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爱你,没有理由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爱你,没有理由目录  下一页

爱你,没有理由 第十章 作者:可儿


  招弟的眼皮直跳,跳得她心慌意乱的。

  从水月庵回家后,她就一直感到心惊胆战的,好似有什么不幸的事要发生,让她坐立不安。

  看看家里没事,她又担心宁儿,于是就向父亲道别,去水月庵接宁儿。

  “明月师太,请问宁儿在不在?我来接她回将军府。”招弟有礼的问。

  明月笑着回道:“宁儿不在庵里,她到林子里去了,还没回来。”

  “那她一定是到忘忧谷了,我去找她。”招弟向明月点头道谢。走了两步又回头问道:“那明心师太在不在?”

  “她也不在,宁儿出去后没多久,我看到她也走了出去。”明月不在意的回答。

  招弟顿时脸色大变,急忙就冲出水月庵,心中越来越强的不祥感让她急着想找到宁儿。

  在门外等她的丐帮弟子见到招弟匆匆忙忙跑出水月庵,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也跟在招弟的身后。

  宁儿,你千万别出事啊!招弟在心中大叫,不祥之感却越扩越大。

  她气喘吁吁的跑到忘忧谷,大老远的就听见宁儿的叫声。

  招弟一紧,跑得更快了。

  宁儿虽然想跑快点逃开明心的追杀,但她本就是个柔弱无力的女子,加上脚又受了伤,鲜血直流,哪跑得过明心?

  明心在后头追着宁儿,她并不急一刀杀了宁儿,她要宁儿尝尝当年她任人宰割时的无助惊恐,以报心头之恨。

  宁儿真的跑不动了,双脚一麻,仆倒在地上。

  “哈哈哈!你跑不了的,认命吧!”明心整个人已经陷入疯狂状态,她举起刀子就要往宁儿身上砍下。

  宁儿双手高举,想挡住明心的利刃。

  就在这危急时刻,招弟赶到了。她用力推开明心,拉起倒在地上的宁儿拔腿就跑。

  “宁儿,快跑!”

  宁儿拖着受伤的脚吃力地跟着招弟,两人跑入林子里。

  明心从地上爬起,继续追着宁儿。

  跟在招弟身后的丐帮弟子见状,想要拿下明心,明心却机灵的闪了开来,迅速跑入林子里,那名丐帮弟子也同样冲入林内,他急着要保护招弟和宁儿。

  招弟带着宁儿在林子里乱钻,她感到宁儿越跑越慢,于是停下脚来看看宁儿的情形。

  宁儿一张脸白得吓人,她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用手指指自己的脚。

  招弟这才注意到她血迹斑斑的脚,“宁儿,你受伤了,流了好多血,这……这怎么办?你还走得动吗?”她心急地问。

  宁儿摇了摇头。

  招弟蹲在宁儿面前,“快上来,我背你。”

  “不行,你背我就跑不快了,我会连累你的。招弟,你快走,明心要杀的人是我不是你,你快走。”宁儿无力的推推招弟,招弟对她的情义她好感动,但她怎能拖招弟下水呢?

  “说那什么话!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怎能见死不救?要跑两人一起跑,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陈招弟不是这种人!”招弟生气的扶着宁儿,脚步踉跄的向前走。

  宁儿紧紧握着招弟的手,眼泪直流,能交到招弟这样的朋友,真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这座林子有如一座迷宫,不认识路的人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

  宁儿和招弟对这片树林当然很熟,但因为慌忙,她们只是没有目的地向前逃命。

  明心对这林子也很熟,她紧紧跟在宁儿和招弟身后。

  而那位丐帮弟子就不行了,不一会儿他便跟丢了明心,急得在原地打转,不知怎么办才好。

  过了半晌,他拿出一枚信号弹往空中扔去,信号弹在空中爆出了红色烟火。在这片浓密的林子里,他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但愿这能引来同伴帮忙。他也求上天保佑,保佑陈姑娘和李姑娘没事,否则他真不知要如何面对帮主和关将军了。

  宁儿和招弟走到一处断崖前。

  “哎呀!怎么会走到这里来,我们快离开!”招弟拉着宁儿转身要离开崖边。

  “太迟了,你们逃不了了!”明心已经追上来了,她晃了晃手里的刀子,一脸狞笑的走近招弟和宁儿。

  “走!”招弟推开宁儿,冲前去想抢下明心手中的刀。

  “招弟!”宁儿大声尖叫,担心的看着正在争夺刀子的两人,不知该怎么办?

  招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而明心也非弱者,一时之间,两人相持不下。

  明心毕竟长了招弟许多岁,渐渐的屈居下风,恶毒的她故意收起力气,假装自己的力气已经用尽。招弟并不想杀明心,她只要夺下明心手里的刀,让明心无法威胁宁儿就可以了。见明心败下阵来,招弟心情也略微放松,伸手想拿下明心手中的刀。

  明心趁招弟一个不留神,抬起脚狠狠踢向招弟的小腿。

  “噢——”招弟吃痛的弯下腰,手上的力道马上减弱。

  明心挣开招弟的手,举起刀就要往招弟身上刺下。

  “小心!”宁儿大叫一声,危急之下,她使出所有的力气往明心撞去。

  明心没料到宁儿还有这一招,被她这一撞刀子掉到地上。她气愤的抓住宁儿,双手用力掐住宁儿的颈子,打算要掐死宁儿。

  招弟见状,急忙扑上去张口咬住明心的手臂,迫使她松开手。

  明心吃痛地抬起手要给招弟一个耳光,招弟聪明的抱住明心的腰,用力的将她逼往崖边。

  她们本来就很靠近断崖,在经过这番的拉扯,明心脚下一个踏空,身体就往断崖下坠去。

  在惊恐之下,求生本能让明心死命的拉着招弟,拖她一块跌下。

  “招弟!”

  宁儿急忙拉住招弟的手,但是凭她一个人的力量怎能撑得住两个人的重量呢?宁儿被拉得摔倒在地,也被拖向断崖。

  “放手,不然你也会掉下来的!”招弟看见宁儿一半的身子都悬在断崖外了,忙叫她放开自己。

  “不……可以,你会……掉下去的……”宁儿困难的说道。说什么她也要撑下去,不能让招弟掉下断崖。

  眼前的情形真是万分危急!宁儿的腿勾住树根用力拉着招弟的手,招弟身体腾空的挂在崖边,明心则是牢牢的抱住招弟的腿,三个人连成一直线,就这么僵住了。

  “救命啊!救命啊……”招弟见甩不开明心,心想再这样下去,宁儿一定会撑不住的,到时候三个人都会掉下去。她在情急下只能放声大叫,衷心希望有人听见会来救她们。

  ~~~~~~~~~~~~~~~~~~~~~~~~~~~~

  天空出现的红色烟火引起莫修然的注意。

  “怎么了?”关飞宇问。

  他们都是要到水月庵接人的,在路上不期而遇,就一起前往。

  “有事发生了!”莫修然简短的回答,策动胯下爱马,迅速往烟火发射的地点冲去。

  关飞宇也跟在他身后。

  马蹄声让那名丐帮弟子喜形于色,等看清楚竟是帮主和关将军后,他急忙冲到他俩身前。

  “帮主、关将军,不好了!陈姑娘和李姑娘被一个尼姑拿刀追杀,属下本想捉住那位女尼,却在这林子里迷失方向,不知道两位姑娘现在怎么样了?”

  关飞宇和莫修然一听,两人脸色大变,急忙跳下马。

  “她们是往哪个方向跑的?”关飞宇抓着他的肩急问。

  那位丐帮弟子面有愧色,瑟缩的摇摇头。

  “你——”莫修然正想开口责骂,突然传来的救命声让他停住了。“招弟!”他叫道。往发声处狂奔而去,他认得出那是招弟的叫声。

  关飞宇也往同方向追去。老天保佑,宁儿绝不能有事!

  两人循声奔出树林,来到一处断崖。等他们看清眼前的情形后,关飞宇和莫修然的心霎时如坠冰窖。

  招弟快叫哑了嗓子,而宁儿的身子也不住的往断岸滑动,她已经快撑不住了。

  “宁儿!”

  “招弟!”

  两道熟悉的男子叫声划破天际。

  “修然!”招弟高兴地叫道。悠然来了,他来了!

  宁儿喊不出声音,她已将所有的力气都用完了。困难的转过头看向来人,她小嘴开开合合无声的唤着关飞宇。

  可恶!关飞宇和莫修然竟然赶来,那李宁儿、李招弟不是得救了吗?她不甘心,能拖下一个是一个。明心用力的摇动身体,想将招弟拖下断崖。

  宁儿已经没有力气了,再也止不住自己的身子往前滑落,她只来得及微弱的喊出“飞宇”两字,就随着一起掉下了山崖。

  “不!”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地吼道。

  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同纵身跳下断崖。

  凭借一身的好武艺,莫修然和关飞宇各自抱住爱人。但在手里抱人的情况下,他们一向灵活的身手就大大打了折扣,幸好崖壁上有一棵大树,终于让四个人止住了下坠的身形。

  两个男人好不容易站稳身子,招弟和宁儿早已昏过去了。两人看了一下所处的位置,发现大树旁刚好有个小洞,莫修然和关飞宇对看一眼,明白的点点头。

  关飞宇抱着宁儿轻轻一跃,便进入洞里。

  莫修然也如法炮制,抱着招弟进入山洞。

  一进入洞口,关飞宇和莫修然在她耳旁轻声叫着。

  招弟身子好,不一会儿她就张开眼睛醒了。

  “悠然!”一见到他,招弟就吸了吸鼻子,“哇”的一声,搂住莫修然的脖子大声哭了起来。

  “没事了,别怕,一切都没事了!”莫修然抱她迭声安慰着。

  关飞宇这边的情形就没那么乐观,宁儿一直处在昏迷中,怎么唤也唤不醒。

  关飞宇只好先喂宁儿吃下大还丹,稳住她的心脉,再将自己的内力输入她体内,让她能早点清醒。

  许久之后,宁儿才星眸微睁,幽幽转醒。

  “你醒了,太好了,还会感到不舒服吗?”关飞宇温柔地问。调整一下她的姿势,让她能舒适的躺在自己怀中。

  宁儿看到关飞宇,眼眶不由得红了,但见到他额头上的伤口时,她挣扎着想起身,“你受伤了,疼不疼?”小手抚上他的额头。

  关飞宇抱紧她,拉下她的手放在唇边一吻,“我不要紧,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都是因为我,你才会受伤!”宁儿把脸埋入关飞宇怀里哭了起来,纤细的身体不住的颤抖,她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回复过来。

  “乖,别哭了!以后我都会在你身边,不会再让你遇到任何危险了。别哭,乖!”关飞宇轻声哄着。

  “是招弟救我的,招——”宁儿突然想起,抓着关飞宇的衣襟急问:“招弟呢?她有没有怎样?她人呢?”

  “别紧张,她没事,她很好。”关飞宇笑着要宁儿别担心,转过她的小脸,让她能看到招弟。

  招弟倚在莫修然的怀里,破涕为笑地望向宁儿,“我很好,你放心吧!”

  宁儿点点头,成串的泪水滑落脸庞。“谢谢你,招弟。若没有你,我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

  “你别哭了。”招弟起身想安慰宁儿。

  莫修然制止了她的举动,笑着提醒她,“他会负责照顾宁儿,你可别抢走他的工作。”

  招弟明白的点点头,微笑地看着宁儿和关飞宇。

  莫修然的话让宁儿羞怯的将脸转回关飞宇怀里,不好意思再看莫修然和招弟两人。

  “明心呢?”招弟突然想起。

  “她摔下断崖,恐怕是没有生还的机会了。”莫修然回答。

  “那是她活该,她自找的!”招弟仍是气愤不已。

  “不,明心师太想杀我是情有可原的,是我爹对不起她,是他毁了明心的清白,难怪她想找我报复,她没错,错的是我爹啊!”宁儿伤心的说。自己父亲造的孽,她多少也要负些责任。

  经她这么一说,大家才明白明心为什么会突然疯狂地想杀宁儿。

  关飞宇为宁儿拭去眼泪,心地善良的她一定会为此事责怪自己,他柔声劝道:“傻宁儿,这不是你的错!当初你爹不也同样想杀你吗?所以你娘才会为了保护你而牺牲生命。从那时起,你和李雄就没有任何关联了,你不必去背负他的一切罪恶。况且李雄已经伏法,所有的怨恨也该化解了,是明心自己想不开,枉费她发修行这么久,竟然还是走不出仇的牢笼,也不该迁怒到无辜的你身上啊,这便是她的不对了。现在她死了,也算是一种解脱,或许这样的结果对她而言,才是最好的安排,你说对不对?”

  “飞宇说得对,这一切就与你无关,怎能将你当成报复的对象呢?这是明心偏激错误的思想,现在她是自食恶果。宁儿,你就别再多想了,把这些不愉快的事都忘了吧。”莫修然也赞成关飞宇的话。

  招弟点头附和道:“对啊!宁儿,你就别再自责了,看你难过,我们也会跟着你伤心难过的。”

  宁儿睁大一双迷泪眼看向关飞宇。

  关飞宇万分疼惜的对她一笑,“你看,大家都是这么想,你也该放宽心才对啊。”

  宁儿含泪点头笑了,众人对她的关怀令她好感动。

  “眼前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会在山洞里的?我们又要如何离开呢?”招弟问。不过她心里没有一丝的害怕,只要有悠然在,她就像吃了颗定心丸一样,什么也不怕。

  “这不要紧,有人看见我们跳下山崖,他会找人来救我们的,别担心。倒是要先为你们疗伤才行。”莫修然回答。他挂念着招弟身上可有受到伤害。

  招弟想起宁儿的脚伤,“宁儿的脚受伤了,还伤得不轻,流了好多的血。”

  听她这么说,关飞宇动手撩高宁儿的裙摆,审视她的伤口。

  宁儿的脚底被小碎石割伤,伤口处血迹斑斑。关飞宇脸色凝重,不发一言,温柔的抱起宁儿走到岸壁旁。水泉水沿着岸壁流下,他将宁儿放在地上,拿出手巾用水沾湿,仔细的为她清洗伤口。

  “你有没有受伤?”莫修然问着怀中的招弟。

  招弟揉揉刚才被明心踢到的地方,摇摇头,“还好,没什么大碍。”

  莫修然拿开她的手,为她揉开腿上的淤血。

  宁儿咬住唇,忍着脚上传来的剧痛不出声,她不能让飞宇再为她担心了。

  关飞宇尽量将动作放轻,让她少受点苦。

  “好了!”他将伤口清理好,擦上随身携带的金创药。抬头看见宁儿苍白的脸蛋,心疼的抚去她额头上的冷汗。

  “我不疼的,你别担心了!”宁儿扯出一个笑容,要他别为自己担心。

  关飞宇将宁儿紧紧拥在怀里,他差一点就要失去她了,老天爷保佑,宁儿安全回到他怀里。

  宁儿静静的享受关飞宇臂弯里的安全感,可是不到一会儿,她又连忙挣开。

  “你的额头受了伤,也要擦药啊。”拿出手绢,沾了水为关飞宇清洗伤口。

  招弟也发现莫修然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以及淤血,也忙着为他清理伤口。

  等伤口都弄好了,天也黑了。

  关飞宇和莫修然利用洞里的枯枝生起火来,将宁儿和招弟安置在火边。

  “你们在此等一会儿,我和悠然去捡些柴火和弄些吃的来。”关飞宇交代着,转身走出洞口。

  “飞宇,小心点。”宁儿开心的叮咛。

  招弟虽没说话,但眼里布满关心之色。

  两个男人点点头,施展轻功跃出山洞。

  ~~~~~~~~~~~~~~~~~~~~~~~~~~~~

  在火光照耀下,山洞里一片通明,火堆上架着两只山鸡,那是关飞宇和莫修然在崖底捉到的。

  他们落脚的大树再向下不远的地方便是崖底了。关飞宇和莫修然两人借着轻功安然落地,在捉山鸡的同时发现了明心的尸体,她早已气绝了。

  关飞宇和莫修然决定就地将明心葬了,将这事瞒下,不告诉宁儿,免得她又难过伤心。

  烤鸡发出阵阵的香味,让人垂涎欲滴。

  “这叫化鸡是丐帮弟子的绝活,包准让你们吃得赞不绝口。”莫修然转动架上的烤鸡笑着说。

  “快点嘛,人家好饿哦!”招弟催促着。

  “好了,好了,别急。”莫修然将一只烤鸡递给关飞宇。

  “谢了!”关飞宇撕下鸡腿给一旁的宁儿。

  吃完叫化鸡,莫修然和关飞宇便说些趣事让宁儿和招弟一开心,逗得她们笑不可抑,纷纷笑倒在未来夫婿的怀里。

  他们这么做,无非是希望宁儿和招弟能忘记白天所发生的恐怖事件。

  时间在笑闹中过得特别快,转眼夜就深了,关飞宇和莫修然带她们到一旁休息。夜里风寒露重,幸好有火堆,倒还不觉得冷,但宁儿仍是偎在关飞宇的怀里,汲取他身上的气息入睡。

  宁儿睡睡醒醒,今天发生太多的事,让她不能安心入梦。

  “怎么,睡不着吗?”关飞宇在她又张开眼睛时轻声问。

  宁儿抬眼望着他。“吵醒你了,对不起。”

  关飞宇叹口气,轻抚她柔嫩的脸颊,有些无奈的说:“你总是对我这么的客气,也从不要求我什么,在你心中,我只是个霸道的男人,用我的权势得到你的一切,而你无法反抗只好默默的接受,你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宁儿咬了咬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以前他若这么说,她会毫不犹豫地点头,他确实是霸道的决定她的一切,让她无法不顺从。

  但在经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她的想法有了改变。从关飞宇逼她说话开始,宁儿渐渐明白他对自己的关心与疼爱,唯恐她在将军府住不惯,他派人接来清虚师太和明月,还特地找来招弟陪她,又花费许多心思找到娘的墓,从这些事中,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用心。

  而今天,若不是他不顾性命危险跟着跳下断崖,她现在还能好端端的坐在这里吗?就凭这份心天底下又有几个男人可以做到呢?她能不说自己幸运吗?

  在摔下断崖的刹那,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再也见不到关飞宇了!这想法让她看清楚自己的心,她爱他啊!爱得那么深,只是她一直都不明白。关飞宇虽然霸道,但那是他关心自己的表现啊!现在她明白了,她也该把自己的心意说清楚,别让他感到无奈失望。

  关飞宇见宁儿久久不回答,也不想为难她。“别回答了,好好睡吧!”他重新拥她入怀。

  宁儿不依的推推他,娇声且肯定的说:“会那么想也是以前的事,现在的我不会再把你当成霸道的人了。”

  关飞宇眉毛扬起,带着希望追问:“那你可有把我放在你心里?你可有一点点的喜欢我?”

  宁儿摇摇头,张嘴欲说,关飞宇却伸手捂住她的嘴。

  “别说了,不管你是不是喜欢我,我都不会放你走的!你还是要留在将军府,依然要做我的妻子,这是既定的事实,不会有所改变。我刚才的问题只是随口问问罢了,你别回答了。”关飞宇脸上是掩不住的强烈失望。宁儿摇头就是答案了,何必还要她再多费唇舌解释呢?但是他不会死心的,他一定要让宁儿喜欢上自己!

  关飞宇脸上的失望和深深的无奈让宁儿心怜,他怎么不让自己说完呢?

  拉下他捂着自己嘴巴的手,她先问出一直放在心里的问题,“我曾经问你为什么要对我好,你说要我用眼睛去看,若还是不明白,你就会告诉我的。现在我再问一次,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关飞宇看着她清澈无邪的眼眸,她真不懂吗?两个非亲非故的男女,会对她好就只有一个原因,她真想不出是为什么吗?

  关飞宇也不想再瞒她了,“对你好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我爱你,你明白了吗?”

  宁儿闻言笑了,笑得开心愉悦,也笑得温柔甜蜜,关飞宇终于对她表白了!

  宁儿主动搂着关飞宇的脖子,一字字清晰明确的在他耳旁说道:“我是没有一点点的喜欢你,喜欢两字是无法说明我对你感觉,要用爱来形容才对。我不喜欢你,但是我爱你,我爱上你了,你知道吗?”

  关飞宇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听错了吗?宁儿说爱他,她爱上自己了,这是真的吗?眼前的人儿美得可以夺走他的三魂七魄,水汪汪的大眼里有害羞、娇怯,还有真真实实的爱意,这是真的了,她没有欺骗自己!

  “宁儿,哦!我的宁儿,我的宝贝,我的爱!”关飞宇抱紧她低喊。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

  宁儿流下欢喜的眼泪,历经磨难的爱情终于有了圆满的结果。

  关飞宇低下吻住宁儿的小嘴,把他所有的爱意全倾注在这个吻里。两人吻得缠绵忘我、难舍难分,似乎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俩。

  “你呢?是不是也有话要对我说?”莫修然问招弟。

  关飞宇和宁儿的对话,唤醒了在另一边休息的莫修然和招弟。其实他们就算是睡得再熟,在关飞宇的激动喊叫下也会被吵醒的。

  两人都很高兴见到一对有情人在互诉衷情,但是莫修然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宁儿这么害羞的人都表白了,为何招弟这丫头一点动静也没有,还要他明着问?

  招弟当然知道莫修然问的是什么,却故意装傻,“有什么话要说呢?哦!你是指你今天救了我,我忘了说谢谢的事吗?现在我补说一次,谢谢你,莫大侠,这样行了吧!”

  “你——”这丫头存心气他,不能生气,千万不能生气,莫修然在心中告诫自己。

  “你看看宁儿是怎么说的,参考一下再告诉我也可以啊。”

  “那你为什么不先说呢?人家也是男的先说,然后女的才表明啊。”招弟泼辣的反驳回去。

  “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呢?我就是要和别人相反,应该女的先说,男的再说,所以你先说!”莫修然坚持道。

  “我就偏要和人家一样,除非你先说,否则我绝不说。”招弟也坚持己见。

  一时之间,两个人就像绕口令一样的,当场辩了起来。

  直至笑声传来,才让莫修然和招弟住口。

  关飞宇抱着宁儿,两人俱是一脸的满足幸福样,看见另外两人争论不休的样子,忍不住开心的笑出声来。

  “你们就别争了,两人同时说不就成了,谁也不吃亏。”关飞宇强忍笑意提议。。悠然和招弟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连这种事都可以争半天。

  宁儿边说边说:“对,飞宇说得对!我和飞宇还可以当证人,保证公平,绝不徇私!”

  “好啊!敢笑我们,刚才也不知道是哪两个人做出有违善良风俗的事!”莫修然伸手抱住招弟,他们的事先搁下,一致对外比较重要。

  关飞宇不甘示弱的笑了笑,“古人云‘非礼勿视’,不该看的就别看,你们不但看了,还想学,由不是罪加一等!”

  两对佳偶就这么你来我往的辩了起来,山洞里洋溢着欢声笑语之外,也充满了浓浓的情意。

  洞外,黑暗的天空渐渐浮现一丝曙光,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