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以错相许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以错相许目录  可儿作品集

以错相许 第十章 作者:可儿

  富城外的客栈,依然是许多来富城游玩或办事,但盘缠不多的游客会选择落脚的地方,当然这些客栈里还是有贵、便宜之分,越没银子自然就住在越偏远的小客栈了。小客栈因为位置不好,门面装潢也老旧,所以收费便宜,虽然平时的生意并不差,不过所赚的都是蝇头小利,也只够温饱而已。

  今天小客栈里涌入不少客人,让掌柜、小二忙得不可开交,连带也使得厨房忙碌异常。

  “阿金,过来帮忙切菜。”厨子真忙不过来了,叫着蹲在一旁洗碗盘的小厮。“是。”阿金应了声,忙接过大菜刀努力的切菜,青菜切好交给厨子。

  “去看着炒鸡丁。”“好。”阿金忙又来到锅子前翻动锅铲,锅子火热,热油乱喷,不少是弹中了拿着锅铲的手,但是阿金却只是皱紧眉头没哼半声,勤奋将工作做好。

  待鸡了起锅丁,阿金很勤快的洗了锅子交给厨子再炒别样菜,自己回到角落洗碗盘。

  面对一堆脏碗盘,阿金没有怨言,奋力的工作,能有个落脚之处和能填饱肚子过活,她已经很满足了,不敢再有需求。

  她现在叫阿金,是个依亲不成的小可怜,不再是当初有野心想进入豪门的金晶晶,从钱府离开后,她走在富城繁华的街道上,四周来往尽是衣着鲜亮的有钱人,两旁的商家也是豪华得教她不敢进入,这个富足的城市加深了她的自卑感,她不敢多待连忙出了城,在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时,不自觉的她又走回了先前自己投宿的小客栈。因为没有银子,她在客栈外徘徊,最后被老板娘发现,老板娘看她可怜,就给了她一份工作和住所,待遇自然是很微薄,可是已经能够让她存活下去,所以她变成了阿金,在小客栈里工作的杂工。

  在她洗完碗盘后,她背已经酸得要慢慢起身站一会儿才能走动,看到老板娘走入,她忙迎上前,“大娘,还有什么事要做吗?”“没,我是来叫你吃饭的,你忙了一下午,累不累?”老板娘不是苟待员工的人,员工肯卖力工作她当然高兴,但也不想累坏阿金。

  “不会。”金晶晶摇头。

  “洗碗是很辛苦的工作,本就应该轮流,让你能轻松点,但你却要抢着做,你真傻!”老板娘说着金晶晶。

  “还好,我不觉得辛苦,我可以做得来的。”金晶晶笑笑回应。

  老板娘摇摇头,“你这小子就是把吃苦当成吃补,傻得怎么都说不听。好了,去吃饭吧!”率先走出厨房。

  金晶晶缓步跟上,大娘怎知她的用心,累了就没精神想到令自己痛苦的事,她就不会难过,日子反而会过得比较好。

  在她这样的想法下,每晚她都是拖着疲累身躯回房,头一沾枕总能很快就睡着,只是在这样的操劳下,她也越来越瘦弱,不过好处是会让人当她是发育不良的孩子,不会联想到她是女儿身。

  今晚,她又是在极端疲累下回到窄小的房间,坐在椅子上让几乎没有知觉的四肢百骸休息,累到脑子一片空白,一闭上眼就想睡觉,不过她还要净身后才能休息。因为自己的身分特殊,她每日都要等到很晚的时候才去澡堂,那时大家都睡了,她可以放心洗澡。

  坐了一会儿,她勉力起身,拿着水盆和干净衣裳到澡堂。

  在清洗着身子时,金晶晶看着这窄小阴暗的澡堂,不自觉又想到钱府那又大又舒服的浴室,也想到第一次和钱镜风在浴室相见的情景,为此自己每回见到他就想骂他色狼,想起过往的趣事她不自觉扬唇笑了,但立刻又回神拉下脸。怎么又想到他了呢?不该想起的,为何自己就是改不掉这毛病?离开钱府都快”个月了,他的神情还是鲜活的印在自己脑里,每回想到他,自己的心就像被刀剐般痛苦,想一回痛一日,但却还是无法不想他,她不知道自己还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忘掉他,或许这辈子都忘不了,如果真是如此,就当是她欺骗所要付出的代价吧!

  净完身,她拭干身子套上衣裳回房,在房里拭干了头发,正想上床休息时,就听到有人敲门,她忙应声,“谁啊?”“是我!”老板娘的声音。

  金晶晶快步前去开门,“大娘,什么事?”“阿金,我想提醒你明天要早……”门外的老板娘突然顿住,直愣愣的看着金晶晶”。金晶晶疑惑,“大娘,怎么了?”“阿金,原来你……你是女子!”老板娘惊愕不已。

  金晶晶忙摸着自己的长发,这才意识到自己忘了束发就来开门了,急忙恳求道:“大娘,你该明白我的身分,我女扮男装是不得已的,求你谅解,再收留我待下,求求你!”老板娘于心不忍,“阿金,我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只是我没想到你是个女子,男子做孤儿就已经很可怜,你一个女孩子孤苦伶了就更不用说了,只是要你做那种粗重工作实在是太辛苦你了。”金晶晶连连摇头,“不辛苦,一点都不辛苦,我做得很高兴,大娘,你还是让我做原来的工作吧,也请你别将我的身分说出去,拜托你了,大娘,求你!”老板娘禁不住金晶晶的请求,而她也真是个手脚勤快的人,就答应了。

  “谢谢,谢谢!”金晶晶迭声道谢。

  老板娘在将原本要交代的事嘱咐了番后离开。

  金晶晶关上门松了口气,下回她一定要更加谨慎注意了。走向床铺,蓦然袭上的一阵昏眩教她差点站不住,忙扶住桌子稳住出口己,待晕沉过去后她慢慢回到床铺上休息。看来自己真累到身子都抗议了,她躺下后苦笑。

  只愿今晚他别来入梦,让自己有个好眠,唉!

  .!︽

  又是忙碌的一天,金晶晶为了向老板娘表示自己的工作不会因为是女子而改变,更是卖力做事,在厨房里忙得团团转。

  在大厅里,不少用膳的客人都在谈论著一个新消息,天下第一府钱府的二少爷在寻找失踪的妻子,日前贴出了寻人启示,一面写着只要能帮忙找到人的,钱府将赠与黄金万两当谢礼。这么一笔天大数字自然引来众多人的跃跃欲试。

  “老张啊,你看过那则寻人启示没?她像不像我家隔壁的闺女阿花?”“哈……那个阿花脚从没走出过村子半步,怎可能遇得上钱二少爷呢,老李,你别想钱想疯了!”“可是怎么越看越像,好像……真的好像……”“像谁啊?你别吊胃口了!”“像……像我的媳妇!”“呿,别闹了!”引来满室的笑声。

  老板娘看着这情形,拉拉丈夫的手问:“是什么寻人启示啊,怎么引来这么多人的注意?”“就是这啰,”掌柜的将一张纸递给妻子,“我特地撕了张下来,虽然明白我们是不可能拿到奖金的,不过有个希望作作发财梦也好。”老板娘接过看着,立刻睁大眼将寻人启示拿得更贴近眼前,仔仔细细再看清楚,“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颤声惊喊。

  “什么不可能……喂,你要去哪啊?”掌柜看着妻子像中邪一般冲向厨房。“阿金,阿金……”老板娘边叫边奔到金晶晶面前,不由分说地将她由地上拉起,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还把她转着圈看得清楚些。

  金晶晶被老板娘看得满头雾水,她身子本就很不舒服了,更被转得头晕,“大娘,什么事啊?”她忍着不适问。

  “阿金,告诉我你本名是不是叫金晶晶?金晶晶,是不是?是不是啊?”老板娘焦急地问。

  “大娘,你……你怎么会知道的?”金晶晶更疑惑了。

  老板娘张大了嘴,一脸的狂喜,好一会儿才能挤出声音,“你……你……是你!是你……真的是你!天啊,你就是金晶晶,真的是你,发财了,真要发财了!晶晶,你真是我的财神爷啊,太好了,太好了……”金晶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大娘,什么发财?什么财神爷?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老板娘又惊又喜、结结巴巴的将寻人启示的事说出,乐得手舞足蹈,直呼发财了。钱镜风在找她?不会的,大娘一定是在和自已开玩笑,他为何要找她?难道还要再向她要求什么赔偿吗?她已经孑然一身了,什么都付不起,他别来找自己,她不想见到他,不想再忆起任何的伤痛了,不要……不要!“不……我不要见他,我不要,不要……”金晶晶推开老板娘就往外逃,当初自己不该在富城外落脚,不该停留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不应该的!老板娘看金晶晶跑了,急急迫上“阿金,不,金姑娘,你去哪?别走啊,别走……”不,她要走,她要走得远远的,离开他远远的,她要赶快离开,要离开……可是为何眼前的景物开始飘浮了起来,要天黑了吗?为什么四周也开始变暗了呢?为什么?为什……么……

  在金晶晶没找出原因前,她已被黑影笼罩,然后失去知觉晕了过去。

  !︽!

  “晶晶,晶晶……晶晶……”一声声的呼唤在她耳旁响起,好遥远,又好像近在咫尺,虚虚幻幻的很不真切,只是那嗓音听起来好熟悉,她能感受到呼唤她的人的焦急,他语气里的着急传入她心里,让她的心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疼了起来,她想回应,但身子好累、好累,她说不出话,神智陷入更深的黑暗中。

  过了不知多久时间,当她能再度感受到周围时,耳畔仍有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呼唤,“晶晶……晶晶……”仿佛这是世上最美的名字,值得他”再叫唤。“晶晶……晶晶……”这回她终于有力气了,能在他的呼唤声里苏醒,她缓缓的睁开眸子,看清了不断叫唤自己的人。

  “晶晶?晶晶!你醒了,你醒了对不对?你能听到我唤你了对不对?也能看到我了对不对?晶晶,晶晶……”钱镜风拉起她的小手掌贴在自己脸上,欣喜若狂的见到她醒来。“镜……镜风……”金晶晶认出了他,哑声轻喊。

  “晶晶,你醒了,你终于醒了!”钱镜风高兴得直亲着她的手。

  金晶晶移动目光看着四周,也认出自己是在镜轩里,自己怎会在这里……她想起来了,他贴出寻人启示寻找她,自己还是被他找到了。

  “你找我?”“对,我找你,你……该死的,你还知道我找你?”钱镜风欢欣的睑霎时被怒气取代,怒气腾腾的盯着金晶晶。

  他找自己果然是为了讨债,她的心揪紧,人不住的往床里退,“别骂我,不要……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隐瞒自己的身分,我是害怕,害怕说穿了你会不要我,对不起,我很抱歉,不要再责备我了,对不起,对……唔!”金晶晶的歉意消失在贴合的唇里,这吻来得凶猛,但在转瞬间又变得温柔似水,像要将人融化般,他柔情万缕的吻着自己,推拒不了的她唯有闭起眼承受,咀嚼这像愤怒、又带着心疼不舍和万般宠爱的吻。

  许久以后,他才放开她,“做妻子第二项要遵守的就是不要胡乱猜想丈夫的意思;第三就是凡事要和丈夫商量后再下决定;第四最重要,就是不准离家出走。你若是再敢违抗这四点,我不会休妻,但会用铁炼将你紧紧绑在我身边做我的囚犯,让你一步都不准离开我!”“你……你说什么?”金晶晶颤声,心再次沉落,不过这次是沉入快乐的天堂里。“我说你别想丢下我这个未婚夫做逃妻,我管你是不是原本的那个金晶晶,我只明白你就是你,我要的也是你,就算你真是金家的婢女也好,我要的就是你,什么见鬼的理由我都不管,反正我要定你了,我宣判你是我的囚犯,只能当我的妻、我的夫人,以后都不能离开我这主人,也是你的丈夫、你的夫君身边,听到没有?”钱镜风表现出一副恶狠凶悍的模样,但是眸里露出的真情错不了,甚至让她明白那是爱意。金晶晶吸吸鼻子,拉下他的头贴紧自己的睑,语气哽咽,“我听到了,听得很清楚、很明白。镜风,对不起,我爱你,对不起,我好爱你!”“爱我就爱我,为什么还要加上对不起呢?再说一次!”钱镜风不满地要求。“我对不起自己不够信任你,对不起对我们的感情不够坚定,以为你会为了我的身分嫌弃我,我爱你的真心,我好爱你对我的情意,好爱、好爱你!”金晶晶在他耳旁明白的重申一次。

  钱镜风抬起睑看着她,又气又怜,“你知道就好,你真害惨我了,让我这个月来吃——.一睡不宁、心急如焚的四处找你,只差没调动官府的力量通缉你,抓你这偷心小恶魔,为了你我整个人都憔悴了,不再是风度翩翩的钱二少爷,还贴出寻妻启示,连我风流多情的名声也被你破坏了,你说,你要怎么赔偿我?!”金晶晶忍俊不住噗哧笑了出来,“我不在意接受一个为妻子灰头土睑的丈夫,就算你名声再不好,我也会爱你不变的。”钱镜风看着她,也不禁哈哈笑了,“小坏蛋,你的反应能力越来越好了。”金晶晶爱怜的用手抚着他瘦削的俊容,“我会赔偿你的,用我的一生一世、来生来世、千秋万世来赔你。”“傻丫头,其实你已经赔偿我了,在你的肚子里。”钱镜风笑着吻吻他的宝贝。“在我的肚子里?!镜风,你……你是说……我……我有孩子了?”金晶晶睁大眼睛,惊喜叫道。

  钱镜风愉悦的点点头,看着他未来爱妻乐得笑开了脸,忍不住再俯身夺取那教他心醉的绝美笑颜。

  金晶晶想起自己的晕倒,慌张地问:“我怎么会昏倒的?我们的孩子好吗?”“小家伙很好,但你却营养不良,你该亲眼看看当大夫宣布你是因为过于虚弱而昏倒时,全家大小指责我的目光,差点就要祭出家法伺候,我能逃过一劫全靠我们的宝宝,他们不想给要当爹的我太难看,所以你千万别再有出走的傻念头,要不就带我一起,否则我一定活不成的。”钱镜风装出可怜兮兮的脸色。

  金晶晶又被逗笑了,心疼地说:“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乱来了,只是姨……五夫人她肯原谅我吗?”“叫错了,要叫娘。娘从没怪过你,她一直都是最喜欢你了,你失踪后,娘整日在佛堂求菩萨保佑你能快点平安归来,知道你营养不良,她正在厨房督促下人炖补呢。大家都没嫌弃你,是你多心才会闹出这么多事来,待你身子好些,要好好向娘她们道歉,知道吗?”钱镜风交代。

  金晶晶动容的点头,“我知道。”“对了,我还有样礼物要给你。”钱镜风从怀中取出”块金锁片交给她。金晶晶惊喜地接过,“是金锁片,咦?不是原本的那块嘛!”“我打了新的一块,这次准能牢牢锁住你了。”钱镜风点点她的鼻头。

  金晶晶看着一面刻着“永结同心”,另一面则镌上了两人名字的金锁片,登时明白了他的用心,激动的抱住他,“镜风,我爱你,我爱你!”“宝贝,我也爱你啊,所以乖乖的被你锁住,只愿守候你一辈子上钱镜风深情回应。四片唇再度相遇了,在他们缠绵时刻,抓在金晶晶手里的金锁片露出了永结同心的那面,美丽的四个字也正闪耀着醉人光彩!

  尾声“哈……我赢了!”金晶晶拿着将这枚棋子高兴大叫。

  “很棒,孕妇最大。”钱镜风回一个没啥笑意的笑。

  换个游戏,金晶晶弹琴上曲奏完,“如何?”“好听,孕妇最大。”差不多的神情。

  那画画好了,金晶晶画幅彩菊图,兴匆匆拿给未来丈夫看,“好不好?”钱镜风作势拍了拍手,“佳作,孕妇最大。]“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嘛?!怎么动不动就孕妇最大,是嫉妒还是嘲弄啊?”金晶晶不悦的看着他。

  “对一个欲求不满的男人来说,除了一直提醒自己爱妻是孕妇,孕妇最大外,你还要我怎么办呢?”钱镜风哀怨地回答。

  金晶晶红着睑轻叫:“哎呀,你别胡说八道。”“我哪是胡说,我现在连碰都不能碰你,满腔欲火无处发泄,当然就叫欲求不满了。”他可没解释错。

  金晶晶用手捂住他的嘴,红潮已经蔓延到耳根子了,“别说了,羞死人了!”钱镜风搂着宝贝,拉下她雪白小手亲了下,“你只明白害羞,怎不帮帮你的夫君呢?”“你……这种事怎么帮嘛?”越说越不像话了。

  “我不是饿中色鬼,不会连一段时间都熬不过,但是你至少要陪在我身边啊,不是每天夜里都外游不归,让我做闺中怨夫。”钱镜风指出。

  “那是刚好有事啊!”金晶晶说明。

  “那不叫有事,是银儿、钗儿联手整我的,现在更过分还多了大姊助纣为虐,合力欺负我!”他清楚得很,他那些姊妹们打着为女人出口气的口号在恶整他。“没有,你别诬赖她们。金晶晶为她未来的大姑小姑们说话。

  [是吗?这段时间她们轮流每晚都找理由将你带走,就是不让我们在一起,大夫一句。怀孕初期勿做激烈运动,小心动胎气。,已经够让我难受了,现在连要抱着你入睡都不行,你说这不是故意在找我麻烦吗?”钱镜风埋怨。

  金晶晶有些心虚,她也明白钗雅她们的做法的确是在戏耍镜风,还不是他平时太风流了招人怨,如今他的心都在自己身上,她们便能好好的捉弄他了。不过她也很喜欢和钗雅她们在1起,那种如姊妹般的温馨感情”直是她所羡慕的,所以也不排斥,只是苦了镜风,害他独守空闺。

  “镜风,你也明白钗雅本是要将我推荐给镇平王爷,如今又没了人选,钗雅要向王爷交代,我自是要帮帮她了。”金晶晶试着解释。

  “那大姊和银儿又怎么说呢?”钱镜风看着怀中的佳人再问。

  呃……金晶晶就无话以对了。

  “说不出来了吧?钗儿有多少本事,大家都明白,镇平王爷她怎可能会应付不了。而银儿又是鬼灵精,谁比得上她?!大姊的武功高强,在江湖上是鼎鼎有名的。她们都各具本领,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帮忙协助,说穿了就是针对我而来,只是我也改邪归正了,却还是要被欺压,晶晶,你该不会真要逼得我再去风流吧!”钱镜风稍稍对她施压。金晶晶却巧笑嫣然,捏捏他俊挺的鼻尖,“你这话是吓不了我的。”“那很难说的,本来我们就要成亲了,但爹请的算命仙说什么那时间对你腹中的胎儿不好,婚期又要往后延,害我短时间内连夫君名分也做不成,又没有爱人相陪,双重打击下,说不定会做出傻事。”钱镜风掰出了歪理。

  “呵,强辞夺理,但是婚期往后延,我倒是很对不起大哥和郡主,害他们也要陪我们一起延后成亲了。”因为她未来的公公想要多喜临门,加上她有身孕,已经有三喜了。“大哥和郡主才不会介意呢,他们在别庄卿卿我我好不快活,何时成亲都无妨,哪像我是处在水深火热中。”钱镜风又是一睑的怨叹。

  金晶晶真说不过他,“好吧,那你想怎么办呢?”“我们也学大哥来个私奔,到别庄去逍遥。”钱镜风兴奋地提议。

  ”这不好吧,爹娘他们会同意吗?”“爹娘很开明,不会反对的。]“那什么时候出发?”金晶晶问。

  “现在。”他是迫不及待了。

  金晶晶惊讶,“现在?那怎么行呢?晚些二娘要教我刺绣,晚上我也和大姊、钗儿有约呢!”“那更要快走了。”钱镜风忙唤来随从备马车,自己则弯身俐落抱起宝贝,当真快步的往外走去。

  金晶晶搂住结实肩头,轻叫:“镜风,不行的,我们这是不告而别啊!”“私奔当然是我们知道就好,外人不必明掰。”钱镜风愉快地回答。

  “镜风!”“做好妻子的第五项,丈夫说是,妻子就不能拒绝。”他颁出了规矩。

  “你好霸气!”金晶晶笑着轻斥。

  “谁教我那么爱你呢!”保证这句话就能堵住未来爱妻的嘴了。

  “遵命,未来夫君!”反正她也喜欢和心爱男人形影不离,一切事就交给他处理了。在洋溢着幸福的笑语中,马车奔出了钱府,向快乐的两人世界而去了。

  注:想知道钱铠风和芙蓉郡主的爱情故事吗?请看禾马珍爱J2199《错打正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