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眼儿媚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眼儿媚目录  下一页

眼儿媚 第六章 作者:可儿


  奎行云房里嗅得出紧张的气息,虽然是为了治病,但要激发奎行云体内的寒毒,仍会带来致命的危险,所以奎家两老不放心,坚持来房里观看治疗过程,连在一旁帮忙的李华一也心有忐忑、面露惶然,宓如意则是脸色严肃、神情平静,唯有病人奎行云还是一贯轻松闲适的模样,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指的就是这种过人的气势吧!

  “你准备好了吗?”宓如意询问奎行云。

  他带着笑容回道:“来吧,我就任由宓大夫处置了。”

  “云儿!”奎夫人担心的看着儿子。

  “娘、爹,别愁,相信宓大夫吧!”奎行云柔声安慰双亲。

  两老也只好按下满腹的忧心忡忡,看着宓如意的安排了。

  宓如意先让奎行云吞下丹药,再吩咐他盘腿坐在床上,她也上床盘腿坐在他身后,提气运至双掌,将内力贯入奎行云体内,催助药性快速发作。

  不久后,就见奎行云脸色由红润转成苍白,身躯开始微微颤抖,显示他体内的阴寒之气发作了。

  “将水盆拿过来。”宓如意出声道。

  墙角摆放了数个装着清水的木盆,岳勋忙拿起其中一盆送到床边。

  “少庄主,你伸出中、食两指放入水里,将身上的寒气导入水中。”

  奎行云依言做了,将指尖浸在水里,让寒气顺势而下,结果木盆里的水竟然开始冻结成冰。

  奎仕东和奎夫人惊奇得面面相觑,在场的其他人也面露不可思议之色。

  待整盆水都结成冰后,宓如意交代快速换过别盆水来,一样要奎行云将寒气集于指上贯注于水盆里,然后水盆内的水快速结成冰,等整盆水都冻结了再换一盆新的来。

  就用这样的方法不断的逼出奎行云体内的寒气,奎行云的脸色已经由白转成青灰,不曾松开过的眉头代表他所承受的痛苦,不过他始终咬紧牙根,连哼都没哼出声。

  宓如意和他气息相连,很清楚他所受的苦楚,她感到心在撕扯着,所能做的也就是加速助他排除体内寒气,早些结束苦难。

  幸而寒气之毒发作猛爆,涌起快速,退得也迅疾,在宓如意内力的催逼之下,寒气沿着导引尽速的排入水盆里,在连换了五盆水后,清水结冰的速度逐渐缓慢,显示奎行云体内的寒毒已几近消除。

  “李大夫,喂少庄主吃下药丸。”宓如意吩咐。

  李华一点头,将宓如意之前交代的数种灵丹药丸一一喂入奎行云嘴里,奎行云吃下药一会儿后,宓如意才收回内力下床,也让岳勋将水盆端走。

  宓如意小心的扶奎行云躺下,为他诊脉探情况。

  结果让宓如意脸上浮起笑容,显得很高兴,“阴寒邪气已经尽数排出了。”

  “真的,那太好了,太好了!”奎夫人很开心,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也终于能放下。

  奎仕东露出欣慰的笑容,虽然不愿承认,不过宓如意的医术真是没法子挑剔。

  宓如意将奎行云的手放入被里,看着奎仕东夫妇,“庄主、夫人,少庄主刚解了阴寒之气,极需要休息,庄主和夫人不如也去安歇,明天再来看少庄主吧!”

  “不过为何云儿的脸色还是那么苍白呢?”奎夫人观视着床上的爱子。

  “夫人,少庄主现在元气大伤,还需要时间调养才会复原,如今少庄主身上的阳火之邪和阴寒之气都排除了,没有邪气的干扰,我便能用药治疗少庄主身体的痼疾,那少庄主的身子便会一日日健康起来的。”

  奎夫人满心的欢喜,“一切还是要麻烦宓大夫了,宓大夫不愧是医仙,用药如神,一步步的解开了云儿身上的旧疾,有你在此,我和老爷便能高枕无忧了!宓大夫,你用了那么多内力医治云儿想必也一样很累了,照顾云儿的事就交给岳勋和婢女做,你也回房休息吧。”

  宓如意正想向奎夫人点头应允时,突然伸来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她微皱眉想甩去,但大手却将她握得好紧,不需细想她就明白那只手是谁的了,幸好她宽大的衣袖遮住了奎行云的举动,否则不教人起疑才怪。

  唉,他这样拖住她,有何用意很清楚了,这男人就是要她不得闲便是了。

  宓如意只得找说词回答奎夫人,“呃……目前少庄主气力虚竭,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由我来照顾比较妥当。”

  “既然如此,又要再辛苦宓大夫了。”奎夫人没见到儿子和大夫私下的举动。

  “夫人不用客气。”

  奎氏夫妇和其余人陆续离开房间,待房里只剩他们两人后,宓如意忙从他手中收回自己的手。

  她讽刺的道:“想不到少庄主体力惊人,经过那么辛苦的疗程,竟然还有力气变花样!”

  奎行云稍稍睁开眼,马上又无力的闭上,没发出声音。

  “你这样到底是睡还是醒啊?再不表示清楚我就要离开了。”

  以为他又在装模作样戏弄自己,她不悦的转身欲走,被里的手又伸出拉住了她的衣角,奎行云再睁开眸子,但嘴蠕动了下还是没声音。

  宓如意看懂了他的意思,“你是太累了,出不了声对不对?”

  奎行云闭了闭眼当回应。

  “那就快闭上眼,你现在最需要休息了。”宓如意放柔了语气。

  不过奎行云却一直盯着她看,没有回应。

  他们相处有段时间了,她猜得出他在想什么。“你是要我别离开,在这里陪着你是不是?”

  奎行云眼睛又闭了闭。

  看他这般殷切,又一身的虚弱,她如何狠心拒绝他的要求呢?“好,我留下,你别再强撑着了,快闭上眼吧!”

  奎行云再次握住了宓如意的小手后,才肯安心的闭上眼睛。

  看着他握住她的大手,又看他疲惫倦怠的面容,她的心莫名抽痛了下,升起一股疼惜之情,她宁可他有精神做个无赖惹自己生气,也不想看他如此脆弱的模样,教她难受,好想代替他生病。

  老天!她怎会有这样的想法,如此的关心就太过分了,远远超过了大夫对病人的关怀,这不是好现象,医者是不能对病人太用感情,有了感情的牵绊,就无法客观的诊断病情了,而且她和奎行云也不该产生情感,她要管好自己的心,绝不能被他浪荡的追求手法迷惑了!

  离他远一点,她真要离奎行云远一点才好!

  只是话说来简单,宓如意真的能做得到吗?

  ※※※

  “公子,药煎好了,请喝药。”爱春端着药碗来到奎行云病榻前,娇声的道。

  “宓大夫呢?”奎行云沉着脸问。

  “宓大夫在炼丹房,这药就是宓大夫让奴婢煎好请公子喝下的。”恋秋回答。

  “我要见宓大夫!”奎行云不理会她的话,迳自说道。

  “公子,宓大夫正在忙,等他忙完了再来看公子好不好?你先将药喝下嘛!”惜冬像在哄小孩似的柔声劝着。

  奎行云却是翻身面壁,“叫宓大夫来,否则我不会吃药的!”

  四婢闻言,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该怎么办。公子这阵子身体不好,心情更不好,只有宓大夫能劝得了公子,也唯有宓大夫的话公子才能听得入耳。

  爱春只好同意,“好,公子,奴婢即刻去找宓大夫来。”让恋秋和惜冬顾着奎行云,她和喜夏出门找人。

  “爱春,你不会觉得公子对宓大夫太过于依赖了吗?两个人的关系实在很奇怪。”喜夏边走边说起。

  “不只你这么觉得,岳勋和李大夫也感觉到公子和宓大夫之间的怪异,但是谁敢多嘴问呢!”爱春也发觉不太对劲。

  “宓公子虽然眉清目秀像个女人,但他还是个男人啊,爱春,你说公子会不会得了断袖之癖呢?”喜夏不由自主的往这方面想去。

  爱春忙斥喝她,“上次才说过你,你怎么又胡说了,公子不会有这样的癖好的,你再乱说话被公子或庄主、夫人听到,你不被赶出山庄才怪!”

  “好、好,我不乱说,我不说,不说了!”喜夏吓得忙噤口。

  两人来到炼丹房找到宓如意,向她说明奎行云的意思。

  宓如意脸上有丝无奈,将看炉火的事交给李华一,随着婢女回到云轩的主人房。

  “我来照顾少庄主喝药,你们先出去吧!”宓如意吩咐。

  四婢依言退了出去。

  宓如意端起桌上的药碗来到床边时,奎行云已经转回身面对她。

  “喝药。”宓如意将药送到他面前。

  “喂我。”奎行云坐起身,回得干脆。

  宓如意无法,只好拿起汤匙一口一口的喂他喝下药。

  “老天,你开这是什么药?一次比一次苦!”喝完药,奎行云蹙紧眉头抱怨。

  “良药苦口啊。”宓如意淡声回答,将空药碗放回桌上。

  “过来。”他对她张开臂膀。

  宓如意拿眼瞪着他,想不从他,可是明白他公子若不高兴一闹,一定会掀起更多的麻烦,令她头痛的事已经够多了,她可不想再加一样,只得顺从的走回床,被他拉入怀里搂着。

  “你在不高兴?”奎行云看出了她的情绪。

  “你昨天才答应我会好好吃药,怎么今天就闹性子不吃了呢?”宓如意指责道。

  “因为我想见你啊,今天都过了一大半了,你到现在才来看我,若我乖乖吃药,我看我今天大概就见不到你了。”奎行云有些幽怨的瞅着她。

  “我在忙啊,我们太接近已经引起流言了,你看不出四婢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们吗?”她不相信他没注意到这事。

  “那你就公布真实的身分嘛,这样就不会有那些蜚短流长了。”他真希望她能公开女儿身。

  “你别再提这种不可能的事,要改的该是你的态度,你不应该黏我黏得这么紧的。”她没好气的指责他。

  “没办法,当初你要求只能在私下追求你,那我唯有多制造“私下”的时间了,这样才能追到你啊!”奎行云一副理直气壮。

  “你如此不讲理只会害了自己,我医好你就会离开风云山庄,什么谣言都不会再传到我耳里,而你是少庄主,这儿可是你的家,你希望你的婢仆用有色的眼光看你吗?”宓如意提醒他。

  他完全不在意,“我管别人怎么说,人是为自己而活的,还有,你以为你能轻易的离开风云山庄吗?”说最后那句话时,他脸上难得有了严肃的神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宓如意警觉的看着他。

  奎行云淡然道:“我的病那么难好,不医好我的病,我怎会放你走呢!”

  “你会觉得自己病情加重,是因为少了阴阳两股邪气,它们虽然会危害到你的性命,但是也在支撑着你的精气神,使你就算重病,没发作时却精神不错如同平常人一般,如今两股邪气被消除,你身体里隐藏的病痛全都浮现,你才会气虚体弱像个重病的人,这是正常的现象,不过也是暂时的,再经过一些时间的疗养,你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好,失去的精神也会补回来的。”

  “我明白,只是镇日躺在病床上,让我觉得自己真像是个废人,我痛恨这样的身体。”奎行云皱着眉叹气。

  “这样正好可以让你多看看书,学习圣贤之道,别净想着风流快活,成为玩物丧志的纨裤子弟。”宓如意不客气的教训他。

  奎行云扬声大笑,点点她雪白鼻头,“小东西,开始想管我了吗?这似乎是妻子才可以做的事呢!”

  她脸儿大红,娇嗔道:“谁要做你的妻子?管你的只能是妻子吗?爹、娘、师父都可以,我不介意你拜我为师。”

  奎行云笑着搂紧她,“不好,你做我师父的话我们不成了师生恋?与礼不合的,而我大概也要不起你这么凶悍的妻子,所以你做我的情人吧,只负责与我谈情说爱好了。”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宓如意心震动了下,有抹苦涩在心底晕开,她抑制着神情不变挣出了奎行云的怀抱,“我不想再和你说疯话,你无聊就找四婢来陪你,我回炼丹房顾丹炉了。”丢下话,她三步并作两步的快速离开。

  目送她的背影,奎行云嘴角浮出得意的笑容。她对自己有心无心,小小一试就试出来了,这个单纯的小东西,以她的性格,她怎可能答应做情人呢?他当然了解这点了,可惜小东西却不了解他,白生了一肚子的闷气。

  他会告诉她答案的,不过不在这个时候,等她看清楚自己的心再说吧!

  ※※※

  时间的流逝飞快如梭,宓如意在春日时节被请入风云山庄医治奎行云,先是成功的治愈了他身上两道阴阳邪气,接着开药医治他周身的痼疾,有些病能立刻药到病除,不出三日便治好,但遇上多年沉痾即需要较长的时间调养,奎行云一出生身上就带着病了,医治起来当然更是花时间。

  时序从春天经过了暑热的夏日,步入秋凉的季节,奎行云的病情终于有了明显的起色,这让风云山庄充满了欢喜的气氛。

  眼见爱子稳定的恢复健康,奎仕东和夫人都笑开了嘴,主人开心,底下的侍卫奴仆自然也跟着高兴,少庄主能病愈可是风云山庄上下最期盼的事了。

  身为当事人的奎行云自然是最高兴的人,熬过病奄奄躺在床塌上的痛苦日子,在身子硬朗起来后,性情也较以往更洒脱明朗,除了帮忙父亲处理风云山庄的事外,也重拾起宝剑练功。

  练功场上传出了挥剑的声响,玉树临风的潇洒姿态配合著灵巧俐落的剑招,他每刺出一招都有着优雅的步法,身形翩翩似在舞剑,美妙惑人,不懂的人只觉得他的招式舞来好华美,懂得的人便能看到在优美之下的凌厉剑气,既是柔和圆融也是刚强霸气,这套剑法巧妙融合了刚柔,威力不凡。

  奎行云以行云流水之姿,一气呵成的舞完了一套剑法。

  “你病体未愈,不应该做这么伤身伤神的事。”清亮的嗓音响起,宓如意不知何时来到场边。

  奎行云出了一身汗,但是神情欢喜,“我许久没练剑了,今天来动动筋骨真舒服,奇怪的是自己的内力非但没退反而精进了。”

  宓如意解释,“你天天吃的天香玉露丹里就有增进内力的功效,内力进步是很正常的事。”

  奎行云看她一眼,蓦然收起笑容,人影就如风般卷向她。

  宓如意也不惊慌,他想找人练剑,她就陪他玩。她足尖一点,纵身向前迎战奎行云,举手投足间尽是轻灵风采,两人对招没有火气,倒像一对男女一同舞剑戏耍。

  不想奎行云太累了,她陪他玩过十数招后就跃开停手,“你不能太劳累,否则会危害到身体的。”

  奎行云收起剑,走近她身边,“你的武功是卫前辈教的吗?”

  宓如意点点头。

  “能将自己的武功转成适合女子的招数,又不改其威势,卫前辈真是厉害。”奎行云口气中满是敬佩。

  “你看得出来?”宓如意有些惊异,武功若没到一定的水准,是绝对分别不出男子和女子招式的不同。

  “这又不是难事,换我考考你了,你看得出我的剑法出于何派吗?”奎行云眼带笑意问道。

  “是逍遥派的龙舞九天剑式吧!唯有逍遥派的剑法才会华丽优雅却又隐带杀机,只是逍遥派隐遁江湖已久,有传言说它已失传了,没想到你竟然是逍遥派的传人。”宓如意回答,没被奎行云考倒。

  奎行云挑起眉看着她,“果真是见识深博,佩服、佩服,不过我非逍遥派之人。”

  宓如意不解的问道:“你既然学了逍遥派的武学,怎么不是逍遥派的人呢?”

  奎行云笑笑说明,“我并没有拜逍遥真人为师,我们是在偶然的机缘下相遇的,真人看我资质不差,但身子单薄又染重病,他无法收我为徒,只能凭着相识的缘分将逍遥剑法的口诀教给我,并教我练内功心法,并没有实际指点我练武,我是依着自己的摸索习武的。”

  “你的武功是自学的?”宓如意惊愕的瞪大眼。

  “你这是佩服的目光吗?我多了这个才能会不会让你更加的喜欢我呢?”奎行云露出邪气的笑容,乘机低头偷亲了下宓如意滑嫩的粉颊。

  宓如意太震惊了,无暇推拒奎行云的不正经。他那出神入化的剑招竟是自己练出来的,一身纯正的内力一样是自学的!她看过他处理山庄事务时的能力,一个人怎可以才学出众到如此地步?再加上生得俊美潇洒、器宇轩昂,上苍未免太偏心了,怎能将所有的优点都放在他身上呢?

  “哎呀,你真敬佩我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吗?”奎行云轻笑,顺手撤去了她的束发,让乌亮长发散落在肩上。

  这举动惊醒了宓如意,“你怎么又拆掉了我的发带?这是公开的场所,会让人看到的!”她急着想将头发束上。

  奎行云阻止她,“我练功时一向不准奴仆靠近,所以不会有人来的,我爱看你披散长发的娇态,其实我更想知道你女子装扮会是什么模样?你何时换成女儿身让我瞧瞧呢?”他大手托起她小巧的下巴。

  宓如意不高兴的拍去他轻佻的动作,“你不可能看到的,我就是这个样子,一辈子都不会改变!”

  “话别说得太满了,我相信你会为我改变的。”他张手搂住她,脸偎入她滑柔的发丝里汲取香气。

  “自大狂!我说不会就不会,你……光天化日下你不要这样啦,万一真被别人看到就糟了,不要……不要,别这样啊……”她扭扭捏捏闪避开奎行云的挑逗,但身子都陷在他怀里了,她的拒绝也只是半推半就,最后仍和以前的情形一样,还是被奎行云占足了便宜。

  这一向就是他们相处的情形了,宓如意虽然满脸的无奈屈就,却也越来越习惯他的黏人亲近,逐渐的接受了他,只是她都倔强的加以否认。

  “如意宝贝。”奎行云吻着她的鼻头柔声轻喊。

  “不准这么叫我,好恶心!”宓如意娇斥道。

  “可是我就爱如此唤你,宝贝,我的如意宝贝!”奎行云的吻缓慢移下来到她的唇畔。

  宓如意想防着他吻自己,又恼得要更正他恶心的称呼,“我说过不要……唔……”

  再一次她仍是输在奎行云的死缠烂打下,四片唇相贴,谁都无法再说什么,只剩下挥洒不尽的浓情充斥在这对男女之间。

  不远处的一个身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定在当场无法动弹,李华一错愕的睁大眼睛,一时之间无法接受发生的事情。

  原来宓如意是个女子,而奎行云竟然还和宓如意……天啊!真令人不敢置信!虽然他一直觉得宓如意太过文弱了,可是他从没怀疑过她的性别,更没想到他会弄错了,宓如意竟然是个女人,在长发的衬托之下,她美得有若出水荷花,娇媚更胜芙蓉,他行走江湖见识过各式各样的女人,却没有一个女人比得上她的清丽,莫怪风流多情的奎行云也为她所倾倒了!

  现在明白宓如意的女儿身后,奎行云和她之间暧昧的行为就可以解释得通了。众人都在担心奎行云得了断袖之癖,哪知他却是个明眼人,看穿了宓如意的伪装不说,还暗里偷香,想将佳人纳为自己所有!

  李华一见到练功场上男对女的调戏逗弄,很为宓如意感到忿忿不平。奎行云怎能这样欺负人呢?就算风云山庄富可敌国,也不能这般强压弱女子!一股英雄气概由心油然而生。

  既然让他见到了宓如意美丽无双的真实面貌,他就不容她再受欺负,保护佳人之心,被挑起,他更想得到宓如意的芳心。

  不过他绝不会像奎行云如此的轻薄佳人,他会用一片赤诚之心来赢得宓如意的感情。

  本来李华一来此找宓如意是要询问一些行医上的问题,没想到让他发现这个大秘密,没惊动不远处亲密相拥的两人,他悄悄的离开,回去好好计画如何捕捉美人心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