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情郎,笨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郎,笨笨!目录  下一页

情郎,笨笨! 第十章 作者:可儿


  急促的喘息伴着跌撞不稳的脚步声,惊扰了宁静的树林,莫玲珑从进入树林起,就没停下脚步,奔逃了好一段时间后,如今的她又累又渴,浑身还痛楚不堪,从没吃过这样的苦,她却没掉一滴泪,如今是逃命要紧,哪有时间哭泣!

  只是人不是铁打的,娇弱的她哪禁得住这样连连的奔逃,再一次她没看清路而被树枝绊倒,莫玲珑痛得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忍着不流下,却怎么都再也爬不起身,她明白自己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完全没力气了,只能靠着树干休息。

  喘口大气,她仰头望着天空,想想她真为自己感到悲哀,李立文竟然可以如此轻易的就将她抓走,王家上下却没有任何人出面来救她,自己真是做人失败!

  孤儿就是孤儿,注定没有任何人会帮她,她能靠的只有自己,连曾经那么疼她的大表哥也对她撒手不管,她还能对人世间抱什么希望呢?若可以逃过这回,她不会再回王家了,那始终不是她的家,红尘俗世也没有什么能让她留恋了,那就剃度出家吧,佛祖不会拒绝她这个孤单的人,青灯木鱼才是她真正的依归,残酷的现实让莫玲珑作下了凄苦的决定。

  休息了一会儿,体力恢复了些许,莫玲珑勉力再站起,拖着疲惫的身子,她没目的的往前走,或许是上苍怜悯她,让她找到了出路得以离开树林。

  莫玲珑脸上浮起笑意,幸好老天爷还没放弃她,她终于脱险了。莫玲珑快步的走出了树林。

  才走两步,莫玲珑就惊骇的呆住了,不敢置信的瞪着前面,李立文的笑脸看起来有如鬼魅般骇人。

  “我不是说过你逃不了吗?这片树林只有一个出口,你最终还是要回到我的怀抱里。”头上缠着白布条的李立文扬唇而笑,笑容里带着阴沈,这个女人竟敢伤害他,他一定要好好的讨回公道。

  莫玲珑回过神立刻想冲回树林,两名侍卫的动作比她更快,轻易就捉住了她,将她送到主人面前。

  “放开我,放开我,李立文,你若不放了我,我会恨你一辈子的,放开,放开啊……”莫玲珑挣扎着怒喊。

  李立文粗鲁大力的捉住她的下巴,语气不善的说:“你该恨的是你自己,敬洒不吃吃罚洒,你没资格再做我的妻子,只配做我的奴隶,我现在就要了你,我就不相信你成了我的人后,还会这样不听话!”

  莫玲珑听得心惊胆战,颤抖地叫道:“你……你不会那……?做……的,你……不……不敢!”

  “我敢不敢等会儿你就明白了,前面有间破庙,我选它做?我们燕好的场所,连投宿客栈的费用都可以省下,你该明白自己的身价了吧,哈哈哈……押过去!”李立文邪笑下令,带领着众人往破庙走去。

  莫玲珑被吓坏了,拚命的挣扎反抗,“你不能那么做,不可以,放开我,放手,李立文,你会有报应的,放开我,救命,救命啊……救命……”凄声大嗓着救命,希望有人听到能救她!

  李立文走入倾颓的庙里,里面已经让侍卫大略整理过,还从马车上拿出锦垫放在一旁,他很有信心莫玲珑一定会落入他手中,所以他早布置好了。

  两个侍卫将莫玲珑推入庙中,立刻就关上了庙门守在门外,让她再也逃不了。

  莫玲珑看到庙里的情形,李立文的卑劣居心非常明显,她背靠着门,惊觉的睁大眼盯着他,他若靠过来她就要逃,逃不了她宁可自杀,也不允许受辱!

  “过来啊,我的玲珑!”李立文一脸奸邪的走近莫玲珑。

  她立刻就往另一边逃开,慌乱的观察着四周环境,注意有没有可以逃生的路。

  李立文看穿了她居心,得意地告诉莫玲珑,“别看了,这儿除了大门没有别的路可逃,除非你能打赢我的侍卫,否则你是插翅也难飞,我劝你还是听话的投降吧!”

  “我不会屈服,我即使会死,也绝不向你的淫威投降。”莫玲珑厉声表示。

  “可惜我舍不得你死,我一定要得到你!”李立文再次扑向莫玲珑,她尖叫着逃向另一个方向。

  “先玩个捉迷藏也不错啊!”李立文淫声大笑,在破庙里追逐着莫玲珑,像玩游戏般逗弄她。

  莫玲珑又惊又惧却逃不开,只能惊惶无措的躲避李立文,如今她只希望自己手里有把刀,至少让她可以自行了断,但她却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难道她真要在受辱后才能解脱吗?

  李立文性急,追了一会儿后就没了耐性,“不玩了,该办正事了!”语毕,他人一跃就来到莫玲珑面前,哈哈笑着抱住了她,涎着脸就要一亲芳泽。

  “不要,不……”莫玲珑极力抗拒,低下头狠狠咬住了李立文紧抓住自己的手臂。

  “哎呀,该死的,可恶!”李立文用力甩开莫玲珑,反手就给她一个耳光,打得她站不稳摔倒于地上。

  “死女人,你真惹火我了!”李立文怒上眉梢,整个人扑到莫玲珑身上,扬手再给她一个巴掌,打去她的反抗,接着大手不客气的撕裂了莫玲珑的衣裳,露出了轻薄的粉色肚兜,如此香艳的画面让李立文更像野兽,俯身就要抓下她最后的蔽体衣物。

  莫玲珑拚尽了所有的气力阻档着李立文,大声哭喊:“不……不要……救命,表哥,救命啊……救命……”表哥,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救我?表哥,表哥……上天这次总算收到了她的求救,在千钧一发之际,“砰”一声巨响,门突然被踢开了,在李立文还没反应过来前,他就被强拉起,一记充满愤怒的铁拳迎面而来,毫不留情的将他给打飞了起来,又在他身体落地前,伸来一脚用力将他踹出了门。

  “滚,带着你们的主子马上滚,以后你们敢再踏入吉州府一步,我会杀了你们的,滚!”王于沛杀气腾腾的站在门口,对着躺在地上呻吟的三个侍卫喝令。

  三个侍卫哪敢再迟疑,忍着痛急忙爬起,扶着早已被打昏过去的主人,连滚带爬的离开。

  王子沛焦心的回头要看表妹的情形,却见她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

  “表妹……”王子沛才出声,莫玲珑却拔足狂奔,往庙里的柱子冲过去,他倏然明白了表妹的意图。

  “不可以!”

  王子沛飞身过去,在柱子前挡住了莫玲珑,紧抱着她,“表妹,不可以做傻事,不行,绝对不行的!”

  “放开我!”

  莫玲珑挣脱了王子沛的怀抱,边后退边怒目瞪着他哭叫:“我不用你来救我,我不希罕,我想死更是我自己的事,不用你管,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你走!”背过身,她抱着颤抖的身子痛哭失声。

  她这种样子看得王子沛心有如被千刀万剐般痛苦,他大步走到表妹身旁,难过的直道歉,“对不起,表妹,我来晚了,让你吃了那么多苦,我真该死!”

  “不要说,我不要听,我不是叫你走吗?你走啊,你走,走!”莫玲珑奋力嘶吼,哭得好伤心。

  “不,表妹,我不会再离开你了,就算你不想看到我,我以后也要寸步不离的跟着你,保护你,我不能让人再伤害你,我宁可自己受伤没命,也不让你再受到一丝丝的委屈,我绝不会离开你身边的!”王子沛焦急的表明自己的心意。

  他这样的说辞更加勾起了莫玲珑心中无限的愤恨,她睁大泪眼看着他控诉道:“我不用你的保护,你不是说我只会无理取闹吗?你不来看我,也不见我,还说我没认错就不会再理我了,那你现在又为什么要出现呢?我不用你的同情,走啊,我这辈子都不要再看到你了!”她哭着要冲出破庙。

  王子沛追上张手搂住了她,紧紧抱着不敢松手,“表妹,别这样,我认错,是我错了,你明白我笨,我不会说话,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若一辈子不能见到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不要这样对我,我可以做任何事来求你原谅,但是你不要不理我,表妹,别不理我!”

  “你放开我,我不要你抱,你真的在乎我吗?当我被人强行带走时,你在哪里?当我冒着生命危险跳车逃跑时,你又在哪里?而我不从李立文被他打时,你来救我了吗?

  你来得那么晚,我差点就被……就被欺……欺负了,你有什么资格要我原谅你?我恨你,我恨你!”莫玲珑悲愤的捶打着王子沛。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表妹,你尽量打我吧,是我做错了,我该打!”王子沛低头认错,任地打骂,只要表妹能不生气。

  “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心软吗?你该死,你可恶!”莫玲珑不客气的举起手,用力就给了王子沛一个耳光。

  王子沛当真是不闪不躲,由着莫玲珑处置。

  他这种模样,莫玲珑下一巴掌怎还能打得下手,她咬了咬唇,大眼睛一眨,一串泪水又落下,她将脸埋入王子沛宽厚的怀中,抱着他大哭。

  王子沛用力揽住莫玲珑,由着她哭泣,受到了这么大的惊吓,她需要发泄情绪,想到李立文的恶行,王子沛眼里第一次露出了杀人的犀利锋芒,世上竟有这样禽兽不如的人,他若是真侵犯了表妹,他会将李立文淩迟处死,绝不留情!

  莫玲珑哭到最后声音都哑了,只剩下止不住的抽噎,王子沛轻拍她的背脊,柔声安抚道:“表妹,别哭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以后有表哥在你身边,没人可以再欺负你了!”

  莫玲珑无语,只是更加抱紧了王子沛。

  感到怀中人儿情绪较稳定了,王子沛才好声好气地说:“一切都没事了,我们回家吧!”

  “不要,我不要回去!”莫玲珑却立刻就拒绝了。

  王子沛看着她,“为什么不回去?娘很担心你,芳菲、芊芊也非常挂念你,你应该早些回去让她们放心。”

  “不要,我就是不想回去,我不要回去!”莫玲珑脾气又拗了起来,坚持不肯。

  她刚经历可怕的事,王子沛也舍不得勉强她,只得顺她的意,“好,你若还不想回去,我们就先别回家,但是马上就要天黑了,我们总要找地方落脚,这附近有个供猎人休息的木屋,我们到那儿过夜好吗?”他征询莫玲珑的意见。

  莫玲珑点点头。

  她的上衣被撕破了,王子沛便脱下自己的外衣技在莫玲珑肩上,抱起她走出破庙。

  搂着莫玲珑,王子沛跃上马,两人一起离开。

  ???

  天完全黑了,矗立在山坡上的小木屋透出了火光,传递著有人在的讯息。

  “表妹,你要不要再吃点?”王子沛将包子送到莫玲珑嘴前,莫玲珑张嘴再吃了口,便不肯再吃了。

  “表妹,你怎么吃得这么少?!”王子沛皱眉,这是他早上带出门的点心,他本来想去猎些山?烤来吃,但是表妹一刻也不肯他离开,又要他紧抱着她,只好作罢了。

  莫玲珑不说话,只是更加偎入王子沛怀里,这木屋又小又简陋,除了破桌椅,就是一张床,他们现在相拥着坐在床上。

  “表哥,我还是好怕,万一你没出现,我真不敢想后果会如何。”莫玲珑轻颤着。

  “不会的,我一定会来救你,我今早就心神不宁了,直觉像有什么事要发生般,所以才会在午后就先回家,没想到一进家门就听到你被掳走的消息,我急坏了,立刻就骑着大黑追赶,我不知道他们会走哪条路,只能凭运气试试,幸好给我发现了马车的轮胎痕?,那条乡间路很少有马车经过,我便猜是你们,跟着而来便找到了破庙。但我还是晚到了一步,让你受了屈辱,看到你被打得嘴角都流血了,我好心痛,对不起,表妹,我真是很对不起。”王子沛语气沉痛,好心疼。

  “万一我真被欺负了,你还肯救我吗?”莫玲珑?头望着王子沛。

  “傻瓜,我当然要救你了,不管你遇上什么事,永远都是我的表妹!”王子沛回应。

  莫玲珑却听得很不满意,“我对你而言就只是表妹吗?”

  “是啊,表兄妹是很亲的亲人,比当朋友更好呢!”王子沛老实回答。

  莫玲珑哼了声,不高兴的别开脸。事已至此,他还当自己是表妹,他是真不懂,还是笨到这样气死人的地步呢?

  “表妹,你生气了?是不是我哪里又说错了?”王子沛摸着头,脸上带着疑问,怎么他老做错事让表妹不高兴?!

  莫玲珑真想发火,但每次都为了这样的事生气实在太累了,若他真是不明说就不明白的人,她该要找个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

  盈盈眸光一流转,冰雪聪明的她立刻就有了主意,虽然是惊世骇俗,但绝对可以让自己得偿所愿!

  “表哥,你没说错,你提醒了我,我不过是你的表妹而已,实在没有理由长久在王家住下,所以你明天也不用带我回你家了,请你?我找处清幽的庵堂,我能有个地方栖身就行了。”莫玲珑语气淡然的表示。

  “不可以,我怎能让你一个人住外面呢,不行!”王子沛断然拒绝。

  “你也说了,我只是客人,能客居你家多久呢?终是要离开的,我不想再打扰了,不如现在就走!”

  莫玲珑装成坚强的样子告诉王子沛。

  “谁说你是客人?!爹、娘、子霖、子璃都那么喜欢你,你已经算是王家的人了,王家就是你的家,你不能离开,要留下来!”王子沛连忙声明。

  莫玲珑轻笑,“表哥,我就算留在王家又能留多久?姨父、姨母会安排我嫁人,到时我还是要离开啊!”

  “那你嫁给子霖就不用离开了!”王子沛习惯性的说法脱口而出,但说完他也呆愣住,脸色黯沉了下来。

  莫玲珑见状心里很高兴,他终于有些感觉了。她装出可怜的声音低语,“可是我觉得二表哥不是真心喜欢我,他只是喜欢我的外貌,一旦我人老珠黄,他就不要我了,像我这样骄纵又任性的女孩,怎可能会有人真心喜欢我呢!”说完,她不禁又低声哭了。

  王子沛看着在怀中哭泣的表妹,她的哭声像鞭子抽痛他的心,逼得他脱口叫出,“我喜欢你,表妹,我就是真心喜欢你的!”他俊脸带着羞意表白,但是眼神却非常的坚定。

  “我不要同情!”莫玲珑却用手捂住了脸悲伤哭泣。

  “不是的,表妹,我不是同情,我……我是真的喜欢你,就算你变老、变丑了,我都一样喜欢,我会喜欢你一生一世的!”王子沛用发誓般的语气告诉莫玲珑。

  莫玲珑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说谎骗过你呢?”王子沛用深情的眸子回视莫玲珑。

  莫玲珑漾出了娇美的笑靥,小手圈上了王子沛的颈项,整个人贴紧他,“那你说,你有多喜欢我?”

  王子沛涨红了脸,有些无措地低喃:“很……喜欢、很喜欢,非常喜欢就是了。”

  “那你爱我吗?”莫玲珑小嘴凑到王子沛耳旁,悄声问道。

  王子沛脸更红了,无法招架浑身散发着娇媚风情的莫玲珑,只是轻点头“嗯”了声当回答。

  “我要听你亲口说。”莫玲珑嘟着嘴要求。

  王子沛脸上有狼狈神色,想拒绝,但看到她眼里的热切,他又不忍心泼她冷水,顿了一会儿才挤出话,“你该……休……休息了!”想推开她下床,莫玲珑的脸色又转成了泫然欲泣。

  “你果然是骗我的,连爱我都说不出,你的心中根本没有我!”她吸吸鼻子又要哭了。

  王子沛哪舍得再让她伤心,立刻说道:“我爱你,表妹,我爱……你!”

  莫玲珑泪水盈满眼眶,但她却笑得好愉悦,也明白道出了自己的心声,“我也爱你,好爱好爱你。”

  王子沛闻言惊愕的睁大眼,还没来得及说话,芳馥甜美的小嘴就吻上他的唇,莫玲珑用行动证明自己对他的爱。

  王子沛愣了下,会意过来后,急切的回应表妹的吻,还进一步深吻他心中的宝贝。

  这个吻甜美得令他们沉醉,但是这还不够,王子沛的善良会阻碍他们的感情,所以莫玲珑要他无法退却,全心的爱自己。

  虽然她未尝过男女情事,但她听有经验的婢女说过男女之事,虽然她还是似懂非懂,但应该足够燃起表哥要她的心了吧!

  纤柔的小手怯怯的溜入王子沛的衣里,轻轻的抚上结实的胸膛,在平滑的肌肤上调皮的画着圈圈。

  王子沛倒抽口气,放开表妹,大手捉住了不乖的小手。

  “子沛!”莫玲珑轻声唤他,睁大莹亮眸光看着心上人,素手解开衣带,王子沛借她穿的外衣便滑落香肩,她身上仅剩肚兜。

  王子沛只能呆呆的看着眼前魅惑他心神的小妖女,她到底想做什么?

  莫玲珑主动握住了王子沛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柔声要求:“我身上有好多伤是李立文留下的,我不要他的痕?留在我身上,请你帮我除去好不好?”

  王子沛吞了吞口水哑声问:“你……你要我怎……怎么做?”

  “吻……我,用你……你的吻帮我!”莫玲珑脸红的说出。

  “表妹,我……我怎能这么做呢,不可以!”王子沛不想伤害他最宝贝的人。

  被拒绝让莫玲珑脸色转白,“你……你嫌弃我?”

  王子沛忙摇头,“不是,我不是嫌……天,别哭,表妹,你不要哭,我不是……别走,你……哎……”他拉住羞愤哭着要离开的莫玲珑,一声低叹,他的唇吻住了表妹的小嘴,他已经尽力在克制了,但还是不成功,他无法丢下伤心的表妹,若事情注定该发生,他也阻止不了!

  这个吻猛烈似火焰,要将两人的理智燃烧殆尽。

  他们躺倒在床上,王子沛的吻由唇滑落,一一亲吻着莫玲珑身上的伤痕,他身体里的欲望也随着热烈的肌肤相触而苏醒过来,蠢蠢欲动的想要吞噬身下的美丽身躯。

  大手停在她肚兜衣带上,最后一丝的理智让王子沛犹豫了,“玲珑,叫我停下,我不愿伤了你!”只要她出声,他就会住手。

  莫玲珑不肯退缩,用满眼的爱慕看着心爱的男人,“子沛,我爱你,请你也爱我!”

  “我的玲珑宝贝!”王子沛极尽爱恋的呢喃,肚兜衣带在他手中松开滑落,他们注定将会一生一世相守在一起了。

  莫玲珑只会起头,后面的事她全然不懂,当自己的衣衫被褪去,她羞红了脸,再见王子沛也和她裸裎相对时,她更是羞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的吻一个个温柔的烙在自己身上,莫玲珑感受到他对自己全然的爱意,她整颗心、整个人也?王子沛所吸引,将自己完全交给了他。

  “玲珑,我爱你!”王子沛柔声倾诉。

  “子沛,我也爱你!”莫玲珑扬着美绝的笑谑回应。

  王子沛温柔的吻住宝贝,让她变成了他的人。

  当一切的不适应都过去,美好惑人的销魂之旅正等着他们呢!

  ???

  王子沛抱着心爱的女子,鼻间闻到的香气,怀中滑柔的身子,让他露出满足的笑容。

  莫玲珑娇美的脸上却有丝不乐,她二话不说,对着王子沛的胸膛狠狠的咬了下去。

  王子沛闷哼了声,眉头皱紧,但没有推开她,在莫玲珑放开自己时,他才好脾气的问:“怎为了?我又惹你不高兴了吗?”

  “你欺负得我好疼,我也要你痛回来,这才公平!”莫玲珑发着娇嗔。

  王子沛闻言哈哈大笑,越加抱紧了心肝宝贝,“傻丫头,这两种痛怎能相比呢,就算你咬我也补不回你最珍贵的纯洁,若你想出气,就多咬几次吧,我可以承受的。”

  莫玲珑也笑了,有丝不好意思,揉揉王子沛被咬的地方,“对不起,我又胡闹了,痛不痛?”

  王子沛摇头,“不痛,能拥有你,再痛我都可以忍受。”

  “你现在不会再将我推给二表哥了吧?”莫玲珑斜睨着王子沛。

  王子沛神情转成了歉意,“我对不起子霖,真的很对不起他。”

  “王子沛,爱上我需要那么愧对人吗?那我和二表哥在一起好了,省得你为难!”

  莫玲珑不高兴的推开王子沛要起身。

  王子沛立刻将她搂回怀里,“玲珑,别说傻话,你是我的人了,怎可能再和子霖在一起,只是子霖也对你有情,我抢了他的喜欢,心中当然会感到过意不去了。”

  “那你要怎么办呢?”莫玲珑问他。

  王子沛回答,“我会尽全力弥补他的,除了你之外,他想要什么,我都肯给,打骂我也不还手,只希望他能早日原谅我。”

  这还差不多!莫玲珑亮出了笑靥,偎着王于沛,“放心,二表哥会找到比我更好、更美的妻子,他会很快忘了我的。”

  王子沛哈哈一笑,抬起莫玲珑的小脸,点点她的俏鼻,“这是你的真心话吗?我看不是吧!”

  “你不是很笨吗?现在怎么变聪明了?”莫玲珑笑睨着心上人。

  “有聪明的夫子,当然不会教出笨学生了。”王子沛亲了亲她洁白的额角。

  “乖!”莫玲珑故意伸手摸摸王子沛的头,两人相视大笑。

  莫玲珑想到了现实,她有些担心的询问王子沛,“姨父、姨母原是希望我嫁给二表哥,现在我却和你在一起,他们会不会反对呢?”

  “不会,爹娘也很赞成我们的事,放心吧!”王子沛笑笑回答她。

  莫玲珑听出了端倪,忙问:“你怎会明白姨父、姨母赞成呢?”

  呃……王子沛发觉说漏了嘴,急忙装出傻笑,不敢回答。

  莫玲珑见他这个模样就更加起疑了,“王子沛,你老实给我说明白!”

  王子沛不得不说实话,“其实我昨晚有向爹娘谈起了我们的事,爹娘虽然很吃惊,但也没有反对,反而欣然接受呢!”

  “你向姨父、姨母说了,那就是表示你对我们之间的感情早就了然于心,那你还在我面前装成什么都不知道,更让我主动诱惑……呃,王子沛,原来你是扮猪吃老虎,你……我不理你了,这次我真的再也不理你了!”莫玲珑气得捶打王子沛。

  王子沛笑着承受莫玲珑的花拳绣腿,也急忙说好话安抚她。

  看来他又惹他的宝贝生气了,不过没关系,他经验丰富,很快就能平息未来娘子的怒气。

  最重要是,他这个笨相公,还是骗到了一个俏娇妻啊!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