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五章 作者:可儿


  “绫儿,事情进展得如何了,希平肯听你的劝来王府吗?”赵南廷叫住正要出门的女儿,带着希望问起。

  赵宛绫心虚的含混回答,“嗯……希平大哥的态度已有软化了,只要再加把劲,我相信他就会来王府见爹。请爹放心,女儿不会让爹失望的!”这是善意的安慰。

  “绫儿,你称希平大哥了,他肯你叫他大哥是不是?”听到赵宛绫对龙希平的称呼,赵南廷激动的捉着女儿的手追问。

  赵宛绫忙点头,“嗯,他……他同意让女儿叫他大……大哥了!”她说得万分不确定,因为是她执意这么称呼的,龙希平根本不在平她叫他什么。

  听到女儿这么说,赵南廷真的好高兴。“那真是太好了!绫儿,你真能干,真劝动希平了,爹会耐心等着你带回好消息的!那你现在可是要去天诚庄?”

  赵宛绫又点了点头。

  “那爹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绫儿,爹的希望就全靠你了,你别让爹失望啊!”赵南廷欢喜的将希望都托付在女儿身上。

  赵宛绫脸上挂着充满信心的笑容,有礼的向父亲道别后上了轿。

  轿帘一放下,赵宛绫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无踪,一双大眼里只有忧虑和无措。她说那些话不过是想安慰爹罢了,想不到爹却当真。其实她是一点进展都没有,甚至这几天都还见不到龙希平,她每天到天诚庄就是枯等,从早等到晚,等着龙希平回庄。那种感觉就像是妻子在等丈夫似的,但薄情的丈夫却不见踪影……

  哎!真羞人,她怎么可以用夫妻做比喻呢,羞煞人了!

  赵宛绫在脸红羞怯中,同时也带着失意忧愁。龙希平已经连着五、六天不见她了,她除了痴痴苦等外,也没有其它的方法,真教她又急又烦!

  轿子到天诚庄外,也不需要通报,守卫都认得这是小郡主的轿子,二话不说就让轿子入庄。赵宛绫下轿后走入大厅,见毛总管已等在一旁了,茶几上也已备了茶点。只要毛总管轻轻对她摇摇头,她就明白龙希平又不在庄里了。

  百般无奈下,她仍是坐到固定的位子上,还是用最笨的方法,默默的等着龙希平心软,回庄来见她。

  本来她出门都会带两个随行丫鬟的,但她不忍心丫鬟站着陪她枯等一天,索性连丫鬟都不带,只让轿夫带她来,她孤身一人待在这偌大的大厅里,苦苦的等人。

  叹了口气,赵宛绫无聊的翻开自己带来的文选,静静的看起书来。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走入大厅,慢慢的走近了在看书的赵宛绫。她听到声响放下书本抬眼看去,便对上了一双活灵活现、圆滚滚的大眼睛。这对眼儿的主人眉间有颗朱砂痣,生得俏丽可爱,赵宛绫不知道她是谁,正要开口问,那少女先说话了。

  “你一个人坐在这儿看书不闷吗?”清脆的嗓音煞是好听。

  赵宛绫摇摇头,“看书不闷,等人才是闷!”她实话实说。

  “这话倒是真的,等人是天底下最闷的事了!那你就不用等了回家去,改天先派人来打听你要等的人在不在,或是事先同他约好再来,你就不用这样干等啦!”那少女提出了建议。

  赵宛绫还是摇摇头,“这是心意问题。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心甘情愿在这等人。他若为我的诚心所感动,一定会来见我的!”停了停,她才想起一个问题,“请问姑娘是……”

  “哎呀,我还没自我介绍吗?真对不起!我叫丁天爱,算是天诚庄里的丫鬟,赵郡主你好。”这少女当然是丁天爱了,全天诚庄也只有她能这样东跑跑、西混混,逍遥的很。虽说她挂名是龙翊风的贴身婢女,但龙翊风可没将她当丫鬟看,而龙希平也已口头上将她收为干妹妹了。庄里的两个少爷这般的疼她,她在天诚庄里是如鱼得水,真如她说的,连横着走路都可以了。

  天爱看赵宛绫天天来天诚庄等龙希平,即使等不到人,她仍是每天都来大厅报到,让她好生佩服。她本来都跟在龙翊风身旁,他在书房,她就在旁磨墨、倒茶;他若有客人,她也在旁听他们说话;而龙翊风若出门到城中的产业巡视,她也强要扮做小厮跟着到处看看玩玩。龙翊风倒也处处顺着她,对她的要求很少拒绝。

  可是今早龙翊风要出门到码头去看新造好的船只,码头是龙蛇混杂的地方,任凭她千般要求,龙翊风就是不肯带她去,没办法,她只好留下来了。更可恶的是,龙翊风还特别嘱咐毛总管要看好她,别让她到处捣乱。

  他那是什么话嘛!她一向都是乖小孩的,才不会给人添麻烦呢!不过龙翊风不在身边,她真是寂寞无聊多了。在庄里转了一圈后,她干脆来大厅认识一下赵郡主。

  “你好,我是赵宛绫。”赵宛绫柔声响应,好奇的看着眼前不像丫鬟的丫鬟。

  “我知道你是谁,你是靖南王府的小郡主。郡主果真长得漂亮,气质高贵又大方,看起来就像……就像个郡主!”天爱称赞着。

  赵宛绫被天爱的话逗笑了,这个女子好天真可爱,真讨人喜欢。

  “哇!你笑起来真好看。小郡主,你该多笑的,别老是皱着眉头,对身体不好。”天爱乱掰个理由劝赵宛绫开怀。

  赵宛绫又咯咯笑了起来,“丁姑娘,你真是可爱的女孩子。”

  “哎哟,不好意思,龙翊风和希平哥哥也都这么说。但这可是实话哦!”天爱最喜欢听到人家对她的赞美了。

  听到龙希平的名字,赵宛绫脸上的笑容隐去,又想起了自己的责任。但她也很奇怪天爱对龙希平的称呼,“丁姑娘,你称龙希平为哥哥?你不是说你是个丫鬟吗?”

  天爱笑着解释,“我原本是在磨坊工作的小丫头,后来龙翊风收我为贴身婢女,而希平哥哥也看我很对眼,就收我为干妹妹啦!所以我现在既是龙翊风的婢女,也是希平哥哥的妹妹,身分有些复杂。不过只要龙翊风和希平哥哥对我好,我是什么身分都没关系的!”她笑得很开心,有人疼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赵宛绫虽然不是全然听得明白,但由天爱脸上的笑容得知,龙翊风、龙希平两兄弟都很疼爱她,让她好羡慕。“你是个甜美可人的女孩子,莫怪会那么多人疼你了!”她语气中不免有些自怜。她的全心努力却无法换得龙希平一个眷顾的笑容……

  天爱察言观色,看出了赵宛绫的难过,忙安慰道:“赵郡主,你别难过嘛。你的苦心希平哥哥都了解,只是这种事是不能强求的。父子亲情要靠长时间的培养,不是你这样天天来看希平哥哥,就能解决的。或许你该换个方法试试。”她不敢多事给什么建议,只是不忍心看赵宛绫苦苦等候。

  “我现在已不敢要求大哥认祖归宗了,只希望他能到王府去看看爹。爹全心盼望着父子能相认、共享天伦,他一直渴望能弥补这份亲情,为何大哥就不能体谅爹的苦心呢?”这些辛酸感觉赵宛绫本来都深埋在心中,现在看天爱那么关心她,她忍不住说了出来。

  “这……这是希平哥哥的私事,旁人也不好过问。赵郡主,我不能给你什意见忠告,只能在你等人无聊时陪陪你。这样吧,我带你到天诚庄走走看看不好?”天爱觉得这是个好办法,至少能放松赵宛绫的心情。

  “这样好吗?万一龙希平回来了见不到我,岂不是失礼了。”赵宛绫不愿让龙希平以为她是来天诚庄玩的,她可是抱着慎重认真的心情来的!

  “放心,希平哥哥若回来了,仆人会通知我们,不会见不到人的。反正都是等,玩着也是等,闷着也是等,那何不快乐一点呢?来,我带你去看鲤鱼,天诚庄里的鲤鱼什么颜色都有,美丽极了,来吧!”

  天爱半劝半哄的拉着赵宛绫离开大厅。这个小郡主那么温柔,都不会摆出郡主的架势来压人,她交定这个朋友了。既是朋友,她岂能让赵宛绫苦闷的留在大厅里等人呢?自然是要让她开心才是!

  赵宛绫虽然每天都来天诚庄,但她只到过大厅,从没见过庄里的其它地方。现在被天爱拉了出来,她也好奇的四处看着,看名震天下的天诚庄是否真知传言般特别巧致不凡。

  天爱带赵宛绫来到水亭旁,水亭建在水中央,四周被莲花所包围着。虽然现在莲花已谢,但池面满满翠绿的莲叶仍有另一种美丽。

  “好美啊!”赵宛绫忍不住惊叹。虽然王府也种了一池的莲花,但没有如此的动人,现在她终于知道庄主夫人有多么爱莲了。

  “这水亭是希安小姐所设计建造的,很美吧!再前面还有一道拱桥,有座赏月阁更是美,你快同我去看看!”天爱又拉着赵宛绫走向拱桥。

  两人一前一后走上拱桥,四周尽是水阁花园,再看到桥下优游自在的鱼群,绝俗的景色使人忘忧。

  天爱开心的笑问着赵宛绫,“如何,很美吧!我第一回看到这地方时,还以为到了仙境呢!我听龙翊风说,这儿的景致是依希平哥哥、希安小姐的想法所设计,那时他们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就有这样聪明的头脑,很不简单吧!”这龙家人都很不简单,全都聪明得吓人。龙翊风也很不凡,看他处理公事时的快、狠、准,随便使个眼色就能让一干大汉下属连大气都不敢哼一声,她想不佩服都难!

  “真的很漂亮。这天诚庄和皇宫的御花园一样,都美丽极了,甚至御花园池子里的鱼还没这些鱼儿好看呢!”赵宛绫告诉天爱。

  天爱立时睁大了眼,忘情的捉着赵宛绫的手惊叫:“你……你到过皇宫?那你一定也见过皇上、皇后啰!好棒啊,皇宫一定是美轮美奂、富丽堂皇,是不是?”皇宫,那是她可想而不可及的地方啊!

  赵宛绫又被天爱惊怪的表情逗笑了,眼前精灵可爱的女孩吸引了她全副的注意力,让她暂时忘了龙希平。在王府里她没什么朋友,现在有个差不多年纪的女子和她说笑聊天,她是如遇知音一般,敞开心胸真心对待天爱。

  “丁姑娘——”

  赵宛绫才开口,马上就被天爱打断,“叫什么丁姑娘,好生疏呢!小郡主,你叫我天爱就好了。”

  “那你也别叫我小郡主了,我们就做好姊妹吧,你叫我绫儿好了。”赵宛绫开心地提议。

  “你不嫌弃我只是个小婢女,真要当我的好姊妹?”天爱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郡主竟要和她结为姊妹?!

  “身分又能代表什么?人和人有缘分才能在一起,我们这么契合,做姊妹是天经地义的事,何必管什么世俗看法呢。”赵宛绫笑得开心,这也是她第一回自己决定一件重大的事。

  “我今年十七岁,是二月出生的。天爱,你呢?”赵宛绫问。

  “我也是十七岁。但我是孤儿,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月日……不过我阿爹是在快过年时捡到我的,所以我应该比你小。”天爱笑答。

  原来天爱是孤儿……可是她还是活得那么快乐,自己真要向她学学才是。赵宛绫愉悦的宣布,“好,我是姊姊,你就是妹妹了。天爱妹妹!”

  “绫儿姊姊!”天爱叫着,两个女子相视而笑。天爱还拉着赵宛绫到水塘边,找个干净的草地,两人双双跪下,磕头结拜。

  天爱扶起赵宛绫,两人都细心的为对方拍去身上的草屑。这样贴心的举动让两个女子更喜欢对方,相信她们一定会是对好姊妹的!

  “绫儿姊姊,你快告诉我皇宫的事嘛!”天爱催促着。

  赵宛绫指指拱桥那头的赏月阁提议,“站在这儿吹风有些冷,不如我们到阁里坐着聊,好吗?”

  “当然好。不过聊久会口渴,姊姊你随我到厨房拿些茶和点心,我们再到赏月阁里聊聊!”天爱说着,挽着赵宛绫走向厨房。

  到厨房拿东西,这对赵宛绫来说又是一个新的体验。她没有反对,高高兴兴的随着天爱的脚步。

  来天诚庄这么多天,今天是最高兴的。她不但结交了位可爱的妹妹,还游览了天诚庄一番,她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清脆的笑声伴着女子娇柔的声音一路飘向厨房,久久不歇。

         ※       ※        ※

  “什么?天爱和赵郡主结拜成姊妹,现在两人在赏月阁聊天?”

  龙翊风和龙希平一回庄,毛总管便向两位少爷说出这个惊人的消息,他们不敢置信、异口同声的叫着。

  “这丫头在玩什么把戏?没事净和人结拜!一下子认了哥哥,现在又拜了个姊姊,花样怎么那么多啊!”龙翊风没好气的咕哝。

  龙希平明白大哥并不怎么乐意他收天爱为干妹妹,因为如此一来,连带地让大哥也变成了天爱的哥哥。可是天爱知道他想收她为干妹妹时,那种高兴又兴奋的模样让大哥说不出阻止的话来,于是天爱就成了他的干妹妹了。

  不过天爱那丫头也明白大哥不爱听她叫他哥哥,所以她直接喊他的名字,不明就里的人一定被天爱的称呼弄乱了。

  这丫头如今又和赵宛绫结拜为姊妹,这关系更加复杂了。

  “天爱古怪调皮,脑子里的鬼主意不比安儿少;送走个安儿又惹上了天爱,我们兄弟可真会自讨苦吃啊!”龙希平也是一脸的苦笑。

  “走吧,到赏月阁看这丫头在变什么花样。”龙翊风揽着弟弟的肩膀往水塘走。

  龙希平本不想见赵宛绫,但看现在情势如此,他还是将事情当面和赵宛绫说清楚好了,遂也顺着大哥的意思到赏月阁。

  “皇宫里有这么多的宫殿,那一定很大啰!”天爱听赵宛绫的皇宫游记听得正入迷。

  “那年我随爹入宫面圣时才十岁,也不知道皇宫有多大,只记得我们每去一座宫殿都要乘轿或坐马车走上一段路;由此想来,皇宫真的很大。”赵宛绫说完,喝了口茶润润喉。

  她们两人已经聊一下午了,越聊就越有话说,也明白了对方的成长过程和许多事。赵宛绫知道天爱本来是个小扒手,被人追才逃到天诚庄来;而天爱也知道赵宛绫想认回希平哥哥,以报答靖南王爷收养她的恩情。越了解对方,她们就越喜欢对方,两人的感情更加的亲密。

  “哇,去别处还要坐轿乘车?!我最怕坐马车了,晃得我头都晕了,下了地头还在昏,脚也软了,不休息一下都走不了路呢……坐马车,唉,怕怕怕啊!”天爱连说了三个怕字,小脸上满是不敢领教的神色,说有多逗就有多逗人。

  看到天爱这模样,赵宛绫想不笑都难。她尽情的笑着,而天爱则是不好意思的吐吐舌,也陪着大笑了起来。

  银铃般的笑声引着龙翊风、龙希平加快脚步走入赏月阁,但见眼前出现了两个笑容可掬的美人,畅快的欢笑让她们更加的美丽动人。眉开眼笑的天爱将她的纯真无邪发挥到极致,见了她的笑容,心情不自觉就会好了起来。

  而赵宛绫的笑靥更是震撼了龙希平。在他记忆中,她总是秀眉微蹙、面带忧愁的苦劝他。对于他冷淡的反驳,她的眉头会皱得更紧,却也不放弃要劝服他。虽然他没看她哭过,但她眉间的结也没松开过。

  乍然看到她亮眼开朗的笑容,他的心猛然多跳了几下。眼前的俏丽佳人身上如带着阳光般,让看到的人都感受到热力。现在他才明白古人所写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是何种样子了。那不是耀眼夺目的美艳,而是温婉如水的笑意,如一股清流流过心头,让人回味再三,无法忘怀。

  赵宛绫首先发现走进来的两个男子,她慌然止住了笑,有些无措。

  天爱也看到了他们,她笑着打招呼:“龙翊风、希平哥哥,你们回庄啦。快来见见我新认的绫儿姊姊!”她跑到两个男人前面,一手拉着一个,带他们到赵宛绫面前高兴地介绍。

  “这小郡主我和希平都认识。但她何时又变成你的姊姊了?你别胡乱认姊姊啊!”龙翊风大手在天爱头上揉了下,有些取笑的意味。

  “人家才不是乱认呢!是绫儿姊姊和我有缘,自然而然就结拜为姊妹了。龙翊风,你可要帮着我姊姊哦,不可以让人欺负她。”天爱拉了下龙翊风的衣袖说着,眼睛却瞟着龙希平。

  龙翊风当然知道她在想什么。有这丫头捣蛋,定会将希平和靖南王府的事弄得更糟,他得避免这丫头给赵宛绫乱出主意。

  “小郡主不是普通人,谁敢欺负她!我要到书房处理些事,你也一起来吧。”他想将天爱带开。

  天爱想绫儿姊姊好不容易等到了希平哥哥,一定有很多话要对希平哥哥说,她也不便在场,遂点点头,“绫儿姊姊,我先离开了。希平哥哥回庄了,你有什么话就和希平哥哥说清楚吧!”

  赵宛绫又皱起了眉头,同天爱点点头。

  天爱转回头很慎重的交代龙希平,“希平哥哥,我把绫儿姊姊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的照顾她哦!绝不能欺负她,也不能让绫儿姊姊受委屈,也不可以对她大声说话……唔……”

  “你太啰唆了,这儿没你的事,你不用管。”龙翊风用手封住了天爱叨念不休的小嘴,另一只手环住了她的细腰,半抱半拉的将她带走。这丫头还真不是普通的吵人呢!

  听天爱的话好象娘在交代女婿要善待女儿似的,龙希平不禁有些啼笑皆非。这丫头脑子里尽想些古灵精怪的事,不知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变乖一些。

  少了天爱的声音,赏月阁突然安静了下来。龙希平惋惜的看着赵宛绫隐去了笑意,低垂着头,脸上又浮现了忧虑轻愁。

  他轻咳了声,引得赵宛绫台起头来,这才问道:“你等我有什么事?”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想到这几天的枯等,赵宛绫忍不住生气地提高了声音,“若你不肯见我是要考验我的耐心和毅力,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不会放弃的。只要你一天不入靖南王府、一天不认亲爹,我就每天都来天诚庄烦你,直到你肯去王府为止!”她是因为怒气,也是受到天爱敢说敢做的冲劲所鼓舞,这是她对龙希平说过最大胆的话,也有和他耗上了的意思。

  这丫头转性了,不再哀求苦劝了吗?龙希平对赵宛绫的改变颇有兴趣,“你是说我一天不到王府,你就一天不放过我是吗?”

  龙希平调侃的语气让赵宛绫涨红了脸,她有些想退缩,但想到爹的期盼,她又有了勇气。她有些结巴的回答:“不……不错,你若不想每天有人来烦……烦你,你就和我到王府去看爹!”虽然这是耍赖不入流的招式,但为求成功,就要不择手段!

  “这些话是不是天爱那丫头教你说的?她还帮你想了哪些好办法?”龙希平不认为赵宛绫会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是天爱那鬼灵精教她的。

  赵宛绫却否认了,“不是天爱,我也不会让她管这事。自己的事就要自己解决,怎能依靠别人呢!龙希……嗯……大哥,我认定了你是我的大哥,便不会改变。如果你讨厌有人一直打扰你,你就试着到王府去看看爹,你会发现爹有多重视你的。大哥,你试试好不好?”本是昂扬的语气,说到最后仍是回复到温柔的语调。

  龙希平又皱起了眉头。起头的话还有些新意,怎么到后面又变回陈腔滥调了?他狠下心下决定,“既然我们各持己见,说再多也不会有结果,徒然浪费彼此的时间罢了。好,现在我给你一个考验,只要你通过了,到靖南王府的事我会考虑考虑,若你怯场了,你爹的事你就别管了。如何,你敢不敢接受啊?”他严肃的询问赵宛绫。

  看龙希平的神情,这个考验一定很困难,他可能是想藉此来摆脱她。但她赵宛绫不会那么没用,她会让他吃惊的!

  “好,我接受。但我先声明,我不会武功,你不可以有过分的要求或故意刁难,其它不管是什么考验,你尽管说吧!”赵宛绫头一扬,很有骨气的不肯认输。

  龙希平点了下头,眼里有丝赞美,“有骨气!你每次来找我都是大白天,又有轿夫抬轿送你来,你若真有诚意,那就自己来吧,亲自一步步走来,而且时间改成晚上,子时时刻到天诚庄敲门来见我。若你有勇气这么做,我或许会试试到王府见见王爷。不过我要先告诉你,这考验对你这种没吃过苦的千金小姐来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王府离天诚庄少说也有一个时辰的路程,又是三更半夜的,路上没有行人,很恐怖呢!所以你要不要冒这个险自己想清楚,我不勉强。我还要明白的告诉你,不是你接受了考验我就一定会答应到王府,我只是会考虑而已,因此你的辛苦很有可能到头来仍是白费。这就是我的考验,要如何决定就看你自己了。”他将话说得非常清楚。

  赵宛绫看着龙希平,明白他是认真的。这个考验真的很困难,但只要她肯接受考验,他就有可能考虑去探看自己的亲生父亲。这至少是个机会,否则一切就免谈了!

  沉吟半晌,她心中已有了决定。她娉婷的向龙希平行个礼,“打扰了这么久,我也该回去了。我不向天爱妹妹辞行了,请龙公子替我打声招呼。告辞!”

  “来人,送小郡主!”龙希平吩咐站在赏月阁外的男仆。

  赵宛绫莲步轻移,随着男仆离开。

  “她退怯了!”龙希平看着赵宛绫远去的背影,有些失望的低语。

  唉,只要会替自己着想的女子,都会退怯的。三更半夜走那么远的路就为了一件他还未必会答应的事,是聪明人都不会这么做的。赵宛绫是聪明人,却不是有毅力的人,可能她以后都不会再来天诚庄了。

  他终于解决了一件大麻烦;龙希安用微笑来奖励自己,不去管心中那股莫名升起的失落感。

  他不由自主地再看了眼赵宛绫刚才站的地方,然后他头一甩,大步走出赏月阁。

  龙希平走了后,只见从池边柳树后走出了一男一女。

  “哎呀!龙翊风,你选的什么位置啊,只能看到人,又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太差劲了!”天爱轻捶了下龙翊风的胸口抱怨着。

  她担心赵宛绫受委屈,直拖着龙翊风要留在暗处看着他们;龙翊风拗不过她,只好躲在水塘边的柳树后监视着赏月阁。天爱武功底子差,看得到人却听不到他们的对话,而龙翊风却能将所有话语都听入耳里——当然,他绝不会告诉天爱,免得她为赵宛绫出鬼主意。诚如赵宛绫所说,自己的事就要自己解决,他们这些旁人还是少插手好。

  “喂,龙翊风,我跟你说的话你听到没?”天爱看他没响应,又大声的再说一次。

  龙翊风不客气用手轻敲了下天爱的脑袋,惹得她哀叫一声。“说过不准叫我‘喂,龙翊风’的,该打!现在希平和赵郡主都走了,我们也可以离开了吧?”

  天爱揉着被敲疼的脑袋,“龙翊风,你又敲我的头!太过分了,三天内我都不要再和你说话了!”说完,她气鼓鼓的转头就走。她言出必行,绝不会开口和龙翊风说话的。

  不和他说话,这又是什么整人的方法?不过他可不认为天爱能受得了不和他说话。

  龙翊风露齿一笑,大步赶上天爱,双双离开了池边。

  这对男女也对上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