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爱你,没有理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你,没有理由目录  下一页

爱你,没有理由 第六章 作者:可儿


  宁儿在佛堂里画画,她现在都利用下午的空闲时间作画。

  每天早上她会陪着老夫人做早课,和老夫人一起读些佛经,她是在庵里长大的,所以对佛经很熟悉,常为老夫人解释经书上的意思。到了是晚上宁儿要陪小鼎念书、习字,然后说故事哄他入睡。

  所以她现在只有下午有空可以画画,幸好她已经不需要赶画了,作画只是用来打发时间罢了。

  正画得顺手时,薛管家走了进来。

  “宁儿小姐,有人来府里看你了。”

  招弟从薛管家身后走出,对宁儿笑着。

  “招弟!”宁儿惊喜的唤了一声,开心的上前握住招弟的手,“我好想你哦!真高兴见到你!”

  “你……你会……说话?”听到宁儿的声音,招弟愕然的瞪着她看,良久才结结巴巴的开口。

  宁儿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一直隐瞒你我会说话的事,真是很抱歉!”

  招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高兴的摇着好友的手,“会说话是好事,干嘛要说对不起呢?不过,你一定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我。”

  “没问题,我有好多好多的话要跟你说。走,到我房里,我慢慢告诉你。”宁儿笑道。

  宁儿迫不及待的拉着招弟奔回自己的房间。见到招弟真好,她的心事终于有人可以倾吐了。

  ~~~~~~~~~~~~~~~~~~~~~~~~~~~~

  晕黄的烛火照亮整个屋里,现在已是二更天了,宁儿和招弟两人还没聊完。

  “原来是这样,所以关将军要娶你,你也不回水月庵了。”招弟喝口冷茶,她已经知道所有发生在宁儿身上的事了。

  “他是这样说,但我不知道他是否真会娶我,而我到底该不该嫁给他?最近,我甚至连见他一面都很困难,他的话我真能相信吗?”宁儿眼里满是迷惘。

  “当然要相信他的话了,而且你要嫁给他!”招弟睁大眼睛说,“不是因为他是位高权重的将军,也不是因为他能给你锦衣玉食的生活,,而是因为他是真心对你好。他为了你特别请清虚住持来看你,还将你养的兔子带到将军府,又要我来这里陪你,关飞宇若不是真心喜欢你,为何要对你这么好,他又何必强留你在府里,还说要娶你?对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来说,就算他真的欺负了你,你也求救无门啊,他根本就不用花那么大的心思准备婚礼。所以,宁儿,关飞宇对你的心你应该感觉得到,你嫁给他一定会幸福的!”

  怎么每个人都说关飞宇会给自己幸福呢?宁儿不懂,她只能朝招弟露出个苦笑。

  招弟拍拍宁儿肩膀安慰道:“不要紧,你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想,总会让你想明白的,你在这里过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宁儿笑笑,看着招弟问:“你呢?你自己不也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吗?你又要如何做呢?”

  招弟故作不在乎的摇摇手,“我哪有什么问题?还是一样种菜、卖菜啊!”

  宁儿握着招弟的手,“何必骗我、骗你自己呢?你喜欢莫悠然对不对?你提到他时眼睛都在发亮,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的。我想,他一定也是喜欢你的,他不也对你很好吗?招弟,我真替你高兴,你也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她是诚心希望好友能快乐的。

  招弟脸儿一红,不依的笑骂道:“什么幸福?他是一帮之主,我哪高攀得起?再说,他只是好心为我解决一些事,那对他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我才不会往自己脸上贴金,说他喜欢我呢。”但她眼里的依恋是骗不了人的。

  宁儿明白招弟在逃避什么,家世的差距会让人却步的,所以她只是握紧招弟的手并没有多说什么。她俩是多年相知相惜好友,就算她不说话,经由眼神传达就能让彼此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敲门声打断两人的谈话。

  丫环小玉走了进来,她是来请招弟到客房休息的。

  宁儿看了一眼招弟,明白她的意思。

  “小玉,你去帮我准备热水,陈姑娘今晚就留在这里和我一起睡,不用准备客房了。”宁儿交代丫环。

  小玉点头,照她的话去办。

  “我们两人好久没睡在一起了,今晚可以好好聊到天亮,而且明天一早起来还不用收拾满地的纸张呢。”招弟说着,和宁儿相视而笑。

  以前,宁儿有时会到招弟家住一晚,两人畅谈心事,只是那时宁儿不说话,两人就在纸上聊天,往往弄得满地纸张,第二天还得收拾干净,费事极了。

  现在宁儿会说话了,两人可以躺在床上轻松的聊到天亮了。

  ~~~~~~~~~~~~~~~~~~~~~~~~~~~~

  宁儿小心翼翼的起身下床,以免吵醒还在熟睡的招弟。

  昨晚两人也不知道聊到什么时候,聊着聊着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宁儿穿好衣服离开房间,朝佛堂走去,她要陪老夫人做早课。

  佛堂里,老夫人看见宁儿进来,有些诧异的问:“昨晚你不是和朋友聊得很晚吗?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

  “老夫人也知道宁儿的朋友来了?”宁儿有些意外。

  老夫人笑答应:“是飞儿说的,他说你一个人待在府里一定会感到闷,就找你的朋友来陪陪你。昨晚聊到还开心吗?就让你的朋友在府里多住几天,你也可以尽尽地主之谊,好好地招待她。”

  宁儿笑着点点头,关飞宇为自己设想得那么周到,宁儿对他不禁又多增几分好感,想见他的念头也更强了。

  “将军他……他近来……好吗?”宁儿有些迟疑的问。

  老夫人一脸忧心的叹口气,“这孩子最近忙得很,时常要到很晚才回来,我刚问过伺候他的小厮,飞儿到现在都还没起床呢,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

  见老夫人一脸的担心,宁儿冲口而出:“老夫人,那就让宁儿去看看将军的情形好了。”话一说完,她自己也愣住了。

  老夫人就是希望听到这句话,连忙点头,“好,好,你去看看也好,这样我才能放心,就麻烦你跑一趟了。”

  话都说出去了,怎么能反悔呢?宁儿只好硬着头皮向老夫人行个礼后,步出佛堂往关飞宇的房间走去。

  宁儿若是回头,就会看到老夫人一脸得意的笑容。

  关飞宇每个月下旬都会留在宫中和皇上商议国事,每每待到很晚才回家,他吩咐过下人别去吵他,上午的时间就让他睡久些。这件事老夫人当然知道,难得宁儿会主动问起飞儿的事,她不打铁趁热更待何时呢?

  ~~~~~~~~~~~~~~~~~~~~~~~~~~~~

  宁儿在关飞宇的房门前徘徊许久,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举起手,但还没有敲下去,她的勇气又消失了。

  想了一下,宁儿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

  房内静悄悄的,招弟还没醒,她走到两个房间相通的门前,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推开门走入关飞宇的房里。

  那次她晕倒就是在这里醒来的,不过那时她并没有看清楚房内的摆设。宁儿转头看了看四周,房里的布置和她的房间差不多,只是在色调上她的房间显得柔和多了,而这间房充满了阳刚之气。

  她轻移莲步走到床前,手放在床幔上,许久才掀起一角朝里面看去。

  关飞宇躺在床上看样子睡得很熟,他只穿着一件单衣,被子盖在腿上。

  天气虽已开始转热了,但是早晚仍能感到凉意,他这样会不会着凉?宁儿伸手为他盖好被子。

  看着关飞宇的额头,她不知是否也要摸摸他有没有发烧呢?宁儿咬着唇,小手怯怯的抚上他的额头。

  正常!宁儿正想将手伸回时,就见到关飞宇张开眼睛,一手还捉住她的手。

  宁儿惊呼一声,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整个人就被关飞宇拉入怀中,接着他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宁儿躺在床上,看着俯视自己的他,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我没有……恶意,是老夫人……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生病了……”

  “你只是为了老夫人的话才来看我的吗?”刚睡醒的关飞宇嗓音低沉慵懒,呼出的气息轻轻地吹拂在宁儿的脸上。

  宁儿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咬了咬唇,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这小东西终于有点进步了,不会一看到他就想跑,看样子,她好像对他关心起来了。

  “你不是很讨厌看到我吗?我生病了对你来说不正是个好消息吗?若不幸我病死了,你就可以永远不用再看到我了,这不是正合你的心愿吗?”关飞宇故意用话激宁儿。

  宁儿瞪着他看,眼圈渐渐红了起来,颤声说道:“你…你怎能这么说呢?我哪会希望你生病!我……我是这么坏心眼的人吗?我是怕你,但也不会诅骂你啊,你怎么可以诬赖我呢?”眼泪顺着颊边滚下。多日不见,想不到一见面他就这样误会自己,宁儿感到既生气又伤心,忍不住哭了起来。

  她娇弱的哭泣声让关飞宇好心疼,连忙将她搂进怀里,喃喃说着歉意。

  “是我不好,我不该误会你的,对不起,别哭了。你特地来看我,我还这样误会你,我真该死。宁儿,对不起……”

  宁儿边哭边责怪他,“你都不来看我,放我孤孤单单一个人在府里,你根本就不要我了,否则怎么都不来看我呢?我讨厌你,最讨厌你了……”她把多日来心里的委屈全一古脑儿的宣泄出来。

  宁儿话里的不满却让关飞宇感到很高兴。这表示这个小东西开始想念他了,也不枉自己如此花心思的对她,还强迫自己不与她见面。他这样做就是要让宁儿慢慢发觉两人间不可分离的命运,使宁儿能看清这份感情,不再惧怕他。

  “对,对,我讨厌,我不该,是我让宇儿受委屈了,我真是太坏、太不应该了!但我怎么舍得不要宁儿呢?我有去看你,只是你不知道。”

  宁儿抬起泪汪汪的小脸,不相信的说:“你骗人,你才没来看我呢!你只是在骗我、哄我高兴罢了!”

  “宁儿,我从不说谎,我以为你不想看到我,所以我都趁你睡着后才去看你的。关飞宇温柔的为她拭去颊上的泪水。

  “我又没说不想看到你,是你自己想错了,还将错怪到我身上,你又在欺负我了,每次都欺负我!”宁儿嘟起嘴撇过头去,那娇俏的模样惹人怜惜。

  关飞宇连忙陪不是,“宁儿别生气,我又说错话了,你怎么罚我都可以,就是别哭了好不好?你哭得我好心疼,别哭了!”

  看他手忙脚乱的安慰自己,宁儿心头甜孜孜的,把脸埋入他怀里不再哭了。

  关飞宇高兴宁儿不哭了,伸手轻轻抚顺她的长发,静静的拥她在怀里。

  在情绪平衡之后,一个疑问浮现在她脑里。她似乎不再惧怕他了,这是不是代表她接受关飞宇了呢?接受他对自己的关心、接受他对自己的好,也接受他当自己的……丈夫了呢?

  昨晚她还对招弟说不敢确定自己的心意,怎么今天一见到他,她就乱了方寸,又是哭又是闹的要他疼,他怀里的舒适还让她舍不得离开呢!娘会高兴她和关飞宇在一起吗?她感到好迷惘。

  宁儿的安静让关飞宇感到有些奇怪,他抬起她的小脸看着,宁儿脸上的迷乱显露出她内心的情绪,关飞宇低声问道:“想什么?是什么事让你这么烦恼?”

  “我想娘,我要我娘!”宁儿看着他说。

  这是个很难达成的要求,她娘已经过世了这么久,而且宁儿也说不出她娘的名字,天下间的坟墓那么多,哪一座是她娘的呢?

  但关飞宇却点头,“我会找到你娘的,让你能好好祭拜她,尽尽孝心。”

  “真的?”宁儿不敢置信的问。他真要帮她找娘?

  关飞宇点点她的小鼻头,“别怀疑我的话,我说的话向来是没有人敢怀疑的,我说到就会做到,绝不骗你!”

  他竟肯帮她找娘!宁儿感动得落泪,搂着他的颈项直说:“谢谢,谢谢你……”

  “我不喜欢你用哭来谢我,我喜欢另一种方式。”语毕,抬起宁儿的小下巴,关飞宇的唇迫不及待的覆上去,他想一亲芳泽已经想了好久。

  宁儿被关飞宇突来的举动吓倒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从没有人教过她要如何面对这一刻?她感到有些头晕,直觉的闭上眼睛,心跳得好快,呼吸也渐渐急促了起来,体内充满了战栗的欢愉,还有更多的羞怯,她忘了要抗拒,在他浓烈的男性气息之下,她被动的接受一切。

  心怜宁儿的纯真,关飞宇加深这个吻。他探索她的一切温柔,流连在她的甜蜜之中,弄得宁儿娇喘连连,浑身无力。

  好一会儿后,关飞宇才放开她,让宁儿偎在自己怀里平衡气息,一手轻抚着她的发丝。

  宁儿回过神来,双颊已是一处艳红。他怎能这样做呢?如此一来,她不就一定要嫁给他了吗?宁儿想大声的责备他,却羞得不敢抬头看他,咬着唇生自己的气。

  关飞宇明白怀里人儿在想什么,在她头顶印上一个吻,亲昵的说:“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要求一个吻并不算过分吧?你想什么时候嫁给我呢?日子我已经选好了,就下个月十五,那天月圆人也圆。你有了将军夫人的名份,小鼎也可以改叫你娘了。”

  下个月十五!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宁儿顾不得害羞,急忙抬头看着他,“太快了!我……我什么都没有准备,我……别那么快好不好?”

  关飞宇哈哈一笑,“你又要准备什么呢?你什么都不用准备,只等着嫁过来就可以了。嫁给我之后,你的生活和现在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你要做的只是搬过来与我住、伺候我,每晚和我同床共枕而已。这点,你会慢慢习惯的。”他在宁儿耳旁吹气说着。

  宁儿脸红得发烫,这个人怎么这么的不正经,竟说出这些话来,真是羞死人了!

  “你……我不理你了!”宁儿又羞又气的,扭动身体要他放开她。

  关飞宇哪肯放手,反而更加搂紧她,露出一脸愉悦的笑容。

  宁儿不依的捶着他的双臂,恼怒的说:“你捉弄我,还敢笑我,你真可恶,宁儿再也不要理你了!”说完,生气的别过脸,不看关飞宇。

  “真的不理我?”关飞宇仍是一脸的笑意。他喜欢现在撒娇可人的宁儿,少了沧桑少去忧愁,这才是她该有的面貌。

  宁儿不说话。

  关飞宇笑着转回宁儿的小脸,看着气呼呼的她促狭道:“你这小东西太大胆了,竟敢不理我这个大将军,你说,你该当何罪?”他故意瞪大眼睛吓她。

  宁儿被他好笑的模样逗笑了,倒入他怀里笑个不停。

  关飞宇搂着她纤细的娇躯,直觉她轻快动人的笑声好听极了,他满足的轻叹口气。

  宁儿从未笑得这么开心,想不到自己也有开怀畅笑的时候,此刻的她心情好得像是飞上云端般。

  关飞宇双手捧着她的脸,语气爱怜的说:“有笑容的你既美丽又迷人,我爱看你的笑容,也希望你每天都能过得快乐无忧。”

  凝视着关飞宇的双眸,宁儿在他眼里看到了深沉的温柔,也看到他对自己的好。以前自己只是一味的惧怕他,从未去想他是如何的对自己,现在她终于有机会可以看清楚一切,这才发觉自己傻,她根本就不需要怕他的,他是真心对她好,清虚师太和招弟都清楚看出来了,只有自己看不清,还误会他的好意,让他多费心了。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是因为我爹娘的关系,所以你心生愧疚,才想要娶我?”她当然喜欢关飞宇对她好,但他若真为了愧疚想要弥补,她受之有愧,那不是他的错,怎能要他负起这个责任呢?而她也不愿意为了这个原因而成为他的负担。

  “那你希望我是为了什么原因对你好呢?”关飞宇笑着反问她。

  宁儿摇摇头,除了责任之外,她想不出关飞宇还有什么理由对她好?

  “我没有好家世,只是个孤女,也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又没有过人的才情,我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值得你如此的对待。”宁儿对自己没有一丝的自信。

  关飞宇皱起眉头,不高兴她这样看轻自己。“宁儿,有许多事你还没看清楚,等你明白后,就会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好了。现在别问,用你的眼睛去看,若你还是不明白,我再告诉你,好不好?”

  宁儿轻轻一笑,点点头。

  关飞宇笑着轻啄一下她的唇,“你的朋友起床了,你要不要去看看她呢?”

  “招弟起来了?”宁儿高兴的问。

  关飞宇点点头。

  “我去看看她。”她从他怀里坐起,“那你呢?还要休息吗?”

  “昨天和皇上商议了一晚的国事,今晨才回来,我再睡会儿,午膳再和你们一起用。”

  “那你好好休息。”宁儿柔声叮咛,转身就要离去。

  关飞宇又将她拉回床边,亲了亲她后才放人。

  宁儿一脸的羞怯,不敢再看关飞宇,捂着脸急忙离开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