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以错相许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以错相许目录  下一页

以错相许 第三章 作者:可儿

  “哈啾!”趴在柔软馨香的床上,放松四肢正享受柔软小手为自己按摩的钱镜风,鼻端没由来的一阵骚痒,让他连连打喷嚏。

  “怎么了?是不是夜儿用的力道不对,让您不舒服呢!”春秋楼的三大花魁之一的月夜忙停下手关心地问。

  钱镜风翻身,大手将月夜搂入怀中,拉起她的手放在唇边吻了下,“这么美丽的小手,怎会让我不舒服呢,我是不忍心让你太累,才故作名目要你休息的。”“甜言蜜语!”月夜媚眼斜睨钱镜风娇嗔。

  “你不喜欢听吗?宝贝。钱镜风的唇改流连在怀中佳人的耳边,轻吻着小巧的耳垂,双手也不老实的在只着小肚兜的胴体上四处游移。

  月夜轻笑着闪躲,“还说要让人家休息,怎又来闹我了?!”“谁教你美得令我无法抗拒呢!”低沉的嗓音轻语,大手更加放肆来到雪白高耸的丘壑上,纯熟的抚触技巧已经让伴侣无法抗拒的轻喘起来,所发出的娇媚吟哦声足以酥软最刚强的意志力,钱镜风又被挑逗起欲望了,准备和身下女子再温存一次。正当他要吃上艳红的小嘴时,突然推开月夜坐起,别开脸又连打了两次喷嚏,身体还莫名的冷颤了下,心里浮起一股预兆,好像有不好的事要发生。

  月夜赶紧再次贴近,二少爷,您是不是真感到不适?要不要找大夫看看?”自己该处理的事都弄好了,应该没事才对,怎么搞的?不信邪的将心底怪异的感觉抛开,当他想要一个女人时,什么事都阻挡不了。

  “没事,若真要看大夫,你就是我最好的大夫了。”搂住月夜,两人再躺回床上,钱镜风快手解开衣带脱去月夜身上的肚兜,两个身体紧紧一父缠,温度霎时升高,无尽春色充斥在房里。

  月夜自是不会推拒钱镜风了,还极力承欢,钱镜风是全富城,或者能说是全天下女人最想掳获的男人,除了有万贯家财,更是才能人品一流,尤其他那张俊逸潇洒的面孔,高大健硕的体魄,简直就是完美无缺的丈夫人选,希冀得他青睐的女子不知凡几,今天他来春秋楼,刚好遇上夏艳日受凉生病,苏晓星月事来无法伺候,她才能轻松的赢得陪伴他的机会,否则三人又要经过一番激烈的抢人比赛了,她正想趁此好时机尽心的侍奉他,希望能打动他为自己赎身,让她不用再过送往迎来的日子。

  就在郎有情妹有意的情况下,云雨正要交融时,杀风景的敲门声却响起。“二少爷,二少爷……”钱镜风停住动作,很不高兴的下令,“退下,不准打扰!”想再继续缠绵,但是敲门声再次的响起。

  二少爷,夫人们有事找您,请您回府。”赵管事在外头扬声叫唤。

  “我明白了,等会就回去,不准再吵!”钱镜风按捺下火气回答。

  月夜见他不悦,忙抚着他的脸想安慰,不过敲门声不怕死的又响起来了。“二少爷,夫人们的事情很重要,吩咐您尽早回府。”赵管事硬着头皮再催促。“该死的!”钱镜风低咒一声,人如”阵风般快速下床,随意套上外衫后就气愤的拉开门怒视赵管事,“到底是什么大事,要你这样急吼吼的来找我呢?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好能负担得起后果!”赵管事忙靠近钱镜风耳旁低语,只见钱镜风脸色乍变,瞪大眼惊叫:“这……这是真的吗?”“二少爷,这是千真万确的事,现在人已在府里了。”赵管事回答。

  这就是他感觉到的不好预兆吗?钱镜风浓眉皱起,快步转回房穿衣。

  “您要走了?”月夜惊讶地看他的举动。

  “府里有事要离开。”钱镜风淡声应道。

  月夜忙跃下床,上前搂住他,“您难得来看人家,别那么快走嘛,不要走啦!”钱镜风轻拍月夜美丽的脸蛋,柔声安抚,“府里真的有事,我非回去不可,下次我会再来看你的。”“可是人家不想您离开,您再多留一会好不好?再多陪我一下嘛!”月夜撒着娇要求,不愿意他如此快就走。

  “夜儿,我真的有事不能再停留,我保证下次一定会再来看你,等会我会派人送份礼物来给你的,乖啊!”在说话间,他已穿好了衣衫,低下头亲亲身前女子给她个承诺,接着就匆匆的离开。

  留下房里懊恼又不甘心的女子,心痛失去了一个好时机!

  ︽.︽

  钱府的花厅里因为聚集了所有的夫人而显得很热闹,仆人送上了茶点,众人喝茶聊天,像在聚会。

  其中受到最多关注的当然是金晶晶了,夫人们都怕她受到冷落,个个对她是关爱有加,除了为她列出要学习改善的地方外,也快速度的唤来女红房的婢仆开始为她量身订做新衣,准备首饰物品,还交代管事为她找好了房间,更派了两个婢女来服侍她,这些超乎想像的待遇教金晶晶受宠若惊,也让她见到了大户人家的豪气大手笔。许多的事接踵而来,金晶晶有些应接不暇,更是没空去整理满脑子的混乱,她只能尽力应和大家对她的好,这也是种她从没体验过的新感受,令她心暖暖的,有感动,还有说不出的感谢。

  钱镜风走入花厅,就看到一幅众星拱月的画面,六个娘围着一名女子七嘴八舌的提出”堆意见,指指点点,指导她该穿什么衣服、戴何首饰,讨论要为她请哪些老师教导才艺,如何做才能得到丈夫的欢心,”些话听得他更是眉头纠结,只是那女子背对着自已,他没法见到她的真面目,不过不论她生得如何,他的回答只有”个。“我不答应成亲!”钱镜风的嗓音不大,但足够让厅里的所有人都听到,引得大家都转头看向他,包含站在中间的女子。

  看清楚了她的相貌,钱镜风的眉头再增加十来个结,这不就是早上那个先是对自己一睑批判模样,但是一见到自己回她善意的笑容,却又惊慌逃跑的女子吗?怎么会是她呢?她竟然是自己的未婚妻?这……这怎么可能?他本就不想成亲了,对象又是这不美、不可爱又没半丝特色的女子,他越加是铁了心绝不承认她是自己的未婚妻。“我没有未婚妻,也不要娶妻成亲,绝不!”加大声音,清楚明白又严正冷肃的再说一次,不过六位夫人的表情竟然都不吃惊,还一副早就明白的模样。

  钱钗雅带着一脸笑容出声,“二哥,娘她们都已经预料到你的回答了,大家也不会要你娶晶晶的,因为我们帮晶晶找到更好的丈夫人选了。”被吓了一跳的换成了钱镜风,他没想到事情这么轻松就解决,容易到令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呃……那……那就好!”

  “不过这是有条件的。”钱钗雅露出狐狸本色。

  “什么?还有条件?!钗儿,你这丫头是故意倒过来说戏弄我的对不对?”钱镜风责备的看着妹妹,他就明白事实没那么简单。

  “呵……二哥,别紧张,其实条件也很容易,不会为难你的。”钱钗雅漾出了粉颊上的小酒窝。

  很美丽的笑容,但却看得钱镜风有些毛毛的,他太了解这个妹妹有多搞怪顽皮了,“钗儿,兄妹之间应该互相帮忙,这种事关系重大,你可别故意找二哥麻烦啊!”他端起哥哥的架子先声明。

  钱钗雅立刻就向五夫人求援,云娘,您看二哥这么说我,好似我有多坏,您可要为钗儿作主呀!”五夫人忙轻斥儿子,“镜儿,你不可以胡说,钗儿可帮了娘、帮了你许多忙,你该好好向她道谢才是。”钱镜风却看到钱钗雅暗地里对自己做鬼睑,登时是又气又好笑,但是碍于母亲在场,也无法拿这丫头怎么办,只好妥协,“不管是帮忙或是捣蛋都好,告诉我条件吧!”“二哥,晶晶在名义上好歹也是你的未婚妻,你却连问候一声都没有,好无情!”钱钗雅为金晶晶抱不平。

  五夫人马上会立息过来,“哎呀,我怎忘了,幸好钗儿你提醒。镜儿,她叫金晶晶,是新源镇人,晶晶的母亲是娘的救命恩人,若没晶晶的母亲相救,娘恐怕已遭不测了,而且晶晶还是由娘亲手接生的呢,现在晶晶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娘收留了她,以后钱府也就是晶晶的家了,你可要善待晶晶,别欺负她啊,晶晶,他就是姨娘的儿子镜风,你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尽可以找他,不用和镜儿客气的。”“金姑娘,你好。”钱镜风冷淡的打招呼。

  金晶晶垂头有礼叫唤:“二少爷!”大夫人纠正,“什么金姑娘、二少爷,这么称呼太见外了,晶晶也不算外人,又叫了五妹姨娘,就唤镜儿为哥哥吧。镜儿,你也直呼晶晶的名字就行了。”大娘说的话自然要听了,钱镜风只好改称呼,漠然再唤声,“晶晶。”“镜……哥哥。”金晶晶也叫得很不自然。

  “钗儿,你现在可以说条件了吧!”钱镜风可没忘记最重要的事。

  “娘她们都很喜欢晶晶,不想晶晶嫁个花心丈夫吃苦,于是就要帮晶晶找过更好的夫婿,正巧晶晶合乎镇平王爷的要求,所以就决定要将晶晶改为许给王爷,我也很赞同这个主意,愿意将晶晶推荐给王爷,不过为了能让晶晶顺利被王爷选上,晶晶必须学习如何得到男入的喜欢,因为二哥你身为男人,又是风流多情,一定深知男人的喜好厌恶,由你来做这件事最合适了,你来调教晶晶,令晶晶能得王爷的欢心,成为镇平王妃,这就是条件。”钱钗雅清楚的解释一番,再对二哥眨个眼,露出皮皮的笑容。钱镜风则是惊讶的瞪大眼,“要我调教她!”五夫人说道:“镜儿,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清楚男人的心情,也最了解何种女子会令男人喜欢,你就将自己的经验告诉晶晶,让晶晶成为受男人喜欢的女子,大家都觉得这件事你一定能胜任的。]众位夫人们也都”致点头赞同。

  不会吧,要他教这么一个面貌不出色,看起来个性也不讨喜的女子成为受男人欢迎的宝贝?天啊,这何只是为难,简单是不可能的任务嘛!钱镜风干笑”声,“娘,你们在开玩笑吧,世上哪有人教这样的事呢,别闹了!”“镜儿,你看我们像在开玩笑吗?我们也不会拿晶晶的终身大事玩闹,这事是认真的,你有”个月的时间教导晶晶,为了彻头彻尾改变晶晶,晶晶最好时时都在你身边受你指导,因此晶晶的住所就安排在镜轩里的客房……”二夫人话尚未说完便被钱镜风打断。

  “她要住在镜轩?不行,男未婚、女未嫁,怎能让她住在镜轩?!不可以!”“大家都明白这样不合礼法,可是为了把握所剩不多的时间,也只好这么做,是委屈晶晶了,所以镜儿你更要努力教导晶晶,一定要成功,别让我们失望。”六夫人交代。钱镜风脸色垮下。受委屈的人应该是他吧!不,他不要接受这种差事,那女人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为何自己要答应?他才不要管她的任何事。

  钱镜风正要开日,钱钗雅便轻巧的来到他身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和他咬耳朵,“拒绝了交换条件,你就必须要娶金晶晶了。”钱镜风冷哼了声,表示自己的不畏惧。

  “你真不怕再来一次“六娘教子吗?”钱钗雅细声再提醒。

  这话果然让钱镜风再度变脸。该死的!

  “只要一个月?”他很不甘心的妥协。

  “你教得好,一个月就足够了。”钱钗雅闲适回应。

  钱镜风看看金晶晶,再掠过她身旁一字排开的六个夫人,当然还有身旁的鬼精灵,在一群女人围剿下,就算他再神勇也敌不过娘子军的。

  “好,我接受!”他咬牙切齿的说。

  “你本来就无法拒绝啊!”三夫人雪上加霜的加上一句,更让钱镜风气结。“谢谢你。”金晶晶有礼道谢。

  纵然她摆出了感谢的低姿态,但是被逼着负责任的钱镜风仍是心中很不高兴,也不晓得自己要教她什么,不过他保证时间一到,不管她能否当上镇平王妃,他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远离这个大麻烦,即便要离家一年半载,他也不在乎,以免送不出门的女子倒头来又要连累他。

  钱镜风在心底非常慎重的发誓,对她,他绝不会心软!

  !︽︽

  夜明珠照出了一室的柔和光彩,加了香草的沐浴水显出了淡淡的翠绿色,水面上还漂浮着七彩颜色的花瓣,在热水的催化下,草香、花香混合出淡雅好闻的味道,让人不自觉的放松四肢,徜徉在这片舒服的天地中。

  金晶晶整个人浸泡在温热的浴池中,享受生平第一次如此豪华高雅的沐浴,环视着周围,看到四个角落柱上镶嵌的夜明珠时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叹声,只有钱府这么有钱的人家才会将夜明珠拿来做浴室的灯火,这也是她首日看到比自己拳头还大的夜明珠,有如小太阳,提供了最好的照明,当然这个像房间般大的浴池一样也是她生平首见,池水还是用水管引来的温泉呢,所以随时想沐浴都没问题,置身其中她恍如作梦,这样的感觉好不真实,她怎么都没料想到她一个小孤女会受到这般的款待。

  金晶晶嘴角慢慢往上扬,高兴得想大笑,更想放声欢呼,她做到了,自己不但真走进了钱府,还被奉为上宾,如今的她不再是无依无靠了,有了个疼她的姨娘外,还有五位爱护她的夫人,在她们的照顾下,自己受到的待遇就像千金小姐,不但如此,纵然自己无法嫁给钱镜风,但是姨娘却为她找了更好的丈夫镇平王爷,她竟然要当王妃了!“王妃!”金晶晶低声轻喃,一颗心因为这两个字而加速跳动,带着难以置信的喜悦。她要做王妃呢,老天爷,至今她脑子里还是一片混乱,一切都太顺利了,教她有些手足无措。

  也许这是上天在弥补她之前所过的悲惨生活吧,想起爹的寡情刻薄,娘的委屈隐忍,二娘的跋扈欺人,从小到大她从不曾感受到一丝家庭的温暖,有的只是斗争吵闹,和无数被欺侮受辱后的哭泣,虽然金家称得上是有钱人,但却因为娘的不受宠,让她一直过着贫困的生活,只能眼睁睁看着二娘所生的弟妹吃好、穿好,而她和娘却比穷人还不如,那种日子是个恶梦,她过怕了,也是她从不愿回想的过往,就是在残酷现实的折磨下,才会令她立誓自己一定要嫁给有钱人,她要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从金锁片明白和钱府的婚事约定后,钱府就成了她黯淡人生中唯一的希望,即便爹娘都过世了,她也一样不会放弃这个希望,所以她跋山涉水来到富城,做足一切的准备,打算用尽手段也要赖上钱府,完成自己的希望。

  如今得天眷顾,如愿的成为钱府贵客,还有更好的机会让她能更上层楼,获得更大的幸福,她会珍惜这个好机会。

  努力啊,好日子正在不远处等着自己呢!金晶晶为自己鼓舞。

  不过她也质疑钱镜风会好好教自己吗?想到他对自己不甚友善的态度,她对那男人没有什么信心,但想到还有姨娘和夫人们帮她呢,只要她止月用心学习,一定也能学到东西的。

  看过了薄幸的爹让娘伤心,她私心也不愿意自己嫁给个花花公子做深闺怨妇,本以为那该是她唯一的选择,为了安乐的后半辈子她也只能承受,幸好现在又多了另一个更好的路,据钱钗雅说,镇平王爷不爱拈花惹草,也没有纳妾,是个顾家的男人,这样的丈夫当然胜过钱镜风那个风流大少了,所以她会拚命努力,无论如何都要当上王妃!企图心在金晶晶心中点燃,就如同熊熊的烈火,像昨儿她在客栈里所鼓舞起的信心,她一定要成功!

  带着自信的笑容,整个人在浴池里浸得全身舒畅,心也暖暖的,姨娘派给她的两个婢女美琪、美洁本还要伺候她沐浴呢,她不习惯,不好立息思的拒绝了,不过两个丫鬟还是留在房里候着,等待她浴毕服侍就寝,这种被侍奉的感觉真的很好,她好喜欢。开心下,她玩着池里香香的温泉开心哼起歌来,她虽然没有教人惊艳的面容,却有如黄莺出谷般好听的嗓音,清钤娇美的歌声配着她不时开心的笑声,融合成一首轻快悦耳的小曲,回荡在浴室里,散向四方。

  歌声传入紧连的主人卧房,引来了钱镜风的疑惑。

  因为镜轩平时就他一个人住,他一时间忘记多了位娇客,只疑问浴室里怎会有声音传出,他忙从相通的门走入浴室观看,这浴池本是建立供主人专用,因为钱镜风有时会带友人在客房住下,为了让客人也能分享这浴室,才多辟了个通道到客房。打开门,浴室弥漫蒸气,他悄声走近浴池,便看到池里有人在玩水,洁白的肌肤和柔美的曲线一看就明白是个女人。他浴室里怎会有女人呢?钱镜风愣了下,猛然才想起金晶晶住在镜轩的事,皱起眉急忙便要走开。

  这时金晶晶突然从池中伸展手臂站起,浅绿池水从她光裸的胴体上流下,更衬出了她肤白赛雪,她侧面向着自己,虽然纤瘦的身材没有傲人的双峰,但是她的胸部却小巧挺立,丘壑上的花心更是嫣红似樱桃,侧脸曲线柔和无瑕,在夜明珠莹亮的光芒下,站在池水里的她如一个美丽的发光体,散发动人的神采,尤其搭配着她娇脆的歌声与欢快的笑语,仿佛天上精灵降落到人间,让他一时间移不开眼。

  玩水玩得正开心的金晶晶,没发现浴室里还有第二个人,她小曲唱完一首又接第二首,收集水面上的花瓣将它抛向空中,任花瓣似雪落在她脸上,逗得自己边唱边呵呵笑着,不亦乐乎。

  玩了一会儿,想到自己也该起来了,继续哼着歌来到池边,踏着白玉阶梯走出浴池,弯身捡起地上的布巾拭着身上的水珠。

  这所有的过程都被钱镜风看入眼里,她纤瘦的裸体有不同于丰润女子的单薄美感,让人想怜惜,教他目光越加的炽热起来,发觉到自己在做什么事时,他暗自斥责,该死的,自己怎会像色狼般做起偷窥女人沐浴的事呢!回过神后就赶忙要悄声离开,却没注意到脚边的象牙梳子,脚落下正巧踩上,紧接着便是无法阻止的碎裂声响。歌声霎时停下,金晶晶转身看去,直直就对上了钱镜风有些慌乱的眼神,她眸子蓦然放大,没有第二个反应,直觉就是放声尖叫。

  “啊……”刺耳的叫声划破宁静,带来了惊慌。

  钱镜风急忙冲到金晶晶面前,焦急狼狈的安抚道:“别叫了,我……我可以解释的,晶晶,你听我说明,你……你别叫、别叫了呀,停下来听我说,不要……不要叫了……”只是他越想说明,金晶晶就叫得越大声,还害怕得要往门口逃去。

  钱镜风急忙阻拦,“不能出去,你……你还没穿衣服啊!”让她这一跑出去,事情铁定会更闹得不可开交了。

  不过他没想到自己提出的却是最难堪的事实,反倒让金晶晶叫得更大声了,还引发骚动。

  “金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丫鬟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入。

  “救命啊,有……”金晶晶的叫声霎时停住,胸口一窒,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