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四章 作者:可儿


  “哎呀,别把我的刘海梳上去……”

  “啊,小力一点,头皮都被拉疼了!我不要插珠花,丑死了,不准插到我头发上……”

  “裙子这么长我会跌倒的,我不要穿这衣服,能不能换别件?不不不,绝对不要粉红色,也不要红色。哇!这件太花了,我不敢穿,再换别件好不好……”

  在听风楼旁供婢女住的小屋里,断断续续的传出了女子的哀叫声,还有零零落落的劝慰声,而站在门外等着看成果的毛总管则是一直摇头。

  真不知道大少爷从哪儿找来这个丫头的。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女子气质就罢了,行为举止还像个男人,连说话模样也如同是个老江湖般。若不说明她的性别,八成人人都会以为这丫头是个男孩子。这样的女子哪可能会温柔细心的伺候人呢?大少爷要这样的女子来服侍他,根本就是自找苦吃!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这丫头缺点一大堆,但还算有礼貌,而且活力充沛,是个很有趣的女孩子,和平常女子完全不同。这也算是她的优点吧!想必大少爷就是看上这个优点,才会收这丫头为贴身婢女。庄里多了个这样的丫头,往后日子一定很有看头。

  这一想,毛总管倒很期待未来的发展了。

  “好了,终于弄好了,姑娘,你出门同毛总管去见大少爷吧。”

  “姑娘,你小心点,脚步迈小点,手不可以荡得太高。慢慢走,别用跑的,小心……”两个帮忙丁天爱梳洗打扮的婢女已是满头大汗、筋疲力竭了,但犹不放心的叮咛着。

  在唠叨声中,房门打开了,一个穿着鹅黄衣裳的娇俏女子走出,让毛总管吓了一大跳。这……这就是那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丫头吗?转变实在太大了!

  毛总管才刚这么想,就看那女子过门槛时糯裙忘了拉起,脚踩到裙襬,眼看就要跌得鼻青脸肿,幸好他眼明手快,伸手扶了她一把。

  嗯,是那丫头没错!毛总管心中的一点疑虑全都没了。

  “丫头,你打扮好了就同我去见大少爷吧。”毛总管向丁天爱说了声,带头走向书房。

  丁天爱万般不愿的跟在毛总管后面,她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个龙翊风真可恶,找人这样整治她,要她洗澡梳头,还要穿上这些累赘的衣服,弄得她连走路都要小心翼翼。他以为他是大少爷就可以捉弄人吗?好歹她也教过他武功,算得上是他的师父,等会儿非要和他理论一番不可!

  来到了书房,毛总管在门上轻敲了下,听到里面的响应后,他才推开门走去。

  “大少爷,丁丫头打理好了,送来服侍大少爷了。”毛总管向龙翊风禀报,然后转头叫丁天爱,“进来啊,还杵在门外做什么?”

  龙翊风放下手中的笔,等着看那丫头变成什么模样?

  丁天爱心不甘情不愿的“蹭”入书房,抬眼瞪着坐在书桌后的龙翊风。

  这……这人是丁天爱吗?龙翊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以这丫头顶多不过是生得清秀罢了,哪知竟会是如此美丽动人的美人儿!尤其她那双圆溜溜、灵巧的大眼睛,让人见了就舍不得移开眼;她眉心一颗朱砂痣更让她在美貌之外另有份端庄聪颖的气质……

  “喂,龙翊风,收起你那色迷迷的眼睛,我可不爱你这样直盯着我看。”见龙翊风愣愣的看着自己,丁天爱忍不住出声斥责。

  “丫头,你怎能用这样的语气同大少爷说话,快道歉!”毛总管忙责备丁天爱。

  “无妨的。毛总管,有天爱伺候我,你可以下去休息了。”龙翊风先打发毛总管离开。

  “那老奴告退了。”毛总管行礼后离开,书房里就只剩下龙翊风和丁天爱两人。

  “哎哟!”丁天爱轻呼一声,小脸一垮,整个人无力的坐倒在地上。

  龙翊风被她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忙冲到她面前蹲下急问:“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哪儿不舒服呢?”

  丁天爱斜眼看着龙翊风,气愤的指责,“若你到现在还没用晚膳,你会不会不舒服呢?明知故问,小人。”

  原来这丫头是饿坏了。龙翊风好笑的摇摇头,将坐在地上的丁天爱抱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点住她又想开骂的小嘴,拉动一根垂在墙上的绳子,听到了叮铃一聱,马上有个男仆开门走入。

  “将准备好的饭菜端土来。”龙翊风吩咐。

  男仆应声后便退下了。

  “晚膳早为你准备了,马上就端来,你忍耐点。”龙翊风温和的对丁天爱说。

  丁天爱眼里的怒气减去一些,但她还是故意转开脸,表示她仍在生气。

  龙翊风笑了笑,由着她使小性子。

  不一会儿,男仆端着丰盛的饭菜进入,将食物摆在桌子上后离开。

  哇!丁天爱看着香喷喷的菜肴猛吞口水。她没向龙翊风招呼一声,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龙翊风则是宠溺的看着丁天爱,也不怪她无礼,只在旁提醒着,“吃慢点,别急,小心噎着了。”他走回书桌后坐下,边看着手中的报告边注意着丁天爱不太文雅的吃相。

  好吃,真是好吃!丁天爱将桌上的饭菜都吃得干干净净后,她拍拍肚子,满足的笑了。

  “喂,龙翊风,谢谢你的晚膳,还真好吃呢。谢啦!”吃饱了,她有力气说话也有笑容了。

  “不必道谢,只要往后你叫我的名字时前面别再加上个喂就好了。”龙翊风无奈的说。

  “可以!龙翊风,以后我这样叫总可以吧!”丁天爱立刻顺应他意,改!

  龙翊风欣喜的点点头,表示很开心。

  丁天爱走到龙翊风书桌前,和他面对着面,很严肃的问:“龙翊风,你真要收我为贴身婢女啊?我可是什么事也不会做哦!我不会倒茶、端水,也不懂得伺候人,我更不是那种温顺的丫头,说来实在是不适合做贴身丫鬟。你还是让我回磨坊吧,磨坊的工作我做起来还轻松愉快得多。”光想到要当个跟屁虫随着主人转,她实在提不起劲。

  龙翊风当然明白她不是乖乖听话的人,自然是做不好丫鬟的工作。

  “天爱,你说的事自有别的仆人会做,你只要留在我身边,让我能看到你就可以了。你不必服侍我,还可以随着我到处走动,出去看看世面,这样的工作不好吗?应该比磨坊的工作轻松多了吧!”龙翊风开出好条件吸引丁天爱。

  “世上哪有这么好的工作,龙翊风,你在哄我吗?照你这样说,那我这个贴身婢女不是什么事都不用做了?”贴身婢女有这么好当吗?她实在不相信。

  “差不多是这样了。有事你只要帮我传达命令给其它的人做,或是帮我跑跑腿拿个东西就可以了。这样的好工作只有呆子才会放弃哦!你可要想清楚。”龙翊风用话激她。

  “我才不是呆子呢,放弃这样的好差事不做。我当定你的贴身婢女了!好,现在你告诉我,我要做什么?”丁天爱忙抢下这个天赐的好工作。

  龙翊风笑着点点头,这丫头真是单纯,一激就乖乖听话了。“我还要再看会儿文件,你就帮我磨墨吧。”他指指书桌上的砚台。

  “这太简单了。”丁天爱挽起衣袖拿着墨条用力的在砚台上磨了起来。只是她的力气太大,将墨汁都溅出来了,弄得书桌上墨汁点点,也弄脏了书和一些文件。

  “哎哟,洒出来了,我马上擦掉。”丁天爱拉起袖子就要往桌上擦,龙翊风见状快速的捉住了她的手阻止,否则一件漂亮的新衣服就弄脏了。

  “别用衣袖擦。一旁有抹布,拿抹布擦吧!”龙翊风翻翻白眼,这丫头真是粗鲁得不像个女人。

  真麻烦,用衣袖擦不是更快、更方便吗?不过……丁天爱看看自己身上漂亮的衣服,弄脏了也满可惜的,就改用抹布擦吧!

  龙翊风看着手忙脚乱要将书桌擦干净的丁天爱,这丫头没骗人,她真的什么都不会做,收她为婢女会是件麻烦的事。可是他就是喜欢惹上这个麻烦!看她垂着眼擦桌子,小脸上满是努力认真的神情,让她眉间那颗朱砂痣更殷红耀眼。

  “眉间长颗痣倒是很少见。你留刘海就是为了遮住痣吗?为什么?”龙翊风好奇地问。

  丁天爱停下手中的动作,不太习惯的摸摸光洁的额头告诉龙翊风:“就是因为这痣特别少见,会让人记忆深刻,这对扒手来说不是好事。而且我的痣长得又和观音娘娘额上面的位置一样,你想想看,扒手和菩萨相似怎么可以?!所以我只好留个刘海将痣给遮起来了。”她说这话时眉眼间尽是无奈,好笑又可爱,惹得龙翊风哈哈大笑。

  扒手和菩萨生得相似,的确是不相配极了!

  丁天爱对龙翊风的取笑不以为意的耸耸肩,她自己都觉得好笑了,别人当然能笑她啰。她将心思放在砚台上,这回她磨的力道适中,墨汁没再飞溅出来。

  龙翊风看了丁天爱专心磨墨,他也将心神放回文件上。爹和二娘不在,他就要克尽本分将天诚庄给打理好。

  少了笑语声,书房里安静了下来,只留有磨墨和翻动纸张的声响。

  龙翊风专心批阅文件的表情还真好看,既严肃又不失英俊……丁天爱睁大了眼睛看着龙翊风,小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磨着墨。

  时间就在沉默中流去。渐渐的,丁天爱的眼皮重了起来,忍不住打了个呵欠。她今天在磨坊里工作了一整天,平常这时候她早已上床睡觉了,但现在她又变成了龙翊风的婢女,他不休息她就不能上床睡觉,她也只好强撑着,边打瞌睡边磨墨。

  龙翊风认真的看着手中报告,好一会儿后他发觉磨墨的白玉小手停在砚台上许久都没动,他奇怪的抬头看向小手的主人,却发现丁天爱已经垂着头睡着了。他忍不住轻笑,站着都能睡着,真是天才!再想想,她在磨坊工作一天也累了,熬到现在还没休息,难怪她会站着打瞌睡。

  龙翊风既心疼又怜惜,起身走到丁天爱身旁,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大步走出书房。他就送这丫头回房吧!

  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对这丫头如此好,他们不过只见了两次面罢了。但听到她竟然是个扒手、又是孤儿时,他就于心不忍,这样天真单纯的女子,不该被尘世淹没吞噬。再知道她只将天诚庄当成暂时避难所,不久后她还是要回到外面流浪,他就极为不舍。想到她可能被方虎豹所捉,及将面对的遭遇,他的心就一阵轻颤。

  不,他无法忍受丁天爱发生任何意外。

  龙翊风走向听风楼,楼旁的小屋就是特地给他贴身女婢所住的。只是他向来不爱女人服侍他,所以这间小屋一直是备而不用,丁天爱是第一个住进这小屋的人。

  将丁天爱抱到床上躺好,龙翊风细心地为她盖上棉被。这丫头一接触到床立刻翻过身子,整个人趴在床上沉睡,嘴里还喃喃呓语着。

  “我……不要穿……花裙子,不……要插珠……花,不要戴耳环……”

  龙翊风看着她可爱无邪的睡相,听着她的梦话,好笑又疼惜的坐在床沿旁轻抚着她的发丝。因为是孤儿,从小又跟着地阿爹到处流浪,难怪对一般女子喜欢的花衣长裙、珠花宝石她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这是环境造成的,并不是她天生就这样。他会尽全力改正她的怪毛病,至少让她有些女孩子样。

  但是他不会去更改她天真单纯的本性,那是她最大的特色和优点。

  除了妹妹安儿外,天爱是他第一个想照顾的女子,期待这丫头转变的心情,简直和当初看着安儿由小丫头变成亭亭玉立美人儿的心情差不多;天爱也是除了二娘和安儿外,最让他挂心的女子了。

  这丫头运气还真不是普通的好,有了他这个靠山,她可以吃遍大江南北了!

  轻轻抚过了天爱红润的脸颊,龙翊风笑笑站起身走出房间。

  夜深了,累了一天,他也该休息了。

         ※       ※        ※

  “小郡主,二少爷现在不在庄里。”毛总管看到站在大厅里的赵宛绫,有礼的说道。

  “大哥不在?他去哪了?何时回来呢?”赵宛绫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忙问毛总管。

  “二少爷昨儿就没回庄,去哪老奴也不知情,所以不清楚二少爷何时会回庄。”毛总管恭敬地回答。

  “这样啊……毛总管,我想在这儿等大哥回来,可以吗?”赵宛绫知道龙希平可能是故意躲着她,但她仍要坚持下去,她要等到他回来!

  赵宛绫如此要求,毛总管也不好说不。他点点头,但也明白地告诉她,“小郡主要等二少爷当然可以,可是二少爷回庄的时间不定,小郡主不知要等多久呢。”

  赵宛绫微微一笑,语气轻柔。“这我明白,但是我愿意等下去。反正大哥迟早都要回庄的。”

  既然这样,毛总管也无话可说了。他吩咐佣人端上茗茶、点心。“小郡主请慢用,老奴有事先告退了。”

  “毛总管请便。”赵宛绫向毛总管浅笑,就在大厅里等龙希平。

  连着五天,她天天都来天诚庄找龙希平,从苦劝、请求到哀求,各式各样的理由她都说过了。她还厚着脸皮称他为大哥,就是希望他能看在她苦心恳求的份上,随她到王府看看爹。

  但是经过多天的努力,龙希平仍是没一丝软化的迹象,今天他甚至刻意避开她。赵宛绫苦笑一声,想不到她竟是那么的讨人厌,龙希平连见都不愿意见她,这对她的信心真是一大打击。

  现在她最缺乏的就是信心和勇气了。天知道每回看到龙希平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她得花费多大的力气才说得出话来,更别提还要说些他不爱听的事了。她很担心哪天他真生气了,会当场将她丢出天诚庄。

  可是只要一想到爹娘,她就会充满了决心和勇气。这些天娘的怒气已消了大半,肯和爹说话了,两人相处和谐许多,不会一见面就吵架。所以,她当然要再加把劲,她不愿王府再回复前些日子的争吵冷战。

  所以不管龙希平对她再没好脸色,她受到再多的冷眼、委屈,她都要忍下去,一定要将龙希平劝回王府。

  现在龙希平既然刻意避开,那她就要在天诚庄等到他回来为止!

  打定主意,赵宛绫耐心的等下去。

  到用午膳的时间,龙希平还没回来。毛总管不敢怠慢小郡主,送上了午膳。

  赵宛绫委婉的拒绝了。她留在庄里等人已是打扰,怎好再叨扰一顿午膳呢?幸而这大厅有不少的字画、骨董好欣赏,她不致太过无聊。

  天色渐晚,已是黄昏时候了。眼看白天将过去,黑夜紧接着要降临了,龙希平却仍是没回来。

  赵宛绫不便再等下去,怀着失落的心情,她离开了天诚庄。不过她心中打定主意,明天她还会再来,她要让龙希平明白她不是那么轻易就认输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放弃劝服他的!

  “希平,逃避不是办法,你不该不见赵宛绫。”

  这天在用晚膳时,龙翊风向龙希平说起,话中满是不赞成。

  龙希平反倒对一同用膳的丁天爱较有兴趣。他笑问大哥,“这位姑娘是谁?庄里的客人吗?”

  丁天爱抢着回答,“不是,我叫丁天爱,是大少爷的贴身婢女。你是二少爷龙希平吧,你果真像人家说的那么英俊好看。你好啊!”她微笑的向龙希平打招呼。他长得真是俊帅,身材又挺拔,和龙翊风那种男子汉式的潇洒不同,但同样的迷人。她现在终于能明白为何那些婢女丫头们会如此的喜欢两位少爷了。

  龙翊风看丁天爱直盯着龙希平,心中有些不是味道。他伸手轻敲了下她的小脑袋,“你竟然会叫我大少爷,真教人吃惊啊!”

  “那是因为在外人面前,我当然要给你面子了。但是你怎么可以敲我的头?很痛的,你知道吗?”丁天爱手摸着被敲的地方,不高兴的瞪了龙翊风一眼。

  她这话的意思是,她当他是自己人啰?这让龙翱风的心情又好了起来,他忙笑着向天爱道歉,“对不起,下次不会再敲你的头了。”

  丁天爱挥挥手,表示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他了。

  龙希平奇异的看着这个活泼的女子,她的穿着打扮一点也不像个丫头,行为举止也不像,大哥对她的态度更不像是对丫头的模样。而且大哥从来不爱使唤女婢的,为何会收丁天爱当贴身婢女?

  看出大哥对了天爱的不同,龙希平好奇在心中,却也不当面点破。

  “天爱,你好。”他笑着对丁天爱点点头。

  “我是很好,但那个赵郡主就不好了。她足足等了二少爷一天,连午膳都没用呢,真可怜!”丁天爱满脸同情的提起。

  “原来你说到磨坊和吕大娘聊天是骗我的,你这丫头是跑到大厅去看郡主了。”龙翊风皱起了眉头,这丫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他用午膳时,她才吃早饭。用完膳陪他在书房里看公文没多久,她就直喊无聊,吵着要到磨坊见吕大娘,说要谢谢她的照顾,结果这一去,直到刚刚才回来,原来她是跑去看郡生了。

  “我才没骗你,我真的去找吕大娘了。只不过我顺路到大厅看了郡主一眼而已嘛!”丁天爱睁大眼,一副很真诚的模样。

  但她的话却让龙翊风和龙希平忍不住笑了起来。大厅和磨坊根本是两个方向,这丫头分明是在强词夺理!但她认真的表情却让人不忍心责备。

  龙希平暗暗点头,她真是个很可爱的女子,纯真而不做作,难怪大哥会对她另眼相看。她是块罕见的璞玉,好好雕琢一定能散发出夺人的光彩。

  “希平,不见赵郡主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明儿个若赵郡主再来庄里,让我去和她说吧!”翊风拉回原先的话题。

  龙希平叹了口气,表情很无奈。“她有礼的来天诚庄拜访,我们也不好失礼不见。可是这些天我已经对她说得很清楚了,她却仍是固执已见,我只好用不见她来让她死心。大哥,我明白你是关心我,但这事还是让我自己解决吧!”他不想伤害赵宛绫,毕竟她是无辜的,所以他才会采取这样避不见面的方法。

  “好吧,我不管。但还是老话一句,解决不了就找大哥,大哥会帮你的。”龙翊风拍拍弟弟的肩膀。

  “我知道。谢谢大哥!”龙希平也反手拍了下他的手臂,兄弟之情,不言可喻。

  丁天爱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龙家两兄弟,感动得眼眶不自觉红了起来。

  “天爱,你眼睛怎么红红的?不舒服吗?”龙翊风关心地问。

  丁天爱摇摇头,“没有!龙……大少爷,你和二少爷感情真好,让人好羡慕!”她没有兄弟姊妹,不懂得手足亲情是什么,今天让她看到了,她好是欢喜。

  龙翊风点点头,心怜丁天爱是孤儿,无法享受到手足之情。

  龙希平笑着回答,“大哥、我还有妹妹安儿,我们的感情一向很好。但你现在有大哥疼,不也像有个好哥哥一样吗?而且我也可以做你哥哥啊!你现在就有两个哥哥疼,不也让人羡慕。”他安慰丁天爱。

  “你们真的愿意做我的哥哥?”丁天爱高兴的问。

  “当然愿意了!”龙希平大方表示。天爱天真精灵的模样和安儿很相似,他也很喜欢天爱。

  龙翊风却没说话,他要做天爱的哥哥吗?

  “咦,龙翊风,你不想当我的哥哥吗?”丁天爱看龙翊风没说话,既失望又伤心,语气里有些埋怨。她以为龙翊风对她特别是一种疼爱,想不到是她会错意了。

  龙翊风听到丁天爱难过的嗓音,急忙澄清道:“我当然会疼你了,但是这和做不做兄妹没关系,我不做你哥哥也会保护你周全,不让你受一丝委屈的。我保证!”他说得铿锵有力,如发誓般坚定。

  丁天爱马上开怀的笑了,“哇,太棒了!有你们两个人疼我,做我的靠山,那在天诚庄里我就可以横着走路了,也不用再怕毛总管那老人家了!万岁!”她高兴得手舞足蹈。

  龙翊风和龙希平被丁天爱逗得哈哈大笑,膳堂里充满了笑声。自他们的家人到北方游玩后,他们有一段日子没这么开心的用膳了。

  多了一个丁天爱,不但没让龙翊风、龙希平兄弟觉得有外人在不好说话,反倒更有话题聊了,三人说说笑笑的吃了顿快乐的晚膳。

  看来幸运之神非常的眷顾丁天爱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