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花颜,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花颜,醉!目录  下一页

花颜,醉! 第五章 作者:可儿

  花颜醒了,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一时之间不明白自己身在何方,不过帐顶上绘着的金鹰提醒她此时是在北匈王的寝宫里。

  她缓缓坐起,被子滑落,露出她未着寸缕的身子,花颜忙再拥被包住自己,将脸埋入膝间,昨夜的点滴飞快在她脑里运转,有难堪也有屈辱,还有更多的无奈,现在她只了解此身已属于北匈王,她不再是中儒国的花颜公主,而是北匈王的妾、侍女抑或是奴隶。

  可笑她还说不出一个身份,只能感伤难过地任思绪沉浸在幽怨中。

  但随即她又打起精神,不让自己哀怨下去,母后吩咐过她要坚强的,她不能丢中儒国的脸。

  她拉开被子想下床穿衣,可是四下张望都没看到她的衣裳,不得已她只好拉了拉床边的铃,唤宫女进来。

  马上就有四名宫女走入,向她行礼,“见过公主。”

  原来自己的身份还是中儒国的公主,花颜不置可否,只吩咐她们伺候梳洗。

  在锦褥上的初夜血渍只代表一个经过,她的未来还有一条好漫长的路。

  待花颜整理好仪容,已经是中午了,想不到她起来得这么迟,是因为昨夜的缠绵欢爱吗?她脸红了,不好意思再回想。

  下午的时间,花颜就在鹰王宫里闲狂逛,她很有自知之明,想自己所能走动的范围也该只有在这座宫殿,不过这是北匈王的住所,占地广大,庭院、楼阁,间有花园,还有水塘造景,华而不俗,布置精巧,又有书房、宝物库,奇珍宝贝不可胜数,游历其中,打发时间绝不成问题。

  所以这晚狄格回房时,就见花颜坐在床边把玩象牙球,一旁桌子上还放了几本书。

  见到他回宫,花颜马上站起来望着他,“你回宫了。”

  狄格不在意花颜没有行礼,唯唯诺诺的女人他见多了,偶然一个例外倒也满新鲜的。

  “你在玩象牙球,解出来了吗?”这象牙球里有乾坤,解对了答案便能转出大球里的小球。

  花颜点点头,笑得有些得意,拿着象牙球转啊转,就给她转出一颗小象牙球出来。“我已经解开一个了,剩下的四个我也有信心能全解开。”

  花颜的聪慧让狄格有惊讶也有赞许,她果真是与众不同,不过现在他有兴趣的是别的事。

  贴近花颜,狄格便闻到她身上迷人的馥郁香气,着迷地拥她入怀,“你沐浴了?”

  花颜轻嗯一声当作回答。

  “以后不准先沐浴,等本王回宫后,你再与本王一起沐浴。”狄格下令。

  花颜惊讶地张大眼望着他,“一起沐浴?”她的脸又羞红了,他怎能下如此的命令?

  狄格轻抚着她红润的粉颊,为她的娇怯笑了,“对,本王要你侍候我沐浴。”

  “这……这怎行,我……我……男女有别啊!”花颜找了个最差劲的理由。

  狄格被逗得哈哈大笑,“你是本王的人了,有夫妻之实,还提什么男女有别!”

  “我……我笨手笨脚的,不会……不会伺候人!”花颜再说。

  “这可以学习,本王会给你机会的。”狄格不在意地回答。

  “可是……”花颜话还没说完,狄格就冷肃地打断。

  “怎么?你又要抗命了吗?”狄格神色不悦地说道。

  花颜只得把嘴闭上,低下头。

  狄格不让她逃避,抬起她的脸,“本王还没听到你的回复呢?”

  花颜纵然再不情愿,也只能顺从答道:“我以后会等王上回来再一起沐浴。”

  狄格满意地吻了下花颜的小嘴,再唤来宫女准备。

  “从今晚起,宫女会教你怎么做,以后服侍本王沐浴就是你的责任了!”他专断地命令道。

  从公主变成伺候沐浴的奴婢,花颜觉得自己已无法逃出狄格的手掌心了。

  而在这个命令背后,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狄格就爱招惹她,看她带着倔强的柔顺,不愿意却又要无奈屈服,他知道她的心里不从,是畏于他的威势不得不为。

  但他就是要让她心悦诚服,向来他要哪个女人的心,她便要掏出来献给他,花颜也不例外。

  他一定会掳获她的心的!狄格在心中立誓道。

  ???

  “夫人,舞夫人来访。”

  思夫人听到宫女的禀报,忙来到花厅见舞夫人。

  “见过舞姐姐。”思夫人向舞夫人行礼。

  “思妹妹,不用多礼了!”舞夫人忙上前热络地拉起思夫人。两人各自落坐。

  “舞姐姐,有什么事吗?”思夫人柔声问。舞夫人的心高气傲是众人皆知,她们的交情并不深,从她入宫来,见舞夫人的次数不过两、三次而已。

  “思妹妹,你这样问真是显现出姐姐的不受欢迎,似乎只会有事才来找人,但这也是事实,姐姐以前仗着王上宠爱,就骄傲了起来,现在失宠了才发现自己这么没人缘,连个朋友都没有,难得思妹妹还这么客气请我坐,姐姐真是太感激了。”舞夫人可怜兮兮地说道。

  思夫人看舞夫人伤心的模样,有些不忍心地安抚道:“舞姐姐,没有的事,你想太多了。”

  “思妹妹,其实我今天来也没什么事,只是心中有话想找人倾诉,便来打扰妹妹了,思妹妹,你可愿意听我说话吗?”舞夫人目光满是祈求地看着思夫人。

  思夫人点点头,“当然了,我们是姐妹,舞姐姐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思妹妹,你人真好,像我失宠也就算了,虽然很伤心痛苦,可是王上毕竟也疼我好一段时间,但是思妹妹,你就很不值得了,王上根本没有宠爱过你,你入宫不过一个多月就独守空闺,王上如此对待你,姐姐看了真为你抱不平,尤其你还是有了未婚夫婿却被强接入宫,。思妹妹,你一定比姐姐我更苦的!”舞夫人语气里都是对思夫人的同情。

  伤心事提起,思夫人脸色倏地刷白,“舞姐姐,别说这些了,我现在也很好,王上对我不薄的。”

  “思妹妹,你就是这么善良才会被欺负,王上现在宠幸的还是你的同国人,你们的差别只是她有公主身份,思妹妹你没有!本来她能得到王上的宠爱是她的幸运,但她不应该一个人霸占了王上,她不但和王上同住鹰王宫日夜厮守,还令王上全然忘了有后宫的存在,从没有一个嫔妾是这样的,而她却连个夫人封号都没有,当真得宠后就能这样为所欲为吗?为何同是女人,却有这么大的差别呢?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舞夫人忿忿不平地叫道。

  “这世上本来就是不公平,公主是公主的命,我是低下的民女怎可以和公主相提并论,没什么好怨叹的,只是想到德哥,我……唉!”思夫人伤心叹气地道。德哥说要一辈子不娶等着她,想到这她就好心痛。

  “思妹妹,你的未婚夫婿对你情深义重,一定会永远爱着你,可惜有情人不能成眷属,这真是最大的遗憾了,你还爱着你的未婚夫婿吧?”舞夫人直言问道。

  思夫人逃避舞夫人的追问,避重就驾回应,“那是以前的事了,多说无益,如今我是王上的侍妾,心里只能有王上。”

  “可惜王上心中却没有我们,只见新人笑,哪听得到旧人哭呢!”舞夫人哀怨低诉,受冷落的痛苦滋味有如刀子刻在心上,疼入心扉。

  思夫人也是神情幽怨,只是她不在乎能否受宠,唯一挂念的是往昔的未婚夫婿,她好想再见他一面。

  “思妹妹,我们去见那位中儒国公主吧。”舞夫人突然对思夫人提起。

  思夫人有些惊讶地看着舞夫人,“舞姐姐,这样好吗?”

  “就当是姐妹间的拜访啊!听说公主生得天香国色,美丽绝伦,我们却都无缘见面,思妹妹你难道没有好奇心想去看看吗?而且若能和那位公主交上朋友,我们便可以常在鹰王宫出入,遇上王上的机会也大,说不定还能让王上再注意到我们呢,很值得尝试。”舞夫人兴致勃勃地告诉思夫人。

  不过思夫人却无意,“舞姐姐,这不妥当吧,说不定公主不喜欢别人打扰,我们还是别去吧。”

  “公主固然有王上宠,但也会需要朋友啊,再说公主入宫不久,对宫里也不熟,总会希望有伴的!思妹妹,公主也是我们的姐妹,大家总不能都不理会她吧,否则公主往后若失宠了,日子一定更是难受,思妹妹,就当是帮助人,我们去找公主联络感情,也好关心一下王上的近况啊!”舞夫人极力说服着思夫人。

  思夫人有些为难,“舞姐姐,我入宫也不久,对宫中事务一样不很熟,舞姐姐应该找其他入宫更久的夫人会较适合,如月夫人或是容夫人。”

  舞夫人却轻视地撇撇嘴道:“她们什么都不会,起不了作用的,最主要的她们又不是外族人,思妹妹,这宫里只有你和公主是中儒国人,人不亲土亲,公主怎么也会对你另眼相看,你就陪姐姐一起去吧,好不好?好不好?”她迭声请求,不达目的绝不放弃,这才是她来找思夫人真正的用意。舞夫人想去见花颜,看她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迷得狄格连后宫都不再踏入,要去刺探敌情,当然需要有个伴,思夫人就是最好的人选了。

  思夫人拒绝不了,只好答应。

  “那说走就走,不要再拖了,我们立刻去见公主。”舞夫人心急地说道,并催着思夫人快快动身。

  一会儿后,两位夫人就带着随身的宫女,前往鹰王宫。

  ???

  花颜坐在新搭好的秋千上看书,有树荫、清风,加上悦耳的鸟叫声,天朗气清,正是读书天。

  不知不觉中,花颜在鹰王宫也待了近一个月了,也渐渐习惯这儿的生活。她发觉自己的适应力越来越好,比在行馆时还快接受新生活,这是一种进步吧,她不认为自己能在鹰王宫长久待下去,当王上对她厌倦了,她一定会搬到别处,她心中一直在做着这样的准备。

  现在她和王上的相处颇和谐、亲密,宫里的日子不像她原先所想的枯燥乏味,难以生活;而王上也不像她当初以为的蛮横残虐,虽然他有王者的霸道狂妄,但也有让她惊讶的柔情,而且他很宠爱她。

  她所坐的秋千,是她顺口提到想念行馆的秋千,他马上就命人赶制,搭出个秋千给她;她听宫女提起,北匈国女子大都会骑马,可以和男人一样外出游玩,或去狩猎,她心生向往,抱着试试的心情征询王上,结果隔日她就得到了一匹漂亮的母马,而他竟然亲自教她骑马,也钦点了数名武功高强的女卫士做她的骑马护卫,保护她的安全;甚至为了怕她吃不惯北方食物,宫里特别请了中儒国的厨子,让她能吃到家乡菜。

  王上对她的好,花颜很明白,只要她柔顺依从他,她所想要的他都愿意给,只是王上怎么都不肯答应让青琳、青梨进宫陪她。

  这也是花颜目前唯一觉得遗憾的地方,毕竟青琳、青梨和她感情深厚,不是一般的宫女可以替代。

  除此之外,她吃好、穿好,日子和以前在中儒国皇宫没什么差别,只多了一样,她是王上的侍妾。

  王上还没正式给她名份,在鹰王宫里,她仍是中儒国公主的身份,可是却做着侍妾的事,她也没要求王上封她什么,她不在意虚名,只求能顺心生活。

  只是偶尔在与王上缱绻缠绵之际,或是在午夜梦回,偎着王上醒过来时,心会无由地感到空洞,似浮在半空中,没有踏实的感觉,或许因为她没有一个明确的未来,才会有这样的感触,她无力解决心中的空虚,只能忍住或不它管,或许日子久了,心就会麻木没有感觉了。

  这事她没对王上说明,因为她的空虚无依就是他所造成的,青琳、青梨不在身边,鹰王宫里的宫女她又不熟,所以她连可以说话的人都没有!她以前从未遇过这样的事,在中儒国时身旁总有皇妹们可以倾诉心事,要不还有母后,现在她只有一个人,不知道找谁说好,她好希望能有个朋友。

  或许王上就是不愿她有伴,那她也只有承受了。

  看着书的花颜轻叹口气。她看书越来越不专心了,总会分神想别的,不过她有的是时间一定能看完手中的书,关在笼里的金丝雀最多的不就是时间吗。

  宫女走近禀报,“公主,舞夫人和思夫人求见。”

  花颜放下手中的书,疑惑道:“舞夫人、思夫人?她们是谁?”

  宫女笑着解释,“舞夫人和思夫人都是后宫的夫人,而思夫人和公主一样,也是中儒国人呢!”

  “真的?那快请她们到偏厅,我随后就到。”听到有同乡,花颜的心情也开朗起来,她不是爱打听的人,所以后宫有哪些夫人,她全不晓得,不过竟也有同是中儒国的人,她既惊讶又高兴。

  花颜忙将书本交给随侍的宫女,就兴匆匆地走向偏厅。

  思夫人是第一回进入鹰王宫,所以很好奇地东张西望;而舞夫人则在想着等一下要怎么说话,才能既维护到自己的身份又能笼络花颜,还可以探听到狄格的事,最好也能给花颜一个下马威。

  在宫女端上茶点后,花颜也随之步入厅里。

  见到花颜,思夫人想到她的身份,很自然地欠身行礼,“见过公主。”思夫人忘了她也是个夫人。

  花颜赶忙扶起她,“不用行礼了,我们都在王宫里,大家的身份都是一样的。”她好奇地望着一脸和善的思夫人。

  “谢谢公主。”思夫人柔声道谢,也回视花颜的目光。

  “想不到在宫里也能遇上同国人,真是太好了。”花颜的欣喜溢于言表。

  “公主妹妹,真荣幸能见到你!”舞夫人不愿被冷落,急忙出声。

  花颜将注意力转到舞夫人身上,“你就是舞夫人吧,你好。”她温言招呼着。

  “在后宫,大家都是以姐妹相称,所以姐姐大胆叫你一声公主妹妹,公主,你不会生气吧。”舞夫人笑着说道。

  花颜摇摇头,“不会,两位比我先进宫,自然是姐姐了,我做妹妹是理所当然的。”

  “公主妹妹真是好度量,大家若明白公主妹妹这般好亲近,后宫的姐妹们就不会不敢前来拜访了。”舞夫人奉承道。

  “这我也有错,我该先去后宫探望各位姐姐,只是我对王宫不熟,又没人带着,所以才失了礼数,还望两位姐姐别介意。”花颜真心说着。

  思夫人微笑地说出自己的经验,“公主,刚入宫都是如此的,我原也是待在宫里不敢出门,后来是有别的姐姐来找我,我才慢慢认识大家的!”

  “如今都说开了,公主妹妹便可以常来后宫走动,这鹰王宫是王上的住所,我们不好常来,这次是因为想认识公主妹妹,我和思妹妹才厚着脸皮上门的!”舞夫人说着场面话,心下高兴花颜看起来个性温顺,应该不难掌握。

  花颜心想。原来如此,所以她到宫里许久,都没见到王上其他的妾室夫人来访,“对不起,我原本不明白这个情形,否则我早去后宫走动,就不会一个人闷在这里没伴了。”

  “公主妹妹要陪着王上,怎会说没伴呢,难道王上没回鹰王宫?”舞夫人直接问起。

  “不是,王上回宫都在傍晚以后,但白天的时间我就只有一个人了。”花颜老实回答。

  “王上每晚都回鹰王宫吗?”舞夫人再问。她明知道这问题可笑,鹰王宫是王上的住所,王上当然会回来了,但她就是想提,想明白花颜真那么受宠吗?

  花颜有些不好意思,轻点点头,不想再谈王上的事;顺口问起思夫人在后宫的情形,花颜对柔美的思夫人很有好感,又是同国人,所以更觉得亲切。

  舞夫人则是嫉妒满胸,这个女人凭什么这样好运,不用住在后宫直接就留在王上的宫殿里,宫里从没有过如此的情形,太教人不服气了!

  看着花颜完美无瑕的脸蛋,舞夫人心中颇不以为然,传言将她说得太好了,论美貌,自己可以不会输给她;论才华,王上最爱看她跳舞了,这个女人也会吗?

  “公主妹妹,你会跳舞吗?”

  舞夫人的问话打断了花颜和思夫人说话。

  “我不会。”花颜笑着摇头。

  舞夫人冷笑,花颜会受宠果然只因为王上对她感到新鲜,就像她初入宫时,王上只专宠她,冷落了原先受宠的清夫人一样,花颜迟早会被王上抛开的,这想法让她心中好过一些。

  不过因为花颜的介入,才让王上不再专宠她,她不愿眼睁睁地看着花颜这么快乐,得意,就算她不能再夺回王上的心,她也要这个坏她幸福的女人早点和她一样,成为明日黄花,风光不再!

  看着花颜和思夫人聊得正高兴,一个计谋在她脑里成形,她明白要怎么做了!

  舞夫人随即漾出和气的笑容,加入花颜和思夫人的谈笑,尽力博取花颜的好印象,让她信任自己,这是首要条件。

  思夫人和花颜聊着中儒国的事情,她和公主很谈得来,虽然两人才相识不久,可是她却觉得公主与她非常投缘。

  花颜入宫来第一回有伴可以说话,所以她聊得好开心,除了中午留舞夫人和思夫人一起用膳外,下午三人就逛着鹰王宫,继续闲聊。

  舞夫人明白女人最爱听的便是小道消息,所以她挑着话题和花颜谈天,不过若才认识便在背后说长论短,她怕花颜会对她留下不好的印象,因此她只说后宫里发生的趣事,还有王上曾对哪位夫人如何疼爱,为谁特意费了怎样的心思,她只讲好话,还想教导花颜跳舞。

  花颜一听舞夫人在王上面前跳艳舞,而且还一件件褪去衣衫,她和思夫人脸都红了,赶忙婉拒,“舞夫人,谢谢你的好意,我学不来的,还是不要了。”

  “公主妹妹,能得到王上的宠爱不容易,既然有了好机会就要紧紧把握住,你若为王上献舞,王上一定会觉得有兴趣,也必然很喜欢,这是讨好王上的好法子,公主妹妹你真该试一试的!”舞夫人说道。

  花颜还是无法答应,这太难为情了,她真的做不来!

  “公主妹妹你还真害羞,若不行那就算了,不过公主妹妹生得这般标致,王上还特别让你在鹰王宫住下,表示王上很疼爱你,想王上会宠你一辈子的!”舞夫人特意说着好听话。

  花颜但笑不语。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想尽一切努力得到宠爱,但她自小在皇宫里长大,看多了后宫妃妾的起落,所以对此她是抱着淡然的心情,不过这话若明白说出来就显得太造假了,因此她没说,但是由舞夫人三句话中便有两句会提到王上,看得出舞夫人对王上非常在意,也一直想明白王上的近况,说不定舞夫人会埋怨她抢走了王上对她的宠爱,对于舞夫人,她就是无法全心信任。

  但是对思夫人就不同了,花颜很喜欢她,而且也很高兴能认识她,只第一眼的感觉,她就觉得思夫人会和她成为很好的朋友,在王宫里,她总算也有朋友了。

  “公主,时间不早,王上应该快回宫了,舞姐姐和我也要离开了。”思夫人发觉天色晚了,起身欲告辞。

  “今天天怎么黑得这么快,时间好似一下子就过完了,思姐姐,我明天去找你好不好?”花颜忙提起。

  “好啊,只要公主不嫌弃,我当然欢迎了。”思夫人很高兴答应。

  舞夫人紧接着搭上话,“公主妹妹肯到后宫来,那真是我们的荣幸了,明天我也会在思妹妹宫里等着公主妹妹大驾光临!”看花颜这么容易就接纳她们,舞夫人在心中窃喜着。

  花颜欣喜地道:“那就明天见了。”

  花颜送两位夫人来到宫门口,目送她们离开。

  舞夫人走出鹰王宫,心中虽然为了没有见到王上而遗憾,不过有舍才会有得,没见着王上不打紧,失去这个机会,她得到的会更多!她一定会让花颜和思夫人一样,失宠过气,她相信王上并没有忘记她,只要没有更新的女子入宫,王上还会再回头宠幸她。舞夫人如是想道。

  她绝对要除掉花颜这个眼中钉!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