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花颜,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花颜,醉!目录  下一页

花颜,醉! 第三章 作者:可儿

  当黑色酿金边的旗帖出现在众人眼前,四周的百姓开始欢呼了起来,喊声不断。

  只是花颜看到旗帖个的图案时,她却愕愣住了。展翅雄鹰,与她梦中男人襟口上的老鹰图样完全相同,还一样是金线所绣成,莫非她所梦到的男人是……

  花颜心跳开始加速,她双手捂着胸口,屏气凝神地等待答案出现。

  不久,在护卫簇拥下,北匈王威风凛凛地出现,他骑着一匹黑色高大的骏马,一身黑色绣金边皇袍,头上戴着金寇,寇顶上立着一只展翅雄鹰,和他胸口衣襟上的金色老鹰图案相辉映。

  看到了北匈王胸口衣襟上那只熟悉的飞鹰,花颜心中就有底了,她胆战得将目光慢慢往上移,定在北匈王的脸上。

  没错,就是他!纵使在梦里她没能看清他的相貌,但他那双隐然含威的眼眸,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二双这么相似的。花颜很肯定自己梦中出现的男人便是眼前英姿勃发,骑在马上受万民拥戴的北匈王。

  花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梦到的人竟是北匈王,这位原就和她订亲却无缘成婚的狄格太子,这是上天的捉弄吗?花颜感到的却是庆幸,虽然他有着出众的外表、一双慑人的眼睛、如鹰般的隼鼻、坚毅的薄唇,这男人太威猛骇人了,他强壮得似是一只手指头就可以将人给揉碎,太有威迫力了,使她喘不过气来。

  不知为何,她就是莫名地惧怕他,怕他的强壮、怕他的勇猛,更怕他那双似会夺人心魂的眸子,生活在这样的男人身旁,岂不是个折磨,她想自己是无法承受的。

  所以她暗自高兴没嫁给他,也期望他能永远忘了她的存在。

  “王上、王上……”一个暴响的喊声压过了众人的欢呼声,引来大家的注意。

  一名大汉两手捧着一张罕见的白狮毛皮,对着北匈王大声呼喊,还挤到了花颜的身边,将青琳给推下阶梯。

  “王上,小的千金买来一张白色狮毛皮愿献给伟大的王上,恳请王上笑纳。”大汉捧高了手中的毛皮,对着北匈王喊道。

  这骚动让北匈王停下马,闻声转过头来,见到百姓热诚的心意,他嘴角有丝浅浅的笑意,很自然的,他的眼神也注意到大汉身旁的女子。

  花颜差点站不稳,幸而一旁的大婶扶了她一把;而青琳被推下阶梯因为人多挡着,也没摔倒。花颜被这突发的情形弄得有些昏头,再转头往前看时就对上了北匈王锐利的目光。

  她愣了下,眼神一时回避不了,直直地盯着北匈王发愣,如此也将自己毫无遮掩地呈现在北匈王眼前。

  好个花容月貌的小妞,雪白无瑕的肌肤,配着亮闪闪的大眼睛,有如白玉般的小鼻子,还有红艳艳、诱人的小嘴,不但美丽还媚人心脾,教人想亲近、亲近,这女子是谁?虽然她穿着北国衣裳,但看她的相貌不像是北匈人,应为南方的佳丽。北匈王对这女子起了莫大的兴趣。

  见到北匈王缓缓泛开的邪魅笑容,花颜心一惊神智也恢复了,急急低头别开眼,不敢再看他,心中起了不好的预感,让她手忙脚乱得急急想离开。

  “王上、王上!”大汉见北匈王停下,忙使出吃奶的力气,奋力挤出人群欲将宝贝献上。

  好不容易来到北匈王的马前,大汉双腿一跪就举高了白狮皮恭敬禀明,“王上万福,区区白狮皮不成敬意,还望王上不弃。”他在街上开毛皮店,得到这张白狮皮时就想呈给北匈王,现在终于等到机会了。

  北匈王眼光转回跪在面前的大汉,看着他手中洁白纯净的毛皮,心中有丝欢喜,淡然出声,“很别致的白狮皮,本王很喜欢,就收下你的好意了。”

  北匈王身旁的护卫上前接下了白狮皮。

  大汉更是开心得直磕头道谢,“谢谢王上、谢谢王上!”

  北匈王忙要将目光移回看那名小美人时,却已经看不到她了,他大眼四下仔细看着、寻着,就是不见佳人踪影,她跑去哪儿了?北匈王心中纳闷。

  见王上人停住没动静,扈从欧脱靠近他轻问道:“王上,有事吗?”

  北匈王将眸光拉回,应了句,“没事!”他随即驾着胯下的马儿继续前进,将这个小插曲丢在脑后。

  “小姐,你走慢些,小姐、小姐……”青琳喊着。她手被公主拉着飞快往前走,公主走得那么急,好似后面有追兵。

  “别多话,快点走。”花颜回头交代青琳一声,仍是继续快步离开。好在北匈人生得高大,她身材娇小躲在人群后面可以不被发现,北匈王那个邪气的笑容吓坏了她,她直觉就是他对自己有企图,所以才会马上拉着青琳逃开,她不能让他找到自己,更不可以教他发现到自己的身份,否则……花颜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她真不敢想象后果!

  花颜和青琳回到会合地点,后总管的马车已经等在那儿了。

  “公主,你真守时,可想再逛一会吗?”后总管好声问。

  “不用了,我只想要快快回行馆。”花颜摇头,马上就带着青琳上马车,马车便即刻驶离王都。

  明白自己安全了,但花颜的心还是一时无法完全平静,像是北匈王的目光还紧紧追着她,她想自己近期内都无心再来王都游玩了!

  好可怕的男人,她一定要完全避开他!

  ???

  王城后宫,北匈王在最受宠的舞夫人宫里,晕黄的烛光下,寝宫漾着一片绮丽遐思。身形曼妙的舞夫人正尽力舞动身躯取悦北匈王,跳过一段诱人舞蹈后,她便脱下一件衣裳,如今她身上只剩下轻薄的亵衣,丰润圆滑的身子隐隐欲现,极为挑逗诱惑。

  只是坐在床沿的北匈王却显得一脸的意兴阑珊,眼睛看着舞夫人的诱人姿态,心中所想的却不是她,舞夫人的卖弄风骚只让他感到无趣。她已经舞到最后了,解开带子,仅着的亵衣也离了身,赤裸裸的她扬着笑走向北匈王。

  就在舞夫人手要搭上北匈王的肩头时,北匈王竟伸手拂开她,站起身便往外走。

  舞夫人呆愣了下,等回神欲急唤时,北匈王已经离开了。

  “王上!”守在宫门口的护卫也惊讶地见到北匈王走出。

  “回鹰王宫。”北匈王一甩手,利落跳上马,便策马直奔自己的宫殿。

  可恶!他是怎么了?竟会为了个女人心情不定,连他最宠爱的侍妾都引不起他的欲望,心中所想所念的就是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美人儿!

  不过她的确是美,面若芙蓉,肌肤赛雪,就不知道摸起来是不是也滑柔似锦缎?这一想更让北匈王欲望蠢蠢欲动,只愿佳人能立刻出现在眼前,让他能好好抚弄一番。

  但是欲求不满也让北匈王的神情更加难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女人,就扰得他心神不宁,真是大胆,他若不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找出来,难消他的火气。

  回到鹰王宫,北匈王对随扈若交代一番,“马上去办,本王两日后就要见到人!”

  “遵命!”若閛恭声应答,急忙退下。

  北匈王粗犷俊帅的脸上浮起了懒懒的笑容。他想要的女人从没有得不到手,美人,你是本王的了!

  隔日,王都各个角落都贴上了一份公告,举凡家里有年轻未嫁的外族女子,尤其是南方人,十五至二十岁之间,不论身份一律都要向官府报到,入宫面圣。

  上从官员下到平民百姓,都不晓得王上颁布这样的旨意有什么用意,只能用字面上最浅显的道理去想,或许王上想挑选嫔妾吧。

  这个解释让王都热闹了起来,能入宫伺候王上是多大的恩宠,所以合乎条件的女子都欣喜来到府衙,期望好运能落到自己身上。

  北匈王上任后,除了本身的姬妾外,也依俗接收了先王的妾室;只不过北匈王的妾室虽多,但是却迟迟未决定王后人选,所以后宫的嫔妾们都处心积虑想坐上王后宝座,另外许多王族少女也无不花尽心思想入宫,看能否和王后位置有缘,至于平民百姓根本就不敢奢想有这样的好运气,更何况是外族女子呢,她们大都是被掳或被卖入北匈国为奴,身份低下,连与北匈国人平起平坐的机会都没有,更遑论是选后大事,因此她们得知这个消息后,也兴奋得跃跃欲试。

  在点召之下,总共集合了数百位的女子,由宫中护卫引领,入宫见王上。

  北匈王坐在大殿之上,这些女子分批一一进殿觐见。

  在行完礼后,狄格便下令要她们抬起头,然后他眼睛快速地从她们脸上扫过,只消眸光轻扫他就能明白自己要的人有没有在里面,美人儿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没人可以替代。

  可惜结果让狄格失望了,这些女子都不是他要找的佳人,他脸色难看地斥退殿下的女子。

  “若閛,王都里合乎资格的就只有这些女子吗?”

  “回禀王上,王都里的外族女子,年纪在十五至二十岁间的就是这些了。”若閛应道。

  那她在哪里?为何没有出现在他眼前?

  “若閛,派人再去查探,一定有漏网的女子,要一个一个找出来,本王要见她们。”狄格冷着脸下令。

  若閛和欧脱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欧脱大着胆子询问,“王上,您是否在找人?那能否将那人的外貌描述得更明白些,或许比较容易找着人!”

  狄格皱紧眉头,“本王是在找个南方美人,一个很美很美的美人儿。”

  “敢问王上,您是在哪儿看到那位美人的?”若閛紧接着再提。

  “就在数天前出巡王都时,她就站在那个献上白狮毛皮大汉的身旁。”狄格说道。早知道他当时就下令带她回宫,就不必如此费事了!

  “有了线索就好办,属下立刻出宫寻访。”若閛掌握着资料,忙退下办事。

  他会找不到她吗?不!他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不管她躲到天涯或海角,他绝对要找着她,一慰自己的思念,他不会放过她的!

  花颜不晓得北匈王为了找她而大费周章,她安稳地住在行馆里,算算日子,她来到北匈国也三个月了,她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

  王都的惊吓之旅是半个月前的事,现在她已经度过了恐惧期,北匈王不再对她有压力,不过她还是不想再去王都,在不能预知会不会再遇上北匈王出巡的事前,为求保险,她宁可待在行馆里以保安全。

  不过日子真是有些无聊,幸而后总管又提了个可以游玩的好所在,在行馆后面不远处有条溪流,是山上雪水融化产生的小溪,所以在夏日才可以见到,小溪两旁生长了青翠的树木,是个能散心闲逛的好地方。

  花颜知道了,就和两个贴身宫女依着后总管的指引找到了小溪,小溪不大,但是溪水清澈,而且是寒凉入骨,加上位置隐秘,可以放心自在玩耍,所以花颜非常喜欢这个地方,还为它取了个美丽的名字——夏日仙境,表示是个能让她忘忧的仙境。

  一连四、五天,花颜都来到溪旁,青琳、青梨准备了食物带到夏日仙境,三人就在此游玩,伴着骄阳、凉风,可以消磨一整天,乐而忘返。

  后总管又要到王都办事了,再询问花颜要不要同行,花颜不想去,但看青梨失望的面容,她只好放青琳、青梨一天假,让她们俩到王都玩玩。

  “公主,您身边怎能没人伺候呢?”青琳忙说。

  花颜笑道:“我是在行馆里,馆里另有丫鬟照应,不碍事的!”

  “可是服侍公主是奴婢的责任,我和青琳都走开了怎么行?”青梨放不下心。

  “你们陪我留在行馆里也没做什么,机会难得就好好去玩,要不就算我派你们出门,我想吃芝麻球、状元糕,还有桂花糖,你们去王都为我买些点心回来吧!”花颜换个说法。

  听花颜这么说,青琳、青梨就释怀了。她们高兴地同声回应,“是的,公主!”

  花颜看着她们俩欢天喜地上了马车离开行馆,她的心情也不错,回房将做了一半的女红拿来继续绣着,虽是打发时间倒也不无聊,不过外面的好天气一直诱惑着她。

  终于花颜受不了引诱,她放下手中针线,先到前花园看看花儿、草木,再到后园子荡秋千。

  每一回秋千荡到高处,她就向天空伸直了手,好似真能碰到天空,她就这样嬉笑玩闹着直到用午膳。

  没有青琳、青梨伺候,花颜的确不习惯,不过想到下午她们便会带点心回来,她就好期待;匆匆用完午膳,她本想回房休息,不过脚却不自觉地从后门离开行馆,走向夏日仙境,她还是忍不住想去那儿溜溜。

  来到夏日仙境,花颜深深地吸了口清新的空气,接着就在柔软的草地上坐下,靠着树懒洋洋地闭上眼睛,以前在皇宫里,她根本不会做这样没有仪态的事,可是在这里她的身份不比一个平民高,却可以抛去公主头衔随心所欲,让她得到了不曾享受过的自由感觉,舒服极了。

  在醉人的柔风中,花颜差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她伸个懒腰站起,走到溪边蹲下,用小手指试试溪水温度,仍是冰得让她起鸡皮疙瘩,她来夏日仙境许多次了,却没有一回是真正将两只手都放入溪水中。

  她拿出怀中的手绢放入溪水里浸湿,再轻拭着自己的双手。

  “哇,好冰、好冰啊,嘻嘻……”花颜自言自语嘻笑着,自己一个人玩了起来。

  狄格骑着马在旷野上奔驰,身旁只有两个随扈跟着,他心情不好出来遛马散心,所以没让卫兵同行。

  都半个多月了,整个王都全被他翻遍,但仍是找不到那个该死的女子,她就像一阵轻烟出现得突然,也消失得彻底,如今他唯一能肯定的是她绝不是王都里的人,否则她一定会被找出来,只怕她是刚好来到王都,马上又离开了,这样真是人海茫茫无处可觅,就算他贵为一国之王,也不一定能找到她。

  该死的,难道他就要放弃她吗?在她这般搅乱他的心神之后,他不愿意也不甘心放手,可是不放弃,还有别的办法吗?狄格就是为了这个烦心的问题而出外散心。

  狂奔好一阵子后,他慢慢地停下马,仰头叹口气,用手拭了下额上的汗水。

  若閛、欧脱跟上来,看狄格一身汗。欧脱提议,“王上,这附近有条溪流,溪水冰凉,属下去将汗巾浸湿给王上您拭汗。”

  “那就一起过去吧,顺便让马儿休息。”狄格下令。

  “是。”欧脱领先而行,狄格带着若閛随后跟着。

  狄格到达溪边,先在溪水里洗水,“这溪水真是冰凉透了。”正好消去他一身的暑气。

  “王上请用。”若閛送上湿汗巾。

  狄格接下擦去身上的汗水,凉风拂来,一身的燥热也散去了,心情顿时轻松许多,让他纠结多日的眉头舒展开来。

  “这地方不错,怎么本王来过此地许多回,却没发现这条溪流呢?”狄格随口问起。

  “回王上,这是山上雪水融化后聚集而成的溪流,只有在夏天才会出现,属下也是听这附近百姓说起,才知道有这条溪流的。”欧脱表示。

  狄格看了下四周,交代道:“本王四下看看,你们不用跟来。”说完他就沿着溪岸往前走。

  他慢慢走着,像在散步一般,走了一会儿想折返时就听到了声音,狄格停步倾听,好似是女子的笑声,他好奇地循声找去。

  花颜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将两手放入溪水里,马上又被冻得缩回手,呵呵笑着,水真是好冰啊,她玩得一双小手都冻红了,不敢再试,就将手绢拧干,先拭拭脸儿,再擦着手,不过还是忍不住顽皮地用手弹着水面,弹出了一颗颗的水花,她满脸都是愉快的笑容。

  狄格见到花颜了,只是看到她的侧脸,他便满心狂喜,找到了,他寻寻觅觅多时的美人儿,想不到竟会在这样误打误撞下找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大步地走近花颜,双眸不敢须臾从她脸上移开,担心她又会不见了。

  而怡然自乐的花颜没注意到有人靠近,仍是玩得高兴。

  看看天色已晚也该回去了,于是花颜收起玩心,将手绢洗净后才要拧干,却发现水面上蓦然多出了一个倒影让她惊跳起来,急急转回头。

  “北匈王!”花颜愕然呼出,腿一软,她跌坐在地上,手绢也从手中滑落。

  近看她更美了,而且换上儒服的她又多了份纤细的美丽,衬着她娇小的身段,真是我见犹怜,教人想疼爱。

  狄格蹲下身子直视着花颜的大眼睛,手已经迫不及待欺上她白透红润的雪肤,轻轻抚触着,竟比锦缎还滑嫩,可以比美丝织了。

  他这举动吓醒了花颜,她急急拂去他的手,手忙脚乱就想逃开;但是千盼万盼才找到的宝贝,狄格哪肯放手,长臂一伸,花颜就跌回他的怀抱里。

  “美人儿,你是本王的人了。”狄格搂紧花颜,低沉的语调满含霸气。

  花颜被吓得六神无六,小手抵在狄格胸前,不让他再亲近自己,慌乱地叫道:“不可以、不可以……”

  狄格不悦地扬眉。没有人可以对他说不,尤其她还是个女人!

  花颜当然惧怕狄格的威严,但为了自己能过好日子,她强逼自己冷静下来,掰了个理由,“因为……因为……我……我已经属于别人了,所以……所以不能陪……陪着王上。”

  “你是说你有男人了?”狄格问得很直接。

  花颜听得脸都红了,咬着唇、僵硬地点头,“是、是啊,我……我被我家主人买来做小妾,拜了堂也圆……圆过房了。”她颤抖地挤出话。这个说法应该够有力吧,以他是个高高在上的王上,绝不可能要个不纯洁的女子,而且还是和个低下的百姓抢小妾,北匈王肯定不屑做这样的事。

  狄格神情立刻转成冷酷,她说出的是他从没想过的事,她不是完璧之身,已许人了。他可是高高在上的王上,所要的妻妾当然要是纯洁无瑕,不可以有缺陷,而这女子竟犯了最致命的错误,他要如何处置此事呢?

  花颜胆战心惊地看着脸色冷凝骇人的狄格。他的模样好骇人,她编的理由真行得通吗?他不会发现她在说谎吧?老天,千万不要,否则她一定会被这个男人拆成碎片的。

  狄格不愿但还是缓缓放开了她,既是不完美,他就不能要,王室规矩不能坏,除了是依俗接受父兄的妻妾外,他所纳的妾定要是处子。

  “你走吧。”狄格站起身看着坐在地上的花颜,冷冷下令。

  花颜闻言如蒙大赦,赶忙站起身便要离开。

  狄格却又唤住了她,“等等!”他走上前去弯身捡起地上的手绢递给花颜。

  花颜怯怯地伸手接过,但是他却拉住手绢的另一头没放手。她无措地仰头望着他,“王上!”

  狄格伸出手指,轻轻描绘着花颜的红唇,低哑轻喃,“为什么你不先遇上本王呢?”他的语气甚是依恋不舍。

  花颜心更惊慌了,好担心谎言被拆穿,她几乎是用哭声哀求着,“王上,求您让民女离开!”

  狄格浓眉紧蹙,目光一黯,毅然松开手,猛地转身大步离去。

  而花颜也忙不迭地以最快速度奔离夏日仙境。她想她大概也不敢再来这儿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