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三章 作者:可儿


  赵宛绫两手紧握着,一颗心跟轿子一样晃动个不停。离天诚庄越近,她就越紧张,她甚至连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她说服了爹去向娘道歉,并说只要爹娘和好不再吵架,她就想办法完成爹的心愿,让龙希平、龙希安认租归宗。

  这事爹本是不答应的,她费了许多唇舌,才让爹同意放手让她去做,并答应她暂时不再到天诚庄。

  她为此高兴了许久,只要爹不去天诚庄,那娘就不会和爹生气了,王府又会恢复平静。但是要得到真正的安宁,她就必须解决爹心中的悬挂,所以不管用什么方法,她都要解决天诚庄和靖南王府间的恩怨。

  于是,她展开了第一步——去见龙希平。她打听到龙业生夫妇和女儿、女婿到北方去玩了,两、三个月内不会回来,这段时间天诚庄的一切事务就交由龙翊风、龙希平处理。这是个好机会,她无法一次劝动三个人,但她可以先说服龙希平,再由他来影响他的母亲和妹妹,这样事情就容易多了。

  抱着一定要成功的信念,赵宛绫来到了天诚庄。

  龙希平正在书房里审查这个月的营运收支,听到敲门声,他明声响应,“进来。”

  毛总管快步走入书房向龙希平禀报,“二少爷,靖南王府的小郡主前来拜访,说要见二少爷,现在人在大厅候着。”

  龙希平听到靖南王府就皱眉,但对这次来的不是赵南廷而是他的女儿倒觉得好奇,“毛总管,除了小郡主,靖南王爷可有一起拜访?”

  “没有!小郡主只带着两个丫鬟和几名侍卫前来,没看到靖南王爷。”毛总管回答。

  唉,既然人都来了,他也不能不见。龙希平只得起身向大厅走去。

  赵宛绫坐在椅子上,打量着大厅里的摆设。宽广的大厅摆设了许多的字画骨董,而且排列得疏落有致,让人觉得风雅高贵;再配上桧木桌椅、象牙屏风,华丽中又带着尔雅,设计得很好。她听说天诚庄的每个厅堂都是由庄主夫人亲自设计布置的,由此看来,庄主夫人真是很有才华。

  脚步声先传入,接着一个身材高瘦、俊朗逼人的男子走进大厅。他身上散发着和她爹相似的气势,但多了份年轻人的飞扬,更显得器宇不凡。她知道他就是龙希平。

  “小女子赵宛绫。”赵宛绫站起,仪态优雅的向龙希平行礼。

  龙希平也欠身回礼。他好整以暇的打量着眼前的小郡主,以江南女子娇小的身形来看,赵宛绫算是高挑的了。她的腰身纤细盈盈一握,小巧的瓜子脸白净可人,虽称不上是艳光四射的大美人,也算是清纯脱俗,还带了几分我见犹怜的感觉。

  “郡主大驾光临天诚庄有事吗?”龙希平开门见山地问。

  听到龙希平冷淡的声音,表示他不太欢迎她这个客人,赵宛绫心中有了几分怯意。加上平时她从不曾和不相识的男人说过话,一时间她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

  龙希平看赵宛绫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有些不耐烦的又问一次:“郡主,你大驾光临天诚庄到底有什么事呢?”

  “我……我是为了我爹……靖南王爷来的。”赵宛绫看了眼龙希平晶亮有神的眸子,忙低下头去。他看起来好凶,吓得她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天诚庄和靖南王府并无来往,和靖南王爷也无任何的瓜葛,请郡主先弄明白才好。”龙希平冷淡的说着客套话。

  “天诚庄和靖南王府是没有牵连,但你和赵王爷关系可大了。父子血亲是天生的,你怎么一句无瓜葛就算了呢?你是赵家子孙,终究还是要认祖归宗的啊!”赵宛绫想到爹娘的痛苦,鼓起了勇气说出这番话。

  龙希平大眼紧瞪着赵宛绫,认祖归宗的话他真是听烦了,除了赵南廷每次来庄里要说一次外,现在连这个女子也大言不惭的教训他吗?他心中有气,说话口气不免重了起来,“这是靖南王府的事,别扯上天诚庄!若郡主来此是为了这事,天诚庄不欢迎,郡主请回吧!”他不留情面的下逐客令。

  赵宛绫烧红了脸,她从没受过这样的难堪!但她还是强压下心里的委屈,劝着龙希平,“我知道这样说一定会让你很生气,但这是事实,就算你不肯承认,也无法磨灭。不管赵王爷有多大的过错,他还是你的亲生爹爹——大哥,你就同小妹回王府看看爹好不好?”她柔声哀求,大着胆子连“大哥”这个称谓都搬出来了。

  龙希平沉下脸,有些火大,“郡主叫错人了,我不是你大哥,我是龙希平,天诚庄庄主龙业生的儿子。郡主来者是客,我敬你三分,但请郡主不可再胡乱说话。我还有事要忙,郡主请回吧!”他转向外头吩咐,“毛总管,送客!”

  赵宛绫有些急了,她话还没说完,怎能离开?就算劝不动龙希平认亲生父亲,至少也要让他同意到王府看看爹,她才不会白来这一趟。她急急的再开口,“大哥,请听小妹说,现在马上要你认祖归宗或许是有些强人所难,但大哥能不能先到王府去见见爹呢?你们可以先培养父子间的感情,其余的一步步慢慢来……”

  这个女子是听不懂他说的话吗?他已经果断的拒绝了,怎么她还如此的自以为是、坚持自己的看法?龙希平想严厉的训斥赵宛绫,但她楚楚可怜的眼神让他的语调不禁柔和许多,“郡主,兹事体大,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郡主最好别再管这事了。请回吧!”说完,他闪过赵宛绫走出大厅。

  “大哥,我不会放弃的!明天我还会再来的,大哥……”赵宛绫看龙希平走开,忙追在后面大声叫着。她既然答应了爹,就一定要做到。虽然她没有绝顶聪明的好法子能马上劝动大哥,但是她每天来,慢慢的和大哥磨,相信大哥终会被她的诚心所感动的。

  赵宛绫忍住失望的心情,有礼的对毛总管微笑道:“毛总管,我明儿还是会来天诚庄找大哥的,有麻烦毛总管的地方,请毛总管多多包涵。”

  见她说得客气有礼,毛总管也不好表示什么,只有点点头送她出去。

  这对父女还真相似,同样的有耐心、会黏人,看来二少爷是甩不掉这个麻烦了!

  龙希平自然也听到了赵宛绫的话。揉揉发疼的额际,他真希望也能和娘、安儿一起到北方去玩,不必面对这些烦人的事。

  唉!他是招谁惹谁了啊!

         ※       ※        ※

  丁天爱和众多女仆坐在食堂里用午膳,现在是午休时间,她们用完饭后还有半个时辰能好好歇息一下,天诚庄对待佣仆真是好的没话说。

  她专心的吃着饭,耳朵听着那些女仆七嘴八舌的说着小道消息。在这儿,她真是充分领受到“人多嘴杂”这话的意思。

  “喂,今早靖南王府的小郡主又来了。啧啧,小郡主找二少爷找得可真勤啊!”

  “是啊。小郡主是为了要劝二少爷认祖归宗,回靖南王府认王爷为爹,才一直来找二少爷。本来一直上门的是那个靖南王爷,现在倒成了他女儿了。”

  “你们看,那靖南王爷是不是真是二少爷和小姐的亲生父亲啊?否则他们怎会三天两头来庄里找人呢?”

  “我猜八成是。但这是主子的事,我们做下人的也不能多嘴,乱说话小心会被罚的。”

  “这事不能说,那个小郡主的事总可以说了吧!小郡主每天来找二少爷,真是为了靖南王爷的事吗?搞不好是为了看二少爷才来的呢。”

  “对对对,我也这么想。大少爷、二少爷都是一表人才、英俊潇洒,哪个女子看了不心动啊!昨儿轮到我泡茶送到大厅,就看小郡主一双眼不住的瞄着二少爷,脸儿还红红的,看来她是为二少爷动了心。”

  “哎呀,不会吧!二少爷若是靖南王爷的亲生儿子,那就是小郡主同父异母的哥哥了。妹妹对哥哥动心,这不是乱伦了吗?”

  “哟,你真是消息不灵通啊。你不知道那位小郡主不是靖南王爷的亲生女儿吗?她是王爷远亲的孩子,因为王爷膝下无儿,所以才收养了她。也是因为靖南王爷没有子嗣,才会希望二少爷和小姐能承认他。”

  “原来如此!不过这一定不可能的,别说庄主不会同意,二少爷和小姐更不会去认什么靖南王爷为爹,我看那小郡主是白跑了。”

  众女仆热烈讨论着,丁天爱只管吃饭不加入讨论,什么二少爷、小郡主,她连见都没见过,不关她的事。

  一个在庄里待了两、三年的丫头阿碧突然很神秘的说道:“各位,有个很新的消息,你们想不想听啊?”她尾音拖得老长,一副吊人胃口的模样。

  “你不用装神秘了,是不是媒人又送姑娘的画像到庄里给大少爷了呢?”

  小珍这话立刻引起众女仆的惊呼声。

  “想不到你也知道了。不错,梅婆婆又送画像给大少爷了。而这回画像上的女子是谁你知道吗?”阿碧又要吊人胃口了。

  刚才接口的小珍这回也一样先公布答案,“是褚县吏的女儿褚纤纤。”

  此话一出,更引得大家哗然。丁天爱吃完饭本想离开回磨坊休息,让耳根子清静一下,但看大家又惊讶又欣羡的表情,不由自主又坐回椅子继续听下去。

  “扬州城都传言县吏千金褚小姐不但人美,琴棋书画无一不晓,刺绣女红更是精通,谁娶到褚小姐谁就有福了。这样的千金小姐配上大少爷,可真是金童玉女、郎才女貌,这门亲事说不定会成呢!”阿碧说得口沫横飞、煞有介事。

  小珍不以为然的轻哼,“你又不是大少爷,怎知大少爷会喜欢褚小姐呢?大少爷仪表堂堂、眼光又高,被他拒绝的大家千金何只百十个,长得比褚小姐美丽的也有,这一次又怎会看上褚小姐呢?”

  “是吗?我看是你不希望大少爷娶大少奶奶进门吧!谁不知道你喜欢着大少爷,当然不愿意大少爷娶妻了。可惜你是个小丫头,大少爷不会看上你的。”阿碧取笑小珍的痴心妄想。

  “敢说我,你不也是暗自喜欢二少爷吗?别忘了,你也是个丫头,一样别妄想当二少奶奶了,我看你甚至连当个小妾都没资格呢。”小珍不服气的顶回去。

  丁天爱看了直摇头,大少爷、二少爷她都没看过,不知道他们是长成什么模样,但为男人吵架真是太笨了。“少爷们有什么好的?”她不禁低声道。

  “因为你是新进来的,所以不知道两位少爷的好,等你明白后,你也会暗自喜欢上他们的。”在一旁的吕大娘听到了丁天爱的话,笑着告诉她。

  “是吗?我才不会那么无聊呢!”丁天爱没兴趣的应了声。

  “话别说得太早,等你有概会看过两位少爷,一定会为两位少爷的俊容所迷倒;再加上他们对待下人都很亲切和善,要不喜欢上他们简直是不可能的!”吕大娘眼睛含笑,真心说着。

  丁天爱看着吕大娘眼里的笑意,再看看膳堂里一、二十名的婢女似乎是分成了两派,一派拥护大少爷,一派尽说二少爷的好话,大家都为了心中喜欢的人大声争论,不肯示弱。

  这也难怪,这些婢女多是十来岁的女子,正是情窦初开,龙翊风、龙希平又是人中之龙,当然会成为众女子的意中人。

  丁天爱摇着头走出了膳堂,不想再听一堆女子吵架。但两位少爷倒真引起了她的好奇心,不知是怎么样的两个男人,竟有这么大的魅力!在她离开天诚庄之前,她一定要见见他们!

  她心思飞快地转着,不觉想起了龙翊风。这些天她都没空去看看他武功进步了没有。他是她见过长得最英俊的男人,不知那两位少爷是否也生得同龙翊风一样俊挺——对了,龙翊风在庄里打杂,或许他已见过两位少爷了,她可以找他问问啊!

  丁天爱忙冲回磨坊,快快把工作做好,她就可以到练武广场去找龙翊风了。

  想来她留在天诚庄也十来天了,虽然每天过着相同的生活,但也安逸自在,短时间内她还不想离开;只是,她心中总挂念着阿爹,这是她唯一不放心的事。她打算过两天就找机会溜出天诚庄看看阿爹怎样了,如此她才能真正安心。

  她还是快工作吧,见龙翊风可是目前第一件要紧事哩!

         ※       ※        ※

  龙翊风在黄昏时刻又来到练武广场。从上回在这儿遇上丁天爱后,每到黄昏时分,他就会到这儿来,看看会不会再遇上那古怪的丫头。其实他知道她的名字、在哪儿工作,要找到她并不是难事,但他不想特意去找人,以免她知道他的身分后,言行举止会变得和其它的婢女一样拘束,那岂不无趣透了。他知道丁天爱一定会再到这小广场的,她自认是他的师父,教了他一套“打虎拳”岂会不来看他练拳呢!

  伏虎拳是最基本的拳法,当初他练两遍就会了,但因为太简单了也没再练过。幸好他没忘记,否则光看丁天爱表演的“打虎拳”,就算是天才也学不会的。

  想到这儿,他舞动身体,俐落畅快的使着伏虎拳。

  丁天爱走到小广场边就看到了龙翊风在练习打虎拳。原来这个徒弟没将她教的拳法忘记,还这么认真的练习,真让她高兴极了。

  等龙翊风的身形稍停,丁天爱马上鼓掌称赞,“好,练得真好,果然没教师父失望!”

  龙翊风看到丁天爱,脸上立刻浮现笑容。他大步的走近她,“你来了!”

  “嗯。好徒儿,你的打虎拳越打越好了,如此要当上侍卫便不是难事了。嘿嘿,到时别忘了我这个师父的功劳哦!”丁天爱豪气的拍拍龙翊风的胸口,一副小江湖的模样。

  龙翊风对她这些流气的举动蹙眉,这丫头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怎么一身的江湖味?

  “女孩子家怎么可以随便乱碰男人的胸口?别忘了你是女子,哪来的这些坏毛病!”龙翊风忍不住纠正丁天爱的行为。

  “哎呀!徒儿怎么可以这样对师父说话呢?你们男人高兴时不是也爱拍着对方肩头、胸口当是鼓励吗?我这是在赞美你,哪是坏毛病呢。”丁天爱反驳道。

  “你又不是男人!女孩子就不能有这样的举动,要改过,知道吗?”龙翊风正经八百的说。

  “男生、女生不都一样,哪有这么多麻烦,太啰唆了。”丁天爱挥挥小手,不喜欢这些婆妈规矩。

  “男女本就有别!这些道理你母亲、姊姊没告诉过你吗?”龙翊风笑着问。能生出丁天爱这样的鬼灵精,她父母一定也不是简单人物。

  丁天爱摇摇头,很天真的回答,“我无父无母,是个被丢在路旁的孤儿,是我阿爹收养我的。可我阿爹也没告诉过我这些道理啊!再说平时我都是扮成男人模样行走江湖,女孩子该有什么样子我也不明白,你就随便一点,别要求那么多了。”

  原来她是孤儿——龙翊风心一紧,怜惜感油然而生,语气放柔,轻声询问,“那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吧!你养父对你好不好?为什么你要扮男装行走江湖呢?”

  “我虽然是孤儿,但阿爹对我很好,所以我也没吃到什么苦。至于为什么要扮男装,我也不太明白,我从小到大只要出门就穿男生的衣服,这样行动方便多了,跑得也快,比较不会被捉到。”丁天爱照实回答。龙翊风给她很可靠的感觉,所以对他,她都说老实话。

  “跑得快,不会被捉到?你到底是做了什么,谁要捉你?”龙翊风惊讶的问,不明白丁天爱在说什么。

  丁天爱噗哧一笑,举起小手轻拍了下龙翊风的胸口,下一刻,她小手上就多了个小布包——那正是龙翊风的钱袋。

  “你……你是扒手!”龙翊风惊愕得声音都变了,这丫头竟然是个偷儿!

  丁天爱将钱包还给龙翊风,很严肃的摇摇头纠正他的话:“我才不是扒手,我是侠盗。我只扒有钱人的钱包,越有钱、越凶恶的人,我就越爱找上他。收获好时我还会将银子送给穷苦人家哦。”丁天爱说得理直气壮,一点也不认为自己的行为不对。

  龙翊风咽了咽口水,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他冷着声再问,“那你又怎会跑来天诚庄做事呢?”

  “这还不是要怪小霸王方虎豹。我扒了他的钱包被他发现了,他和手下对我穷追不舍,我不得已只好跑入天诚庄躲藏。刚好那时庄里有新进的丫鬟报到,侍卫也就没怀疑我。方虎豹知道我的身分和住所,我暂时也不能回家,只好先在庄里留下来,等风声过了再回去……龙翊风,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是不是不舒服啊?练功虽然要紧,身体也要注意,我扶你坐下来休息一下吧!”丁天爱看龙翊风的脸色不对,很关心的伸手要扶住他。

  丁天爱的手还没碰到龙翊风,龙翊风就一把捉住了她,脸色阴沉,斥责的话就要冲口说出,但是丁天爱单纯天真的神情让他实在骂不出口。“你……你……”

  “你真是生病了,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要不要我扶你到大夫那儿看看?”丁天爱好心地问,他的坏脸色真让她担心。

  “我没生病!”龙翊风大喊了声,努力抚平心中那又气又怕的感觉。他知道方虎豹是扬州城内的地痞流氓,若落到他手里,绝对会死得很难看。这丫头到底知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深吸了口气,龙翊风稳住心情,严正的告诉丁天爱,“你给我听好,我不准你再当扒手、小偷。你也别回家了,我会重新安排你的工作,你就给我留在天诚庄。”

  丁天爱看着龙翊风,神情像看到怪物一样,“喂,你这个人真是不讲理,为什么我不能回家,家里还有阿爹在等着我回去呢!当扒手虽然有风险,可是我一向运气好、手气也好,只要小心点就没事了。再说你也只是个打杂的仆人,哪有能力为我安排工作。你的关心我心领了,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丁天爱漾着笑容对龙翊风点头要他宽心。若不是双手还被他捉着,她又会像男人似的拍拍他胸口要他别担心了。

  龙翊风真被眼前这个搞怪的丫头气坏了。她居然把扒手当成是“正常”的工作,还夸赞自己的身手好、运气佳不会被捉,真是太不象话了!

  这丫头会变成这样,都是她阿爹的错,好好的一个女孩子竟教她当扒手,还灌输她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真是不该!

  既然他发现了真相,就不能放任丁天爱继续沉沦下去。他非要改正她的思想观念,导正她错误的行为不可。

  “你真要我放心,就乖乖在庄里留下。我说能帮你换个工作,我就有能力帮你,不必怀疑。”龙翊风语气坚决,丁天爱的事他管定了!

  “放开我!”丁天爱嘟着嘴叫。

  龙翊风松开大掌,放开了天爱。

  丁天爱双手一得到自由马上后退一大步,一手扠着腰,一手指着眼前的男人,“龙翊风,你真是越说越没道理了。我不想再留下来听你说疯话,我要回磨坊了。你顾好你自己就可以了,我的事不用你操心。你以为你是天诚庄的主人啊?吹牛!”后面两句话像耳语般,她只说给自己听。她虽然气龙翊风的莫名其妙,可是她也不想说重话伤他。话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龙翊风却清楚听到了丁天爱说的话,他身子一闪挡住了她的去路。为了让她心甘情愿在天诚庄留下,他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身分。“不错,我就是天诚庄的大少爷,所以我有能力安排你的一切!”

  丁天爱听了却不吃惊,她根本就当龙翊风在开玩笑。试想,一个大少爷会让她对他大小声吗?她生气的瞪了龙翊风一眼,“我不会因为你只是个小仆人而看不起你,你又何必假冒少爷来骗我呢?这样反而让我瞧不起你。我讨厌说谎的人,我不想再看到你了,再见!”她也很干脆,不喜欢就明说出来,说完扭头就要走。

  龙翊风有些啼笑皆非,这丫头就认定他是个仆人吗?连他说了实话也不信,真是太小看他了。既然口说无凭,他只有用行动来证明他的身分了。

  “你跟我来,我会让你相信我的话。”龙翊风捉住了丁天爱的小手,拉着她离开练武场。

  “喂,龙翊风,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啦!我不要跟着你发疯,我要到食堂吃饭了,放开我!”丁天爱生气的直想挣开龙翊风的掌握。

  可是龙翊风的大手却像个铁爪般,丁天爱怎么也挣脱不开。丁天爱火大了,忍不住骂起龙翊风来。

  “龙翊风,你这个恶徒,亏我对你那么好,还教你打虎拳,你居然恩将仇报,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实在——”

  丁天爱接下来的话在听到“大少爷”这三个字后消失了,她直愣愣的瞪着迎面走来的两个青衣丫鬟,清楚的听到她们有礼的向龙翊风问候行礼。

  “你……你们叫他什么?”丁天爱鹫讶的急问那两个丫鬟。

  两个丫鬟也用奇异的眼光看着丁天爱,在看到大少爷竟握着她的手时,两个丫鬟的表情更是怪异了。

  “回答她的问题。”龙翊风笑着吩咐所遇见的第一批人。

  两个丫鬟不敢违背,同声回答:“是,大少爷。”

  “姑娘,他是大少爷,奴婢当然是称他大少爷了。”其中一个丫鬟回话。

  “好,你们下去吧!”龙翊风点点头让两个丫鬟离开,再转向丁天爱,“如何。你相信我是大少爷了嘛?”

  丁天爱看着龙翊风,还是半信半疑。他该不会是先和那两位丫鬟说好的吧?

  龙翊风也看出了她的疑惑,无奈一笑,“你还在怀疑?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他拉着她往他住的听风楼走去。

  丁天爱还没回过神,就看到毛总管远远的走来,而毛总管看到龙翊风后也有礼的向他问好。

  “大少爷,二少爷刚派人回来说,他今晚有事不回庄了。”毛总管恭敬地说着。

  龙翊风还没回话,丁天爱已经不敢置信的叫了起来,“你……你真的是大少爷,天诚庄的大少爷!”

  毛总管好奇的看着大少爷身旁的女子,由她的衣着看来,该是庄里做粗工的小丫头。但为何她会和大少爷这么亲密的牵着手呢?

  龙翊风没去理会毛总管眼中的疑问,他笑得得意开心,“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你该相信了吧,那你就要乖乖听话才行。”

  丁天爱闻言,不服气的头儿一扬,才不理会龙翊风的话。“就算你是天诚庄的大少爷又如何?你是你,我丁天爱还是丁天爱,我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不必你替我安排我的生活,我自己会打算。我现在可以到膳堂吃晚饭了吧?”

  龙翊风才不会就这样放过了天爱呢,他向来说话算话。他要好好调教这丫头,改正她的观念,至少要她明白当扒手是不对的。

  他转头对毛总管交代,“毛总管,她叫丁天爱,从现在起她升格做我的贴身婢女。麻烦你带天爱下去好好妆扮梳洗一番,希望我再见到她时,她已经是个干干净净的姑娘了。对了,这丫头很调皮的,你可要看好她,别让她逃跑了。”他语句虽然温和,但威严十足。

  毛总管忙躬身回答,“老奴遵命!”而后,他转向丁天爱,“小姑娘,你真是好福气,能做大少爷的婢女,还不快向大少爷道谢!”

  丁天爱生气的抗辩,“我不要!龙翊风,我才不要做你的贴身婢女呢,我宁愿留在磨坊里磨麦子。你想要贴身婢女另找别人吧,我不奉陪!”她才不要这样的小恩惠,她现在只想快快离开这里,她讨厌龙翊风得意的模样,她不想再看到他了!龙翊风一放手,她快步就想离开。

  毛总管有了大少爷的命令,当然不会让丁天爱有机会逃走。他俐落地跨个两大步,大手一伸就捉住了丁天爱。“大少爷,老奴这就带这丫头下去梳洗打扮。也请大少爷到膳房用膳。”说完,就捉着丁天爱离开。

  丁天爱半拉半拖的被捉着走,气得大声骂着:“龙翊风,你竟敢这样欺负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不把你好好的揍一顿,我绝不甘心……哎哟!老人家,你手劲轻一点嘛,你把我的手抓得好痛……哎哟……”她的声音越离越远。

  龙翊风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这丫头不知道毛总管最不肯服老了,因此最讨厌有人在他面前提到老字。而丁天爱口口声声喊着老人家,当然有她受了。他边笑边摇头走向膳房,这丫头调皮又古怪,让她吃些苦头也好,他知道毛总管会有分寸的。

  丁天爱的事解决了,他倒开始担心起希平了。没想到现在靖南王爷不来,换成了他女儿来拜访。他见过赵宛绫一次,那是个柔弱的女子,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当她红着眼要求时,想要严厉的拒绝她真是件难事。他很明白希平的为难,他也向希平表示过愿意帮忙,但希平不希望他插手,他也莫可奈何。

  但愿希平真能解决这个难题。

  另一方面,他也开始期待打扮后的丁天爱会是何种模样……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