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情郎,笨笨!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情郎,笨笨!目录  下一页

情郎,笨笨! 第九章 作者:可儿


  莫玲珑和王子璃的赌约已经进入最后倒数三天了,时机成熟了,莫玲珑决定让王子沛换上新衣改变打扮,用全新面貌出现。

  晚膳既然是全家人共聚的时候,当然也是公开亮相的最佳时机了!

  当一身新衣的王子沛出现在膳厅时,王家人全都瞪大了眼睛愣住了,惊愕写在每个人脸上,这种情形让随后进来的莫玲珑暗笑在心中,她脚步轻快的来到自己位子坐下。

  王子璃先回过神,讷讷出声,“大哥,你……你今天看起来很不……不同呢!”

  “子沛,你这身衣服真好看,是哪个裁缝师父做的?”夫人紧随着开口问起。

  “子沛,又是谁帮你做这些改变?”王豪震惊于大儿子的英挺俊帅,也好奇的问。

  王子霖的目光在大哥和玲珑表妹间转动,大哥的惊人改变,表妹的从容笑意,深入一想便能猜出个七、八分了,这样的情形让他阴郁得只是低头用餐,什么话都没说。

  王子沛就依着表妹之前所交代的一一回答,瞒住了表妹是这一切改变的主因。

  大家赞叹惊讶的目光让王子沛感到些许的高兴得意,却有更多的不习惯,大家都像看个陌生人般瞪着他,令他真的很不自在。

  “子沛,爹到今天才明白,原来我的大儿子也生得如此器宇轩昂,我王豪有两个如此出众的儿子,真是蒙老天爷的厚爱了。”王豪高兴说。

  王夫人更是欣喜,拉着大儿子的手笑道:“我早就知道子沛的模样好,只是没想到好好打扮后会是这么的英俊,娘真是好得意啊!”

  “玲珑恭喜姨父、姨母的好福气,大表哥改变后,一定能让全吉州府的千金小姐们对大表哥倾心的。”莫玲珑嘴甜说着。

  这话深得王家二老的心,子沛就是太老实了,人又平凡,所以一直找不到好的亲家,现在他犹如脱胎换骨,如此的风采还怕会没有好媳妇吗?

  “玲珑,你说得好,说得太好了,哈哈哈……”王豪欢欣的笑了起来。

  王子沛有些责备的看了眼莫玲珑,怪她不该多话捉弄他。莫玲珑则暗地里回个鬼脸还他,呆头鹅会生气最好了,看这样会不会变得聪明些,别笨成这样了。

  他们眉来眼去互传讯息的样子,全落到王子霖眼里,他的神情越加的落寞了。

  这个晚膳里,王子沛是主角,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赞美和夸奖,在家里的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自己的改变所引起的震撼远超过了王子沛的想像,男仆欣羡的眼光他可以理解,但是婢女们的反应就让他好气又好笑了。

  往昔他向来都由男仆伺候,甚少叫到婢女,可是如今他一早练功时,就有多位丫环等在一旁?他送上汗巾拭汗,到花园、到马房做事都有婢女前来主动要求帮忙,甚至有一回他走过回廊,有个婢女正端着一盆水迎面而来,见到了他竟然高兴得手拿不稳水盆,将水洒了一地,反正各式各样奇怪的反应多不胜数。

  众人对他的另眼相看让王子沛在欢喜之余,却也失去了优闲自在的生活,让他明白原来太受人欢迎也是一种麻烦。王子沛忍不住叹气。

  “是你自己要?我浇花的,怎还哀声叹气,不想做我就自己来嘛!”莫玲珑伸手要拿回水勺。

  “表妹,我叹气不是为了这个,我喜欢照顾这些花草,还是我来吧!不是要你在树荫下等我吗,怎又跑来晒太阳了?”他不想她那么辛苦,自愿担下花园里的大部分事情。

  “我不怕晒的,而且我也要盯着你,免得你浇太多或太少水了。”莫玲珑告诉他。

  “你教的我已经记住了,不会出错的,太阳这么大,你快回树荫下休息吧!”王子沛劝着她,也顺手?

  表妹拂开颊旁的发丝。

  莫玲珑微笑接受了他的温柔美意,顺从的回到树荫下。

  她看着在花园里浇水的表哥,阳光下的他依然俊朗过人,虽然她常数落他笨,其实他是真的很聪明,拿浇水一事来说,她教他认识花儿,说明过每种花需要的水量,才教一次,他便完全记住了。王家的田让他管理,他也将每一样都打点得很好,保人认识他后,就能在许多地方见到他的智慧才能,但是令她扼腕的就是表哥对感情的后知后觉,又笨又傻得教人受不了,她有自信表哥也是喜欢自己的,但要如何让他发觉自己的感情,就是最困难的部分了。

  她试过暗示、比喻,甚至不点出名字明说,但是王子沛依然听不懂,比三岁的孩童反应还要迟钝,教她气到跺脚,连饭都吃不下。

  天啊,自己怎会爱上个大傻瓜呢,哪个人来行行好告诉她该如何做吧!

  ???

  半个月的赌局到分胜负的时候了,莫玲珑和王子璃各派出丫环当调查员,两个女子就留在花园的凉亭里等消息。

  王子璃不想认输,但是她心中却很明白自己一定会输,大哥的改变简直能用神乎其技来形容,她都忍不住被吸引了,何况是奴婢丫环们,自己怎会有胜算呢!

  相较于王子璃的脸色灰黯,莫玲珑则是满脸愉快,闲适的喝茶,等着好消息回报。

  王子璃憋不住的开口,“大哥的改变的确让人惊讶,但大哥和二哥是兄弟,相貌是不会相差太多,只是大哥向来疏于整理,如今一下子全面改观,在大家都看惯二哥的英俊相貌后,大哥当然较吃香,这个赌的很不公平。”语调是不服气,但说得有些气弱。

  “结果还没出来呢,你就想反悔,看来你对二表哥也没什么信心嘛!”莫玲珑取笑王子璃。

  王子璃听了脸色不好,闭着嘴不回应,看来赌的是取消不了,谁肯放弃到手的胜利呢?!

  不到半刻钟时间,调查的丫环回到凉亭来报告,由她们脸上表情便知道了结果。

  芳菲、芊芊两人轻快的跑到小姐身旁,芊芊大声宣布,“府里的仆妇丫环共有四十二名,其中有三十五闰认?子沛少爷英俊过人,是她们见过最出色的男人了,支援子霖少爷的只有七位,所以是小姐赢了,恭喜小姐!”

  “果然是我赢了,愿赌服输,子璃,你不可以食言啊!”莫玲珑笑着提醒王子璃。

  王子璃满脸的不甘愿,但也只有认了,“放心,我会做到我的承诺的!”悻悻然的一甩手马上要离开,却看到两个哥哥向凉亭走来。“大哥,二哥!”她走上前唤人。

  两兄弟的神情都不佳,王子霖看着莫玲珑声明,“表妹,你和子璃的赌约和我无关,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王子璃忙上前拉住王子霖,“二哥,别说了,我有话要和你说,我们走,走啦!”

  半拉半拖的将二哥带走,她明白莫玲珑的心给了谁,不忍见二哥还执迷不悟,她要劝醒二哥。

  莫玲珑也跑到王子沛身边,亲热的拉着他开心地叫着:“表哥,好消息,我们赢了,我就明白我们搭档合作,一定能胜利的!”

  “你这么尽心改变我真的只是为了打赌想赢?”王子沛一脸严肃的询问表妹。

  “是啊,赌赢的感觉不是很棒吗?依照赌的,我也可以少去很多的麻烦,太棒了!”莫玲珑笑容可掬,开心极了。

  王子沛却皱紧眉头,“我不希望这样的改变,你更不应钱拿我当赌注,我不喜欢被利用!”语气里有着少见的严厉。

  莫玲珑歪头看了看王子沛,娇笑的伸手揉弄他的脸,“表哥,你是不是生气了?不会吧,就算我是因为和子璃打赌才要你改变,但这也是为你好啊,这是互惠的事,才不是利用呢,你说得太严重了。”还是不太在意他的反应。

  王于沛拉下她的手,脸色没有和缓,反而更加的阴沉了,“你事先完全没有知会我,就拿我来打赌,你明白我对你一向是百依百顺的,就用我对你的疼爱?必胜的筹码,这不就是利用吗?没有人会喜欢被利用,我脾气再好也无法接受,你这次做得太过分了!”

  莫玲珑被他说得呆愣了下,回过神来血气全涌上脸,双颊只觉得热辣辣的,“现在你是在教训我吗?我好心好意的改造你,让你成为受欢迎的人,如今你非但没谢谢我,还这样的斥责我,王子沛,过分的人是你,我要你向我道歉!”向来宠她有加的人今天竟然翻脸数落自己,她除了错愕外,还有无限的委屈。

  “该道歉的人是你,表妹,无伤大雅的使娇是可爱的,但是颠倒是非黑白就是胡闹了,做错事就不可以逃避责任,你若肯诚心道歉,我可以不追究,此事便算了,但以后绝不能再有这样的事了!”王子沛要莫玲珑知错能改。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道歉!我赢了赌注,本来很高兴要和你一起庆祝的,你却是这么凶的来责?我,子璃一直说你比不过二表哥,我才会为你不服而和她打这个赌,我是在帮助你的,没想到你不但不领情反而还来斥责我,你知道我若输了就要和你弟弟在一起吗?难道你希望我输?”莫玲珑气愤的质问王子沛。

  “不管谁输谁赢,打赌这个行为就不对了,你踩着别人的自尊赢了值得高兴吗?子霖配你也不会埋没了你,我不懂你为何就是不喜欢他!”王子沛淡漠的回答她。

  他这样的话深深伤害了莫玲珑,她咬着唇冷冷出声,“原来我不但打赌错了,赢了也错,不喜欢你弟弟更是个错误,在你心中我做什么都是错的!”

  “是聪明人就能明辨是非黑白,做错事不可耻,只要能改过就行了,你……”王子沛话没说完,就被莫玲珑的喊声打断。

  “住口,我没错,也绝不认错!你不但人笨,连心也笨了,根本看不出真相,还乱责备我,我讨厌你!”莫玲珑气得伸手要打他,被王子沛捉住小手。

  “我以为你是个讲理的人,没想到你却只会胡闹,你应该要好好反省自己了!”甩开莫玲珑的小手,王子沛转身就要离开。

  “你站住,你若这样走了,我就再也不理你,这一辈子都不会理你了!”莫玲珑大声叫住王子沛表示。

  “你真让我失望,”王子沛丢下漠然的一句话,便迈开大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莫玲珑咬紧唇看着他绝然的背影,豆大的泪珠再也忍不住滑落。

  他走了,真的不理她了!

  ???

  “老爷、夫人,小姐说她人不舒服,想留在房里用膳。”芳菲前来膳厅禀报。

  “怎么又不舒服了?我明白了,你好好照顾你家小姐吧!”王夫人吩咐。

  “奴婢明白,奴婢告退!”芳菲行礼后退下。

  王豪看了大儿子一眼,不悦地低斥:“一个不出来吃饭,一个就像闷葫芦一样,什么话都不吭,真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

  王子沛一样无语,只是向来都带着温和笑容的脸上,如今是抑郁不乐,他变得爱往外跑,整日都在外忙碌,天一亮便出门,天黑了才回来,他也换回了原来的装扮。

  知道内情的王于璃却化解不了大哥和玲珑的过节,无能?力。

  王子霖是心情复杂,面对自己的哥哥和自己喜欢的女子,他更不知道如何面对他们。

  “说那么多做什么?吃饭,吃饭!”王夫人招呼着用膳,管不了的事就不要管了。

  芳菲回到房里,看芊芊在收拾桌上的残食,饭菜都只动了一点点,令她忧心,“小姐还是吃不下吗?”

  “是啊,好说歹说只能劝小姐吃一些,小姐就不肯再吃了。”芊芊回答,两个丫环互看一眼都摇头,不晓得小姐和子沛少爷这次闹脾气会闹多久?

  莫玲珑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会来向自己道歉的,他会来认错,会来向她示好……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她知道他不是狠心的人,他那么善良又疼她,所以一定会主动来找自己!

  在她那么深爱他、喜欢他之后,他不能不爱自己,他一定也要像她爱他那般爱着自己,他是爱自己的,她等他,他绝对会来找她的!这个信念支撑着莫玲珑,她相信自己的眼光,更加的相信王子沛!

  不过莫玲珑却万万没想到,好还没等到心上人,竟然李立文就先找上门了。

  “谁?你说谁来找我?”她瞪大眼看着进来禀报的丫环。

  “表小姐,那人自称是小侯爷,来自洛阳,夫人正在待他,也请表小姐快去前厅见客。”丫环回答。

  “小姐,小侯爷找来了,怎么办”芊芊心急不已。

  “别慌,芊芊,你马上去找大表哥,请他到前厅来帮我。芳菲,你同我去见人。”

  莫玲珑吩咐,在这紧要关头,表哥是唯一能救自己的人!

  莫玲珑带着芳菲走向前厅,而芊芊则是跑着去找子沛少爷。

  “你说玲珑是私自跑出来的?”在厅里的王夫人听到李立文的叙术后,满脸的愕然与惊讶。

  “没错,玲珑已经许配给我了,我们连婚期都订好了,但是她玩心重还不想成亲,就偷偷离开洛阳,让我着急的四下打听,好不容易才知道她来到这里,便急急的过来找她了,她真不听话,我带回去后会好好的训斥她的。”李立文笑着说明。

  “胡说八道!”娇斥的声音响起,莫玲珑的倩影踏入厅里。莫玲珑走到王夫人身边。“姨母,你别听他胡说,玲珑根本就没和他订亲,我是受不了他的苦苦相逼,一方面为了躲开他,另一方面我也想有新的生活,才会离开家来姨母你这儿。”

  “玲珑,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可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呢!”李立文看到莫玲珑出现很高兴的上前接近她。

  “别靠近我,退后,这里不是洛阳,由不得你放肆!”莫玲珑冷着脸斥责李立文。

  “玲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真的是小侯爷吗?”王夫人拉着莫玲珑的手问。

  莫玲珑看着王夫人回答,“姨母,事情的真相就如同我说的,你要相信我,他是康靖侯爷的公子,的确是个小侯爷,但就算侯爷也要照章行事,不能乱来的!”

  王夫人一听玲珑这么说,脸色变了变,想王家不过是平民之家,如何能够得罪个小侯爷呢,教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希望老爷能在家就好了!

  “玲珑,我就是依法做事,才会来找你,你忘了你爹将你许配给我,你是我的未婚妻吗?我当然要找到你跟我回去完婚!”李立文笑着表示。

  莫玲珑不悦地驳斥,“我爹从来就没向我提起这件事,你不过是胡诌来骗我的!”

  “我有字据为证,上面有莫王爷的签名,这还假得了吗?”李立文再提证据。

  莫玲珑犀利地指出,“洛阳人都明白我爹爱喝酒,常喝得醉醺醺的,在他喝醉时,你诱他写什么都可以,但一个醉鬼写的字据根本做不得准,你别想我会承认!”

  “既然这样,那你为何要连夜逃走呢?若不是做贼心虚,又何必逃!如今我们订亲的事已经传遍了全京城,你不可能推托得了,只要你跟我回洛阳成亲,我可以不追究你逃婚的责任,否则连包庇你的人都是有罪的!”李立文故意说给王夫人听。

  王夫人听了马上露出惊慌神色,看向玲珑,“玲珑,这……这可怎么办?”

  莫玲珑赶紧先好声安抚姨母,然后再忿然怒视李立文,“你别危言耸听了,我不怕,我绝不会和你回洛阳,更不可能嫁给你,你这辈子都别想娶到我!”

  “啧啧,你还真凶悍,不过,我就是喜欢你的娇俏冷漠。玲珑,我既然找到了你,就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身边,今天我一定要带你走!”李立文平庸无奇的脸上带着不怀好意,他想要的东西向来一定要得到。

  “你敢!吉州府不是你的地盘,你不能胡作非为!”莫玲珑冷然的脸上没有惧意,却心急王子沛怎还没来,她担心李立文真的会用强硬手段掳走自己,眼前只有表哥能救她了!

  “是吗?我的好玲珑,你似乎将你未来丈夫看得太低了,带走一个女人有什么难的呢!”李立文一个手势,三个高壮的侍卫站了出来,都盯着莫玲珑看。

  莫玲珑感到背脊发毛,而王夫人更是吓白了脸。

  “无耻,你竟然要用上三个侍卫对付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这更加显出了你的卑鄙!”莫玲珑犹然撑着一脸的冷静,冷冷嘲讽着。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看来你需要好好了解我了,带走!”李立文下令,三个侍卫就往莫玲珑走去。

  “住手,我好歹也是一位郡主,你们敢碰我!”莫玲珑摆出气势喝住要动手的三名侍卫,他们听到这话顿了下,回头看着李立文。

  “好吧,那就由做丈夫的我来亲自带逃妻回家了。”李立文决定自己动手。

  莫玲珑推开一位侍卫要逃跑,但没武功的她哪是那些彪形大汉的对手,他们身形一转又阻挡了她的去路,而李立文便轻松的擒住了莫玲珑。

  “放开小姐,放开……”芳菲护主心切,冲上去要拉开李立文,一名侍卫捉住她就往一旁推去,芳菲撞翻了椅子摔倒在地。

  李立文钳住莫玲珑就带她往外走。

  莫玲珑用力挣扎着大叫:“芳菲,芳菲……放开,放开我……姨母,叫大表哥来救我,救我……放手啦……救命,救命啊……”

  可惜任凭莫玲珑再如何的抗拒,仍被李立文拖上马车带走了。

  她的呼救声仍唤不来王子沛的人影!

  ???

  看着马车离王家越来越远,莫玲珑心中越焦急,瞪着李立文怒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立文嘻声一笑,“玲珑,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不明白我要什么吗?我要带你回洛阳成亲,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你作梦,我绝不会嫁给你,放我离开,我命令你马上叫马车停下放我走!”莫玲珑厉声命令李立文。

  李立文笑得更加开心了,“命令我?我有没有听错?玲珑,说你求我还差不多,求我好好爱你,好好疼你啊!”轻佻的抚了下她的下巴。

  “别碰我!”莫玲珑大力的拂开他的手,人往后退,离李立文远一些。

  “放心,我现在不会碰你的,有些事要留到洞房花烛夜做才有意义啊!”李立文邪气的笑着说。

  “无耻!”莫玲珑愤恨的怒斥,换来的却是李立文更倡狂的笑声。

  莫玲珑捂住耳朵不想听,焦急的想着脱身的办法。李立文绝不可能会放过她,她要逃走唯有跳车,但在这样的速度下跳车和自杀无异,这行不通的,不过在她看到了一旁折叠整齐的锦被后,她心中有了个主意,现在也只能奋力一试了。

  莫玲珑放下手,抬头看着李立文,“我想喝水。”

  喝不是很平常的事,李立文也不疑有他,便倒了杯水给莫玲珑,还劝着她,“其实你何必这么讨厌我,嫁给我你荣华富贵享不尽,我还会非常的疼你,你若聪明就该选择乖乖做我的妻子!”

  莫玲珑斜睨李立文一眼,接下水杯喝水,突然她指着窗外,“啊,那是什么?”

  李立文上当的回头探看,莫玲珑就趁这个机会,急忙拿起桌上的水壶力往李立文头上砸下去,水壶破了,茶水沾湿了莫玲珑的手,而李立文则是抱着头痛苦哀号。

  莫玲珑没有迟疑,忙跳起抓着锦被就跑到车门前,鼓起勇气打开了车门,然后将锦被包裹住自己,这样跳车落地时有被子的保护,应该可以减少伤害。

  “你……你逃不了的!”李立文见这情形,想上前捉住莫玲珑却头痛得无力爬起,只能抱头恨恨的嘶声叫喊。

  “我宁可死,也不愿嫁给你!”莫玲珑一咬牙,抓紧身上的锦被便奋力往外一跃。

  这时马车正行驶在斜坡上,莫玲珑跳下时,像球一样往旁边滚去,直滚落旁侧的斜坡。

  裹在锦被里的莫玲珑除了落地时碰撞的痛苦外,接着就当到了天旋地转的折磨,她不知道自己翻滚了多远,在好不容易停下后,她忍着身子的剧痛和难过欲呕的晕眩,奋力的从锦被中爬出,她喘着气休息了一会儿,等头不那么昏了,眼睛才能看清四周情形,她发现自己落在斜坡底下,包裹她的锦被早已被利石草枝画得破烂不堪,连棉絮都露出来了,她看看自己,也忙着转动四肢,幸而除了淤血酸疼外,没有严重的伤,假使没这条锦被保护,她绝不可能伤得这么轻。

  “少爷,她在那儿!”

  莫玲珑闻言忙抬头看,李立文的侍卫正站在坡上告诉主人她的位置。

  莫玲珑哪敢多停留,忍住全身的痛苦急忙爬起就跑,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明白要往哪儿逃,只晓得自己要逃,逃出李立文的魔掌,若再被抓到,她真是死路一条了!不远处是片树林,莫玲珑急忙冲入树林里,那是最好的躲藏地方。

  虽然有林木保护,她也不敢停下脚步,踉踉跄跄的直向前逃,跌倒了她忍着疼再爬起如惊弓之鸟般没命的奔逃。

  此时的她除了逃命,没有任何的念头,脑里也不再想起王子沛,或许这辈子她是无缘再见到他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