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花颜,醉!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花颜,醉!目录  下一页

花颜,醉! 第十章 作者:可儿

  花颜听到了许许多多的声音在耳旁来来去去,男声、女声、哭的、叫的,一片嘈杂声,她很想睁开眼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的头好痛,像被撕扯,疼得她忍不住呻吟喊痛。

  马上的,一个忧伤的声音贴在她耳旁柔声安慰着她。忍耐一下,马上就不痛了,宝贝,一会便不疼了,忍一忍,宝贝……同时也有一双温暖厚实的手掌不断轻抚着她的脸颊。

  从没有人叫过她宝贝,这个称呼让她感到好舒服,好似真赶跑了疼痛,她的身子慢慢放松下来,一会又沉入更深的梦乡了。

  花颜就这样昏昏沉沉、时醒时睡,眼睑就像有千斤重怎么也睁不开,额上的疼痛也时缓时猛,她受不了就会哭叫喊痛,直要听到一声声怜惜的宝贝呼唤后,她才会平静下来。

  不明白过了多久的时间,她的眼皮似乎没那么沉重了,额上的疼痛也慢慢减轻,而宝贝的唤声仍然还在,一样是怜惜的语气,还带有浓浓的温柔和宠爱,她想见见那个人,是谁在叫她宝贝,她好想看看他!

  终于,眼皮上的重物好像被人给搬开了,她可以缓缓睁开眼睛了。

  “醒了,公主醒了,公主醒过来了!”青琳发现花颜眼睛睁开,兴奋地大叫,叫声引得房里的人都来到床前。

  “公主,您醒了!”青梨高兴地哭了。

  “太好了,公主,你可醒了,真是太好了!”思夫人紧紧握住花颜的手,开心地说道。

  还有多位夫人也涌到床边,欣喜地看着清醒的花颜。

  花颜还有些迷惑,惊讶怎会有这么多人在身旁,忙想起身,哪知一动就牵扯到额上的伤口,马上又让她疼得掉眼泪。

  “好痛……”花颜忍不住呻吟着。

  思夫人忙将她按下,“公主,别动,你额头的伤不轻,不能乱动!”

  额头的伤?花颜无力地伸出手摸摸头,果然摸到厚厚的布条包裹着头,所有的记忆这才回到脑里,她想起自己是怎么受伤的了。

  花颜忙看着身旁的人,见到思夫人仍然在自己身边,那表示她的要求还是没被狄格接受。她付出了全部的代价,最后得到的仍旧是失望。她难过地想着。

  “思姐姐……”花颜开口想说话,可是声音沙哑、喉咙干涩,教她直咳嗽。

  “大夫说公主醒了会口干舌燥,要喝雪蜜水的。”青梨说道。

  青琳早已从桌上端来雪蜜水,思夫人和青梨小心轻扶起花颜坐好,让青琳伺候她喝水。

  凉凉甘甜的水顺喉而下,除去了喉咙的不适,花颜慢慢再发声,虽然音调还是低哑,但是已经转好许多了。

  花颜眸子一一掠过房里的人,却没看到狄格。她失落、悲伤,却很能接受,他又不看重她,怎会守在她身旁呢。

  “我睡了很久吗?”花颜问起。

  “公主,你昏迷三天了,真是把大家都吓坏了!”思夫人柔声回答。

  三天,原来她昏迷了这么多天。花颜赶忙有礼地细声道谢,“谢谢几位姐姐照顾我,谢谢你们。”

  一旁的几位夫人都摇手表示不用客气,也纷纷嘱咐花颜要好好休息,尽快将伤养好。

  “谢谢大家的关心!”花颜虚弱地泛起一抹笑容,说道。

  问候一番后,几位夫人见花颜伤势稳定了,便放心先行离开。

  思夫人没走,仍是坐在床边,“公主,你一定饿了吧,我已经让御膳房做了好入口的燕窝粥,我喂公主吃一些!”她忙要宫女将粥呈上。

  “不忙,思姐姐,看你一脸疲倦,你一定为了照顾我没好好休息,你应该下去歇息了,伺候我的事由青琳、青梨来做便行了!”思夫人的好,让花颜觉得受之有愧。

  “公主,你别和我客气了,你会受伤也全是为了我,我好过意不去,也衷心地感谢公主,谢谢、谢谢!”思夫人哽咽直说谢,语气里满是感激。

  “思姐姐,你别这么说,该过意不去的是我,都是我弄砸了一切,对了!王上是不是收回命令,不乱杀人了吧?”花颜紧张追问道。

  思夫人神情却转成了娇怯,还一脸的喜气,连青琳、青梨都面露笑意看得花颜满腹疑问,不过看样子她可以放心了。

  “我不懂你们在笑什么?不过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没事了才对!”花颜松了口气。

  没想到思夫人竟然在花颜的床前跪下叩谢,“公主,谢谢,你的大恩大德,我没齿难忘,谢谢公主,谢谢!”

  花颜吓了一大跳,忙想拉思夫要起身,却又力不从心,只得对青琳、青梨下令道:“你们两个还不赶快扶思夫人起来,快啊!”

  青琳、青梨却只是笑着站在原地,不打算动手。

  “公主,这是感谢媒人的大礼,您就接受吧。”青琳笑眯眯地说道。

  “是啊,促成了一桩好姻缘,公主您真是功德无量呢!”青梨也欢喜地道。

  花颜听得更是一头雾水,“什么意思?你们快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公主,您的要求王上同意了,王上已经下旨将思夫人赐给平民童德,就是思夫人原来的未婚夫婿,思夫人可以离开后宫和心上人比翼双飞!”青梨公布喜讯。

  这话让思夫人更加娇羞,脸上洋溢着幸福神采。

  青琳忙加以说明,“不止是如此,王上还赏赐了厚礼当嫁妆,所以思夫人可以风风光光地离开后宫出阁呢!”

  花颜由愕然转为欢喜,睁大的眸子里满是喜悦,“真的?这是真的吗?”教她太惊讶了!

  思夫人笑着对花颜轻点点头,“这是真的,所以公主你是我的大恩人,我一辈子都会感激你的。”语毕她就跪下道谢。

  “思姐姐,你别这么说,这是你应得的,你快起身、快起身啊。”花颜伸出手将思夫人扶起,两人握紧了手,笑得开怀。

  只是思夫人是全然的开心,而花颜的笑里还有丝苦涩,神情黯然。

  “公主,我的幸福是公主为我争取的,所以我一定要见公主身子痊愈才能放心离开,公主,你要快些好起来呢!”思夫人笑着说道。

  花颜勉强地笑笑回应,有些意兴阑珊,半开玩笑回答,“那是当然了,我也要搬到后宫了,说不定会住到思姐姐原来的宫殿呢!”

  “这怎么可能,王上怎会让公主离开身边,绝不可能的!”思夫人立刻反驳。

  “王上虽然从了我的要求,但是心中一定气我、怨我,不希望见到我,我怎么还能留在鹰王宫呢,我有自知之明的。”花颜强要装成不在意,可是却心口泛疼。

  青琳忙道:“公主,王上怎会气您、怨您呢,您受伤王上不知道有多着急,您昏迷了三天,王上寸步不离地陪着您,半刻都不敢走开,王上是非常重视公的。”

  “是啊,每当公主您难过地喊疼时,王上一定会温柔在您耳旁说话安慰,也心疼地直抚着您的脸,恨不得能代公主疼似的,怎会不希望见到公主呢!”青梨紧接着补充道。

  “王上对公主的情义,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王上虽然没说,可是他的悔恨、心疼全用行动表现出来了,没人见王上这样伤心、失意过,王上绝对是真心喜爱公主的。”思夫人也肯定表示。

  花颜又愣住了,脑袋霎时无法思考,心情却立刻由谷底飞上了天,难以言喻的愉悦充满心房。她困难出声,“王上,他……他真的为我……真的……”

  “真的!”思夫人和青琳、青梨异口同声回答,明白花颜不全的语句里想说什么。

  花颜好想哭,快乐地想哭,原来在她最难受、脆弱时,他陪在她身边,他真的关心她,她也找到了在耳旁喊她宝贝的人了。

  没有第二个想法,花颜就挣扎着要下床,她想见他,整颗心、整个人都渴望见到他。

  “公主,你不能下床!”思夫人赶忙扶住花颜。

  “我要见王上。”花颜急道。

  “公主,要见王上也不用急在这一时,否则就让侍卫去告知王上,请王上来看您好不好?”青梨提议。

  “不要,我要亲自去见王上,我的伤不碍事,我可以慢慢走去见王上,我要见他。”花颜坚持道。

  思夫人看出了花颜对狄格的情意,她很能明白这样的心情,也愿意帮忙,“好,公主,我们扶你去见王上。”

  “谢谢。”花颜高兴地对思夫人笑了,转头看着青琳、青梨。

  青琳、青梨无奈地道:“是!”

  于是三人就帮着花颜梳妆打扮,让她能漂亮去见狄格。

  花颜忍住身子不适,一颗心已飞到心爱的人的身边了。

  ???

  御书房里,狄格坐在案前,批阅着堆叠得满桌的奏摺,神情冷肃。

  侍卫进入禀报,“王上,花颜公主晋见。”

  狄格心一惊,手上的笔掉落在地,还没来得及回应,就见花颜由宫女扶着,步履蹒跚地走进来,还欲向他屈膝行礼。

  狄格猛地站起,飞快来到她面前,怒吼道:“该死!谁准你下床的?”

  “王上!”花颜轻吟出声,虚弱地腿一软,人站不稳地踉跄着。

  狄格立刻伸手抱住她,又气又慌,“天杀的,你怎么可以逞强走路?御医在做什么?本王要砍了他们!”

  花颜紧紧地抱住了狄格,小脸埋在他怀中轻喃道:“我想见你,好想见你。”

  狄格听了还是火气冲天,“想见本王就可以不顾性命吗?真是乱来!”

  “我怕你不要我了,我好怕。”花颜娇声低语。

  狄格心震动了下,抱住她的手臂突地收紧,语气不自觉地缓和下来,“好不好好养伤,却跑来这里胡说,该打!”

  花颜闷声轻笑,“那就打吧,我疼,你也一样痛啊!”

  狄格嘴角扬起,弯身抱起了花颜,走入御书房后的厢房,这是他批阅奏章累了时可以小憩的地方。

  狄格抱着花颜在床边坐下,轻抬起她的小脸,先仔细审视她的伤势,再开口道:“你太不听话了,这样糟蹋自己,万一伤势加重了怎么办?”他的眼神里满是怜爱与心疼。

  “那你为何不留在我身边陪我,让我醒来后就能见到你呢?”花颜噘唇埋怨道。

  狄格神色很不自然,“本王还有国事要忙啊!”其实他是害怕她的反应,怕看到她眼里的怨恨、责怪。

  “可是我昏迷时,你不是日夜不离地陪着我吗?”花颜漾起笑颜望着他。

  狄格有些狼狈地别开眼,不让她看到他的脆弱,那时他心痛得几欲崩溃,若她没转好,他恐怕连生存下去的意志都没有,可是他大男人的自尊让他做不到在她面前示弱,于是就生硬地转开话题,“你来见我做什么?”

  “来向你道谢的,谢谢你成全了思姐姐,让她有个好归宿。”花颜诚心道谢。她聪明地不追根究底,王上对她的怜爱,她能意会。

  狄格不悦地皱起眉头,“她现在才有好归宿,那表示她跟着本王就是错的!”

  花颜开口想解释,狄格却又马上接着道:“别说了,本王明白你要说什么,这事过去了,本王不想再提。”以免她自残的梦魇又纠缠着他。

  “你对我的宠爱也会过去吗?”花颜问得很直接。

  “你今天怎么净说些奇怪的话!”狄格觉得有异地盯着花颜说道。

  花颜颊上布满红霞,垂下眼睑,“因为我发现自己……自己……好像……喜……喜欢上……王上了。”

  她说得极轻,但是狄格却听得非常清楚,他满怀期望又不高兴地道:“喜欢就是喜欢,哪还有什么好像不好像的,你对本王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花颜调皮地眨眨眼,慧黠地反问道:“那王上对我又是什么感觉呢?”

  狄格摆出架子,故作傲然姿态,“还用说吗,你不早是本王的女人了!”

  花颜神色一黯,一副要哭模样,“我……我明白了。”

  狄格舍不得见她伤心,又想到她有伤在身,赶忙换过说法,“也不全是这样,本王就和你一样,好像也是喜欢你!”

  花颜马上追问道:“如果我说我爱你,那你也会爱我吗?”

  “你说什么?”狄格睁大眼,大声问道。

  花颜小脸倏地变色,“我……我不知道,不知道!”她偎进他怀中轻颤着。

  狄格急急地放柔嗓音抚慰她,“颜儿,别怕,本王不是故意要凶你,不要怕,你将刚才的话再说一次,颜儿,再说一次给本王听。”

  “不要,你好可怕,除非你先告诉我,你……爱不爱我?”她轻声问道。

  狄格推开她,神情不悦,“你是在戏弄本王吗?”花颜话说得反反复复的,一听便明白她是故意的。

  花颜咬咬唇望着狄格,无措地扭绞着小手,低声道:“不……不是,我想用开玩笑的语气表白,那当你明白了我爱你,却笑人傻时,我可以不必那么难堪,有路可退的。”

  狄格眼里有狂涌的笑意,将她一双不知该放哪才好的小手包入他的大掌中,柔声命令道:“再说一次,宝贝!”

  这称呼教花颜睁大了眼,眼角湿湿的,心儿雀跃不已,“我爱你!”她说出口了,用极温柔的声音。

  狄格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动容地道:“本王会阻断你所有的退路,让你只能爱我,不准退缩,我的颜儿宝贝。”

  “我爱你,王上,我爱你!我心中明白却不敢说,好怕将自己的心献出后,却换来一场空,那我会没有活下去的勇气,我一向不是这么软弱的,母后也告诉我要坚强,我已经拼命去做了,可我还是怕,好怕、好怕啊!”花颜鼓起勇气将心事全说出来。

  “傻宝贝,本王最爱的傻宝贝。”狄格低喃道。随即俯首将细吻洒落在她绝美的小脸上,最后停在她柔软的朱唇,极尽宠爱地缠绵着。

  花颜也交出全部的自己,用心回应着这个吻,只愿时间停留在此,这个甜蜜的吻永远不要停。

  不过顾虑到花颜尚有伤在身,狄格还是控制下心中的欲念,不舍地放开花颜。

  花颜抬起小手轻抚着狄格俊逸的脸孔,轻声倾诉情衷,“一刹那的爱恋,对我而言便是永远了,我爱你,此时此刻你应该也是爱我的,这样我已经好开心、好满足了!”

  狄格偏过脸吻着她纤柔的小手,大掌也摩挲着她无瑕白皙的粉颊、玉颈,凑唇在她耳畔吻着,厮磨中有模糊的爱语传出。

  花颜身子一震,僵住了,但她脸上随即出现动人的神采,望着狄格狂喜地叫道:“你说了,我听到了,我真的听到了!”

  狄格但笑不语。既是心有灵犀,又何必多言呢!

  “你说了,对不对?对不对嘛……”花颜搂着狄格的颈项,娇声迭问。

  “多话!”狄格轻斥,再次吻上了花颜的唇。

  宝贝,我爱你,永远!她以后一定会常常听到的。狄格在心中如是想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