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爱你,没有理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你,没有理由目录  下一页

爱你,没有理由 第八章 作者:可儿


  宁儿有些心不在焉的陪着老夫人下棋。

  从忘忧谷回来也有三天了,原以为和关飞宇经过一个下午的相处后,她会较常见到他的人,但关飞宇还是一样的忙,甚至比以前更忙,宁儿几乎见不到他的人。

  感受过关飞宇的温柔之后,说不想他是骗人的,宁儿喜欢被他疼爱的感觉,也想偎在他怀里听他说话、和他聊天。她知道自己提出的要求关飞宇是不会拒绝的,但以宁儿害羞的个性,这个要求她哪说得出口,她只能将希望放在心里,但愿关飞宇能了解她的心。

  不过,让宁儿感到安慰的是,每晚临睡前,关飞宇会到她床边握着她的手陪着她,直到她睡着了才离开。

  关飞宇没对她提他在忙什么,宁儿也没问。她的想法是,关飞宇若想让她明白,自然就会告诉她的,何必要唠叨的询问呢?

  宁儿轻叹口气,忧愁又涌上心头。她虽然不再惧怕关飞宇,但也不够了解他,两人间仍然存着许多问题,成亲后问题就能解决吗?她不知道,她对未来感到有些茫然。

  老夫人伸手在宁儿眼前晃了晃,“宁儿,宁儿,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专注?”

  宁儿这才过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老夫人,对不起,现在是轮到宁儿下了吗?”

  老夫人看着她,关心的问:“宁儿,你怎么看起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是何事让你烦心?”

  宁儿摇摇头,她怎能将自己和关飞宇之间的事说出来让老夫人烦恼呢?

  老夫人知道宁儿是忧烦她和飞儿的事,也明白年轻人的事该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她这个老太婆是别多事。

  老夫人捶捶手臂,“没有就好。下了这么久的棋,我感到有些累了,我要回房歇一歇了。”

  宁儿低语道:“是宁儿不好,坏了老夫人的兴致,真抱歉!”语气满是歉意。

  老夫人摇摇头,“不关你的事,人老了本就要多休息,你若累了,也回房休息吧。”语毕,就让服侍的丫环扶她回房。

  宁儿看着老夫人离开后,也走出侧厅在走廊上闲逛。

  其实宁儿烦恼的不只是她和关飞宇的事,招弟的事也让她担忧。

  招弟让莫悠然强行带走,情形不知怎么样了?虽然关飞宇向她保证一定没事,但宁儿仍是不放心她这个唯一的好友,不知道招弟和莫悠然的事怎么样?招弟她现在过得好不好?

  她带着愁容倚在栏杆前,整个人显得无精打彩。

  突地,一双手臂从身后将她拥入怀中,低柔的男子嗓音问道:“怎么一副没精神的模样呢?我不喜欢看你样子。”

  宁儿诧异的转过身,见是关飞宇,她感到意外的脱口而出:“你怎么会这里?”

  “我不该在这里吗?还是你不想见到我?”关飞宇笑问。

  见他一副轻松自在的样子,似乎所有事都在他的掌握中,而她却一个人在这里忧烦两人的事,想些不知道要如何解决的问题。宁儿觉得她好傻,委屈的咬咬唇,想转身背对他。

  关飞宇抱紧她,轻声说道:“见到我不高兴吗?我可是忙完了事就立刻来找你,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呢。”

  宁儿眼眶泛着湿气,将脸埋入关飞宇怀中,慢慢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她怎么可以像个耍赖要人疼的孩子呢?明知关飞宇一定是有事才不能陪自己,但她就是忍不住想发娇嗔,想让关飞宇对自己说些好话,要他哄哄自己。从何时起,她竟变得这般孩子气呢?

  关飞宇发觉胸前有些湿意,抬起她的看见宁儿眼角悬着两串晶莹的泪珠,怜惜的低下头吻去她滑落的泪水。

  “别哭,我急着将事情办好,才无法陪你的,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形了别哭,别哭了!”他解释着。

  宁儿明白他的心意,想给关飞宇一个笑容,但眼泪就是不听话的纷纷掉落,她把脸深深埋进他的怀里。

  关飞宇没再多做解释,弯身抱起宁儿,大步往外走去。

  宁儿一直将自己埋在关飞宇的胸怀中,她感到他抱着自己走了一段路,然后他坐了下来,将她放到他腿上坐着,接着她发觉四周开始扔晃起来,这时她才抬起头。

  “我们要去哪里?”宁儿疑惑的问。原来他们是在马车里,关飞宇正抱着她坐在车里的软垫上。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关飞宇卖个关子,他要给宁儿一个惊喜。

  既然他这么说了,宁儿也就不再多问。她双手抱住他的腰,只想就这样靠着他一辈子。

  关飞宇对于宁儿的举动感到很高兴,看来这小东西已经渐渐信赖他,不再畏惧他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她会爱上自己的,他有这个信心。

  “你喜欢看到我吗?”关飞宇想听她怎么回答。

  宁儿脸儿低垂,轻轻点了下头。

  “你有多喜欢看到我呢?是想天天看到、时时见到,还是偶尔见到就可以了呢?”他磨蹭着宁儿无瑕的肌肤,逗着她问。

  宁儿被关飞宇的胡碴扎得直笑,忍不住娇嗔道:“你欺负宁儿,宁儿不要见你了!”

  关飞宇停止他的逗弄,凝视她的眼睛,严肃又认真的问:“你真的不想见到我吗?”

  关飞宇灼灼的目光看得宁儿面红耳赤,她连忙移开眼光,不敢与他对视,也不回答他的问题。

  关飞宇抬起她的脸,他一定要听到宁儿的答案。“你真的不想见到我吗?”

  “那你喜欢看到宁儿吗?”她细声的反问关飞宇,将问题丢到他身上。

  关飞宇潇洒一笑,故意说:“那就要看你了,你若喜欢看到我,我就喜欢看到你;若你不喜欢见到我,那我也只能顺你的意不见你了。”

  这是什么答案?宁儿鼓起勇气望入他眼里,语带幽怨的说:“为什么要问我呢?我一切不都是你在决定吗?你来找我,我就能见到你,当你忙的时候,我也找不着你啊,我又有什么权力说见不见你呢?”

  就是这样可怜兮兮的语气让关飞宇想不疼她都难。他明白宁儿是兜着圈抱怨他没时间陪她,忍不住搂紧怀中人,真诚的说:“宁儿,待会儿你就会知道这三天我是在忙什么了,早些将这事办好,我才能安心陪你。我保证以后无论有多忙都会要你陪在身旁的。你知道吗?这些天我一直克制自己别去拥抱你,生怕一抱住你便舍不得放手了。”

  这话宁儿听了很高兴,她羞怯的看了他一眼。“你说的是真的?”

  关飞宇伸指点点她的俏鼻,“小丫头,只有你敢质疑我说的话,不是告诉过你,我说了就绝对算数?”

  “对不起!”宁儿柔声道歉。冲动之下,她搂住关飞宇的颈项,在他脸颊亲了一下,接着又害羞的躲入他怀里。

  关飞宇开怀大笑,抱着宁儿亲了又亲,万分的疼爱。

  此时,马车缓缓停下,车夫在门外喊着:“将军,目的地到了。”

  关飞宇抱着宁儿起身下车。

  宁儿一下马车,看清四周,秀眉不由得微蹙起来。他们眼前全是一座座的坟墓,她不知道关飞宇为何要带她来这里,莫非……她瞪大眼看着关飞宇。

  关飞宇回望着她,点点头,拉起她的手往前走。

  宁儿心在颤抖,眼泪噙在眼眶里,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在前面领路的随从拨开丛生的杂草,为关飞宇和宁儿开路。

  “将军,到了。”随从指着前面一座土坟说道。旁边也有七、八座类似的土坟,坟前全插着一块块木牌充当墓碑,在风吹雨打之下,木牌早已是东倒西歪了。

  关飞宇牵着宁儿走到墓前,从木牌上模糊的字迹隐约可看出“方玉紫之墓”几个字。

  “当初山寨被灭后,凡是寨里死亡的人后事都由当地县府处理,我找到以前的文件,上面记载李雄只有一个女儿,女儿的母亲名叫方玉紫。因此我到县府调查,查出他们将人埋在这片乱葬岗里,在仔细查看墓碑后,终于找到你母亲的坟墓。宁儿,方玉紫就是你娘。”关飞宇解释。

  他的话甫说完,宁儿已跪倒在墓碑前,哭得好伤心。

  “娘,娘……”她悲切的哭叫着。这个墓里所躺的就是疼她的娘啊!

  宁儿一直都明白,娘是为了救她才会被爹杀死的!娘临死前看着自己露出的笑容,她永远记在心中,娘知道自己的女儿得救了,不会遭到爹的毒手,这全是为了自己啊!怎不教宁儿难过呢?

  娘的一生命运坎坷,被爹强掳上山做押寨夫人,在山寨里从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最后为了保护女儿还牺牲了性命。想到这些,宁儿为娘感到万分的痛心和悲伤,哭得更加哀伤难过了。

  看着宁儿抱着墓碑痛哭的模样,关飞宇既心疼又不舍,他早知道带宁儿到她母亲的墓前,她一定会哭得非常伤心,如今亲眼看她哭得声嘶力竭的模样,他仍是不忍心的皱起眉头。

  关飞宇蹲下身将宁儿拉入怀里,一手轻拍她的背为她顺气,一手拿出手巾为她拭泪。

  宁儿把脸埋入他的怀中痛哭,整个人不停的颤抖。

  “宁儿,不哭,乖乖,别再哭了。”关飞宇安慰她。

  “娘,娘……”宁儿止不住泛滥的眼泪,难过的悲泣着。

  关飞宇抬起她的脸,“别哭了,你哭得这么伤心难过,你娘若是地下有知也不会愿意见到的,万一你哭坏了身子,岂不是枉费你母亲爱你、救你的心意吗?乖,不哭了。来,把眼泪擦干,上香告诉你娘,你现在过得很好,要她放心。”

  宁儿点点头,让关飞宇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痕,扶着她站好身子。

  一旁的随从将点燃的香交给宁儿,关飞宇也拿着香,和她一起在坟前祭拜。

  上完香,宁儿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娘死得这么惨,连死后都没能好好的安葬,任凭她在这里风吹雨淋,她怎么忍心呢?

  “不可以再哭了。”关飞宇拥着宁儿倚入自己怀里,“你是否要将你娘的墓迁离这里,找个清静之处让她长眠呢?”

  宁儿点点头,声音沙哑的说:“好,我不忍心留娘在这里无人照顾,但是要将娘迁到哪里呢??

  “就迁到水月庵如何?将你娘迁到那里后,你祭拜起来也方便,早晚又有诵经声相伴,且有人打扫,你认为如何呢?”关飞宇将心中的想法说出。

  宁儿当然同意。“这很好,一切还是要麻烦你。谢谢你,宁儿什么都没有,只能说谢谢。”关飞宇为她做了这么多,她好感激,却没有能力报答他。

  “你的母亲也就是我的丈母娘,何必要说谢谢呢?”关飞宇不喜欢她如此生疏客套。

  宁儿紧紧依偎在关飞宇胸前。这个男人以后就是她的依靠了,他竟能找到娘,这是不是表示娘也同意她嫁给关飞宇呢?

  抬头看向蔚蓝的天空,她仿佛看到天上的娘朝她笑着点头,耳畔似乎听到娘在对她说:“孩子,相信自己的感觉吧!关飞宇是个好男人,他会对宁儿很好的,娘很喜欢这个女婿。”

  她望着关飞宇,他对自己的关心与疼爱全写在他眼里,在这一刻,她真高兴自己能遇见他,对于将来她不再感到県徨了,她会嫁给关飞宇,做他的好妻子,好好的伺候他一辈子。

  这小东西眼里闪着不同于以往的光彩,晶莹水亮的双眸盈满了活力,好似解决了什么难题,又像是作出什么重大的决定一样。但不管是什么,她能想开不哭了才是最重要的。关飞宇暗忖。

  看随从将四周都清理好了,他牵起宁儿的手,“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宁儿依依不舍的边走边回头看,直到看不见母亲的墓了,才移开目光。

  “你累了吧,先睡一会儿,我们现在要去丐帮总堂。”关飞宇抚着她的发丝说道。

  “为什么要去丐帮总堂?”宁儿不解。

  关飞宇笑答:“你不是想知道招弟的情形吗?我带你去看看,你就能放心了。”

  宁儿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好了,现在你就快点闭起眼睛休息吧。”关飞宇拉好被子。

  “那你呢?”宁儿问他。

  “我坐在这里就可以了,快睡吧。”关飞宇催着她合上眼。

  宁儿点点头,听话的闭起眼睛,她的确感到有些累了。但心中念头她没说出来,其实她也想要关飞宇一同躺下休息,不过这样的话她现在还说不出口,或许以后她就敢说了。不一会儿,睡意涌上,宁儿慢慢睡着了。

  关飞宇则是一路看着她的睡容回到京城。

  ~~~~~~~~~~~~~~~~~~~~~~~~~~~~

  宁儿转转头醒了,伸伸懒腰,觉得睡了一觉精神好多了。

  她一坐起身就愣住了,自己不是在马车里吗?怎么会变成在房里了呢?她伸手掀开床幔。好陌生的地方,这是谁的房间?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呢?关飞宇在哪里?

  就在她满肚子疑问时,有人开门走了进来。

  “宁儿,你醒了,太好了!再不醒来,就会赶不上晚膳了。”招弟笑着走到床沿坐下。

  “招弟?是你!你会在这里?我又怎么会在这里呢?”宁儿看到招弟好惊讶。

  招弟拍拍宁儿的脸颊,“宁儿,你还没睡醒啊,这里是丐帮总堂,你忘了吗?是关将军带你来的,因为你睡得好熟,关将军不想吵醒你,所以就将你送到我房里片了。”

  “这是你的房间?”宁儿惊讶的问。

  向来爽朗的招弟脸上竟然出现了赧色,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我现在已经不回山上的家,也不到市集卖菜了,就住在丐帮里,这是悠然的意思,他说这是为了我好,我只好顺从了。”

  那次莫修然将她从将军府强行带回丐帮,招弟真是气极了,但一路上任凭她怎么挣扎、反抗,都挣不开莫修然的铁臂。等回到丐帮总堂,莫修然也没多做解释,直接拉她回到她先前待在丐帮时所住的房间,告诉她,她以后都要留在丐帮,哪里也不能去。

  招弟当然不服,她大声的抗议,弄得莫修然火上心间,干脆吻住她那张不听话、不服输的红唇,封住她所有的抗议的话他这举动让很少哭的招弟当场哭了起来,边哭边责怪莫修然欺负她。

  莫修然见她哭了,顿时慌了手脚,只好说出他放在心里的话。原来他对招弟动了真情,他是喜欢她的。

  招弟听了又惊又喜、又羞又怨,哭哭笑笑的不知该怎么面对莫修然。莫修然明白她的心思,只是温柔的拥住她,将一切的言语化为两人间亲密的举动。

  因此,招弟就留在丐帮,丐帮弟子都看得出帮主对她的情意,早将她当成未来的帮主夫人了。

  宁儿了解的笑着,握住招弟的手,“我还一直担心你被莫帮主带回来不知道会怎样呢?现在见你过得很好,我就放心了。招弟,你以后也不用再为生活奔波忙碌了,我真替你高兴。”

  “有什么好高兴的?悠然管我管得好严,不准这不准那的,连出门都一定要他陪着,事情也都有佣人代劳,我什么事都不用做,有时真是无聊极了。”招弟皱皱鼻子抱怨,但是她一脸的甜蜜相却骗不了人。

  宁儿哪会不明白招弟话中的真意呢?她故意捉弄招弟说:“既然他这么霸道,那我让飞宇和莫帮主商量,让你住到将军府好了,这样你也不必去卖茶,又可以陪着我,你说好不好?”

  “不好,不好!”招弟连忙摇头,“怎能麻烦关将军呢?你别替我担心了,其实我住在这里也满不错的,吃住样样都方便,想去看爹时,悠然也会陪我回家,不用换地方住了。”她急着说清楚,免得宁儿误会悠然。

  看招弟急急解释的模样宁儿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看来莫帮主已经收服了她这个好友的心,再过不久,丐帮也会有位帮主夫人了。

  招弟这时才知道原来宁儿是在戏弄她,气得她脚一踩,伸手朝宁儿身上呵起痒来。

  宁儿惊叫一声,连忙举手求饶,“哇!我投降,投降,不……敢了!哈……不敢了,原来……丐帮夫人是这么的凶……”

  “你还说,还敢取笑我!”招弟红着脸,又羞又恼的,两手更是不停的往宁儿腰肢搔去。

  宁儿的眼泪都笑出来了,只能哀求道:“好招弟,别生气了,对不起,不笑你就是了,放了我吧!”

  招弟娇俏的哼了一声,这才收回手。

  宁儿笑着下床,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衣饰,坐到招弟身旁问:“你们的婚事呢?莫帮主对伯父提了没?伯父答应了吗?何时要成亲呢?”

  招弟点点头,但面有忧色,“悠然和爹说过了,爹当然是答应。但我一想到自己的家世,就感到配不上悠然,他该娶个比我更适合他的妻子,所以我不让悠然去向爹正式提亲,事情就暂时搁下。”

  宁儿伸手握着好友的手,“傻招弟,莫帮主早已财势雄厚了,根本不用再借联姻来扩增势力,他当然要找个真心喜欢的女人当妻子。若照你的说法,飞宇要娶我岂不是更不应该了?他是堂堂的镇国大将军,而我却是土匪的女儿,我该是连将军府的大门都不配踏入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宁儿你别多心。你嫁给关将军是再好不过的事,你善良又温柔,最适合当将军夫人了。”招弟又忙着解释,怕宁儿误会了。

  宁儿朝她一笑,“瞧你把我说得那么好,那你自己呢?你不也是个家世清白的好女孩呢?为何会配不上莫帮主呢?”

  招弟答不出来,想想宁儿说得也有道理,抬头对宁儿一笑,心情好多了。

  宁儿站起身走到房门口,回过头来对招弟促狭一笑,“俗话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你都已经住进人家家里了,这一帮子的人都被你治得服服帖帖的,就只剩你那未来的公公和婆婆而已,你这么凶,还怕人家会不喜欢你吗?”想到这几天她为招弟的事担心不已,现在不好好逗逗她似乎有点对不起自己。

  “宁儿,你还说!看我怎么整治你!”招弟红着一张脸,站起身朝宁儿跑去。

  宁儿早就有所准备,她立刻拉开门跑出去。

  “别跑,不好好教训你,我就不姓陈!”招弟紧追在宁儿身后叫道。

  宁儿边跑边回头笑道:“不姓陈,那就姓莫好了!”

  “宁儿!”招弟又羞又笑的叫。这个丫头越说越不像话了,说什么也不能放过她。

  两个各有特色的美人就在长廊里一前一后的奔跑,她们的笑声惊动周围的人,他们也感染了她俩的欢笑。

  在大厅里谈话的关飞宇和莫修然两人也闻声走出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宁儿一见到关飞宇就直直地冲入他怀里,抱着他气喘吁吁的求救道:“救……命……招弟……要打……我!”

  “好端端的,她为什么要打你呢?”关飞宇笑着抱紧怀中人,他爱看宁儿的笑容,有笑容的她最迷人了。

  招弟在莫修然身旁停下,也同样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莫修然伸臂揽住招弟,笑问:“为什么要追宁儿,她欺负你了吗?”

  招弟只能羞红着一张脸猛跺脚,那种话要她如何说出口呢?

  宁儿偎在关飞宇怀里,“招弟说她不要姓陈了,我就叫她姓莫好了!”

  “宁儿!你再胡说!”招弟大声嚷着,见宁儿躲在关飞宇怀里,要捉又捉不到,转头拉着莫修然的衣襟,“你看,宁儿她欺负我,我不管,我要你帮我讨回公道。”

  宁儿把脸埋入关飞宇的胸前笑个不停,有关飞宇在,她才不怕招弟寻仇呢。

  莫修然搂着,一脸的笑意,他心中可是万分赞同宁儿的话,不过,表面上仍得给招弟一个交代,否则怀里的人儿会翻脸的。

  清了清喉咙,莫修然故作正经的询问道:“宁儿姑娘,你也听到招弟的话了,请问一下,你要如何赔偿‘我的招弟’呢?”“我的招弟”这四个字还加重了语气。

  这话连关飞宇听了都不禁大笑出声,更何况是宁儿,她笑得浑身无力,整个人倒在关飞宇的怀里,两人亲密的依偎着。

  “莫修然,我不理你了!”招弟给他一个大白眼,别过脸不看莫修然。

  他这哪是讨公道,简直是三人联合起来欺负她。不过,见宁儿和关飞宇亲昵的模样,让她很欣慰,宁儿终于接受关飞宇了。

  关飞宇忍住笑开口道:“招弟,别生气了,我代宁儿向你道歉,就罚我们在你成亲时当招待,另外还要包个大红包给你,你说这样好不好?”

  “好!好!”莫修然迭声叫好,那副迫不急待的模样让关飞宇和宁儿又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

  招弟羞红了娇颜,用力捶着莫修然的胸膛,“讨厌,谁说要嫁给你了,你叫什么好!”

  “那换成‘不好”好了,你不嫁给我‘不好’,可以了吧?”莫修然逗着招弟,难得见到这丫头脸红,不多逗逗岂不可惜?

  招弟瞠大双眼瞪着他看,半晌,她自己也忍不住笑倒在莫修然的怀中。

  一时间,走廊上的四个男女各自抱着情人笑开怀,旁人见了不禁漾开笑容,真是让人欣羡的两对璧人。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