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娇女戏夫 >
繁體中文    娇女戏夫目录  下一页

娇女戏夫 第一章 作者:可儿


  “什么?娶亲?!”随着一声惊讶的喊叫,冯云亲挺拔修长的身形从椅子上跳起,俊逸斯文的脸上布满了惊愕和无法置信。

  冯政山看着儿子激动的表现,很能体会他现在的心情,这消息实在来得太突然了,但他仍是肯定的点点头,“不错,就是娶亲!日子已经订好了,就在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因为时间紧迫,所以必须要开始准备了。”他一脸正经的看着儿子,又丢下了个大震撼。

  在冯家布置典雅精致的大厅里,冯政山夫妇坐在首座上,而他们的独生子冯云亲原是坐在一旁的,现在则是神情激动的站到大厅中央。因为此次谈话的话题比较私密,所以让家仆暂时退下,只有他们一家三口留在厅里。

  冯云亲征愣的瞪着父亲半晌,突然坐回椅子上,帅气的脸上是松了口气的表情,他露齿笑道:“爹,孩儿差点就被您唬住了,您这玩笑也开得太逼真了,还飞鸽传书将孩儿急急召回,也未免太小题大做了吧!”

  他们父子间常会互相开玩笑,这是他们亲情的一种表示,冯政山待儿子亦父亦友,不同绝大多数的父亲对儿女总是疾严厉色,所以他们父子间的感情很好,这也是冯家和乐融融的主要原因。

  冯政山明白儿子是惊吓过度,才会把正经事当成玩笑来看。他略叹了口气说:“阿亲,这不是在开玩笑,以爹的个性,若不是非常紧急重要的事,会用飞鸽传书急召你回家吗?这可是千真万确的事。阿亲,你真的要成亲了,婚期就在八月,爹已经着手准备聘礼下聘了,还要广发喜帖呢!”

  冯云亲看他爹的脸色真的不像在开玩笑,但婚姻大事并不是儿戏啊!虽然他已经二十三岁了,别说爹娘从来就不曾催促他娶妻,有媒人上门还被爹娘以不急着娶媳妇为理由而婉拒了。他连自己要成亲的风声都没听说过,爹却说马上要去下聘,还订好了日子,这怎可能会是真的呢?爹一定是在开他玩笑的!

  “爹,别玩了,您要儿子要娶亲,但要当新郎的我怎会连新娘是谁都不知道?而且孩儿也从没听到自己已订亲的消息,又怎么会突然冒出成亲的事来呢?爹,孩儿承认这回真是被您吓了一大跳,这个玩笑您就别再开下去了,换别的话说好不好?”说完,冯云亲干咳了一声,不太有自信的对父亲笑了笑。

  老天爷,您可要保佑这真是个玩笑啊!

  不过冯政山却打碎了儿子的希望,他摇摇头语气郑重的说:“阿亲,不是开玩笑,这是千真万确的事,你的新娘就是蝴蝶谷主的女儿,‘冰蝶仙子’敖儿儿!”

  “什么蝴蝶谷?什么敖儿儿?那地方孩儿连听都没听过。爹,孩儿真被弄胡涂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冯云亲被眼前莫名其妙的状况给搞迷糊了。

  一直坐在旁边都没开口的冯夫人说道:“阿亲,娘知道成亲这件事实在来得太突然,让你一时接受不了,你就先静下心来好好的听娘说。不知你可还记得三年前,爹和娘曾在基山遇上劫匪的事吗?因为匪徒众多,虽然随行的护卫拚命抵抗却还是敌不过,而你爹为了保护娘也受了伤,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名身穿华丽彩衣的美妇人出面帮忙,她武功高强,尤其一手暗器功夫更是了得,匪徒都被她的暗器击退,纷纷落荒而逃,那名美妇人替我们解了围,成了爹娘的救命恩人。

  “她自报姓名叫敖敏,是蝴蝶谷的谷主,我们也表明身分并再三感谢她的援手,蝴蝶谷主还为你爹和受伤的护卫疗伤,并怕我们再遇上危险所以亲自护送我们下山。在边走边聊之际,敖谷主突然问起我们是否有子嗣?当她知道我们有个儿子时,就很高兴的表明她也有个女儿,还提出想和我们结为儿女亲家的意愿。我和你爹听了自是感到为难,因为蝴蝶谷在江湖上默默无闻,而敖谷主和我们也只有一面之缘,她女儿的人品我们更是不明白,骤然就说要联姻,兹事体大,爹娘也不敢贸然答应。可是敖谷主却以救命恩情为要求,推表示娶她的女儿便算偿还这个恩情了。

  “人说‘钱债好还,人情债难了’,在敖谷主的几番要求之下,我和你爹不得已只好答应了。敖谷主很高兴,当场就以一只羊脂玉佛和为娘手腕上的紫晶玉镯作为交换信物,敖谷主还说,三年内她若没拿玉镯前来提亲,此门亲事便作罢。

  “今年是第三年,就在我和你爹以为敖谷主将这门亲事给忘了时,就接到敖谷主派人送来的信函和紫晶玉镯,信上敖谷主提到了联姻之事,并将婚期订在八月十五,要我们冯家前去将敖儿儿给迎娶回来。这就是为什么爹和娘会十万火急的将你给召回来的原因了。”

  冯云亲听了母亲的话呆了好半晌,回过神后不满的朝父母发难道:“爹、娘,这事关系到孩儿的终身幸福,为何您们却都没告诉孩儿呢?”他还以为爹娘和一般的父母不同,非常的开通明理,不会一味的强迫孩子娶亲,没想到原是受限于承诺。

  冯政山和妻子对看一眼,两人都有些的愧疚,云亲是他们唯一的儿子,长得是一表人才,自小便是文才武学皆通,杰出的表现让他们十分欣慰。儿子的能干也使他们乐得将所有事都丢给儿子去烦恼,儿子做事越周全,他们就越不会随意为儿子作任何的决定。

  但是这个婚约却是在万般为难之下答应的,又答应得如此草率,他们实在不知该如何向儿子提出这事,几回吞吞吐吐的开不了口,事情就这么拖了下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件事也渐渐被淡忘。哪知就在约定期限快过了之时,蝴蝶谷主竟会冒出来要求履约,让他们不得不对儿子坦白。

  “老实说,这件事爹和你娘原是当做路上遇到的一个小插曲,以为敖谷主不会真要我们遵守约定的,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阿亲,江湖人最重义重信了,既然爹娘答应了人家就不能不守信,你就答应娶敖儿儿吧。”冯政山用的是商量口吻,但已成事实的事,似乎也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爹,娶妻是大事情,怎么可以随便呢?江湖中可以说得出名号的派别孩儿都知道,但从没听说过蝴蝶谷这个地方,想那应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加上蝴蝶谷是善是恶、是好或是坏,我们都不知道,爹娘怎可以随意允婚,拿孩儿的婚事来开玩笑呢?不成,这事我不答应,恕孩儿无法从命!”冯云亲皱着眉头拒绝。

  冯政山并不因儿子的拒绝而生气,他的反应是正常的,但只要他考虑过冯家的名声和其中的利害关系后,他自然就不会逃避了。

  “阿亲,这门亲事虽然是订得草率了些,但也成事实了,若你仍是坚持要退婚,那好,我想以我们冯家的财大势大,在武林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我们就算是悔婚,谅蝴蝶谷也拿我们莫可奈何,是不是?一切就看你的意思好了。”冯政山以退为进的说。

  这话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爹怎会不明白他的个性呢?他若真是这样仗势欺人的人,他冯云亲也不会在江湖上拥有好名声,更不配当上武林第一人了!

  不过这事关系到他的终身幸福,也不可以这样随便,唉,真是令他进退两难,让他伤透脑筋了。

  冯夫人看儿子一脸的烦恼,不忍心的劝道:“阿亲,那位敖谷主生得艳丽大方,是个风姿绰约的美丽妇人,想来她女儿的相貌应该位不会差到哪里去,不至于配不上你,你就勉为其难答应吧。敖谷主毕竟是爹娘的救命恩人,恩情怎能不报呢?加上你年岁也不小,该要娶房媳妇了,你就同意吧!”

  冯政山点点头,接口说:“阿亲,你娘说得对。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几年来爹娘也没听你说过中意哪家姑娘,你总是游戏人间,一直都定不下心。现在有了现成的人选,也省了爹娘再去寻觅,这不也很好吗?”

  冯云亲真是被父母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他们根本就是在乱点姻缘嘛,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但爹娘欠人恩情是真的,这情分他推脱不掉,而信义又是做人的基本原则,看来想取消这门亲事,还真是困难呢。

  “这件事让孩儿好好想想,过些天再给爹娘答复吧。孩儿一路赶回家也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了。”冯云亲揉了揉额头,有些疲惫的说。

  “既然累了就快快回房休息,这事你再仔细想想,不急的。”冯政山关心道。

  “是啊,阿亲,爹娘不会催你作下决定的,去休息吧。”冯夫人也柔声安抚着儿子。

  现在离八月中秋只剩下不到四个月的时间,这还不急吗?爹娘又在睁眼说瞎话了。冯云亲无奈地扯个笑容响应,对父母略点下头,随即踩着沉重的脚步离开大厅。

  户外现在是暖和的阳光,和风徐徐,园子里百花盛开,让人心境舒坦,但是却无法让冯云亲开怀。

  蝴蝶谷,冰蝶仙子敖儿儿,想到就让他头疼。敖儿儿真会如爹娘说的那般好吗?冯云亲心中不禁怀疑,目前就看他有没有想到好办法可以解决这桩亲事了。

  唉!烦啊!

         ※        ※        ※

  蝴蝶谷位于基山,因为四周高耸入云的山群阻挡了由北而来的冷风霜雪,只有徐徐温暖的南风可以吹入,所以蝴蝶谷是个四季如春的好地方。加上谷里生长了许多奇花异草,终年飘散着浓郁花香,引来成千上万的蝴蝶栖息,所以取名为“蝴蝶谷”;这是个不染红尘的人间仙境。

  “什么?成亲?”

  此时在谷里一栋建筑精巧的楼阁里,传出了女子的激动叫喊声。

  敖儿儿听完母亲的话后先是惊愕的瞠大双眼,随即大声的拒绝。

  “不要,不要,我不要,我不嫁人,不要!”一连串的“不要”,表达了她坚决反对的决心。

  “儿儿,这事娘已经决定了,也写信告知冯家,事既已成定局,就不可以反悔。”说完,敖敏噬了口杯里的茉莉花茶。杯里的茉莉虽香,但还不如女儿身上散发出的自然幽香。

  “娘,您明白儿儿不想嫁人的,为何还要逼我成亲呢?您也说过,天下这么大,却难以找到能匹配得起儿儿的男人,为什么此时您要女儿屈就下嫁呢?”敖儿儿端丽秀美的脸上柳眉微蹙、樱唇微噘,不悦的质问母亲。

  敖敏放下手中的瓷杯,看着爱女笑道:“娘就是因为发现了一个男人能配得上你,所以才要快快将你嫁出去啊!”

  “他是谁?”敖儿儿怀疑的看着母亲问道。以娘眼界之高,在这世上难有能入她眼的男人,她不相信娘真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丈夫。

  “他叫冯云亲,是武林第一世家的少主人,生得器宇轩昂、玉树临风,武功、才智皆属一流,不会辱没了你的才貌,也是你最好的丈夫人选了。”

  “听娘的说法,娘是亲眼见过冯云亲这个人了,也试过他的武功、验过他的聪明机智啰?”敖儿儿口中虽这么问,但她心里明白娘若没见过人,绝对不会说得道么肯定。敖敏也不隐瞒女儿,点了点头说:“当然,不久前娘出谷一个多月就是对冯云亲的家世、人品展开调查,自然是调查清楚了,也合娘的意了,娘才会让你嫁过去。儿儿,冯云亲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有如此能干的丈夫照顾你,娘也才能放心。”抚着女儿细软的发丝,敖敏对女儿的怜爱溢于言表。

  敖儿儿自然明白娘对自己的宠爱,也了解娘对她的一番关心,但也就是因为这样,她更是离不开母亲。

  “娘,儿儿不想离开娘身边,更不愿意嫁人!这蝴蝶谷有如仙境般,在外面还能找到比这里更美丽、更好的地方吗?而且,娘,在这世上您就女儿一个亲人,您真狠心地赶女儿走,强迫女儿嫁人吗?娘!”

  敖儿儿对母亲撒娇着,她们母女相依为命的过活,在这世上娘除了她外,就没有别的亲人了,她怎舍得离开娘嫁人呢?况且她身子又不好,年龄更是大到早过了婚嫁的岁数了,在世俗的眼光中,她已经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婆了;虽然她并不认同此种看法。再加上世上知心专情的男人难找,因此她根本就不想嫁人。

  “傻儿儿,娘哪是在赶你走呢?娘一直希望能为你找到个适合你、又疼你的丈夫,能多一些人疼爱你,这不是很好吗?女儿大了终须嫁人,娘会老的,又怎能照顾你一辈子呢?所以帮你找到好人家一直是娘最大的心愿。现在你的身子好多了,小心点就不会再有什么大碍,又能遇上冯云亲这等的好男子,娘就算是再不舍,也要为了你的幸福而放手。儿儿,你该能体会娘的苦心才对啊!”敖敏温言的劝道。儿儿是她唯一的孩子,她一定会为儿儿找到最好的丈夫。

  “娘,您就这么放心将女儿嫁出去吗?万一那个冯云亲在成亲之后对女儿不好,或是公公、婆婆,姑嫂妯娌和女儿处不来时怎么办?娘真要丢女儿一个人去面对一大家子的人吗?再说女儿一向体弱多病,小小的一个风寒也能让女儿躺在床上十天半个月的,这样的媳妇又如何能讨丈夫、公婆开心呢?娘,您就只往好处想,想到可以多些人疼女儿,但也要考虑到会有人不喜欢女儿啊!所以女儿还是不要嫁人,让娘每天都可以看到儿儿,这不是更好吗?娘!”敖儿儿一口气说了一大串话,只希望能打消母亲要她嫁人的念头。

  “听你的这番话就能清楚了解,你这丫头是吃不了亏的。冯家虽然家大业大却只有三口人,冯氏夫妇加上独子冯云亲,其余的便是佣仆婢女、侍卫。区区三个人,以你的聪慧会摆不平吗?娘相信你绝不会受人欺负的。儿儿,听娘的话,冯云亲真是个不可多得的男子,你会喜欢的,你就乖乖嫁人好吗?”敖敏语气虽然婉转,但意思非常坚决,她是一定要女儿嫁入冯家。

  “娘,儿儿想——”敖儿儿不肯屈服,还想再接再厉说服母亲,不过话甫出口,便被她娘打断。

  “儿儿,这件事情娘已经决定,没得商量了,婚期就订在八月十五,月圆人圆。在嫁人前的这段时间里,你就好好的修身养性准备当新娘子,别再让娘操心了。”敖敏轻拍了拍女儿的头,随即转身离开。

  “娘,娘……”敖儿儿在她身后喊了数声,见母亲并没有停下脚步,气得她猛踩了踩脚回到房里,不知该怎么办。

  不要,她才不要嫁人呢,她不要嫁给那些臭男人,让自己沦为男人的玩物,为他生儿育女,等她容颜老去时再看他寻欢纳妾,将自己丢在一旁不理不睬,娘该是明白这种痛苦的,为何又要她重蹈覆辙呢?

  敖儿儿的爹是位风采翩翩的名门世家公子,而她娘也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两人经由媒妁之言而成亲,因为是郎才女貌,加上两人的个性能合得来,婚后夫妻俩就如同神仙眷属般相敬相爱,生活美满幸福。

  但是好景不常,再美的容颜天天看也会看腻,在娘怀了她时,她爹就开始流连青楼,夜不归营,对娘的规劝,爹总是听不入耳,他对娘根本是不屑一顾。娘很痛苦、很伤心,最后受不了就离家出走,还想不开跳崖自杀,幸而摔下山崖时被蝴蝶谷主所救。不过,娘已经看破红尘不想再回到俗世人间,于是就留在谷里生活。

  蝴蝶谷也曾是武林的一个大门派,后因谷主不想涉入武林恩怨而隐遁起来,所以渐渐被武林人士所遗忘。

  蝴蝶谷主不但武功高强,还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娘就跟着谷主学武、学医。当初娘跳下谷时受了重伤,肚子里的孩子是蝴蝶谷主用尽办法才勉强留下,但已经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所以她的身子不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蝴蝶谷里生长了许多珍贵的花草药材,她虽然身子不好多病痛,但靠着谷里的珍贵药草,倒也是有惊无险的长大。老谷主在她十岁那年仙逝了,临终前将谷主之位传给娘,娘就成了新任的蝴蝶谷主。

  住在蝴蝶谷里的人并不多,娘在继任谷主后,让有意要离开蝴蝶谷出外发展的人自由离去,因此现在谷里只剩下二、三十人,日子过得平淡闲适。

  在她十五岁及并后,娘一直想出谷为她寻找适合的丈夫,她不想嫁人直找理由不让娘出谷,娘也因为她身子不好而耽搁下来。直至她十七岁,娘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替她找到婆家,她因为不肯答应而故意失足掉入水塘里,原只想生个小病让娘无法出谷,因此她偷偷把药倒掉也没好好休养,没想到却因此使病情加重成为肺炎,还引发了她身上所有的旧疾,差点就让她的小命休矣!

  娘为了救她,只有将她放置在水晶棺里养病,藉由水晶的灵气和珍贵药草的效力调养了三年,她的身子才稍转好可以离开水晶棺,那时她已经二十岁了。谁家闺女岁数这么大才要嫁人呢?因此她以为娘早放弃要她嫁人的念头了。这两年来她的日子过得快活自在极了,哪知娘现在又提起要她嫁人的事,这回娘甚至连人选都找好了,动作之快让她吓了一大跳,也使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拒绝才好。

  唉!怎么办呢?她又不能故技重施,以她现在的身子若再得一次肺炎,保证是神仙难救,不行,这招行不通了,她要另想办法才行。

  不管用什么办法,她就是不要嫁人。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这是娘讲过的话,她可是很相信,不论那个叫冯云亲的公子有多好,她都没兴趣。

  这门婚事她不会让它成功的,一定不能让它结成亲!敖儿儿立下誓言,她绝对会想出解决的办法。

         ※        ※        ※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树林子里响起,数名骑士和三辆马车正匆匆的赶往基山,正确来说,该是往基山山下的蝴蝶谷。

  为首的正是摆着一张酷脸的冯云亲,身旁跟着他的随身侍卫烈鼎和祟豫,还有数名保镖,而马车里载的是要到蝴蝶谷下聘的聘礼。

  冯云亲真不想来这一趟,但是若他不来,他爹就要亲自来了,他不愿爹如此长途跋涉,只得勉为其难的跑一趟了。

  现在他还真希望能半路杀出劫匪将聘礼给抢走,那他就不必到蝴蝶谷了。可是冯云亲心中明白这是不可能的,爹娘那回被劫匪所伤,他一气之下就到处捕捉江洋大盗归案,让这些恶人不再危害百姓,顺便也可以磨练自己的武功。因此凡是说得出名的盗匪都难逃他的缉捕,让他领了不少奖金,也使得强盗、小偷一听到他的名字都吓跑了,哪还敢来劫财呢!冯云亲无奈的摇摇头。

  他叹了口气,看看手中的地图,这是蝴蝶谷主敖敏亲手绘制让人送到冯家的。依照图上看来,要明天才能到达蝴蝶谷,他抬头看看天色也暗了,今晚又要露宿荒野。

  “烈鼎,传令下去,大家走一天也累了,我们就在这附近找个地方扎营休息吧。”冯云亲转头吩咐一旁的侍卫。

  烈鼎拱拱手表示明白,立刻去传达他的命令。

  不一会儿,众人就在林子里的一处小丘上搭营生火。

  “公子,我们已走了两天,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到达蝴蝶谷呢?”另一个侍卫祟豫问着。

  “我还真希望能永远都走不到,只可惜明天早上就可以到达了。”冯云亲苦笑着回答。

  祟豫和烈鼎一向都跟在公子身边服侍,公子的心事他们两人最是明白了,听公子这么说,他们也只能陪着冯云亲苦笑。

  冯云亲嚼着干粮,心中猜想明天见到蝴蝶谷主时会是个怎样的场面?真希望敖敏看他不顺眼,不要他当女婿了,当场就退婚,那就太好了!

  不过以自己这般人中龙凤的人品,只怕那未来的丈母娘是越看越顺眼,不会将他给赶出去。唉!这也是人太出众的坏处,冯云亲自负的想着。

  这次来蝴蝶谷除了下聘外,他也要把握机会要求见敖儿儿一面,看看她生得何种模样,也好让他心里有个底,否则洞房花烛夜那天掀起头巾时,他可不想让自己当场被吓着了,毕竟母亲生得美,也不能代表女儿绝对会生得好看,多防着点总没错的。

  冯云亲好笑的扯扯嘴角,想不到自己竟想到成亲洞房的事了,看来他心态上已渐渐能接受要娶妻的事实,这对爹娘来说一定是个好消息吧。

  不过他可不一定会无条件的接受这个新娘,至少他要先明白敖儿儿是个怎么样的人,这种事由她母亲来说是不够公正客观,他该由旁人口中得知才准确。

  一个计划在他心中成形,冯云亲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