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娘子,别跑! >
繁體中文    娘子,别跑!目录  下一页

娘子,别跑! 第一章 作者:可儿


  扬州城,江南首屈一指的商埠,不但陆上交通发达,更是多条大河川、运河水道的汇集处,也是人文荟萃、繁荣又热闹的大城市。

  当然,城市大、人口多,自会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情发生。

  “扒手!抓扒手啊!就是前面穿灰衣的小子,快抓住他……”

  在一阵吆喝声中,就见一个身穿华服的男子领着五、六名侍卫急追跑在前面一个瘦小的灰色身影。从那些大汉拉杂的叫声听来,应是那个灰衣小子偷了华衣男人的东西。

  这样的事情每天在大街上都会发生,路人早该见怪不怪,但是因为扬州城里有一半以上的居民都认得这名华衣男子,所以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好奇的看着他们。奇怪的是,任凭那几名大汉嚷嚷着跑过了数条街,却没有人出面帮忙,甚至行人还自动靠到路旁,让那灰衣小子逃跑。

  灰衣小子人虽瘦小,身手倒是灵活矫健,脚步轻快。他忽东忽西,一会儿钻小巷子,一会儿又绕回大街上,总跑在那些大汉的前面,且始终气定神闲,一点也不狼狈。

  路人看到这样的情景莫不掩嘴偷笑,可是又不敢笑得太大声,因为追人的可是扬州城名响一方的恶霸方大雄的独生子方虎豹。这方大雄专做无本生意,以收保护费过活;因为他和扬州县更是同门师兄弟,所以只要方大雄别做得太过分,不闹出人命来,官府便睁只眼闭只眼。一般的老百姓无力对付方大雄,也只能忍气吞声每月付保护费来求得平安。而方大雄会给儿子取名叫“虎豹”就是希望儿子能人如其名,让人一听就心生畏惧。

  这对父子在扬州城里横行霸道,而他们也很聪明,不敢惹上有权有势的世家望族,只会对付小老百姓,百姓是敢怒不敢言;而今有个小子能让方虎豹吃亏,众人只会拍手称好,才不会去帮忙呢!

  灰衣小子跑了好一段路后,也有些喘了。他扒人钱包向来是无往不利,他甚至扒过方虎豹的钱包好几次;只怪他今天偷到钱包后太大意轻忽,还在手中把玩没立刻收起来,被方虎豹的随从瞄到,才会事迹败露。

  原先他故意跑慢些让方虎豹和他的手下们追着玩,想好好戏弄他们一番,但这些人毕竟是练过功的大汉,纵使他们追不到他,但他也逃不远。而且时间拖得越久对他就越不利,万一方虎豹又找了帮手来,那他就危险了。

  深提一口气,他使出全部力气向前狂奔,在纵横交错的大小巷子里乱钻。反正扬州城他了若指掌,不管怎么钻他也不会迷路。

  直到后面的叫喊声越来越小,再转过一个巷子后,后面的声音都没了,他才停下脚步,靠着墙、手拍着胸口直喘气。

  这回真是太惊险了!难怪阿爹说做他们这一行的最忌轻忽大意。若被方虎豹捉住了,下场绝不是一个“惨”字能形容的。

  不过,好在是有惊无险,他今天可以回去和阿爹吹嘘一番了!灰衣小子咧嘴笑着,休息了会后,开心的就想回家。

  他走了两步才刚转入另一个小巷子里,迎面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方虎豹。他笑得得意极了,身旁还跟了两个随从。

  灰衣小子发觉情况不对,马上转身想向后跑,但是方虎豹的另三个手下已等在后面了。

  “臭小子,你真是不长眼,偷东西偷到大爷我身上来!这回我不脱下你一层皮,大爷我就不姓方!”方虎豹恶狠狠的叫嚣着,他跑得一身臭汗,肥头大脸上泛着汗水油光,两只如豆的眼睛挤在一起,满脸的凶恶。

  灰衣小子虽然心中有些慌乱,但他仍哈哈一笑,装作不在乎的回嘴,“就凭你这头大肥猪,和几只只会乱叫的笨狗也想捉我?下辈子再来吧!劝你们快快的让开,否则本少爷要是生气起来,可会打得你们满地找牙的!”他的嗓音似是刻意压低的。

  “小子,你好大的口气!看你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奶娃,竟敢说大话,大爷就好好管教你一次!来人啊,把这小子给我拿下,狠狠揍他一顿再脱光他的衣服游街,让扬州城百姓看看这小子的凄惨模样!”方虎豹咬着牙下令,眼里的阴狠光芒表示他不是说假话。

  他身旁的随从发出了奸笑声,听令的向那灰衣小子扑过去。

  灰衣小子听到方虎豹要将他脱光衣服游街,心中是又气又惧。他明白自己若被捉到就完了,就算拚了命也要冲出重围才行,因此不等人扑上来,他先行冲向后面的三个随从。

  他的逃命功夫不错,但拳脚武功就不行了。他本想以快速的一阵乱打后再乘隙脱逃,但那三个大汉也不是呆子,早想到他这一招了,一阵拳打脚踢下来,三人仍是紧紧的守住巷口,灰衣小子根本没有空隙逃走。

  经过一阵扭打后,灰衣小子肩头挨了一拳,戴在他头上的灰色布帽在拉扯中掉落,一头乌黑长发顺肩披下,女儿态表露无遗。

  “哇哈!原来这个臭小子是个女人,啧啧,真是想不到啊!”方虎豹一双贼眼上下打量她,看她头发虽然乌亮,但是刘海遮到了眉下,脸上又沾满了灰尘像只花猫似的,料想这丫头也不会美到哪里去。可是她惹到了他是事实,虽然是女人,他还是要讨回公道。

  “原来是你!”方虎豹身旁的一个随从突然大叫,并赶紧向方虎豹禀报,“公子,属下认得这丫头,她是毛贼丁兴收养的女儿,这丫头叫丁天爱!”

  完了,竟然被认出来,这下子真是该糟了!丁天爱心中暗暗叫苦,拚命思索要如何逃出去。

  “丁天爱!现在本大爷都知道了你的名字,你还想逃到哪去?这样吧,大爷我就委屈点,让你来服侍我当是陪罪好了。若是你能让大爷我满意,就可以少一些皮肉之痛,否则……”方虎豹淫笑数声,眼里尽是奸邪之色,那表情不用说明也知道他想做什么。

  “作你的大头梦,大肥猪!”丁天爱娇喝一声,冲向方虎豹,伸手就给他一巴掌。方虎豹没想到这丫头被那么多人围攻还敢反抗,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但丁天爱的第二掌就占不到便宜了,方虎豹根基再差也还是练过武,加上男人力气大,她非但没打到人,手腕还差一点被方虎豹捉住,吓得她往后退了一大步。

  丁天爱往后一退,她背后方家的三个随从便上前伸手要捉她,她急忙又蹲下身往那三名大汉双脚撞去,好不容易寻出一个空隙;她拚命往前跑,但是衣袖又被其中一个随从拉住了,她用力一扯,半截衣袖就硬生生就被扯了下来。

  “哎呀!”丁天爱惊叫一声,明白现在是生死关头,拚了命往墙上跃去。手脚并用地跳上墙头后,她也没心神去分辨方向,只顾沿着墙头跑,遇缺口就跳,没路就爬上屋顶,心慌意乱得也无心思注意后面的方虎豹到底有没有追上来。

  被方虎豹捉到挨揍事小,失节事大啊!她要真落入方虎豹手中,那头肥猪绝不可能让她清白的离开;与其被方虎豹那样的恶徒侮辱,还不如一刀杀了她干脆!

  丁天爱跑得气喘吁吁,也不知道自己逃了多久,只发觉墙头怎么越跳越高;略走了定心神,她转头四下看了看,已经没有方虎豹的踪影了,她才真正松了口气。

  既然人没追来,那她就要赶紧下来才是。幸好扬州城家家户户都盖有围墙,高高低低但互相连接,否则这回她真没路可逃了。

  她脚下这堵围墙既厚实又高耸,放眼看去,围墙内有花园凉亭,还有多间大房,想必是有钱人的住宅。刚好前面有棵大树靠近围墙,她可以攀着那树下去。

  丁天爱走到大树旁,轻轻由墙头跃向大树,捉着树枝俐落的爬下大树,双脚安全着地后,她才安心的吁出一口气,庆幸自己这条小命总算是保住了。

  她现在正站在一座美丽的花园里——这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后花园吧!因为她看到了一扇厚重的大门,门旁却没有守卫,所以这一定不是大门,而是后门。她走上前去,发现门环被粗重的铁链拴住,还挂了个大镇头,她打不开,只能找别的路想办法离开了。希望老天爷保佑她别让人发现了,否则她私闯民宅真会被扭送见官的。

  丁天爱躲躲藏藏,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地极力想找出路,但是这个宅子实在太大了,她像在走迷宫一样,怎么也绕不出去,急得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喂,你是什么人?在这儿做什么?”突如其来的低喝声吓了丁天爱一大跳,她面带土色,硬着头皮转过身子,眼前正站着两个高头大马的汉子,一身深蓝色的劲装,明白昭示他们是这宅子的守卫。

  “我……我……”丁天爱支吾了半天,不知该怎么回答。看来老天爷没有保佑她,她真要被捉去官府了。

  两个守卫看丁天爱一身粗布衣裳,头发散乱,一副怯生生的模样,虽然不是庄里的人,但也不像个坏人,倒像是丫鬟。

  其中一名守卫问道:“小姑娘,你是不是今天新入庄的丫鬟?”

  另一个守卫也点点头,“今天是有一批新丫鬟入庄。小姑娘,你可是庄里新收的丫鬟?”

  丁天爱脑筋一转,急急响应,“是啊!我跟着大家,不知怎地就走散了,我一个人东拐西弯的,却一直找不到方向……”先顺着他们的话说,之后再找机会脱身吧!

  “天诚庄这么大,不了解地形的人当然会迷路了。来吧,我们带你到管事那儿去,免得你再乱闯一遍。”守卫笑笑,向丁天爱比了个手势,示意她跟他们走。

  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其它的选择了,只好跟着两个守卫走。

  老天爷,既然你帮了我一次,就好心帮到底吧,千万别让我被送到官府去啊!日后我脱险了,一定会到庙里烧香谢谢你的!

  丁天爱在心中祈祷,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跟在守卫身后。

  这一路走来,尽是弯弯曲由的长廊,又走过了许多拱门、桥梁,看到的不是花园就是建筑华丽的房子,甚至还有房舍是建筑在水面上的,让丁天爱大开眼界。看来这庄子的主人不但是有钱人,而且还是有钱人中的有钱人,才能建造这么美丽的天诚庄……

  天诚庄?!老天爷,那可是全国数一数二的豪门啊!这下子真的完蛋了!人人都说天诚庄里高手如云、守卫森严,她想蒙混过去逃走一定是不可能的;她若不机灵点,这回就真的死定了!

  明白利害关系后,丁天爱没心情再观看四周的景色,她像等着被宣判的囚犯一般,一步步走向未知的未来。

  走了一段路后,眼前出现了个小小的广场,广场上站着七、八位年轻女子,每个人都是满脸的笑容,似乎很开心。

  “小姑娘,咱们到了。你和那些姑娘再等一等,管事一会儿就会来替你们分配工作。”守卫说完就离开了。

  丁天爱慢慢的走到那些女孩的后面,现在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见机行事了。

  “能进入天诚庄真是太好了,天诚庄里的丫鬟、佣人不但生活过得出别家的仆人好,而且工钱还加倍呢!能来庄里当丫鬟,我爹娘直说是我的福气。”

  “对啊,我被选上了,我娘还高兴的跑去庙里还愿,谢谢菩萨的保佑呢!”

  “听说只要成了庄里的佣人,从吃住到衣服都是庄里提供的。刚才我看到其它的丫鬟都穿得好漂亮,想到自己也有这样的衣服穿,真是高兴……”

  吱吱喳喳的私语声此起彼落,说的都是在天诚庄工作的优点,丁天爱也一一听进了耳里。这天诚庄本来就是江南首富了,又和江北第一大家飞龙堡结为亲家,两家联合,财势更是惊人,恐怕远比当今皇帝有钱呢!

  不过,天诚庄和飞龙堡做生意都本着诚信道义的原则,虽然拥有如日中天的金钱财势,也很得一般百姓的爱戴,名声好的不得了。丁天爱心想她不过是不小心闯入庄里,也没恶意,就算被发现了,天诚庄应该也不会为难她才是。

  不过转念再想想,方虎豹既已知道她的身分,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她若在此时回家,岂不是自投罗网?方虎豹若要为难阿爹,阿爹的武功比她高多了,不会吃亏,而且只要她没回家,方虎豹也不能拿阿爹怎么办。

  如此想来,她暂时是不能回家了,阿爹只要明白她没被捉到,也可以放心了。

  好,她就留在天诚庄吧!天诚庄供吃又供住,而且她在这里很安全。

  窃窃私语的声音在管事走近后渐渐停下。她是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妇人,手中拿了本簿子,后面还有四、五位丫鬟跟着。妇人走到众女子面前,看了众女子一遍后,她才翻开手中的簿子一一念名字。被念到名字的女子走到妇人面前,听着妇人告诉她以后在庄里的工作,然后出妇人身后面的丫鬟带着离开,想是带去工作了。

  丁天爱看到妇人手中的簿子,暗暗叫糟。她是偷跑进来的,簿子里一定不会有她的资料,她要如何是好?她一定要留下来才行啊!

  那些女子陆续被带走,现在广场上只剩下丁天爱一个人。

  妇人看看她,又低头看了下手中的簿子,疑惑的询问:“你是谁?是庄里新收的丫鬟吗?”

  丁天爱急急点头,“对啊,我接到通知就来了。这位大娘,我要做什么工作啊?”她摆出笑容,装成一副很高兴的模样。

  “你叫什么名字?”

  “丁天爱。”

  “家住在哪里?”

  “城北旧桥旁的宝狮里。”丁天爱随便说了个地方。宝狮里就在她家的隔壁巷子。

  妇人见丁天爱回答快速,语气也不像在说谎,但为何簿子上就没有这个女子的名字呢?难道是总管忘了写吗?

  丁天爱看妇人满脸疑惑,不知该怎么办的模样,急忙可怜兮兮的哀求道:“大娘,我好不容易被选上了,求大娘别赶我走!我家里有弟弟妹妹要养,还有个老奶奶生病了需要钱看病,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求大娘帮帮忙,不管是什么工作、有多么辛苦,我都愿意做,只求大娘别赶我走……”说着,她还“应景”地挤出两滴眼泪。

  那妇人被她哀求得心软了,她想了下后才说:“庄里现下是没有多余的工作给你,不过磨坊里倒有个缺。这是很辛苦的差事,工钱也不比其它人多,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了。”

  只要能留下来她就很开心了,哪会挑剔工作呢!丁天爱急忙点头答应,“愿意,我愿意!我一定会将工作做好的,谢谢大娘,谢谢大娘!”

  那妇人笑了笑,“我带你去磨坊,你随我来。”

  她领着丁天爱,一路上又经过好多走廊、曲桥、亭阁后,才来到河边的一座磨坊外。她在外面轻喊着:“吕大娘?吕大娘!”

  磨坊里走出个约莫三十岁、相貌平凡的女人。她看到妇人,忙行礼问安:“董嬷嬷。”

  “吕大娘,这姑娘叫丁天爱,是要到磨坊工作的。就让她住在以前荞丫头的房间,要做什么工作、庄里的规矩就劳你告诉她了。”董嬷嬷吩咐着。

  吕大娘恭敬的点头,“我明白了。”

  董嬷嬷再向丁天爱交代,“你就在这磨坊里工作,要好好听吕大娘的话,有不懂的事就问她。”

  “我明白,谢谢董嬷嬷。”丁天爱很有礼貌的躬身回答。

  董嬷嬷将事情交代完后就离开了。

  于是,丁天爱便在天诚庄住下,开始过着她不曾经历过的丫鬟生活。

         ※       ※        ※

  靖南王府

  一阵隐隐约约的哭泣声从王爷和夫人的房里传出,其中环间杂着女子轻柔的安慰声。

  “娘,您别哭了,这对眼睛不好,也很伤身体的。”赵宛绫站在母亲身旁,不停的劝着。

  “我到现在才明白,原来王爷的心中根本没有我!枉费我和王爷是青梅竹马,又做了近二十年的夫妻,这些恩情都此不过王爷和皓雪公主短短约两年夫妻生活,我……我真为自己不值啊!”潘绿竹哭得伤心,语气悲愤。

  “娘,爹不是有意要伤害您的,爹只是心情不好喝醉了才会对您发脾气。这两天爹也很难过,一直来向女儿探问您的情形呢!娘,爹知道错了,您就别再伤心了,原谅爹好不好?”赵宛绫拿出手绢温柔的为母亲拭去泪水。

  “酒后吐真言,王爷说得那般绝情,表示这才是他真正的想法!绫儿,你不用安慰娘了,娘是真的不想活了……”潘绿竹好难过,她最爱的丈夫竟如此的伤害她,教她怎能不伤心呢!

  “娘……”赵宛绫无奈的看着母亲。安慰了半天,母亲还是哭个不停,她寞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她不禁叹了口气,这整件事说起来全是造化弄人啊……

  靖南王爷赵南廷因为平定南蛮有功,皇上就将义妹皓雪公主嫁给了他;这种天大的恩惠赵南廷无法不从,却使得赵南廷无法娶自小就有婚约的表妹潘绿竹。虽然皓雪公主度量宽大让赵南廷纳潘绿竹为妾,可是赵南廷始终无法摆平妻妾争宠的问题,也找不到办法让妻妾和平相处,最后还让皓雪公主委屈的跳崖自杀!皓雪公主死后,赵南廷消沉了许久,潘绿竹用尽办法安慰他,赵南廷才慢慢的忘去那段悲痛的往事,振作起来。

  因为潘绿竹一直没生孩子,所以赵南廷收养了一个远亲的孩子当女儿——就是赵宛绫——一家三口日子过得也算是平静安康。

  哪知一年多前,潘绿竹和女儿到庙里烧香时遇上了位和皓雪公主生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便是天诚庄庄主龙业生的妻子凌仙。赵南廷知道这件事后,花尽心思去打听凌仙的来历,赫然发现她竟是当年跳崖自杀的皓雪公主。她跳崖后被龙业生所救,但是丧失了记忆完全不记得过去;后来她嫁给龙业生,成为天诚庄的女主人,还生了一对龙凤胎,取名龙希平、龙希安。不过他们并不是龙业生的孩子,而是赵南廷的骨肉!

  这对赵南廷来说自是天大的好消息,他不但找回了妻子,还有一对儿女,他的开心简直是笔墨难以形容。

  可是这样的快乐没有持续多久,赵南延到天诚庄要回妻子儿女却碰了壁。别说凌仙失去记忆不承认自己是皓雪公主,龙业生也绝不可能将爱妻儿女拱手让人;赵南廷除了得到个难堪外,什么也没有。

  不过,赵南廷并不放弃,他捺着性子一次次去拜访天诚庄,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样持续了一年多,赵南廷得到的仍是失望的答案,凌仙坚持不认识他,一双儿女也不肯认他为父,世上还有什么事比这更让人伤心呢?赵南廷日日都在悔恨自责中度过,他这模样当然影响了现在的妻子潘绿竹。

  潘绿竹眼看丈夫的消沉却屡劝无用,她吃醋、生气,更是伤心,受不了时就和丈夫吵架。如今靖南王府已失去了往日的清宁,只剩下不安和悔恨!

  赵宛绫看着父亲的悲痛、母亲的伤心,想帮忙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三天前父母亲大吵一架,爹冲口而出的绝情话彻彻底底伤透了娘的心,娘这两天一直将不想活了挂在嘴上,让她担心不已,只能寸步不离守在母亲身旁。她好怕母亲真想不开,会铸成大错。

  而潘绿竹的激烈反应也让赵南廷心有歉意。这两天他没去天诚庄,一直留在王府里,一个人在书房里藉酒浇愁。

  好不容易,母亲在她的半劝半哄下喝下了安神汤,一会儿后就睡着了。不过她还是吩咐丫鬟陪在母亲身旁不能离开,如此她才敢离开娘的房间。

  赵宛绫缓缓走到莲花池旁。时序已是深秋,莲花早谢了,池面上只剩下飘浮的莲叶。王府内到处都可以看到莲花池,起初是爹用来怀念皓雪公主的,因为她最爱的就是莲花。现在明白公主没死,莲花更像是受到了鼓舞般,开得出往年都还要美丽,爹看了很高兴,娘却是气愤伤心……

  赵宛绫抬头看着蓝天,全心全意祈求老天爷发发慈悲,让王府再回到以前的和乐,爹娘再相敬如宾。

  再低下头,水中映出一个女子的倒影。她瘦多了,原本丰腴的双颊已不复见,无忧无虑的大眼黯然失色,本是微扬的嘴角也垂了下来。她脸上没有十七岁少女该有的快乐,倒像是七老八十的老太婆。

  赵宛绫明白自己不是个让人惊艳的女子,至少不像皓雪公主、龙希安那般美得夺人魂魄——她在那回同娘去上香时见过她们一面。龙希安年轻美丽,一向有江南第一美女之称;而皓雪公主虽已年近四十,可她不但没有丝毫老态,反而美艳得宛若盛开的牡丹。

  她能明白父亲对妻子儿女的热切期盼心情,不过对一心一意爱着爹的娘来说,她就无法接受爹的转变了,也才会导致好好的一个家弄到如此的地步。

  赵宛绫看着水中的倒影,无奈的笑笑。除了烦恼担心外,她一个弱女子还能做什么呢?

  但是转念再想想,她被爹收为养女、以王府为家是她的幸运,她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家就这样毁了?虽然她是女流之辈,也没什么能力,她还是要为爹娘分忧解劳才是,至少胜过在这儿自怨自艾!

  对,她要帮助爹娘!

  赵宛绫打定了主意后,立刻走向书房。她不能再做个躲在爹娘羽翼下的天真女儿,该是她出力的时候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