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娇女戏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娇女戏夫目录  下一页

娇女戏夫 第七章 作者:可儿


  贝贝看着小姐用手支着下颚在想事情,见小姐想得那么入神,她也不好去吵小姐,只好自顾自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而一旁的敖儿儿仍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绪申,想到今早从冯云亲怀中醒来的情形,她的脸就羞红了,她从不曾睡得如此安稳过。

  一睁开眼睛,她发觉自己是伏在冯云亲胸膛上睡着的,她略抬起头打量还在熟睡的冯云亲;一双浓密的剑眉飞扬入鬓,挺直的鼻梁,生得是英俊潇洒、斯文聪明,又是家大业大,也习得一身的好本领。

  既然她退不了婚,又被冯云亲占去了便宜,想想这样的男人当丈夫应该也是不错的;虽然她舍不得蝴蝶谷。记得娘说她只有公婆要侍奉,没有其他的姑嫂妯娌,人际关系很单纯。唉,想来想去,要退婚是不太可能的事,那自己除了嫁给冯云亲外好似也没别的办法了。

  她想心事想得正入神时,冯云亲就醒了,黑色眼眸柔柔的看着她,看得她的心犹如小鹿乱撞,起身想离开他的怀抱,却被他搂得更紧了。

  没有多说话,冯云亲直接就吻上了她的唇,那有如狂风暴雨般的激情席卷了她的呼吸,她能感受到他的欲望正如澎湃的大海要将她淹没般,那么的强烈也如此的赤裸裸,令她无法逃开。

  眼看炽热的情欲就快要决堤了,最后还是冯云亲喘着气停下,他不甘不愿的放开她,“我真想要你,可是不该在这时候,儿儿,快点变成我的新娘吧!”

  冯云亲饱含欲望的嗓音听得敖儿儿几乎是羞到连脚趾头都红了,她低着头不敢抬眼看他,冯云亲再吻了下她的额头后才起身整理衣衫下马车。

  现在忆起冯云亲对自己的温柔,她忍不住扬起了微笑,但转而想到激情,她又是羞怯又是好奇,她真想去体会那种奇异又特别的快感。

  思及此,敖儿儿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了下四周,幸好贝贝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窗外,否则万一被她看穿自己的心思,她真会无地自容的。

  不过就这样答应要嫁给他,敖儿儿也不甘心,婚姻可是终身大事,她若不先为自己好好盘算一番,万一成亲后被欺负了,她岂不是只能暗自垂泪,无力反抗了。

  凝神想了一会儿,敖儿儿心中有了主意,她出声唤着贝贝磨墨。

  贝贝依言取出文房四宝,手中磨着墨,她不懂小姐要做什么,只见小姐摊开纸,在纸上开始写了起来。

  不一会儿的工夫,敖儿儿就洋洋洒洒的写了十二条规矩,写好后,她将纸拿起来看了看,再歪着头想了想,嗯,应该没有遗漏了,这才放心一笑,细心的吹干纸上的墨汁。

  “小姐,你是在写什么?不准这又不准那的,还写了十二条,这到底是什么啊?”贝贝不明所以的间。

  “家规。”敖儿儿笑着回答。

  “家规?什么家规?要给谁看的呢?”贝贝好奇的问。

  “当然是给要娶我的人看了。贝贝你别多问,以后就会知道了。”敖儿儿笑着说。

  只要他答应了,那她就可以安心无悔的嫁入冯家了。

  ※        ※        ※

  这晚用过晚膳后,众人都回房休息了。

  想到明天就可以将儿儿送回蝴蝶谷,冯云亲既感放心又觉不舍,昨晚搂着她的美好感觉还留在他心中,他好希望夜夜都能如此抱着她入睡,那股渴望令他不禁有些心猿意马,几乎快坐不住了。

  随即冯云亲又为自己的急性子而摇头笑了,现在离八月十五剩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他急什么?很快地儿儿就是他的妻子、他的人了!

  此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冯云亲扬声问道。

  “是我。”门外传来敖儿儿的声音。

  才刚想着她,她人就来了。冯云亲高兴的上前开门,“怎么会来找我?真是难得。”平时都是他主动去找她,这回可是儿儿第一次主动来他房里。

  敖儿儿手中拿着一卷纸,大大方方的走入房里,“会找你自然是有事啰。”

  “请坐,有什么事你说吧。”冯云亲和敖儿儿面对面坐着,他微笑地对她说。

  “你真要娶我?”敖儿儿一脸正经的问。

  冯云亲浓眉一扬,感到好笑的问:“你特地来我房间,就是为了间这问题?”

  “这个问题很重要,我需要你的答案。”敖儿儿坚持要得到答案。

  “冯敖两家的婚约绝不能解除,所以我会娶你,而你要嫁给我!这个答案够清楚了吗?”冯云亲语气坚定的说。他是要定敖儿儿了。

  “要娶我可以,我已订好了家规,只要你能答应遵守这上面的规定,我就嫁给你!”敖儿儿说着将手上的纸递给他。

  家规?冯云亲接过来打开观看——

  家规十二条︰

  一、不准纳妾。

  二、不准有贴身女仆、婢女。

  三、不准流连风月场所、花街柳巷。

  四、不准私建宅子金屋藏娇。

  五、不准过半夜才回家。

  六、不准私自在外过夜。

  七、不准独自出远门,一定要携妻子同行。

  八、不准不尊敬妻子,妻子有说话、表示意见的权利。

  九、不准欺骗,夫妻间应要诚信相对,互敬互爱。

  十、不准对妻子动手,君子动口不动手。

  十一、每半年需要陪妻子回娘家小住些时日,以慰妻子思家之情。

  十二、以上规定永远有效,为夫者不能因任何事而不遵守。

  冯云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回头仔细再看一次,确定的确没看错后,他惊讶的抬头问:“你要我遵守这上面的十二条规定?”

  敖儿儿点头,语气肯定的说:“没错,这十二条是我所订立的家规,只要你能答应遵守,我就无条件答应嫁给你。”

  冯云亲的神情先是愣了愣,随即放声大笑,他那笑不可抑的模样好似见到了多么好笑的事情。

  敖儿儿不满他这种轻忽的态度,她轻拍了下桌子提高声音说道︰“这是件很正经的事,除非你答应遵守所有的家规,我才会嫁给你,否则我绝不会嫁入冯家。”

  冯云亲用力咳了好几次后才勉强止住笑,“不,我不会答应这十二条家规的,天下没有哪个男人会答应这样的事。儿儿,你该听过‘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道理,好妻子该‘以夫为天’,所以你所写的该要完全倒过来才是,该改成‘丈夫要纳妾,妻子不准不答应’,‘丈夫有事夜不归营,妻子不准有意见’,而‘丈夫有事要出远门,妻更是不准跟着,也不准吵闹不休,乖乖的留在家里等丈夫回来’,这才是家规。儿儿,你明白吗?”

  敖儿儿脸色一沉,冷冷的看着他问:“你是说你不答应这家规了?”

  “没错。儿儿,你订的家规太强人所难,将丈夫的尊严置于何处?任何男人都不会答应的。”冯云亲正色道。

  “那你就别想要娶我,答应这家规你就可以娶到我,不答应这家规,我是绝不会踏入冯家大门的。冯云亲,我不是在开玩笑,我敖儿儿说到就做得到!”她眼里没有丝毫笑意,神情十分认真。

  “儿儿,你不是孩子了,不可以无理取闹,净做些孩子气的行为。这门婚事绝不会有所改变,你该要收收心了,为人妻之后,你要学的还很多,你会慢慢明白的。好了,夜深了,我送你回房吧。”冯云亲不想说教,但是她任性的行为让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不必了,我自己会回房。”敖儿儿闪开他伸过来的手,起身走向门口,她最恨别人将她的话当成是玩笑,冯云亲既是这样的心态,那他就要付出代价。

  “冯云亲,记住我的话,你若不同意这家规,我敖儿儿立誓绝不嫁入冯家,你一定要记住这话。”走到门口,敖儿儿回头再次提醒他,然后才走出房门。

  冯云亲看着她离开,再转回视线看着桌上的十二条家规,一脸无奈的摇着头。

  订家规,这也只有像儿儿这样的鬼灵精才想得出来,就算他同意这家规也是放在心里,没有男人愿意在妻子面前低头的,儿儿真是太天真了。

  不过,听这丫头左一句不嫁他,若一句不入冯家门,而成亲时他又要留在家里招待客人,无暇到蝴蝶谷迎亲,万一这丫头又逃婚了,那冯家岂不是面子扫地,这点他可要多加提防才行。

  敖儿儿冷着张小脸回房,她冷漠的神色让贝贝觉得不对劲,连忙追问原因,但敖儿儿就是不回答,也不解释什么,还叫贝贝退下,她要一个人静静。

  贝贝只好抱着满肚子的疑问离开。不知道小姐又怎么了?先前小姐笑容满面的去找冯公子说话,回来后就变成这样,肯定又是冯公子惹小姐生气了。唉,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        ※        ※

  翌日下午,冯云亲一行人来到了蝴蝶谷。

  终于将人安全送回,冯云亲脸上是如释重负的笑容,但也有不舍之情。

  敖儿儿下了马车后就直接走到母亲面前请罪。

  “娘,儿儿让娘担心了,女儿知错,请娘恕罪。”

  敖敏见女儿平安回来心中很高兴,但她仍装出很生气的模样,不悦的指责道:“说一句知错就可以了吗?你的离家出走除了让娘担心外,也劳动冯公子去找你,就因为你的任性妄为,惹得众人不得安宁,娘真该好好罚你一顿才是。”

  敖儿儿知道是自己的错,沉默不语,没有辩解的等着接受惩罚。

  倒是一旁的冯云亲不忍心见她受罚,拱手抱拳道:“谷主,您叫我云亲就好了。儿儿能平安回来就是喜事了,而且儿儿在外面也没惹出什么麻烦来,离家出走虽然不对,但还是请谷主宽宏大量绕过儿儿吧。”

  冯云亲会替儿儿求情,表示他对儿儿动心了,所以才会拾不得儿儿被罚,敖敏很高兴看到这种结果。只是相较于冯云亲的热心,儿儿就显得冷漠多了,她不言不语,摆着一张臭脸,好似有人惹到她般。

  “儿儿,云亲不辞劳苦去找你,还为你求情,你还不快谢谢云亲。”敖敏看着女儿说。

  敖儿儿头一扬冷淡的回答,“女儿甘愿领受娘的责罚,不必别人求情。”

  冯云亲明白她是为昨晚他没答应那十二条家规在生气,对她的无礼举动也不放在心上,他仍是笑看着敖敏说:“不管儿儿领不领情,云亲还是希望谷主别再怪罪儿儿了。”

  看到冯云亲的知书达礼,敖敏更是放心将女儿交给他,于是她点了点头,“好,就看在云亲的份上,儿儿,这回娘不罚你,你可要好好向云亲道谢。”

  “又不是我叫他这么做的,我为什么要向他道谢?真是多事!”敖儿儿看都不看冯云亲一眼,语气冷漠的说。

  “儿儿,你太无礼了!”敖敏斥责道。心里奇怪女儿一向很懂礼节,怎么今天会这么无礼呢?莫非是小两口闹意见了?

  “谷主,不碍事的,请别再责备儿儿。天色不早了,云亲也该告辞了。”

  “云亲,不在蝴蝶谷休息几天再离开吗?”敖敏挽留道。

  “不了,离大喜之日只剩下七八天,云亲要快些回家做准备,就此告辞了。”说完,他朝敖敏拱手行礼后,便上了马准备要离开。

  听到他要走了,敖儿儿不禁抬起眼看向冯云亲,正好对上他看着自己的含笑眼眸,她又急忙将头转开,嘟起了小嘴。

  这丫头还是很在意他的,冯云亲高兴的笑了,同敖谷主再次抱拳后,就带着两名侍卫策马离开了。

  敖儿儿忍不住看着冯云亲离去的背影,直到看不到人了才低下头轻叹口气。

  “叹什么气?既然舍不得他走,刚才为什么不开口留他呢?”敖敏看着女儿的举动取笑道。

  敖儿儿脸一红,不依的跺了下脚,“谁舍不得他了,女儿才不要嫁给他,儿儿不嫁人的!”说完,她立即跑回自己的房间。

  敖敏为女儿的孩子脾气摇着头,心想云亲一定能够包涵儿儿的,她相信自己的眼光,绝不会看错人,儿儿会一辈子幸福的。

  ※        ※        ※

  冯家在大婚之日的前三天,由烈鼎和祟豫率领的迎亲队伍就来到蝴蝶谷要接新娘,如此才能赶得上大喜的日子。

  敖敏强忍泪水送女儿出阁,这是她千盼万盼的一天,但也让她伤心难过,心爱的女儿就要嫁出门了,教她怎么舍得?

  反倒是敖儿儿神情平静的安慰母亲,“娘,你别难过,女儿很快就会回来陪娘了。”

  “傻丫头,嫁出去就要说回来看娘才对。”敖敏纠正道,“儿儿,你嫁了人就是大人了,别再那么任性,也不可以再耍孩子脾气,要和云亲好好的相处。云亲会是个疼你的好丈夫,而你也要学着做个好妻子,知不知道?”她轻抚着女儿的头发叮咛。

  为让母亲放心,敖儿儿乖巧地点着头,但有没有听入耳里、记在心上,只有她自己知道。

  最后敖儿儿在母亲的泪水,在蝴蝶谷众人的祝福声中上了花骄,走向她人生的另一个阶段,而蝴蝶谷也派了十多位家仆送嫁。

  为了舒适,花轿在出了蝴蝶谷后,新娘子就被请上马车,花轿另用板车载着,如此一来可以加快行程。

  敖儿儿和贝贝以及另一名丫鬟春喜坐在马车里,这马车又大又舒服,还放了书、绣绷子之类的东西让她们旅途不会无聊。贝贝和春喜看了很喜欢,纷纷称赞姑爷的细心周到,直夸赞小姐其是好福气;而敖儿儿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容,还显得心事重重的模样。

  “小姐,你怎么了?”贝贝关心地问。

  敖儿儿摇摇头不答话,径自打开窗子,让微风吹拂到脸上,外头是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可是她却心情郁闷,丝毫没有喜悦的感觉。

  冯云亲不同意她所立的家规,她就不能嫁给他,这话她既已说出就一定要做到。敖儿儿明白这会让冯家颜面全失,也会让娘很生气,但她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

  三天的行程很平顺的过去了,在烈鼎和祟豫的密切看护之下,敖儿儿并没出任何差错,让他们松了口气。

  婚礼的前一晚,敖儿儿等人在尧镇上最大的蓬来客栈过夜,冯家迎娶的喜乐队伍也在客栈里和他们会合,只等明天一早,她便要坐上花轿随着迎娶队伍嫁入冯家了。

  沐浴过后,敖儿儿老早就打发丫鬟下去,独自一人留在房里为明天的事伤脑筋。她一直在想要如何脱身才不会被发现,还要有足够的时间让她离开这里,并要能找到地方避风头。她若逃婚后马上就回蝴蝶谷,难保冯云亲不会来捉人,她还是另找地方躲藏,等冯家找不到她而不得不死心放弃时,她再回蝴蝶谷较妥当。

  可是众人将她看得好紧,她连脱身都难了,又要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呢?敖儿儿不停的来回跺着步,但越着急脑袋就越不灵光,最后她干脆推门走到廊上透气。

  就在她望着天上明月思忖时,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传入她耳里。

  咦,是谁半夜不睡觉在哭泣呢?

  敖儿儿循着声音找到蹲在花园一角低低哭泣的女子,看她哭得好可怜,敖儿儿忍不住出声喊她。

  “姑娘,你怎么了?这么晚了,你为什么在这里哭泣呢?”

  那女子听到声音急忙转过头看着敖儿儿,伸手抹了抹眼泪,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能不能说给我听,或许我可以帮忙。”敖儿儿侧隐心起,语气诚挚的说。

  那女子看敖儿儿不像是坏人,遂哽咽地说起她的遭遇。

  “小女子名叫季婉儿,客栈老板是婉儿的叔叔,去年婉儿的父母发生意外而过世,婉儿只好来叔叔这里依亲。近来因为客栈的生意清淡,婉儿无意间听到叔叔和婶婶私下商量想将婉儿卖到青楼,好减少一个吃闲饭的人,婉儿自是不肯,但因为是寄人篱下,婉儿也没有其他的亲友能依靠,除了在这偷偷哭泣外也没有别的方法了,一切只怪婉儿命苦,呜……”

  “你的身世的确很可怜,你那叔叔、婶婶的心肠也真狠毒,竟要将你推入火坑,若不是我自已也有难以解决的困扰,否则我该能帮上忙的。”只要有钱,就能将婉儿带离她叔叔家。这时若冯云亲在就好办了,冯家财势雄厚,多收一个人吃饭也无妨。

  突然,敖儿儿灵机一动,仔细打量李婉儿的身形,又靠近她比了比两人的高度,两人的身材都差不多,太好了,真是天助她也,可让她想到个李代桃僵的好方法!

  “我有法子可以帮你了,你随我回房,让我详细的告诉你。”敖儿儿高兴的拉着满脸泪痕的李婉儿冲回房间。

  李婉儿在听完她的办法后,惊讶的失声叫道:“敖小姐,你要我代……代替你上花花轿?”

  敖儿儿肯定的点点头,“没错,明天一早你就打扮成新娘子的模样,代替我上花轿,只要你和冯云亲拜堂成了亲,你就是冯家的少夫人了,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也不必再受你叔叔他们的欺负了,更不会被卖到青楼去,这不是很好吗?”

  “这怎么行呢?婉儿不是敖小姐,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冯家知道娶错人也会将婉儿给赶出去的,到时婉儿就要流落街头了,这方法不成的!”李婉儿连忙摇着手拒绝。

  “这个方法才好呢,若冯家拜了堂才知道新娘不对,但为了冯家的声誉,他们也会将错就错的,你就是现成的少夫人了;再者,万一在拜堂前你的身分就被拆穿,那你就告诉我的丫鬟贝贝,说我已收你为婢女了,要她们带你一起回蝴蝶谷。蝴蝶谷是个清幽的好地方,你住在那儿也不会受人欺负。总之,不管结果怎样,都比你被卖人烟花之地好多了。”

  兹事体大,李婉儿还是有些犹豫,不敢贸然答应。“可是……可是……”

  “你别再可是了,这就是最好的办法,听我的话准没错的。否则你还有别的好法子吗?”敖儿儿极力说服着。

  说真的,若李婉儿有别的办法,那她也不会躲起来哭泣,或许这是她唯一的生机吧,她深吸口气点头答应。

  “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现在你快回房休息,顺便也将东西收收,明天一早在我的丫鬟还没醒来之前就先到我房里准备,一切依计行事。”敖儿儿交代道。

  “婉儿明白,婉儿谢谢放小姐的救命之恩!”李婉儿说着便向敖儿儿跪下道谢。

  敖儿儿连忙扶起她,笑着说:“这不只是在帮你,也帮了我自己。别说了,快点回房休息吧。”

  李婉儿还是再三道谢后才离开。

  而敖儿儿一扫前几日的阴霾,神情快乐极了,因为她不单是想到了脱身之法,也知道要躲到哪里才不会被冯云亲捉到。救了一个人又解决自己的问题,更能给冯云亲一个教训,让他明白女人不是弱者,一样能言出必行,教她怎不开心呢!

  冯云亲不肯答应她所立的家规,那她就不能嫁给他!虽然这样的结果让她感到难过,不过她可以忍耐,无论如何她是不会让步的。

  敖儿儿带着笑容和些许的惆怅上床睡觉。

  明天一定是精彩可期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