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爱你,没有理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你,没有理由目录  下一页

爱你,没有理由 第四章 作者:可儿


  “唉!”招弟猛叹气,近来真是诸事不顺,静儿住到将军府,她少了个聊天、谈心的伴,来市集的人也少了,今天的菜卖不到一半,再这样下去,恐怕就要无米煮饭了。

  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引起她的注意,是隔壁卖豆腐的李婆婆正和三个市井小混混吵架。

  原来李婆婆看今天生意不好,挑起担子准备回家,谁知才走了两步就被一个男人撞了一下,篮子里的豆腐全都摔到地上弄碎了。那人打坏她的豆腐不说,指责她的豆腐弄脏了他的鞋子,要她赔他一双鞋,李婆婆当然不肯,两人就当街吵了起来。

  招弟知道那三个混混只不过是想要钱罢了,看李婆婆年老好欺负才会找上她。

  “你们这些年轻人欺负一个老人家感不感到丢脸啊?这里是有王法的,你们再要闹事,我们就到衙门见,看大老爷会判谁有罪。”招弟看不过去,挺身为李婆婆说话。

  三个小混混哪听得进大道理,只觉得这年轻小伙子是来挡人财路的。其中一人不悦的伸手推了一下招弟,威胁道:“喂!小伙子,这里没你的事,少管闲事,免得自找麻烦!”

  招弟最讨厌这种好吃懒做的地痞流氓,她不客气的吼:“光天化日之下,你们分明是在抢劫嘛,这里人这么多,不怕有人将你们捉起来治罪吗?”

  “小子,你废话真多,欠打!”另一人伸手就朝她挥去一拳。招弟一时闪避不及,被那人一拳打到脸颊,当场摔在地上。右脸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嘴角也流血了。

  那人满意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招弟,回头要胁李婆婆:“老太婆,你到底赔不赔钱?你可不像那个傻小子挨得起打,一拳就会让你躺个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你还是赔钱了事吧!”三人恶狠狠的逼近李婆婆。

  招弟被这拳打得头昏眼花,一时无法从地上爬起,她朝围观的人发出求救的目光,希望有人能出面帮帮李婆婆。

  但是围观的群众都不敢挺身而出,地痞流氓他们可惹不起。

  招弟只好勉力站起,明知自己帮不了忙,她还是要帮。正想再上前理论时,从对面客栈里走出个熟识的人影,招弟看清楚是谁后,立刻扯开喉咙叫了起来。

  “丐帮帮主莫悠然,这里有恶徒,快来救命啊!”

  莫悠然皱眉转头看向发声处,出道至今,他还不曾当街被人点名过,他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

  一个头戴斗笠的年轻人朝他挥手,莫悠然看不清楚他的长相,那年轻人一只手还指着旁边的三个男人,想必他说的恶徒就是那三人了。

  那个身影、那顶斗笠好眼熟,莫悠然还来不及细想究竟在何处见过,眼前的情形让他暴喝一声,迅速扑向那年轻人,在拉开他的同时替他挡下一记木棍。

  那三个混混对于招弟的碍事感到很不耐烦,其中一人拿起一旁的棍子就往她头上打下,幸好莫悠然及时替她挡下了,否则招弟的小命难保!

  三个混混震慑于莫悠然的武功,吓得急忙逃命,莫悠然使个眼色,身旁的丐帮弟子便追了上去。

  招弟先前被那拳打得头晕,接着又被莫悠然用力一扯,受伤的脸正好撞到他的胸膛,这下不但头更昏,伤处也痛得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莫悠然推开胸前的人,低下头看清这人的脸。是她!怎么会是她呢?莫悠然有些惊愕。

  招弟痛白的脸和哽咽的哭泣声,让他明白她有多痛了。

  “你……”他抬起招弟的脸想看清楚她的伤,却不小心弄掉她头上的斗笠,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直披而下,那双迷的泪眼、可怜无助的神情让招弟显露出难得一见的女子娇态。

  莫悠然见了,不由得感到怦然心动,接着,他做了这辈子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做的事,他弯身抱起招弟,在众目睽睽之下疾奔回丐帮总堂。

  ~~~~~~~~~~~~~~~~~~~~~~~~~~~~

  “娘,宁儿……宁儿会听话!爹……不要杀娘,黑衣人……别杀我爹,爹死了,娘也死了!关……飞宇,你……杀了爹娘,走开!别来找我。宁儿不要留在……将军府,你杀了爹娘,宁儿……不能留在这里!宁儿不能……说话,我是……宁儿,不是……静儿,不是……哑巴!关飞……宇,放过我,求……求你,娘……宁儿要娘……”

  静儿陷入噩梦中,她又回到惨剧发生的时候。

  她忘不了娘死前的笑容,忘不了爹死时的凄厉哀号,更忘不了那个高大的男人。她也永远忘不了娘叫她不能说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说话。

  她很听话,不说话、也不叫,但为什么娘不回来接她呢?娘倒在地上动也不动,黑衣人带走了娘,没人来找她,她是个没人要的小孩了。

  静儿挥舞四肢,沉浸在迷离诡谲的梦境里。身体上的过份劳累,和心里承受的过多压力,在清醒时她可以用意志力逼自己接受,然而一旦睡着后,她便不能再逞强了。

  静儿只想逃开噩梦,她拼命的跑,却逃不开漫天洒下的黑网。救命啊!谁来救救她?

  倏地,一双有力的手捉住她挥动的双手,静儿有如溺水之人找到浮木般紧紧捉着,接着她感到一阵温暖包围住她,她毫不犹豫的伸手拥住那令她安心的温暖,伴着沉稳、规律的声响,静儿终于摆脱噩梦,安详的睡着了。

  她终于逃开噩梦了!关飞宇看着怀里的人儿,心疼的为她拭去额上的冷汗,抚顺她的秀发。

  此刻的关飞宇心中是震惊混合着沉痛。乍然听到静儿低弱吵哑的呓语声时,他整个人愣住了,静儿……竟然会说话!

  然后接二连三的呓语从她口里吐出时,关飞宇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从静儿断断续续的话里,他已能大略明白究竟是发生什么事了。

  静儿说他杀了她爹娘,他参加过无数的大小战役,在战场上也曾杀过不少敌人,但都是男人,他从未杀过女人。

  除了战役外,只有一次他是领兵围剿山贼,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算起来静儿那时也只有七、八岁大,莫非静儿是那山寨里的人?

  记得当初他们清理现场时,找到许多山贼的尸体,也找到许多被困禁的女人尸首,但并未发现有小孩的踪迹。

  静儿刚才的呓语中提到她叫宁儿,宁儿?当初探子曾提及山寨主李雄有个女儿莫非就是……

  关飞宇起身想去查清楚,他将静儿的头移到枕上,静儿却死命的捉着他不肯放,小脸还出现惊恐害怕的神情。

  “别……放……下宁儿,不……要……丢下……宁儿!”眼角也流下泪来。

  关飞宇将她搂进怀里,轻拍她的背安抚着。

  好一会儿后,静儿才又平静下来。

  关飞宇只好拿起一旁的披风裹住她,抱着静儿走出房间。

  他走入书房,找开一个柜子,这里放着他底下探子所探知的消息和情报。

  抽起一卷文件,他走到书桌后坐下,先安置好胸前的静儿,让她能舒适的躺在他怀里,这才打开文件仔细瞧着。

  果然,关飞宇没有猜错,李雄的女儿就是李宁儿,当时是个八岁的小女孩。

  关飞宇面色凝重的放下文件,搂紧怀里的静儿,不,她该叫宁儿的!

  想不到她会有那种悲惨的经历,而她那时只不过是个小女娃啊!关飞宇对宁儿充满了愧疚,李雄虽是十恶不赦之徒,但他仍是宁儿的爹,对于她娘,关飞宇更感欠疚。李雄面对强大的围剿官兵,心知敌不过,没想到竟会丧失理智,杀掉那些被他捉来的女人,她娘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杀的。他和部属赶到柴房时已经来不及了,李雄也奋力抵抗至死,这一切宁儿竟然全都看到了,那表示当时她也在现场,她该是躲在柴堆后面了。

  宁儿的娘叫她别出声,是怕她受到伤害吧!可怜的宁儿只知听话,母亲死了,她也不敢违背娘的话,才会让人误以为她是个哑巴。

  关飞宇心在抽痛,轻抚怀中人儿消瘦苍白的脸颊,宁儿小小的肩头扛了多大的哀愁,难怪她身上有股化不开的忧愁,让人又怜又疼!

  小鼎悄悄的走了进来,他来到父亲的身旁,看着睡着的宁儿小声问道:“爹,大姐姐是不是生病了?为什么在睡觉呢?”

  关飞宇摸摸儿子的头,“大姐姐太累了,所以还在睡觉,小鼎别吵大姐姐休息,知道吗?”

  小鼎看着父亲点点头,又转回目光关心的看向宁儿。

  关飞宇知道小鼎很喜欢宁儿,也明白他不会吵闹,所以就让他留在书房里。

  “小鼎,想不想娘?”关飞宇忽然问起。他元配过世时,小鼎还不满一岁,那么小的孩子应是不懂得认人,但这么小就失去了娘,也怪可怜的。

  “娘?”对娘他是一点印象也没有,小鼎想了一下,老实的摇摇头,但是他很羡慕红红有个疼她的娘,有时他也会想要一个娘,看看大姐姐,小鼎突然有个主意。“爹,让大姐姐当小鼎的娘好不好?小鼎喜欢大姐姐当娘,就教大姐姐当小鼎的娘好了!”小鼎开心的说。这样一来,他每天都可以和大姐姐玩了。

  因儿子的提议愣了一下,小鼎要宁儿做他的娘,可见小鼎有多喜欢她,那自己呢?娶宁儿为妻,这念头虽来得突兀,但他心里并不排斥,若让宁儿又变回不会说话的静儿,回到水月庵和一群师太在一起虚度青春,他才会心生不舍。

  “爹,你说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小鼎拉着关飞宇的袖子要他答应。

  关飞宇看着儿子正色地说:“小鼎真要大姐姐当娘?”

  小鼎用力点点头,“大姐姐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大姐姐对小鼎很好,小鼎喜欢大姐姐当娘。这样红红有娘,我也有娘了!”

  关飞宇宠爱的拍拍小鼎的面颊。“大姐姐是会说话的,我们来教大姐姐说话好不好?”

  “大姐姐会说话?!”见爹笑着点头,小鼎欢呼一声,“那大姐姐可以说故事给小鼎听了,好棒哦!”

  他的声音吵到了睡梦中的宁儿,她动了一下,小脸埋入关飞宇的怀里继续睡。

  父子俩不约而同地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互看一眼轻声笑了。

  “爹就让大姐姐做小鼎的娘,那小鼎以后可要听娘的话。”关飞宇笑着对儿子说。

  小鼎高兴的点头,父子俩很有默契的击掌为盟。

  犹在睡梦中的宁儿还不知道,她的一生已经让这一大一小的男人决定了。

  ~~~~~~~~~~~~~~~~~~~~~~~~~~~~

  丐帮总堂

  “莫悠然,我很感激你救了我,但是你没权力限制我做什么?我现在就要回市集拿我的茶然后回家,你听清楚了没?谁也不能阻止我!”招弟皱着眉头说话,每扯动脸颊一次,她就会感到一阵疼痛。

  招弟肿起的右脸颊已经上了药,披散的头发也绾了上去,看起来又像个小伙子了,只是丐帮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女孩子,而且还是个又凶又大胆的女孩,光是见她对帮主不敬的大声反驳,就没有几个男人做得到。

  莫悠然从没见过这么不知好歹的女人。脸肿得那么厉害,还要逞强到市集拿东西回家,现在她最需要的是少说话和好好休息才对,他要她留下来也是为她好,想不到她不但不感激他,还固执的要回家,枉费他一番心意。

  莫悠然挡在招弟面前不让她离开。“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是我救回来的,你这一走若是出了什么事,外人还道堂堂一个丐帮保护不了一个女子,如此一来,我这帮主的面子不是没了吗?所以你要留在这里等伤好了才能离开。”

  这是什么理由!为了他不值钱的面子,她必须留在这里?招弟越想越气,咬牙说道:“脸受伤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留在这里,我爹怎么办?我若没做饭给他吃,他会捱饿的。再说,我卖菜卖了那么多年,还不是好好的?别担心,我不会有事。”

  不提到她的父亲还好,一说到她爹,莫悠然的脸就拉了下来,哪有父亲不做事要女儿抛头露面赚钱养家,真是个不负责任的爹。

  “我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至于你爹,我会派人送饭菜给他,你就安心留在这里养伤。”莫悠然语气强硬的说。

  他知道这些理由听起来很牵强,但他就是不愿她再为生计如此的忙碌,他要她像个受人眷宠的女子,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至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莫悠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一句话,既然是他救了她的命,那她的一切就该属于他!

  “你……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招弟气得大吼。她这一吼脸就更痛了,她不适的哼了一声,举起手捂着脸颊。

  莫悠然见状,心急的上前拉开她的手仔细审视,关心的问:“怎么,又痛了?我让大夫再来一趟好了。”随即吩咐旁边的弟子去请大夫。

  招弟丢给他一个大白眼,没好气地吼:“被你气痛的,我没见过像你这样霸道的人,真不知为何人都说你是个好人、是个大英雄。”

  她含怒带嗔的模样真动人,她的赞美也让莫悠然很开心。

  “真的吗?我怎么没听过?你说给我听好了。不过,我先让丫环带你去房间好好梳洗一番,顺便换下这身衣服。好歹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也该尊敬我一点才是,别让我的弟子笑话了。你就乖乖听话,好不好?”他采取怀柔政策来打动招弟的心。

  从没有人和她这样说话。自小起,招弟就学会独立自主,她必须凡事都靠自己,但眼前这男人的话里却含着浓浓的眷宠,虽然语气是强硬无理了点,但也是为她着想,招弟心里有股暖流通过,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但招弟说不出撒娇感谢的话,只是睁大眼睛梭巡厅内每个丐帮弟子的脸,用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大家都听得到的音量说:“你是丐帮帮主,有谁会那么大胆敢笑话你呢?”

  看帮主对个姑娘手忙脚乱,一点都不像平时英明果断的样子,众人脸上不由得泛起笑意,但现在听招弟这么一说,又纷纷收起笑容,恭敬的站好。

  帮主对她这么特别,不难猜出这位姑娘在帮主心中的分量,说不定她将会成为丐帮的帮主夫人呢,顺着点总没错。

  招弟对莫悠然露出顽皮的笑容,意思是:你看,大家都不敢对你不敬啊!

  莫悠然压下想大笑出声的念头,看来除了他之外,招弟也能让帮中弟兄信服了。

  这是个好现象,不是吗?

  ~~~~~~~~~~~~~~~~~~~~~~~~~~~~

  宁儿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多日来的疲累一扫而空,现在的她感到神采奕奕,精神好多了。

  她微仰起头打个呵欠,却在看到关飞宇的脸时顿住了。

  关飞宇还在熟睡中,宁儿的头正好抵着他的下巴,枕着他的手臂,他另一只胳臂揽住她的腰,双脚也和自己的脚纠缠着,两人亲密的偎在一起,原来自己竟是睡在他的怀中!

  宁儿雪白的脸颊飞上一抹嫣红,她不敢吵醒他,轻手轻脚想从他怀里离开,但却怎么也挣不开关飞宇的一双铁臂。

  宁儿略一咬牙,加大了力气,不过,任凭她使尽全力,关飞宇仍是一动也不动,他依旧睡得好熟。

  宁儿有些动气,气自己力气小,也气他不顾男女之别强搂着她睡觉。她定定地看着关飞宇好一会儿,生气让她胆子大了些,她张嘴就往他的下巴咬去。

  好硬!宁儿忙放开嘴,他是铜墙铁壁做的吗?

  突然,呵呵的笑声传来,“有没有让你气消了点呢?”

  关飞宇早就醒了,他默不出声就是要看她会有什么反应,结果让他很满意,这小东西并不是胆小怯懦的女子,她还是有脾气的。

  宁儿听见他出声先是吓了一跳,接着他话里的意思让她不禁红了脸。既然他醒了,那总可以放开自己了吧!宁儿两只小手在关飞宇的胸前推了推,意思是要你放开自己。

  哪知关飞宇不但不放手,双臂更加拥紧她。“说出你的要求我才放手,我知道你不是哑巴,你只是不肯说话罢了。”

  宁儿闻言错愕的看着关飞宇。要她说话,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她摇摇头,抿紧唇,用力捶着关飞宇要他放开她。

  关飞宇制住她挣扎的身体,抬起她的脸,“你的身世我都明白了,不必再隐瞒,你不叫静儿,你叫李宁儿对不对?你爹的山寨就是被我领兵剿灭的,那年你八岁,所以从那时起,你便开始不说话,对吗?”

  宁儿惊骇得无以复加,用手捂住嘴,瞪大双眼死命的盯着关飞宇看。

  他竟然知道了!怎么办?她要怎么办?

  看出她的惊慌失措,关飞宇柔声安慰道:“别怕,也别惊慌,那些事都过去了,你父亲的错和你没有关系,也不会影响到你。对于你母亲的死,我感到万分的遗憾,我们若能早到一步,你娘就不会死在你爹手上,你也不会同时失去爹娘,成为孤儿。你一个人无依无靠,又被人当成哑巴,一定承受了许多不公平的待遇,这些年你受苦了。”

  宁儿一时间还无法了解关飞宇话里的意思,他这番话是在安慰她吗?还是表示他度量大不追究她是山贼女儿的身份呢?不管怎么说,他依然是毁了她家的人,她的父母都是因他而死的,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她虽不有报仇的心意,但并不表示她就能接受他、原谅他,她心里的伤痕是永远也消失不了的。

  关飞宇见宁儿愣愣的看着他,知道她一时还无法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因此也不去逼她,让她自己慢慢想个明白。

  宁儿回过神后,又开始用力挣开他的怀抱,两人靠得这么近,她根本无法把事情弄清楚。

  关飞宇明白宁儿的意思,但抱着她的双手仍未放松,“我要听到你出声才会放手,宁儿,你不是哑巴,不能一辈子都不说话,我要你试着出声说话。”他一定要让宁儿说出话来。

  宁儿继续挣扎,洁白的贝齿咬住唇,就是不愿开口。这么多年来,她从未说过一句话,她怎能相信自己还可能说话呢?再说,她会不会说话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为何一定要逼她说话呢?

  宁儿的顽固让关飞宇有些生气,看来,他只好用卑鄙的方法逼她开口了。

  “你在我怀里,就可以任我处置,除非你出声叫停,否则我是不会住手的。”

  关飞宇说完,在宁儿还未弄清楚他的意思之前,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俯下头在她脸颊、颈边轻吻着,双手到她胸前作势要脱她的衣服。

  宁儿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坏了,他想要做什么?她双手拼命的反抗,眼泪也掉了下来,但怎么也挣不开他的箝制。她终于忍不住哭喊出声:“放……开……我!放……开……”她的声音干涩沙哑,咬字也不甚清楚,不过却真真实实是由她喉咙里喊出来的。

  关飞宇停下刻意的侵犯动作,坐起身,狂喜的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你说话了!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宁儿感受不到任何的喜悦只感到羞辱,关飞宇竟然用这种方法强迫她说话!她羞愤难当地用力捶着他的胸膛,同时哭叫着:“为……什么……要欺负……我?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她悲不可抑的痛哭失声。

  不抗拒的任她捶打。她是该好好哭一场,希望泪水能洗去她不堪回首的过往,洗去她的悒郁不乐。从今以后什么事都有他为她扛下,为她挡去风风雨雨,永远做她的守护神。

  宁儿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直到哭累了才转为低声的啜泣。自八岁那年家变后,她从不曾如此放纵自己哭过,偶有受委屈想掉泪的时候,她总是让泪水静静流下,对她来说,那就是一种奢侈的宣泄了;现在在痛痛快快大哭一场后,宁儿反而感到心头轻松了许多。

  等宁儿平静下来后,关飞宇才开口:“现在你叫出了声音,只需要一段时间的练习,你就能和旁人一样说话了。宁儿,这不单是为了你自己,也是为你死去的娘,你想她在天之灵会喜欢看到她最爱的女儿是个哑巴吗?你要是一辈子不说话,一定会让她感到伤心的,对不对?因此你必须再开口说话,明白吗?”

  宁儿睁着一双盈亮的大眼望着关飞宇,他这番话说得很有道理,但她不懂他为何要这样关心自己?

  关飞宇温柔的拭去宁儿颊上的泪痕,“在这世上,你没有其他亲戚可以依靠,而在我知道你的身世后,我应该对你负起责任来。所以宁儿,嫁给我,让我来照顾你一辈子。”

  宁儿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话,她呆了,也傻了。他要娶她?!看着关飞宇认真的眼眸,她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要娶她为妻!

  在震惊的感觉褪去之后,宁儿深吸口气,语气冰冷的说:“我……虽是……孤儿,也……好好的……活到……现在,关……将军……可以不……追究……我……的身世,宁儿……却忘……不了我爹……是死……在谁……的手下!”她说得很慢也不顺畅,但还是能让人明白她的意思。

  “你爹不是死在我的手下,他是死在国法之下!我知道他终究是你爹,而那次的围剿行动让你失去了父母,这都和我有间接的关联,所以我才要你嫁给我,我必须对你负起责任。”关飞宇淡然的解释。他这番话没有甜言蜜语,只是直述事实。

  宁儿挺了挺背脊,她虽是个弱女子,却也有一身的傲骨。“我……不需要……你……负责,更……不要……你的同……情!我只……回水月庵,请……将军……答应……我的请求!”

  关飞宇摇摇头,语气坚决的回道:“我不能答应你,我决定的事就不会更改。水月庵现在算是将军府的产业了,你若想回去看看,我可以带你回去,不过你不能再住在那里,你还是要回将军府。”

  他怎么可以擅自决定她的事,宁儿感到好生气。她气愤的朝关飞宇叫道:“我……讨厌你,我……不要……嫁给你,不要……嫁给你!”

  关飞宇沉下脸来,他不喜欢害怕他的静儿,更不喜欢敢反抗他的宁儿。他决定的事还没有做不到的,如果为了让她服从而必须使她畏惧自己的话,他会选择这么做的。

  “这事没有你置喙的余地,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别惹我生气!”冷凝含怒的语气一字字的敲进这个不听话女子的耳里。

  就是这样严肃冷酷的面孔,让躲在柴堆后的小宁儿记忆深刻,所以这十年来她才会一直作着噩梦。

  宁儿被关飞宇冷凝的脸色吓得不敢再开口,她委屈的抿紧唇,螓首低垂,泪水又开始在眼眶打转。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他要插手管她的事呢?

  宁儿委屈的模样令人心疼,但这是唯一制得住她的方法,关飞宇只好硬下心来,只要宁儿成为他的妻子之后,他再慢慢化去她的惧意。

  关飞宇掀开锦被,抱宁儿下床,走出自己的房间。

  宁儿没有反抗的偎在他怀里,不知道关飞宇要带她到哪里去。

  关飞宇将宁儿抱入隔壁的房里,没让她回原先住的客房。

  他把宁儿放到椅子上,“这里是你的房间,待会儿丫环会进来伺候你。从现在起,你不再叫静儿,你是宁儿,我不要再看到你比手画脚的模样。记住,你是会说话的宁儿!有事就吩咐丫环去做,丫环若是因为不明白你的意思而做错,她们就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而你有事没让她们去做,她们也会受到重罚,所以丫环们会不会受罚,就看你怎么做了。你身体刚好,多休息别到外面吹风,晚点小鼎会过来陪你。”

  交代完话,关飞宇就离开,他只能这样逼她了。

  宁儿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所有的事都需要她开口吩咐,她不说,下人没做要受罚,她若表示得不清楚,下人做错了也要受罚,关飞宇用这种方法就是要逼她开口说话,她怎能不听他的话呢?

  微叹口气,“静儿”是清虚师太以为她不会说话又不知道她的名字而取的,现在她再度开口,是该叫回宁儿了,相信娘也会希望她叫宁儿的。

  门被轻敲了一下,随即走进六个丫环,她们有礼的向她躬身行礼。

  为首的丫环说道:“见过小姐,我们是来伺候小姐的奴婢,小姐有任何事请吩咐奴婢们去做。”

  宁儿举手要她们起身别多礼。

  六个丫环仍是躬着身不敢起来,其中一个惶恐的说:“将军交代,奴婢们只能依着小姐的话做事,小姐不出声,奴婢们就会受罚,请小姐帮帮奴婢们!”

  其他的丫环也同声附和道:“请小姐帮帮奴婢们!”

  宁儿没办法,只能慢慢的说:“你……们……快请起。”

  丫环们高兴的听令起身,在介绍自己的名字之后,依序把手里捧着的东西放到桌上。

  除了补品、汤药之外,还有一大堆的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听丫环说,许多贵重的饰品还是老夫人差人送来的,看来,关飞宇要娶她的事,老夫人也知道了。

  宁儿没心思想这些,光是应付六个丫环就够她累了。等她吃完东西、沐浴好也妆扮妥当,那已是许久以后的事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