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七章 作者:可儿


  扬州城内最大的酒楼便是天悦酒坊了,现在在酒坊的二楼,一间临街的包厢里,一张娇俏可爱的小脸正趴在栏杆上,饶富兴味的看着下面行行色色的路人,一旁还有位年轻俊伟的男子不时拿着小点心喂她吃,两人看起来如同是对恩爱的少年夫妻。

  “嗯,这油酥饼甜甜的又入口即化,好吃极了。”天爱拿走了盘里最后一块酥饼送入嘴里,边点头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吃东西不要说话,既没规矩也容易噎着,这毛病要改。对了,我教你写过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你还记得吗?”,翊风大手为天爱抹去沾在嘴角的碎屑,出声问道。

  “我丁天爱这么聪明,怎会不记得?我写给你看。”天爱横了翊风一眼,用手沾着杯里的茶,在桌面写起“丁天爱、龙翊风”六个字。

  “如何,没写错吧!”天爱得意的笑着。

  “这是最基本要知道的字,没写错才是应该,否则我会打你屁股的。接下来我还会教你一些常会用到的字,你认得了后就可以开始学看书,慢慢再进步到做诗填词、懂得更多的道理,就不会是个目不识丁的文盲啦!”翊风很正经的对天爱说道。

  天爱睁大了水灵灵的大眼瞪着翊风,满脸的疑问。“龙翊风,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有什么企图吗?”

  翊风听了哈哈大笑起来,笑她爱胡思乱想。“丫头,你有什么好让我图谋的?我能有什么企图呢?”

  “我就是不知道,所以才要问你啊!”天爱嘟着嘴叫。

  “你认为这就叫对你好吗?我可不觉得,这不过是基本的待人之道罢了。希平不也对你很好,你怎么不去问问他为什么呢?”翊风将问题丢了回去。

  “希平哥哥是将我当成妹妹看待啊!难不成你也当我是妹妹吗?”天爱知道他不是,否则他不会不肯叫她妹妹,不让她喊他哥哥。

  “我可没当你是妹妹!但若真要说起理由,只能说是缘分吧!你来到天诚庄,然后我们认识,这可是上天安排好的哦!”翊风很相信天爱是老天特地送给他的大礼物,让他无法割舍的重要礼物。

  “可能真是缘分吧!像我从来不教人武功的,一认识你就教了你一套打虎拳,收你这个没拜师的徒弟。喂,徒弟,师父教的打虎拳一定要勤练习,你可不能忘记哦!”天爱想到就忍不住得意。

  提到打虎拳,翊风就大笑起来,“那套拳根本就不叫打虎拳,而是伏虎拳!你连名字都记错,招式就更不用提了。想到你打拳的模样,哈……”他笑得说不下去了。

  “好啊,原来你早就知道这套伏虎拳了,还这样笑我。龙翊风,你太过分了,我不要再理你了!”天爱气得秀眉倒竖,转头生气的趴在栏杆上,不看龙翊风这个坏蛋。

  可恶的龙翊风,害她原来的好心情没了。她低头看着街上的人群,突然,她看到了那个小霸王,方虎豹。

  这个流氓又出来欺压百姓了吗?她现在身退有龙翊风在,她才不怕他呢!好,她要好好教训他一下为百姓出气,也为自己出口怨气,反正有事就让龙翊风来扛,谁教他也惹到她了。

  天爱精灵一笑,看方虎豹已走到自己正下方,她立刻回头拿起桌上的空盘子,不客气的就往方虎豹头上砸下去。

  翊风被天爱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他马上抓住她还要再拿盘子砸人的手,严厉的指责,“天爱,你在做什么?万一丢伤人怎么办?”

  “那最好,我就是要丢中他!”天爱任性的回答,往下看丢到人了没。

  方虎豹出门收保护费,突然祸从天降,一个东西从头上砸下,虽然没打中他,也让他受到了惊吓,气得他抬头哇哇叫:“是谁?是哪个不长眼的敢向大爷丢东西?有种就站出来!”

  “方虎豹,就是姑娘我!”天爱探出头对下面的方虎豹嘻嘻一笑。

  翊风看着底下痴肥粗鲁的大汉,原来他就是方虎豹,难怪天爱要对他丢盘子了。但当街闹事也不好看,他应该阻止天爱挑衅,有仇另约地方解决才是。

  翊风才这么想,天爱已经先行动了。她大胆的纵身一跳,越过栏杆直接就往下跳。

  “天爱,危险!”翊风大叫一声,紧跟着跳下,在天爱落地前抱住她。这丫头在做什么?差点将他给吓死了!

  “天爱,下回你若再做这种危险事,我真会将你吊起来毒打一顿!”翊风靠近天爱耳旁,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咬着牙告诉她。

  天爱拍了下胸口吐吐舌,她就是算准龙翊风不会放任她摔下来,才敢大胆的跳下,被骂也是意料中事。能教训方虎豹,被骂也是值得的。

  “方虎豹,睁大你的老鼠眼看清楚,盘子就是本姑娘丢的。只可惜没扔中,否则本姑娘会更高兴。”天爱睥睨了方虎豹一眼,说话很不客气。

  方虎豹被天爱如天仙下凡般的神釆所感,脸上的凶恶表情收敛不少,听到天爱的话也不生气。“我皮厚肉组,就算被姑娘丢中了也不怕。就是不知在下有什么对不起姑娘的地方,还请姑娘赐教。”

  “奇了,我这样打你,你竟然不生气?喂,方虎豹,你是突然改好了,还是生病了没力气打人呢?”方虎豹的反应和天爱想的完全不同,让她莫名其妙。

  “哈哈!我方虎豹是不会对美丽姑娘动粗的。姑娘,你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方虎豹笑得淫邪。他爱好美色,发现中意的女子一定会想尽办法得到手。他没将天爱身旁的翊风放在眼里,当他只不过是懂得两下子武功的二流小白脸。

  翊风眉头打结,这方虎豹一直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天爱,让他也有了揍人的冲动!

  天爱不笨,也看出方虎豹好色的神情,她脸色一变,说话更是不客气了。“方虎豹,你这只猪八戒,最好快收起你下流的念头!癞虾蟆想吃天鹅肉,简直是痴心妄想,小心姑娘我将你的一双老鼠眼给挖出来!”

  方虎豹见天爱对他严声厉色、言语苛刻,他也露出了本性,撂下狠话。“小丫头,本大爷是怜香惜玉的男人,你若肯乖乖留在大爷身边,就可以少去被修理的痛楚,否则你被打成鼻青脸肿,大爷只好将你赐给我的属下了!”他笑得不怀好意,他的手下也笑得淫贱。

  “讨打!”天爱叫了声,飞快的赏给方虎豹两个耳光,声音清脆响亮。

  方虎豹没想到她说打就打,一时没留神,被打个正着。他怒吼一声,双臂齐出要捉天爱,天爱娇声笑着,身子灵巧的避开,两人一闪一抓对起招来。

  天爱身手露活,方虎豹每回都只能碰到她的衣角;而天爱有恃无恐,更是频频挥拳踢脚,一会儿方虎豹便鼻青脸肿,显得更是可笑。

  “哈,笨肥猪,笨得像头猪!你打不到我,我却能踢到你,你活该被打……”天爱边笑边跑还没取笑方虎豹,她早就想要找机会好好教训这恶霸一顿了。

  方虎豹气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他大吼着:“来人,将这丫头给我捉起来,大爷要狠狠的抽她鞭子,以消我心头之恨!”

  方虎豹的手下听令想加入战圈,五人才一动,马上就被点住了穴道定在当场。五人心中骇然,他们被点了穴却不知道是谁动的手,那人的武功高得让他们心惊!

  “你们五个还不动手,是不是不想活了?动手啊!”方虎豹生气的吼着。

  “少……少爷,我……我们被点……穴……穴了,不……不能动啊!”手下之一颤抖地回答。

  方虎豹一听分了神,马上又挨了两拳,气得他哇哇大叫。愤怒之下,他力气暴增,拳脚不留情的攻向天爱。

  天爱打得中方虎豹全凭她的灵巧和出其不意,同时也是因为方虎豹太轻敌;一旦方虎豹全心专注,她就没花样可以玩了。这大街上又没地方可以让她躲藏,天爱闪得手忙脚乱、险象环生!

  在天爱脚一滑,整个人差点要摔倒在地时,一双大掌恰巧伸来,抱住了她也顺势给了方虎豹一拳,将他给打飞了出去,直飞到数尺之远才重重落下,当场便晕了过去。

  天爱欢呼一声,“龙翊风,你打倒恶霸了,太好了!”

  看见这情形,高兴的不止天爱一人,常受到方虎豹欺负的小贩店家都忍不住鼓掌叫好,欢欣之情显露脸上。

  “龙翊风,你看大家都这么高兴,就知道方虎豹平时有多可恶了。天诚庄势力那么大,你又是天诚庄的大少爷,要解决这个扬州城的恶霸不是难事,你就帮帮大家的忙吧,好不好?”天爱不忘替龙翊风宣扬,也为扬州城百姓请命。

  围观的众人一听这功夫了得的少年竟是天诚庄的少主人,纷纷又拱手又鞠躬的求他帮忙。

  “天爱,你真会替我找麻烦啊!”翊风面带微笑地向众人点头回礼,同时小声的斥责天爱。和这丫头在一起,不有事才怪!

  方虎豹五个被点穴的手下心中很具害怕,惹上了天诚庄可不是好玩的,他们就算有十条命也赔不起啊!其中一位大汉看着天爱好一会儿,终于认出这个一身光鲜、美丽漂亮的丫头就是那个小扒手。

  他忙出声叫道:“你是丁天爱,那个小扒……嗯,你是丁兴的女儿,对吗?”龙翊风凶恶的脸让他把“扒手”一词吞了回去。

  天爱走向前看了看那个说话的大汉,也认出他了。“哦,原来是隔壁的大叔啊!有事指教吗?”她现在可不怕他了。

  那大汉当然不敢得罪天爱了,“指教不敢,小的只想告诉丁姑娘一个消息。但是……能不能先请龙大爷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呢?”想也知道,点住他们穴道的一定是龙翊风了。

  “哟,大叔,你在和我谈条件吗?”天爱刁钻的笑问。

  “不敢,小的不敢!我直说好了,丁姑娘,你这些日子都没回家,所以你爹丁兴死了这事你该也不知道吧?”那大汉干脆开门见山直说了。

  “你说什么?你在胡说什么?”天爱闻言,激动的冲到那汉子面前,拉着他衣襟大叫。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事!

  “丁姑娘,这样的事,小的可不敢胡说,这是真的。丁兴死了十来天了,好象是喝酒喝到不省人事,在家中一睡不起的。他没留下钱,丧事也是由左邻右舍出钱办的……”

  天爱等不了那大汉把话说完,她凄叫声“阿爹”,就往家的方向冲去。

  “天爱!”翊风唤了声,大手一挥解了那五人的穴道,严声交代,“扶你家少爷回去,以后若敢在扬州城里乱来,天诚庄不会放过方家的!”

  这天悦酒楼也是天诚庄的产业之一,掌柜看这情形,忙让小二拉出马来。翊风接过缰绳,跳上马急迫着天爱而去。

  不会的,阿爹没事的,一定是那人打不过龙翊风才故意说来吓唬她!阿爹好好的怎会突然死去呢?这不可能,这铁定是骗人的,她绝不相信!

  天爱心中狂喊着,跑得更急了,想要回家看清楚。

  “天爱!”一个熟悉的男声伴随着马蹄声在她耳旁响起,接着她感到身子一轻,被人抱上了马。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天爱看到翊风就像是见到亲人一般,她紧紧的抱住了他,泪水直流的要求着。

  见天爱这样,翊风好心疼。他轻声道:“好,我送你回家。你告诉我,你家怎么走?”

  天爱指了个方向,马儿飞快的就往那方向直奔而去。她小脸靠在翊风的胸膛上,小手抓紧了他的衣裳,心中直祈祷着那消息不是真的。

  怀中的天爱好沉默……她一向是爱笑爱闹的,现在她既不说话,一双眼也是直愣愣的向前呆看着,木然的模样让他好担心。

  路程就在翊风的忧心和天爱的焦急中度过。一到家门口,天爱脚一落地便急往家里冲,“阿爹,阿爹,天爱回来了!阿爹……”

  她里外找了一遍,都没看到阿爹,只看到家里被人翻乱的痕迹,而且所有家具器血都沾上了一层灰,好似有一段时间没人住过。那大汉的话又在她耳旁响起:你爹死了,死了……

  “天爱,快出来!”翊风对着门内喊。他身旁站了个妇人,她是听到声响过来看看的。

  天爱跑出来,看到了妇人,忙上前拉住她的手迭声急问,“包大婶,我阿爹呢?他去哪了?我阿爹人在哪里?”

  “天爱,你可回来了!你到底跑到哪儿去了,你爹出事时也找不到你!你爹死了,就埋在城外本山上那棵大松树下。”

  包大婶的话有如青天霹雳,一下子就将天爱给打傻了。她呆站在原地,无法有任何表示。

  包大婶继续说下去,“丁兴死前一晚还看到他拿着酒瓶醉醺醺的回家,第二天一整天都没看到他出门,到晚上时我家那口子觉得奇怪才来你家看看,就发现丁兴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已死去多时。我们想找你回来为你爹办丧事,找遍扬州城却怎么也找不到你,只好几个邻居凑些钱买了副棺材将你爹抬到山上埋了。这丁兴虽是个扒手,却地做过不少善事,他是在睡梦中过世的,无病无痛,也算是善有善报了。”包大婶感慨的说。

  天爱除了阿爹的死讯外,其它的话都听不入耳。阿爹死了,阿爹真的死了。

  翊风从怀中拿出三锭金元宝给包大婶,“包大婶,这些金子请你代为收下,当是谢谢你们这些好邻居为了家所做的事。谢谢你们的帮忙!”

  包大婶用颤抖的手收下金子,“这……这太多了!”穷苦人家连金元宝都没看过,现在手中竟有三个金元宝,当然是欣喜若狂。

  “不打紧,多余的就当是谢谢大家对天爱的照顾。”翊风向包大婶点头。

  包大婶忙躬身回礼,而后喜孜孜的拿着三个金元宝离开。

  翊风转头看天爱还呆愣着,上前担心的摇了摇她,“天爱?”

  哇的一声,天爱投入他怀中大哭起来。“阿爹……阿爹死了……哇……”宏亮的哭声像是要将心中最深沉的悲痛给发泄出来般。

  翊风只能紧抱着她,任她放声大哭。

  天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将翊风胸前的衣裳都哭湿了;过了好半晌,她才渐渐止住了泪,只剩下低哑的啜泣。

  “天爱,别哭了。生老病死是谁都避免不了的,你再哭也唤不回过世的人,只是哭坏自己的身体罢了。你阿爹一定也不希望你太伤心,对不对?”翊风温柔的安慰着。看她哭得这么伤心,他好心疼。

  天爱抬起头看着翊风,语气里尽是自责,“是我不好,若我在阿爹身边,阿爹就不会死了……是我不孝,我害死了阿爹……”越说她就越难过,她将阿爹的死全怪到自己身上。

  翊风柔声劝慰道:“傻丫头,怎么会是你的错呢?你阿爹是因为酒喝太多而死的,就算你在家,你能阻止你阿爹不喝酒吗?而且那位包大婶也说了,你阿爹是在睡梦中过世的,没有痛苦,这是善终。天爱,这不是你的错,别自责了。”

  天爱抬起头,用红肿的双眼望着翊风,“真……真的?阿爹过世时真的没有痛苦?”

  “当然是真的,那包大婶说的话你没听清楚吗?包大婶还说你阿爹善有善报,所以有善终。你阿爹一定是在天上当神仙享福呢!你阿爹现在摆脱了当人的生老病痛,你该为他高兴才是。”翊风开导着天爱。

  天爱想了想,翊风说的没错,若可以当神仙,谁要当凡人呢?若阿爹死后真成了神仙,那绝对比活着当扒手好。但她还是有些半信半疑,“阿爹真是变成天上的神仙了吗?”

  翊风点点头。死后的世界谁又明白呢?他这样说也不算是说谎。

  翊风的话让天爱心情好过一些;不过一想到她以后就是孤独一个人,再也没有任何的亲人,她忍不住又难过的哭了起来。

  翊风手忙脚乱的急忙为天爱擦眼泪,万分不明白她怎么又哭了。“天爱,你为何又掉泪了?”

  “我……我现在只剩下一个人,我是个孤儿了……”她伤心的直哭个不停。

  翊风听了,想笑又不能笑。这丫头忘了她本来就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吗?不过她不会是孤独的一个人,他不会丢下她的。

  “不,你不会是一个人,你还有我啊!天诚庄也是你的家,你永远是天诚庄的人。”翔风肯定的给予保证。

  天爱看着翊风,吸了吸鼻子,搂着他又哭了,不过这回是喜极而泣。“龙翊风,你真好,愿意收留我,我就算做牛做马,也会还你恩情的!”

  翊风这回真的忍不住笑了,“天爱,我不用你做牛做马,你只要陪在我身旁,别时常给我找麻烦就行了。”

  天爱听了也笑了。对啊,她和他在一起,好象真的常常带给他麻烦ㄝ!

  “既然嫌我给你找麻烦,怎么你还要我留在天诚庄呢?”天爱占尽了好处,嘴上还不留情。

  “小鬼头,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小心我打你屁股。来,擦干眼泪,看你哭得像个要不到糖吃的孩子似的。”翊风拿出手巾为天爱擦去泪痕。

  天爱想起包大婶说阿爹埋在城外本山上,她想去祭拜,忙要求道:“龙翊风,我想去城外本山拜祭我阿爹,你陪我去好不好?”

  翊风当然不会拒绝她的请求了,“好,我陪你去。不过你可不能再哭了,否则你阿爹看到你哭得这么丑,一定会不高兴的。”

  天爱点点头,“好,我不哭。我要让阿爹看到我穿新衣服美丽的模样,我不会哭的!”

  翊风听到这话放心多了,带着天爱上马离开。天爱不舍的再三回头看着她和阿爹的家,直到看不到了才转回头,一颗眼泪又从她眼角流下。

  翊风将天爱的小脸按入自己怀中,这一生一世,他都会是她最亲的人,永远也不会离开她的!

  来到城外本山找到丁兴的墓,天爱免不了又是一阵哭泣。

  纵然龙翊风说阿爹现在是天上的神仙了,但是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阿爹,这就够让她难过了。

  翊风无法置信的拍着额头,想不到这丫头那么爱哭,哭得他又心疼又心乱。他蹲下身将天爱拉入怀中,让她靠着自己,无奈的取笑道:“你已经哭得够久了,怎么还是哭个不停?你真是个爱哭鬼,让你阿爹走不安心的爱哭鬼!”

  “我不是爱哭鬼!”天爱忙用袖子擦着眼泪,不服气的回答。

  “你哭成这模样,还说不是爱哭鬼!你不但是爱哭鬼还是胆小鬼,失去阿爹后就害怕的直发抖。你阿爹若有灵,一定会为了你这个既是爱哭鬼又是胆小鬼的女儿感到难为情的。想哭你就留下继续哭吧,我要先走了。”翊风放开天爱,作势要离开。

  天爱急忙抱住他,“你不要走,你没带我的马来,你走了我怎么回天诚庄?你不是说要让我留在天诚庄吗?你走了我怎么办?难道你也不要我了?那我就真变成小可怜了……”这次她是为自己伤心了。

  翊风听她说得可怜万分,又好气又好笑的捧起她的脸慎重告诉她,“我喜欢的是可爱调皮的丁天爱,不是个爱哭鬼。你若不再哭了,我不但会照顾你一辈子,也会为你阿爹重新修造一座豪华的大坟,以后每年清明重阳时我还会陪你来扫墓哦。”道理说不通,只能以利诱之了。

  “真的?”天爱听到条件那么好,眼儿都亮了。

  翊风看着天爱,故做不悦。

  天爱忙转口,“好,我保证我不哭了。龙翊风你说的话也要做到哦!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是这个世上心肠最好、人品最完美的男人。”她真是骗死人不偿命。

  这丫头拍马屁的功夫才是世上最好的!见她终于笑了,翊风心情一松,看着她俏丽的模样,忍不住在她眉心的朱砂痣上吻了下。

  天爱和翊风太熟悉了,就算被他亲了她也不在意。她小手摸了摸额头,还笑笑的说:“龙翊风,我很喜欢你亲我呢!”

  翊风眼里的温柔可以融化人,他又亲了天爱一下,这回是亲在她的鼻尖上。

  “天已经黑了,看来是来不及回城了。今晚就在城外我家客栈住下吧,明儿再回天诚庄。”翊风说道。

  天爱立刻点头,有翊风在身边,她到哪儿都不怕,安心极了。

  “阿爹,女儿离开了。”她向阿爹的墓再三行礼。

  “走吧!”翊风抱起天爱跃上马,两人亲亲密密的离开。

  丁兴若泉下有如,见此情形也会笑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