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花颜,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花颜,醉!目录  下一页

花颜,醉! 第二章 作者:可儿

  “青琳,你还好吧?”花颜关心看着陪嫁的贴身宫女。

  青琳想开口,可是急涌上的酸气又让她抱着木桶一阵猛吐,而青梨则在旁急为她顺着背,希望她能好过些。

  花颜无奈地摇头,别过脸看着窗外。她们坐的马车正往北疾驶,窗外景色已经由她熟悉的郁郁苍苍、一片翠绿转变成风沙发扬的黄土平野,车队已经离开了中儒国,在北匈国国界了。

  她坐的花轿出了皇城,在国京接受民众的欢送,离开京城后,她就褪去了华服改坐马车,然后马车便以最快的速度往北奔驰。

  一路上,除了晚上在行馆歇脚停下外,也只有用午膳时稍事休息,其余都在赶路,这样的奔波对惯战沙场的北匈国将领士兵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花颜和两名陪嫁的宫女都是娇弱的女子,一向过惯了安逸的生活,一下子面对这样的劳累,身子怎参承受得了,她们都在晕车,而情形最差的便是青琳了,她一直吐个不停,让人忧心。

  青琳吐出酸液后,接过青梨递上的手绢拭拭嘴角,望着花颜,歉意满怀,“公主,很抱歉,青琳拖累公主了!”

  花颜拍拍她的手安抚,道:“青琳,别说这样的话,身体不舒服是每个人都会遇上的,又不是你的错。”

  “可是应该奴婢来伺候公主,现在反而让公主操心,还要劳烦青梨照顾,奴婢好没用!”青琳愧然低语。

  青梨不高兴地斥责青琳,“知道自己不对了就要赶快好起来,让公主不用再挂心你,也可以让我休息一下,而不是不负责任地只会说丧气语,你这样子真是讨打!”她不客气地捶了下青琳的肩膀。

  “哎呀,青梨,你还真打我,好痛呢!”青琳哀叫。

  花颜轻笑,玩笑道:“青琳,你再不好起来,连我都要打人了。”

  青琳明白公主和青梨对她的关心,用力点头,道:“是,公主!奴婢会争气,尽快恢复健康的。”

  突然马车一阵的颠簸让站着的花颜一个踉跄,青琳、青梨忙伸手扶住了她,她才没摔倒。

  “这些北匈人做事好粗鲁,也不想想公主是金枝玉叶,马车就这样胡乱跑,不怕弄伤了公主吗?”青梨埋怨。

  “他们的态度本来就不好,对公主说话也是粗声粗气的,一点也不尊敬,真是没有教养。”青琳也是一肚子气。

  花颜倒不在意,“国情不同,忍忍就算了,以后还不晓得会遇上什么困难呢?要学会多包容才能适应。”

  青琳、青梨对看一眼,轻轻叹口气。她们为公主抱不平,公主不但人生得美又这么善良,怎要嫁到这种蛮夷之邦呢,老天真是没长眼!

  花颜看青琳、青梨不甘愿的神情便明白她们的心思,已经注定的事如何改变,再不甘心也要接受,她早就看开了。

  不过心里的声音却在取笑她,她若真能看开,为何每晚都在失眠?为何会怕那个男人入她梦中?又为何她的情绪还是那般的不安呢?

  花颜急忙甩掉不断冒上来的问题,不敢再追究答案,其实现在她怎么想都没用,没见到她的丈夫,她的任何想象都是多余的,没有任何作用。

  只是她能肯定一点,北匈王绝不是她梦中的男人,那男人的年轻流露在他锐利猛鸷的眼神里,或许到了北匈国的王宫,她就能明白梦里的男人是谁,也或许这是永远也解不开的疑问。

  看着滚滚黄沙,这一刻她好希望路能永远走不完,那她就不必去面对那不可知的未来,和不可知的丈夫了!

  只是世上没有到不了尽头的路,再不情愿,经过十来天的路程,车队仍是到达了北匈国的王都。

  ???

  “你说什么?”花颜睁大了眼瞪着亢将军。他是护送她前来北匈国的将领。

  亢将军先安排花颜在王都外的行馆落脚,便进宫向北匈王禀报,哪知他回来时却带回了惊天动地的消息。

  “公主,先王两天前驾崩了,太子殿下已经立时即位为王,国丧期定为十五天,在这期间内不准举办婚庆喜事,各级将领也要尽快回王都报到,所以末将要入宫面见王上,不能再保护公主了。”亢将军禀道。

  “那我怎么办?”这个突发的事情让花颜手足无措。

  “末将已将公主到达的事禀告了王上,王上会对公主有所安排的,请公主安心在此静待,末将告辞了!”说完,亢将军便带着属下急急离开。

  亢将军走得那么急,花颜还有许多问题还来不及开口,只能一脸茫然地看着亢将军如一阵风般的来去。

  “公主,我们该怎么办?”青琳惊慌地看着花颜问道。

  青梨的神情也是相当不安。

  花颜要自己不能乱,冷静下来,强作镇定表示,“我们就依亢将军的话,留在这里等消息吧!”现在她前没有路,也不可能再回中儒国,只有按兵不动了。

  于是花颜和两名宫女便在行馆里待了下来。

  这行馆是王族人到京外打猎时的行宫,占地虽然不大,但是建筑精致,布置得很舒适,还有精心整理的花园,加上有十数名的佣仆伺候着,居住在此倒也算是自在。

  行馆由后总管打理,他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圆胖的身材、外貌平常,他自有一套待人处事方法。刚开始他对花颜很冷淡,甚至可以说是憎恶,北匈国人都明白花颜是娶来冲喜的新娘,但是哪料到她还没入宫,先王便过世了,为此多少都会怨恨她是个不幸的女人,将噩运带入北匈国。

  不过后总管见花颜对佣奴、下人都很和气,没有一丝公主的架子,听不到悦耳的闲言闲语也是默默承受,不会找人出气,花颜的好气度表露无疑,连她身旁跟着的丫鬟也很懂得礼数,让后总管对花颜渐生好感,态度也慢慢转变,纵使不够毕恭毕敬,但已经改好许多,有将她当成公主看待了。

  花颜就一直待在行馆里等候安排,只是国丧期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并没有人来看望她或是给她任何的消息,她只好耐心再等下去,不觉又过了一个月,她却仍然没等到王宫传来回应,她依然被留置在行馆里,好似被人给遗忘了。

  时令来到了五月,北方地阔无遮蔽,猛烈的太阳一照射,整个大地便热得像要被蒸发,如同炎热的夏天,但是太阳一下山,寒气又从四面八方冒出来,颇有春寒料峭的味道。

  花颜初次遇上如此冷热交错的季节,实在难以适应,但她还是咬着牙忍受,她没忘了母亲对她的叮咛,不管遇上什么困难,就算是如今这样尴尬的处境,没有拜堂成为王后,又被困在此进退不得,她也要忍耐,坚强活下去。

  只是花颜不明白刚上任的北匈王狄格,这个原先订好应是她丈夫的男人会如何处置她,不过再难堪也是如今这个模样了,不论坏或好她一定能接受的。

  青琳从外面跑入房里,连礼数也因兴奋而忘了,开心直叫,“公主,有好东西要让您看看,您快去后花园,快!”

  “什么东西?让你高兴成这样!”花颜放下手上的书,笑问。

  “公主,您去看看便明白了,快嘛,快!”青琳直催着她。

  花颜只得将手中的书合上摆在一旁,站起身,道:“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公主,您看了一定会喜欢的,走,快去看看!”青琳扶着花颜就急急往后花园走去。

  后花园没有前面的花园大,也不够美丽精巧,最大的特色便是有棵擎天大树,大树枝叶茂盛,树下是个乘凉的好地方。

  花颜来到后花园便看到后总管和青梨正站在大树下。见她来到,青梨迎上来,欢喜地指着大树下的秋千,说:“公主,您看!”

  花颜走近秋千,这是一个只由木板和粗绳索做成的简单秋千,不过和这树、这园子却是非常搭配,她记得自己昨儿个才站在树下顺口提起,说这儿若有个秋千就再好不过,那她便能荡着秋千吹风玩耍,没想到今天秋千真的做成了。

  “公主,喜欢吗?这是后总管特地为公主做的呢!”青琳笑着告诉花颜。

  花颜惊讶地看着后总管。

  后总管豪爽地笑道:“我昨儿个经过听到公主想秋千,觉得其实在这里弄个秋千也不错,就做了个来,希望公主不嫌弃。”

  “当然不会了,这秋千做得真好,后总管,真是谢谢你。”花颜向他道谢。

  “公主,你别和我客气,我只希望你在行馆里住得开心,我怎会不开心,我是衷心感激后总管的。”花颜真心感谢道。她还有这一方的安身之所,已是万幸了。

  后总管被花颜谢得不好意思。她真是个大方可爱的公主,但是王上为何还没迎她入宫呢?这也是他不明白的。

  “公主,要不要试试?”青梨睁大眼询问。

  花颜笑着点头,在两名宫女扶持下坐上了秋千,摆荡了起来。

  这样的秋千比她以前在宫中,由工匠细心打造雕满花鸟图案有靠背的秋千刺激有趣多了,荡得她漾开了娇美的笑靥。

  后总管很高兴见到花颜玩得开怀。他离去前又停下回身,道:“公主!”

  花颜忙让宫女停下秋千,看着后总管,“有事吗?”

  “公主,你到行馆也两个多月了,从没出过门,可想出外走走?”后总管说道。

  花颜不明白后总管为何有此一问,不过也问到了她心坎里,她老实表示,“后总管,我若说不想就是骗人了,可是我在北匈国人生地不熟,又能去哪里呢?”

  后总管听了忙告诉花颜,“明天我要入王都采买粮食,若公主想到王都见识、见识,可以一起去的。”

  “真的?后总管,我真能到王都开眼界吗?”花颜小脸一亮,满是欢欣。

  “公主想去当然可以了,只是马车无法载得了这么多人,所以公主只能带一名宫女同行。”后总管微笑说明。

  “这没问题,那明天就麻烦后总管了,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花颜高兴得直向后总管道谢。

  见到花颜这般开心,后总管也咧嘴笑得欢喜,向她点点头后离开。

  后总管走后,青琳、青梨两人都急匆匆地向她争取出门的机会,互相争得面红耳赤。

  花颜却开心得继续荡秋千,就算不用宫女在后面推送,她也可以将秋千荡到最高点,如今她的心情就和这秋千一样,从低潮也渐爬上了高点。

  熬了两个多月,她终于可以踏出门看看北匈国的王都,真是太好了。

  这就叫苦尽甘来吧。

  ???

  “青梨,我和公主离开了,再见!”青琳兴高采烈地向臭着张脸立在马车边的青梨挥手道别。

  “公主!”青梨看着坐在马车里的花颜,用快哭的声音低唤。

  花颜对青梨安抚地笑道:“青梨,这次我先带青琳出门,下次就换你了,你还是有机会的,别难过,你一个人在行馆里休息或四处走动都可以,我们不会离开很久,办完事便回来了。”

  公主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什么,只得恭敬回答,“遵命!奴婢也希望公主此行愉快,平安回来。”

  “我们要走了。”后总管走来招呼一声,关上了马车门,跳上车夫旁的位置,给个命令,车夫便吆喝一声,马儿扬脚动了,马车就缓缓离开了行馆。

  想到可以外出见世面,花颜脸上的笑容就止不住,让本就娇美的面貌更加绝色动人。

  “公主,您穿着北匈国的衣服还真好看,美丽又大方!”青琳夸赞着。

  为了出门方便,所以花颜与青琳都换上了北匈人的衣裳,短衣左衽、及膝褶裙,脚着长靴,北匈人喜爱穿鲜艳色彩的衣裳,所以花颜是粉红上衣配着艳红的裙子,头发也随俗编成数条辫子,再戴顶红色镶有珍珠装饰的帽子,让花颜看起来是俏丽大方、万分迷人。

  花颜低头看看自己,她也很喜欢身上的衣饰,若说儒服能衬出女子优美的身段,那这北国衣裳便可以显现出女子的活泼,而且这样穿行动自如,真的非常舒服。

  “青琳,你也不错啊!”花颜也赞美青琳。能入宫为宫女,相貌是很重要,因此青琳、青梨都算是个美人,美人配上好看的衣裳,自然不会差了。

  “真的?”青琳闻言好开心,更是在衣服上摸摸弄弄。

  花颜笑着看外面景色。后总管提过行馆离王都不远,车程只需要半个时辰,很快的,她就能亲眼见到北匈国的都城了。

  马儿踩着石板路,来到了城门口。花颜惊讶地睁大眼看着高耸的厚实城墙,这应该就是所谓的铜墙铁壁了吧。

  入城后,繁华热闹的街道和人群吸引住花颜的全副注意力,她睁大双眼看着窗外情景,真是目不暇给,真想将所见的全都印入脑海中。

  真不愧是北匈国的国都,王都的繁荣不输给中儒国的国京,一样是一间挨着一间的商铺,一样是熙来攘往的行人,不同的只有贩卖的物品。

  酒幡四处招摇,也有许多卖毛皮的店家将虎豹皮挂在外面吸引买客,这些美丽却看起来凶猛的毛皮总让花颜看傻了眼,她从没见过这么多猛兽皮裘。

  马车在一个十字交会口的街边停下,后总管打开车门让花颜下车。

  “公主,我在左边这条街上办事,而右边这条城中道是都城里最热闹的市街,街上贩卖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应有尽有,公主可以去瞧瞧逛逛,不过别走远了,以免迷路,一个时辰后在此会合。”后总管说道。

  花颜答应,“后总管放心,我一定准时回来。”

  后总管笑着点头,再回到马车上,马车就转入那条满是酒楼饭馆的街里。

  “走,我们去逛街。”花颜牵着青琳往前走。

  “是,公主!”青琳笑应。

  花颜忙纠正,“在外面叫公主不适当,你唤我小姐吧。”

  “遵命,小姐!”青琳马上改口。

  随即两人笑着走入熙来攘往的人群里。

  她们先被卖首饰的摊子吸引住目光。青琳拿着一对翠玉耳环征询花颜的意见,“小姐,您看这耳环漂亮吗?”

  花颜点头,抚着一条由七彩玉石串成的项链,“青琳,这项链也不错啊!”

  在东摸摸、西看看后,花颜买下两对玉耳环,拿给青琳,“一对给你,另一对给青梨。”

  青琳开心地收下,“谢谢小姐,青梨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花颜再走入旁边卖摆饰品的店家,一眼就看中了摆在柜台上的一个水晶娃娃,这娃娃通体晶透,刻工细腻,教花颜看得目不转睛。

  老板见客人上门,忙迎上前来招呼,向花颜介绍这个水晶娃娃。“小姐,你真是好眼光,这水晶娃娃是刚从中儒国带回来的,不但雕工好,水晶质地也够纯净,可是件上上之品呢!”

  中儒国三个字引起了花颜的思乡之情,她克制下心中的波涛忙问道:“这水晶娃娃真是中儒国做的吗?”

  “小姐,这当然是真的,这白玉水晶只产于中儒国,也唯有中儒国的工匠能刻出这样栩栩如生的娃娃,小店是以诚信做生意,绝不会欺瞒客人。”老板极力保证。

  “小姐,您喜欢吗?若喜欢就买下吧!”青琳看出了她的心情。

  花颜看着水晶娃娃,轻点头应了声。

  于是青琳便与老板交涉价码,而花颜则是抚着冰凉的水晶娃娃,眼里有些热热的,这娃娃勾起了她的思乡愁绪。

  不知父王、母后和皇妹们可好?他们听到了北匈王过世的消息,一定很为她担心吧,其实她好想告诉他们不必挂念她,她虽然没当上王后,可是能这样平平静静地在行馆里生活,她已经很满足了,在这些日子里,她已经悟出了这个道理。

  不管北匈王是否真忘了她,或是故意不理会她都无妨,如此平凡宁静的日子她已能适应,不要求荣华富贵,她只愿能随心而活。

  她已经将自己的心愿降到最低了,上天应该会实现她的希望。

  “小姐、小姐……”青琳轻摇了摇陷入沉思的花颜。

  花颜回过神来,对青琳笑道:“娃娃买到了?”

  “嗯,而且奴婢还杀了个好价格呢!”青琳说得得意。

  店老板拿了个木盒出来,将水晶娃娃放入盒里交给青琳,有礼地直道谢。

  “那我们走吧。”花颜和青琳随即离开了商铺,再往下逛。

  “小姐,你是不是想到主上、主后和公主们呀?”青琳和花颜并肩而行,看着她美丽的侧脸问起。

  花颜也不瞒她,承认道:“听那老板提到中儒国,心就不自觉地飞回父王、母后那里了,不过这只是一下子涌上来的情绪,一会便没事了。”

  “奴婢知道,公主一向都很坚强,不会被逆境打倒的。”青琳说道。

  花颜却轻敲了下青琳的头,“又叫错了!”

  “啊……对不起,小姐!”青琳苦着脸、揉揉头忙改口道。

  花颜神情再转为欣喜,带着青琳继续逛街,主仆两人都成了好奇的孩子般,在满街琳琅满目的物品中穿梭,有兴趣的便拿起看看,对于没见过、好奇的东西就请店东解说,当是增进见识,一番采买下来,青琳两手已经拿了不少的东西,幸而都是不太重的小饰品,不过两人也逛得腿酸,正想找个地方停下休息,就见到一队铁骑声势震人地奔来开道。

  “王上驾到,人车让道!王上驾到,人车让道!

  四周立刻响起喧哗声。

  “王上来了!”

  “可以见到王上了!”

  人人争相挤在街道两旁要见北匈王。

  花颜听到北匈王出巡,先是惊愣了下,接着就被人群推挤得几乎站不住身,青琳怕与她分开,则是紧紧地拉着她的手不敢放。

  花颜随着人群困难地移动,四周人群全涌过来了,要离开已是不可能,只能找个较不拥挤、舒服点的位置站着;她转头看了看,见到不远处有个空位,她忙拉着青琳拨开人群往空处奋力挤过去,发现那原是个台阶,两人也没有别的办法,就立在阶梯上,这样反而可以很清楚看到街道上的情形。

  “不知道北匈王长得什么样子呢?”青琳喃喃自语,好奇地睁大眼。

  花颜更是满心期待,想瞧清北匈王的长相。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