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以错相许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以错相许目录  下一页

以错相许 第一章 作者:可儿


  荣华县富城,天下间最富有繁荣的城市,也是聚集最多有钱人的大城。

  在富城最热闹的中央道上,有栋特别的红色阁楼建筑,它总能吸引最多人的注目,那便是轰动天下的「红娘馆」,一个专为未婚男女作媒的机构。

  红娘馆,除了有最坚强的媒婆阵容外,主事者还拥有「超级红娘」的美称,牵成的佳偶无数,对对美满幸福,所以期盼好姻缘的男女们争相加入,目前更接了桩让世人瞩目的大生意,受托为名震天下的镇平王爷作媒,让红娘馆生意越发兴隆,人潮几乎将门槛踏坏。

  今日的红娘馆一样人来人往热闹无比,不过这些纷杂的声音并没有打扰到位于二楼的办事厅,红娘馆主事者钱钗雅正在此办公。

  钱钗雅手拿着镇平王府送来的书信,越看嘴角越往上扬,忍不住发出了清脆笑声。「小姐,您在笑什么?」随侍婢女绛红好奇地问。

  「可是镇平王爷已经决定新娘人选了?」另一个婢女喜儿立刻开口。

  钱钗雅边笑边将手里的信纸递给两个婢女,「你们看看就明白了。」绛红、喜儿接过信纸,越看脸色越不好。

  「小姐,镇平王爷这信分明是写来故意要找麻烦的,您怎还能笑得出来呢?」喜儿疑惑的看着钱钗雅。

  「前一批送去的五位小姐资料,王爷全不中意退回,这次又在信上加列了那么多无理的要求,王爷根本是强人所难嘛!」绛红也看得一肚子火。

  钱钗雅笑着,「为何要生气?这真是好笑的事啊,他竟然能想得到如此特殊的条件,表示他一定是很用心去思考,这不值得高兴吗?」绛红看着信念道:「肌肤赛雪,明眸皓齿,娇而不媚、艳而不妖,体态纤细、亭亭玉立,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精灵可爱,美丽大方,博学多闻,琴棋书画皆通,个性坚强、能干自主,要没有娘家之累,以便专心服侍夫家……耶,那岂不是要个……」「孤儿!」喜儿飞快插嘴,「没有娘家,指的就是孤儿了,王爷怎可能会想娶个孤儿呢,这分明就是刁难!」「就是要刁难,他选妃若完全不提意见才有问题,顺顺利利的姻缘凑合多了,换个有挑战性的才好玩啊!」钱钗雅不以为意。

  「可是,我们要如何找到这么一个几近十全十美的[孤儿]呢?」绛红问。「是孤儿,又要有家世,真的很难找。喜儿皱眉摇头。

  「事在人为,不试怎知不成呢!而且,我有说过一切要照他的意思做吗?他的条件只是仅供参考而已,作媒是红娘最大,当然要以我为准了。」钱钗雅漾出得意的笑靥。她说了才算数,即便他是个王爷也一样,尤其知道他曾吓退过无数想上门为他作媒的媒婆后,她这个红娘一定会做到令他服气没得挑剔,更要他无法拒绝她的安排。这晚,钱府的膳厅很热闹,每逢五、十的日子,钱府一家大小都会聚在一起用晚膳,今天是十五,月圆人应该也团圆,不过席间缺了大少爷钱铠风,但是钱府人不仅不在意,而且还非常的开心,因为府里要办喜事了。

  「镜儿,你有将镗园的设计图拿给你大哥看了吗?铠儿可喜欢?」钱首富问起二儿子。

  「爹,大哥」定没异议的,您该问未来大嫂的意见。排行第五的钱银雅插话。钱镜风微笑回答:「爹,大哥和大嫂都很满意,孩儿也选好了日子施工,不出一个月便能让铠园焕然一新,会是最舒适堂皇的新房。

  钱首富看向小儿子钱钰风,还没开口,钱钰风先说了,[布庄已经在加紧赶工缝制嫁衣和新衣,预计会做出百来套新衣裳,还有花轿上的凤彩披盖,也会在一个月内完成。]「大哥对大嫂真好,知道安乐侯府财务拮据,就主动为大嫂办嫁妆,减少侯府的负担,大哥这么体贴,婚后一定也会是最疼妻子的好丈夫。」大女儿钱钏雅笑着表示。钱钗雅看着身旁的大夫人,「大娘,这样可好了,您以后就不用为大哥的终身大事担心了,今年大嫂入门,明年您和爹就可以抱孙了。」这话说入大夫人的心坎里,让她笑开了一张睑,疼爱地拍拍钱钗雅的小手,「钗儿,你的小嘴真甜,说来这全要谢谢你,铠儿和芙蓉这段姻缘也是间接因你而成,大娘」定会包份大大的媒人礼给你的。」「大姊,这是钗儿应做的,媒人礼就不必了,钗儿也没出什么力,你毋需这么客气。钱钗雅的母亲四夫人忙开口。

  钱钗雅抗议,「娘,女儿怎没出力,镇平王爷那边可是女儿处理摆平的,不过我不会收媒人礼,但会向大哥和未来大嫂收[人情礼]的。」席上众人闻言都笑了。

  殷芙蓉是安乐侯爷殷镇的女儿,是位郡主,本在她的推荐下是最有机会成为镇平王妃的人选,怎知却在因缘际会下,大哥和殷芙蓉相识、相恋,有了这段妙姻缘。「二哥,听钗儿说那芙蓉郡主是个大美人,以你丰富的阅历,她真的很漂亮吗?」钱银雅问起,女子对相貌总是很在意。

  「我没见过芙蓉郡主。」钱镜风闷闷的回答。

  这答案引来众人的惊讶,「为什么?」钱镜风目光在家人脸上巡了一遍,英俊的面容带着些哀怨,「大哥说我花名在外,暂不适合和未来嫂子见面。」气氛霎时静默了下,接着就爆出哄堂大笑。

  「哈……谁教你爱当游戏花丛的花花公子,活该!」钱钏雅笑着轻斥。

  「大哥做得真对。」钱银雅和钱钗雅边笑边异口同声。

  钱釭风则拍拍钱镜风的肩头,语带同情,「二哥,遇上这种事,我就帮不了你的忙了。」五夫人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也在摇头,「镜儿,娘一直希望你能定下心来,别整天四处风流惹情债,现在连你大哥都这么说了,你真该好好娶个妻子,别再玩了!」钱首富虽然没说什么,可是仍给儿子一个眼色,表示同意五夫人的话。

  钱镜风赶紧表明心迹,「爹、娘,我还不想成亲,我是花心风流没错,但是却没亏待我的任何一位红粉知己,我喜欢现在无拘无束的生活,没有娶妻的打算。」「镜儿,你是只想享受温柔,却不要负责任,太坏了,是女子的公敌!」钱钏雅直言指出。

  「万物都是相生相克,世上一定有个女子是二哥的克星,应该快点找她出来为我们女子出口气!」钱银雅柔媚地睨了眼钱镜风。

  「这又是钗儿的工作了。」钱钰风看着最小的妹妹。

  「钰弟,你不帮我就算了,还落井下石,太可恶了!」钱镜风作势生气的轻槌了下弟弟,再对小妹摇摇手。「钗儿,你可别为我的事忙,我真的无意成亲。」钱钗雅好笑又好气的哼了声,「二哥,你以为我很闲吗?镇平王爷的事就够我忙的了,没空管你,上天若真看不过去想管你,那克星就会自动出现,不需要费事寻找了。」「钗儿,镇平王爷的王妃人选你又要重新寻找,这次你可有想到要找哪些千金吗?会不会麻烦?」因为儿子抢了王爷预定的妻子人选,所以大夫人特别关心这件事。「真的很麻烦,王爷这次又加了许多不合理的条件。」一旁伺候的喜儿忙说。绛红忍不住供出,「王爷竟然要求王妃人选要是个没有娘家的孤儿呢!」「你们两个又多嘴了!」钱钗雅斥喝自己的婢女,不过她们的话已经引来一阵惊讶了。

  四夫人皱眉,「钗儿,这是真的吗?王爷怎会这么做?太不合情理了,他可是故意在为难你?」「一定是因为芙蓉的事才会如此,那该怎么办?」大夫人一听更焦急了。[找镜儿帮忙啊,他认识的女人多,当然也应该包含孤儿]钱钏雅很干脆的将烫手山芋丢给花心大少。

  「大姊,二哥怎舍得将自己的红粉知己送人呢,此法不通的!一向精灵调皮的钱银雅暗损着钱镜风。

  「调皮鬼,是不是想被打屁股?」钱镜风语带要胁。

  大夫人满心担忧,[这可是严重的事,你们快帮帮钗儿啊!」钱钰风安慰大夫人,「大娘,你要相信钗儿的能力,这样的小事绝对难不倒她的,别紧张。」「三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了解我了?」钱钗雅好笑地看着钱钰风。

  钱钰风扬起笑容,让他那张比女子还漂亮的睑孔越加的俊美无俦,「你和银儿是两只小狐狸,有什么事可以难得倒你们呢!」被点到名的两人都掩嘴直笑。

  半晌,钱钗雅自了碗汤送到大夫人面前,「大娘,您也听到哥哥姊姊们的说法了,我会解决的,没事,喝汤吧!」「真的没事吗?可是这孤儿的人选你要从哪里找呢?」大夫人还是不放心。「若能嫁入镇平王府做王妃,我想有许多人都愿意和爹娘脱离关系成为孤儿的。钱钗雅娇笑地说,让席上众人又大笑了起来。

  「你竟能找到这样的理由,钗儿,你真不愧是只小狐狸!」钱镜风笑道。钱钗雅露出自信笑容,「有法有破,想拆我超级红娘的招牌是没那么容易的!」但若是真正的孤女当然更好,准教王爷没话说,在席的六个夫人都互相使眼色要帮忙,四夫人因为是钱钗雅的母亲,大夫人又为了媳妇关系要助一臂之力,而其余的四位夫人则是希望钗儿也能为自己的孩子找到伴侣,真是天下父母心,为的全是自己的儿女。

  只是能登得上台面的孤女又要从何找起呢?︽︽.钱镜风一睑疲惫的走出房间,在房外候着的随身侍从耿光、智本忙迎上前。「二少爷!」钱镜风出手拍拍两个随侍的肩头,「你们在外面等很久了吧,辛苦了。」「二少爷,夫人们和您谈什么?怎会谈到这么晚呢?」耿光好奇提起。

  钱镜风叹口大气,「哎,别说了,先回镜轩,我累得只想立刻躺下睡觉。」大手揉揉额头,带着两个侍从回房。

  三娘教子已经很可怜了,他却更惨,竟然有六个娘来教诲他,只因为他红粉知己遍天下!

  当然娘她们不是在讨伐他的风流史,反而是要他去找女人,正确说法是找个身家背景条件好却是孤儿的女人,可想而知,找到了也不是要给他做红粉知己,而是要介绍给镇平王爷,娘她们的用意摆明了是在帮么妹钗儿,看到娘她们如此齐心合作的模样,让他忍不住要吃起钗儿的醋来,他和钗儿明明是兄妹,为何待遇就差这么多,没人帮他就算了,还被轮流的疲劳轰炸到三更半夜才放人,实在太不公平了!

  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到了镜轩,钱镜风回头吩咐:「你们也累了,不用伺候,下去休息吧!」「二少爷晚安,属下告退了。」耿光、智本恭敬的退下。

  钱镜风走入内室,随意将外衣脱下丢在椅子上,直接躺平在床上,这时他才明白,应付六个娘远比处理公事累多了,尤其碰上他有理却说不通的那种情形,让他只想大声呻吟。

  不过再想想,其实娘她们会来要求他,也是看在他对女人所向披靡的魅力吧!钱镜风嘴角浮起得意,这点也是他最令男人们嫉妒之处。

  女人见到他就如同蜜蜂见到花蜜,争先恐后的贴近,极力要博得他的青睐,任他予取于求,因此他的姊妹们才会指责都是女人惯坏了他,让他变成这般的花心不专情,不过她们愿意用温柔伺候他,他当然欢喜承受了。

  但是,他也不是所有自动示好的女子都会搭理,他也是非常的挑剔,不入眼的他绝不委屈出自接受,所以他的红粉知己若非天姿绝色,也会是非常具有特色,可以是艳丽热情,也能是楚楚可怜教人疼,一定要能让他心动才可以。

  一旦成为他的红粉知己,他就不会让她们受到亏待或委屈,给她们有如他妾室的待遇,不过这些女人他却从不带回府里,他虽然风流花心,但也有规矩,只有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才能进入钱府,这是他对妻子和外面女人最大不同之处,也是他给妻子最大的荣宠,没人可以破例。

  至于娶妻,他完全还没这个打算,他喜欢自由自在的日子,更乐得享受无拘无束的艳福生活,不想娶妻增加责任,等他再过几年逍遥生活再说吧!

  脑海里闪过几个他疼爱女子的娇美笑睑,钱镜风心里舒服多了,明天他一定要去温柔乡好好放松身心,接受他宝贝们的柔情款待,以舒解今天的劳累。

  至于娘她们托付的事,他不由得苦笑,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看钗儿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就明白她是胸有成竹了,哪需为她担心?只是自己被逼着一定要帮忙,只好明天吩咐属下在城里探听看看,做出一些成绩好交差。

  不过假如属下真能找到适当人选,他应该先鉴定吗?会不会又为自己添上一笔风流债呢?钱镜风不署可否的轻声笑了。

  太有魅力也不是他的错啊!

  ︽︽︽

  富城既然是天下公认最富庶繁荣的城市,物价和消费水准自然也是贵得吓人,吃喝住宿,所需要的花费都较其他城市贵出数倍,所以荷包不丰厚的旅客便会选择住到城外的客栈,虽然必须多走些路才能入城,但是省钱多了。

  在富城外一间不起眼的小客栈,最便宜的客房这几天住着一个瘦弱的小伙子,听他说是来富城寻亲的,天天总是一大早出门,每每都要到客栈打烊的前一刻才匆匆赶回来,行动看起来有些诡异,不过掌柜是采取先收钱再住宿,所以只要能收到钱,也不管客人在做什么,只是不免嘀咕这客人用蜡烛用得凶,房里的烛火几乎都要点上一整夜,这小伙子都不用睡觉吗?真不知他怎还会有好体力早出晚归。

  今晚,同样是睡觉时候,小小的客房里依然透出微弱光芒,显示房里的人还没睡。但是待在房里的却不是小伙子,她已放下束起的发丝,套着件白色睡衫,虽然清瘦,可是睡衫下隐约可以见着她凹凸窈窕的柔媚曲线,原来她是女扮男装。现在她正打量着挂在衣架上的两套衣服,那是她仅有的两件好衣衫了,一件是白色,一件为粉嫩的鹅黄色,她想,明天自己要穿哪件才好?

  黄色是她最喜欢的颜色,能让她雪白的肌肤显得白透如玉,为她只称得上是清秀的脸蛋加添丰采,令人注意到她至少是可爱的,不过却和她目前的身分、心情不搭配,乍失亲人的孤女应该穿白色才对,一身素白上门依亲才能博取主人的同情并收留她,但是她穿上白色衣裙看起来像长不大的孩子,和她依亲的理由实在不相配,谁想娶个女娃儿做妻子呢?所以她在伤脑筋。

  但是不管穿什么,她一定要达到目的,她已经无依无靠也无财无势了,这是她仅有的一条路,攀上这门亲事能让她有好日子过,否则连生活都成问题了,后果她真不敢想像,因此无论如何她绝对要成功!就是抱着如此的心情,她不敢一到富城就去依亲,特地找客栈住下,先入城打听那家人的事,心中有了底才好做事。依自己这些天仔细调查的结果,府里的女主人特别有爱心,适合攻之以情。

  那是不是要先让女主人答应收留自己,有了栖身之所再谈婚约呢?这样比较保险。那就挑白色衣裳吧,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经过考虑后,她作出了决定。动手整理着包袱,为了方便也为了安全,她一路而来都改扮成男子,明天她就换日女子装扮入城。

  手摸着颈子上的金锁片,那是依亲的信物,她的未来全靠它了,为了脱离贫穷,为了过好日子,她一定要争气,不管用什么手段,她必定要达到目的!

  吹熄蜡烛,她难得的提早上床休息,做足了准备再补足精神,明天她一定会打场胜仗!

  怀抱无比的信心,她闭上眼,沉入了梦乡。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