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娇女戏夫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娇女戏夫目录  下一页

娇女戏夫 第三章 作者:可儿


  二更时分,一道修长人影离开了悦蝶轩,他行动迅速无声的来到蝶园的凉亭里,等着和他约定的女子出现。和那女子说了那么多话,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等她来时,他要先问明白她的名字。

  冯云亲甫到凉亭不久,便见到一个女子身影往他这方向走来,看她行色匆忙、躲躲藏藏,好似怕人给发现般。

  贝贝小心注意四周,确定自己的行迹没被人发现,她走到凉亭边,看到已有个男子在亭子里,听小姐说这做仆人打扮的男人其实就是冯公子本人,她不明白冯公子为何要隐瞒身分改装?冯公子乔装成仆人,小姐也乔装成婢女,她着实弄不懂这对男女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你……你是不是和人约好要去探望干姊姊?”贝贝不知该如何称呼冯云亲,只好以一个“你”字代替。

  “对,请问姑娘是谁?原本和我约好的那位姑娘呢?”冯云亲看着贝贝不解的问。

  贝贝立刻照小姐交代的话回答,“噢,她有事不能来了,所以叫我来带你出谷去看干姊姊。你随我来。”说完她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那位姑娘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来?她是不是出事了?”冯云亲关心的急问,他不希望那女子有任何意外。

  贝贝回头看着冯云亲,想不到他竟会关心只见过一次面的人,她心中对冯云亲不禁起了好感,可是她不能告诉他实话,只好随意编个理由。“没有,她没出什么事,只不过还有工作没做完,无法分身前来就是了。”

  冯云亲听了这才放心,对贝贝点点头,“那好,就请姑娘带路吧。”

  贝贝带着冯云亲从小路离开蝴蝶谷,约莫走了两刻钟后,来到一间破旧的茅屋前。

  “干姊姊就住在这里,但不知道她肯不肯见外人,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问问看。”贝贝说完随即在木门上敲了敲后打开走人。

  冯云亲打量这破旧的茅屋,一个弱质女子单独住在这样的地方,真让人感到心酸,还未见到面,他就对屋里的女子起了同情心。不久,他听到屋内传出女子凄厉的叫喊声。

  “不,不要,不要!我不要见人,叫他走,你快叫那人走开,我什么人也不要见,走——”接着是一串呜咽哭声,听了让人鼻酸。

  过了一会儿,木门打开,贝贝走了出来,她面有难色的朝冯云亲摇摇头,“对不起,干姊姊不想见任何人,你白跑一趟了。”

  “你干姊姊叫什么名字?”冯云亲问道。

  “阿奴,这是小姐取的名字。”贝贝照着小姐的吩咐回答。

  阿奴?竟为人取如此低贱的名字,敖儿儿可真是将人侮辱得很彻底。冯云亲皱着眉头,突然朝着屋里大声说:“阿奴姑娘,在下很为姑娘的遭遇抱不平,所以前来看望姑娘,希望能为姑娘做点事,姑娘可否开门见见在下呢?”

  冯云亲话一说完,屋里的哭声便停了下来,接着响起凄楚的女子声调,“你帮不了我的忙,你不过只是个仆人又能帮我什么呢?你走吧,别来烦我,快走!”

  “阿奴姑娘,虽然我地位不高,但我是诚心想帮忙,至少我可以帮姑娘离开这块伤心地,到外面重新过生活。姑娘可以觅得好郎君,建立辛福的家庭,有属于自己的快乐人生。请姑娘好好考虑我的话,别再伤心难过了。”冯云亲语气诚恳的说,他是真心想帮忙。

  过了片刻,半掩的木门霍地被打开,一个头上绑着布巾的灰衣女子站在门里。由于她背着光无法很清楚的看到她的长相,但屋外蒙陇的月光让冯云亲隐约可以见到她脸上纵横交错的血痕,加上将她整个头都紧密包住的黑色布巾,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可怖,任谁见了都会吓一大跳。

  没待冯云亲看得更清楚,那叫阿奴的女子马上退回屋内关上门,哀痛的嗓音再次传出,“你看清楚了没?我这种模样怎么去见人,还说要嫁人,谁敢娶我呢?我不要再听到这样的风凉话,我这一生已经是毁了,不可能还有别的选择,你若真想帮我,就快点离开这里。小姐就快成为你的女主人了,你还是去巴结她比较有利,别来烦我了,走,走,快走啊!”说到后来已变成一串凄厉的叫声。

  贝贝急忙说道:“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别再惹干姊姊伤心了,快走吧。”说完,她将冯云亲半拉半拖的拉走。

  冯云亲虽然想留下帮助那个可怜的阿奴,但他也不知该从何帮起,只有颓然的随着贝贝离开。他心情沉重,在回谷的路上都不发一语。

  “前面就是悦蝶轩了,你自己回去吧,我也要回房了。”

  冯云亲点点头,道了声谢就举步回房。

  贝贝看冯云亲的脸色很难看,好象是在生气愤怒着,又带着吓人的冷漠,看得她不觉有些畏惧。小姐这个游戏似是玩过火了,冯公子的神色很不对。她看着冯云亲的背影,忍不住用话想点醒他。

  “冯公子,事情都有两面的,公子今晚所看到的不一定全是真实的事,事情也许会另有真相。”

  不过冯云亲太专注于自己的思绪,脚步不停的走回悦蝶轩,完全没有听进贝贝的话,更没注意到贝贝对他的称呼,错失了发现真相的好机会。

  贝贝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她的话,但她又不能说得太明白。她轻叹口气快步往敖儿儿的房间走去,小姐也该回房了。

  冯云亲被贝贝带走的同时,敖儿儿也跟在后面回谷。她是一路笑着回房,计策完全成功,还能说是天衣无缝,简直是太完美了!

  那个扮演阿奴的人是谁呢?当然就是打死都不愿嫁人的敖儿儿了。她利用昏暗不明的夜色,在脸上用胭脂画上多道痕迹当血痕,再用黑布里住头,乍看之下真的骇人极了,不由得冯云亲不相信。

  现在只要静心等候冯云亲提出退婚就行了,敖儿儿笑得得意又开心,成功!

         ※        ※        ※

  “退婚?!”

  在冯府的大厅上,冯政山和妻子同声惊叫,讶异地看着站在他们面前脸色沉重的儿子。

  “阿亲,你怎么突然会提出退婚呢?我们连聘礼都下了,怎么退婚?”冯政山满心疑惑的问着。

  “敖儿儿不适合孩儿,所以孩儿决定要退婚,这门亲事作罢。”冯云亲不提他所见所听闻的事,只是简单扼要地告诉父母他的决定。

  “阿亲,你想得太简单了,这门亲事已成定局不可能取消了。”冯夫人一脸为难的说。

  “为什么?若是因为聘礼问题,我们冯家可以不收回,就当是我们退婚的赔礼。这亲事目前也只有我们和蝴蝶谷知情,大家都不说出去,蝴蝶谷也不会因此而没有面子。救命之恩有许多方法可以偿还,不一定非得要两家联姻,为何不能退婚呢?”冯云亲板着脸反驳母亲的话。

  冯政山见儿子一脸坚持,只好叹气道:“现在不只是冯家和蝴蝶谷知情,所有武林人士都应该知道这件事了,因为爹已将婚帖都送出去了。”冯家要办喜事的消息大概已经传遍天下人的耳朵里了。

  “什么?!爹、娘,这事孩儿怎么不知情?离婚期不是还有三个月,婚帖为何要这么早发呢?”冯云亲气急败坏的问着父母。

  “反正婚帖是迟早都要发的,何况我们聘礼都送到蝴蝶谷了,就表示这门亲事已经决定了,于是爹娘便趁着你送聘礼的同时,将所有的帖子也发了出去,好让天下人能早些知道冯家的喜事啊!”冯政山理直气壮的说。

  “这么大的事,爹娘好歹也要告知孩儿一声,现在怎么办?我要怎么退婚呢?”冯云亲气愤的大嚷。

  “那还有什么办法,就娶敖小姐啊!不但还了恩情也多了个媳妇,这不是很好吗?”冯夫人理所当然的提议。

  “你娘说得对,聘礼下了,婚帖也发了,此时怎好谈退婚呢?阿亲,你就干脆娶了敖小姐吧。”冯政山附和道。

  冯云亲拍拍额头,这下子他不在背后说人坏话都不行了。他深吸口气静下心,将他在蝴蝶谷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

  “爹、娘,您们知道敖儿儿今年已经二十二岁了吗?除去年纪大得吓人,敖儿儿的缺点还有体弱多病,脾气坏、嫉妒心重!只因为自己婢女生得美丽,就将她的头发绞去、划花了她的脸并逐出蝴蝶谷,狠心的毁了那婢女的一生。平时敖儿儿只要一发脾气,她就拿婢女出气,又打又骂的,不将下人当人看,将婢女弄得是伤痕累累、哭诉无门,以上这些全是孩儿亲耳听到、亲眼看到的事实。孩儿想敖儿儿唯一可取的地方就是她有个武功高强、医术高明的母亲。爹、娘,这样的媳妇您们真的敢要吗?”冯云亲几乎是咬牙切齿说着敖儿儿的缺点罪状。

  冯家二老听完儿子的话,愣在当场好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最后是冯政山先回过神来。“阿亲,你说的真是实话吗?别因为你不想娶妻就破坏敖小姐的名誉。”他实在不相信儿子所说的。

  “孩儿所说的句句实言,若有半句虚假,愿遭天打雷劈!”冯云亲举手发誓。

  “哎呀,傻儿子,你怎么可以随便发誓,真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冯夫人护儿心切,不愿看儿子发毒誓。

  他这儿子从不说假话,是什么就说什么,冯政山也相信儿子不会破坏别人的名誉,但聘礼下了,婚帖也发了,这时说要退婚谈何容易啊!可是若敖儿儿真是儿子所说的毒辣女人,冯家又怎敢要她当媳妇呢?唉!现在该怎么办才好?冯政山用手支着头发愁。

  冯大人看丈夫一副伤脑筋的模样,也是忧心的直叹气。

  冯云亲见父母烦恼的模样,心中着实过意不去。老实说这事也不是爹娘的错,恩人提的条件又不能不答应,爹娘的难处他该要体谅才对,这件婚事已经是他的问题了,他该要自己来解决才是。

  “阿亲,若你坚持要退婚,那就退婚吧!我们另外再发份更正的帖子到各门派,至于向敖谷主提退婚一事,就由爹亲自去好了,相信敖谷主不会对爹多做为难,一切的不是就全由爹来承担吧。”冯政山考虑良久,决定还是以儿子的幸福为重。

  听父亲这么一说,冯云亲反而犹豫不决了。冯家有“武林第一世家”之称,爹更是受到武林人士的推崇,怎能为了他的事而让爹背上忘恩失信之名呢?冯家的名声也会因退婚而蒙上污名的,他不能这么做,绝不能这么做!

  “爹,不必了,孩儿不退婚了。”冯云亲无奈的说。

  冯家二老面面相觑,不明白儿子又怎么了,说好退婚怎又变成不退婚了?

  “阿亲,你刚不是说一定要退婚的吗?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冯政山被儿子的反反复覆弄胡涂了。

  “就如爹所说的,聘礼下了、帖子也发了,如何谈退婚?真要退婚,冯家恐怕会成为武林人士的笑柄,更会背上失信的污名,孩儿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毁去冯家百年来的声誉,所以还是不要退婚吧。”冯云亲双眉紧蹙的回答。

  “阿亲,你有这样的想法,爹娘当然很高兴,但敖小姐若真是像你说的那样,爹娘又怎能眼睁睁看你娶如此的女子为妻呢?”冯夫人不想儿子太委屈。

  冯云亲对父母轻声一笑,“爹、娘,若可以选择,孩儿当然不肯娶敖儿儿,但现在已是没别的退路了,只好勉强娶她。不过敖儿儿虽然泼辣,但终究是女流之辈,孩儿若连个女人都驯服不了,将来要如何管理冯家呢?爹、娘,孩儿可以保证,不管敖儿儿有多少缺点、多么的刁蛮无礼,孩儿都有办法可以驯服她,您们放心吧。”既是避不开的大麻烦,他就要将敖儿儿教导成宜室宜家的女人。

  看儿子说得这么有信心,冯政山夫妇当然很高兴了,对嘛!这才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既然你这么说,计划就照旧。”冯夫人很高兴的说。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老爷啊,阿亲现在的房间当新房会不会太小了?我看还是另外再建栋新楼给小俩口当新房好了。”

  “嗯,新楼就建在南花园边吧,那儿视野好,可以看到花团锦簇的园子,也可以观赏翠湖景致,位置最好。后花园也要再整理整理,再种些花热闹些。阿亲,你说这样好不好?”冯政山询问儿子。

  冯云亲是被赶鸭子上架当新郎倌,他可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又怎会对这些琐碎小事有兴趣呢?他摇着头说:“孩儿没有意见,任凭爹娘作主。孩儿想到炎城一趟,成亲事宜就请爹娘帮忙了。”

  “好,你和宗政日曜也有好些日子没见面,现在日曜成了各城邦的领主,你也该去恭喜恭喜他,顺便去散散心也好。”冯政山点头同意道。儿子同意成亲已是很不容易了,他想出外散心做父母的当然不会反对。

  “爹、娘,那孩儿现在就出门了,孩儿告退。”冯云亲向双亲行个礼,随即转身离开。

  走到大厅口时就听到他爹娘开始在热烈讨论起婚礼的细节,冯云亲苦笑的摇摇头。爹刚才虽然一口答应他可以退婚,但由爹娘现在的表现看来,爹娘真正的心思是很明显的,他这个新郎倌是跑不掉了。

  冯云亲挂着无奈的笑容,大步走向马厩,现在他最需要的是找个人诉苦、大醉一场,炎城就是他最好的去处了。

  不一会儿,一道健硕的身影骑了匹骏马往北直奔,身后跟了两名灰衣侍卫,三人头也不回的离开冯家。

  这样的结果可真让另一颗期待的心大失所望了。

         ※        ※        ※

  敖儿儿坐在溪旁,一双纤秀的脚丫子浸在溪水中,还不时踢动着溅起一阵阵的水花,在她身旁坐着丫鬟贝贝,贝贝也和主人一样,脱去鞋袜将脚泡在溪水里。

  敖儿儿玩了一会儿水后,索性往后仰躺在草地上,看着湛蓝的天色,满足地伸了伸懒腰,“嗯,夏天最适合玩水了,尤其像这样躺着看天空,真是优闲又舒服,天下问再也没有比蝴蝶谷更好的地方了,真高兴我能在这么美丽的地方住上一辈子!”欢喜愉悦的语气里没半丝的烦恼。

  一旁的贝贝可不这样认为,她有些泼冷水的说:“小姐,冯公子离开蝴蝶谷已经两个月了,但一直都还没接到冯家要求退婚的消息,贝贝看冯公子是不会跟小姐退婚了。”

  “呸呸呸,乌鸦嘴!贝贝,你别胡说,冯云亲一定会来退婚的,你别说不吉利的话了。”敖儿儿觉得扫兴的瞪了贴身丫鬟一眼。

  “小姐,贝贝是说真的,过了这么久冯家都没动静,如果要退婚当然要趁早啊,越接近婚期就越不可能退婚的。再说冯家在武林中是有名的世家,大概不会做出退婚的事让人看笑话。”贝贝不怕挨白眼的继续说。

  她的话虽然让敖儿儿听了不舒服,但也有几分道理,冯家到现在都没传来退婚的消息,的确有些不对劲。想到这里,敖儿儿立刻从草地上坐起,抬起泡在水里的小脚,甩了两下后就忙着穿袜穿鞋,一副急着离开的模样。

  贝贝看见小姐这突来的动作,也赶紧跟着穿鞋袜,口里好奇地问:“小姐,你不玩水要回房了是不是?”

  敖儿儿穿好鞋袜后从地上站起,摇着头说:“不是,我要去找娘。”说完裙摆一提便往回跑。

  “小姐,等等,等等我呀!”贝贝穿好鞋袜,匆匆的站起身追在小姐身后。

         ※        ※        ※

  在房里的敖敏正看着手中的信笺,这是冯政山派人送来的,上面写着成亲准备的细节进度,看得她脸上挂满了笑容。冯家办事果然有效率,不但花轿、迎娶喜队都准备好了,连婚帖也发了,各项事物都已备妥,只等着婚期到来。

  儿儿嫁到冯家她很放心,冯家二老性子温和良善,会善待儿儿的。而云亲这女婿她也很中意,斯文中带着刚毅,温柔里又有男人的气概,只要有时间相处,儿儿一定会喜欢上这样的男人;再以儿儿如此的才情容貌,想必云亲也逃不过美人关,他们会是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

  敖敏正想得开心时,敖儿儿气喘吁吁的直冲入房里,坐在母亲对面猛喘着气。

  “怎么跑得这么急呢?儿儿,娘的叮咛你都没放在心上,就要嫁人了却还跟个孩子似的,你要快点长大才行啊,丫头!”敖敏关心的叮咛着,拿出手巾细心的为女儿拭去额上的汗水。

  “说不定冯家会要求退婚的,我可不一定会嫁人呢!”敖儿儿不以为然的说。

  “你这丫头在胡说什么,冯家怎么会退婚呢?娘也不会让你受这种委屈的,别乱说话。”敖敏疼爱的捏捏女儿的俏鼻头。

  “娘,冯家若要退婚您就答应啊,女儿不会受委屈的,还很高兴呢,这样就可以留在娘身旁一辈子了。”敖儿儿赖在母亲身侧娇笑道。

  敖敏揽着女儿纤细的肩头,“你这丫头脑袋在想什么,娘怎会不知道呢!可惜要让你失望了,冯家婚帖发了,新房准备好了,连花轿也做好的,就只等着时间一到娶你过门,你这新娘子是跑不了了。”她明白的告诉女儿。

  “这不是真的,娘怎么会知道这么清楚呢?娘在唬女儿,女儿不相信!”敖儿儿语气略显激动的说。

  “那你看看这封信上写些什么。”敖敏笑着将信推到女儿面前。

  敖儿儿连忙将信拿起来看个仔细,越看嘴角就越往下拉,最后将信丢在桌上,不敢置信的喊道:“这怎么可能?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啊!不可能!不可能!”她的语气里充满了无法置信。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冯云亲不应该会对她的行为不闻不问啊!不可能,这太不可能了!

  敖敏从女儿的话中听出些不对劲,她微蹙起柳眉间问:“什么不可能?儿儿,你是不是瞒着娘又胡来了?老实说!”

  看到母亲起疑的脸色,敖儿儿连忙起身,慌张的摇着手,挤出一个笑脸说:“没有,当然没有,儿儿很乖、很听话的,怎么会胡来呢?呃……女儿想到还有别的事要做,娘,儿儿先告退了。”她找个理由就急忙离开。若被娘知道她所做的事,娘不把她关在房里三天不准她出门才怪。

  看这丫头心虚的模样,这其中一定有事,幸好亲事没被她弄砸了,这丫头的调皮个性就留给她未来的丈夫管教了,敖敏无奈的摇摇头。

         ※        ※        ※

  敖儿儿等跑回自己的房间才敢发泄出她的不满怨气,“可恶,太可恶了!讨厌的冯云亲,该死的冯云亲,为什么不退婚呢?我已经表现得那么刁蛮、那么不可理喻,根本是坏到极点了,为何他还不退婚呢?胆小鬼,没胆子的男人,真是气死人了!”

  贝贝刚才追在小姐身后,见小姐跑入谷主的房间,她不敢跟进去,就待在外面守候,哪知过没多久,小姐又急急忙忙跑出来,她追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略顺了顺口气后,贝贝听到她家小姐直埋怨着冯公子,遂好奇的问:“小姐,冯公子又是哪里惹到小姐了,让小姐这么气他呢?”

  敖儿儿气愤的叫嚷道:“冯云亲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从头到脚都不对,只要他不退婚,就是惹到我了!枉费我花了那么多心思表演,还装哭、装可怜的要取得他的反感,他竟然就是不敢退婚。贝贝你说,冯云亲可不可恶?这样的妻子他也要娶,他到底还是不是男人?”一提到他,她便有满肚子的怨气。

  贝贝却是暗暗松了口气,幸好冯公子没退婚,否则她的罪过可大了。

  “小姐,既然冯公子不退婚,表示他和小姐的确是上天注定的夫妻啊。冯公子的家世好,人又长得英俊潇洒,和小姐很相配的,小姐你就别再推拒了,准备当新娘子不好吗?”

  敖儿儿斜睨了她一眼,怀疑的问:“贝贝,你为什么一直帮冯云亲说话?莫非你将实情偷偷告诉他了,所以他才不退婚?”

  “没有,没有,小姐不能怀疑贝贝,贝贝什么也没说,这事贝贝也参了一脚,说开了贝贝也难逃责罚啊,所以贝贝不会说的,绝不会说的!”贝贝摇着手否认,不敢说出她只是稍微点了下冯云亲。

  敖儿儿想贝贝也不会出卖她的,但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冯家就是不取消这门亲事,那她要怎么办?娘一定不肯主动退婚的,难道她真要嫁人,离开蝴蝶谷吗?

  不,她才不要!办法是人想出来的,她就不信自己真的无计可施,耍乖乖听话嫁人。

  她在房里来回跺步,小手不时点着额头,很努力的要想出个好办法来。

  贝贝看小姐这模样,就明白小姐又在东想西想了,不知这次又会想出什么怪主意来?她真希望小姐别这样的古灵精怪,能多些大家闺秀的气质,那做婢女的她就可以喘口气了。

  突地,敖儿儿停下脚步,歪着头沉思了片刻,随即呵呵的娇笑声从她嘴里溢出,她可想到好办法了!

  而贝贝却很害怕看到小姐这样的表情,那表示她又要被迫配合小姐的歪主意了,她蹑手蹑脚想偷偷的离开房间。

  敖儿儿看见贝贝的举动,她快步的走到门口挡住她的去路,“贝贝,你要去哪?我有事要找你商量呢。”

  “小姐,你别找贝贝了,贝贝无法帮忙的,希望小姐见谅!”贝贝干脆先说出求饶的话。

  “咦,奇了,我又没说什么事,你怎知帮不了忙呢?”敖儿儿笑得不怀好意。

  “小姐,你就别再为难贝贝了,好不好?”贝贝一脸无奈的哀求着。

  “好吧,我不为难你,只要你帮我收拾包袱就可以了,我自己一人出谷就好了。”敖儿儿笑着说。

  “收拾包袱?!出谷?!”贝贝惊讶叫道,被小姐的话吓了好一大跳。

  “对啊,我本来是想带你一起出谷看看外面的世界,既然你不同意就算了,我自己出谷也无妨啊。”敖儿儿语气轻松自在。

  “小姐,你要出谷,这怎么可能呢?谷主不会答应的。除非……哎呀,小姐该不会是想瞒着谷主偷偷出谷吧?这……这不可以,绝对不可以,不可以!”贝贝忙不迭的反对。

  “现在也只剩下这个办法了,新娘子跑了,那造门亲事就不用结了,到时花轿接不到新娘,冯家一定会大发雷霆,这亲事铁定是吹了,我便可以不嫁人留在蝴蝶谷,这是最有用、最棒的方法了!”敖儿儿真喜欢这个主意。

  贝贝对她的天真是又担心又忧虑。“小姐,谷外的世界我们一点都不熟悉,万一遇上坏人怎么办?小姐你又能去哪里呢?一定是没多久就被谷主捉回来了,贝贝真不敢想象谷主到时会有多生气。而且小姐你这一走,冯家花轿接不到人,小姐又要谷主怎么跟冯家交代?这岂不损害了蝴蝶谷的名声吗?小姐,这主意万万不行啊!”

  敖儿儿根本听不进贝贝的话,她一心只想要逃开这场婚事,说什么她也不要嫁人。

  “冯家在北方,我们出谷后就往南走去,只要找到一家干净的客栈住下,等到婚期过了再回谷就成了。外面虽然有很多坏人,但我们只要小心点就没事,反正我们出谷的时间也不长,不过一个月而已。”敖儿儿说得一派简单轻松。

  贝贝听得心都凉了,一个月叫“而已”,小姐到底有没有时间观念啊!一个月虽然不长,但也能发生很多事情,而且小姐又用“我们”这个字眼,她一听就明白自己早被算在小姐的计划里了。其实就算小姐不算计她,她也不放心让小姐独自出谷,实在太危险了。可是两个女孩子出谷也安全不到哪里,万一遇到危险该怎么办?小姐是有练过武,但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花拳绣腿,真碰到坏人连自保都难了,又要如何退敌?这些都是问题,小姐却不当一回事,真是急坏她了。

  “小姐,这事关系重大,你不见了,谷主不知会多焦急担心,小姐怎么忍心这样对待谷主呢?办法还有很多,不一定要出谷啊,小姐,你再多考虑好不好?”贝贝努力劝着。

  “我是不忍心让娘操心啊,可是娘就那么狠心要我嫁人,所以我宁可现在让娘小小的担心一下,只要我不嫁人就可以永远留在娘身边孝顺娘当是补偿。贝贝你说办法有很多,那你就说出来,真有能退婚又比我的法子好的,我就依你,你说呀!”敖儿儿一脸“期待”的看着贝贝,心想她绝对没有办法的。

  “这……我……”贝贝说不出来,她哪有什么办法呢?

  “没其他的办法了对不对?那就照我说的去做,你快将包袱收一收,明天一早我们就偷偷溜出谷。”敖儿儿心意已决。

  贝贝知道无法说服小姐不出谷,但为了小姐的安危着想,她也只好当个小人,将此事禀报谷主了。

  “好吧,贝贝就答应随小姐出谷,贝贝这就去收拾东西。”说完,她便急着离开。

  她答应得太快了,让敖儿儿有些起疑,她拦在贝贝身前慎重的说:“贝贝,反正我是打死也不嫁人就是了,出谷是一个办法,但倘若这事败露让我走不了,娘仍是要逼我嫁人,那我敖儿儿生为蝴蝶谷人,死为蝴蝶谷鬼,我干脆就一死了之算了,让我的身子能永远埋在谷里以偿我的心愿。贝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她一脸正经的模样,表示她绝不是在说笑。

  贝贝很少看到她家小姐这么严肃,那神情好吓人,心中想去告密的念头立刻消失了。她怎能害死小姐呢?所以是万万不能告诉谷主,看来她只好待在小姐身旁尽力照顾小姐了。

  “小姐,贝贝绝对不会泄密的,请小姐放心吧,我去准备东西了。”贝贝满脸义气的说,毅然的走出房间。

  贝贝一走出房门,敖儿儿就掩着嘴偷笑。这丫头还真是单纯,这么的好骗,她才不会为冯云亲自杀呢,太不值得了。

  哼!这次她不闹得冯家前来退婚,她就不叫敖儿儿!

  冯云亲,你想娶本姑娘,下辈子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