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以错相许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以错相许目录  下一页

以错相许 第六章 作者:可儿

  女子的叫声在林间漫开。

  金晶晶两手搂住钱镜风的腰,看着疾逝而过的景色,坐在马上的她不禁连连惊叫,“啊……哇哇……好刺激啊!]她才刚学会骑马,自是没体会过迎着风快速奔驰的快感,好玩,真好玩!适应了马背上的颠簸后,她还试着放开一只手,感觉更刺激了,然后,她大著胆两只手都放开,面向前做出老鹰展翅状,“哇……哎啊!”后面那声是惊骇的大叫,因为地不平让马儿颠簸了下,差点将背上大胆的女子给抛下马,是钱镜风适时的伸出手臂搂住了她的细腰救她一命。

  金晶晶回身抱紧钱镜风,有受惊却又忍不住咯咯直笑,“真的好刺激,好玩、好玩!”钱镜风眉头更是皱成了一直线,他记得自己是骑马来散心消火的,为何要带这个扰乱他心神的始作俑者来呢?而且别的女人在这种情形下都会吓得花容失色,无助的询问他为何生气?就算迟钝得看不出他在冒火,也会在如此激烈的情况下娇弱含泪的紧紧抱住自己,慌张失措的看着他发脾气。

  怎么也不是像现在她将自己激烈的举动当成刺激的游戏,玩得不亦乐乎一点害怕都没有,甚至不怕摔下马想做飞人,让被吓到的人反而是他,反了,一切该有的情形用在金晶晶的身上全都反常了,不只她自己反常,还将他也变反常,让他竟会为了她的一番话而大动肝火,像是在……吃醋!

  吃醋!这两个字像冰水当头浇下,让他立刻就清醒了过来,急忙扯紧缰绳停下马。别开玩笑了,他”直当金晶晶是个麻烦,他怎可能是吃醋呢?只是向来自己仅想到他和金晶晶的关系,从未婚夫妻的名义到现在的老师和学生,从没意识到她要嫁给镇平王爷的事,今天第一次听到她用如梦似幻期盼的语调谈起她要和男人如何的恩爱,自己就没来由的冒火了,她爱和谁好是她的事,与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会生气根本是没道理嘛,但心中那种酸涩感又要如何解释呢?莫非自己喜欢上金晶晶了?

  天啊,这个惊吓更大了,狠狠吓了他一跳。“不会的,不……这……这绝不可能的!”他无法置信的自言自语。

  金晶晶抬起头看着钱镜风,“什么事不可能?你在说什么啊?”钱镜风俯首看箸怀里的清秀佳人,自己怎可能会喜欢她呢?这一定是幻觉,他可以用事实证明真是幻想。

  “你爱镇平王爷吗?”钱镜风问。

  “你怎么这样问人家呢?”金晶晶两颊又涌上嫣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这很重要,回答我的问题。”钱镜风正色表示。

  “我又没见过他,如何明白自口己爱不爱他呢?我只能说假如他真做了我的夫君,我就会全心全意的爱着我的丈夫。”金晶晶态度恳切的回答。

  钱镜风的心又不由自主的多跳了两拍,“你真除了你的丈夫外,不会爱上别的男人吗?”“当然。”对这点她可以肯定的点头。

  钱镜风有些不是味道,“就算那男人英俊潇洒、温文有礼、体贴温柔又家财万贯,镇平王爷能给你的一切他都能给,而且还加倍,这样的男人你都不会喜欢吗?”金晶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呵,除了你自己外,我真难想像还有谁能让你形容得那般完美,世上的好男人是很多,但我不可能每个都喜欢,我只要爱我的丈夫就行了。”“即便他不是好男人,你也是仍会深爱着他?”金晶晶扬起了秀眉,有些不解,“你今天是怎么了,老绕着这问题?是!我只爱我丈夫,永远都爱他。再说,我不爱他还能爱谁呢?”“你现在想嫁的人是镇平王爷,所以你准备要爱的男人也是他啰?”钱镜风打破砂锅问到底。

  金晶晶被他烦到无奈的翻翻白眼,“是,我爱他,会很爱、很爱他的!”这么轻易就交出自己的心,实在太随便了,钱镜风很不高兴的浇她冷水,“但若他不爱你呢?”金晶晶对他漾出甜如蜜糖的可爱笑容,”这就是让你当我老师的原因啊,你就是要教我如何让他喜欢上我,那我就能被选上王妃,和王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幸福快乐的日子?”钱镜风脸色再拉下。

  金晶晶用力点点头,“能和所爱的人一起生活,日子一定是幸福快乐的,相知相惜的两个人可以分享彼此的喜怒哀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们可以春天去赏花、夏天去踏青听蝉声、秋天在菊花香里携手看明月、冬天围着炉火吐心事,共许生生世世不灭的誓言,起面对许许多多的事,我真的好想有个能依偎终生的胸膛啊!”向往的神情,语气中带着满心的渴望。

  依着她的话想像那种模样,钱镜风心中的酸味冒得更厉害了,眉头纠结,冷硬丢出话,“你和他不可能会幸福的!”“不,我们一定会幸一幅,我会让我们幸福的。”金晶晶大声驳斥,幸福是她寻寻觅觅的宝贝,若找到她就会用全部性命去捍卫,绝不准有人诅咒她不幸福,这是她最大的忌讳。

  “你们不会,你只是为了王妃之位要嫁给王爷,这样因利益而结合的婚姻不会幸福的,不会!”钱镜风说出事实。

  金晶晶傲然的告诉他“我相信日久生情,只要我有心做个好妻子,我就会让丈夫喜欢自己,做对两情相悦的夫妻,我爱他,就绝对要让他也爱上我!”钱镜风盯着她,“你自己都不懂情爱了,如何让别人也爱上你呢?”“你胡说,我懂,是你才不懂爱,若你懂,就不会那么花心,可以将一颗心分给那么多女人,结果大家得到的都不是你的真心,你根本就没有心!”金晶晶批评钱镜风。钱镜风睁大了眼睛,眸光闪着火焰,“你是第一个说我没心不懂爱的人,那我就让你明白爱该如何表现!”在金晶晶回过神前,黑影当头罩下,钱镜风俯身吻住了她。

  咦?他……他在做什么?为何他的唇要贴在自己的嘴上?这是他惩罚她顶嘴的方法吗?那未免太亲密了吧,让她的脸不由自主的涌上热潮,好怪异的法子!蓦然她瞪圆了大眼睛,大力推开钱镜风,又羞又怒,“你,!你怎么可以将舌……舌头伸入我嘴里!你不高兴我反驳你的话,顶多封住我的嘴当责罚就好了嘛,还用到舌,你……好嗯心啊!”她赶紧用手背拭着唇。

  钱镜风呆了下,好不容易才想通她的话,脸色很怪异,“你……你以为我在主只罚你,你把吻当……当成了……呃……处罚?”“难道不是吗?”否则那是什么?

  笑意染上他的俊容,他强忍住要脱口而出的大笑,“你对……嗯……男女情事完全都不了解吗?”金晶晶老实的点点头,“什么是男女情事?很重要吗?”她的天真纯洁令钱镜风惊异,也惹起他更多的心怜,火气早已经全消了,他轻抚着她柔嫩的脸颊,“这是能得到男人怜爱最重要的事了。”“真的?那你一定要教我。金晶晶忙要求。

  钱镜风唇边扬起一抹邪笑,“没问题,世上也只有我才能教你了,我现在就教你情事第一部,眼睛闭上!”金晶晶田不疑有他的闭起了眼睛,然后就听到钱镜风低喃一声,“乖!”唇再次吻住了小嘴。

  明白她未经人事,这回他的吻不再莽撞,由浅入深,轻轻的骚动她的唇瓣,惹得她轻笑开启香唇,再进一步深入占领,细吻她的丁香舌尖,感到她愕然惊慌的想退却。“别怕,相信我!”他轻声安抚,更加温柔的待她,去除她的无措,让她习惯这样的亲密,继而接受自己。

  钱镜风的侵犯举动先是令她惊怯,但他是那般小心轻柔的待自己,教她无法抗拒他,逐渐的退让承受他的索求,也逐渐的感受到他的吻所带来的悸动,那是全然陌生的感觉,有些晕陶陶、有些昏眩,心中更充满一股令她会不由自主轻颤的欢愉,没想到四片唇相贴竟然会产生这么多的感受,太奇妙了!本能的反应让金晶晶双臂缠上了钱镜风的颈项,使得两人更贴近,教这个吻越加难分难解。

  只是亲吻也需要体力,时间一久,金晶晶有些支撑不住,身子变得虚软无力。钱镜风终于放开了她,让她可以顺畅的呼吸,但他仍依恋她的柔美,吻还是点点的落在她脸颊颈脖上。

  这如蜻蜓点水般轻碎的吻也像是搔痒,教她轻声笑了,“不要,好痒啊!”钱镜风在她艳红小嘴上轻吻了吻,“你的唇好甜,我不想放开。”“可是我又没吃糖,唇怎会是甜的呢?”金晶晶不懂的眨了眨大眼睛。

  “哈……晶晶,你真是天下间最纯真的宝贝了!”钱镜风被逗得大笑,再亲亲她洁白额角。

  金晶晶看着他的笑脸,“你现在不生气了?”“你知道我生气?”钱镜风微挑起眉头,看来她还不算太迟钝嘛。

  “你脸色那么难看,任谁也明白你在不高兴,然后你吻了我之后就很开心还会笑了,原来吻能让男人高兴啊,我学起来了,以后王爷若发脾气,我就吻他,让他变开心。金晶晶笑说,总算学到了”样特别又很有用的技巧。

  “该死的,我不准!”钱镜风熄灭的火气再度涌上,这次还加倍。

  “为什么?”金晶晶满眼疑惑。

  “你……你竟还问为什么?想气死我是不是?反正就是不准,我不准,绝对不准!”说了一连串的不准,见她仍想张嘴提出疑问,他一火大,干脆再次吻住了她的唇,封住他不想听到的话。

  或许这是最好的沟通方式,不过却也将他们单纯的关系变得复杂了。

  t.f金晶晶若有所思的眸光”直在美琪、美洁两个婢女间游移,但一遇上她们的眼光却又忙避开,显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几次下来,两个婢女也发现了。

  “金小姐,您是不是有事想说啊?”沐浴出来,美洁边为她擦拭打湿的长发边问道。金晶晶摇摇头,“呃……没……没事!”“可是奴婢看您好像有事要说,金小姐,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提出,奴婢们会尽心帮忙的。”美琪拿着睡衣走来,准备伺候金晶晶换上睡衣安歇。

  金晶晶想了下,粉颊却染红带着娇羞,还是摇头,“没什么,没事的。”拭干了发丝,两个婢女为她换上睡衣,美琪表示,“金小姐,若没有其他的事,那奴婢们就要告退了。”“你们下去休息吧!”金晶晶摒退了婢女,看着美琪、美洁走出了卧房。金晶晶有些烦躁的在房里来回走动,她心里是有疑问,但是却不知要如何开口询问,而且一想到她就先脸红了,更是问不出口。

  那还能有什么事?自然就是教她睑红心跳的男女情事了。

  今天是她第一次知道男女间唇瓣相贴叫吻,能带给人欢愉轻颤的美妙感受,尤其儅他温柔的细吮着自己时,更是令她心醉神驰,想到那种亲热的情形,金晶晶的脸更娇红了,但这也是如今她心中的疑惑。

  那么亲密的举动应该是属于情人甚至是夫妻才能做的事吧?可是自己和钱镜风只能算是老师和学生,他们……他们可以那么做吗?即使他在教自己做个让男人动心的女子,他似乎也不应该和自己如此亲近,而且他还不准自己有吻王爷的念头,但王爷是要做她丈夫的人啊,一切的情形似乎都乱了!

  她就是想找人商量,想问清楚自己和钱镜风的举动是对还是错,她不敢找姨娘和夫人们,那一定会引来一场大骚动的,但是面对婢女们,那么私密的事她真的说不出口,所以只能一个人暗自烦恼了。

  也许自己唯一能问的人就是钱镜风了,他是自己的老师,为她解惑也很应该,但他却是带来这问题的人,而且他今天的表现也很怪异,只要自己提出的问题稍不合他意,他就二话不说的俯下脸吻住她,不准她再说下去,霸道得像极了登徒子。想到不知道被他轻薄去多少个吻,金晶晶的脸更加涨红了,色狼,她就知道他还是改不了色狼本性,可恶!

  心中堵了一堆疑问没解决是很烦的,让她忍不住叫出,“讨厌,讨厌!”讨厌的钱镜风。

  “你在讨厌什么啊?”熟悉的嗓音懒懒的响起。

  喝!金晶晶被吓了一大跳,急急回头,就看到她所埋怨的人站在离自己不远处。“你……你怎么进来的?”金晶晶抚着胸口受惊的看着他。

  “自然是走路进来的啰,怎么胆子变小了,这样就被吓到了?”钱镜风笑笑的伸手欲抚摸她的睑庞,金晶晶见状忙闪开,站得老远。

  “你没敲门,走路又没声音,我当然会被吓到了,你来有事吗?”她用防贼般的眼神看着钱镜风。

  “你一整个下午都躲在娘那儿,用晚膳时也不和我说话,连用完膳都一个人先跑回房,我有种感觉好像你在躲我,莫非你是在怕我吗?”钱镜风微蹙眉颅着金晶晶。怎可以被看不起呢?金晶晶傲然的挺直背,“谁在怕你啊?你也没什么可怕,我下午是在姨娘那儿学礼仪,晚膳时我也没躲你,是你多心了。”“是吗?那你为何要躲我躲得那么远呢?”钱镜风比了下两人的距离。

  “呃……男……男女授受不亲嘛!”金晶晶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钱镜风大笑,“晶晶,我真想不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真有趣,若你要遵从这个道理,我看我就不适合做你的老师了,请你另寻高明吧!”他潇洒的便要离开。金晶晶忙上前阻止,“你不可以走,你说你会用心教导我,怎么可以半途而废,不可以走!”“那男女授受不亲这规矩怎么办呢?”钱镜风好整以暇的看着金晶晶。

  “嗯……其实那也可以变通的,我都已经和你同住在镜轩里了,那种老冬烘的思想也可以不用管的。”为了当上王妃,她也只能委曲求全了。

  “聪明的宝贝!”钱镜风扬起得意笑容,大手一伸,下一刻就将金晶晶给搂入怀中,接着他就俯下脸,意图很明显。

  “不行!”金晶晶急忙用手挡住钱镜风的嘴,正色告诫他,“我们之间还是有男女之别,不可以!”钱镜风拉下她的手,微笑地说:“你知道什么样的女子最令男人喜欢吗?就是纯真直爽,心中想什么便做什么,不会扭捏做作。你身上就有这样的气质,千万不要抹杀它,所以你该诚实表现出自己心中的欲望,你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吗?”钱镜风猛然这么一问,让金晶晶一下子接不上话,只能顺势摇摇头。

  他邪气一笑,“你想要的是这个!”飞快抬起她的睑,唇不偏不倚的封住了小嘴,成功的偷到了吻。

  这个大色狼!等金晶晶了解自己上当也已经来不及了,也脱不了身,只能屈服在他高超温柔的吻里,又被轻薄了去。

  待钱镜风餍足了放开她,已经是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金晶晶气怒掺杂的想指责他,不过钱镜风反应更快,先用话堵住。

  “十个男人有九个喜欢吻的滋味,却不喜欢吻不解风情的女人,晶晶,你的反应也不好,要多练习才对。”“可是……可是也不……不能……你和我就……就直接练习啊!二金晶晶又羞又气。“我是你的老师,你不找我还能找谁呢?”钱镜风反将她一军,脸上笑得像偷到腥的猫儿。

  金晶晶被问倒了,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没好气地问:“你来就只为了……为了这种事吗?”“当然不止了,我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要教你。”钱镜风回答。

  金晶晶先机警的后退几步,“什么事?”以免再受攻击。

  钱镜风对她的举动更有些啼笑皆非“丫头,你知不知道你这行为是会伤害到男人的自尊心?”金晶晶不为所动,“你自大得很,已经是金刚不坏之身了,不会受伤的,你到底要教我什么?快说!”真是不温柔的女人。钱镜风指指窗外,“你自己去看看。”金晶晶疑惑的来到窗前往外看了看—“黑漆漆一片啊,要看什么?”“往上看!”钱镜风走近她。

  金晶晶抬头向上看,“月亮、星星都出来了,也不是十五月圆夜,到底要看什么啊?”钱镜风翻翻白眼,提示她,“你不觉得今晚的夜色很美吗?”“会吗?不就和平时一样。”金晶晶看看后回答。

  “那是你没找到最好的观赏地方,跟我来!”钱镜风拉起她就迳自往外走,来到户外,他大手揽住她的细腰,没通知一声就抱着她飞身跃上屋顶。

  “哇!”金晶晶惊叫,下一刻自已就站在瓦片上了,她怕摔下去,紧紧抱住钱镜虱,“你带我到屋顶上做什么呀?”“观星赏月啊!”钱竟风拥着她睡到在瓦片上,屋瓦的斜度能让人躺得很舒适,然后放眼看去尽是一片灿烂夜空,景致非常美丽。

  “如何?”钱镜风看着她,没有一个女人不爱看此美景的,尤其能偎在他怀中,个个都会满心激动欢喜的抱紧他,用温柔的吻或更近一步的激情来答谢他,他也想看看金晶晶在欣喜若狂时是如何的模样。

  金晶晶抬眼看着夜空,却是有些意兴阑珊的语气,“很漂亮啊!”“你就只有这样的评语?”钱镜风愕然,差点跌下屋顶。

  “就很美丽嘛,我想睡了,你带我下去吧!”金晶晶打了个呵欠。

  钱镜风傻眼了,事情怎会如此发展?和自己所想像的实在相差太多了,让他忍不住摇着怀中杀风景的女人,希望能将她摇得清醒点。“晶晶,你再睁大眼看清楚,月儿弯弯如勾,散发出银亮的光芒,点点繁星在漆黑夜空像一颗颗的宝石闪耀,也像人的眼睛眨啊眨的,星月争辉是美不胜收,你难道没被这天地间的美景给震撼住吗?”他用富有感情的嗓音温柔说道。

  金晶晶看着钱镜风淡淡一笑,“再美的景致看多了,也会疲乏的,而且比这美的夜景我也见过,不算稀奇。”“哦,在哪儿看到的?又是怎样的美景?说出来分享吧,”钱镜风笑问她。却见金晶晶神情黯淡了下来,“那不是愉快的事,我不想多谈。]难得见她如此落寞的模样,燃起了钱镜风的好奇心,[是和你的过往有关系吗?晶晶,我很少听你提起自己的事,你愿意和我谈谈吗?”金晶晶皱眉看了眼钱镜风,眼里泛起一抹抗拒。

  钱镜风大手轻柔的抚摸她的发丝,用诚恳和温柔化解金晶晶的防心,“晶晶,把不愉快的事闷在心里未必会比较舒服,说出来或许它便能随风而逝,让你自己真正的释怀,说出来吧,我很愿意和你一起分享喜怒哀乐。”如此充满诚意的钱镜风是金晶晶首次见到,像个坚强的支柱,给了她温暖的抚慰。金晶晶垂下眼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我娘极爱爹,但是爹对娘却很冷淡,感情不算好,所以爹才会再纳妾娶了二娘,二娘入门没多久就有了身孕,而且生下儿子,这让二娘更加得宠,娘完全被冷落了,加上二娘又是个自私刻薄的人,一直都在排挤娘,也不断使出卑鄙的手段欺负娘,爹知道这情形却视若无睹,任凭娘被苟待,长久下来娘终于承受不住患上了失心疯,她平静时和常人无异,一旦病发作就会像疯子一样攻击人,终于有一回二娘又激怒了娘,让娘失心疯发作伤害了二娘,爹便在一气之下将娘和我赶到山上的小木屋住,不准我们回家,只派了个老仆妇照顾我们的生活。“山上的日子很艰苦,每日都要为了三餐奔忙,也没有任何的休闲娱乐,一到夜晚更是问得发慌,所以看夜景就成了我唯一能打发时间的活动。在清幽的山上,星月显得更加的明亮灿烂,但是月儿都有繁星作伴,而我却只有一个人,越看越显示自己的孤寂无依,触景伤情,到后来我变得不愿意再看星月。所以再美的夜空也无法令我欢喜,它只提醒了我不堪回首的过去,你不该带我来看夜景,我只想快点回房。”从没想到她有这样的过往,钱镜风听得心疼的抱紧金晶晶,“原来你受了这么多苦,那一定是很不好受的滋味,但是漂亮的夜景是上天赐与人们的礼物,你不该执着于过去的伤害而排拒它,要试着放开心胸再去接受它才是。”这种清高语调金晶晶觉得很刺耳,忙推开钱镜风斥喝,“别告诉我该怎么做,你根本就不明白那种痛苦!”“我明白,但是人该……”钱镜风申辩的话被金晶晶大声打断,“你不明白,身为富家少爷的你高高在上,过着富贵无忧的生活,你不会了解穷困是什么样的感觉,也不会知道看不到希望的惊恐,更不清楚有志难伸、有冤无处诉的痛苦,你、水远都不会明白的!”钱镜风没有生气,只是看着金晶晶的目光更柔和了,怜爱地回答:“我是不曾吃过你说的那种苦,但我也不是不知人间疾苦的纨绔子弟,我和其他的兄姊弟妹一样,从小起就要接受许多的训练,学习如何承担起家业,当同年龄孩子还无拘无束地玩耍时,我大部分的时间是待在书房里上课,遇上困难我也要学会独立处理、一肩担下,没人能帮忙,我身上承担的负荷不只有自己和家人,还包含属下与许多的工人,责任重大,那也是种辛苦,只是和你的苦不同罢了。”金晶晶咬咬唇,垂下眼睑道歉,“对不起,我不该那么说的,抱歉!”“不,我反而希望你能发脾气,当你能将心中的伤痛转为怒气发泄时,心就不会再囚禁在伤痛里了。”钱镜风不在意的告诉她。

  这时的他真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不再嬉闹耍帅,而是温柔得教她沉沦,让自己只想偎在他怀中接受他的安慰。

  钱镜风拥着她,“晶晶,若你想哭就哭吧,我会在你身旁的。”金晶晶的心抽紧,整个身子更加沉入结实的胸怀里,“我不会哭的,从爹娘都过世后,我发过誓绝不会再哭了。”“我可怜的晶晶!”钱镜风抱紧她疼惜低语。

  金晶晶抬头望着钱镜风,“我不要你可怜,我只希望你帮助我得到镇平王爷的欢心,我要当上王妃,如此我就有了坚强的依靠,可以筑起一个幸福安乐的家,我不愿意再孤身一个人了,我要有属于自己的家,你要帮我达成这目标,你一定要帮我,帮我……”这是她对他唯一的要求。

  钱镜风环着她眉头皱成了一直线,心中思绪杂乱。他心疼她的遭遇,本来也应该帮忙她,可是白天她的一番话却打乱了他的心,从没有女人指责他没心不懂爱,都以为他是爱太氾滥了,因此才会处处留情,初闻此言,他表现出生气,但细想后却是大受震撼!她说得没错,若有真爱,他的心里应该只能容纳一个人,至少心也会有牵绊,期待能与她朝朝夕夕相守,甚至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但他对那些红粉知己全没那种情绪,只有一个女人能让自已挂怀,今他还有升起吃醋的感觉,那人竟然就是金晶晶,他真被这样的结论吓了一大跳,也极力反抗不愿承可是当自己下午没见到她时,他却开始想念她,他知道这是很蠢的事,因为晶晶并没走远,只是不在自己身边而已,但没见到她就是令他坐立不安,这也是自己首次为一个女人心神不宁,接着再发现她有逃避自己的迹象,他更是无法安心,一时克制不住,他才会找了个差劲的借口当理由闯入她房里见她。

  如今了解她心灵深处的伤痛,他一方面疼惜她受过的苦,但另一方面听到她寻求别的男人给她家,他的心又是一阵的不好受,他到底是怎么了?他不想承认,事实却教他无法辩解,难道自己真的为她心动了吗?

  钱镜风默然的想着心事,怀里的金晶晶也没开口,宁静蔓延在四周,配合著明亮的星空,倒是另有一番闲情逸致。

  不知道过了多久,钱镜风心中似乎有了决定,他迟疑了下才开口,“世上能给你家的男人不只有镇平王爷,在你身边还有更适合的人选,你该将自己交给朝夕相处的人,而不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男子,你若有意,他……也不会拒绝的,晶晶,你明白我指的是谁吗?”她沉默了,因为不好意思吗?钱镜风怜爱地轻笑一声,大手轻揉她滑柔发丝,“别害羞了,直爽不是你对事情向来的表现吗?大胆说出自己的选择吧!”不过金晶晶还是不回话。

  钱镜风有些无奈地低下头看她,“晶晶,幸福该掌握在自己手上,你……呃!”见到的情形让他的话蓦然消失了,还立刻睁大了眼看着怀中女子,她……竟然睡着了,还一脸的安详舒适,看得他心中爆升起一股无力感,想揍人更想放声大笑。果然是金晶晶,虽然有挫折有伤痛,仍不改她天真乐观的性格,若他对感情还有一丝的怀疑,如今在她的表现下也万分肯定,从没遇上这样敢轻忽自己的女子,若不将她锁在自己身边好好教导怎么行呢?,如此的宝贝当然要收为己有了,怎能拱手让人?!看着金晶晶娇憨的睡容,钱镜风这回有了很肯定的答案,他要她,这个单纯、没心机又教他拿她无奈的女人,还有她的初吻也给了自己的女人,既然得到了她的纯洁,她当然也只能跟着他了!

  “你是我的!”简单的宣言,他这个未婚夫要争取回自己该有的身分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