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以错相许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以错相许目录  下一页

以错相许 第九章 作者:可儿

  她从不明白,疼楚可以和欢快共存,难受也可以与快乐相融,如同火深火热立儿然也能是种异样的快感,教她尝到了陌生又惊讶的滋味,当然也累坏她了。

  金晶晶无力的偎在钱镜风怀中喘息,身子好疼,教她在他惹起的激烈行为里数次哭泣,不过却也有股奇异的充实感,只是在事后心中也不免充满了失落,令她靠紧了结实的胸膛,寻求安慰。

  钱镜风搂着她,手轻轻抚弄着她光滑的背脊,激情过后的嗓音显得越发的低沉,“你后悔吗?”金晶晶抬起脸看着他,摇摇头,“我不后悔,我很高兴将自己给了你。”得到回答的钱镜风将她拥紧,怜爱的吻着她雪白的额角,“傻丫头!”她明白自己傻,也不会忘记他给自己的回答,但她心中没有一丝的悔意,脸贴着他壮硕的胸口,自嘲地苦笑,“我愿意做个爱你的傻子。”钱镜风轻笑,低下头给了她一个轻怜蜜意的吻。

  金晶晶小手放在他平坦的胸口上,除了吻的甜美外,也感受到掌下他光滑带着生命力的胸肌,在吻结束后,不禁赞扬,“我不知道男人的身子原来是这样的雄壮威武,好美哦!”她的形容词让钱镜风哈哈大笑,“宝贝,没人会用美丽来称赞男人的。”“是美、是俊帅都行,反正我就是觉得它很好。”结实平滑,摸不出一丝赘肉,又修长健壮,配着俊逸潇洒的脸庞,像是雕匠最完美的作品。

  钱镜风用鼻端磨蹭着她的小鼻头,“宝贝,你就是能让我开心。”金晶晶也被他逗笑了,“我喜欢你开心。”偎入他的肩窝,眸里的笑意却被哀愁取代,自己也只剩今晚能令他开心了,她没忘记他给自己的回答,在这相处的最后时间,她特别希望能得到他的宠爱,所以她抹去愁苦,用细碎的吻引他注意。

  吻从颈子来到下巴,还学他的手法轻啃他的耳垂,让原本已放松下来的身躯霎时又紧绷,抽紧手臂让娇躯贴紧自己。

  “小丫头,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钱镜风忍耐着体内的冲动微皱眉看着她。“你不愿意再爱我吗?”金晶晶揽上他的肩头,娇媚的眨着水汪汪大眼睛迎视他。“你不累吗?”他明白第一次对女人而言不会是件舒服的事。

  金晶晶轻笑,吻吻他的下巴低语,“我不累,或许是你累了。”钱镜风换上魅惑的邪气笑容,“女人,你在挑战我吗?我会让你明白我是从来不做失败者的。”抱着她两人身形一换,情势逆转,激情再度漫天的扬起。

  不似第一次的痛楚,虽然还会不舒服,可是欢快却加倍增加,在汗水交融里,纠缠的身躯奏出了最美妙也最激烈的乐曲。

  缠绵俳恻,道不尽的恩爱缱绻!

  事毕,这对男女甜蜜相依,互拥而眠,窗外玉兔西坠,也即将是太阳东升的时候了。当气息都已平静,金晶晶却睁开了眼睛,抬起头望着钱镜风,眸里除了不舍还是不舍,她不会以为付出了代价便能让他回心转意接受自己,男欢女爱本是两情相愿,今晚的缠绵足够她回忆一生了。

  微坐起身子,她轻悄悄如春风拂过,在挚爱男人的脸颊、鼻尖、额间亲了下,最后再落在他唇上,即便再不愿分开仍是要离去,她咬着唇拿开他放在自己腰际的手臂、退出温暖的怀抱,转身欲下床。

  “想去哪里?”双臂再伸来,将纤腰的主人又搂回怀中,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不满。“吵醒你了,对不起。”金晶晶看着钱镜风道歉。

  “谁准你离开的?!”钱镜风霸道的拥紧她。

  “天快亮了,我也应该回房,若被奴仆看到就不好了。”金晶晶说明。

  钱镜风耍赖,“我不在乎,只要你留下!”金晶晶摇头,“不可以,假使真有流言传出,会难以善后的,我不想加添你的麻烦。”“我有麻烦,那你呢?”钱镜风看着金晶晶。

  金晶晶装成坚强的模样,“你不用顾虑到我,我会遵从你的意思,不会再来烦你,也不再见你的。”“你就这样算了,不需要我负起责任吗?”钱镜风淡淡地问。

  金晶晶撑着最后一丝的尊严,故作平静地回答:“你没强逼我,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不会为难你,也不用你负责,我们就好聚好散,什么都别再提起,我……我真该走了,你……好好保重!”急忙别开脸不让他看到浮上眼眶的泪水,狼狈的要逃开。只是她还没来得及下床,再一次被钱镜风抓回怀里,“可是我若强要负责呢?我没有始乱终弃的习惯。”“我说过这是我自愿的,你不是始乱终弃,我不想强逼你负责,你让我走吧!”金晶晶挣扎着想离开,不想自己的情绪在他面前崩溃。

  钱镜风却将她抱得好紧,“我不会让你走,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你的真心,现在你的心、你的人都是属于我的,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结果,我怎会再放过你?!我绝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金晶晶睁大眼盯着他,“你是说,你愿意……愿意再接纳我了?!”“傻丫头,我从没排拒过你,只有你会拒绝我而已,不过你现在是我的人,就再也无法和我唱反调了。”钱镜风俊睑上满是愉悦。

  “可……可是你刚才明明说你不愿意啊!”金晶晶还有些会意不过来。

  钱镜风哈哈一笑,眼里闪着恶作剧的光芒,“我挨了你一巴掌,讨回点公道不为过吧!!”“你……你……好坏,好可恶,你坏死了,竟然这样戏弄我!我……我不理你了,钱镜风,我再也不理你了!”明白真相的金晶晶又欢喜又生气,抡起粉拳直槌着钱镜风泄怒,想哭更想大笑。

  钱镜风只是笑,由着这不痛不痒的拳头为自己按摩,重要的是他得偿所愿了,哈不过”会儿后还是忙抓住金晶晶的一双手,“好宝贝,我可以任你处置,不过别弄疼你的手,那我可会心疼的]亲亲掌里的小手。

  “油腔滑调!”金晶晶收回手娇斥。

  “不管我什么调都行,只要我们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便成了。”钱镜风开心的吻着她的粉颊。

  “谁和你成眷属,我还没答应要嫁给你呢!”金晶晶拿乔。

  “哈……这招吓不了我,反正等着要嫁我的女子多得很,我不怕娶不到妻子!”他的姿态也很高。

  “你敢,你若再花心,我一定会请出姨娘和夫人们,对你来个、六娘教子。的!”金晶晶也抓到他的弱点了。

  钱镜风放声大笑,爱怜地点点她的小鼻头,“好机伶的小丫头,竟然这么快就学会驯夫术了,看来你果真是上天赐给我的娇妻,娘好眼光,才能在你一出世就用金锁片定下了你,这是天定良缘,我真要好好感谢娘。”金曰的晶闻言,脸色却有些不自然,“你……真认为我们是天订良缘?”“当然,要不我这个花花公子怎会那么容易就被驯服呢?怎么,你不以为然吗?”钱镜风反问金晶晶。

  金晶晶忙摇头,“不,我相信。”“这就对了,当好妻子的第一步就是顺从丈夫的话,你做得很对,为夫很满意。”钱镜风笑著称许。

  “讨厌!”金晶晶娇羞的赞入他怀中,听着他愉快的笑声,心却有些不安,她要老实说出心底深埋的秘密吗?

  不过来不及等她想通,门外就响起男仆的声音,要入门伺候主人了,情况霎时变得慌乱起来,这天就在混乱的情形下展开了。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金晶晶质问钱镜风。

  [什么怎么回事?”钱镜风一副无辜样。

  [你还装傻,为何我们的事这么快就人尽皆知?连那……那事也一样,今天姨娘还对我说,要我们……我们多努力,她等着抱……抱孙呢。你怎么说?”金晶晶涨红脸瞪着眼前还嘻皮笑脸的男人。

  “娘可能是试探性问问嘛,你连想太多了!”钱镜风找理由。

  “那为何连银雅也嘻笑的问我,那种事第……第一次是不是……很疼?若不是消息走漏了,她……怎会这么问呢?”金晶晶脸更红了,羞得想找地洞躲。

  银儿这个鬼灵精,整人整到他头上来了,真该打!钱镜风忙漾着笑脸上前搂住宝贝安抚道:“晶晶,你看今天秋高气爽,花园里的花儿都开得那么漂亮,我们是来赏花的,若生气就破坏良辰美景了,不中听的话就别听了,不要为这样的小事不高兴,来,我们喝茶消气。”想带她到桌边,不料却给她抓住了衣襟,金晶晶已经是怒上眉梢了。“别顾左右而言他,钱镜风,我要你的解释!”母老虎发威了,钱镜风便将罪怪到男仆身上,“一定是男仆嘴巴不紧,将我的命令当耳边风,我会抓他来治罪的,”“你还在打哈哈,根本不是男仆的错,否则老爷不会告诉我,我们的婚礼决定要和大少爷一起举行,夫人们见了我也提出了一堆的礼物名称问我喜不喜欢,要送我当新婚礼,还有许多婢女仆人都来向我道贺,好像我们的婚事早就已经安排好了,只有我这个主角还傻俊的不晓得,一切的事都是你计画好的对不对?”金晶晶越想越觉得可疑,她像是计画里的棋子,早已被设定好结局了。

  知道瞒不了了,钱镜风只好老实承认,“没错,所有的事都是我计画好的,不过你可不能生气,若不是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我何必要如此费尽心思得到你呢?你难道会希望我们真是永不再见,彼此含恨以终?你这丫头老爱和我唱反调,连感情这种事也一样,明明爱我却硬是不肯承认,还打了我一巴掌要划清我们的界线,把事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我本可以放弃的,但又不想真将自己的未婚妻拱手让人,请将不成就唯有使出激将法了,托钗儿放些我要另结新欢的消息给你,试试你的心,本来计画是要等你按捺不住前来找我,可是我想你想到受不了,就连夜回来想探情形,哪知你也撑不住对我的爱,而直接冲来对我表白心意,然后所有的波折苦难都过去,我们又能厮守一生了,皆大欢喜,这不是很好吗?”金晶晶被他这番自大又可恶,但又包含真情的话弄得哭笑不得,气闷的斜睨着他,“你的意思是虽然我被设计了,非但不能生气,还要好好谢谢你啰!”“说谢谢我是不敢当,只是你想想一个情场浪子愿意为你放弃那么多的红粉知己,做个好丈夫,你的损失绝对没我那么惨重的。”钱镜风痞痞地说明。

  “你……好啊,那你可以不要我,去找你的佳人啊!”金晶晶顶回去。

  “我想啊,可惜我的心都在你这丫头身上了,怎还能再找别的女人呢?!别忘了你颈上的金锁片已经将我们都锁住了,除非你不是金锁片的主人,要不我们一生都分不开了。”钱镜风温柔笑说。

  这话却听得金晶晶心一震,浑身立刻充满了不安,抿紧唇无法言语。

  钱镜风将她这情形误认为还在生气,便将她紧搂怀中,好声再说:“晶晶,不要发脾气了,好吧,我承认自己错了,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敢设计你了,否则就罚我天打雷劈,不得……”“不准胡说,不可以乱说话!”金晶晶忙掩住了他的嘴。

  “小丫头,我就明白你会心软的,感情是要用快乐培养的,若常闹意见感情可是会越来越不好呢,到时就算金锁片也救不了了,记得以后不可以常对你的亲亲老公生气啊!”钱镜风玩笑的叮咛他的宝贝。

  金锁片三个字再次震慑了她,后面的话她完全没听入耳,突然她有个念头想将所有的事说出,“镜风,我……唔!”话被封在钱镜风突来的吻里,金晶晶闭上眼感受他的温柔,一颗心又沉醉在他的浓情里。

  吻毕,钱镜风怜爱的看着她,“宝贝,我爱看你的笑脸,不愿你有半丝的气怒委屈,不要再生气了。”在他一睑的诚意下,她什么气也没了,金晶晶漾着笑点头,小手搂住他,偎入他怀里,不过刚提起的勇气也没了,以后找机会再说吧!

  “我们会很幸福的,我保证!”钱镜风对她允诺。

  金晶晶点点头,不管心底的那份不踏实的感觉。是啊,他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t+十

  原来这就是当新嫁娘的感觉,如在蜜里加糖,只感到甜美的滋味,甜得让人心悦。钱府不在意她是一无所有的孤女,一样用最慎重的心情为她办婚礼,而且还帮她多准备了丰厚的嫁妆,让她满心的感激。

  钱镜风也改了他爱风流的毛病,外出除了去巡视产业外,其余时间都留在府里陪她。只要和他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事都是快乐的,他们”起看书、下棋、画画……有如神仙眷属般,日子开心得让她忘了什么是愁苦。

  只是在美好的生活里,她心底的那份秘密就越来越说不出口,她怕一旦真相曝光,她会失去一切,所以一日拖过一日,甚至她想将秘密忘记,都不要再想起。只是金晶晶却忘了纸包不住火的道理,真相是永远也掩盖不住的。

  金晶晶在房里观看大夫人送给自己的首饰,这是她收到的第一份结婚贺礼,光看那琳琅满目的珠宝就够教她吃惊了,更咋舌的是全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金小姐,您看,这珍珠项炼好漂亮!”美琪欣羡地说。

  “这红宝石手炼也很美丽啊!”美洁手里的宝石颗颗都是鲜红似火。

  而金晶晶手中拿的是晶莹剔透的翡翠,“大夫人送的礼物太贵重了。”“金小姐,您以后就是府里的二少奶奶了,这些饰品正适合你的身分,怎会贵重呢!”美洁笑说。

  美琪点头,“是啊,这才是大夫人的礼物呢,还有四位夫人和你未来婆婆的礼还没收到,到时一定更可观。”谣传钱府的财富甲天下,实际见过后才会明白那有多吓人了。

  这时传来敲门声,婢女来通报,请金晶晶到花厅。

  金晶晶忙让婢女收起礼物,快步的来到花厅。

  一进门,六位夫人都在,她恭敬的一一行礼,“姨娘,夫人们,您们找晶晶来有什么事?”微笑问起,却也隐隐感觉到众人的脸色有些怪异。

  五夫人先开口,“晶晶,姨娘一向对你的身分没有怀疑,在相处时也明白你是个好女孩子,只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该老实的告诉姨娘呢?”金晶晶心一动,但仍是疑惑的看着五夫人,“姨娘,晶晶不明白您的意思。”“五妹是难以启齿,那由我来说吧!”二夫人接口,看向金晶晶说道:“镜风怜你在金家受二娘欺陵,便特地命媒婆去到新源镇金家告知你要嫁入钱府的事,想为你出口怨气,让你的二娘明白你有了好归宿,媒婆今天回到了府里,却告诉我们金家的大千金早在两岁时就病死了,金家的夫人表示你只是个服侍金夫人的婢女,根本不是金家小姐。我们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金晶晶的脸色褪白了,看了众夫人一眼,她黯然的屈膝跪地。

  “晶晶,你有话就直说,别跪了,起来吧!”大夫人忙说。

  金晶晶摇头,“晶晶有错,我欺骗了各位夫人,在此请求夫人们原谅,但是二娘说的话也是错的,五夫人所接生的金小姐,的确在两岁那年病死了,这让娘很伤心,于是就收养了本是孤儿的我为女儿,也将我取名为晶晶,我虽然不是爹娘的亲生女儿,但却是爹娘的养女,这是金家上下都知道的事,这点晶晶没有说谎,是二娘嫉妒才会中伤我是个奴婢,这点夫人们若愿意去调查,一定能明白真相的。”“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没想到我接生的女娃那么薄命。”五夫夫有些感伤。“晶晶受到二娘迫害逃来富城,因为怕说出了实情五夫人不会收留,所以就没据实告诉五夫人,请五夫人恕罪。”金晶晶磕头认错。

  五夫人起身来到金晶晶身旁,亲自将她扶起,“晶晶,这也不全是你的错,任何人若换做你的情形,也会隐瞒身世的,我能谅解你欺骗的行为,可是之后你应该找机会告诉我真相,一味的欺瞒是不对的,毕土见这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让人给揭穿了总是难堪啊!”“对不起。”金晶晶惭愧得不敢看五夫人,只能哽咽的道歉。

  五夫人叹了口气。

  “那这事该怎么办?婚事还该继续进行吗?”四夫人提出。

  “五妹,你的意思呢?”大夫人询问。

  五夫人看看金晶晶,“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做,看镜儿自己的决定了。”听到钱镜风的名字,金晶晶轻颤了下,勇敢的抬头看着五夫人,“镜风……不,……二少爷,他知道这件事了吗?”“目前还不知道,不过已经派人去通知他回府了。”五夫人回答。

  也就是说他回府后就会明白了,看每位夫人对自己失望的神情,也能明白他会如何的反应,金晶晶思及此,心更直落入深谷里。

  “晶晶,你先回房吧,一切等镜儿回府后再做打算!”大夫人下令。

  金晶晶再向各个夫人跪地赔罪,“对不起,夫人们错爱晶晶了,我真的很抱歉,对不起!”道完歉,她掩面离开花厅,直奔回房。

  回到房里,她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她一直埋在心中的秘密终于被爆发出来了,还得到了如此的结果,即便她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既定的身世,眼看就要到手的幸福也在瞬间灰飞烟灭,这是上天和她开的最残酷的笑话了!

  若不曾得到,就不觉得失去的痛苦,而她却在要拥有时失去,她的痛更是无法计量,若当初明白自己用尽了心力到头来仍是”场空,自己还会有勇气踏入钱府吗?如今想什么都太迟了,事实已经注定,自己仍是没资格得到上天的眷顾,那她还留在钱府做什么?等待再看一次钱镜风明白受骗后的愤怒不屑神情吗?她会承受不起的!金晶晶拭去颊上泪水,来到衣柜前,拿出放在最下层的包袱,那是仅属于她的东西,打开包袱,她找出里面的男装飞快换上,再将头发打散重新束起,她又变成那个刚来到富城的穷小子了,她再解下颈上的金锁片,手微颤抖的将它放在桌上,从来就不是她的东西该物归原主了!

  最后再看一眼让自己经验到富家小姐生活的房间,眸光落在桌上的木箱,里面装着的是她的新娘梦,一个永不会实现的梦想。

  感到泪水又涌上,她急忙抓起包袱转身离开,出了镜轩后就直往后门而去。没多久,她就来到后园的小门前,没勇气回头多看一眼钱府,一咬牙,她打开门直奔着离开。

  泪还是滑落脸颊,滑过颊边的泪珠就像她丧失的一切美好生活,一旦流出了眼眶,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