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眼儿媚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眼儿媚目录  下一页

眼儿媚 第八章 作者:可儿


  奎行云睁开眼睛醒了,见到洒在窗上的明亮光线,知道已经天亮了。

  他动动手脚想起床,却发现一双白皙小手抓着自己的手,手的主人趴在床边睡着了,只是由她蹙紧的秀眉看来,她睡得并不安详。

  奎行云最先涌入脑里的念头就是将她纳入怀中,让她睡得安稳,再抚平她纠结的眉头,但是一想到昨晚的情形,令他倏地脸色沉下,他很明白她的意思,她认为感情会成为她行医的绊脚石,对她而言,她爱医术更甚于一切,她不想接受感情,更不愿付出真心,医学就是她的全部了,他不过是她的一个病患而已,没有什么特别。

  没想到他自命风流,向来只有女子渴求他的青睐,没有女人会拒绝他的感情,如今却让他遇上了一个,或许她对他是存有些许的情感,可是那种微弱的感情无法满足他,他要的是她全部的心思,心中也只能有他一个人,所思所念都要是他,他不会接受退而求其次的爱情,现在她清楚表明了她的想法,他当然就是知趣的不再强求了。

  既然如此,她何必还多事的握住他的手陪他一夜呢?难道这也是大夫对病人该有的行为吗?感情的规则由他来订,他不会让自己被她反覆无常的行为所迷惑,不过他倒想亲眼看看,宓如意真对他是毫不在乎吗?或者他应该做些事刺激她一下,如此就更能看出她的真情了。

  奎行云心中有了另一番的打算,神态自若的微笑着,首先当然就是抽回自己的手,说好不纠缠她,两人就不用这么亲密,他拨开了她的手。

  这举动让宓如意转醒了,睁开眸子缓缓的抬起头,当见到坐在面前的奎行云时,她露出了纯然无防备的笑容,“你醒了呀,早安。”

  奎行云却是神情冷淡,“你怎么在我房里过夜了?”

  他不友善的模样让她记起昨夜的事,笑意从她脸上退去,讷讷的解释,“我……本来是想等你情形稳定后就离开,可能是因为太累了,所以就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那现在你醒了,就离开吧。”奎行云冷漠的赶人。

  这和以前有如同天壤之别的态度教宓如意有些承受不住,不过才过了一夜而已,她不懂奎行云怎能由对她百般的疼惜怜爱立刻就变成如此的生疏冷漠,难道他的感情可以收放自如,完全不在心上留下痕迹吗?

  宓如意怀着深深的失落感对奎行云点个头,“我明白,我走了。”

  她踩着沉重的脚步走向门,正巧四婢也进入房里要服侍奎行云梳洗,见到宓如意她们都很吃惊。

  “宓大夫,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你陪了公子一整夜?”恋秋话藏不住直接就问了。

  “我昨夜毒发作,宓大夫不放心就照顾了我一夜。”奎行云淡淡的出声说道。

  四婢一听飞快的奔到奎行云身边。

  “公子,那你现在情形如何了?还会不舒服吗?”爱春急问。

  奎行云哈哈一笑,大手就将爱春搂入怀中,在她颊边亲了下,“你自己说呢?丫头。”

  爱春吓了跳,“公子!”公子已经许久不曾和她这么亲密了。

  “公子!”另三个婢女见状也忙偎近他,想得到他的疼爱。

  奎行云朗声笑着:“哈……你们就爱撒娇,让我想不疼你们都难!”他很公平的在她们每个人脸上用力亲了下。

  见他们主婢戏谑玩闹的模样,宓如意脸色变得苍白,她急急加快脚步逃出门,不愿再目睹让她心痛的画面。

  宓如意没有回到房里,而是逃到了药房,想藉着药房里浓重熟悉的药草气味镇定她的心神。

  自己怎会这么痛苦呢?她不该心痛的,即使对奎行云有感情,也应该是平平淡淡不至于到椎心断肠地步,是他对她用情较深啊,为何他却能立刻从伤痛中恢复,还能和婢女调笑,而伤心痛苦的竟然是自己?不该是这样的!

  可笑的是她还担心会太伤奎行云的心,原来伤心的是她自己,他已经习惯身陷红粉堆中了,谈笑用情,洒脱自在,怎么可能会有深刻的感情呢?他所表现出的柔情亲密,不过是他捕捉中意女子所用的方法,或许已经有许多的女子被他这样追求过了,身为情场浪子的他怎会为一段不成熟的感情伤心呢?是她自己太傻、太天真了,以为他用真心在对待她,其实她也只是他猎艳名单里的一个猎物而已。

  宓如意仰高头,不让浮在眼眶里的泪水落下。她不会为奎行云掉泪,他们的感情还不到这么深,这样也好,看穿他的多情风流,也就能让自己死心,不用忧虑沉迷于感情而无法专心为他治病,少了红尘俗事的牵绊,她也可以恢复自己以往那种淡然看世情的心。当她成为一名医者,决定女扮男装济世时,也同时宣判她孤独一生的命运,没人会接受她这种不知该论定为女人或男人的人,感情对她而言是奢侈的事,和奎行云相遇她以为自己拥有了,到头来却还是一场空。

  这样也好,至少她治愈奎行云后可以潇洒的离开了。

  宓如意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悲苦伤感。她一生中最大的痛苦就是师父过世,而她都能咬牙撑过去了,何况这小小的感情事,她明白自己会度过的。

  抹去眼角不小心溢出的泪珠,她调息理气,一会儿后她的神情恢复平静,离开药房回到客房。

  不论宓如意是真平静抑或假平静,也不管奎行云是真多情或假多情,如今这对男女彼此间有了心结,情字这条路就更难走了。

  ※※※

  宓如意在炼丹房里将调配好的药材放入丹炉中,盖上盖子继续再用慢火熬炼三日,就能制成天香玉露丹了。

  天香玉露丹是她师父特制的灵丹,既能助血行气增益功力,也有强身健体的功效,是武林中人人所希望得到的圣药,当然对奎行云的身体也非常有助益,所以她想在离开之前炼制一些留给他。

  她心中既然有了离开的打算,就表示奎行云的病几近痊愈了,她改变了之前的医治方法,而是采取边治病边解毒,果然成效立现,奎行云也不再有毒发的情形产生,虽然这个方法需要较长的治疗时间,可是也安全稳定多了。

  之后她福至心灵,大胆用了许多较冷僻的药材来医治奎行云,结果也让她满意,不但加速疗程,副作用也少了许多,用药治疗起来更是顺心应手。

  这些都是在她和奎行云了断情缘之后才有的成果,更是印证了师父的嘱咐是对的,当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不限于情,她才能客观的看待奎行云的病,连上天都向她证明了这个道理,她还敢违背吗?

  如今奎行云和她之间只剩下疏冷客套,虽然天天见面,但是谈论的只是治病一事,不再和以前一样谈天说地,而且每每在看过他的病后,她就忙找理由走开,不想见到他和四婢打情骂俏的情形。为什么奎行云总故意爱在她面前和四婢嬉闹?是为向她证明他的风流多情吗?还是显示他非常受女子青睐呢?不管他这样的举动是出自有心或无意,都让她深受伤害,她必须耗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勉强自己不露痕迹的熬过。

  她不晓得自己为何无法对这段过去的感情释然,还是会揪着心疼,在没有方法可开解下,她也只能眼不见为净,尽力闪避。

  如今奎行云已经好了八、九分,壮得和寻常人差不多,只差他体内还有余毒待清,等清完了这些毒,他就是个健康的人了。

  治好奎行云的病,她便能离开风云山庄,离开这个伤心地。

  宓如意注意着炉火,炼丹房里既温暖又安静,她很喜欢待在这里,一阵脚步声传入,出现的是李华一,他殷勤的端了盘栗子过来。

  “宓大夫,我就知道你一定又在炼丹房里了,厨房里刚炒了栗子,很香的,一起来吃吧!”他将盘子放在一旁的小几上招呼着。

  “不了,我不爱吃栗子。”宓如意回绝了。

  “宓大夫,你吃吃看嘛,若嫌剥壳麻烦,我帮你。”李华一剥开一颗栗子壳,拿出里面香白的栗子送到她面前。

  宓如意忙摇手,“不用了,我真的不想吃,李大夫,你来得正好,我要到药房再抓些药来,麻烦你为我顾炉火。”

  交代后便要离开,李华一急拦住她。

  “宓大夫,你为何总是拒绝我,莫非在下这么讨人厌,让宓大夫嫌弃吗?”对于宓如意总是冷着脸对他,李华一没了耐性,直言就说。

  她淡淡一笑,“李大夫,你说得太严重了,我们在山庄里相处了好一段时间,也能算是朋友了,我怎会这么想呢!”

  “那宓大夫一定也愿意以后的日子有在下相伴吧?”李华一打蛇随棍上。

  “我不懂你的意思。”宓如意疑惑的看着他。

  “宓大夫是在下见过医术最好的医者,在下想好好向宓大夫学习,因此我决定离开风云山庄后便追随着宓大夫,和你一起行走江湖。”李华一表情认真。

  闻言,宓如意吓了一大跳,赶忙声明,“李大夫,我说过我习惯独来独往,不喜欢身边有人随着,江湖上多的是比我高明的名医,李大夫要拜师请找别人,我无法答应!”

  “宓大夫,在下认定你就不会改变,不管你接不接受,我都会跟着你的。”李华一采取和奎行云一样的耍赖手法,只是给人的感觉却差太多了。

  她皱起眉头,脸有不豫之色,“李大夫,你这做法无异是强求,太为难人了,我不会理会,也恕难接受!”

  “宓大夫,你才说不会讨厌我,怎么现在又不肯接受我与你同行呢?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天涯海角相随,永不分离。”李华一看着宓如意清丽的容颜,忍不住诉说满腔的柔情。

  宓如意急忙后退好几步,拉开和他的距离,面容冷肃,“李大夫,请自重,不要胡说八道!”

  李华一也索性挑明说了,“宓大夫,我早知道你是女扮男装,所以我不是胡说,我真的希望能和你在一起,成为一对神仙眷侣,一起行走江湖。”

  宓如意满脸惊骇的瞪着他,“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有次我不小心听到少庄主和你的对话,又见他拆去你的发带,看到你长发披肩的女儿娇态,我那时才明白原来医仙宓如意竟然是个女子,也是从那时起我就喜欢上你了,只是少庄主也对你有意,镇日都和你在一起,让我无法接近你,但是我很有耐心的在等待,我知道少庄主风流多情,对你绝对不会是认真的,果然近来你和少庄主渐行渐远,感情也转淡了,如此一来,你应该就能接受我了吧!宓大夫,我虽然没有显赫的家世财富,但是我能保证一定比少庄主更爱你,对你更温柔更好,你跟着我绝对不会后悔的。”李华一用极温柔的语气告诉她。

  宓如意脸色冰寒,生气的怒喝道:“暗中偷窥别人是最无耻的行为,枉费你饱读诗书却不懂得礼数,我不会喜欢你,也绝不可能和你在一起,请你立刻离开炼丹房!”

  李华一被她责备得有些难堪,但还是忍着,尽力表明自己的心迹,“宓大夫,我对你真是一片痴心,我喜欢你,更爱上了你,此生此世我只想有你这个伴侣,你先别马上就拒绝我,你应该给我机会,看我的表现之后再下决定,你会了解我有多爱你,我绝对是最适合你的男人,也是你最佳的丈夫人选。”

  “住口!不准你再说了,我根本就不喜欢你,你离开这里,马上走!”宓如意冷着脸下逐客令。

  李华一不想弄拧了两人的关系,只好暂时先顺从她的意思,“好,我可以走,你别生气,只要你明白我是真心在喜欢你,对你的心也是一辈子都不会改变,请你好好考虑,我离开了。”

  说完,他转身来到门口打开门,却赫然见到奎仕东就站在门外。

  “庄……庄主!”

  奎仕东绷着脸走入炼丹房,对李华一下令,“你退下!”

  李华一不敢不从,低着头急急走开。

  奎仕东来到房中间,隔着炼丹炉注视宓如意,“我早就看出你文弱得不像男人,原来你真是个女子。”

  宓如意大方的回视奎仕东不善的目光,“我从没否认自己不是女子。”

  “但你也没说明自己是女人!”奎仕东冷肃的说。

  “宓如意就是宓如意,是男是女有差别吗?”她一脸的坦然。

  “我曾听过仆人间相传的暧昧流言,说少庄主和你交往过密,我相信云儿的为人,所以一直没理会这样的谣言,但是云儿前两天却找我谈了一件事,所以我今天才会来炼丹房要与你谈谈,没想到竟然让我发现你的秘密,现在我明白为何云儿会提出要聘你成为山庄里的大夫,让你长留在风云山庄了。”奎仕东锐利眸光盯着她。

  惊讶浮上了宓如意的眸子,意外耳朵所听到的消息,“要我留在风云山庄当大夫?”

  “你不知道这件事吗?”奎仕东不太相信。

  她很老实的摇头,“我的确不晓得。”

  奎仕东沉默了半晌,接着开口,“我不管你是否知情,这都不重要了,在我知道你是女子之前,我或许会答应让你留在山庄,但是现在我晓得你的真实身分,就不可能同意,我不会允许云儿和医仙传人在一起,这段感情必须结束!”他的语气强硬坚决,无法接受这样的事。

  宓如意在震惊过后,心头涌上丝丝喜悦。原来他还是惦挂着她,不是真那么的无情,这样就够了。

  她神情平静的回应奎仕东,“庄主,我和少庄主之间已经没有纠葛了,我不会留下的,在治愈少庄主后,我会马上离开风云山庄。”

  “你这话当真?不会想私下再让云儿出面为你说情吧?没有人可以改变我的决定!”奎仕东先声明。

  宓如意也淡然的开出保证,“庄主,我离开的心意已决,也不会为谁所变动,在少庄主病愈后,我一定会离开风云山庄的,请庄主放心!”她很明白在上一辈的恩怨下,风云山庄是容不下自己的。

  奎仕东看她不是在说谎,心安定了些,放缓了语气,“宓大夫,你是个很好的女子,我应该对你没有偏见才是,可偏偏你是卫红云的徒弟,这个身分让我无法接受你,你冰雪聪明,应该能谅解我的心情才是。”

  宓如意没有怪罪他,“我明白,庄主,即使我是个男子,也不会留在山庄,我来风云山庄为少庄主治病不过是要完成玄铁令的承诺,之后我就会离开,这里也非宓如意的栖身之所。”

  这话说得正合奎仕东的意,让他所剩的疑虑都消除了,“宓大夫,你肯配合,老夫真的很高兴,我看云儿的病已经好了大半,也快痊愈了吧?”

  “三天之内,我会解去少庄主身上所剩的余毒,少庄主就会完全恢复健康了。”

  奎仕东面露欣喜,“这样就太好了,我日夜期盼的就是云儿能拥有健康的身体,如今这愿望总算是实现了,宓大夫,风云山庄受你如此大的恩德,我愿意奉上最大的诚意,不管你有什么要求,金银财宝、豪宅奴仆,只要能办得到的,风云山庄都会尽力达成。”

  “玄铁令出,有求必应,我不过是完成师父的诺言,不需要任何的报酬。”宓如意谢绝了奎仕东的酬礼。

  “既是如此,我也不勉强。云儿就如同李华一所说的生性风流多情,总是无法对感情定性,说实在的也不适合宓大夫,但是云儿现在对你还是兴趣浓厚,恐怕不会同意你的离开,为免多生事端,还请宓大夫别将离去的日期告诉云儿,届时我也会引云儿出门,那就不会和你打上照面,让你能安心的离开,这事还望宓大夫帮忙!”他提出请求。

  奎仕东设想得这般周到,宓如意点点头表示同意。

  他笑着道谢,“谢谢你,宓大夫,以后若有什么需要风云山庄帮忙的地方,可以尽管说,风云山庄绝不会推辞的。”

  宓如意欠身回礼,“庄主,别客气,一还一报,此后便两不相欠了。”

  “那我不再打扰宓大夫做事了。”奎仕东得到了满意的答覆,愉快的举步离开。

  宓如意将注意力再放回丹炉,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

  她已经没有心事了,对奎仕东的应允不过是再次肯定了她一定会离去,但能知道奎行云还在意着自己,她没有遗憾了。

  分离将至,剩下的三天是他们相处的最后时间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