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二章 作者:可儿


  偌大的磨坊里传出了石磨推动的声音,一个瘦小的身子正使劲的推动着手上的石磨。

  丁天爱涨红了脸用力推动石磨,只要将石磨里的麦子磨完,她今天的工作就算是做完了。汗如雨点般从她额头流下,她随意拿起衣角擦擦汗,喘了口气,又继续工作。

  她到天诚庄已经五天了,前两天她还无法适应石磨的重量,往往要推得汗流浃背才能让石磨动一下,一天的工作要到半夜才做得完,累得连抬手拿筷子的力量都没有。

  但第三天起,她顺手多了,加上吕大娘教她推磨的技巧,她更可以在限定时间内磨完所有的麦子;而现在她甚至可以提早完成工作,吕大娘还直夸她聪明呢。

  在天诚庄住下后,她发觉这儿真是不错。她所遇上的人都很和善,而且伙食也很好,房间够大也够舒服,每天的工作也不会让人累得吃不消,加上每个月又有优厚的工钱可拿,难怪那些被选入庄工作的女子都那么高兴。

  她虽然也喜欢这里,不过她一向跟着阿爹东奔西跑惯了,当她感到腻时,她还是会选择离开的。也许到那时候方虎豹已将她的事忘了,但是为了预防万一,她最好还是另起炉灶,和阿爹到别的地方重新开始比较保险。

  那方虎豹的随从所说的毛贼丁兴是她阿爹没错,可是她阿爹才不是毛贼,他可是武功高强的侠盗呢!因为阿爹偷到较多的银两时,一定会拿来救济穷苦人家,所以许多穷人都将阿爹当是活菩萨般崇拜,她也当阿爹是最敬佩的英雄。

  她原是被父母丢在路边不要的弃儿,是阿爹将她抱回家扶养的。阿爹说偷儿的命是天生天养的,一切都要靠自己,也只有上天会怜爱,所以为她取名天爱。从她懂事后,阿爹就将他的绝活教给她。她七岁起就开始做扒手了,每次出马一定成功.父女俩作伴偷遍大江南北,生活是逍遥又自在。

  他们已经在扬州城住了一年多了。扬州城里有钱人多的不得了,阿爹的目标很多,所以阿爹很喜欢这儿,还打算长久住下来。她本来是不反对的,但现在方虎豹明白了她的底细,又知道她住的地方,想来这扬州城是待不下去了。等过些日子离开天诚庄后,她再找阿爹一起搬离这儿吧!

  丁天爱脑里想着事,手脚也没停下,不知不觉中石磨里的麦子就磨完了。她将磨好的面粉用布袋装好绑紧拖到墙边放好,待会儿会有厨房的男仆将它扛走。

  她甩甩手臂走到磨坊外看看天色,现在才黄昏时刻,离吃晚饭还有一些时间。难得她今天这么快将工作都做完了,她可以在天诚庄里逛逛。

  丁天爱到水边洗了手,再拍去裙子上的面粉,手指顺了顺头发,整理过仪容后,便往曲桥走去。

  吕大娘曾告诉她,天诚庄有大部分是建筑在河上,磨坊位在湖边,是庄里的最北处,打杂的慵仆婢女大都住在这附近,而地位较高的丫鬟、侍卫则住在离主屋近些的地方。庄主、夫人、少爷们的屋宇都是建筑在河上,听说那屋舍楼台是又大又美丽,说不出来到底有多好看,引得她好想亲眼证实一下。虽然吕大娘警告她天诚庄的庄规森严,低等打杂的丫头佣人是不能到处乱跑的,但她相信只要小心点就不会有事了。

  套句偷儿常说的话,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呢!不过她只敢看看逛逛,可不敢在老虎嘴上拔毛,顺手牵羊。

  丁天爱仔细的认着路,好奇的沿着回廊前进,看着一栋栋设计精美的亭楼

  水阁,又有大小花园巧妙的嵌合其中,衬托成一片绝美景致。

  哇,真的好美啊!丁天爱退看边点头,能看到这样的景色,她真是眼福不浅啊!

  就在丁天爱看得正入神时,突然一阵低沉的轻喝声传入她耳里,听起来好似是有人在练功。

  丁天爱皱皱眉,在这么美丽安宁的地方练功,真是太杀风景了。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吵人。

  她循声走过假山旁的小径,眼前赫然出现一个宽阔的广场,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场上练拳,看来已练了一会儿了。汗水湿透了他身上的灰布长衫,显露出他壮实的体魄。丁天爱上下打量着他,以她看过那么多男人来说,这人五官端正顺眼,生得真是不错;只不过他拳打得似乎慢了点,这样慢吞吞的拳脚是打不到敌人的。

  看他也和她一样穿着一身灰衣,应该是庄里打杂的男仆。他这么努力练拳,或许是想升任庄里的守卫,多挣点钱吧!

  那男人早发现有个女子站在一旁直盯着他,他原先并不在意,以为她看看后便会离开。但过了好一会儿,她不但没走,还一脸的不以为然,似乎对他使的拳法很不满意。

  终于,他停了下来,仔细的打量那女子。他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女子的头发怎么不梳理整齐呢?那么长的刘海都快遮住眼睛了。而且她的衣裳也太大了,松垮垮的挂在她身上,好象小孩穿着大人的衣裳般,真是不相配。

  “喂,你不继续练拳,停下来看我做什么?你这样慢吞吞的是不行的哦!”丁天爱双手抱在胸前,指点那男人。

  “你在和我说话?”那男人手指着自己,怀疑的询问。她竟然用这样的语气同他说话?!

  丁天爱又叹口气,难怪他的拳会打得那么慢,因为他笨嘛!这儿就只有她和他两个人,她不是在说他又会说谁?这男人真是笨的可以了。

  她同情的对那男人点点头,“我当然是和你说话了。你到这儿来练拳,是不是希望能当上侍卫呢?只要你多花心思常练习,一定会成功的!但是看你的资质,可能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达成心愿了。你要好好的努力啊!”她给他一个真诚的微笑当作鼓励。

  那男人听了丁天爱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便哈哈大笑起来。老天,他龙翊风活到这么大,第一回听到有人用同情的语气和他说话,还暗指他资质驽钝,要他多努力练习才能当上侍卫!

  丁天爱看他笑成这样,更加可怜他了。他一定是为了她给他鼓励而高兴成这样吧!亏他生得一表人材,竟然笨成这样,实在是太可怜了。她走到那男人身前。很自然的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算是给他支持。

  “你听懂我的话我也很高兴,但你那套拳若一直练不好的话,就干脆别练了。我可以教你另一套很好用的拳,包准你能达成心愿。”她对这男人的印象很好,所以很乐意帮助他。

  龙翊风听了这话又大笑起来,这次还笑得更加厉害,好一会儿才勉强克制住笑意。他一双锐眼盯着身前娇小的女子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丁天爱,是庄里新进来的丫头。”丁天爱毫无戒心的回答。

  “那你现在在庄里做什么?”龙翊风对丁天爱很感兴趣。

  “我在磨坊里工作。你呢?你叫什么名字,又在庄里做什么?”丁天爱也笑着问。

  她竟是磨坊里磨磨的小丫头!这么弱小的身子能推得动石磨吗?龙翊风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些不忍。

  “谁让你在磨坊工作的?你该换做别的事才好。”龙翊风脱口而出。

  “喂,你可别小看我,我在磨坊里做得可好了,才不想换工作呢。喂,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工作。”丁天爱挺胸骄傲地说着,不忘提醒他回答问题。

  “我叫龙翊风,工作嘛……我什么事都要做,也可以什么事都不用做。”龙翊风含糊回答。这丁天爱既然不认识他,大概也不会知道龙翊风是什么人吧!

  果然,丁天爱听到“龙翊风”三个字,脸色也没什么改变,只是点头道:“龙翊风,很好听的名字。你的工作也真奇怪,什么都要做,又什么都不要做……你就直接说你是打杂的嘛,何必那么啰唆。”

  龙翊风苦笑地低头看了看自己,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哪点看起来像打杂的工人。他又想到刚才她提的事,“你说你可以教我打拳,是真的吗?”这丫头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会武功的人。

  “当然是真的了。你别看我是女生,好象不会武功,但我阿爹的武功很高强哦,他有教过我,只可惜我能记下招式却怎么也练不好,才会被人欺负。你长得那么高大,虽然不是很聪明,但只要勤练习,应该会打得比我好。如果你想学,我就教你,你也别练那种慢吞吞的拳了。”丁天爱直言不讳。

  龙翊风强忍住笑,不知该怎么告诉丁天爱,这套看起来阴柔缓慢的太极拳法其实包含无穷的威力,不可小觑。不过他想丁天爱不会知道什么叫太极拳,他也不打算告诉她。这丫头有趣的很,他就看看她会有什么拳法好教他。

  “好啊,你就教教我吧!”他装出虚心受教的模样。

  丁天爱没想到他真愿意学,顿时笑开了。

  “好,我练一遍给你看看,你要看好哦!”丁天爱跑到场中站好,有模有样的打起拳来。她虽然武功差,但是记性好,依着阿爹当初教她的招式一招招使出,双拳直出、横踢劈脚,她都很用心的比画着。

  龙翊风看着丁天爱这像是跳舞的拳法,直忍着笑。虽然她拳法使得荒腔走板,但依稀可以看出她打的是“伏虎拳”;只是她没用内力,伏虎拳成了“小猫拳”

  一套拳打下来,丁天爱额上见汗,松垮垮的衣服更凌乱了。她丝毫不以为意,急忙跑到龙翊风面前道:“我的拳法不错吧!”

  龙翊风憋着笑点头,“很好,很好!”

  “那换你练一遍给我看,看你记起来了没。”她虽没正式收徒,但师父的架势仍不可忘!

  龙翊风不在意的耸耸肩,伏虎拳是很基本的拳法,学武的人都会这套拳。既然这丫头爱看,他就练给她看,也好让她明白真正的伏虎拳该是什么样子。

  他走到场中,一招一式畅快流利的将伏虎拳使得气势十足、威力万钧。

  丁天爱有些吃惊的看着龙翊风,原来他并不笨嘛,才看过一次便把所有招式都记下了,而且打得虎虎生风,和阿爹不相上下。嗯,龙翊风能将拳打得这么好,想当然都要归功于她这个高明的师父啊!

  她看着龙翊风打拳,自我陶醉的想着。

  龙翊风一套拳打完了,就看到丁天爱嘴角挂着笑容,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其实仔细看,丁天爱长得挺可爱讨喜,若将她额上的刘海梳起,再换套合身的衣服,应该会有不同的感觉吧……龙翊风失笑地摇摇头,丁天爱不过是个小丫头,他管她穿什么来着!今天是他心情好,有兴致和个小丫头玩玩,等今天过后,丁天爱还是个小丫头,而他仍是天诚庄的大少爷,两人间没有共通点的。

  “喂,你是不是因为多学到一套拳而笑得这么开心呢?”丁天爱回过神来,看到龙翊风脸上的笑容,高兴的询问。

  龙翊风先指正它的话:“我有名有姓,不叫喂!”

  “哎呀,大男人何必这么计较呢……好吧好吧!喂,龙翊风,多学会了一套拳,你是不是很开心啊?”丁天爱笑得好得意。

  听到“喂,龙翊风”,再看她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龙翊风又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丫头真是绝顶特别啊!

  “嗯,我真是很开心!但这套拳法该有名字吧?”龙翊风笑问。

  这……丁天爱小手敲敲额角,阿爹是有告诉她这套拳的名字,不过她听过就忘了。她努力思索着,“好象有个虎字……哦,对了,叫‘打虎拳’,这套拳法就叫打虎拳。如何,听起来很勇猛吧!”她兴奋的大叫。看来她记性还不错嘛!

  龙翊风呆愣在当场,他早猜到她说不出正确的拳名,但打虎拳?真亏她能想出这样的名字!

  “嗯,打虎拳。真是威风的名字。”龙翊风强忍着不爆笑出来,他真是服了丁天爱。

  “知道威风就表示你有眼光。你可要好好谢谢我这个师父。”丁天爱越发得意起来。不过当她看到天上的月亮时,马上又慌张的大叫。

  “哎呀,天已经这么黑了!惨了,我一定错过用饭时间了。喂,我不和你聊了,我要赶回去吃晚饭!”

  丁天爱丢下这些话后,没等龙翊风回答,就行动迅速的离开,小跑着回去吃饭。

  龙翊风好笑的摇摇头,这丫头当真是来去如风啊!急匆匆的性子一点也没有闺女该有的模样。不过她本来就不是闺女,只是个小丫头罢了,一个精晒古怪的小丫头。

  他抬头看看星空,若不是丁天爱发觉时候晚了,他也真忘了时间呢!

  丁天爱,让人印象深刻的丫头!

  龙翊风筑了笑,离开练武场往膳房走去。希平也该回来了吧!现在庄里就剩下他们兄弟俩一起用膳了。

  这一年多来,靖南王爷赵南廷三天两头的来庄里哀求二娘跟他回王府,劝说希平认他为爹;连嫁出去的希安也不得安宁,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赵王爷送去的礼物。看来赵王爷是拚了命想补偿妻子儿女。

  只是二娘根本就无意再想起不偷快的往事,而爹那么爱二娘,自然也不会让赵王爷这般的纠缠她。希平、希安就更别提了,他们只认定一个爹,对赵王爷没感情、也不可能认他为父。虽然赵王爷也明白这道理,但他仍是不肯放弃,事情就如此僵持着。

  希安嫁给了极端宠爱妻子的飞龙堡堡主朱君宇,朱君宇为了妻子不愿意离娘家太远,还将飞龙堡从江北搬到江南,成为天诚庄的邻居。龙家不像将女儿给嫁了出去,倒像多了个儿子般;尤其希安生了对双胞胎后,一大家子人更加热闹了。

  不过,朱君宇每年还是要到江北巡视产业,希安当然是相陪了,两个孩子也会同去。而爹和二娘为了避开赵王爷的苦缠,这回也跟着一起北上,要两、三个月后才回来。

  两天诚庄所有的事务现在就由他和希平管理,两个人要管理这么大的产业还真是累人。但最不习惯的是亲人都不在身边,他已经开始想念他们了。

  刚要走入膳房,龙翊风就看到毛总管匆匆的从膳房走出。他看到龙翊风,忙说道:“大少爷,你可来了。二少爷已在膳房里等了好一会儿,属下本想出去找大少爷呢。”

  龙翊风对毛总管笑笑,走入膳房。龙希平坐在一旁看着手中的帐本,餐桌上已摆满了佳肴。

  “希平,对不起,我来晚了。”龙翊风向弟弟道歉。

  龙希平放下手中的帐本站起身,“反正我也还不太饿,晚些没有关系的。大哥,你又练功练到忘记时间啊?”

  龙翊风和弟弟一同入座,笑着摇摇头,“不是。我今天遇上一个很特别的丫头,只顾着和她说话,倒忘了时间了。”

  “哦,什么丫头能让大哥这么重视?”龙希平饶有兴趣的问。大哥一向对女孩子提不起劲,除了妹妹安儿外,他没见过大哥有耐性跟个女子聊天说话。

  龙翊风笑着对他说起了丁天爱的事,兄弟俩边谈笑边用膳。

  “听大哥这么说,丁天爱真是很特别也很可爱。不过她也算是苦命人,娇弱的女子要在磨坊里工作,她能撑下去真不简单。”龙希平评论道。

  “各人有各人的命。丁天爱虽然是身分低微的小丫头,但是她乐天知命,日子过得很高兴。她既不感到自己命苦,我们就不必多事为她操心了。”龙翊风看得出丁天爱活得很自在快乐。

  “这样的女子更是难得了,不为贫贱而伤心,高兴的过生活。我倒也想见见这个丁天爱了。”龙希平顺口说。

  不知为何,听到希平说想见丁天爱,龙翊风心中就觉得不舒坦,好象是属于他的钟爱物品却要和旁人分享一样。他含混的带过,“不过是个小丫头罢了,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别再说这个了,吃饭吧。”

  龙希平点点头,转开了话题,“大哥,这几天赵王爷都没来天诚庄,莫非他想通了,不再来打扰了吗?”对于自己的身世,他非常的明白,赵南廷是不是他亲生父亲,他心里也有数。

  但是,他和妹妹希安早已决定这辈子除了龙业生外,他们不会有第二个爹,所以赵南廷想认回子女的愿望终会落空的。

  “赵王爷不会这样轻易就放弃的。可能是明白二娘和爹随着君宇、安儿到北方不在家,所以暂时不来天诚庄。我想他以后还是会再来的。”赵南廷无亲生子女,要他放弃双胞胎,那是不可能的事。

  “爹娘还要一段时间才回庄,只希望赵王爷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的想清楚,别再来天诚庄了。我可不爱对着个愁眉苦脸的大男人。”想到赵南廷哀求的神色,龙希平就有说不出的无奈。

  “希平,我以为只有小捣蛋安儿才会让你无法可施,想不到对赵王爷你也是毫无办法。”龙翊风取笑道。

  龙希平大方一笑,在大哥面前,他不必掩饰自己的心情。“我并不是怕赵王爷,而是不想看他老泪纵横、苦苦哀求的模样。他毕竟是个长辈,看了心里实在不好受。”

  “现在天诚庄里就只有我们两人,若赵王爷又找上门,就由我来应付好了,免得你为难。”龙翊风取笑归取笑,但他仍是非常的爱护弟妹。他和希平、希安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感情较同胞兄妹都还要深厚,弟妹有烦恼,他一定会挺身解决。

  “大哥,你真好!小弟敬你一杯,当是感谢。”龙希平忙拿起酒杯。

  “你何时也学到了安儿的蜜糖嘴?真是聪明的出嘴,而笨的就要出力了。”龙翊风调侃着。

  兄弟俩对视大笑,一口干了手中的酒。

  而能希平也知道,纵使大哥愿意为他出头,但是属于他的问题,终究还是要他自己解决才行。

  而问题马上就来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