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以错相许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以错相许目录  下一页

以错相许 第四章 作者:可儿

  听到尖叫声的美琪、美洁急忙丢下手上工作,赶来到浴室门前叫唤——“金小姐,出什么事了?金小姐……”两人焦急等着金晶晶回答,但是本在尖叫的金小姐突然又没了声音,两人对看一眼,不敢再迟疑,马上打开门冲入浴室。

  下一刻,她们便发现金晶晶倒在浴池边,吓得跑上前去观视,却没看到她有什么出血外伤,美洁用手轻拍金晶晶的脸颊。

  “金小姐,醒醒、醒醒啊,金小姐、金小姐……”“好像叫不醒金小姐呢,怎么办?”美琪着急地问。

  “快找大夫!”美洁忙回答。

  这时从外面传来声音,“浴室里发生什么事了?”两个婢女听出是二少爷的声音,急急叫道:“二少爷,金小姐晕倒了!”“你们将金小姐穿好衣裳扶到房里,我来看看她的情形。”钱镜风吩咐。“是!”美琪应了声。

  “二少爷怎知道金小姐没穿衣服呢?”美洁小声提出疑问。

  门后的钱镜风耳尖听到了,气血涌上脸颊,心也不禁多跳了两拍,轻咳”声,“沐浴当然是要脱衣服了。动作快,救人要紧!”“奴婢遵命!”两个婢女不敢再多问,急忙拿来衣裳为金晶晶穿上,合力扶着她回到客房。

  才让金晶晶在床上躺好,钱镜风已经来到客房了。

  “二少爷,金小姐本是好好的在沐浴,不知为河却在大声尖叫后昏倒在地。”美洁向钱镜风禀报。

  钱镜风来到床边看看人后回答,“可能是温泉泡太久,身子受不了才会晕倒吧!”“可是金小姐为什么会尖叫呢?”美琪不懂。

  “而且叫声听起来很惊慌,好像遇上什么恐怖的事般。美洁解释。

  钱镜风脸色很不自然,“呃……那可能是看……看到老鼠了!”“老鼠?”两个婢女同声惊叫。

  “对啊,老鼠,我之前也在浴室里看过一次,金小姐一定是见到老鼠吓得大声尖叫,然后想跑出门时却不小心摔倒撞到头才会晕倒的,看来那浴室该找男仆好好清理一下了。”钱镜风依理类推表示。

  二少爷的说法是很有道理,但是美琪和美洁却还是觉得其中有些不太对,但又说不出问题在哪里。

  “好了,既然知道发生什么事就好,我在这看着她,你们去煮碗镇神汤和拿收惊散来,让金小姐喝下就没事了。”钱镜风不让婢女有多想的机会,忙交代着。美琪、美洁听命的退下。

  当房里剩下自己和还在昏迷中的金晶晶时,钱镜风才安心的呼出口大气,许久没有经历这么紧张刺激的事了,像做小偷被捉到极力想撇清般,但是两个丫鬟好应付,对床上的女人就不知要如何解释了。

  当然金晶晶绝对不是被老鼠吓晕的,而是被他点了睡穴,那是为了堵住她的尖叫在情急下的最好做法,在她昏过去后,他忙将她放在地上,再用最快的速度离开现场,没让两个丫鬟发现他。

  如今就剩要找到好理由摆平金晶晶了,该如何说呢?钱镜风思索了一会儿,脑中浮出一计,有办法了,在心中想好了说辞,他就伸手解开金晶晶的穴道,她立刻睫毛颤动了下,睁开眼醒了过来。

  金晶晶看着陌生的帐顶,一下子还无法会意过来自己在哪,眼珠子转了转,紧接着看到了坐在身旁俯视自己的男人,认出他是钱镜风,瞬间所有的记忆全回到脑里,她立刻又想放声尖叫。

  看出了她的意图,钱镜风大手忙掩住她的嘴,轻喝:“不准叫,否则我就再点住你的睡穴!”金晶晶眸里有气也有畏惧,不过清楚自己强不过钱镜风,只得屈服,对他眨了眨眼示意。

  钱镜风缓缓的移开手。

  金晶晶赶忙坐起退到床角双手护在胸前,瞪着他低声怒叫:“色狼,你……你想做什么?”她那抗拒的神情让钱镜风当场爆笑出来,“老天,你别做出那种模样,我对你没兴趣,更不会想对你做什么的。”“说谎,那你为何要偷看我洗澡?”金晶晶指责他。

  “那是因为我忘了你住在镜轩里,听到浴室里有声音时就来看看,不小心看到的。”钱镜风云淡风清的解释。

  “胡说,在礼貌上你应该会先敲门的,怎可能连门都不敲就悄声的进入,而且发现里面有人时你更要非礼勿视赶快离开,你却站在浴池边一直偷看,这根本就是色狼行径,你……你太可恶了!”金晶晶涨红脸羞怒反驳。

  钱镜风扬声笑着,“哈……我钱镜风看女人还需要用偷看吗?你太抬举自己了,我的女友里燕瘦环肥的都有,个个都是娇俏可人,恕我直言,不论脸蛋、身材,每位都赢过你,我怎可能还会对你有意思呢?那真的是场误会,不过藉此我也可以给你一个良心的建议,你应该吃胖些,男人是不会喜欢抱个瘦巴巴平板的女人,镇平王爷绝对会和我有同感的。”“你……”金晶晶为之气结,只能睁大眼狠狠瞪着眼前这个该被杀千刀的男人。“别生气,既然要我教导你如何变成今男人喜欢的女子,那我的批评你就该虚心接受,还要知错能改才行。”钱镜风好整以暇的评论。

  这男人真是占得了便宜还卖乖!金晶晶冷然回应,“我虽然不够聪明,但也明白教导和欺陵的分别,我想姨娘也能分辨得出来的!”她有靠山,不怕钱镜风。钱镜风却是无所谓一笑,“你若执意要这么做我也无妨,顶多我负起主贝任娶你为妻啰,我依然逍遥自在,但是你就不同了,一女不能嫁二夫,你嫁了我就失去做王妃的机会了,你愿意吗?还是你心中喜欢的人其实是我呢?”好个激将法,不过就算他不这么说,她也不要嫁给这花心少爷。“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即便我会嫁不出去,也不要嫁给你!”金晶晶斩钉截铁的告诉钱镜风。钱镜风等的就是这话,“很好,对于这点我们观点完全一致,那你就该选择相信我真不是有意看你沐浴,而我为了表示诚意,也能答应你一定会尽全力帮忙,让你变成人见人爱的女子,顺利被选上为王妃!”祭出利诱之法。

  “你真会用心吗?该不是故意这么说来敷衍我吧?”金晶晶疑惑地看着他。“绝不是敷衍,我教你就算是你的老师了,你表现不好我也睑上无光,我自是希望你成功了,所以我绝对会尽力帮你,甚至不择手段助你一臂之力!”钱镜风满腔真诚的发出豪语。

  他的话可以相信吗?金晶晶真的很怀疑,不过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决之法了,能得到他的保证自己总也能比较安心,她想想后点头,“好,我相信你。”“成交!”钱镜风高兴地说,总算解决了。

  不过金晶晶又再提起,“但是还有……”钱镜风不耐的截断她的话,“还有什么?你该不会贪心想要求更多的东西吧?”金晶晶忙摇头,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不是,我只想问一声,我……我的身材真的很……很平吗?”钱镜风顿了下,勉强用很平常的语气回答,“嗯……其实还算可以,但能再吃胖些比较好。心中却笑翻了,好纯真的女孩,这倒是个优点。

  金晶晶小声道谢,“我明白了,谢谢。”“若没事,我回房了,丫鬟以为你是被老鼠给吓晕的,去拿镇神汤和收惊散了,你若需要就喝点吧,我走了。”钱镜风交代完,就起身离开了。

  被老鼠吓晕?好差劲的理由!金晶晶不太满意的皱皱鼻子,但是吃点亏能换来钱镜风的全心相助倒也值得了,希望他真会说到做到!

  至少现在明白自己第一项要改进的事,便是多吃饭让自己变胖。

  ︽︽!

  隔天一早,金晶晶在婢女伺候下梳妆完毕,便接到通知到膳厅用早膳,原以为只有姨娘和她,不料六位夫人都到了,还包括钱府主人钱首富,让她感到有些惶恐。“晶晶,别紧张,我听夫人们说起你的事,你尽可以在府里住下,我也希望你能如愿的成为镇平王妃。”简单的几句话点出了钱首富宽厚的气度。

  “谢谢钱老爷。”金晶晶感激道谢。

  “不用客气,快坐下用膳吧!”钱首富慈善的招呼金晶晶。

  金晶晶在五夫人身旁坐下,和众人一起用膳,她心中存有的不自在也在大家闲话家常的温馨交谈中逐渐褪去,慢慢的融入这和谐的气氛里。

  膳毕,她听从五夫人的吩咐回镜轩,从今天起她就要跟在钱镜风身旁受教导,其余的事就交由五夫人和其他夫人安排,她只要照计画而行就行了。

  她当然没有异议,快速的回到镜轩,也很好奇钱镜风要教自己什么。

  只是金晶晶才刚踏入镜轩,就遇上穿着一身俐落骑装准备要离开的钱镜风。“我们要去哪里?,”她这么问是很正常的,因为姨娘有交代,自己要紧跟在他身边的。

  钱镜风潇洒一笑,“不是我们,是我要出门,而你留在镜轩。”“但是姨娘说我们要在一起啊!”金晶晶表示。

  “说清楚,是娘要我们在一起行动,以便我能教导你,不要胡乱省词,会引来误会的。”这男人怎么那么烦啊!金晶晶白他一眼,“你懂我的意思就好。但现在你却要丢下我不管,那谁来教我呢?”这难不倒钱镜风,“虽然个性表现很重要,但是大家闺秀内在涵养也很要紧,首推的就是、棋琴书画。排第一的“棋”尤其重要,这可是夫妇间最好的共通兴趣,所以你一定要先将棋艺学好,我这儿有个教棋最好的师傅。”一个手势,站在他身旁的随侍智本就站出来。“你好好跟智本学习,我回来后再验收成果。”吩咐后,钱镜风就要离开。

  “可是我已经懂……”金晶晶话没说完就被钱镜风截断。

  “要当好学生就别反驳老师的教法,乖乖听话,不可以偷懒,努力啊!”钱镜风像安抚小狗般的拍拍金晶晶的头,然后就快步离去。

  “可是我已经懂棋艺了啊!”金晶晶在钱镜风身后叫。

  “懂皮毛不算,先赢过智本再说!”钱镜风没回头,只挥挥手应了声,人还是自顾自的走了。

  金晶晶看着他的背影蹙紧秀眉,这就是他昨夜答应要尽心教她的表现吗?可恶,她就明白这男人的话不可靠!

  “金小姐”被忽视在一旁的智本,忍不住轻声提醒她自己的存在。

  金晶晶转过睑来看着他,“你家少爷说你的棋艺很好?”“还过得去。”智本答得客气,但眼里满是得意神情。

  “很好,那就来比试看看吧!”金晶晶眸子里浮起了杀气,主人亏待她,她就拿他的下人来出口怨气!

  t+十

  钱镜风到酒场巡视了一遍,一切运作都正常,需要他亲自处理的事情也不多,花了一点时间便作好决定了,他会如此轻松是因为他一切事情都有特定的属下在分工办理,他只要挑对做事的人就行了,这需要好眼光,还有用人不疑的气度,这向来就是他最骄傲的地方,他从没挑错人,这可以由他所管理的事业表现”直是蒸蒸日上得到证明。所以他才能如此轻松的兼顾事业和休闲,工作有做,但玩乐也没少,不会亏待了自己。离开了酒场,他看看时间还早,金晶晶有智本在应付,不用他担心,他可以多玩些时候再回府,转念间想到了一个地方自己似乎有段时间没去看看了,将马头一转,带着侍从向目的地奔去。

  富城外有座幽静的小庄园——双玉园,双玉园旁的住户都知道园里住着一对美丽的姊妹花,这对姊妹待人还算和气,只是不常有笑脸,要见到她们的笑容,除非一个俊逸身影的出现。

  钱镜风骑马进入双玉园,人才下马,一粉、一紫的两道人影已来到门口,下一刻就陆续扑入他宽厚怀中。

  “你来了,人家好想你啊,”异口同声的柔媚嗓音轻叫。

  钱镜风哈哈大笑将两姊妹抱紧,低头就各亲了下她们柔嫩的粉颊,“琳儿、琅儿,我也好想你们。”姊姊李玉琳踮起足尖亲了下钱镜风的睑,“好高兴见到你!”“我也是!”妹妹李玉琅也同样给了钱镜风一个香吻。

  “乖,我们进去吧!”钱镜风搂着姊妹俩走入屋里。

  李玉琳、李玉琅这对姊妹是被狠心的兄嫂卖给人口贩子,再被转卖人青楼,因为不肯接客而和鸨母发生冲突,两姊妹还激动得要以死保清白,这情形正巧给钱镜风遇上,他看她们可怜就顺手为她们赎了身,要放她们自由,姊妹俩却不愿离开他,坚持要为婢为奴报答他的救命之恩,钱镜风就在城外置了这座双玉园让她们栖身,所以这两个女子理所当然也成了他的红粉知己。

  “二少爷,您最近怎么瘦了些?是不是事务繁忙休息不够呢?”李玉琳白细小手抚着钱镜风的俊脸关心。

  钱镜风笑着将李玉琳揽入怀,“琳儿,你最细心了,我有什么变化、水远瞒不过你。”“因为姊姊很关心二少爷啊,她时时都亲自下厨炖上一锅补品,如果二少爷您来了就能有补汤喝了。今天刚好也炖了汤,二少爷,您有口一幅了。”李玉琅告诉钱镜风。“真的?琳儿,你真好!”钱镜风感动的亲吻李玉琳美丽的脸庞。

  李玉琳娇笑,“二少爷,琅儿也很用心啊,她还为您缝制了件新衣要送给您呢!”钱镜风伸臂也将李玉琅拥入怀,“琅儿也好,我有如此甜美可人的你们相伴,一生无憾了。”“呵……二少爷,您又说好话哄我们姊妹了,这种话你不知道已经和多少女子说过了!”李玉琅咯咯笑着用手指轻点钱镜风菱角分明的薄唇。

  “哈,竟敢拆穿我,该打,”钱镜风作势要咬李玉琅,三人闹成了一团,情人间的打情骂俏永远是最甜蜜了。

  在两姊妹的柔情攻势下,钱镜风怎么走得开,也不舍得离开温柔窝,这一耽搁,原来他打算回府和金晶晶一起用午膳,表现身为老师负责的一面,只是佳人的盛情难却,让他一延再延,直到近傍晚时分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回府路上,钱镜风又不免心有牢骚,若少了金晶晶这事,自己至少可以在双玉园过夜,享受美人们更温存的伺候,金晶晶真是个麻烦,却因为她有六个娘的撑腰,想不理会她都不行,因此更是个甩不掉的大麻烦。

  针对麻烦自是要用非常手段了,那他就回府看看她学棋学得如何。若学生太笨,当老师的就可以有权利选择不教,那他就不用被迫身旁要有个跟班了。

  就这么办,钱镜风心底有了打算,决定回府后要好好争取自己的权利。

  ︵︽︽

  俊挺的身形缓步走入镜轩,轩里却异常的安静,而在花园里的凉亭见到自己的随从,他坐在桌前双眼直愣愣的看着棋盘,连人走近的脚步声都没惊动到他。钱镜风另一个随从耿光见状,忙轻唤道:“智本,少爷回来了!”智本闻声回过神,见到主人忙起身行礼,“少爷!”“怎么只见到你,金晶晶呢?”钱镜风问起。

  “金小姐去见五夫人了。”智本回答。

  “她去见娘?为了什么事?”钱镜风闻言微扬眉,这女人该不会去告状吧?!“是五夫人要见金小姐,所以派婢女过来请金小姐过去的。”智本说明。不过这也难保金晶晶不会编派他的不是,要先找出有力的理由才好,钱镜风便问道:“智本,你今天和金小姐下了几盘棋?”“回少爷,十盘棋。”“输了几盘?”智本抿了下唇,“十盘。”钱镜风听到这答案却笑得很愉快,“下十盘棋输了十盘,竟然是每盘皆输,这么笨的学生我自是有理由可以拒教了。”真是好消息。

  智本睑色不佳,很为难的澄清,少爷,呃……输十盘的人是……是属下士”[是你输了?这怎么可能呢?”钱镜风惊讶。智本低下头,“金小姐棋艺精湛!思绪细密、反应又快,攻得属下完全无招架能力,属下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有失少爷的托付上少爷恕罪工”她竟然有那么好的棋艺,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糟了,没想到情形会是如此,娘她们若明白,自己一定又会有麻烦上身了。

  这一想来钱镜风不敢再迟疑,急急忙忙的往娘的住所赶去。

  花厅里,又是六位夫人全部到齐,她们同坐在厅里等待着结果揭晓。

  “时间这么急迫,赶出的东西不知道好不好?”五夫人有点疑虑。

  “要相信师傅们的能力,没问题的。”大夫人回答。

  “而且还有我们的婢女在帮忙,应该会和我们的期望相差不远的。”二夫人加话。没出声的三位夫人都表示同意。

  “不过都过这么久了,怎还没出来呢?”六夫人是急性子。

  “总要试到最好嘛,别急。”四夫人就较有耐性了。

  三夫人轻笑开口,“我们姊妹好久没”同做事了,一起努力的感觉真好。”其余夫人听了都笑了,”齐点头。

  “是啊,所以晶晶是我们的宝贝嘛!”这是大家的同感。

  钱镜风来到厅外时就听到了大夫人这话,心中警钟更是钤钤大响,硬着头皮进入,露出俊尔的笑容。

  “各位娘,午安。”“镜儿,你回府了。”五夫人微笑地看着儿子。

  “都要晚上了,不该说午安。二夫人改正他的语病。

  “别怪镜儿,他一定忙坏了。镜儿,辛苦你了。”四夫人温和地对钱镜风笑笑。钱镜风满心的迷惑,不明白娘她们的意思,因此也不敢乱接话,只能含混的笑笑,现在是什么情形啊?

  “镜儿!”五夫人对他招手。

  钱镜风来到母亲身边,被拉着坐下。

  “镜儿,娘本还担心你不会真用心教导晶晶的,原来是娘多虑了,你肯如此用心待晶晶,娘真的很高兴。”五夫人慈爱地拍拍儿子的手。

  “五妹,你教的儿子怎会那么小心眼呢,你多虑了。”大夫人表示,看着钱镜风的眸里也带着欣然。

  钱镜风更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金晶晶是说了什么话,怎让娘她们的反应都很奇异,在厅里却没看到她,忙问起她的行踪,“娘,怎没见到晶晶?她去哪了?”“她在忙,等会儿你就能见到她了。镜儿,你来得正是时候,正好可以做个评论。”五夫人笑答。

  “评论什么事?”为何今天他全听不懂娘在说什么呢?

  像回应他的疑问,答案马上就揭晓了,五夫人随身婢女菊儿从花厅另一扇通往内室的门走出,微笑宣布,“金小姐出来了。”然后见到金晶晶在婢女们的扶持下,莲步轻移走入花厅。

  “姨娘,各位夫人。”她带丝羞怯的问候。

  扑化厅里立即响起一片称赞声。

  “漂亮,真漂亮!”“女人就是需要打扮,果然立刻就变成了大美人。”“晶晶本就像是璞玉,经过我们之手雕琢后,自是能散发耀眼的光彩。”五夫人忙起身来到金晶晶身旁,绕着她将她仔细打量一番,直点头,“好、很好,美丽大方、气质高雅,这才是晶晶该有的真面目嘛!镜儿,你看如何呢?”听到钱镜风的名字,金晶晶有些惊讶,刚才她没注意到厅里有他,一抬头就对上他的眼。

  钱镜风的目光从金晶晶一出来后就一直盯在她身上,眼前这位亭亭玉立、甜美可人的女子就是他印象中的丑丫头吗?真教人无法置信。一样头梳双髻,但是加上了发辫的变化后,再插上真的小花为发饰,不但去除了原先的单调死板,显得既清纯又别致,在胭脂精心妆点下,她的五官也变得出色了,尤其她那双大眸子更是莹亮有神充满光彩,还有那小巧可爱的粉嫩红唇,而她的清瘦也在雪白柔纱质地的衣裳衬托下更显得轻盈如仙,柳腰纤细得仿佛不盈一握,更像风一吹就会吹跑,让人想将她牢牢抓住,留在自己身边。

  虽然她仍称不上是绝色大美人,可是她的优点都被装扮出来了,如开在阳光下的小白花,清灵纯净,令人心生怜爱,绝对可以紧抓住所有人的眼光。

  他又露出那副色狼模样了,让金晶晶想起昨晚不好的回忆,忍不住给了钱镜风一个白眼,他丢下自己不管的这笔帐她还没算呢!

  钱镜风莞尔,就算是外表变了,但她仍然是那个不太可爱的小麻烦!

  “看镜儿目不转睛的样子就明白晶晶变装的成效了]六夫人轻声笑道,厅里马上响起一阵得意开怀的笑声。

  钱镜风忙说明,“六娘,我是在好好观赏你们花费心血的成果,果真是效果显著,让晶晶和以前如同判若两人,秀丽清雅、纯真可人,足以让男人为之倾倒。”大夫人笑出声,“五妹啊,你这个儿子嘴甜得像蜜一样,莫怪有那么多女人喜欢他,他的魅力连我们这些可以当婆字辈的人都挡不住了。”钱镜风漾出了帅气的笑容,“大娘,我说的是真话啊,而且各位娘都保养得很好,根本就不像可以称为婆的年纪,好像才三十出头的姑娘。”“哈……”厅里的夫人们心花怒放,笑得更大声了。

  “镜儿的嘴真是甜死人不偿命呢!”“这小子就会说话哄女人,教人想不疼他都难!”各种赞美的话纷纷出笼,每位夫人都被逗得很开心。

  金晶晶听着满厅的笑声,不得不承认钱镜风对女人的确有一套,很有做花花公子的本钱,就像她明知他称赞自己的话只是为了讨在场夫人们的欢心,但还是让她听了很高兴。“所以他只要将晶晶教得和他自己一样,能讨镇平王爷欢心,那肯定当得上王妃了。”四夫人说。

  “现在镜儿已经将公事都暂抛开,决定在这一个月里要镇日留在府里指导晶晶,晶晶还怕学不会吗?准行了!”二夫人表示。

  钱镜风正喝着婢女送上的茶,入耳的话差点让他呛到,忙放下茶杯,“二娘,您……您说什么?”“镜儿,你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不是到酒厂、酒楼、客栈巡视,并将事情交代给下面的人,让你在一个月里能专心教晶晶吗?事情难道不是如此?”五夫人疑惑的看着儿子,也看了眼金晶晶。

  “呃……”钱镜风语塞了。若承认,自己不就更没有自由,连偷跑的机会都没有?但是不承认又要如何向娘交代?而且现在厅里还有另外五位娘在呢,说实话简直就是自讨苦吃,忙看向金晶晶,却见到她眼里有笑意,原来她是故意的,可恶!呵,明白恶有恶报的道理了吧,多亏姨娘找她,她便能顺势放出话,逼他不敢再丢下自己不管,想自己也只麻烦他”个月而已,她的时间如此宝贵,怎能让他随便浪费呢!为了自己的将来,就算会惹他生气,她也不在乎,睁大眼毫不退缩的面对他。五夫人越看他两人心中就越疑惑,该不会是儿子在欺负晶晶吧?“镜儿,你答应过娘要……”钱镜风换上笑睑,“要好好教晶晶嘛!娘,孩儿怎会不听您的话呢,我真就如同晶晶所说的打算腾出时间教她啊,我一定会做到答应娘的事。”“真的?”笑容更见潇洒适意,“当然是真的,孩儿怎会骗您呢?”心中却气得想砍人。“五妹,我们就相信镜儿,再静观其变。”大夫人做裁决,众人都信服的同意了,气氛仍是一片和谐。

  看金晶晶得意洋洋的笑容,钱镜风更是气闷难当,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若辛苦一个月能将这个麻烦给送出门一定好过万一不幸落选再衍生出的事,一衡量轻重,钱镜风心中好过了些,为了自己以后能有好日子,他就勉为其难的做个好老师吧!难得的,钱镜风和金晶晶终于有了共识,但是否代表之后就能顺心遂意呢?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