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花颜,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花颜,醉!目录  下一页

花颜,醉! 第六章 作者:可儿

  “明天要出宫”花颜满脸惊讶地看着狄格。

  狄格微笑点头,“是啊,你不是很想见见你的两位宫女吗?本王明天就带你去行馆走走,高不高兴啊?”两人现在正浸在浴池里。

  可是明天她已经和思姐姐、舞姐姐约好了,现在要怎么办呢?“一定要明天吗?能不能改日子呢?”花颜柔声提出。

  “怎么?你有事吗?”狄格蹙眉道。

  花颜忙摇头,“没……没有,只是这事来得突然,若你很忙,就不用特意陪我了。”她不想说出两位夫人来访的事,她不明白他喜不喜欢她去后宫,为免多事,还是不说较好。

  狄格轻声笑了,大手将花颜揽入怀中,吻了下她光洁的额头,“近来你很乖,所以本王给你这个奖励!”

  花颜偎着他壮实的胸膛,庆幸她没说出原因,否则他一定会不高兴,那她可能就没机会出宫了,所以她柔顺地轻声道谢,“谢谢。”在这情形下,她也只好派宫女去向两位姐姐道歉,改日再聚了。

  “你明白本王要的感谢不是这样!”狄格提醒她。

  花颜小脸霎时嫣红一片,喃声低语,“可是我们还……还在浴池里呢!”

  “那又如何?”狄格邪气回应。颜儿太害羞了,两人已经天天同床共枕,日日裸裎相对共浴,可她仍是羞怯得紧,遇上敏感话语,或大胆的举止,她就小脸红得似苹果,教人怜爱,也忍不住想更加疼爱她!

  他都这么说了,花颜自知逃不开,只得硬着头皮,飞快地在他的唇上亲了下,便急忙要退开,但她的速度永远比不上他,他手劲一收紧,她人又回到他怀中,小嘴也再次凑到他面前。

  “不……唔……”花颜的话被狄格的吻封住,这吻不止来得狂烈,而且欲罢不能。

  等两人能从浴池起身离开,已是许久以后的事了。

  共浴后,他们随即相拥而眠。

  花颜睡不着,但等听到狄格入睡的平稳气息后,她才缓缓睁开眼睛。

  她看着身旁熟悉的俊脸,也闻着一样熟悉的男人气息,她已经很适应身旁有他在,也习惯了他霸气的个性,当他想要她时,不管是否有宫女在场,他都无所谓,拥她入怀便是夺人心魄般的吻,再来是火热欢爱的激情。

  想到男女之事,花颜仍是酡红了脸,不管他教过她多少次,她仍是学不会主动,也不敢挑逗,每每总是被他逗得有如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般困窘无依,好几次还被他弄得无措哭了,然后他会先轻声安抚她,再温柔得一一吻去她的眼泪,极其轻柔地对待她,用他的唇、他的手让她如置身在天堂,他就是能如此轻易地牵动着她的情绪。

  从梦见他起,她就害怕他会出现,也一直祈祷别遇上他,没想到她还是逃不开,她开始相信这是命定的,她就是要与这个男人纠缠,恐怕真要纠缠一辈子!

  花颜抬起手,轻抚着他的脸,这是第一次她敢主动去轻抚他,现在的他不是高高在上的霸王,只像个无害的孩子,少了逼人的威严,让她敢这样轻抚他,而也是第一回让她的心有种实在的感觉,飘泊无依的心情终于有了归属感。

  是什么改变了她的心?是因为日子久了,所以习惯了,就像是船到桥头自然直吧,不管是什么,有了踏实感应该是好事吧。花颜如是想着。

  轻打个呵欠,她抽回手,将脸埋入他的怀中,闭起眼沉入梦乡。

  ???

  “公主,您真漂亮。”伺候花颜的宫女们纷纷赞美道。

  花颜睁大眼看着铜镜里妆扮好的自己,也是一脸惊艳。她身上穿着俏丽的骑装,合身的短上衣配着短裙,外面再罩件绣着美丽花边的背心,脚穿皮靴,靴子也绣着花样,而头上的帽子除了珍珠、宝石装饰外,帽顶还有只展翅老鹰,从头至脚,都是红白两色,配合得相当完美,这帅气的骑装让她在纤细娇柔中又带着英气,好看极了。

  “公主,你快到外厅给王上瞧瞧您美丽的模样啊!”宫女说道。

  花颜怯怯地娇笑,举步往外厅走去,但又想到事情停下,便交代宫女替她到后宫向思夫人道歉,她今天不能去拜访,改天再去。

  闻言宫女随即至后宫传达讯息。

  花颜赶忙走出寝宫,怕他等得不耐烦。

  “王上!”花颜走到狄格面前唤着。

  狄格放下手上的书,睁大眼看着花颜。她真美,美得超乎他的想象,也让他心动,伸手拉她坐在膝上,他亲了下她雪嫩的粉颊,“你好美!”他忍不住再吻着她的鼻尖、小嘴,不愿离开。

  花颜赶紧出声提醒,“我们该动身了,再拖下去会太晚的!”

  狄格只得不舍地放开她,带着她走向广场,一路上也叮咛着她骑马该注意的事项。“第一次骑马出门,会不舒服是很正常的事,你身子有什么不适要立刻说出来,发觉马儿情形有异也要及时表示,千万不可以逞强,安全最重要,明白吗?”

  “我明白,我会小心的!”花颜微笑回答。

  他们来到广场,若閛、欧脱随行在侧,另外还有十来名的护卫。

  狄格扶着花颜上马,不放心再问一次,“可以吗?”

  花颜在马上坐好,拉住缰绳,对狄格点点头。

  狄格这才放心地跃上他的马,看着花颜,低声喝令,“出发!”

  他带头先离开,花颜跟着,再来便是护卫们。

  狄格控制着马儿速度,不敢太快,骑在花颜身旁,注意着她的情形。

  花颜有些紧张,生怕她会骑得不好,但是一切还算是顺利,她不但跟上他的速度,而且觉得自己是越骑越好了,有他在身边,让她很有安全感。

  花颜分神看向狄格,对他高兴表示,“我会骑马了!”

  狄格却皱眉轻斥,“专心看前面,不准分心。”

  花颜吐吐舌马上把注意力放回前面,脸上的笑容不减,直到行馆。

  先收到通知的后总管带着佣仆就候在大门外了,见狄格到达,赶忙跪下行礼迎接。“见过王上!”

  狄格先下马,再牵花颜下来。

  花颜第一次骑马跑这么远,虽然表现不错,但仍有些昏眩地踉跄了下,狄格忙扶住她。“你怎么了?”他的手拂开她颊上的发丝,关心询问。

  “我没事,只是有些头晕而已,不要紧了!”花颜不好意思地答道。

  狄格见花颜神色还不错,放下心来,牵着她的手来到后总管等人面前,“起来!”

  “谢王上!”后总管站起,也有礼地向花颜问好。“公主,好久不见了!”

  花颜向后总管点点头,“后总管,近来好吗?青琳、青梨也还好吧?”她好想见她们。

  后总管闻言赶紧让开一条通道。

  听到花颜找她们,青琳、青梨也忙从后面跑过来,跪下请安,“奴婢见过公主。”

  花颜挣开狄格的大掌,赶忙上前扶起两人,“青琳、青梨,我好想你们!”她紧握着她们的手。

  “公主,奴婢也想您啊!”青琳眼儿红了。

  青梨更是哽咽着,“公主,您好不好呢?”

  “我很好,你们在这里好不好?”花颜关切问道。

  青琳、青梨边掉泪边点头。

  “别哭了,看到我该笑才是,怎么哭了呢?都不要哭了!”花颜笑着为她们拭泪,她的眼眶也噙着泪水。

  这丫头果然一见到她们就忘了他的存在。狄格不太高兴地重咳一声。

  花颜闻声才想起狄格还在身边,忙拉着青琳、青梨介绍,“王上,她们就是我的随身宫女青琳、青梨,你们快见过王上。”

  “奴婢见过王上。”青琳、青梨欠身向狄格行礼。

  “起来吧,有什么话到里面再说!”狄格揽着花颜走入行馆,众人也跟着进入。

  才刚在大厅坐下,花颜便向狄格要求,“王上,我想回以前住的房间看看,好不好?”

  狄格明白花颜其实想和两名宫女叙旧,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还是答应了。

  “谢谢王上。”花颜开心道谢,随即带着青琳、青梨离开。

  看着花颜开心的模样,狄格的脸色反而不太好看。他们从来到行馆起,这丫头的心思就全落在两名宫女身上,这令他肯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她的两名宫女绝不能进宫。

  花颜来到她原先所住的房间,看着这个只住了几个月的地方,很是怀念,这儿毕竟是她初来北匈国后的第一个住所。

  青琳、青琳扶着花颜坐下,两人仔细地看着她。

  “公主,让奴婢好好看看您,您真的没受委屈吗?”青琳问道。公主莫名其妙就被北匈王掳走,让她们担足了心,害怕公主会受苦。

  “公主,您一个人被捉到王宫里,一定受委屈了,奴婢却不能在旁保护公主,真是该死。”青梨自责道。

  花颜笑着将两名宫女拉到身旁坐下,“你们别担心,我真的很好,一个人在王宫里刚开始当然是不习惯了,但是总能适应的,如今我不是好好地来看你们吗?你们可以安心。”她愉悦地说道。

  “公主,那王上对您如何?他赐封您什么呢?”青琳赶忙再问,这也是她和青梨最想明白的事。

  花颜小脸多了抹嫣红,“王上他对我不错,在王宫里,我的身份还是公主。”

  “公主,您……您是王上的人了吧?”青琳问得小心翼翼,生怕伤害了花颜。

  花颜更加脸红似火,“做什么问这种问题,你这样教我怎么回答呢?”她娇怯的神情已经道出了答案。

  “公主,您……您被王上给欺负了?”青琳脸色倏地刷白了,悲愤伤心地道。

  青梨更是怒气填胸,“他怎能这样对待公主,太过分了,实在太过分了!”

  花颜看两人激动的模样,赶忙解释,“青琳、青梨,事情不是像你们所想的那样,王上他对我真的很好,他也很疼我,我还住在他的宫殿鹰王宫里,而宫中的宫女、侍卫对我都很尊敬,虽然现在没有名份,我却过得很好,其实只要日子过得好,什么身份并不重要的!”

  “可是公主您是千金之躯,也是一国的公主,怎能受这样的屈辱呢,消息若传回中儒国,主上、主后明白一定会很难过的。”青琳哭着说。

  花颜轻声叹口气,“我既然嫁入北匈国,不管会遇上什么遭遇,那都是我的命,父王、母后也不能帮上忙啊!王上他终是北匈国的国王,能伺候他,我真的没怨言,你们忘了我是来和亲的吗?那便要负起两国和谐的责任,我真的不后悔!”她温言说道。

  “公主!”两名宫女紧拥着花颜,伤感地低泣。

  花颜随即轻松说道:“好了,你们两个都不准再哭哭啼啼了,我好不容易出宫来看你们,你们怎么可以一直用哭丧的脸来迎接我,开心点,笑一个给我看看。”

  青琳、青梨拭去了眼泪,不好意思再哭个不停,扯动嘴角,漾出个浅浅的笑容。

  “这样才对,其实我最放心不下的是你们,你们被留在行馆里,又没有主子护着,寄人篱下,一定也吃了不少苦头吧!”花颜心疼地看着青琳、青梨。

  青梨摇头,“不会的,公主,虽然您不在行馆里,但是后总管还是很照顾我和青琳,我们除了帮忙做些事外,行动都很自由,生活也过得很好!”

  “真的?”花颜说道。她担心她们是为了让她放心才这么说。

  “公主,您也了解后总管的为人,他对我们真的不错,您不用挂心,我和青梨知道如何照料自己的!”青琳表示。

  花颜看她们脸色红润、精神饱满,显示日子过得不错,让她真正放了心,再问起她们这些时日的生活;青琳、青梨也抢着询问花颜在宫里的情形。三人开心地聊了起来。

  花颜和两名宫女,虽为主仆,但因相处得久更像是姐妹般亲近,来到北匈国后,让三人间更有份患难与共的真情,所以感情深厚自不在话下。

  她们聊得兴高采烈,根本忘了时间,直到房门被叩叩敲响。

  “奴婢去开门。”青梨忙走上前打开门。门外是狄格的随扈欧脱。

  欧脱走入房中有礼地向花颜禀报,“公主,请到膳厅用膳。”

  “已经中午了吗?这么快?”花颜赶忙往窗外看去,果真太阳都爬上中天了。

  想到狄格在等她用膳,花颜不敢再拖延时间,忙起身走向膳厅,当然青琳、青梨也随在身后。

  花颜走入膳厅时,狄格正和后总管在说话,见她进来,便揽着她入座,下令开动上菜。

  这行馆本是供王族所用,厨子都有着御厨的水准,而狄格又已先行知会,所以午膳准备得相当丰盛。

  “公主,这是您爱吃的八宝甜鸭,青梨知道您要来特地做的。”后总管接过仆人手中的菜端上桌,向花颜提起。

  青琳忙为花颜夹菜。

  “青梨的手艺绝顶,一定很好吃。”花颜赶忙吃了口,马上是点头赞赏不已。“好吃,真是好吃。”她也不忘夹了些给狄格,“王上您尝尝,很好吃的。”

  狄格尝着,口感微甜不腻,味道特别,“很可口!”他淡淡地夸奖。

  之后上的多道菜都是青梨做的,完全合乎花颜的口味,吃得她笑逐颜开,连声道好。

  狄格看着花颜全然的笑容,在王宫里,他很少见她笑得这般开怀,还不时为他布菜,与他印象中总带些轻愁的模样真是判若两人,如此明艳动人开朗的她,才是她的真面目吗?狄格惊讶地发现,也不悦她的隐瞒。

  一餐饭就在花颜美丽的笑靥中结束,后总管让人撤下了饭菜,端上了餐后点心。

  “我好想吃脆皮酥,也想吃核桃糕,可惜肚子好撑,真的吃不下了。”花颜看着点心,惋惜地道。

  “公主喜欢那就让人打包,公主可以带回宫里慢慢吃。”后总管建议。

  花颜眼儿倏地晶亮,转头询问狄格,“可以吗?”

  狄格轻抚着她柔顺的长发,“随你喜欢了。”

  “谢谢王上,那就麻烦后总管了。”花颜向狄格诞谢,随即交代着后总管,高兴地笑开了小脸。

  “开心吗?”狄格看着花颜。

  花颜用满眼的笑意当作回答,“开心,我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纵然不高兴她不是为了他才如此欢喜,不过她的快乐也感染了他,不满意的情绪等回宫后再和她慢慢算,现在他不打算浇她冷水。狄格如是想着。

  “你还想去哪里?”狄格问她。

  花颜还在想,一旁的青琳就脱口叫出了,“夏日仙境。”

  花颜却是一脸尴尬。那是她对王上说谎的地方,她怎好再提起,怪她没事先叮咛青琳,还是被翻出来说了!

  狄格好奇地问,“夏日仙境?那是什么地方?”

  “那……那只是一个不重要的地方,去不去都无妨的。”花颜避重就轻带过。

  “到底是哪里?”她的逃避让他更有兴趣了。

  青梨便代花颜说明,“就是行馆后面不远处的小溪,公主说那儿很美,可惜没有名字,公主就为它取名叫作夏日仙境!”

  原来是那个地方,他明白她为何会一脸赧色了。狄格轻笑道:“夏日仙境,一定是很美的地方,本王倒想看看,颜儿,你陪我去那儿走走。”

  花颜埋怨他故意装傻,但他既然这么说了,她也不好违抗,只得依从。

  “就当是饭后运动,现在就去吧。”狄格牵着花颜起身往外走。青琳、青梨和若閛、欧脱也随后跟着。

  狄格揽着花颜,漫步走向溪边,“为什么你没告诉本王,这儿叫夏日仙境呢?”

  “那只是随口取的名字罢了,并不重要。”花颜回答。

  “我们是在这儿相遇,你还编了谎话瞒骗本王,对本王而言,这里可是很重要的地方,而且本王不准你有任何事隐瞒不说,在本王面前,你没有秘密。”狄格命令道。

  花颜有些不服气,不敢直接反驳,小声抱怨道:“好霸道。”

  “你说什么?”狄格耳力极好,花颜的话他自是听得清楚。

  花颜暗暗吐吐舌,小脸抬起却充满和悦,“没有,王上吩咐的,颜儿都记得了!”她今天心情好,对于他的无理要求,自是少了反感。

  她的柔顺让狄格高兴,顺势拉起她的小手吻了下。

  花颜一脸的酡红,急想收回手,“大庭广众的,别这样。”

  狄格的回应是朗声长笑,将她搂得更紧了。只要他想要她,哪儿都可以!

  来到溪边,还是一样的溪水、树影,花颜睁大眼看着四周,其实她很怀念这里,尤其和王上在此相遇的情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见到溪流,她开心笑了,记得这溪水的冰冷,现在还是一样吗?她玩心大起,用手试着水温。

  结果仍教花颜冻得惊叫,“好冰啊!”她这一叫,惹得众人都笑了。

  狄格好笑地来到她身边,蹲在旁边看着她,“想玩水吗?”

  “可是水好冰。”花颜苦着小脸。

  狄格微笑着将她拉到身前,大掌包裹住花颜的小手,再一起浸到溪水中。

  花颜由狄格的指缝中,她可以感受到冰凉凉的溪水,却不会觉得寒冷,因为有狄格厚实的手掌温暖包覆着,他的体贴感动了她的心,她不由得放松身子偎入他怀里,与他一起戏水。

  “会冷吗?”狄格在她耳旁轻问。

  “好冷呢。”花颜故意答道。

  狄格的大掌更加握紧她的手,“这样呢?”他们的脸颊也因此贴在一起。

  花颜笑了,他的胡碴让她好痒,“不冷了,可是好痒!”

  “是吗?”狄格故意放开手,让她的小手整个浸在溪水里,引得花颜惊声大叫,小手急着要抽离水面。

  但是狄格又再快速握住花颜的手,运用内力,让掌心变得火热,为她暖手。

  这个玩法逗得花颜呵呵大笑。她紧靠着他,两双手紧紧交握,两人亲密相拥。

  这情形让青琳、青梨心中有些明白,她们看得出王上真的疼公主,也看出了公主对王上的依恋,这应该是好事吧!王上高壮魁梧,样貌、气度皆不凡,和公主很相配,只是王上霸气慑人,又是权势倾天,他可以得到任何他想要的女人,他又能宠幸公主多久呢?公主如今却连个名份都没有,这就不得不让她们忧心了。

  可惜她们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没有法子可以帮助公主,只能求上天保佑公主,给她一个幸福的未来!

  狄格带着花颜玩水,不过忧虑冰寒的溪水会冻伤花颜,一会后就结束这个游戏,拿出汗巾为她拭干小手。

  “不玩了吗?”花颜玩兴被挑起,还玩得不满足。

  “小调皮,要适可而止,和本王散散步吧。”狄格点点花颜的小鼻头,扶她站起,先给两个随扈一个眼神暗示,便牵着花颜的手往上游步去。

  青琳、青梨见他们走开,急忙想跟上,却被若閛、欧脱给拦下。

  “做什么?”青琳怒瞪着他们说道。

  “王上有令,不准打扰。”欧脱冷漠回答。

  “王上明明什么命令都没下,你们怎能乱下旨意,而且我们是公主的宫女,要随侍在公主身旁,快让开。”青梨也不畏惧地顶回去。

  “反正不能跟去就对了。”若閛冷冷说道。要对付两个小女人太简单了。

  青琳、青梨就被若閛、欧脱两个人堵住了去路,只能无奈地杵在原地,和这两个男人大眼瞪小眼。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