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娇女戏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娇女戏夫目录  下一页

娇女戏夫 第九章 作者:可儿


  冯家贴出的告示使得整个尧镇都沸腾了起来,在重金利诱之下,许多人都放下手边工作,在镇里四周寻找,希望自己是发现敖儿儿的幸运人,能得到千两黄金的报酬。

  自从敖儿儿知道悬赏的事后就更不敢出门了,她干脆待在房里练字,将她从小到大所背过的四书五经都默写一遍,当是在修身养性。

  这样的行为让兰凤楼的人觉得她更奇怪,但是碍于男女有别,谁也不会将她和画像上的敖儿儿联想在一起。

  时序虽已过了中秋,但气候还是很炎热,敖儿儿待在房里更是觉得闷热,于是叫兰凤楼的仆人为她送来热水,她要浴沐。

  沐浴后身子清爽多了,敖儿儿穿上衣棠,因头发还是湿的,所以她没有立刻束起,手上拿着条布巾擦着发丝走出浴间,在梳妆台前坐好,口中哼着小曲慢慢的梳理头发。

  朱朱端着晚膳往敖儿儿房间走来,她一肚子的火气,嬷嬷竟然叫她做这种下人做的事,实在是太看不起她了。

  她万分不悦的来到敖儿儿门前,门也不敲一下,直接就推开房门走入,但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吓了一大跳,那个坐在梳妆台前、正梳着一头长发的分明是个女人,为何大家都没看清楚呢?

  朱朱连忙把门悄悄关上,幸好她刚才没有敲门,未惊吓到那位小姐,否则她就不会发现真相了。

  她从门缝里直盯着还在梳理发丝的放儿儿,越看就越觉得这女人很眼熟,咦,她是在哪里见过?

  啊!她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就是敖儿儿!惊喜之下,朱朱一个不注意手中端着的晚膳便哗啦啦的摔落到地上。

  朱朱顾不得掉在地上的饭菜,她提起裙摆急急就冲出门去。老天爷,她发财了,她发财了!

  敖儿儿听到门外的声响,迅速束好头发打开门查看,结果只见到倒了一地的菜肴却没看到人,心想八成是丫鬟不小心打翻了饭菜,急着去找扫把、畚箕来打扫,因此她不以为意的关上房门。

         ※        ※        ※

  “公子,门外有位姑娘要见公子,说是有敖小姐的下落。”一名侍卫前来禀报。

  为了就近找人,冯云亲这两天都住在蓬来客栈。此时他正在用晚膳,听到这消息马上丢下筷子,急忙走出门,看到门外的朱朱劈头就间:“你知道敖儿儿的下落,快说!她在哪里?”

  “她改装成男人模样,现在在兰凤楼里。”朱朱不敢迟疑的回答。敖儿儿的画像她看得很仔细,那名女子和画中人非常相似,因此她敢肯定那个假扮男人的女子就是敖儿儿。

  “兰凤楼?!敖儿儿!”前面一句是惊讶的喊叫声,后面一句则是恍然大悟的怒喊声。

  青楼,那是他想都想不到的地方,谁会想到她竟然会跑到青楼去躲藏?难怪他怎么也找不到人。儿儿为了要逃避他而躲在出入分子复杂的青楼,真不知要说她聪明还是过于天真?不过冯云亲明白一件事,就是捉到敖儿儿他一定会狠狠教训她的。

  于是冯云亲带着属下迅速赶往兰凤楼,准备去逮回他的逃妻。

         ※        ※        ※

  待在兰凤楼里的敖儿儿犹不知自己的下落已被人知晓,她只是奇怪太阳早已下山了,怎么还没有人替她送晚膳来。

  正如此想时,敖儿儿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的骚动声,还夹杂着喊叫声。

  “冯公子,您慢点,人不会跑掉的,冯公子……”

  敖儿儿还没会过意“冯公子”是指谁,她的房门便被人用力推开,冯云亲满脸怒容的站在门边。

  “是你?!”敖儿儿看到他大吃一惊的叫道,不敢相信她所看到的,他……他竟能找到她!

  “对,是我!你真的在这里,可让我找到你了,儿儿。”

  多日不见,冯云亲是想她想到心痛,又挂念她的安危而吃睡不宁,现在看她安然无恙的站在眼前,他先是松了口气,随即涌上的便是翻腾的怒气。他怒火中烧的盯着她看,恨不得马上就将这鬼灵精给紧紧地抱入怀中。

  敖儿儿看到他不善的脸色,心中不禁有些发毛,她有些心虚的说:“你……你找我做什么?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没有关系了,你为什么还要找我?”

  冯云亲冷着一张脸慢慢走近她,双眉微挑,冷冷的说:“我不会和你解除婚约的,你敖儿儿永远是我冯云亲的妻子,这关系绝对不会改变!”

  敖儿儿返到床旁,语气惊恐的叫道:“你别过来!我说过,要我嫁给你,你就必须要同意我所提出的家规才行。所以我逃婚是天经地义的事,你不能怪我啊!”

  “不能怪你?在你做了逃婚这样惊天动地的事后,你还有理由叫我别怪你?现在你该关心的是自己会受到怎样的处罚。”冯云亲神情冷然的说。

  敖儿儿在冯云亲走近时,身影快速的冲向门口想逃跑,无奈门口站了一堆人,大家都不放她走。

  “哎呀,敖小姐,冯公子找你找得那么急,你还是乖乖的同冯公子回去,别再逃跑了。”说话的正是笑得很开心的朱朱。

  面对这样的情形,敖儿儿真是急死了,眼看冯云亲又朝她走来,他的脸色只有转坏没有变好,令她更加的焦心害怕。

  看到老鸨也在门口园观的人群里,敖儿儿急中生智,一把拉过老鸨当挡箭牌。“我……我已卖身给兰凤楼,是兰凤楼里的姑娘了,所以你不可以乱来,我可是有主人的!”

  老鸿被敖儿儿的举动吓坏了,哀声求道:“敖小姐,你别乱说话,这话可不能胡说啊!”冯云亲闻言停下脚步,心想这丫头又要变什么花样?

  敖儿儿看他果然停下来,心中暗自欢喜,她向老鸨使个眼色说:“嬷嬷,你忘了吗?我们已经讲好的,你要我在兰凤楼卖身一年,以抵消这些日子我在这里的吃住费用,我同意了还签下卖身契给你,除非有人为我赎身,否则我就是这楼里的姑娘了,这么重要的事你想起来了没?若我就这样被人带走,你岂不是少了一大笔赎身的银子吗?嬷嬷,你赶快想起来啊。”以利相诱,她就不信老鸨会不心动。

  老鸨有些害怕的看了冯云亲一眼,但有谁不爱白花花的银子呢?老鸨心一横豁出去了,她不自然的点点头顺着敖儿儿的话说下去。“对对对,是有这样的事,我怎么给忘了呢?真是老胡涂,老胡涂了!”

  听老鸨这么说,敖儿儿暗自松了口气,得意的看着冯云亲说:“看,我没说错吧,我现在是兰凤楼的姑娘了,不是你的逃妻,你快走吧。”

  冯云亲真会被敖儿儿给气死,这丫头为了逃避他竟然自愿卖身青楼,她真那么讨他厌吗?

  “敖儿儿,无论如何今天我一定要带你走!”他语气坚决的说。

  “这是不行的,我还没挂牌接客,一年的时限也还没到,怎能跟你走呢?冯公子应该不是这样霸道的人吧。”敖儿儿说得煞有介事般,无视于冯云亲气黑的脸。

  “嬷嬷,赎身要多少银子?说!”儿儿既然爱玩,他就陪她玩下去,直到她求饶为止。

  “我……这……”老鸨被冯云亲这一喝,登时吓得说不出话来。

  “我还没接客,怎知会有多少大爷要为我赎身呢?冯公子既然有心想替我赎身,就耐心等候吧,看我接客之后的情形再说。”敖儿儿就是想气冯云亲,气死他最好,风流大少!

  这样的话听在冯云亲耳里令他气得火冒三丈,这敖儿儿真是太目中无人了,以为他不敢教训她吗?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

  “本公子花一两银子为这女人赎身,因为这女人只值这个价钱!现在全部人都给我出去,我要好好教训我的女人,出去!”冯云亲丢了一两银子给老鸨后冷肃的下令,语气中合着不容人违抗的威严。

  众人当然不敢不听他的话,纷纷离开退下,烈鼎还将房门关了起来。

  敖儿儿看大家都走了,心又急了起来,她转头怒声指责道:“一两银子为我赎身,冯云亲,你真是太瞧不起人了,你太过分了!”

  “是谁过分,你心中有数!”说完,冯云亲迅速欺近她身旁,将她搂入怀中,在床沿坐下,让她面朝下趴在他大腿上。

  敖儿儿惊慌的尖声惊叫:“冯云亲,你要做什么?放开我,快放开我!”边喊边猛烈挣扎着,想挣脱冯云亲的钳制。

  “今天若不好好教训你,你不会知道天高地厚,不明白事情轻重,不了解自已做了什么错事。”话声方落,他的大掌也不客气地落到她的臀上。

  敖儿儿没想到自己会被人打屁股,疼得她大声哭叫,从小到大几曾受过这样的责罚?她是又羞又疼,哭得差点岔了气。

  “不准哭,你私自逃婚,把婚姻当成儿戏,想想看你有没有错?该不该打?”冯云亲生气的斥责着。

  “我没错,是你欺负人!冯云亲,你竟敢打我,我恨你!这辈子我再也不要理你了,我恨你,恨你!”敖儿儿边哭边打的用力挣扎,满脸泪痕,脸也涨红了。

  冯云亲见她这样,举起的手再也打不下去。其实他不过是轻轻打了她三下屁股,而且力道不大,否则一下就能让她痛得昏过去,她哪能像现在还有力气大呼小叫的反驳他。他只是想教训吓吓她,希望她能乖一点、听话点,但是听了她的回答,就知道她根本不认为自己有错。

  他轻叹口气,将她身子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他是真的拿她没办法了。

  “好疼,你打得人家好痛啊!男人欺负女人,羞羞脸!”敖儿儿皱着眉头说,语气可怜兮兮的。

  “你那只是小疼痛,你可有想过当我发现新娘不是你时的心痛,我还要面对许多的亲友宾客,你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吗?儿儿,你太任性,也太孩子气了。”冯云亲拿出手帕为她抹去脸上泪痕,忍不住出言责备。

  敖儿儿听了这话也很不高兴,她不悦的说:“我不任性也不是孩子气,我已经很明白、很清楚的告诉过你,既然你不肯答应我提出的十二条家规,我就不嫁给你。我是认真的,是你不将我的话放在心中,所以我只好逃婚。现在你虽然捉到我,我还是坚持我的决定,只要你不答应家规,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

  冯云亲忍耐的闭了闭眼,克制自己不发脾气。“我不想和你再在家规的问题上打转,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嫁给我,你现在就和我回冯家,另外找个日子我们再拜堂成亲。”

  一听要回冯家,敖儿儿便急着想挣脱他的怀抱,“我不要和你回冯家、也不要和你拜堂,我要回蝴蝶谷。冯云亲,你放开我,你若是男子汉,就不要用武力来强迫一个弱女子!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不是红粉知己遍天下吗?这兰凤楼的玉冰心、弄月阁的雷宵姑娘,还有江南名妓风铃儿、北方美人薛小黛,她们一定生得比我更美、更温柔,也更适合做冯家少夫人,你为何一定要强逼我嫁给你呢?”她话里满是浓浓的酸意。

  “是谁告诉你这些事的?”冯云亲皱着眉问。

  “是谁告诉我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是真是假?你说!”敖儿儿打翻醋坛子的逼问。

  “男人逢场作戏是正常的事,就算是有红粉知己也不是什么大事,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冯云亲避重就轻的回答。这样的答案只是让敖儿儿更加生气,她冷哼道:“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没一个专情的。我不是贤淑温婉的女子,绝不可能与别的女子共事一夫,我们的婚约是个大错误,不该让这错误再继续下去。冯云亲,为了我们好,解除婚约是必要的。此后你过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我们彼此井水不犯河水!”就算必须忍受噬骨的心痛,敖儿儿也别无选择,娘是她最好的借镜,她不想和娘一样,落个被拋弃的下场!

  听到她如此绝裂的话,冯云亲真是心痛难忍,他伸手抬起她的小脸,目光深情哀伤的看着她,“儿儿,这是你的真心话吗?对我,你难道没有一丝丝的牵挂、一点点的依恋吗?你当真如此狠心就这样离开我身边,不再见我吗?”

  泪水霎时迷蒙了敖儿儿的一双明眸,她也不愿意说出这样无情的话来,可是他们一直无法达成共识,她除了挥剑斩情丝外,还能怎么办?

  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冯云亲,她的心好象被狠狠地刺了一刀,正在流着血,好痛,好痛!她将脸埋入冯云亲怀中无助的哭了起来。

  看到她这样的举止,冯云亲的哀伤从他眼里褪去,换上了温柔的笑意。儿儿还是爱他的,否则不会哭得这么难过。明白了这点,他如吃了颗定心丸般,脑筋也活络了起来,低头在她耳旁低语道:“儿儿,我的宝贝,你是我的,别再抗拒了好吗?听话,随我回冯家吧。”

  “冯家”两字将敖儿儿的理智给唤醒,她连忙抬起头,神情坚决的说:“不要,我不回冯家,不要回去!”她边说边再次挣扎想离开他的怀抱。

  “儿儿,你不回冯家又能去哪里?你已嫁出蝴蝶谷,还能再回去吗?岳母交代我一定要找到你,而找到你后要怎么处置你,岳母声明绝不插手,因为你已经坐过冯家的花轿,是我的妻子,我的人了,所以除了冯家外,你哪里都不能去。”冯云亲浅笑的说。

  “不会的,娘不会丢下我不管的,你胡说,我要回蝴蝶谷,我要回去找娘!我要回去!”敖儿儿才不相信她娘会就此不理她。

  “这可由不得你,我不能再让你刁蛮无理下去。”冯云亲懒得再和她说理,这丫头不用强的是不行的。

  不管敖儿儿的反对,冯云强行抱起她,起身准备离开。

  “放开我,冯云亲,你这个大坏蛋!放开我,放开我!”敖儿儿拚命扭动身子反抗,但就是挣不开冯云亲的铁臂。

  “你真吵!”冯云亲干脆点了她的哑穴,让耳根清静点。

  敖儿儿说不出话来,气得用力捶打冯云亲,只能在心中喊着:可恶的冯云亲,你竟敢这么对我,可恶,可恶!

  无奈情势比人强,她还是强被带出兰凤楼,冯云亲抱着她身手利落的跃上马,脸上不禁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这丫头终于又回到他怀中了。

  敖儿儿穴道被制,用尽力气还是叫不出声,她的拳头对冯云亲又是一点用都没有,捶久了只是自己手痛而已,冯云亲却是眉头都不皱一下,她只好收回粉拳,改用一双眼睛瞪着他,心中拼命的骂他可恶、可恨,竟这么的欺负人,实在太过分了!

  过了一会儿后,敖儿儿连瞪着他看的力气都没有了,马匹奔跑时的颠簸弄得她很不舒服,虽然冯云亲紧紧的抱着她,但她仍感觉自己好象要被马给甩出去一样,吓得她双手紧紧环着他的腰。

  冯云亲感到敖儿儿的动作,他故意将手放开了些,她身子一颤又更加抱紧他,他不禁得意的笑了,大手悄悄的为她解开哑穴,同时加快速度奔回冯家。

         ※        ※        ※

  回到冯家已近二更天,冯云亲交代仆人别打扰爹娘,他不想让爹娘看到儿儿这身不伦不类的衣裳,明天他再带儿儿去向爹娘请罪。冯云亲抱着人,直接走回自己的房间,为了防止她再出任何意外,他决定不让儿儿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敖儿儿不知道自己的穴道被解开了,只能睁着眼死命的瞪着他,藉此表示她的生气和不满。但在见到冯云亲抱着她走入一个房间,又将她放在内室的床上,她有些害怕的躲到床角,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别怕,我不会对你怎样的。还有你的穴道已解开,可以说话了。”冯云亲见她惧怕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在你这样的欺负我后,你还笑得出来,冯云亲,你是个大恶徒,十恶不赦的大混蛋!”她边骂边想离开这张床。

  冯云亲一把将她拉回到床上,手指轻点她一直高噘起的小嘴,“不准离开这床,也不准你离开我眼前,从现在起,我要你如影随行紧紧的跟在我身旁。”

  听他说的是什么话?敖儿儿气愤的挥开他的手,伸手不客气的点着他的胸口,“不准对我用命令的语气,也不准你限制我的行为,更不准你黏在我身旁,我不要一个跟屁虫!”

  “错了,我要你跟着我,所以跟屁虫应该是你,不过我不反对你整天跟着我,夫唱妇随本就是应该的。”冯云亲故意和她玩着文字游戏。

  “你——”敖儿儿气得一时间想不出话可以反驳他。

  “你是想说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妻子,而我是你最好的丈夫了,对不对?”冯云亲哈哈笑着,气红脸的儿儿看起来可爱又动人,让他忍不住想逗她。

  “你……你不要脸!谁是你的妻子?冯云亲,你癞虾蟆想吃天鹅肉!”敖儿儿被激得口不择言。

  冯云亲闻言并没有生气,他将一张俊脸靠近敖儿儿,邪气的贴着她耳旁低语道:“我确实是想吃天鹅,不过我不是癞虾蟆,我是你这只美天鹅的真命天子!”语毕,他将她搂入怀中,唇也吻上了敖儿儿的颈项。

  以儿儿的固执脾气,再多的理由和解释她都不会听入耳的,他只有以行动来表示他非娶她的决心。

  一接触到敖儿儿柔滑的肌肤,鼻端闻着她沁人心脾的香气,冯云亲便感到心荡神驰。这些日子以来的思念煎熬,如火烧的焦急担心,此时他终于可以全卸下了,取而代之的便是要她的欲望。

  冯云亲克制不了自己的需求,他也不想再忍耐下去,儿儿是他的人,这丫头调皮的逃婚,让他做不成新郎,损失了洞房花烛夜的乐趣,不叫这丫头赔怎可以呢?

  “冯云亲,你要做什么?住手,住……唔!”敖儿儿的叫声被封在冯云亲的嘴里。

  又是这种滋味了,磨人的快感,让人感到浑身瘫软无法反抗。虽然理智一直提醒她要赶快推开冯云亲,不可以让他欺负自己,但隐藏在她心中蠢蠢欲动的情欲却要她别反抗,他能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快乐。

  她这稍一迟疑,欲望的火种便被燃起,一路由她的唇烧到胸口,熊熊大火将她的神智焚毁了。在这世上也只有冯云亲能这般的对待自己,那回欢爱的感受重回她心头,不过这次更火热、更动人心魄了。

  敖儿儿拋开所有的礼教束缚,追逐着战栗的快感,直奔向欢爱的天堂!

  “儿儿,我的宝贝,我的儿儿……”这让他朝思暮想的人儿,令他牵肠挂肚的鬼灵精,他要她,发了狂的要她!

  在冯云亲灵活的大掌下,敖儿儿的衣棠被一件件的脱下,最后只剩一件肚兜蔽体,冯云亲的衣裳也随着身下人儿的衣服一起落了地,解开两人唯一的阻碍后,他们便完全裸裎相对了。

  “儿儿,天地为证,你是我的妻子了!”冯云亲轻声的在敖儿儿耳旁说了这话后,手指抚着她如玫瑰花瓣般的红唇,身子用力一挺,将敖儿儿完全变成他的人。

  好疼!身上传来的疼痛让敖儿儿忍不住张口咬住冯云亲的手指,一双小手紧紧的攀住他的肩膀,身子不住的轻颤着。

  冯云亲没收回手,他要和儿儿一起承受自己带给她的痛楚;当然,他也会带给她说不尽的美妙感觉和道不完的欢乐滋味!

  疼痛逐渐过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波波的快感,说不出的美妙感受在敖儿儿四肢游走,令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两个身子在缠绵着,轻轻浅浅的吟和声奏出了人间最美的诗篇!

  姻缘天定,命运终将这两人锁在一起了。

         ※        ※        ※

  激情过后,敖儿儿倚在冯云亲怀中平稳自己的气息,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清醒的想起冯云亲对她做了什么,她连忙抬起头看着他,“你……你……”

  “你欺负了我,我被你欺负了,所以你要给我一个交代,你要怎么补偿我呢?”冯云亲忍住笑意,装成一副无辜的模样。

  “冯云亲,你怎么可以恶人先告状,应该是你欺负我的,所以你要给我一个交代才是啊!”敖儿儿很生气的反驳回去。

  冯云亲就是要引敖儿儿说出这话,他笑着回答道:“好好好,我当然愿意给你一个交代,做我冯家的少夫人如何呢?”

  听冯云亲这么一说,她就知道自己上当了,她把头一偏,语气生气又伤心的说:“你欺负了我,还要这样戏弄我,冯云亲,为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呢?为什么?”

  冯云亲听到她哽咽的语气,真怕她又哭了起来,连忙搂紧她,语气诚挚的说:“儿儿,我的宝贝,我是真心要娶你啊,绝不是在戏弄你。冯家少夫人除了你之外,天下没有别的女人有资格,这是我的真心话,毫无虚假,否则我就会遭受到五雷轰顶的惩罚。”

  敖儿儿听到冯云亲立誓,抬起一双泪眼望着他。

  “儿儿,相信我,我会一生一世疼你、爱你的,绝不会让你受到丝毫的委屈,也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自从认识你之后,我的眼里就容不下别的女人了,这些日子没见到你,我的生活过得毫无乐趣,我想你也应该同样想我对不对?儿儿,嫁给我吧,让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好不好?”温柔的眼神深幽的看入敖儿儿眼眸里,他用眼里的深情打动敖儿儿的心。

  敖儿儿怎能逃得过如此多情的凝视呢?“好”字已要说出口了,但眼前又浮上母亲的面容,她深吸口气的说:“只要你答应家规,我就答应嫁给你。”

  冯云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说了这些话后,儿儿还是不能拋开什么鬼家规答应嫁给她,他的耐心全被磨光了。

  “为何你就念念不忘那该死的家规呢?你宁可去相信纸上所写的,也不肯相信自己眼睛所有到的一切?儿儿,你就如此看轻我冯云亲,一定要我答应纸上所写的条件,才会相信我说的誓言不会改变吗?”冯云亲真感到心寒了。

  “誓言会变,眼睛也会骗人,只有白纸黑字错不了!云亲,你若真爱我,为何不敢答应呢?那家规不违伦常、不失信义,只是保障一个做妻子的地位罢了,你为何不爽快同意呢?”敖儿儿不懂她订的家规真那么可怕吗?为什么冯云亲就是不肯同意。

  “要我答应家规是万万不可能,这关系着男人的尊严,就算你不明白‘以夫为天’的道理,也该知道女子的三从四德条条都是规定女子该顺从丈夫。现在你进了冯家门,又成了我的人,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会再让你再胡来了。明天我就宣布喜讯,我们五日后成婚,你没有说不的权利。”冯云亲厉声道。

  “如果你执意如此,你一定会后悔的。”敖儿儿冷眼看着冯云亲,寒声道。

  “你受的委屈我会补偿你的,但此事你没有再说话的余地。”冯云亲也不愿这样逼迫她,但她的固执却让他非如此做不可。

  刚才的欢爱亲密不见了,冯云亲和敖儿儿之间好似有堵无形的墙竖立着,两人各据床的一边不再说话。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