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花颜,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花颜,醉!目录  下一页

花颜,醉! 第七章 作者:可儿

  狄格和花颜沿着溪边走了一会儿,便来到了他们相遇的地方。

  “还记得这里吗?”狄格似笑非笑地看着花颜。

  花颜一脸羞惭,顾左右而言他,“前面有个地方风景很漂亮,我们可以去瞧瞧。”

  她想走开,但狄格手劲一收,就连带将牵着手的花颜给拉回怀中。

  “本王想在这儿多留些时间。”狄格扬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带着花颜在溪边一块石头坐下,离初相遇时他们说话之地,仅有数尺。

  花颜坐在狄格身旁,心中有些不安,担心他会再提她欺骗他的事。

  但是越害怕,也就越容易遇上。狄格像是不经意地提出来,“为什么要说谎?”

  花颜垂首,心中惴惴不安。怎么他还是问了!

  狄格伸手抬起她的小脸,他锐利的眸光停留在她脸上,“你一直没有告诉本王你说谎欺骗的原因是什么?”

  “这事已经过去了,不需要再提起吧!”花颜逃避回答。

  狄格却不答应,“不行,本王要弄明白来,首次本王在巡街时见到你,虽是惊鸿一瞥,就发现你极力在躲避本王,后来在这儿再遇上你,你满脸都是惊慌,为了逃开本王,你不惜自贬身份说是平民买来的小妾,处心积虑就是不要和本王有牵扯,若不是本王识破你的谎言找到你,至今你还藏在行馆里!为什么要这样躲本王?北匈国和中儒国两国联婚,你既是嫁入我国,就该入宫伺候本王,就算之前因为父王过世而忽略了你,你也不该在本王发现你时还想瞒骗下去,告诉本王原因,本王要明白为什么?”狄格直视着花颜,神情隐含着不悦。为了这个丫头,他真是吃了不少的闷亏。

  花颜咬咬唇,心下明白若没说出个让王上满意的回答,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她不敢再隐瞒,只得实话实说了!

  “因为……因为我怕你!”她轻声说出。

  “你怕本王?难道本王生得这么吓人,让你一见到便害怕吗?”这是什么鬼理由,听得狄格连眉头都皱起来了。

  花颜忙摇着手解释,“不是这样!而是在我明白你是北匈王之前,我便见过你了,就在我的梦中!要嫁来北匈国前不久,我开始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有个高大威严的男人,他睁着一双凌厉的眼眸直盯着我看,披发左衽,就像是北匈国人的装扮,而且衣襟前还绣了只展翅雄鹰,他的眼神是那么尖锐不善,让我心惊,不自觉地我就对他起了惧意,那时我并不知道梦里人的身份,只约略明白他应该是北匈国人,原先我以为自己是因为要嫁入北匈国,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直至在王都街上看到出巡的你,才了解自己梦到的人不但确实活在世上,而且还是北匈国的王上,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情形,又感到好害怕,所以就想躲开你。

  在这溪边遇上你时,我真的吓坏了,又惧于你的身份、权势,情急之下便随口编个理由,只求能安然脱身。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说谎欺骗你,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办,就顺口胡诌了,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花颜诚心向狄格道歉。想到他生气的模样,她的心又惊骇了起来,纵然两人已经有夫妻之实,但是他具有的权势仍像个威胁,他有能力令她生,也能命她亡,而她却只有接受一途。

  “你不会只为了这些理由而怕本王,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本王命你说明来,什么也不准隐瞒。”狄格板着张脸地命令道。谁会喜欢被人畏惧,尤其还是他钟爱的女子,所以他要完全弄清楚。

  他真的生气了,花颜心情跌落谷底,既然已经惹他不悦了,索性她就全说出来,“好,我说,你想听我就说清楚来,我……我还怕……还怕你将我送……送给别人!北匈国人并不重视女子贞节,而且女子的地位也很低下,可以让丈夫随手转赠,像北匈国的先王过世,他的妃妾就成为你的,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以我国女子而言,一生只能有一个男人,我做不到见异思迁的事,又没力量可以说不,所以我只想躲起来,不让你发现,不要被你找到,就算会一个人孤独过一辈子,总也好过被人玩弄后抛弃,若真会遇上那样的事,干脆一刀杀了我较痛快,我是宁死不从的!”她的语气坚定。

  狄格的神情先是目瞪口呆,然后才忍不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将花颜紧紧地搂在怀中放声大笑,好像听到什么可笑的事。

  花颜泪水急涌上眼眶。她那么害怕,他却这般取笑她,原来对他而言她是如此微不足道,她感到好悲哀。

  狄格看到花颜泫然欲泣,他咳了咳,强将笑声压下,“颜儿,本王的傻颜儿,你怎么会这样想呢,你实在是错得太离谱了!”

  花颜闻言急忙抬头望着狄格,“我错了,哪里错了?”她不懂。

  狄格将她颊边的泪珠拭去,并抱她坐在他的腿上,紧拥入怀,柔声告诉她,“颜儿,你说的是真有其事,但那只对侍妾、奴婢而言,而夫人、王后的身份是不可能的,父王留下来的侍妾本王让她们离开王宫,住在王都外的别宫里,本王根本就无意接收她们,而这个习俗也已经在逐渐式微,你根本不必担心这样的事,你这辈子就只能有本王一个男人,而且即将贵为王后的你,除了本王外,谁敢对你有企图呢,傻颜儿,你真是自寻烦恼!”

  花颜满脸错愕,她是不是听错了,“你……你说我……我要做王后?”

  狄格好笑地轻捏她的粉颊,“颜儿,你是不是中儒国的公主?”

  花颜点点头。

  “那你是为了和亲嫁来北匈国对不对?”狄格再问。

  “嗯。”花颜轻声应道。

  “那你不就是王后了吗,除了王后外,还有什么身份才能配得上你的公主头衔呢!你以为北匈国是化外之地,连这样的礼数都不懂吗?”狄格明亮大眼含笑盯着花颜。

  花颜想笑,但又忍不住掉泪,偎着狄格大发娇嗔,“你……是你……是你不好,你不同我说清楚,让我这样误会,都是你不好,是你害我担心受怕的,都是你!”她抡起粉拳轻捶着他,又哭又笑,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能放下了。她是王后,她真是嫁到北匈国做王后,她不应该对自己没信心,更不该胡思乱想吓自己,现在说开了,她心头的乌云顿时散开,充满了明亮的阳光。

  狄格笑着,听着她的娇声抱怨,也不在意承接她的粉拳。从没有一个女人敢这样向他撒娇,他觉得新奇,更喜欢如此娇俏的宝贝,俯首亲了亲她的小嘴。

  花颜这才回过神来,发现她竟捶打着王上,赶忙收回手,“对不起,我……”

  狄格用手截断了她迭声的道歉,“别一直道歉,本王不爱只会唯唯诺诺的女人,你也可以有自己的脾气,本王喜欢有主见也够坚强的女子!”花颜就完全符合他所订的条件,只是这丫头似乎不明白她在他心中的地位。

  花颜漾出了灿烂笑容,随即提出,“王上,这是不是代表我可以反抗你的命令呢?”

  “你敢吗?”狄格邪笑地逼近花颜,在她大笑前,吻住了她的红唇。

  花颜没躲,这是她第一回心甘情愿接受的吻,她闭起眼睛,全心感受着这个甜蜜的吻。

  爱情已经打开了花颜的心门,她正敞开心,接纳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

  不过,从行馆离开后,花颜却又和狄格闹得不愉快了。

  回到寝宫,狄格立刻斥退伺候的宫女,房内只剩下他和花颜。

  花颜小嘴紧闭,不说话地坐在床边。每和王上有争执时,她都是这副模样。

  “本王决定了就不会改变,她们不可以入宫!”狄格冷然出声。

  “为什么青琳、青梨不能进宫?她们是我的随侍宫女,应该陪着我啊,为何你偏偏就是不让她们入宫?”

  “既是不准,就没有为什么,她们在行馆生活得不错,带她们入宫未必会过得比较好,宫里有专属的宫女,不需要外来的宫女。”狄格回应。

  “她们是我的人,不是外来的宫女,况且她们也是我的陪嫁宫女啊,我嫁入王宫,她们理所当然也要一起住在王宫里,王宫这么大,不在乎多养两个人,你答应让青琳、青梨入宫好不好?”花颜走近狄格,捉着他的手臂柔声要求。

  狄格仍是冷硬拒绝,“不行!颜儿,本王不想说第三次,别挑战本王的耐心!”让那两名宫女来引走她的注意力吗?他不会做这样不智的事!

  花颜眼儿红了,语气哀怨,“我一个人在宫里没有朋友,只有她们可以作伴,她们就像是我的亲人,我想念她们,真的好想她们啊!”她哽咽说着。

  她一掉泪,他就心软下来,大手将她搂入怀中,抚着她的发丝,“颜儿,本王不是在你身边陪你了吗?王宫规矩严厉,不熟规矩的人入宫是很危险的,随时都有可能会犯规受罚,这是为她们好,颜儿,本王可以答应你一定会让她们进宫,但不是现在,这样总行了吧!”他退让一步。

  “那要等到何时她们才能入宫呢?”花颜赶忙问。

  “等到你册封为王后,到时就让她们入宫服侍你。”狄格随口应道。反正册封王后也不是在近期,等颜儿认定他为她唯一的依靠时,他再放那两名宫女入宫。

  如此花颜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答应,“王上,你可要记得自己说的话,不能食言。”

  “颜儿,你可以这样对本王说话吗?”狄格佯怒道。

  花颜忙垂头道歉,“对不起,颜儿逾矩了。”

  “这样就够了吗?”狄格没打算轻饶她,只要一想到她的甜美,他就心痒难忍,随即俯身抱起她,直接走向了床。

  “王上,天还没黑呢!”花颜提醒道。天色尚早,做这样的事太难为情了。

  “闭嘴!”狄格吻住了她的小嘴,两人随即倒在床上;只要他想要她,时间早晚当然也不成问题了。

  ???

  隔日花颜才刚用完早膳,就听到宫女来报说舞夫人和思夫人来了。

  花颜急忙到偏厅见客。

  “舞姐姐、思姐姐!”花颜招呼着。

  “公主!”思夫人微笑回应。

  “公主妹妹,不好意思,我们又来叨扰了!”舞夫人扬起和气的笑容。

  “对不起,我昨天失约了。”花颜向她们道歉。

  “不要紧的,要陪王上出门当然比较重要,我和思妹妹都能谅解的。”舞夫人故作大方回答。

  舞夫人这一说,花颜更觉得过意不去,再次道歉,“抱歉,不管怎么说还是我的错,扫了两位姐姐的兴,对不起!”

  思夫人笑得温柔,体贴道:“公主,你别觉得抱歉,大家相聚的时间还多得是,昨天不行,今天不是又见面了,是姐妹就不必拘礼致歉。”

  花颜对思夫人笑笑。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温和、善体人意的姐姐了。

  舞夫人看得出花颜对思夫人印象非常好,这就是她所计划的,花颜越是和思夫人交好对她便越有益,那思夫人的忧愁、哀怨就一定会影响到花颜。

  “公主妹妹,你今天有空吗?我已经让宫女在后宫俪池旁的亭子里备好茶点,想请公主妹妹到后宫坐坐。”舞夫人提出邀约,这也是她和思夫人来此的目的。

  “好啊,就算两位姐姐今天没来,我也打算到后宫赔罪;说起点心,我这儿有几样还不错的,正好可以让两位姐姐尝尝,我想,思姐姐一定吃过的。”花颜说的点心是昨天从行馆带回由青梨亲制的小点心。

  “是我们家乡的点心吗?”思夫人很快想到。

  花颜笑着点头。

  “太好了,我许久没吃到家乡菜了,真是好怀念。”思夫人开心说。

  “那还等什么,就快些出发呀!”舞夫人性急地催着。

  于是花颜和两位夫人就各自坐上轿子,三人来到后宫。

  北匈国王上的嫔妾一律称之为夫人,后宫便是所有夫人住所的总称,后宫包含了数十座大小不一的宫殿,一般一座宫殿里只住着一位夫人,但也有王上宠幸过的侍女、宫人,王上并没有封她们为夫人,只让她们住在后宫享福,她们就是多人住在一座宫殿里。

  目前在后宫里共计有二十来位的夫人,四、五十位宫人,数百位伺候的宫女,这些宫女也都算是属于王上的人,总数近千人。

  花颜和舞夫人、思夫人已经坐在亭子里喝茶、用点心了。花颜听完舞夫人介绍后宫,咋舌诧异,她虽然出身皇室,但是父王的后宫人数并没这么多,而狄格不过是新上任的王上,后宫人数便如此可观,怎不教她惊讶。

  “不过,整个后宫所受到的宠爱可能还不及公主妹妹一个人多了,光是公主妹妹能同王上一起住在鹰王宫里,这就是破天荒的了,公主妹妹的好运气真是教人欣羡!”舞夫人极力要装成贺喜模样,但语气仍是酸溜溜的。

  “其实众姐妹的幸福全掌握在王上手中,自己哪能决定呢,不管是在鹰王宫,或是在后宫,只要有个安身立命之所,便已经足够了,我是不敢再奢求的。”花颜说得真心诚意,不为受宠而喜,也不骄傲。

  舞夫人心中颇不以为然,但脸上却表现出钦佩神情,“公主妹妹真不愧是贵族皇室出身,心胸这般宽大又想得开,比姐姐我好多了,但是由绚烂要归于平凡也不是件简单的事,看来我还要向思妹妹多学习了!”

  思夫人神情不太自然,“舞姐姐你太捧我了,我也没什么特别,和众姐妹还不是一样过生活。”

  “或许因为思妹妹你入宫才不过个把月多,感触不深吧,这也是思妹妹你比我幸运的地方。”舞夫人故作惆怅地道。

  花颜颇感意外地看着思夫人,“思姐姐,你进宫才一个多月?”

  思夫人轻点点头,“是啊!”

  “思姐姐,你是中儒国人,怎会被王上选入宫呢?”花颜本就对她很有好感,现在更想了解。

  思夫人的脸色更不自然了,想一语带过,“我……我是被选上,所以就入宫了!别净说我的事,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可以沿着俪池散步,俪池四周种了不少美丽的花草,很值得一游。”她急忙想转移话题。

  舞夫人却又故意将话题扯回,“思妹妹,你怎么不说出来呢,公主妹妹好意关心你,你应该告诉公主妹妹的。”

  “舞姐姐。”思夫人不太愿意重提往事。

  “唉!若思妹妹不想说,我也不好多嘴,对了!我还叫宫女做了几样北匈国特有的点心,我去看看准备得如何了,两位妹妹,你们在此好好聊聊,我去去就来!”舞夫人聪明的离开,留下花颜和思夫人,这样她们便可以好好地说话。

  花颜和思夫人对舞夫人点点头,目送她走开。

  气氛也沉静了下来,花颜看着心事重重的思夫人,觉得她似乎很不开心,眉宇间的悒郁和自己刚入宫时一样,让花颜起了同情心,萌生想帮忙的念头。

  “思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因为我们是同国人,所以我对你一直有种很亲切的感觉,若你不嫌弃可以将事情告诉我,或许我能帮得上忙呢!”花颜柔声表示。

  思夫人垂首,叹了口气,道:“没人可以帮得了我的,这是我的命,我认命了!”

  “思姐姐,你是不是不愿进宫,却不能不从呢?”花颜看思夫人的神情就猜出来了。

  思夫人抬起脸望着花颜,眸子里充满了哀愁,“我本来有个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我喊他为德哥,德哥是北匈国人,不过因为家在中儒国经商,所以在中儒国长大。

  我和德哥感情很好,双方的父母也同意我们的亲事,所以在口头上为我们俩订了亲,但是因为德哥的父母要搬回北匈国,德哥必须随着离开,而我得到了父母的同意后,也跟着德哥来到北匈国游玩,原想游历一番就回中儒国,等着德哥来迎娶,哪料到会遇上选嫔妾,而我竟然被选上!

  或许上天注定我和德哥就是无缘吧,我不怨天,只能由着命接受了!”她虽然说得平淡,可是由眼眸里盛满的深沉悲痛,可以感受到她的愁绪。

  “你既是来北匈国游玩,怎么王上选嫔妾会和你有关系呢?”花颜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王上选嫔妾的资格规定为外族人,在十五至二十岁之间,未成亲,只要合乎资格,不论是什么身份,就算是来王都为客,或是被卖来为奴,都必须入宫面见王上,我只有口头婚约,也不能规避,本来还庆幸自己没被王上选上,但是经过数天,宫中侍卫却来家里宣旨要我入宫,德哥一家人不过是平民百姓,王上旨令哪敢不从,我无力反抗,只得依令入宫了。”思夫人陈述道。

  这一些经历听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就是王上选嫔妾选上思姐姐,所以她就进宫了,可是花颜总感到其中有些不对劲,却一时找不出异常的地方。

  “思姐姐,你很爱那位德哥吧?”花颜看出了思夫人的心意。

  思夫人脸上多了份娇怯,眼里闪着柔光,不好意思地点了下头。

  “那位德哥也一定很爱你。”

  思夫人笑了,语气转成热切,“德哥说我是他这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他只爱我一个人,他们北匈人的个性是敢说敢做,就算被我斥为花言巧语,他对我的心意还是不变,在我要入宫前,他竟然剪下他的头发,也要了我一绺头发,将它们混在一起再分成两份,一份给我,一份德哥自己留下,他说……他说我们这就是结发一生了,他这辈子都不会娶妻,因为只有我有资格做他的妻子,他会永远等着我,不弃……不离!”说到最后,思夫人的笑容没了,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下,凄声哭泣。

  花颜默然,她说不出安慰的话,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更不晓得她要如何帮忙?能做的就是从怀中拿出手绢递给思夫人。“思姐姐,对不起,惹你伤心了。”

  思夫人接过手绢拭着泪水,“公主,这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不好,我在后宫享受着荣华富贵,却老爱为往事伤心,太不应该了!”

  思夫人的良善、容忍更让花颜为她的遭遇心疼,理应是桩良缘,怎会变成棒打鸳鸯的局面呢?可是既是王上的命令,谁又能反抗,所以她也无能为力。

  舞夫人回到亭里,便看到思夫人哭着,而花颜在旁安慰,她心中闪过一丝欢喜,她的计划是越来越顺利了。

  “怎么了?我不过离开一会,思妹妹就哭成这样子?”舞夫人坐下,关心地道。

  思夫人忙拭干泪水,强颜欢笑,“没有,没有什么,只是风沙飞入眼里而已。”

  “那就好,可别又是为了你那无缘的未婚夫婿,你为他掉了那么多眼泪,还吃不下、睡不稳的,姐姐我还真担心你会病倒呢!”舞夫人故意提起。

  思夫人忙掩饰说:“舞姐姐,我没事的,真的没事!”

  “希望是真的没事了。”舞夫人说得小声,却故意让花颜可以清楚听到。

  “坐了这么久了,我想逛逛俪池!”花颜转移话题地道。她实在不忍思姐姐直想着伤心的事。

  思夫人附和,“好啊,公主,我陪你逛逛。舞姐姐,要不要一起来呢?”

  舞夫人笑着答应,“当然了,我们今天是主人,贵客要求,自是不能怠慢了。”

  三位不同韵味的美人并肩闲适地在俪池旁漫步,看着五彩缤纷的花园,也观赏池里优游自在的鱼儿,避开敏感的话题,只说趣事,让大家重新有了笑颜。

  花颜来到后宫的事,没多久就传扬出去了,许多夫人、宫人都好奇地跑来见她,想明白王上现在最宠爱的女子是何模样。

  夫人里气度好的便会态度和善地与花颜打招呼、寒暄,若是自视甚高,或对花颜嫉妒、不服的,说话便是夹枪带棍,表现出她们心中的怨恨。

  花颜表现出气度,不管来意善与不善,她都是好脾气地面对她们,心怜这些女子守在后宫的幽怨,就算听到挑衅、刺耳的言语,她也不会生气。

  为此不管那些夫人、宫人们对花颜喜不喜欢,但是都能感受到花颜宽阔的心胸,恢弘的气度,暗自钦佩她的大方,不愧是公主出身,处事就是不一样。

  一天下来,花颜也交了几位个性温和的夫人为友,这次后宫之行竟然多了几个朋友,这是她意料之外的收获,让她愉快地返回鹰王宫。

  此后连着数天,花颜都到后宫找夫人们聊天说话,她的心无城府让越来越多的夫人化消了对她的敌意,和她成了好朋友。

  花颜有了如此多的朋友,她生活不再枯燥、寂寞,心中有话也不会找不到人倾诉,她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在中儒国皇宫时的快乐,本就对宫廷环境熟悉的她,现在更是优游其中,自在极了。

  花颜的转变狄格看在眼里,也知道她这些日子天天跑到后宫游玩,和许多夫人结成朋友,似是相处得非常融洽。

  狄格就在等着,看花颜何时会主动和他谈心,告诉他这些事,但是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她的回应,他的心里越来越不悦。

  这晚,狄格抱着花颜坐在床上,花颜在擦干他的头发后,正为他梳头。

  少了王冠、王袍,虽然让他不再那么威势慑人,但就是散发披肩,他身上散发出的王者气息仍是卓尔不群。

  理好了狄格的仪容,花颜才缓缓梳理她的长发,晚上就寝她不梳髻,只以丝带系住发丝。

  “本王不在时,你都在做什么?”狄格终于还是忍不住地出声问道。

  花颜忙望向狄格,道:“你知道我去后宫玩的事了?”

  她回复得直爽,狄格也不和她客气,“为何没告知本王你去后宫的事呢”他的语气明显不悦。

  “我想这是很平常的事,所以便没说了!”花颜轻声回答。他该不会为这样的小事就生气吧。

  “本王已经下过命令,不管任何事你都不能隐瞒,为何你却要违背呢?”狄格怒目横眉地盯着花颜。

  “我没说你不也是知道了,我何必说呢!”花颜低喃。他就是爱拿威严来压她。

  “你别以为本王没听见,还敢顶嘴,真是越来越大胆了。”狄格火气大了起来。

  花颜看着眼前横眉竖目的男人,她不想和他吵架,她有了那么多的朋友是好事,她想将快乐心情分享给他,所以她难得主动伸手搂住了他的腰,将小脸偎进他怀中,放柔了声音,“我和后宫的姐姐们处得和谐不好吗?她们和我一样都是你的嫔妾,大家不是要相亲相爱、和和乐乐的吗?”

  她一撒娇,狄格怒火就熄了,顺势揽住她,他的声音温和许多,“本王不是反对你去后宫,你和她们相处佳也是好事,可是本王不希望她们占去你太多的心思,别忘了,本王才是你最要重视的人,你的精神应该留来伺候本王!而且后宫斗争激烈,你肯定她们也都是一本诚心来对待你吗?或许另有心机也不一定,你太单纯了,本王不想见你受伤害。”

  “我和后宫的夫人们都是一样的,都只是属于王上的女子,我又有什么好处可以让她们图谋呢?”狄格的话让花颜觉得好笑,也不懂。

  狄格宠溺地轻捏花颜的鼻子,“傻颜儿,你们都是本王的妾室没错,但还是有所不同的,你真不明白吗?”

  花颜想了想,“因为我将要成为王后吗?”这是王上亲口允诺她的。

  “不是!”狄格轻叹口气。这女人是装傻还是真笨呢?

  “那是因为我是公主,出身较不同?”花颜说道。这个理由应该没错了吧!

  狄格摇摇头。颜儿太单纯了,恐怕真猜不出来。

  “这也不是,那到底是什么?你告诉我好不好?”花颜要求道。

  果然她不知道,狄格心中有些失望,“这事要你自己想通来,本王不负责解答,在想明白之前,记住,别为本王带回麻烦!”他先告诫她。

  “什么麻烦,我不懂?”花颜觉得今晚她似乎变笨了,怎么一直听不懂王上的话。

  狄格清楚她听不懂,不过他不打算解释。他嘴角漾出邪笑,拿开她手上的玉梳丢在一旁,一把将她翻倒在床上,“现在你只要清楚本王想做什么便行了!”

  花颜小脸倏地嫣红。他这模样,再傻的人也了解他的意图。

  “你……唔……”

  狄格随即以吻封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