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八章 作者:可儿


  “小郡主,用晚膳了。”

  两个婢女端了食物走入客房,放在桌上后,又上前扶她下床用膳。

  赵宛绫在桌边坐好,故意装做不在意地问起,“你们……二少爷在庄里吗?”

  “在啊,二少爷整天都在议事厅里和几个管事开会。小郡主有事要找二少爷吗?要不要奴婢去请二少爷来?”其中一个丫鬟回答。

  “不用了,不用了。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赵宛绫连忙摇摇手,脸上略带羞意,忙端起碗用膳。

  既然龙希平在庄里,为何不来看她呢?他不再关心她了吗?还是他早上的担心只是做做样子,不是真心的?

  她边吃边想,一顿晚膳吃了许久才吃完。看着婢女将东西收走离开,这房里又剩下她一个人,她无聊的起身在房里慢慢走动。

  不知爹娘现在怎样了?知道她生病留在天诚庄里,他们是担心,还是生气她的大胆乱来呢?没回去向爹娘亲自解释,她真的放不下心。

  天爱妹妹也没来看她。婢女表示天爱和龙翊风出门了还没回来,她现在真是连个说话的伴都没有。

  赵宛绫在房里走来走去,最后走到窗前打开窗子看着外面的景致。这客房也建筑在水旁,种植在水边一整排的树上都挂着一盏盏的灯笼,灯火掩映在水面,真的好美。她就趴在窗边看着灯火夜景发呆。

  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请进。”赵宛绫头也不回地回答。

  “怎么开着窗子吹风,小心又着凉了。”温和的男声响起,马上伸来了一双大手将窗子关上。

  赵宛绫闻声立刻回头,眼里有高兴也有些害羞。“你来了!”

  “嗯,我来看看你。身子好些了吗?头还疼不疼?”龙希平很关心赵宛绫。

  赵宛绫轻声回答:“我好多了,头也不会疼了,谢谢龙公子的关怀。”

  “你别叫我龙公子,听起来好见外,你还是喊我龙希平好了。我听丫鬟说你问起了我,怎么,有事找我吗?”龙希平笑问。

  “没……没有,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毛总管去王府和爹说了没?爹有没有说什么?”赵宛绫很挂心这事。

  “毛总管去过王府了,靖南王爷并没有对他说什么。你就别担心了,安心好好休养吧!”唉,这赵宛绫的牵挂还真多哪。

  “我明白,谢谢。”赵宛绫点头道谢,想走回床铺,但刚才又吹了风,她的头有些昏沉,才走了一步,身子便不稳的晃了晃。

  “小心!”龙希平出声的同时也伸手抱住了赵宛绫。搂着她,他体贴的为她拂开脸颊上的发丝。

  “你不该吹风的。是不是头又昏了?要不要再请大夫来看看呢?”

  赵宛绫几平是整个人贴在龙希平身上,他一只结实的臂膀正牢牢的抱着她,脸儿靠近得呼吸都拂在她脸上,她甚至还可以闻到他身上的男人气息……赵宛绫的脸儿又烧红了,她语无伦次地道:“不……不必,我……对不起……”

  龙希平轻声笑着,修长的手指抚弄着她尖尖的下巴,“为什么要道歉,你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吗?”又是逗着人玩的语气。

  赵宛绫又羞又气,忙抬头想斥责龙希平的轻佻无礼,哪知她猛然一抬头,唇刚好从龙希平的嘴角、脸庞滑过,就如同是她亲了龙希平的唇和脸颊般!

  赵宛绫惊呼一声,整个人羞得简直要冒火了,真恨不得地上立刻出现一个大洞,让她能钻进去躲起来,永远也不要再见龙希平。

  龙希平只怔了怔,马上又哈哈大笑起来,对赵宛绫这个无心的动作似是很喜欢。

  听到他的取笑声,赵宛绫涨红了脸大力推开他,只想回到床上,将自己藏在被子里,一辈子不要出来见人。哪知越急就越是出错,她竟踩到了龙希平的脚,一个重心不稳往前倒,龙希平当然又出手相救,两人一起摔到地上。

  龙希平在下,赵宛绫倒在他身上是没摔伤,可是跌跤时她的唇又不偏不倚的盖在龙希平的唇上,这下子她真是羞得恨不得立刻就消失人间!泪珠儿纷纷落下,她手脚并用想离开龙希平身上,她真是无脸再活下去了!

  龙希平环在赵宛绫腰上的手臂用力收紧,才尝到点甜头,他哪愿意轻易的放开她!大手将她的小脑袋按下,这回换他吻她了。

  赵宛绫被龙希平的动作吓呆了。他……他在做什么?她心中有疑惑,却无法阻止龙希平对她樱唇的采索。他的吻万分迷人,等她从迷蒙中回过神时,龙希平的吻已由她的小嘴滑移到她的脸颊、小巧的耳朵和雪白的皓颈,能占的便宜都被他占去了。

  龙希平搂着赵宛绫从地上起来,抱她在床边坐好,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想什么这么入神?”

  一句话唤醒了她所有的知觉,赵宛绫颤抖的咬着唇,眼泪直流。“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我!你怎么可以……”发觉自己被轻薄,她双手盖住了脸,泣不成声。

  虽然赵宛绫常是嘴角下垂、可怜兮兮的模样,倒是不曾在龙希平面前哭过。现在她哭得这么伤心,让龙希平有些乱了手脚,他急急出声安慰道:“哎,你别哭了好不好?我……我不是有意冒犯的,实在是因为……因为情不自禁,才会吻你。我会负起一切的责任,绝不逃避,你不要哭了……”句句都是他的真心诚意。

  赵宛绫抬起满是泪水的脸蛋,疑惑又不解的看着他。

  “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言,绝无虚假,你若不信,我可以当天立誓。对不起,你就别再哭了吧!”龙希平以为自己只怕娘和安儿的泪水,想不到赵宛绫的眼泪比她们更吓人。她一哭他就慌了,心好似在滴血般疼痛,让他愿意付出一切使她不再哭泣。

  听到龙希平的话,赵宛绫忍不住心喜又害羞,将脸埋在龙希平的胸膛,羞于面对他。

  龙希平看赵宛绫这模样,以为她又要哭了,忙抬起她的脸安抚着,“别再哭了好不好……哦,原来你没哭啊,吓我一跳。你不哭时比较好看,尤其笑起来更美丽,让人看了就转不开眼。”他称赞道。

  赵宛绫娇羞的笑了,倚着龙希平,怯怯的悄声低语,“骗人,我才没你说的那么好呢。”

  龙希平宠爱的抚着赵宛绫柔滑的面颊,“我为何要骗你,你不知道自己有多美吗?我好想将你给藏起来,只让我一人可以欣赏到你的美。”

  赵宛绫轻笑着将脸埋在龙希平怀中,闻着他的男人味道,心中满是欢喜愉悦。龙希平是个杰出不凡的男人,既生得俊帅、家世又好,这样的男子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丈夫人选,她真不敢相信他会喜欢上她。老天爷,她是在作梦吗?这一切美好得不像是真的!

  赵宛绫的柔顺让龙希平更想拥紧她,感觉她的呼吸和轻颤。从她的行为,他知道赵宛绫对他也是有感情,这更让他高兴。抬起她的小脸,看着她艳红可人的容颜,属于男人的欲望急速涌起,使他忍不住再低头吻住那张诱人的小嘴。

  赵宛绫不懂得反抗,也因为对龙希平是心有所属,她温柔依顺的包容了龙希平侵略性的动作。

  欲望当头,所有的理智都被丢到一边,加上赵宛绫的温顺,龙希平的吻越发热烈,举动更加狂野。

  赵宛绫身上的腰带悄悄落了地,接着衣衫襦裙也被解开。龙希平抱着怀中人儿倒在床上,他的吻不曾离开过赵宛绫的脸蛋,两手也没停下,灵巧的除去两人间的阻碍;等到最后一件衣裳离身,他的欲火有如蓄势待发的火山,谁也阻止不了。

  夜晚的凉意拂上赵宛绫光洁的身子,略浇熄了她的意乱情迷,使她看清了眼前的情况。但是此时想害羞退开已经太迟,龙希平不容她退缩,一双强壮的手臂阻去了她的后路。现在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不……不……啊!”几乎听不到的推拒声被痛楚所阻断,赵宛绫的痛呼声也被龙希平的吻盖住了,房里只听见急促的呼吸声。

  巨大的痛楚撕裂着赵宛绫,她的手脚被制,连唇也被他堵住,使得她无法逃开这痛苦。她不明白龙希平为何要这样对待她,她好疼啊!她泪儿流下,伤心梗在喉咙里,哭诉不出来。

  但痛苦只是一剎那,等她感觉到痛苦渐渐减轻后,龙希平竟然又做出更让她不可思议的事来,他竟在她身子里……

  龙希平感到身下人儿身体不再紧绷抗拒后,他才慢慢动了起来。他会让她体验到世上最大的欢乐,以补偿她所受的苦痛。

  疼痛似平是好久远的事了,现在赵宛绫只感到令人战栗的快感像潮水般一波接一波在她体内汹涌泛滥,让她喘不过气来,却放不下这样的欢愉。她如玉葱般的小手紧紧捉住了龙希平结实的肩头,随着他越来越快的律动,娇声吟和起来。

  激情缠绵,难分难舍,这对男女正共谱着人世间最美的和声乐章。

         ※       ※        ※

  “你还疼不疼?”

  情欲被喂饱了,但温存仍在。龙希平让赵宛绫偎在他怀中,手抚着她细柔的玉肤,有些歉意的轻轻问起。

  赵宛绫贴着龙希平汗湿的胸膛摇了摇头,充实满足的感觉涨满心中。虽然到现在她还不太了解她和龙希平到底做了什么事,可是她喜欢他这么对待她。前面的疼痛是很难受,可是她更爱紧接着那种如飞起来、超脱一切的快感,羞得她想回味却又万分不好意思。

  “绫儿,现在你是我的人了,我的绫儿,我的宝贝。”龙希平的吻细细密密的落在她的香肩上,一吻一个烙印。他好想就这样抱着她,和她温存到永远。

  “我不明白你对我做了什么,但这世上除了你之外,我……我不会让其它人对我这么做,我是……你的人了。”赵宛绫娇羞呢喃,抬头看了龙希平一眼,马上又不好意思地低头躲入他怀中。

  赵宛绫的纯真让龙希平笑了。他凑到她耳旁告诉她,“这就是夫妻洞房花烛夜做的事。一个女子一生中只能和一个男人这么做,所以你今生肯定是我的人,这点是绝不容怀疑的!”

  这是夫妻才能做的事?那她和希平……赵宛绫娇呼了声,脸儿更加埋入他怀中,心中欣喜若狂。她……她真要嫁给龙希平,成为他的妻子了?!这念头使她如置身在天堂般,没有任何事会比这消息让她更开心了。

  听到赵宛绫高兴的轻呼,龙希平的心情更是畅快愉悦。有如此一个可人留在身旁,这是他最明智的选择。

  赵宛绫依偎着龙希平,静静的享受这亲密时刻。若能这样相拥到天长地久,该有多好啊!

  龙希平抚着赵宛绫的秀发,决定有些话还是要先说清楚。“绫儿,我们关系不同了,你的身分或许会带给我困扰,但我会设法克服的。现在我只希你别再管我和靖南王爷的事了,别让这事影响我们,好吗?”这是他唯一的要求。

  这要求让赵宛绫很为难。她靠着龙希平的肩头望着他,“他是我爹,女儿为爹解愁是应该的事,我如何能推卸责任呢?倒是你,你真的那么狠心不肯认爹吗?他真是你的亲爹啊!”

  龙希平本是带笑的脸庞沉下,神情爱得漠然,冷冷的述说着往事。“在我和妹妹希女十岁生日时,那天一家人本来高高兴兴的要好好庆祝一番,谁知道我娘却刚好头疼发作。娘痛得脸色苍白吓坏了全家人,一整天爹、大哥、我、女儿都留在房里陪着娘,全家人都很担心;直到那天晚上娘的头疼退去,人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大家才松了口气。那时我便询问爹为什么娘时常头痛,大夫都医不好,爹看了我和安儿一眼,叹口气说我们都已长大,便一五一十的将我们的身世说出来,那天我们才知道爹不是我和安儿的亲爹。我和安儿听了很伤心,但爹却向我们保证他不会因为我和女儿不是他的亲生孩儿而对我们不好,我和安儿还是爹最疼爱的孩子,也永远是龙家的孩子。我知道爹很爱娘,更是疼爱我们,我们才丝毫感觉不到他竟不是我们亲生父亲。那晚我和安儿就决定,这一生中,我们只有龙业生一个爹,不论他是不是我和安儿的亲生父亲,他都是我们唯一的爹!而我们的亲生父亲是谁对我和安儿来说并不重要,就当那人和我们兄妹无缘吧。这么多年来,我们一家人过着和乐幸福的生活,现在突然出现一个人想将我们硬生生拆开,若你是我,你会接受吗?绫儿,你若真要管,就劝劝靖南王爷要他看开些,别勉强了,一切事命运自有安排。若他能早些想通,对两家人都好。这是娘、我和安儿最大的希望了。”龙希平说的心平气和,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家人以外的人提起他的心情。

  赵宛绫听了热泪盈眶,也感触良多。以前她只顾为爹着想,却从没站在龙希平这边为他想想;若换成是她,她大概也会作同样的决定吧!养比生更花心血,所以俗语才会说“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这事的确不是她这个外人所能解决的,她还是别管吧!

  龙希平看赵宛绫眼眶红了,皱着眉头解释,“我不是在责备你,你别伤心。希望你别管这事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是我的真心话,但我也不想你为此而哭……”

  赵宛绫拭去落下的泪珠,摇摇头。“我不是伤心,只是很感动。希平,我答应你,不再管这事了。”

  绫儿果真是明理的女子,通情达理的她更加可爱迷人!龙希平亲了她的小嘴一下,玩心大起,抱着她高兴的在床上滚动,两人像孩子一样玩了起来。

  最后,赵宛绫的咯咯笑声仍是止于龙希平的吻里。休息够了,另一波的激情正等着他们呢!

         ※       ※        ※

  今天早上,天诚庄洋溢着一片欢乐气氛。

  希平神清气爽,面带微笑的处理庄里的事,看得出他心情很好。

  而翊风和天爱昨儿一晚没回庄,今早回来时,两人精神都不错,翊风也是春风满面,看着天爱的眼神除了疼惜外,还多了份温柔。

  天爱的态度虽然和往常差不多,不过她更黏着翊风了,翊风走到哪她就跟到哪,真成了翊风的影子。

  主人的心情好,下人们做事就更起劲了,上下一片和乐。

  不过,和乐的气氛在王府的管事前来传话后就冻结了。

  听到靖南王府的管事要见她,赵宛绫忙理了理衣服,在婢女的扶持下来到大厅;厅里还有翊风兄弟和天爱。

  “绫儿姊姊!”天爱上前拉着赵宛绫的手,有些愧疚的说:“因为我出门了,你生病时我没去看望你,真对不起。”

  赵宛绫向天爱笑着摇摇头,“无妨,这只是小事,你别放在心上。”

  她再看向王府的管事,温言问道:“铁管事,爹交代你带了什么话来呢?”

  铁管事脸色沉重,躬身禀报,“王爷交代,小郡主夜半私自离府来天诚庄见龙二少爷,身旁既没婢女也无守卫相陪,此举实在不是守礼节知廉耻的侯门千金该为之事。为了维护清白声誉,王爷下令小郡主不可以再回王府了。除非小郡主能洗去夜半私会男人之污名,有人愿意为小郡主此事负起责任,公开昭示以还王府清誉,如此王爷才会再让小郡主回靖南王府,否则此生小郡主都不准再回靖南王府。以上是王爷在痛心中所下的决定,言出如山,绝不更改!”一宇一句,铁管事完全照赵南廷所交代说出。

  大厅伫立时鸦雀无声,众人都被这消息震慑住了;赵宛绫的脸色更是雪白一片,若不是有天爱和丫鬟扶着,她早就无力的倒地了。

  爹竟然下这样的命令,赶她出门?!不,她不敢相信,这样的消息要她如何接受呢?

  最先抱不平的是天爱,“喂,你家的王爷怎可以如此是非黑白不分?绫儿姊姊是个端庄、洁身自爱的郡主,王爷怎能如此污蔑绫儿姊姊呢?太过分了!”

  “很抱歉,这是我家王爷的谕令,我们做下人的也是听命行事。既然小人话已传到,那小人告退了。”铁管事行礼后快步离开。

  “靖南王爷真是胡涂了,才会下这样的旨令!绫儿姊姊你别怕,你就留在天诚庄,别回王府了,反正天诚庄也不比王府差啊!龙翊风,你说对不对?希平哥哥也会同意我说的话,是不是?”天爱生气的指责赵南廷,又连忙寻求翊风和希平的支持,让赵宛绫在天诚庄留下。

  而翊风和希平却都是一脸沉思,都没回答天爱的话。

  “喂,你们两人说话啊!怎么都闷不吭声,快说是啊!”天爱着急地叫,难道他们不肯收留绫儿姊姊吗?

  赵宛绫终于回过神来,她羞愤的低喊一声,手掩着脸哭泣着冲出了大厅。

  天爱对默然无言的龙家两兄弟跺了跺脚,生气地大叫:“你们这两个笨蛋!”然后扭身追了出去。

  两兄弟均在思考赵南廷所下的命令,思考再三后,两人都清楚了赵南廷下这旨令的真正用意。

  “连自己的女儿都要算计,赵南廷真不是普通的狠啊!”翊风叹息道。

  希平的脸色更冷漠了!

  赵宛绫病未痊愈、身子虚弱,跑得跌跌撞撞,一会儿就被天爱追上了。

  “绫儿姊姊,绫儿姊姊!”天爱拉住了赵宛绫的手,让她停下来。

  “绫儿姊姊,你别伤心了,我们都明白你为了什么才会半夜来找希平哥哥,就让希平哥哥去向赵王爷说清楚,说那是希平哥哥提出的考验,又不是你自己主动要来找希平哥哥的,王爷若明白了原因,一定会原谅你,就肯接你回王府了。”天爱安慰。

  赵宛绫只是直摇头,不回话。

  天爱看赵宛绫摇头,又接着说:“绫儿姊姊,你是不是担心希平哥哥不肯去王府?放心吧,就算用拉的,我也会拉希平哥哥去靖南王府。而且这事关系到绫儿姊姊的名节,希平哥哥说什么也会帮忙的,你就别难过了好不好?”

  天爱的话只让赵宛绫哭得更伤心了。昨晚之前,她还可以理直气壮说自己和希平是清白的,但是经过了昨晚的恩爱……现在她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爹没说错,她是个不检点、有辱家门的女儿,是她太随便了。除了怪自己外,她能怪别人吗?思及此,她眼泪便如断线的珍珠,一颗颗的落下,停不了。

  天爱看自己劝人竟是越劝越哭,急得她拍着自己额角努力再想别的办法,绫儿姊姊太可怜了,她一定要帮忙,但要想什么法子来帮忙呢……唉,绫儿姊姊又一直哭个不停,哭得她心乱,更没办法了。

  “绫儿姊姊,你别哭了,光哭又不能解决事情……你不要哭了好吗?”天爱恳求着赵宛绫,现在她能体会昨天她哭时龙翊风的心情了,看人哭真不是件好受的事。

  “没用的,你是帮不了我的。”赵宛绫哭肿了双眼,伤心难过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天爱张嘴想说安慰话,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方是她不曾见过面的赵王爷,她也不过是一个小丫头,哪有权力让赵王爷收回成命呢?她想要留绫儿姊姊在天诚庄里住下,但龙翊风、希平哥哥又没答应,她也没能力留下绫儿姊姊啊!她烦恼的抓抓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宛绫哭泣,无计可施。

  赵宛绫越哭越伤心,她被爹误会已是很难过,为何希平却没来安慰她呢?早上她醒来时希平就不在身旁了,早膳也是她一个人吃,她不好意思询问丫鬟希平的去处,猜想他一定是有事要处理,才不能陪她。但现在她遇上了这么大的误会难堪,怎么希平仍是没出面替她说话,没来安抚她呢?他对自己到底是真心亦或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呢?赵宛绫真分辨不出来了。

  “龙翊风、希平哥哥!”天爱高兴的看到龙家两兄弟一起走过来,她忙跑到龙翊风身旁拉着他的手叫:“龙翊风,绫儿姊姊现在有困难,你快帮帮她啊!”

  “希平会帮她的。现在他们有话要说,我们先离开。”翔风笑笑,伸手拍拍天爱急得涨红的脸颊。

  这事本来就是希平哥哥惹出来的,由他帮绫儿姊姊解决也是应该。天爱点点头,破天荒的二话不说就跟着翊风离开,留下希平和赵宛绫独处。

  赵宛绫看着希平,眼里满是无助和伤心,渴望他能为自己做主。

  这样的神情让希平看了好心疼,他叹口气向前拥住了赵宛绫低唤:“绫儿。”

  “希平,希平!”赵宛绫紧紧的抱住希平,低低切切的哭着。

  希平用手轻轻抚着她的背脊,任赵宛绫在他怀中哭泣。

  许久之后,希平才出声道:“绫儿,别哭了。这事由我来解决,你不必担心,你不久后就可以回王府了。”

  赵宛绫鹫喜的抬头望着他,“真的?你真能使爹再让我回府?你要怎么做呢?”

  “你别管我怎么做,你就安心在庄里待下,等我的好消息吧。”希平温柔的为赵宛绫拭去眼泪,她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子,既成了他的人,他就要对她负责到底。

  听到希平这么说,赵宛绫笑了。她相信希平,他说她能回家,她就一定能回家的。不过希平要如何做到让她回王府呢?难道……他要到王府同爹说吗?

  “希平,你是不是……要到王府见爹呢?你若到王府,爹看到你一定很高兴的,爹一开心就会回心转意让我回府了。希平,你……真肯为我到王府?”赵宛绫不太敢相信希平会为她去见爹。

  “这不是你的希望吗?也是你一直来天诚庄找我的目的。赵王爷为了件小事就要赶你出门,不过是藉题发挥要逼我负责。一个女子最重要的便是名节,你的名节因我而毁,最好的负责办法便是娶你了。娶了你后,赵王爷便是我的岳丈,我终还是要喊他一声爹。赵王爷苦心策画这一切,甚至不惜赔上女儿名节,真是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不过,既然你和我有了夫妻之实,我一定要娶你,那就顺了赵王爷的心意吧,让他开心也好。我这两天会请媒人到王府提亲,也会派人告知在北方的爹娘、妹妹、妹夫,让他们尽快回庄,挑个最近的日期成亲,快些将你迎娶入门。你就在庄里等着,赵王爷答应了婚事自会叫人来接你回王府的。”希平像在交代公事般,口吻冷淡正经。

  赵宛绫听着希平的话,再看他毫无笑容、神情漠然的脸庞,她除了伤心外,更觉得情何以堪!不,就算她再想回王府、再想嫁给希平,她也不要在这样的交换条件下嫁人,这根本就像笔交易,哪像是婚姻呢?不要,她绝对不要这样嫁人,不要……

  “希平,你不用去王府提亲了,也不必为了我到王府。”赵宛绫咬着唇说。

  “为什么?不这样做,你不能回王府的;而不提亲,你又怎么嫁给我呢?”希平不明白的问。

  “如你所说的,爹也不是有心要赶我出门,所以只要我回王府求爹,爹还是会接纳我的,何需麻烦到媒人,还打扰龙庄主夫妇的玩兴呢?不用如此劳师动众了。”赵宛绫强笑着,装出一副很有信心的模样。

  “这办法不成。赵王爷既是拿你来威胁我,你回去求他,他也不会答应让你回去的,根本解决之道还是我娶你。反正我早晚要娶你的,就娶吧!”希平不在平的说道。

  赵宛绫闭了闭眼,希平的说法让她的心碎成一片片,而她还要强颜欢笑道:“相信我,我会有办法求爹让我回府的,毕竟我当了爹十七年的女儿,我很明白爹的个性,我会说服他的。希平,你想帮忙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自己会应付,不必你出面了。”每一句话,赵宛绫都是踩在自己的伤口上说的!

  “真的?你真有办法?”希平不太相信的看着赵宛绫。

  赵宛绫鼓起勇气回视着希平的目光,艰难的扯出个笑容,点点头。“当然是真的。别太小看我,我自己会有办法解决。”

  “好,你能自己解决是最好了。”希平这才真正开心的笑了。

  赵宛绫也陪着希平笑,只是她脸上在笑,心中却在哭泣。

  她爱他,所以不愿意他被逼着做任何事;也是因为爱他,她更不希望他不快乐。她明白,若他在这样不得已的情形下娶了她,他虽然还是会对她好,但永远也不会真心爱上她。她不要一个不爱她的丈夫,她不容许自己的婚姻有着污点瑕疵!“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是她的想法。若这真是她的命,她也不怪任何人。

  一阵风将她的发丝吹拂到脸上,赵宛绫借着拨开发丝的动作偷偷擦去滑下的泪珠,看来她和希平是今生无缘了。

  “那你准备何时回王府?我派人送你回去。”希安笑问。

  他那么希望她离开?他对她感到厌烦了吗?赵宛绫咽下喉咙里的苦涩,轻声回答:“就明天吧!”

  “这么快?你的身子可以吗?”希平关心地瞅着她。

  听到他关怀的语气,赵宛绫已感到很安慰了。“我好多了,谢谢关心。”

  “傻绫儿,我们的关系都已经不同了,还这么客气。既然你明天就回王府,今晚就到膳房利大家一起用膳吧!”希平提议。

  赵宛绫听话的点点头,就当是他们在一起最后的回忆吧。

  希平完全不知道赵宛绫心中的痛苦,他只想到她回府后就等着他上门提亲,等着当她的新娘!新娘是他自己挑选的,娶亲也是他自愿的,那叫岳丈为爹,他也会叫得高兴多了。

  想到这儿,希平心情开心又轻松;不过看到赵宛绫有些苍白的脸蛋,他又皱起眉头,“你在外面站太久了,对身子不好,我送你回房吧!”

  赵宛绫听话的点点头,让希平挽着她回客房。

  直到两人都走远了,一直趴在屋顶上的一男一女才跳下来。他们不是别人,正是翊风和天爱。天爱还是老毛病不改,就是要偷看希平和赵宛绫在谈什么。不过这次她学聪明了,要翊风在一旁灌输内力给她,让她看得到也能听得到。

  她冰雪聪明,龙翊风说他知道希平哥哥考验绫儿姊姊的事,是希平哥哥告诉他的,想也知道那是说谎!希平哥哥才不会将这样的事告诉龙翊风,而且她都跟在龙翊风身边,他们两兄弟在一起谈什么事她都很明白。昨夜他们住在城外一间小客栈,客栈只剩下一个房间,两人只好将就一下。而她就趁此机会问龙翊风到底是如何听得这件事,吵得他举双手投降,终于说出他内力深厚,才能听到希平哥哥和绫儿姊姊的谈话。

  “龙翊风,你会不会觉得绫儿姊姊的样子怪怪的?好似很伤心呢!”天爱问着。

  翊风也觉得赵宛绫不太对劲,她似乎将事情说得太容易了,而且神情奇异;但他不愿天爱扯入这场风波里,遂摇摇头,“不会啊,没什么奇怪的。就算赵宛绫有事,也有希平会负责的,不用你鸡婆了,你还是想想自己的事要紧。”刚才希平的话也让他有了个念头。

  “想我的事?我有什么事好想呢?”天爱不懂。

  “终身大事啊,傻丫头!”翊风提示着。

  “终身大事?我的吗?还是你的呢?”天爱还是一脸的不明白。

  “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我们的,我们两人的终身大事,我们的婚事!”翊风干脆明说。这丫头那么迟钝,让她想一辈子,她也想不通的。

  “我们的婚事?龙翊风,你在胡说什么啊!”天爱吓得大叫。

  “我可没胡说。我是不是在你阿爹坟前说过要为他修坟,并承诺每年清明陪你去扫墓吗?试想,除非是家人至亲,否则怎会一同去扫先人的坟墓呢?我这就是在向你阿爹提亲,我想你阿爹一定不会反对的。后来你也答应了,还保证会乖乖听话,如此一来,我们就有婚约了。昨晚我们又同处一室到天亮,我对你更有了责任,所以你要嫁给我,我要娶你!”翊风语气轻松,却又带着不容反驳的认真。

  天爱瞪大了眼,很不高兴的斥责,“龙翊风,你别学希平哥哥说话好不好?你就差少了一句‘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否则你们两兄弟的说词就一模一样了!龙翊风,我还不想嫁人,而且就算我真要嫁人,也不会嫁给你的,你想成亲就去找别人吧!”天爱这话有些赌气的成分,为责任而娶妻,这两兄弟一样无聊!

  “若我娶了别人,那你就是真的丫鬟了,没有现在的自由自在,也不能随着我到处跑,你要伺候我、伺候我的夫人,而我更不能对你像现在这般疼爱了。天爱,你真想看我娶别人为妻吗?”翊风的脸色很严肃。

  天爱的小脸也沉了下来,龙翊风这话是在吓唬她吗?她虽是孤儿,可也是很有傲气的。“你是少爷、我是丫鬟,你若认为我工作做得不好,可以告诉我或干脆让我回磨坊做事;反正我也不想做你的丫鬟,我们分道扬镳算了!”翊风的话太突然,她压根没想到嫁人的事,一时间无法接受,回话也变得口不择言。

  听到天爱无情的话语,翊风难忍心痛,“天爱,我从没当你是丫鬟。我们认识的这些日子,我是尽心尽力的对你好,难道我的用心你一点都不明白吗?为何你还要说这样的话来伤我的心呢?难道你真对我连半丝感情也没有,全是我自己一相情愿吗?天爱,你好无情啊!”他语气非常的难过伤心。

  天爱闻言,泪儿不禁滴落。她张手抱住了翊风,边哭边叫:“不,我不是无情,我也不想离开你的,是你先说要成亲来吓我,我才会被吓得乱说话!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不想你成亲,可是我……我也还不想成亲啊!我从没想到要嫁人,你突然要我嫁人,我……我……”她芳心大乱,第一次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翊风脸上闪过一抹狡狯的神情,但马上又转成忧愁。“天爱,我也不是想逼你嫁给我,但是现在连希平都有成亲的打算了,我是长子,家人一定会催我赶快成亲的。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也不想随便找个女子结婚,所以唯有你嫁给我,才是最好的办法。如此一来,我们既能永远在一起,你也能在天诚庄里名正言顺的长住下去,而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不是很好吗?天爱,嫁给我好不好?”他诚挚的语气,任谁也拒绝不了。

  天爱抬头看着翊风,他是个很好的男人,长得也很好看,脾气又好,对她也很好,想一想,他的确是最适合的丈夫人选了。她又很喜欢天诚庄,能长久留在这儿是最棒的,所以她似乎应该要答应嫁给翊风才对……但是,她还有一个疑问。

  “龙翊风,你就为了要找个合你意的女人结婚,才找上我的吗?那你对我还有没有其它的感觉呢?”天爱问着。

  “有啊,我觉得你特别可爱、特别纯真、也特别讨人喜欢;当然,你也是很磨人,又爱惹麻烦。这些我都能接受包容,因此才想要娶你啊!”翊风浅笑回答。

  “就这些?没有再深入一点的感觉吗?”她要听的不是这些。

  “你的好处我都说得差不多了,还有遗漏吗?我倒没想到。”翊风想了想,摇摇头。

  天爱嘟起了嘴,她是藏不住话的人,忍不住大声明说:“龙翊风,你难道就没一点点的喜欢我,或是一些些的……爱我吗?”没有互相喜欢,怎么做夫妻嘛!

  翊风哈哈大笑,这丫头还是忍不住问了!他故意摇摇头。

  “你……龙翊风,你真连一点点的喜欢我都没有?那你还要我嫁给你?我……我不嫁了!你去娶别的女人吧!龙翊风,你这个大笨蛋,我不要再看到你,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你了!”天爱气得眼泪又流下,用力推开翊风,转身要跑开。

  翊风开怀笑着,大手一伸就将天爱抱回怀里,轻点她气红了的小脸,清楚明白的告诉她:“我不是一点点的喜欢你,也不是一些些的爱上你,我是非常非常的喜欢你,很爱很爱你,知道吗?傻丫头,若不喜欢你、不爱你,我为什么要娶你这个小扒手呢?连这事都想不通,说你聪明,其实你只是个笨笨的傻丫头!”天爱真是傻得让他疼爱!

  天爱张大嘴,愣在当场好一会儿,小脸由气愤转成惊愕,再慢慢变成高兴欢喜,她抖着声音叫:“龙翊风,你真喜欢我、爱我?真的吗?真的真的吗?”

  翊风被天爱的问句逗笑了,轻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回答,“当然是真的真的真的啰。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怎能说谎呢!”

  天爱高兴的尖叫,整个人跳起来扑到翊风身上,搂着他的颈子,简直要乐疯了。“哇!你喜欢我、爱上我了!这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我也不吃亏了,也不会被占便宜了,太好了!”

  翊风听天爱直喊着,不明白的稳住她像蚱蜢般跳个不停的身子,“你不吃亏什么?又被谁占便宜了?”

  天爱开心地笑答,“你既然爱上我了,那我爱上你就不吃亏,也不会被占便宜了啊!”

  这丫头连这样的事都要计较,真服了她!但是听她坦承爱上他,他也乐歪了。他哈哈大笑着,用力搂紧天爱;有个这样古灵精怪的娘子,可以预知他日后的生活是绝不会无聊了!

  互相倾心的小俩口搂在一起高兴地笑着,眼里只容得下对方。天下之大,能找到自己所爱又爱自己的人,怎不值得高兴呢!翊风贴近天爱的脸,偷了一个吻。

  天爱脸儿红透,急急推开翊风,飞快的左右看了下,发着娇嗔:“你……被人看见了怎么办,羞死人了!”

  “怕被人看见,我们就找个不会被人看到的地方啰!”翊风忙揽着天爱离开,他想私下和这丫头亲近亲近。

  “可是,我们不管绫儿姊姊和希平哥哥了吗?”天爱随着翊风离开时还没忘了这事。

  “他们自己会解决的,不用你多事,小鸡婆!”翊风才不让天爱多管闲事,她得先顾好她的心上人再说!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