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眼儿媚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眼儿媚目录  下一页

眼儿媚 第一章 作者:可儿


  三月天,春日的脚步刚近,但是冬天的势力仍未退去,夜晚,依旧是春寒料峭,在月上中天的夜半时,更是风冷,除了天上的星月外,大地笼罩着一片安宁寂静。

  不过风云山庄却是人声嘈杂,紧张的气氛弥漫整个山庄,因为少庄主奎行云的痼疾又发作了,而且这次发病还来势汹汹,更让庄里的所有人无心安眠。

  在奎行云的住所云轩,房里却安静得针落可闻,唯一的声响是床上病患轻浅急促的喘息,床边两名大夫陆泽元和李华一正使出全部心力要压制病情,仆人在旁递针传药,庄主奎仕东坐在椅子上愁眉深锁,焦急的奎夫人更是频频拭泪,站在他们身后的是奎行云的随侍护卫岳勋,全部人都绷紧了心不敢多言,目光焦点也落在奎行云身上,只见他的头在枕上不住的翻动,俊美的脸庞无血色,额上冷汗直流,手压在胸口上眉头紧蹙,正在忍受强烈痛楚。

  奎夫人看大夫一直无法减去儿子的病痛着急开口,“陆老,你们已经下针这么久了,为何还解不了云儿的痛苦呢?”

  “夫人,少庄主此回发病较以往来得厉害,老夫已经加重药量了,可能是药力还未生效,再过一会儿少庄主的情形应该就能稳定下来了。”陆泽元闻声回头向奎夫人,他曾为宫里的御医,退休后就被聘请到风云山庄医治奎行云。

  “我不要听应该的话,我要肯定的回答,看云儿那么难过,你们可明白做娘的心中有多痛吗?”奎夫人哽咽的道。

  另一位年轻大夫李华一帮着说明,“夫人,药并非仙丹,是需要时间催化的,我们已经尽力在救治少庄主了,请夫人体谅。”他在江湖上有“赛华佗”的美誉,医术超群,也是被风云山庄重金礼聘来为奎行云治病。

  奎仕东安抚着妻子,“夫人,云儿向来福大命大,一定会平安度过的。”

  “娘,孩儿没……没事。”脸色苍白的奎行云强逼出了轻松的微笑来安慰母亲。

  奎夫人看儿子这样更是心痛不舍,“云儿,你别说话了,好好的保存元气。”

  奎行云深吸口气,抬手抹去额上的汗珠,仍带着轻松的笑容,“娘,孩儿真的好了许多,胸口不再疼得那么厉害,您真可以放心的。”

  奎夫人来到爱子床旁,拿着手绢为他拭汗,“你别为了安慰娘就咬牙耐疼,娘还希望你是哀天喊地的叫痛,不想你都将痛苦压在心里,摆出无所谓的样子来教娘宽心,那会教娘更心疼的!”

  “娘,您是要孩儿无病呻吟吗?这孩儿可不会呢!而且孩儿也舍不得娘伤心,像娘这样的美人应该要多笑,哭成花脸就不好看了。”奎行云伸手为母亲擦去泪痕。

  “油嘴滑舌,就爱说些不正经的话,你可知道娘被你吓坏了!”奎夫人埋怨儿子。

  奎仕东也走前来关心的看着儿子,“云儿,你身体真的转好了?若还有不舒服就要明说。”

  “爹,孩儿无恙了,您放心吧。”奎行云脸上浮起俊雅的笑容。

  李华一再为奎行云把脉,看到奎行云丢给自己的眼色,他会意的向奎仕东禀明,“庄主,少庄主的脉象平静下来了,显示药起了效用,不会再有大碍了。”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奎仕东这才真松了口气,奎夫人也欣慰的有了笑容。

  奎行云看着父亲好声提起,“爹、娘,夜已深,你们回房安歇吧!”

  纷扰了一夜,奎仕东夫妇也真累了,奎夫人点点头说:“娘知道你孝顺不想我和你爹太劳累,不过为了预防万一,今晚就让两位大夫留在房里看护你。”

  奎行云没反对,“孩儿知道,爹、娘,你们快去休息吧!”

  奎仕东看着陆、李两位大夫,“那就要麻烦两位了。”

  “不敢,这是我们的责任。”陆泽元和李华一同声回应。

  “云儿,好好休息啊!”奎夫人为儿子拉好被子,夫妇俩一同走出房间。

  见到奎庄主和夫人离开了,李华一才关切的问:“少庄主,你觉得怎么样?”

  “情形是好转了些,不过仍疼得紧。”奎行云剑眉又蹙紧,淡然回答,他不想让爹娘操心,所以刚才没说实话。

  “需要老夫再为少庄主扎针止疼吗?”陆泽元请示,奎行云身上的旧疾已深入五脏六腑,一发作非短时间能控制得了,他说不疼是安慰父母的话,可是还能做到痛苦不现于外,如此的忍耐气度也着实令人慑服。

  奎行云洒脱一笑,“扎针止疼不过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不能真解决,算了,我已经习惯这样的感觉,就免了吧!”

  “少庄主,请你还是再多吃一颗护心丹,保护心脉。”李华一从房里的药柜中拿出护心丹递给奎行云。

  “岳勋,让四婢进来伺候我。”奎行云吩咐道。

  岳勋听令走出房间唤人,一直守候在房外的四名美婢听到主人召唤,快速的进入房间。

  “公子!”四个穿着不同颜色衣裳,美得不分轩轾的妙龄女子直跑到奎行云床旁。

  “公子,您怎么样了?教奴婢们好担心!”身着粉色衣裳的女子娇声问。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喜夏,接过李大夫手里的护心丹,恋秋,倒水来。”奎行云交代。

  被叫到名的婢女忙依令做事,爱春和惜冬则轻柔的扶起他,喂他吃下丹药。

  奎行云倚靠着婢女,看着陆泽元和李华一,“有四婢照顾我便行,两位大夫回房歇息吧!”

  “可是庄主交代要我们留下看护少庄主的。”李华一回答。

  “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何况还有四婢陪我,你们可以回房了。”奎行云轻摇了摇手。

  “两位大夫放心,春夏秋冬四婢会好好服侍公子的!”惜冬扶着奎行云,满面笑容对两人说。

  “是啊,公子也比较喜欢由我们四婢来伺候的。”喜夏得意开口,另三个婢女都轻声笑了,奎行云则是一脸闲适的坐拥四个美人儿。

  陆泽元和李华一也唯有从命了,拱手为礼后就退下离开。

  “岳勋,你也退下吧。”奎行云打发走侍卫。

  “属下告退了。”岳勋也离开房间。

  奎行云平躺在床上,身体的疼痛让他无法合眼,便命四婢服侍自己吃点心、喝茶,还要她们朗读诗书和按摩,藉着这些外在的刺激忘却体内的不适。

  爱春、喜夏、恋秋、惜冬四婢原来是秦淮河畔的名妓,花容月貌、体态娇娆、很会服侍男人,因对了奎行云的眼,他便为她们赎身带回风云山庄伺候自己,她们懂得如何曲意承欢,便用尽方法讨他欢心,有她们在身旁,生活也多了些乐趣。

  虽然他体弱多病,但从不怨天尤人,及时行乐是他的生活方式,也不会做勉强自己的事,若他的性命注定要短如春花,那他更要活得自在粲然,这样才不枉他来这世上一遭。

  只是他能看得开,不代表他父母也能想得通,奎家只有他一个儿子,所以爹娘用尽心力为他遍寻名医医治痼疾,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大夫曾进出过风云山庄,他吃下的灵药补品也多不胜数,可惜他的旧疾始终无法治愈,不过幸运的是病歪歪的他也平安的活过二十五个年头,能再活多久他不晓得,若有生存的机会,他当然不会轻易放弃,可是他的病很顽强,打倒了数不清的名医,致使越来越难找到大夫来医治他,如今为他诊治的陆老和李华一也是一时之选,陆老曾是宫中御医,而李华一是后起之秀,因为治愈了数位名人伤病而名声赫赫,但是他们待在风云山庄近半年了,却一样无法治愈他的旧疾,被淘汰是迟早的事,就不知道下次又是哪位大夫被请入风云山庄看病了。

  他不想多伤脑筋,反正他命韧得很,阎王爷想收他也没那么容易,今朝有酒今朝醉,开怀寻乐才是真的,无解的事就交给老天去烦恼吧!

  ※※※

  在风云山庄的大厅里,刚从东武林视察产业归来的总管范嵩,除了向庄主禀明旗下产业营运状况外,也带回一件不可思议的奇闻。

  “真有这样怪异的事?”奎仕东讶然的看着范嵩。

  范嵩恭敬回禀,“回庄主,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此事已经让整个东武林沸腾了,消息也渐往外传开,听说中原武林和西武林已有不少人知晓这事,纷纷动身前往东武林。”

  “一个不会武功却身带惊人内力的女子,得到她便得到她身上至极的内力,可使人达到武学颠峰,也能百病不生、百毒不侵?世上竟然有这等的异事,可以想见那女子定成为人人欲夺取的目标了。”奎仕东心中升起了一个念头。

  “是啊,更奇特的是绝不能用强硬手段占夺那女子身上的内力,必须是她心甘情愿同意让渡才能将内力转移给别人,因此虽然传言那女子生得丑陋无比,但仍有众多的有心人在热烈追求她,以期能得到她的青睐,进而获得她的内力来扬名立万。”范嵩详细说明。

  奎仕东思索着,“这女子的内力还能用来治病对不对?”

  “是有这样的说法。”范嵩点点头。

  奎仕东考虑了会儿便有了决定,下令交代,“范总管,你立刻调派一队高手随你前往东武林,务必要将那位身怀内力的奇女子请回山庄,她若愿意前来最好,要不你可以用强制的手段将她带回,但是要记住尽量以礼相待,千万不可以伤害她。”

  “庄主,您是想利用那女子的内力为少庄主治病。”范嵩反应很快的猜测。

  “只要对云儿有利的机会就绝不能放弃,范总管,这件重要任务就交给你了。”奎仕东慎重的道。

  范嵩忙清楚指出,“回庄主,只是东武林隶属于武功世家的势力范围,据传武功世家的少主宗岫扬对那名女子也很有兴趣,那我们的举动势必会和武功世家对上的!”

  奎仕东闻言,低头沉吟。武功世家的声势不容小觑,尤其东武林还是它的地盘,若正面遇上,情势的确对风云山庄较为不利,不过这也不代表风云山庄一定会输给武功世家,为了儿子,即使是再艰难的事也要试试。

  “范总管,若能避开武功世家就避开,真避不了也不用怕事,彼此是公平竞争,谁能得到那女子就各凭本事,你尽你的力去做,我相信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的。”奎仕东勉励下属。

  范嵩抱拳恭敬回应,“属下遵命,我会尽力达成任务的。”不敢迟疑,他行礼后就马上退下进行此事。

  奎仕东看着范嵩离开,这事燃起他心中无限的希望。云儿的痼疾有机会可以根治了,自己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不管要用什么方法,他都要治愈云儿,让他拥有健康的身体。

  奎仕东想起妻子这两天为儿子的痼疾发作忧心的吃睡不宁,将这件事告诉她,一定能减去她的担心,便兴匆匆的找她说明。

  “夫人,我有件好事要告诉你!”奎仕东在花厅里找到妻子,高兴的说。

  奎夫人却是一脸正色的看着丈夫,“老爷,我也有事要对你说。”

  奎仕东闻言有些好奇,“夫人,你有什么事呢?”

  “我决定要为云儿请别的大夫来医治他的痼疾。”

  “江湖上的名医我们几乎都找过了,眼前最顶尖的人选就是陆老和李大夫了,还有谁的医术能胜过他们呢?”他不认为还能找到更好的大夫。

  “有,就是医仙宓如意。”

  奎仕东脸色立刻沉下,“怎会是他?我不喜欢他来为云儿诊治。”

  奎夫人对丈夫解释,“老爷,宓如意的医名享誉江湖,高超的医术为武林人士所敬仰,被他治愈的人多不胜数,陆老和李大夫根本就无法根治云儿的病,前两天云儿旧疾发作,他们竟然束手无策。老爷,与你有过节的是医仙卫红云,他已经过世了,如今是他的传人宓如意,他能承袭医仙的称号,足见宓如意的医术不下于他的师父,虽然同是医仙,其实是不同人,请宓如意来为云儿诊治也无妨啊!”

  奎仕东一脸的不以为然,反驳道:“夫人,你如此称许宓如意,未免太看得起他了,即使他是医仙的传人,还继承了医仙的名号,他的医术未必能达到他师父的程度,何况他还是个年轻人,我们请了那么多德高望重的大夫都无法治愈云儿了,宓如意就可以吗?我才不相信,而且我现在找到了另一个方法来医治云儿,保证能治愈云儿的。”他将东武林有位身带雄厚内力的奇女子之事告知她。

  听完丈夫的叙述,奎夫人脸上却没显露出多少的欢喜,“天下间会有如此玄妙的事吗?这不过是个传言,是不是真有其事谁又明白?云儿的病不能再拖了,与其等一个不切实际的机会,还不如找来好大夫为云儿医治才是最保险的做法,我心意已决,要找医仙宓如意来治疗云儿!”她坚持自己的意思。

  “我不同意,有卫红云那样的师父,也调教不出多好的徒弟,我不想将麻烦引入风云山庄,卫红云的传人不配踏进山庄一步!”奎仕东反对,他怎会愿意让仇敌之徒医治自己的儿子呢!

  “老爷,你和卫红云的恩怨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他虽然曾经使手段伤害你,但也被你聪明的化解了,当我在你和他之中选择嫁给你,卫红云纵使不甘心却是很君子的退出,遵守他自己所立的誓言,此生此世都不会再来打扰我们,而他也真的做到了。如今卫红云已经离开人世,你何必还念念不忘旧仇,一切就算了吧,如果他的弟子能医治云儿,也可以当是代替卫红云向我们做出补偿,就请老爷放开胸怀让宓如意医治云儿!”奎夫人劝解丈夫,不想丈夫心中总记挂着仇,更不愿因此而耽误了儿子。

  听到妻子为当年的情敌说话,奎仕东心中更不是滋味了。

  那时他刚接掌风云山庄,年轻气盛,和他差不多年纪的卫红云也是初在江湖中打出医仙名号,两人同是武林新一代的佼佼者,却同时喜欢上有江湖第一美人之称的妻子。美人总有许多男人追求,不过最有希望得到妻子青睐的就属他和卫红云,原本感情的事应该是君子之争才对,哪想到卫红云为得佳人竟然暗中耍手段,除了不断放出不实流言打击风云山庄外,更买通杀手欲杀害他,在卫红云私下策动的暗杀计画中,他多次与死神擦身而过,是命大才能侥幸活下来。最后终于让他找到证据揭发卫红云的恶行,逼他在妻子面前坦承自己的过错,也立下重誓保证不得再在他和妻子面前出现,纵然卫红云做到了自己的承诺,但他一思及卫红云的不择手段就气愤难平,他们结下的仇这一生都难了,所以他绝不答应让医仙来救治自己的儿子,就算是传人也不行。

  “世上的大夫那么多,夫人若想换掉陆老和李大夫,大可以找过别的大夫,何必一定要宓如意来为云儿看病呢?我不想见到有医仙称号的任何人!”奎仕东还是不愿意。

  “老爷,你自己说说看,除了宓如意外江湖中还有哪位名医我们没请过的?我也一直是顾及你的心情,若不是到了这般逼不得已的地步,我也不想找宓如意来山庄看病啊,可是我真的不愿意再看到云儿为病所苦的模样,你怎么可以只想到自己的仇恨,而不管儿子的痛苦呢?老爷,你太自私了!”奎夫人说到后来,眼眶红了,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见到爱妻这般难过,奎仕东的态度马上就软化了,他最不舍的就是惹妻子伤心。

  “夫人你……你别哭了,若宓如意真有办法能治愈云儿,我当然是……呃……不会反对了,只是宓如意也一定明白我们和卫红云之间的恩仇,他会愿意医治云儿吗?而且宓如意的行踪一向飘忽不定,要找到他是十分困难的。”

  丈夫的退让使得奎夫人马上止住了泪水,转愁为喜,“以前卫红云曾给我一块他随身的令牌,允诺我可以用这令牌请他做任何事,虽然他过世了,但这令牌想必对宓如意也有相同的效用,一定能令他首肯为云儿治病,至于宓如意的行踪,老爷,以风云山庄的实力,应该不会连找个人也找不到吧?”她故意使激将法。

  奎仕东被妻子这一问,就不能再装下去了,只好叹口气点头,“好吧,我派人去寻找宓如意,不过他见到了令牌愿不愿意来风云山庄我就不敢打包票了。”

  “我明白,老爷,就请你快快进行这事,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宓如意,将他请来山庄。”奎夫人叮嘱着丈夫。

  奎仕东实在不想这么做,但是妻子的意思他也不能违背,只能希望宓如意最好拒绝来风云山庄看诊,让他不用看到讨厌的人。

  医仙,他真的很厌恶听到这个称号!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