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十章 作者:可儿


  静山顶白马寺是扬州城的名胜之一,终年香火鼎盛,游客络绎不绝。

  急促的马蹄声在寺外停下,希平脚一沾地,立刻是发足疾奔,冲入寺内找住持大师。

  在白马寺后面的菜园里,一个瘦削的身影正细心的提水浇菜,乌黑的长发用一条白纱巾系住,容颜清丽秀美。她穿着一身雪白衣裙,风儿拂起她翩翩衣袂,看起来就像是不屈于凡尘的神仙。

  赵宛绫虽然做着粗活,但她心中很踏实,否则老让她留在襌房里不做事,她总是很过意不去。住持肯收留她已是万幸了,她怎能不做事光享福呢!

  她决定不回王府,也不去天诚庄后,身上没有银两的她漫无目的地走着,结果就走到白马寺来了。除了王府、天诚庄外,这是她唯一来过的地方。她鼓起勇气请住持悟性大师收留她,悟性大师明白她的困难也没多问理由,就让她在寺里住下。

  白马寺清静安宁,让她的心情平复不少,若可以,她真愿意长久住下去。

  一阵脚步声从她背后传来,在安静的园子里听得很清楚;但为何这脚步声是这般的熟悉……赵宛绫心下奇怪回头看去,当她看到满脸怒容的希平时,她手中的杓子立时震惊的掉落,脑里第一个反应便是逃!她不想见他,不要见他……

  希平见赵宛绫看到他后竟想逃开,怒火更炽,跨两大步伸手就捉到了人。他轻易的将她抱起,往人烟稀少的后山奔去,他们该找个不受打扰的地方好好的谈谈!

  任凭赵宛绫拚命的挣扎也摆脱不了希平铁钳似的手臂,她咬着唇不敢喊叫,以免引来更多的是非。希平将她带到偏远的林子后,便粗暴的将她丢到草地上,摔疼了她。赵宛绫无心顾虑身上的疼痛,她坐在草地上人往后缩,看着希平脸上的不善神色,畏惧的颤声问:“你……你要做什么?”

  希平蹲下身和她平高,咬着牙反问,“这话该是我问你才对,你要做什么?既不回王府,也不回天诚庄,一个人闷声不响就失踪了,你知道大家找你找得有多心急吗?”

  赵宛绫在希平的怒气下不敢吭声,害怕的紧抿着唇。

  “说啊!你到底有什么天大地大的理由,可以这样不留一句话就一走了之,不管别人的担心,也不怕自己孤身在外会不会遇上危险?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说啊!”希平真的好想狠狠的教训这个不知世间险恶的千金小姐!

  希平的怨声斥责让赵宛绫不禁失声痛哭了起来,她委屈地将心里的话一古脑儿吐出:“我是为了你啊!我不要你为了我而向爹屈服,我不要你被强逼着娶我,我更不要你因为这事而一生不快乐……我要我爱的人快快乐乐的过生活,那唯一的办法就是我离开,没有了我,你就不会受到威胁强迫了!离开你我也是千万个不愿意,可是我只能将痛苦全部忍下……我是为了你,全是为了你啊……”她的痛苦有谁知道呢?

  希平听到了赵宛绫的话,完全呆住了。绫儿是为了他才离家出走?!这个傻绫儿,他最宝贝的傻女人啊!

  他快速的伸手将赵宛绫搂入怀中,搂得好紧好紧,心疼又怜惜的说:“绫儿,你这个小傻瓜,让我又疼又爱的小傻蛋!我要娶你不是因为受到赵王爷的胁迫,我是因为爱你才娶你的,否则就算有再大的压迫,都不能逼我做我不爱做的事!若不是想娶你、和你厮守一生,我怎会和你发生亲密关系呢?我龙希平绝不是个始乱终弃的男人,我是爱你才会想拥有你啊!有了你我已满足,今生今世,我不会再想要别的女人。绫儿,你早该问明白的,就不会平白受了这么多苦,傻绫儿,你真是个傻女人!”

  这回换赵宛绫傻住了。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泪水狂流而下。原来……原来希平爱她,他真真确确地爱上她了!

  在哽咽声中,赵宛绫说出了自己的心情。“我从不后悔将自己给了你,但我不要你因为责任而娶我。我以为你是为了负责而要娶我,不是心甘情愿的,所以我才会选择离开你。我……我错了!希平,对不起!”她在希平怀中迭声道歉,模糊的语音里有着掩不住的狂喜。亲耳听到心爱的男人对自己说出爱语,这份快乐是无可比拟的,她实在太高兴、太欢喜了!

  “别说对不起,你没错,错的人是我,是我没说清楚才会让你误会。是我不好,让你吃苦了。”希平抚着她瘦削的脸颊,眼里是说不出的心疼。

  赵宛绫忙伸手掩住希平的嘴,摇着头道:“这不是你的错,该怪我没问明白就胡乱下决定,才会让大家担心。要怪的人是我,应该是我。”她不忍心让希平担罪。

  “绫儿,我现在教你为人妻子要学的第一件事,就是不准反驳丈夫的话!我说我的错就是我的错,不准再争了。”希平点点她的鼻头,露出这几天来的第一个笑容。

  “你好霸道啊!”赵宛绫嘟起嘴轻捶了下希平的胸膛,眼里全是晶亮动人的爱意。

  希平笑着吻上了她噘起的小嘴,这几天的担心挂念、相思断肠的痛苦,都在这一个吻中化去。

  四片唇瓣相贴着就是不愿分开,两人躺倒在草地上;急切的想拥有对方,欲火似是随时随地就会被引燃。

  但在紧要关头,希平发挥了强大的意志力克制住自己,仅存的理智提醒他这地方不适合。

  他喘着气坐起,将赵宛绫拉入怀中,让两人逐渐平息激情。

  “啊,那我失踪的事爹、娘也知道了?”赵宛绫突然想起这一点。

  希平点点头,“当然知道了。王府和天诚庄还有官府都派出所有人来找你呢。你这回可将事情闹大了,看你如何收拾!”他忍不住想吓吓她。

  赵宛绫脸色一变,忙攀着希平焦急地问:“我竟惹得大家都来找我?我这真是罪过大了!我要怎么办才好?”

  希平笑笑揉了揉怀中宝贝的头发,他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让她被责备了。“有我在,你还怕什么?一切我会处理的,放心吧!”

  “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对不对?”赵宛绫满脸歉意。

  绫儿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和天爱犯错时如出一辙,也和希安差不多;莫怪他近来发现大哥越来越有妹夫君宇的好气量了,收拾善后都不会抱怨,想来他迟早也会加入他们的行列!

  希平无奈她笑了,“你是我最甜蜜的麻烦嘛。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做事前会先问过我就好了。”就算绫儿真犯了错,他也舍不得责备她。

  “我答应,我保证!”赵宛绫连忙举手保证,一脸的真心。

  希平和她相视大笑,所有的不愉快也都随着笑声过去了。

  她是他生命里的宝贝,他不会让绫儿再离开他的身边了!在笑声中,希平暗自立了誓。

         ※       ※        ※

  “启禀王爷,天诚庄龙二少爷带着郡主回来了!”

  赵南廷收到管事来报,和夫人潘绿竹急忙赶到大厅。

  “绫儿!”在看到厅里的一对男女后,赵南廷夫妇最先关心是失踪好几天的女儿。

  “爹、娘,女儿让您们担心了,女儿不孝!”赵宛绫走向前要向爹娘跪下请罪,却被母亲一把拉起搂在怀中。

  “你回来就来,回来就好。绫儿,你让娘好挂念!”潘绿竹抚着女儿的头发,既欢喜又安慰。

  “绫儿,你真让爹娘担心极了,下回不可以再这么做了!”赵南廷也关爱的摸摸女儿的头。幸好绫儿没事,否则他不会原谅自己特意用计要女儿和希平成亲的!

  由亲情流露的这一幕看来,赵王爷夫妇是真心关心绫儿的。希平为此很安慰,也对赵王爷的印象好了许多。

  赵南廷看过女儿没事后,这才转眼看向希平。一见到他,赵南廷还是忍不住激动,这是他不肯认祖归宗的孩子,让他心碎神伤的儿子啊!

  “希……龙公子,谢谢你送小女回府,请坐。来人,快奉茶!”赵南廷以对客人的态度对待希平,这表示他已想通了不少事。

  希平依言坐下,有礼向赵南廷拱手道:“赵王爷,我是带绫儿到王府让王爷、夫人看看的,马上又要带绫儿回天诚庄。过两天,我会派媒人来王府说亲,希望王爷能同意将令嫒嫁给在下。”

  听到希平开口提亲,赵宛绫羞红了脸,头低得不能再低。

  赵南廷和妻子对看一眼,两人都很惊讶。当初他们只是为了让希平叫一声爹,才想出逼他娶绫儿的计策,没想到他和绫儿竟是真心相爱要成亲!误打误撞成就一门好姻缘,这是赵南廷和潘绿竹当初没想到的。

  希平已做好准备接受赵王爷的刁难。他猜想王爷可能会提出要他喊他为爹,或是要他婚后住在王府里当他的孝子;反正赵王爷说得出条件,他就要想办法化解。

  但是赵南廷却说出让希平惊讶的话:“既然你和绫儿两心相爱,我同意将绫儿嫁给你。但在婚礼之前,绫儿还是住在王府里较好,你们想见面,我可以派轿夫送绫儿到天诚庄与你相见。”没有任何刁难,赵南廷浅笑同意这桩婚事。女儿有好归宿,最高兴的就是做父母的了。

  希平看了看赵王爷,看出他这些话是发自真心的,他虽感到吃惊奇怪,但真是如释重负。他站起身向赵王爷躬身道谢:“希平谢王爷!”抬头再看赵王爷时,给了他一个真心的笑容。

  见到这样真心的笑容,赵南廷就很欣慰了。他强求了一年多,到过天诚庄无数次,什么好话都说过了,也不曾看过希平对他如此和善。果真他的“放手”是做对了,不需用动作言话强求,默默付出更能感动人……

  赵南廷也笑了,眼眶有些湿润。有如此的结果,他也无憾了!

  “赵王爷,我该离开了。请让绫儿先同我回天诚庄,晚膳过后我会负责送她回王府的。”希平向赵南廷要求。

  赵南廷当然是答应了。

  “王爷、夫人,在下告辞。”希平拱手行礼后便带着绫儿离开。原来和赵王爷说话也不是件困难的事,他很高兴有这样的开始!

  见希平的态度温和良好,赵宛绫当然是最高兴的。她相信,这对父子一定会越来越接近,感情也会更加融洽的。

  “笑什么这么开心?”希平拍拍绫儿笑意嫣然的脸颊问。

  “希平,我最爱你了!”绫儿大胆的说,说完又不好意思地将脸藏在希平怀里。

  希平哈哈大笑,低头吻了下她的发心,拉起披风盖住怀中的宝贝,低喝一声,马蹄声伴着笑声远去。

         ※       ※        ※

  晚膳时分,一样是四个人一起用膳,不过今晚的气氛和而回不同,四个人都是笑容满面,快乐的不得了。

  天爱看着希平,又看着赵宛绫,一脸的得意愉快。嘻嘻,这回她可立了大功呢!

  “天爱,谢谢你,否则希平不知道还要再找多久才能找到我,真是谢谢你!”赵宛绫向天爱点头道谢。

  “哎呀,不必谢我了,只要你们请我喝喜酒就可以了啊!”天爱顽皮的逗着赵宛绫,让赵宛绫脸又红了。

  希平当然不会放任自己的宝贝被人取笑,他笑笑的提醒天爱,“别忘了,大哥是长子,应该是我和绫儿先喝你们的喜酒才是。”

  可惜只有翊风明白如何让天爱脸红,对于希平的话,天爱才不会害羞呢。她向翊风提议,“要不我们就和希平他们同时成亲好了,省钱省事,宾客闹洞房也要分成两边,我们就可以较轻松了。翊风,你说这意见好不好呢?”

  老天爷,这像个闺女说出来的话吗?也难怪天爱话一说完,希平马上捧腹大笑,赵宛绫也掩着嘴直笑,连翊风也表情古怪,想笑又不太好意思。

  看大家这样,天爱不明白地睁大眼询问道:“翊风,我说错了吗?怎么你们都在笑?”

  翊风忍着笑摇头,“丫头,你真是话出惊人啊!婚事不必你担心,自会有人处理的。来,多吃些菜吧!”他挟了一筷子的菜到天爱碗里。

  希平笑归笑,仔细想想,天爱的提议还真有些道理。“大哥,其实天爱这话也没说错,我们兄弟选在同一天成亲,真是省事的好方法,到时有两个新郎倌,也较不会被客人给灌醉了。”

  “我看你是怕安儿整人吧!”翊风怎会不明白希平的打算。

  希平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也不甘示弱地道:“难道你就不怕安儿报复吗?别忘了当初你也有一份的!”

  “什么报复?说来听听嘛!”天爱很感兴趣地问,赵宛绫则是张大眼等着听故事。

  翊风和希平对看一眼,翊风是哥哥,权力大了些,“希平,你说吧!”

  希平无奈的笑着说:“希安成亲时,我和大哥强灌妹夫君宇喝酒,不但将新郎倌灌得不省人事,还带着客人闹洞房直闹到第二天早上才罢休。那时希安就扬言大哥和我成亲时,她不闹得我们喊救命认输,她绝不罢休!希安是个鬼灵精,满脑子整人的主意,说实在的,我和大哥还真有些怕她呢!”两兄弟对看着,开始担心起来。

  “我是有听说过天诚庄的小姐不但人美又聪明,武功也高强,但不知道原来她还很喜欢整人。”赵宛绫说着。

  “她的整人功夫比她的武功还厉害,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现在有她丈夫管着,又生了孩子,是收敛多了,但还是顽皮得让人害怕。”翊风想到就头皮发麻!

  “嘻,那希安一定是很可爱的女孩子。我好想见见她哦,看她有多美多顽皮。”天爱最爱和活泼又聪明的人做朋友了。

  “嗯,这么有趣的女孩子,我也好想认识呢!”赵宛绫也对希安很有兴趣。

  翊风和希平立刻发觉情形不对。若让这三个丫头成了好朋友,那她们的丈夫还有好日子过吗?他们想到就浑身打颤,连忙各人拉着自己的宝贝耳提面命一番,要她们千万不能学希安的鬼主意。

  四个人嘻嘻哈哈的又说又笑,根本忘了时间。若不是毛总管进来提醒,一顿晚膳可能吃成明日的早膳了!

  翊风和希平相视一笑,可以预见的,将来天诚庄一定仍是扬州城里最欢乐的地方。

  至于成亲嘛……没关系,他们还有些时间,总会想到办法应付顽皮鬼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