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九章 作者:可儿


  晚膳时分,两对男女走进了膳房,一对是开开心心手挽着手走入,那是翊风和天爱;而另外的便是希平和赵宛绫。两人虽是并肩而来,希平脸色平和无异,而赵宛绫却神情落寞、抑郁寡欢。

  “绫儿姊姊,你要和我们一起用膳啊,真是太好了!”天爱走上前拉赵宛绫入座。

  赵宛绫笑笑,点点头坐下,希平也在旁坐下。

  佣人在上完菜后就退下。龙家人的用膳时刻算是大家相聚的欢乐时光,都是自己动手,不必仆人在旁伺候。

  希平挟了一筷子的红烧肉放入赵宛绫碗里,“吃吧!”

  “谢谢。”赵宛绫低声道谢,开始用膳。

  “你们两个怎么变得这么客气?”天爱不明白地问。希平哥哥既然和绫儿姊姊有了亲密关系,为何还是如此生疏呢?

  希平看了赵宛绫一眼,也发觉她的忧愁冷淡;想必是为了不能回家的事,真苦了她!他笑着为她说话,“绫儿第一次和大家一起用膳,难免会多礼些,这是正常的。”

  “这是你爱吃的炸肉丸子,多吃点。”翊风挟了两颗丸子到天爱碗里。

  天爱向翊风甜甜一笑,也挟了些剑笋到他碗里,“你喜欢吃剑笋,也多吃点!”

  “乖。”翊风亲密的摸摸天爱的头,两人高兴地相视一笑。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翊风和天爱感情很好。赵宛绫见了好生羡慕,天爱虽然是孤儿,但有龙翊风那么疼她,她会很幸福的。反观自己,身分上虽是个郡主,却有家归不得,仅有的感情也留不住,不如一个孤儿好命!

  希平也有自己的想法;大哥终于正式承认他对天爱的感情,看来不久天爱就会变成他的大嫂了。不过大庭广众之下这般亲密,倒看得他有些吃味,他忍不住轻咳了声当是抗议。

  天爱嘻嘻一笑,顺手又挟了块肉到希平碗里,调皮地说:“希平哥哥,你也吃块红烧肉吧,和绫儿姊姊配成对呢!”

  翊风、希平都笑了,赵宛绫也笑了,不过笑得很勉强。

  “赵郡主,你还为不能回王府的事心烦码?”翊风看赵宛绫真的很不开心,关心问起。

  希平代赵宛绫说了,“绫儿要自己向赵王爷说清楚,希望赵王爷收回成命,所以绫儿决定明天就离开天诚庄回靖南王府。”

  翊风和天爱早知道这事,但还是要装做才明白的模样。

  “绫儿姊姊,你一个人回王府真的可以吗?要不要我陪你?我可以在一旁帮忙说话的。”天爱真心提议。

  “这是个好主意。有天爱在旁,赵王爷该不会对郡主太过刁难。赵郡主,明天就让天爱陪你回王府吧!”翊风也赞成。

  希平看向赵宛绫,他没意见。

  “不了。天爱,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是家务事,我私下找爹远较容易解决,我一个人回府就可以了。”赵宛绫婉拒天爱的帮忙。谁都帮不了她的!

  “绫儿都这么说了,就让她自己试试好了,若不行,我再出面。”希平皱起眉头。除非万不得已,他实在不愿踏入靖南王府。

  只要提到靖南王府的事,希平就会皱眉……他不开心是她最不愿看到的事,为了让他有愉快的日子,她选择离开是对的!赵宛绫凄苦地想着,神情更是悲哀了。

  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了她放在桌上的小手,赵宛绫抬头看向手掌的主人,只见希平对她温柔她笑着。“别再忧虑了,若赵王爷不接受你,天诚庄欢迎你。反正你迟早要嫁给我,就先在天诚庄住下也无妨。”他话说得明白,也让翊风和天爱知道他的心意。

  “希平哥哥,你真要娶绫儿姊姊?”天爱睁大眼睛问。

  希平肯定地点点头。“我会娶绫儿,我不能辜负她!”

  “太好了!这么好的事,当然要干一杯了!”天爱拿起酒壶为在座的每个人斟酒。

  不能辜负她,只因为责任吧!赵宛绫苦笑着。其实那晚的事不能全要希平负责,她也有责任。她不会怪他的,那将是她最甜蜜的回忆。

  “来,干杯!”天爱先举起了酒杯,翊风、希平和赵宛绫也举起了酒杯,四个酒杯碰了下,四人都一饮而尽。

  赵宛绫拿过酒壶,也为大家斟了酒。她拿着酒杯向天爱、翊风恭喜道:“两位有情人终成眷属,我先祝福你们!”

  希平也举起酒杯接着说:“对啊,我也敬大哥、大嫂一杯!”

  “大嫂?这样我的辈分是不是比希平哥哥还大?这样好,好极了!”天爱想到自己的辈分,开心的笑瞇了眼。

  哪有姑娘家听人这样称呼自己不但不害羞,还直说好的?翊风笑得有些无奈,这丫头要学的礼仪还多着呢,他会慢慢教她的。

  “绫儿姊姊,这样算来,你若嫁给希平哥哥,不就小我一辈了?嘻嘻,这下换我是姊姊了!”天爱笑得开心又得意。

  “你虽然是大嫂,可不能欺负绫儿哦!”希平搂着赵宛绫对天爱要求。

  “那是当然了。我一定会善待绫儿姊姊的,我只会欺负你!”天爱促狭的向希平做个鬼脸,靠在翊风身旁咯咯笑着。

  瞧天爱说得真像一回事般,翊风、希平都笑了,拿这个顽皮丫头没办法。

  赵宛绫看着笑得愉快的三个人,好希望自己也能同他们一样无忧无虑的笑。她期盼真能称天爱一声大嫂,但这可能吗?那是她不会实现的梦罢了。赵宛绫看着希平炫目的俊朗笑容,她会永远记住这样笑得开心的希平,一生都不会忘记!

  晚膳就在欢乐的气氛下度过,翊风、天爱、希平三人是心情轻松,笑得真心快乐,而赵宛绫却只见脸上的笑容,眼里却毫无笑意。

  晚膳过后,翊风要去书房,天爱自是跟在身旁;而希平就陪着赵宛绫回房。

  “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你真那么担心明天的事吗?或许我不该让你独自回王府……要不我陪你回去好了,只要我出面,什么事都会迎刃而解的。”希平看着赵宛绫,为她担忧。

  赵宛绫轻轻一笑,摇摇头,“不必了。”

  望着高她一个头的希平,她鼓足了勇气说:“今晚……我等你!”说完,赵宛绫红着脸赶忙走入客房关上门,羞怯的听到门外希平的哈哈笑声渐去渐远。

  这是他们最后相处的机会,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       ※        ※

  “我以为你来书房是要办公事的呢!”天爱坐在翊风膝上,脸儿偎在他怀中。

  “这就是公事啊!”翊风说完,嘴准确的封住了天爱的红唇,不客气的品尝着属于他的甜蜜。吻过这丫头后,他就上瘾了,一直想着要再吻吻她。

  天爱红着脸闭上眼睛,小手松松的揽着翊风,体会他的唇舌带给她的奇妙感觉。

  翊风越吻越深,不过当他的欲望快控制不住时,他就忙放开天爱。他们还没成亲,他不愿踰礼。

  天爱轻喘着气靠着翊风,但觉身子里又起了股奇异的燥热感。每当翊风的吻结束后,她总有这样不舒服的感觉,好似翊风在她体内放把火似的。“翊风,我好热、好难受!”她拉着襟口呻吟着。

  翊风满脸愧疚,拥紧怀中的宝贝低语,“对不起,是我不好。”挑起了欲火又强要压下,天爱当然会感到难受了。

  天爱对翊风一笑,不怪他。“这又不是你的错,为什么你要说对不起呢?”

  这丫头真是纯真得让他心怜。“我不吻你,你就不会难过了,所以是我的错。我该要好好控制自己,别再让你不舒服了。”翊风疼惜地说。

  天爱却马上摇头,“不要,我喜欢你……亲我,你不要……不亲我嘛!”她红着脸,声音好似蚊子在叫。天啊!她怎么会说出这样大胆的话,真丢死人了!

  翊风轻声一笑,笑容里包含了浓浓的爱意。“我只是说说而已,我也舍不得不亲你呢,小丫头。”他的低语带着灼热的欲望。

  天爱将脸儿埋进翊风的胸口,又羞又喜。她爱翊风如此的看重她,更爱听他说这些大胆让人脸红的情话,她就算听一辈子也不腻的。

  “不过,为了你这丫头好,你还是别抱我那么紧,快找话题转开我的注意力,以免我真欺负了你!”翊风可是认真的。

  我才不会被你欺负呢!天爱抬头本想对翊风这么说,但见到他充满情欲的表情,一双眼好象要喷出火来,她咽下到口的话,听话的忙闲扯别的话题。

  翊风虽压下了情欲,但仍忍不住要时时亲亲天爱,快逾距时又得急忙喊停,这对他来说真是种酷刑!他不禁自问,为何他要做君子,自讨苦吃呢?

  但是,为了天爱好,他还是忍耐吧!

  相反的,希平和赵宛绫就无所顾忌了。激情有如干柴烈火,将所有的世俗礼教、所有的烦恼都焚毁了。他们尽情的享乐贪欢,缱绻缰绵!

  希平伸手拉起了被子盖住两人,摸着赵宛绫汗湿的长发要求道:“绫儿,明天你别回王府了好吗?我舍不得你!”

  赵宛绫又何尝舍得希平呢?但为了不牵连他,她也只有离开他。她不回答,只是用一双小手抚着希平的脸,扬起笑脸面对他。“今晚就别提那些使人烦恼的事了,让我们好好把握在一起的时间,什么都别想了,好吗?”她温柔的嗓音、娇美的脸庞,在在令人难以拒绝。

  希平感到自己的欲火又燃起,大手不规矩的在绫儿身上滑动。他嘴凑到绫儿耳旁邪气她笑说:“没错,什么都别想,你只要想着我就行了!”

  赵宛绫当然明白希平要什么。她脸儿酡红,小手也在希平的胸前滑动着。这无异是火上加油,喘气声立时取代了窃窃私语声,激情再起!

  赵宛绫抱着与他共度最后一夜的心情,所有的顾忌和矜持都被她拋开,全心全意的对待希平。这晚的欢爱将会是最美、最好、也是最动人心魄的!

  一整晚,赵宛绫都用无比的柔情引得希平一次次投入激情中。在最原始的欲念里,他们搂抱、亲吻、恩爱着,真愿漫漫长夜直到永远,黎明不要来……

  直至天快亮时,两人才筋疲力竭的睡去。但眼睛才闭上没多久,赵宛绫又睁开了双眼,悄悄转头看着熟睡中的希平,想将他的脸牢牢印入脑海中。她小手轻轻摸着他俊美的五官,这个她最爱的男人,明早一别,再相见便是遥遥无期……

  贴近希平的胸膛,赵宛绫缓缓吸取着他男性的气息。听着他的心跳,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她愿用生命来换取这一刻,时间若能为她停留,那该多好啊!

         ※       ※        ※

  “绫儿姊姊,我祝你此去顺顺利利,说服赵王爷收回成命。”天爱对赵宛绫说着。她和翊风、希平站在广场上送赵宛绫上轿。

  “谢谢你,天爱。”赵宛绫淡笑回答。

  “绫儿,若你爹对你多有刁难,你也别难过,再回来天诚庄便是。我会让轿夫在王府外等候你的消息。你尽力就好,别太强求了,别忘了,你还有我呢!”希平拉着赵宛绫的手提醒。

  他若再对她这么好,她真会走不开的!赵宛绫吸吸鼻子点点头,言不由衷地道:“我……我知道,希平,谢谢你。”她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希平伸手抬起她的脸,语气不悦,“不准和我这么客气!”

  赵宛绫咬咬唇点头,眼里盈满泪光。她一双小手紧握着希平的手,舍不得放开。

  “傻绫儿,别难过,又不是不能再见。就算你回王府了,也能再来天诚庄玩啊!”看到绫儿难过的模样,希平心疼的拍拍她的脸。

  “何止来玩,等你嫁给希平后,天诚庄就是你的家了!”翊风也笑着安慰她。

  赵宛绫感激的笑了,再不舍,终还是要放手。她松开希平的手,同众人盈盈一拜,“这几天打扰你们了。谢谢各位的照顾,告辞了。”她不再回头,上了轿。

  一声令下,轿夫抬起轿离开了天诚庄。

  轿里的赵宛绫泪珠终于还是滚落,没人看见,也没人明白她的心碎。

  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再相见?

  赵宛绫擦去泪水,看看窗外已快到王府了,忙出声让轿子停下。她缓步走出了轿子,对四位轿夫吩咐着:“各位辛苦了,前面不远处便是靖南王府,我可以自己回去,你们就先回天诚庄吧。”

  等轿夫走后,她便拉起了斗蓬帽子盖住头,躲在柱子后看着王府大门。不管爹赶地出门是真心亦或计谋,她的行为的确是不检点,她怎有脸再回王府求爹原谅呢?而且她更不愿意希平因她而受到胁迫!

  于是,赵宛绫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王府。天下之大,她相信总会有她安身的地方!

         ※       ※        ※

  希平有些不安的在大厅里来回走动。自绫儿离开后,他的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让他无法静下心来。

  “二少爷,轿夫回来了。”毛总管向希平禀报。

  “结果如何?轿夫怎么说?”希平紧张的询问。

  “轿夫说要到王府时小郡主就下轿了,还坚持要他们先离开,所以他们也不知道王府的情形如何。”毛总管回答。

  “我要他们留下来听结果,他们竟然先回来了,他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太差劲了!”希平气得拍桌子。

  “二少爷别生气,让老奴去王府一趟探消息好了!”毛总管主动提议,以平息二少爷的怒气。他拱拱手就离开了。

  希平只好焦急的再继续等消息,心中那股不安感非但没减少,反而更强烈了!莫非……莫非是绫儿出事了?希平呆了下,随即安慰自己,就算王府不肯让绫儿回府,赵王爷也不会对绫儿怎样的,她绝不会有事的,是他想太多了。

  等待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缓慢,好不容易希平等到了毛总管回来,却听到了让他震惊的坏消息——绫儿并没有回王府,她不见了!

  “毛总管,赵郡主真的没回王府?”希平再次确认。

  “门口的守卫说根本没见到郡主回府,老奴发觉事情不对,要求拜见赵王爷,结果赵王爷也说他没见到郡主。赵王爷知道郡主失踪了,着急的马上下令侍卫分头寻找郡主,同时也请我们天诚庄帮忙找寻。看赵王爷焦急的模样,他还是很关心郡主的。”毛总管详细的转述。

  赵王爷是不是关心绫儿他不管,但绫儿不见了却是大事!希平急急下令,“派出所有探子、守卫立刻出庄打听郡主下落,务必要找到郡主,快去!”

  “是!”毛总管听令,立刻下去执行。

  绫儿,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回王府,也不回天诚庄,你能去哪呢?你到底想做什么?心中又想些什么?为何不和我说一声呢?

  想到一个单身女子出门在外会遇上的危险,希平更是心急如焚。但任凭他想破头,他也想不出绫儿为何要离开。

  现在他也只有求老天爷保佑能快些找到绫儿了!

  但是一天下来,天诚庄和靖南王府都没找到人,也没有赵宛绫的任何消息。

  希平一夜没睡,想到绫儿流落在外,他就吃睡不宁。绫儿不过是个弱女子,她不会遁地飞天,应该还在扬州城里,但为何他们就是找不到她呢?

  不管要花费多少心力,他都一定要找到绫儿!

  翊风和天爱相偕走入大厅,他们也很关心赵宛绫的下落。

  “如何,有消息吗?”翊风问着。

  希平像个斗败的公鸡般,垂头丧气的摇摇头。

  “绫儿姊姊到底去哪了?她怎么会一个人跑掉了呢?万一在外面遇上坏人了该怎么办才好?”天爱自言自语。绫儿和她是好姊妹,她也是急得整晚都睡不好。

  翊风抚了抚天爱的头,安慰她,“别担心了,郡主吉人自有天相,她会没事的。”

  天爱点点头紧靠着翊风,寻求他的慰藉。

  翊风轻抚着天爱的背脊,看到希平忧虑阴沉的脸,他无奈的叹口气。赵宛绫这一走,不但让所有人为她担心,也采采刺伤了希平。不找到人,他是绝不会罢休的!

  三天过去了,赵宛绫仍是毫无消息。

  “三天了,为什么还是没有绫儿姊姊的消息?翊风,绫儿姊姊会不会出事啊?”天爱捉着翊风的手问,眼眶都急红了。

  翊风心疼的将天爱搂入怀中安抚,“没事的,你绫儿姊姊不会有事的,别担心。”

  “三天都没找到人,怎教人不担心呢?绫儿,你到底跑到哪去了?”希平苦恼的低语,平时神釆飞扬、气定自若的他如今变成个眉头深锁、冷漠沉静的男人。这三天来,他嘴角不曾扬起过,全心盼望有赵宛绫的消息传回,但是一次次都让他失望。

  “天爱,若你离开家,没有地方可以去,你会到哪儿落脚呢?”希平突然出声询问天爱。同是女子,或许能从这儿找到蛛丝马迹。

  天爱想了想回答,“我和阿爹到过许多地方,认识许多人,我随便都有地方可以去的。但是以一般女子来说,若是无家可归要找地方待下,她一定是找认识的亲人朋友家,否则就是到庵堂寺庙暂时住下。因为人家都说庵堂寺庙不会拒绝来求助的人,而且是很安全的地方。”

  “庵堂、寺庙!扬州城里外有什么庵堂、寺庙是绫儿常去的?”希平敲着额头自问,却回答不出来。

  “我知道!绫儿姊姊曾和我聊到她和她母亲常到白马寺上香,绫儿姊姊说她就是在那儿第一次看到希平哥哥的!”天爱很快的回答。

  希平不等天爱把话说完,人便像阵风似的出了大厅。

  “咦,希平哥哥去哪?”天爱莫名其妙地问。

  “去找他的心上人了。这回如果真让你猜中,你就立大功了!”翊风从后面揽着天爱的肩膀笑道。

  “我也希望希平哥哥真能找到绫儿姊姊!”天爱往后靠在翊风怀里,两个人影叠成了一个。

  希平真能找到赵宛绫吗?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