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花颜,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花颜,醉!目录  下一页

花颜,醉! 第八章 作者:可儿

  舞夫人看着花颜和其他的夫人感情越来越好,交往也越加热络,心思渐不放在思夫人身上,这让她心中着急,事情本来是好好的,怎么发展到后来却变了呢?

  不行!她不能失败,说什么她都要完成她的计划。

  就在舞夫人思索要如何做时,思夫人生病了,真是天助她也,时机来得恰恰好。

  听到思夫人生病的事,花颜忙赶来探病。

  花颜以手探着思夫人的额头,为她高升的体温而担心,“思姐姐,你还在发烧呢,应该让御医再来诊治。”语毕她欲唤人去找御医。

  思夫人拉住花颜的手婉拒,“公主,不用了,这烧一会就退了,不要紧的。”

  “这怎么可以,万一烧没退反而越来越严重呢,还是叫御医来比较安心。”花颜不赞成地道。

  “公主,真的不用了,我这几天都是这样烧烧退退的,就算吃了药也一样,别费事了,只要休息就好了,公主不必为我担心的。”思夫人道。

  花颜握着思夫人的手,满脸忧虑,“思姐姐,你这样子教人怎么不担心,你本来就瘦弱了,现在一生病更瘦得惊人,你应该让御医守在宫外,以便随时注意你的病情,早些治好来,不能这样固执不看大夫,否则病怎会好呢?”

  “公主,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再过个一、两天就好了,我听舞姐姐说公主和别的夫人约好要下棋,那可别迟到,我也想休息了,谢谢公主来看我。”思夫话说得有气无力。

  “好吧,思姐姐,你想休息就多睡一会,我明天再来看你。”花颜扶她躺下,为她盖好被子,看着她闭上眼,静待她真睡着了,花颜才离开。

  思夫人委靡不振的模样教花颜不放心。她走到回廊,舞夫人就迎上来,“思妹妹怎么样了?”

  “她刚睡着。”花颜回道。

  “唉!思妹妹就是想不开,心结未解,病哪可能会好,真教人担心。”舞夫人叹气说道。

  “思姐姐有什么心结,她生病不是因为受凉了吗?”花颜疑惑问道。

  舞夫人先左右看了看,再神秘地向花颜说道:“公主妹妹,看在你和思妹妹是同国人,两人感情又不错,我才对妹妹你说真话,思妹妹不是受凉,她是为情病倒的。”

  “为情病倒?”花颜听得更加迷惑。

  舞夫人点点头,“没错,她就是为情病倒的。”她又接着说道:“公主妹妹,你该明白思妹妹心中一直记挂着以前的未婚夫婿,对思妹妹来说,那是段刻骨铭心、永不能忘怀的恋情,加上入宫后并没有得到王上的宠爱,失落寂寞的生活让她平时就郁郁寡欢了,不幸前几天思妹妹收到家书,信中写着她的未婚夫婿失去思妹妹就悲痛哀伤,近来更因为心神不定而从马上摔落,似乎还伤得不轻,思妹妹知道这个消息后哭了一整天,隔日就生病了,所以她这是积郁成疾,若不解去她的心结,思妹妹的心病就不能根治,再这样下去,思妹妹恐怕会支撑不住了!”她的语气里满是同情。

  这么严重的后果听得花颜吓了一大跳,有些不高兴地赶忙反驳,“舞姐姐,你太夸大其辞了,思姐姐不会有事的!”

  “公主妹妹,我当然也希望思妹妹没事,可是你也看到她的情形了,无精打彩的,一副了无生趣的模样,这是我在胡说吗?若思妹妹真有个什么不测,大家都会很伤心,而公主妹妹你的良心更会不好过,因为思妹妹可是因为你才会被王上选入宫的呀!”舞夫人说出了重点。

  “舞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花颜神色一正,语气严肃了起来。

  “思妹妹没和公主妹妹说清楚吗?那姐姐我就不该多话了,没什么、没什么的!”舞夫人特意回避,让花颜越加起疑。

  “舞姐姐,若事情与我有关,你就该明白告诉我,我有权知道。”花颜催促道。

  舞夫人像是挣扎许久,吊足了花颜的胃口后才道:“不久前,王上在出巡回宫后,就莫名地下令要王都内的外族女子,合乎一定资格的就必须要入宫面见王上,听说王上这举动是因为出巡时邂逅了位外族美女,王上回宫后还忘不了她,便下此命令要找出那位女子,可是整个王都的外族女子王上都看遍了,却没找到王上的意中人,这令王上非常不高兴,为了平息王上的欲火,王上身边的随扈、臣子便圈中了思妹妹,以她同是外族女子的身份,要她入宫伺候王上,以悦龙颜。王上接受了思妹妹,却对思妹妹兴趣缺缺,只来后宫宠幸过思妹妹两次而已;紧接着王上心仪的女子就被王上找着了,王上大喜之下,自然是全心疼爱她,整个后宫都被冷落了,更何况只是被当作替身的思妹妹呢,可怜的思妹妹失去她原先该有的幸福,而且可能要含怨老死后宫了!”她娓娓道完,也注意着花颜的反应。

  花颜震惊地睁大眼盯着舞夫人,仔细问道:“这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公主妹妹,王上为了你不知费了多少的精神,你能住在鹰王宫,集三千宠爱在一身,足见王上对你的疼惜,现下能救思妹妹的也只有你了,所以我要为思妹妹向公主妹妹请求,求公主妹妹救救思妹妹。”舞夫人用悲悯的语气恳求道。

  乍闻思夫人是被她连累而入宫,花颜的心早就难过得紧揪着,再听舞夫人说她能救思夫人,她便急忙问道:“若能救思姐姐,我自是义不容辞,可是我有什么办法呢?”

  “公主妹妹,你没办法但王上有啊,王上并不喜爱思妹妹,对思妹妹也无意,所以只要王上答应让思妹妹离开后宫贬她为平民,那思妹妹便可以和她的未婚夫婿再续前缘了,这对王上而言没有任何损失,反而是成就了桩好事呢!”舞夫人忙献上主意。

  “王上会答应吗?这是有损王上威严的事,王上怎可能同意!”花颜一听就明白此计不行。

  “事在人为,公主妹妹没试试怎知不行呢,你难道忍心眼睁睁看思妹妹抑郁一生而香消玉殒吗?思妹妹也算是被公主妹妹拖累的,若王上喜欢她也罢了,可是王上对她却不闻不问!后宫里的每位夫人至少都有段不算短的受宠时期,思妹妹却没有,她该受的宠全在公主妹妹你身上,她什么都失去了,现在连小命也要不保,大家都是有心无力,只有公主妹妹可以救她,若连公主妹妹也不肯伸援手,那思妹妹真的没希望了!”舞夫人极力游说。

  花颜虽然面有难色,实际上她心中已经答应下来。思姐姐既是被她连累,她怎能置身事外,王上不疼思姐姐是事实,那她更不能让思姐姐在后宫里浪费青春,思姐姐的姻缘为她所断,她便要负责接好来!

  现在她终于明白当初思姐姐谈起被选入宫的事时,她会觉得事有蹊跷的原因了,原来就是指王上规定所选的嫔妾身份要是外族女子才可。

  “公主妹妹,或许我的要求太强人所难了,但是我也实在没有其他的办法,要如何做就只能看公主妹妹你的决定,旁人也没资格说什么。若能得到幸福,那是思妹妹的运气;否则,就只能说思妹妹命苦了,我要进去看看思妹妹,公主妹妹,你就好好考虑一下吧!”舞夫人说道。

  以花颜的心软、单纯,一定会中计锳这淌浑水,舞夫人可以很肯定她和王上的冲突是意料中的事,她只要等着看好戏便行了!

  舞夫人脸上泛起笑容,心情非常愉快。

  而花颜的情绪却掉到了谷底,她失神地离开后宫,满脑子只想到要帮助思夫人。

  对!她一定要帮助思姐姐!花颜如是想着。

  ???

  “颜儿、颜儿……”

  花颜被唤醒,忙抬头看着狄格,加快手上的动作,“对不起,我……我快弄好了。”她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头。

  狄格走来捉住了她急忙梳头的小手,提醒道:“你要就寝了,为何要盘髻呢?”

  一语惊醒了花颜,她愣了愣,回答不出来。

  “你今晚是怎么了?一直心不在焉,沐浴时为本王洗了两次头,自己还在浴池里溺水呛到咳了大半天,现在又心神不宁地做错事,颜儿,你有心事就不准瞒本王,老实说出来。”狄格拉花颜到床边坐下,正色地道。

  其实花颜从后宫回来后就一直在想要如何对王上开口,心中纷乱不已,理不出个头绪,闷得她好难受,既然他问起了,她也不想再隐瞒。

  “已经被封为夫人了,是不是一生都不能离开后宫呢?”花颜问起。

  “为什么这样问?”狄格疑惑地看着花颜。

  “我想明白,宫里规矩我不清楚,一旦入了后宫,真的就不能离开了吗?”花颜希望有例外的宫规。

  狄格不了解她问此话意欲为何,但还是回道:“不一定,本王有权将后宫里的嫔妾赐人,那她便可以离开后宫了!”

  “这赏赐包含任何人吗?不止是王公贵族,是否连平民百姓都可以呢?”花颜急忙问道。

  “这当然是由本王决定了,本王认为他值得赏赐,就算是市井小民也无妨。”狄格说道。

  这话让花颜笑逐颜开,她毫不迟疑地说道:“王上,你愿意成就一段美好缘份,让一对饱受相思之苦的情侣结为连理吗?”

  “颜儿,你在说什么?”狄格被她弄得一头雾水。

  花颜便先道出思夫人生病的事,看狄格反应如何。

  思夫人?狄格还想了一会儿才想起人来,“哦,是她啊,生病了就找御医看看,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原来王上连思姐姐都不太记得了。花颜对思夫人更感到愧疚,就对狄格再说得明白些,“思姐姐的病是心病,心病就要心药医,希望你能准了这帖心药,使思姐姐能早日康复。”

  “本王不想拐弯抹角玩猜谜,说清楚来!”狄格不太耐烦地命令道。

  花颜深吸了一口气,道:“思姐姐原已经和她的青梅竹马有了口头婚约,却因为王上对外族女子有兴趣,所以被选入后宫为嫔妾,可是王上虽然封了思姐姐为夫人,却不重视她,而思姐姐也仍思念着她的未婚夫婿,所以我想大胆恳求王上,将思姐姐赏赐给她原来的未婚夫婿。”

  狄格目露怒芒,“颜儿,你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吗?”竟要他让出自己的侍妾给其他的男人,这丫头造反了!

  “我知道这提议冒犯了你,可是若能大方成全思姐姐他们,就让一对男女得到了幸福,改变可以预见的悲剧,这是件大功德,你应该能体谅的。”花颜解释道。

  “胡闹,既是本王的嫔妾了,想着其他男人就是该死,你还要本王准许他们在一起,你将本王的威严置于何处?太乱来了!”狄格不悦地呵斥道。

  因事关人命,所以花颜受了责备却没退缩,续道:“一条人命难道抵不过你一丝的王威吗?你是王上,你的决定谁敢说什么呢?这是成人之美,你何乐而不为,这样也会留下体恤老百姓的美名啊!”

  “你还顶嘴,王威是至高无上的,否则如何统御万民,若本王真从了你荒谬至极的主意,那本王就会被世人所嘲笑,不准你再胡说八道,不准!”狄格严厉驳斥道。

  平时若见王上发怒了,花颜一定会屈从不敢再犯王威,可是这回不同,她只要一想到她破坏了思姐姐的幸福,她就好难受,怎么也要为思姐姐争取下去。

  “可是你根本就不喜欢思姐姐,除了夫人的名号外,完全冷落了她,而思姐姐会进宫也是因为当初你想找我找不到,思姐姐就为了同是外族女子的原因被送入宫当作我的替身,归咎起来都是我害了她,这教我如何心安!后宫的夫人、宫人们那么多,不差思姐姐她一个人,你就让她离开嘛,当是让我安心也好,王上,你放了思姐姐吧!”她柔声地哀求道。

  “本王喜不喜欢是一回事,但她是本王的嫔妾却是事实,宫里有规矩、章法,哪能容你这样胡搞,本王开了一个先例,以后有例可循,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你出身王宫,这道理你最明白,却还做这样异想天开的要求,本王没治你的罪就是天大的恩宠了,挑起本王的怒火,你连自身都保不住,还想保别人吗?你的想法也未免太天真了!”花颜的固执不屈教狄格怒火上扬。敢情他是对她太好了,好到她敢如此放肆!

  花颜不畏惧地迎视狄格的目光,“后宫的宫规不是全由你决定吗?夫人与宫人们的受宠、冷落也依你的喜好为依归,你威严震天,谁敢不服,但如果连说真话都要受到惩罚,我愿意接受责罚,只要你肯让思姐姐离开。”

  狄格目光含霜,脸色难看地吓人,“你没资格和本王谈条件,你再不闭嘴道歉,本王不但罚你,连思夫人也不放过。”他语带恐吓。

  花颜气得小脸涨红,冲口而出,“你不讲理,理亏了就拿权势压人,还强抢民女进宫,你……你只会欺负弱小!”

  “你说什么?不想活了吗?”狄格大掌扣住花颜纤弱的肩膀,咬牙怒吼道。

  花颜痛到脸色发白,却很有骨气地哼都不哼一声,硬撑着挤出话,“你若想杀我立威就杀吧,只愿你能答应我最后的请求,让思姐姐离开!”

  她……她还用话来气他,她真以为他拿她没办法吗。狄格气极了,表情却和缓了下来,冷冷地笑道:“你真的引起了本王对思夫人的兴趣,你埋怨本王不够宠幸她吗?好,本王就如你所愿,今晚让思夫人侍寝。”

  说完,他就拉着花颜大步往外走,并大声命令道:“备马,本王要去后宫。”

  寝宫外的侍卫闻言,急急下去准备。

  花颜被狄格拖得脚步踉跄要用小跑步才能跟上他的步伐,他的话教她惊骇又生气,“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在伤害思姐姐,不可以,你不可以如此对待她!”花颜焦急地想拉住狄格,无奈两人间力气悬殊,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却还是拉不住他。

  “若她会受伤害,也全是你的错,是你造成这一切的!”狄格语若寒冰,铁手紧紧钳住她的细腕。他会让她因挑战他的王威而后悔并付出代价。

  “不是,是你霸道无理,不是我的错,但是我求你别去后宫了,你……求你不要去后宫了!”花颜不愿认输,可是她畏惧王上如此冲动的模样,担心他真会伤了思姐姐,那她不是罪过更大,所以她柔声哀求道。

  狄格已经飞快来到广场上,他看着花颜的眸子里透着寒光,冷邪骇人,“太迟了,你马上就会明白冒犯本王的后果。”

  狄格抱起花颜跳上侍卫带过来的马,一声低喝,马就狂奔而去,快速离开了鹰王宫。

  而花颜惊骇地搂紧狄格的腰,心中惴惴不安,不知道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

  “夫人,王上……王上来了。”宫女急奔入房向思夫人禀报。

  同时间,狄格已经带着花颜走入思夫人的寝室里。

  思夫人吓了一大跳,王上怎么会来?她才从床上下来,还来不及梳妆、打扮,就见王上拉着跌跌撞撞的花颜公主进来。

  思夫人呆愣了半晌,才急忙行礼,“臣妾见过王上。”

  “起来!”狄格冷声回应。

  “谢王上!”

  思夫人才站好身子,狄格便来到她面前,大手还抬起她的下颚。“若没颜儿提醒,本王都没注意到原来你这般美丽可人,本王今夜就决定由你来侍寝。”狄格阴寒着脸冷漠下令。

  思夫人被狄格的冷酷惊白了脸,吓得不知道该如何回话,也不了解这是怎么回事。

  花颜奋力甩去了狄格的掌握,拉开思夫人,护在她身前对狄格叫道:“你不能这么做,你若气我、怒我,大可以打我、罚我,但不能将气出在别人身上!”

  “本王决定的事还轮得到你多嘴,退到一旁去!你不是为思儿不受宠抱屈吗,本王今夜就好好宠幸她,走开!”狄格袖子一挥,花颜就被推开,跌倒在一旁;他走前搂住了思夫人,揽着她就往床铺走去。

  思夫人吓傻了,也不懂得反抗,呆愣愣地被拉着。

  但是跌在地上的花颜看到狄格抱着思夫人时,心却猛然像被撕裂般痛苦。不要!眼前这一幕看得她的心好疼、好难受,壮硕的王上配着娇柔的思姐姐,两人看起来像是天造地设,但也如利刃刺在她心坎般痛苦,狂涌的嫉妒感淹没了她,这时她才恍然大悟自己的感情早已深种,爱已不知在何时占据了她的心、她的思绪,而在这一刻,爱更藉着妒意全然爆发出来。

  乍然明了自己的心意,她慌乱无措,幸好她看到思夫人频频回首望着她,眼里有惊恐、不愿和祈求,她才想起来这儿的目的。

  天啊,她怎么忘了最重要的事,她不能让王上冲动的怒气伤害了思姐姐!

  在无计可施之下,花颜豁出去了,用最严厉的语气斥责狄格,“暴君,你……你是个昏君,是卑劣的小人,是只会欺凌弱女子的可恶坏蛋,你可恶……”

  任何人被这样责骂都会生气,更何况是一国之王,是天下最有权势的王者。狄格蓦然转回头,睁着充满怒芒的眸子瞪着花颜,一时间他还怀疑是否是自己听错了,世上竟然有人敢这样指责他。

  思夫人倒抽了一口气,直接冲到花颜身边,急急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公主,你……你别说……别说了,不要再说了……”她害怕得直颤抖,不敢想象王上会有如何的反应。

  “好,很好,哈哈……”狄格放声狂笑,但这笑声却教人听得寒毛直竖。

  “公主,快道……道歉,你……你快向王上道歉啊,说你不是有心要这么说的,公主,快道歉,快点表示你的歉意祈求王上原谅啊,公主,求你快点说啊,公主……”思夫人用力摇着花颜,焦急万分地劝她,迭声请求她道歉以保性命。

  花颜却像吃了秤坨铁了心,她迎视着狄格,清楚地道:“不,我不会道歉,是他不对,纵使有大如天的权势,也不该这样蛮横无理,不顾念别人的意愿,这不就是残暴不仁的暴君了吗?”

  “公主!”思夫人尖叫道。她吓得哭出来,公主当真不要命了吗?

  狄格整个人陷在怒火中,双手紧握成拳。他从不曾这么生气过,必须要极力克制怒气,才不会失手将这个该死的女人碎尸万段。

  “来人啊!”他冷声喊道。

  若閛、欧脱闻声忙进入寝室。

  “将花颜押入死牢!”他隐忍怒气地命令道。

  若閛、欧脱都被这道旨令吓住了,呆立在现场不知所措。

  “你们还杵在这里做什么,没听清楚本王的命令吗?将人押入死牢,押下去!”狄格话语一落,拳头也落在桌子上,桌子应声碎裂,木块落在花颜身前。

  花颜只是紧闭着嘴,眼神定在地上,没哭也没讨饶。

  若閛、欧脱不敢抗旨,急拉起花颜。

  在发现自己爱上他的同时,也被赐死,这真是命运对她最大的嘲讽了!花颜想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