他会站在外面等候,请小姐无论如何都要见他一面,让他能亲口向小姐解释。”

  “我说过我不要听他什么解释,也不要见他,只要他走开就好,叫他走啦!”怎会有这样烦的人,莫玲珑的忍耐已到极限了。

  “但是子沛少爷态度很坚持,奴婢怕劝不动。”芊芊?难的表示。

  “那就随便他,他若爱站在外面就让他去,不用理他了。芊芊,也不准你再为他的事来烦我了!”莫玲珑冷漠的交代。

  见小姐在气头上,芊芊不敢再说什么,回应后就急忙退下,转达小姐的意思给子沛少爷明白。

  他以为用上死缠烂打这招,她就会屈服吗?他应该去打听打听她的个性,冷若冰霜是她莫玲珑最普遍的评语,对男人她尤其是不假辞色,他弟弟已经尝过这种滋味了,做哥哥的他也要试试吗?

  他们同样是兄弟,虽然模样有差,不过个性应该是差不多,他弟弟都知难而退了,王子沛又能坚持多久,他在外面等了一会儿见自己没出去,一定就会无趣的离开了。

  莫玲珑将王子沛的事丢在脑后,待情绪平复她再拿起书读着,暖风袭入,又吹来了睡意。她这次直接将书放下,上床休息了。

  ???

  莫玲珑翻个身,脸靠着香软的锦被慢慢的睁开眼睛醒了过来,伸着懒腰舒展四肢,这个觉睡得她好舒服。

  从床上起身,她发现芳菲、芊芊两人正站在门边比手画脚说着悄悄话。

  “你们在聊什么?”莫玲珑出声问。

  两个丫环吓了一跳,“小姐,你醒了!”快步来到床旁服侍小姐起床。

  莫玲珑看着她们,“你们悄悄的在说什么秘密?”

  芳菲、芊芊互相交换一个眼光,芊芊回答,“小姐,我们不敢说,怕说了你会不高兴。”

  “你们又做错事了吗?”莫玲珑开玩笑地说。

  两个丫环却同时摇头,芊芊顿了下才明说,“小姐,子沛少爷还站在门外呢!”

  莫玲珑脑袋转了转,才会意过来,“你是说大表哥没离开,仍然站在门外?”

  “是啊,小姐。子沛少爷就手捧着那盆牡丹花站在烈阳下等候见小姐一面,奴婢怎么劝他也不肯离开,坚持一定要见到小姐。小姐,你就答应出面见见子沛少爷嘛,否则他再这样枯站着晒下去,奴婢真怕他会撑不住的。”芳菲语带同情,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子沛少爷的表现,也会被感动的。

  莫玲珑愣了一会儿,不太敢相信,“他一直都站在外面,一步都没走开吗?”

  两个丫环一起用力的点点头。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莫玲珑忙看向窗外。

  芳菲回答,“小姐,是傍晚了,子沛少爷足足在外面站了一个下午!”

  愧疚感油然从莫玲珑心中升起,不过随即又想起是王子沛欺骗了她,她的歉意马上又消失,“他虽然有诚意,可是他也不应该欺骗我啊!”

  “小姐,你总该见见子沛少爷,才能明白他到底有没有说谎。子沛少爷都表现得如此诚挚了,小姐,你真的该给他一个解释机会。”芊芊忍不住为王子沛说话。

  “小姐,子沛少爷在外面站了那么久,许多路过的佣仆都看到了,若有人向老爷、夫人说起,老爷他们一定会来询问原因,到时候小姐你可能还要对老爷、夫人说明呢,岂不是更加麻烦,所以小姐你应该尽快解决这件事,别让子沛少爷继续的呆站下去了。”芳菲提醒着小姐。

  莫玲珑咬咬唇,芳菲的话说得有理,惊动了姨父、姨母一定更不好收拾,而且就算她的心再冷硬,也不禁?王子沛的行为感动而软化,可是她将话说得那么满了,就这样答应见他,好似有错的是自己,那她多没面子啊!

  静静的思索了下,莫玲珑心中有了主意,“芊芊,你到门外告诉大表哥,洛阳陆园的事我会去求证,在没知道答案之前,我可以暂时相信他的话,他带回来的牡丹花我就收下了,也接受他的道歉,请他离开吧!你就将我这些话传达给大表哥。”

  “小姐,你还是不肯见子沛少爷啊?”芊芊心中很?王子沛叫屈。

  “是他踩坏我的牡丹王,错的人是他,我现在已经退让了,这还不够吗?”莫玲珑睁大眼反问丫环。

  “奴婢怎敢有意见。好,我这就同子沛少爷说去!”芊芊走出房间。

  没多久,芊芊就抱着牡丹走回房里,向莫玲珑报告,“小姐,你的话子沛少爷接受了,留下牡丹后,他就离开了。”

  莫玲珑松了口气,要芊芊将花摆在桌上,她坐到桌旁,好好的观视这盆牡丹。

  手摸着叶子细细端详,莫玲珑的目光滑着花茎往下检查,在接近土壤掩埋处让她看出了异状,有条细线绑着花茎,因被泥土盖住了而看不清楚,莫玲珑拨开土看得再仔细些就认出来了,那是条金丝线,线上还挂着一块小牌子,小牌子被污泥掩盖看不出什么,她屏息的清除脏污,结果露出来的真面目教人错愕,那竟然是块金牌。

  “小姐,这盆花里怎么会有金牌呢?”一旁的芳菲看到了讶声大叫。

  莫玲珑脸色闪过一丝怪异,看了两个丫环一眼,含混带过,“呃……我……我也需要再查查,这花要移种土壤较好,我带这盆牡丹到花园。”小心抱起花盆莲步快移的走出房间。

  只有莫玲珑心中明白,这次她真的怪错好人了!

  陆园的陆老爷会在他所栽种的每株牡丹花花茎上用金丝线挂上金牌,金牌上铸着花名和种植日期,由此就能看出陆老爷对花的钟爱痴迷到什么程度,所以当她发现金牌时就了解这株牡丹当真是来自陆园,王子沛所说的事也应该是真的。

  天啊,她曾如此斩钉截铁的控诉他的错,如今却愕然明白原来不对的人是自己,这教她如何收场?

  这时莫玲珑才首次发觉自己的莽撞也不输给大表哥,而在懊恼之余,就只能苦思解决的对策。

  她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

  ???

  是用晚膳的时候了,莫玲珑怀着内疚的心情来到膳厅,不知道等会儿自己该如何面对大表哥才好!

  王豪见大家都到了,独缺大儿子,便问王夫人,“子沛怎还没到?”

  “老爷,子沛刚从洛阳赶回来,一路上都没好好的休息,似乎是中暑了,整个人很没精神,我让他在房里待着,不用费神来膳厅用饭了。”王夫人说明。

  “要请大夫来看看吗?”王豪关心地问。

  “子沛说不用了,我看也不需惊动大夫,不过我有叫仆人多注意他的情形。”王夫人回答。

  听夫人这么说,王豪便放心了,下令开饭,就拿起碗筷吃饭,众人也举箸用晚膳。

  莫玲珑心不在焉的低头吃饭,姨母刚才的话让她更是不好过,大表哥可是为了见她在太阳下枯站一下午,所以才会中暑?现在他的情形怎么样了?严不严重呢?又想到自己甚至在大表哥受苦后仍没答应见他,她更感到愧疚了。王夫人注意到莫玲珑的心不在焉,出声问:“玲珑,你怎么光吃饭不夹菜,菜不合你胃口吗?”

  莫玲珑拉回心神忙摇头,“姨母,不会啊,这些菜都很好吃。”

  “那就要多吃点菜。子霖,你在表妹身旁就要帮忙布菜,照顾玲珑。”王夫人?儿子制造机会。

  王子霖忙应是,勤快的立刻为莫玲珑夹起鱼肉到她碗里,“表妹,这鱼肉鲜嫩味美,你尝尝!”随即回母亲一个感谢的眼神。

  上次的赛马他输得好难看,让他有些难为情见表妹,但是他没去找表妹,表妹也寡情的没来探望他,这令他很不高兴,更加傲然的不肯先向表妹低头,结果就使得自己和玲珑表妹间成了僵局,使他成了骑虎难下的局面,现在有娘出面拉拢他和表妹,他也能顺手推舟化去两人间的尴尬,重新展现他的君子风度,与表妹再和好。

  “谢谢。”莫玲珑的心思都在王子沛身上,没空拒绝王子霖,随意接受下来。

  之前表妹对自己都是不假辞色,今天竟然态度改变了,这令王子霖喜上眉梢,服务得更加周到,不断?莫玲珑夹菜。

  待莫玲珑发现时,她碗里的菜早已经满得像座小山了,大家见状都笑了起来。

  “大家看看,子霖对玲珑有多好,真是照顾周到啊!”王豪哈哈大笑。

  “二哥从不曾这样疼过我,玲珑,你真幸福,要好好把握啊!”王子璃的话里有话,让王家人笑得更开心了。

  莫玲珑秀眉纠结,不喜欢王家人这样暧昧的表现,但也不方便说什么,只得低头闷着继续用膳。

  不解释就是承认了,王子霖将莫玲珑的反应当成默认,心中的开心自是难以言喻,表妹终于对他有所回应了,这鼓舞了他本来已经所剩无几的信心,玲珑表妹果然最终还是会?他的诚心所感动。

  晚膳后,王子霖要送莫玲珑回房,一向是冷漠拒绝的她,这次竟然又同意了,更让他欢喜莫名,他不会对爹失信了,三个月内他一定能让玲珑点头做王家媳妇!

  莫玲珑如此做当然是有她的用意了,在回房途中,她问起王子霖,“二表哥,你说马房里有匹千里马被大表哥骑走,现在大表哥回来了,那匹千里马如今也应该在马房里吧!”

  “是啊,那匹马的名字叫大黑,它今天才回来,正在马房里休息,你是不是想去看看大黑?我可以陪你去。”王子霖乐意的提出邀请。

  “现在时间太晚了,改日再看吧,二表哥,我只是想明白大黑的脚程有多快,真能日行千里吗?”莫玲珑再提起。

  “这当然是没问题了,大黑不但跑得快,脚力也较寻常的马匹持久,像大哥这次到洛阳办事,来回只花了十二天,足足就较一般马匹的脚程快了一倍,这还包括大哥在洛阳停留的时间呢!虽然这是大哥日夜兼程赶路才有的惊人纪录,但也足以说明大黑的能力了,它绝对是匹千里宝马。”王子霖得意表示。

  “大表哥当真是由洛阳回来的?他是为了什么事去洛阳呢?”莫玲珑看着王子霖特意问。

  王子霖笑笑,“大哥是真的去了洛阳,不过是去办什么事,大哥却神秘兮兮的怎么都不肯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大哥口风那么紧,不过大哥是绝不会做不正当的事。”

  王子沛看起来那么的忠厚老实,莫玲珑也相信他不会乱来,王子霖的解释已经化去了她的所有疑虑,这事从头至尾,真的是她错怪大表哥了!

  但错都错了,还能怎么办?以大表哥的好脾气看来,就算她没向他认错,他也应该不会在意吧,可是她的良心怎过得去呢!不能这么做,知错能改,既然大表哥做错事能勇敢承认,她也不能推卸责任输给他!

  她要去向大表哥说明一切赔不是。莫玲珑作下了如此的决定。

  ???

  “大表哥的情形怎么样了?”见到芊芊走入,莫玲珑忙问起。

  “小姐,听伺候子沛少爷的男仆说,子沛少爷还是不太舒服,忽冷忽热会头晕冒冷汗,现在夫人正在为子沛少爷刮瘀呢!”芊芊把探到的消息告诉小姐。

  莫玲珑看着芊芊,“姨母在大表哥那儿?”

  芊芊点点头,“因为子沛少爷身体一向很好,难得生病,这次他如此的情形让夫人很担心,所以夫人一早就去探视子沛少爷了。”

  如此就相对的更加衬托出大表哥?得到她的谅解吃了多大的苦,他干什么要这么用心嘛,教她的心越加的过意不去。

  芳菲端着托盘走入,上面放着个瓷碗,“小姐,凉心汤做好了。”

  “先搁着吧!”莫玲珑交代。

  “小姐,凉心汤太冷了就不好吃,要尽快送去给子沛少爷才好。”芳菲提醒。

  “我知道,但是姨母目前在大表哥那儿,我怎么好出现嘛!”莫玲珑应着。

  “那就让奴婢先将凉心汤送去,小姐,你便能晚一些再去看子沛少爷了。”芊芊提议。

  “不好,这样诚意不够,我要亲自送汤给大表哥。”莫玲珑否定了。

  “小姐,夫人在子沛少爷那儿也待了一段时间,说不定现在已经离开了,奴婢再去看看。”芊芊想再走一趟,被莫玲珑叫住。

  “别麻烦了,反正凉心汤是一定要送去给大表哥,也不能再拖了,芳菲,你将汤端着,我们去看大表哥吧!”终是要见他的,逃避也不是办法,莫玲珑只好选择勇于面对。

  莫玲珑理理衣装后就走出了房间,芳菲、芊芊随在身后。如此慎重其事的向人道歉,也是莫玲珑此生的头一遭了。

  来到王子沛居住的院落,莫玲珑先询问男仆目前的情形,得知姨母因有紧急的事要处理,暂时先离开了。

  “那大表哥是一个人在房里了?”莫玲珑问男仆。

  男仆点头应是。

  这是好机会,莫玲珑便接过了芳菲手中的托盘,吩咐两个丫环留在外面,她端着东西走到大表哥的卧房外,见到房门没关,她往房里探头,发现大表哥背着门在床上打坐,她有些迟疑,不晓得这时自己该不该打扰他。

  但是手中的托盘重得她无法再等,她就先轻手轻脚走入房里,将东西放在桌上,再回身看着大表哥。

  他的上衣褪下,光着身子露出宽厚的背,背上有刮瘀后的红紫痕迹,刮瘀板还放在床边,看样子好像还没弄好,莫玲珑没有多想,她就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拿起刮瘀板便替大表哥刮起瘀来了,这也能当成她的赔礼,而刮瘀完再喝凉心汤,大表哥的中暑症状便能好了。

  莫玲珑没开口静静的为王子沛刮瘀,王子沛也默默的承受,房间里是无声的。

  过了一会儿,王子沛低声的开口,“娘,我好多了,你不用再忙了,休息一会儿吧!”

  原来大表哥当她是姨母。莫玲珑忍住笑,手仍没停下。

  王子沛再出声,“娘,你不用为孩儿如此操劳,经过休息,我身体已经没事了,只是心里很纳闷,是不是做错了任何事都可以弥补呢?万一对方说什么都不肯原谅自己,又该怎么办才好?孩儿一直没告诉娘,我惹玲珑表妹生气了,爹曾告诫我不要去打扰表妹,但我还是不小心做错事让表妹伤心、气愤,我有向表妹道歉,可是表妹不接受,我也尽了力去补偿自己的错,但表妹仍是不理我。娘,我一向很笨的,不会说好听话,也不知道怎么样去讨好别人,你说我该怎么办才能让表妹原谅我?还是我找子霖商量,子霖聪明又会说话,或许他有法子使表妹不生气?娘,我是不是要找子霖帮忙呢?”

  莫玲珑一听急忙叫道:“不用找二表哥帮忙,我没生气了!”这事若牵扯上王子霖,她一定更是麻烦不断。

  王子沛被这娇柔悦耳的嗓音吓了一跳,急急回头,“表妹,怎……怎会是你?”

  莫玲珑急忙避开目光,小脸涨红了,“请你先穿上衣服!”

  “呃……对……对不起,对不起……”王子沛边快速的穿衣裳边道歉。

  一会儿后,莫玲珑才回头,看王子沛在匆促下衣服襟口都穿歪了,又是一脸的不知所措模样,让她忍俊不住笑了,顺手就?他拉正衣裳,“你衣服没弄好,我帮你。”

  她甜美的笑容让王子沛感到受宠若惊,木讷的他也只懂得道谢,“谢……谢谢。”

  他真是老实得可爱,莫玲珑对王子沛升起了一丝好感,他这样的亲切近人,使得她可以坦然说出自己的歉意。

  “大表哥,我是来向你道歉的,我查出了你送给我的那株牡丹的确是来自洛阳陆园,你没有骗我,是我太自以为是误会了你,还让你在烈阳下晒了一天,害得你生病,对不起,玲珑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莫玲珑向王子沛深深的点头赔不是。

  王子沛跳起急摇手,“不……不用道歉,表妹,你不需向我道歉,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是。”

  “大表哥,我昨天误会你,不肯见你也不理你,结果却是我不对,你会不会对我也很生气?”莫玲珑询问王子沛。

  “表妹,我弄坏了你心爱的花,是我错在先,我怎还能对你生气呢?我不知道那盆牡丹花能不能赔偿你的牡丹王,但至少是我的一点心意,表妹,你肯原谅我了吗?”他紧张的盯着莫玲珑问,这个答案很重要。

  莫玲珑俏皮地回答,“只要大表哥你肯原谅我,玲珑就原谅你了。”

  “表妹,我当然能原谅你了!”王子沛立刻表示。

  “大表哥,那我也原谅你,这些不愉快的事我们都忘了吧,玲珑以后还要承蒙大表哥多多照顾呢!”

  莫玲珑微笑柔声表示。

  王子沛忙回应,“表妹,你不要客气,我也希望你能在王家住得愉快,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帮忙,我一定会尽力做好的。”

  “若玲珑要请大表哥到花园做事呢?”莫玲珑故意提起。

  王子沛脸色出现了为难,不过仍是硬着头皮答应,“这……我很愿意,也会很小心,不会再踩坏表妹你的花了。”

  莫玲珑被王子沛像接下什么可怕任务般的严肃神情逗笑了,“大表哥,我是开玩笑的,在花园做事又脏又累,还要受到烈阳的煎熬,我怎会苛求你出力呢?玲珑会自己来的。”

  “表妹,只要你愿意,我真的想帮忙,我不怕做苦事晒太阳,而且我是男人,力气大会较快做完事,虽然表妹你不畏热又晒不黑,但我还是不想你那么辛苦做粗重事。”

  王子沛实话实说,那时他在树上看到表妹在做粗活,他就很想下来帮忙了,只是怕表妹不领情,又想到爹要他别干扰表妹,所以才没行动。

  “大表哥,你将我说的话记得可真清楚呢!”莫玲珑娇嗔的斜睨了王子沛一眼。

  王子沛脸上浮起赧色,“表妹,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莫玲珑顽皮的做个鬼脸轻笑,“吓你的啦,我早已经不在意那件事了。”

  她的可爱模样让王子沛看得有些失神,赞美的话脱口而出,“表妹,你真美!”说完他又担心的看着莫玲珑,怕她会因自己的轻浮言语而不开心。

  不过莫玲珑却相反的呵呵笑,爽快的接受王子沛衷心的赞美,“谢谢。”

  她的反应让王子沛放下悬在半空中的心,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这些天的劳苦奔波使得王子沛精瘦许多,原先的福态模样不复见,但仍是不改其壮硕,却显得结实多了,尤其晒黑了的他看起来健壮有活力,整张脸也有了生气,加上笑容,莫玲珑发现王子沛不但不丑,还生得很出色,细看之下,他的五官甚至比王子霖好看,只是不适宜的发饰打扮掩盖了他的特色,其实他只要再瘦些,换上得体的衣裳,相信他的风采会胜过他弟弟的。

  看莫玲珑一直盯着自己,王子沛连忙疑惑的摸摸脸上:是不是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

  莫玲珑笑着摇头,忆起凉心汤还放在桌上,忙提起,“大表哥,我端了凉心汤来,喝了能消暑气,会让你身体较快痊愈,你尝尝。”带着王子沛来到桌前,将汤端到他面前。

  王子沛看着汤,惊喜莫名,“这汤是表妹亲手炖的?”

  莫玲珑吐吐舌,“我哪这么能干,是丫环弄的,所以我只能亲自端来当诚意,虽然比不上你?我在大太阳下罚站的真诚,总是我的心意,大表哥,你要将汤全喝完啊!”

  王子沛没有二话,马上应允,“我一定会全喝完的,表妹,谢谢你。”他高兴的拿起汤匙喝汤。

  看他喝得津津有味,莫玲珑更加欢喜开心。

  比起二表哥的自命风流,王子璃的骄气,姨母、姨父的过于表现关心,有着真心老实的大表哥让她有好感多了,莫玲珑对这位大表哥越来越有兴趣。

  有他陪着,她在王家的生活就不会太无聊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