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情郎,笨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郎,笨笨!目录  下一页

情郎,笨笨! 第二章 作者:可儿


  莫玲珑讶然的看着呈现在她面前雕梁画栋的楼宇,实在是太华丽精致了,将楼宇铙了一圈看下来后,她就更加的惊异了。

  “姨母,我以为自己会住在客房里。”莫玲珑疑惑地提起,怎么她都没想到王家会安排她住在这样精巧的屋舍里,这儿还比莫王爷府她的闺房更要雅致不凡。

  “玲珑,你来这里住下就不是客人了,怎好长期住客房,所以你姨父就让人将客房好好整修一番,弄得舒适些给你做房间,喜欢吗?”王夫人好声询问。

  这个楼宇里除了寝室外,还有书房、琴阁和绣室,设备一应俱全,而且装潢高雅,看得出经过精心的整弄,清楚显明了是专?她所设计,她不过是王家远房的亲戚,竟能得到这样的对待,教莫玲珑动容。

  “我很喜欢,姨母,谢谢你。”她诚挚的向王夫人道谢。

  王夫人握着莫玲珑的柔美,对她柔和笑笑,“玲珑,别说谢,虽然我和你娘不是亲姐妹,但名分上也挂着姐妹的称谓,你小时候你娘还曾带你来王家玩过呢,只是你太小没有记忆,那时你就是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娃娃了,我对你娘说你长大后一定会是个美人胚子,果然姨母没料错,你真成为个大美人。对于你爹娘的遭遇,姨母也感到很难过,不过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别再伤心了,姨父、姨母会把你当自己的女儿来疼的,更加期盼你能真的成为我们王家人呢!”王夫人忍不住漏了口风。

  “我二哥人很好哦!”王子璃说得更加明白。

  莫玲珑脸色微变,原来王家对她的好是有企图的,想要她嫁给王子霖,老天,她为了逃避婚姻而来王家,没想到却陷入另一场逼婚中,难道她非要嫁人了才能得到清静生活吗?

  王夫人见莫玲珑神色不豫,赶忙改口,“玲珑,这些话只是玩笑话而已,你别当真了,姻缘也要看缘分的,这道理姨母明白,不会强求,你就安心的住在府里,什么都别多想,一切顺其自然吧!”

  姨母的解释不能让莫玲珑释怀,不过自己既然来到王家住下,在他人的屋檐下,也不得不低头,只好淡露个笑容当回应。

  王夫人和王子璃再带着莫玲珑在楼宇四周走走看看,也向她粗略介绍着府中的情形。

  “玲珑,你还需要别的丫环伺候吗?”王子璃问着。

  莫玲珑忙摇头,“我有芳菲、芊芊服侍就足够了。”她不喜欢不熟悉的人照顾。

  “不过你那两个丫环对府里的情形不熟,一时间恐怕很难得心应手,娘,你说找谁来教导她们比较好呢?”王子璃看着母亲提起。

  “就让福妈来吧,福妈经验充足,很会带新手。玲珑,在丫环们还没适应府里规矩之前,福妈会照顾你,你若有任何问题也可以告诉福妈,她会?你处理的。”王夫人说明。

  莫玲珑没有异议地答应了。

  “玲珑,你长途跋涉一定也累了,我和璃儿就不打扰你,用晚膳时,我会派丫环来知会你。”王夫人表示,见莫玲珑点头后,便带着女儿走开了。

  莫玲珑看着这间华美的卧室,突然觉得它像个牢笼,想想王家的两个儿子,老二王子霖她还有丝印象,是个俊秀斯文的富家少爷,但老大王子沛她就无法记清他的全貌了,只依稀对他的胖硕有些记忆,可惜这两个人她都不会喜欢,她可以很确定,如果王家对她的意图不变,可以预见的她在这里的生活也不会愉快到哪里去。

  莫玲珑绝艳小脸透出了厌烦,怎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呢!

  不过她也没多少时间自怜,男仆送来了她带来的行李,衣物饰品她不放在眼里,只重视那一盆盆安种在花盆里的名贵花儿!

  “芳菲,你让仆人将花盆放在外面,要细心轻放,千万别摔着了。芊芊,你快去取水来,那些花儿该浇水了。”莫玲珑忙吩咐。

  两个丫环明白主人爱花心切不敢延迟,快速的依命令做事。

  莫玲珑也来到房外,指挥仆人如何摆放花盆,经过八、九天的旅途,在摇晃又没充足阳光的马车里闷着,有些花儿已是花瓣叶片下垂,一副萎谢模样,教她看了好心疼。

  接过芊芊送上的水桶,莫玲珑拿着花勺一一?花儿浇水,对她而言,最快乐的事就是照顾这些美丽的花儿,爱花成痴的她,看着它们就能忘记所有的忧虑了。

  莫玲珑小心的看顾着花儿,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很快天就黑了,王家的婢女前来通知要用晚膳了。

  “哎呀,小姐,你的衣裳弄脏了。”芊芊看到小姐的白衣上沾到了泥土脏污。

  “换过一件就行了。”莫玲珑不在意的瞄了眼自己。

  “小姐,那动作就要快些,否则你用膳会迟到的。”芳菲催促。

  莫玲珑原想将剩下的几盆花处理好,但看婢女催成这样只好暂时放下,回寝室让婢女?她梳妆打扮。

  因为她还在戴孝期间,所以衣饰要以素色?主,莫玲珑换上的仍是件白色衫裙,配着纱罗拉帛,仍是没有上妆,但是搭于双臂上的披帛,在她走起路时会随着飘动,化出美丽的纱摆波浪,?她加添了份出尘的清灵。

  插好了发上的头饰,莫玲珑便随着带路的婢女来到膳厅。

  走入厅里,见到王家人都已在座,显明是自己迟到了,莫玲珑敛眉来到姨父、姨母面前道歉,“对不起,玲珑来晚了。”

  “不要紧,你坐了那么多天的马车,该多休息的。子霖,快带你表妹人座。”王豪微笑唤着二儿子?莫玲珑服务。王子霖立刻起身来到莫玲珑身边,“表妹,来这儿坐。”伸手想搀扶莫玲珑。

  “谢谢!”莫玲珑有礼道谢,却跳过他的好意,径自就在空座位坐下。

  王子霖也不以为杵,笑笑的坐回自己位子,美丽的女人当然是高傲了,这是女子的矜持嘛,给他时间,他会折服她的傲气的!

  用膳间,莫玲珑得到了最多的照应,不是姨父要她多吃些莱,便是姨母叮咛她喝鸡汤,王子璃则忙着?她介绍桌上菜色的材料是如何的珍贵难寻,而负责?她布菜的就是王子霖了,他直在她身边嘘寒问暖,态度温柔体贴极了。

  莫玲珑实在不习惯这样纷扰的关心,令她很不自在,不过她注意到了,王子沛是席间里最安静的人,他默默的用膳,但却直用眼睛打量着自己,她回视他的目光时,他便回她一个宽厚的笑容,散发出眸光也不是她所熟悉的爱慕、倾心,更不是喜欢,而是温暖似朋友的神情,这真教她纳闷,他们才刚认识,怎么他会像看知心好友般望着她呢?

  一顿饭吃下来,莫玲珑的结论是这家人真的很奇怪,大儿子只会对她傻傻的笑,老二便猛献殷勤,女儿则是眼露吃醋敌意,表面却又要装成很友善,两老也是满眼的算计笑容。

  天啊,她到底将自己陷入什么样的危机里!

  或许她应该再找别的地方容身比较好吧!这是莫玲珑来到王家第一天的感受。

  ???

  芳菲和芊芊不断的用手拭去额上的汗珠,仰望着天上的烈日,两人都被太阳晒得受不了,芊芊先忍不住,只好开口要求,“小姐,能否休息一下呢?”

  莫玲珑将手上的花种埋入土里掩盖好后,才抬头看着身旁的两个丫环,见她们都已涨红了脸,汗水直流,模样很狼狈,她点点头,“好吧,否则我真担心让你们再晒下去会昏倒了。”

  “谢谢小姐。”两个丫环如获大赦般高兴的大声道谢,忙扶起小姐,三人一起走向不远处的大树,凉爽的树荫下有石椅石桌,设来供人乘凉,正好让她们主仆三人休息。

  莫玲珑坐在石椅上解开颚下的丝带,将头上的纱帽拿下,拿出手绢拭拭脸上。已经入夏,天气开始酷热了起来,幸而她体质不畏暑,也不易流汗,否则像芳菲、芊芊她们一身大汗一定很不舒服。

  石桌上放置了茶水和点心,芳菲忙倒了杯水给小姐,她们自己也大口的喝着水。

  莫玲珑浅啜了几口水,看两个丫环满头大汗,好笑的叮咛,“你们也拿手帕擦擦汗吧,看你们湿淋淋的模样,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

  芊芊擦着汗欣羡出声,“小姐,你真好,就算大热天在阳光下侍一天,你也一样很少流汗,身子是干干爽爽的,教人羡慕,哪像奴婢一身臭汗味!”

  “所以说小姐像花罗,在阳光下是越见灿烂美丽,这是无人可及的能力呢!”芳菲赞美小姐。

  “看着美丽的花儿,心思都在上面,哪会想到热呢!”莫玲珑笑说。

  “小姐真是好爱花,难怪大家都猜测小姐是天上花神下凡投胎的呢!”芊芊表示。

  莫玲珑转头看着眼前的小花园但笑不语,她来到王家有七、八天了,从到来的隔天起她就在府里找寻适合种花的地方,王家的确很大,所留的空地也不少,她看中了后园子边的一块地,干净独立较少人经过,比较不受打扰,得到姨父的同意后,她就整地清理,将自己带来的花儿转种到地上,辟?专属于自己的花园。

  王子霖明白了她的构想后,大力表示赞成,还白告奋勇要帮忙,莫玲珑了解他是想借此来亲近自己,不过能有个好帮手,她何乐不为,当然同意了。

  所以这个花园的开垦工作王子霖出力不少,只是连续掘了三天泥土,当足了做粗工的工人后,第四天他就托辞有事逃避不来做苦工了,让莫玲珑暗地里偷笑,希望这件事能让王子霖知难而退,她是不会喜欢一个不爱花的男人!

  泥士掘松后上顶两天她就忙着将花盆里的花移植到土里,这需要很小心,也不能匆促催快,因此她大半时间都待在花园里种花,姨父、姨母也只能在晚膳时间才能见到她,她对种花的痴迷让他们略有微词,但他们也没多说什么,让她能继续做自己喜欢的事,姨父、姨母对她的纵容令她心生感谢,但他们若可以放弃要她做媳妇的念头,她会更开心的。

  再喝了口茶后,莫玲珑将纱帽再戴上,起身要离开树荫,她想今天将花都移植到土地上,花盆会限制花儿的生长,留在盆里太久总是不好。

  “小姐,你不再多休息吗?”芳菲苦着脸问。

  “你们可以在树下多待会儿再过来。”莫玲珑告诉丫环,不强迫她们相陪。

  哪有小姐做事丫环乘凉的道理呢!两个丫环也不敢多停留,急忙戴上纱帽投人太阳下帮忙。

  “咦,你们不是要多休息一会儿吗?”莫玲珑看着她们。

  “小姐,我们休息够了。”芊芊挤出了笑脸面对小姐,芳菲也笑着点头。

  莫玲珑看着两个丫环苦着脸装笑的模样,噗陆一声笑了,“有这么辛苦吗?瞧你们脸苦得全皱在一起了。”

  “小姐,你是花仙当然不畏阳光,可怜我们是凡人,会变成了小黑人的。”芳菲举起手臂让小姐看她晒黑了的手臂。

  “哈,芳菲,我比你白!”芊芊拉起衣袖和芳菲比了下,高兴地叫。

  芳菲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可是你的脸却比我的手臂还黑,有什么好开心的!”

  “什么,真的?”芊芊惊叫一声,吓得举起手摸着自己的脸庞。

  莫玲珑被两个俏丫环逗得呵呵大笑,让本就美丽过人的脸蛋如同洒了层金色光彩,美得耀目,能夺去人的呼吸般。

  芳菲、芊芊很高兴能看到小姐的笑靥,小姐虽然平时对外人总是冷着一张脸,但待她们就很好,相处起来如同姐妹,别人见小姐总是一副坚强模样,其实小姐的软弱是藏在暗地里,只有和小姐最亲的她们才明白,她们都很心疼小姐的遭遇,所以两人决定要一辈子伺候小姐,绝不离开小姐。

  两个丫环也被莫玲珑的笑容感染嘻声笑了,美人的笑脸当然好看了,尤其还有个沈鱼落雁的天仙美女,如王佩相碰般的清脆笑声回荡四周,更让人听得舒畅。

  突然“啪”的一个声响出现,打断了莫玲珑主仆三人的笑声,吓了她们一跳,忙循声看去,竟在树荫下发现了一本书。

  书本怎会平空掉下来呢?在她们还没意会过来前,一个壮硕的人影也随之从树上飞跃下来,稳定的落地站好,那是王家的大公子王子沛。

  王子沛见自己吓着了莫玲珑,愧疚的忙道歉,“对不起,我没拿稳书让它掉下来,惊吓到你们了,实在很抱歉。”他是被她绝艳的笑容迷去了所有的心神,才会拿不稳书本而让它掉下树。

  “你怎么会在树上?”莫玲珑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王子沛。

  “这树上有座树屋,是我所建的,我常在树屋里看书。”王子沛解释。

  莫玲珑睁大了眼,“你在上面看书?你什么时候到树上的?”

  “今天一大早,用完早膳我就待在树屋里了。”王子沛回答。

  “你……你一直都在树上?”莫玲珑脸色沉下继续问。

  王子沛老实点点头。

  “那我们说的所有话和做的一切事你全部都听得、看得很清楚吧,这算什么?你在监视我吗?”莫玲珑冷怒的质问王子沛。

  王子沛没想到她会这样想,焦急的说明,“不……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很喜欢在树屋里看书,见到你和丫环来种花,我怕下来会惊动到你,所以才一直留在上面,我是不想打扰到你,我没有别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你也应该出声,让我知道树上有人,你藏着不说话就是不对了,你根本是故意要偷听、偷看的,小人!”莫玲珑生气的怒责他。

  王子沛见她对自己误会那么深,更加焦急辩白,“你真的误会我了,我不是有心的,我没想到你今天还……还会来种花,若明白我就不会来树屋了。”

  莫玲珑杏眼圆睁的瞪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除了今天外,你昨天也待在树上?”

  王子沛脸上神情更加的无措,知道若说了实话一定会将事情闹得更大,但老实的他也不会说谎,只好硬着头皮承认,“我……昨……昨天确实也是在树……上,但情形和今天是一样的,我……”

  莫玲珑无心听王子沛说完就怒冲冲地打断他的话,“卑鄙下流,原来你们王家是这样的待客之道,你们若不欢迎我住下可以明说,不需要用这样的卑劣手法赶我走,我马上就离开!”她气得一甩手便要走。

  王子沛急得冲到莫玲珑面前张开手臂阻挡她的去路,慌乱地说:“不是……不是的,你真的误……误会了,你别走啊,我们全家人都很欢迎你,也真的很喜欢你,你不要走,我可以向你道歉,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

  “走开,是你欺人太甚了,若生活在王家就要受到偷窥、偷听的对待,我住不下去,我才不要留下呢!”莫玲珑火冒三丈,转个方向执意要离开。

  王子沛一样也挡在莫玲珑面前,“请你别冲动,我真的是无心的,你要我怎么道歉都可以,只求你不要离开,玲珑表妹,别生气了,请你原谅我,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对不起……”他口笨的只能不断重复对不起,也不敢放她离开,深怕她真的要离开王家。

  “你让开啊,让开……”莫玲珑大声命令王子沛,气他像座山似的完全阻去了她的路,让她怎么也过不去。

  “我不让,你不可以走,对不起,我很抱歉,对不起……”王子沛身躯虽然庞大,但移动起来却很灵活,不让就是不让!

  在王子沛和莫玲珑僵持时,一旁的芊芊眼尖注意到王子沛的大脚竟然踩在小姐辛苦种下的花苗上,焦急的告诉小姐,“小姐,你看地上的花苗!”

  莫玲珑一听急忙看向地面,马上就变脸发出了惊喊:“你踩到我的花了!”

  王子沛急忙低头,看到自己竟然踩在小花上,吓得马上就提气跃起落在别处,但他在慌乱下也没注意到自己的落地点,等他大脚站稳了,也将一朵牡丹花给踩在脚底。

  “啊……我的牡丹王!”莫玲珑伤心大叫,急忙冲向王子沛。

  眼下的情形更让王子沛的脸色转白,他笨拙的急往后退,退了三步,也连续踩坏了三处花种,当他想?脚退第四步时,莫玲珑的怒喝声传来——“站住,不准动!”

  王子沛立刻金鸡独立般的停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的看着脸色铁青、浑身散发着寒气的莫玲珑走到他面前,伸手就是给他一巴掌。

  “你竟敢踩坏我的花,我恨你,你马上给我离开这片花园,你敢再踩伤一株花,我会杀了你的,滚!”莫玲珑怒视着王子沛下令。

  王子沛涨红了脸,稳定的身体没晃动半分,巴掌没打痛他,他也不在意莫玲珑掉他耳光,却对自己闯出的祸感到万分难过,“对……对不起,我……”

  “住口,滚,我不想见到你,快滚!”莫玲珑怒吼。

  “子沛少爷,小姐叫你走你就快走,别留在这里惹小姐生气了,快走,快走!”芊芊跑前来告诉王子沛。

  “子沛少爷,你要小心,不能再踩到花苗了。”芳菲也忙叮咛着。

  王子沛闭上嘴,黯然的再看了眼莫玲珑,就算想再开口也不知道自己又能说什么,只得挂着一脸难堪的淩空跃起,一个翻身灵巧的用轻功飞出了花园回到树荫下,犹不放心的看着伫立在园里的莫玲珑。

  莫玲珑蹲下身用手扶起被踝烂了的牡丹,伤心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用颤抖的手小心翼翼的捧着,双眼含泪的看着破碎的花朵。

  王子沛将莫玲珑的反应都看在眼里,他亲眼看到她是如何细心的栽花,对花是怎样的关怀备至,她真是很爱花的,如今自己却鲁莽的踩坏她的花,想也明白她会多伤痛了。

  芊芊、芳菲见王子沛没走,还呆傻傻的直盯着小姐看,唯恐小姐会更加火大,两人比手画脚要王子沛赶紧离开。

  王子沛也只能垂头丧气的顺从离开。

  他竟然这般伤害了玲珑表妹,他想自己一辈子也不会安心的!

  ???

  晚膳时分,芊芊来到膳厅向王豪夫妇禀报。

  “老爷,夫人,小姐人不太舒服,想早些休息,所以不来用晚膳了。”

  “什么?玲珑生病了吗?”王豪急问。

  “需不需要找大夫来看看呢?”王夫人也很关心。

  “呃……不用了,小姐说她没什么大碍,只是感觉累想歇息,请老爷、夫人不用担心。”芊芊忙回答。

  “一定是表妹为了种花在大太阳下待得太久,可能中暑了,我去看看她。”王子霖马上站起想去探视佳人。

  芊芊立刻阻止,“子霖少爷,不用了,小姐已经睡了。”

  “既然这样,子霖,你就别去了。子璃,等会用完晚膳你去看看玲珑,若真有什么问题,便让总管去找大夫来。”王豪吩咐。

  “好的,爹。”王子璃点头应允。

  芊芊的眼神和王子沛遇上,她给他一个责难的目光,然后才倚身行礼退下。

  这让王子沛本就难看的神情更加的失意了,面对丰盛的菜色,他也没了胃口。

  是他做错了事,他一定要设法弥补!

  ???

  鸡鸣声响起,灰蒙蒙的天空露出了曙光,太阳即将升起,一天又要开始了。

  芊芊先起床,今天轮到她打水,她便拿起水盆往水井而去,才走出房间,一个高壮的人影便从回廊阴影里站出来,唤住了她,“芊芊!”

  芊芊被吓了跳,看清眼前的人后,她手捂着胸口抱怨:“原来是子沛少爷,你做什么躲起来吓芊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吓你,我是有事想请问,所以才在这里等你的。”王子沛好言说明。

  “什么事?”芊芊问。

  “玲珑表妹怎么样了?昨晚睡得可好?”王子沛一整晚都挂心这件事。

  芊芊见王子沛脸上满布愧色,很是忧虑担心,她也不忍苛责他,实话实说,“小姐极爱花,那株牡丹王更是小姐的最爱,小姐花了很多心思去照顾它,京城洛阳每年都有牡丹花竞赛,花形最美、让最多人喜欢的便能得胜获颁牡丹王的美名,那株牡丹花连着两年都拿到了优胜,如此娇贵的牡丹王被你大脚这么一踩,别说花被踩坏了,就连根茎也都受了伤,小姐剪去了毁坏的部分打算重新栽培,但能不能再开出牡丹王的风采就不知道了,你说小姐受到这样的打击能不伤心吗?昨晚她甚至连晚膳都吃不下,更遑论能好好睡觉了。”

  王子沛听了心情更低落,“对不起,我真是没注意才会踩到牡丹王的,我不敢要求玲珑表妹能原谅我,但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我有所补救呢?”

  “那株牡丹王得来不易,它原先只是一截短枝,小姐是好不容易才将它培养茁壮开花,那么珍贵的品种,就算在洛阳也很难再找到,子沛少爷,你又要如何补救呢?”芊芊告诉王子沛。

  “天下人都明白洛阳城里有各色珍奇的牡丹花,美艳冠绝全国,难道就没有别的牡丹花种可以比美玲珑表妹那株牡丹王吗?”王子沛希望有,那不论要花多少代价他都会取得它来弥补表妹。

  芊芊想了下后回答,“洛阳城里是有许多栽培牡丹的专家,但是他们种的牡丹都不及小姐的牡丹王,除非是城东陆园的牡丹,陆园的主人陆老爷善于栽种牡丹,陆园里的每株牡丹花都是极品,小姐这株牡丹王也是陆老爷送的,若能得到陆园的牡丹,或许能让小姐不那么难过了。”

  王子沛听了面带喜色,“那我就到洛阳陆园求得一株牡丹来送给玲珑表妹!”

  芊芊却笑了,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子沛少爷,陆园的牡丹从不轻易送人,只有陆老爷认?有缘的人才能有幸得到,这全看陆老爷的喜恶决定,否则就算出再高的价格也买不到陆园的牡丹,而且陆老爷有个规矩,从不重复送花给同一个人,所以你去陆园也得不到牡丹花的。何况从这里到洛阳路途遥远,子沛少爷,奴婢看你也不是懂得种花的人,牡丹那般娇贵,若照顾不好,带回来也枯死了,所以奴婢劝你还是不要做傻事!”她也不相信子沛少爷真会为了一株牡丹而千里迢迢去洛阳!

  王子沛心中有打算,他有礼的向芊芊道谢,“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事,这帮了我很大的忙,谢谢!”说完他就走开了。

  芊芊看着王子沛身影消失在回廊转角处,地耸耸肩,拿着水盆再快步走向水井。

  对于王子沛说要到洛阳陆园求花的事,她当然不会当真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