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可儿 > 眼儿媚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眼儿媚目录  下一页

眼儿媚 第十章 作者:可儿


  宓如意刚换上女装时真的无法接受,走路时不是怕跌倒,就是怕自己动作太大将发上的珠饰甩下来,或是撕破了衣裳,后来渐渐适应了,情形也跟着改善,她的举手投足间有了女子的优雅娇柔,成功将自己变成娇美动人的女大夫。

  宓如意忙着适应身上的重大改变,加上又有古弄月和纪依依陪伴,可以忙碌的事不少,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让她不会整日心事重重难展眉。

  不过随着越接近古皇岳和纪依依大婚之日──就是给奎行云的最后期限,宓如意越是心情沉重,尤其看到霍玄雷和古弄月、古皇岳和纪依依两对爱侣恩爱相依的模样,更教她愁上眉梢,满腹伤感了。

  “如意、如意……”

  叫唤声唤醒了宓如意,她忙回神,“呃……什么事?”

  “如意,你怎么都不动筷呢,难道饭菜不合你胃口吗?”众人正坐在膳厅里用晚膳,古夫人见宓如意低着头出神,忙唤醒她。

  宓如意摇头,“不会啊,饭菜都很好吃,我很喜欢。”

  “喜欢就多吃些,你近来好不容易才胖了回来,别又掉肉了。”

  古夫人夹了鱼肉和青菜到宓如意碗里,古皇岳也盛了碗汤放到她面前。

  “是啊,月儿回火阳堡时还千万叮嘱要我们好好照顾你,她明天就回娘家了,若发现你瘦了,一定会怪我的。”纪依依也夹了块肉给宓如意。

  “谢谢。”宓如意轻笑道谢,慢慢的用膳。

  席间古家人都在谈着婚事的种种,水流堡要将古皇岳和纪依依的婚礼办得隆重风光,所以要处理的大小事情也就多了。

  宓如意听着他们的谈论,也见古皇岳和纪依依不时就交换一个爱恋的眼神,两人间的深厚感情表露无遗,看得她心生羡慕,却也不免伤情。奎行云迟迟没有消息,已让她的希望濒临破灭,今天都已经十三了,离最后的期限只剩下两天,他有可能找来水流堡吗?渺茫的希望让她的心更加凄冷了。

  膳毕,古家人到大厅检视婚礼的用品,宓如意没随着同去,独自回到房间。

  虽然房里有火炉取暖,只是能暖和她的身子却暖不了她的心,坐在梳妆台前,她拿起奎夫人送她的锦盒发呆,盒里是支碧玉钗,初见到这礼物时她真的很意外,不知道奎夫人为何要送她玉钗,难道是让她送给心仪的女子用吗?奎夫人不晓得其实她就是女子了,这玉钗她一直收在盒里没拿出来用,现在她身上的衣饰用品全是月儿和依依为她准备的,她住在水流堡里,又花堡里的钱,让她真的很不好意思。

  宓如意在梳妆台前坐了好一会儿,看看天色不早了,便脱了外衣上床休息。

  可是躺在床上,她依然无法合眼。两天后若奎行云没来,难道她真要擂台选亲吗?她不想,真的不想,但是若没经过这一关,如何能逼出奎行云的真情呢?只是他若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依恋,也不出现,她又要如何善后呢?

  心本就烦闷了,一堆问题涌入让她更加不能成眠,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一会儿后,她叹了口气起身下床,打开窗子看着外面圆亮的明月,这两天白日虽冷但天气很好,所以夜空清澈无云,星月争辉。

  宓如意被美丽的夜色吸引,开了门走到户外,只着一袭单衣投身在冷寒的夜色里,浓重的寒气迫得她寒毛全都竖起,但她却不想回房添衣,站定在月光下,仰头望着皎洁明月。

  她心中忽然升起很可笑的想法,若她病倒了,是不是就不用面对残酷的事实了,不会满脑子都是他,也不需要担心未来如何,只是她会舍得忘记他吗?

  挥不去心中的愁苦,宓如意连声轻叹着气,突然,一个低沉暴怒的男子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该死的!你穿得这么单薄,是想生病吗?”语毕,一件带着暖意的披风就罩上了宓如意纤瘦的身子。

  这……这个声音?宓如意身子一震,心倏然的缩紧。她……她听错了吗?急急转回身看,修长的男子身影就出现在她眼前,一样的俊逸过人,一样是风采翩翩,不同的是他似乎憔悴多了,下巴上长满了胡碴,看起来失意又落寞。

  “你……你……”宓如意想说话,声音却卡在喉咙里,只能睁大眼直直的瞪着他。

  奎行云有满肚子的火气要发泄。“怎么不说话?你难道连我的名字都忘了吗?还跑到别人家里躲藏!你和古皇岳很熟吗?熟到可以长期住下?你既然都可以住在这里了,为何不肯留在风云山庄呢?”边质问她边走近她,“可恶的女人,你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吗?”

  咬牙丢下话,下一刻她就被他用力的搂入怀里,紧紧的抱住。

  他身上的男人气息冲击着宓如意,她一开口,泪水忍不住溃堤而出,“你……来了,你……来了!”他来了,在她心中希望之火即将熄灭之前,他终于找到她了,他终于找来了!

  “你竟敢不告而别,竟敢不留下只字片语就离开,竟敢在江湖里失踪,竟敢让我找不到你!小东西,你竟敢做下如此大胆的事,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我要如何处罚你呢?”奎行云低声的斥责怀中的宝贝,听来气愤的话语里却包含了深刻的疼惜及爱怜。

  宓如意将脸埋入奎行云怀中,不管受他多少责备她都甘心忍受,只要他来找自己,只要他们能在一起,外面的风风雨雨她都不想管了,唯有祈愿能永远留在他怀中。

  不过说再多的话,拥得再紧都无法满足奎行云,他捧起她的小脸,迫不及待的吻上她的小嘴,这些日子所受到的煎熬,唯有藉由切切实实的接触才能解除他的相思苦楚。

  这个吻充满激动狂野,也包含了折磨痛苦,吻上了他就不愿意再放手,他不会再放开她了。

  只是尝到她唇齿间的甜蜜后,他想要的更多,滑柔的粉颊,白细的皓颈,还有小巧的耳垂,他的吻一路往下蔓延,来到嫩白的胸前。

  宓如意没有反抗,乖乖的接受奎行云侵略性的吻,也满心愿意的回应他。

  他要她!这强烈的欲望烧得他浑身发疼,没有迟疑,他弯身抱起她,大步走入她的房间用脚轻踼上门后,来到床畔,两个人躺倒在床上。

  柔软的床、温暖的被子,舒适的环境正为他们的欲望加温,沉浸在甜蜜里的两人,顺其自然的褪下了彼此的衣裳。

  少了多余的衣裳阻隔,他们可以互相贴近,而奎行云的吻更是长驱直入,一步步侵占那未经人事的纯洁净土。

  当宓如意贴身的肚兜离身后,他的举动更是狂热激烈,激情的火苗已被点燃,迸出灿烂的火花。

  宓如意不是无知的女子,身为医者她自然懂得男女之情,意识到奎行云的行为已经超出理智,有如不得不发的弦上之箭,她又是羞怯又是畏惧,但她不会再像以前遇上事就退缩了。她明白自己爱他,此生也只想有他这个男人,不论结果,她只想拥有他,即使是露水情缘,她也不后悔。

  宓如意的曲意承欢、温柔顺从让激情更加停不下来,炽热的情欲席卷了这对男女,当奎行云吻遍了身下女子柔美的身子后,欲望也达到高峰,唇再覆回艳红的小嘴时,他为两人的欲火找着了出路。

  身躯一低,他们合而为一,交融缠绵,难分难离,携手共赴美丽的欢愉天堂!

  ※※※

  激情已退,但柔情缱绻仍是吻不尽、诉不完。

  “如意,我的宝贝,你是属于我的了。”细碎点点的吻落在姣美的粉颊上,奎行云的呢喃里有着欢喜得意。

  宓如意伸手抚着他瘦削的脸庞,很是不舍,“你瘦多了,纵然病体痊愈,你也该多小心注意自己的身子啊!”

  “你是我的大夫,这种事当然要由你负责了。”奎行云亲着她的小手说。

  宓如意轻笑,柔声道:“我未必都能陪着你,你该学会照顾自己。”

  奎行云闻言,皱眉盯着她看,“你还想去哪里?你既然被我找到了就哪儿也不能去,只能陪在我身边,永远和我在一起。”

  “不管我们能否在一起,我的人这一生都属于你了。”宓如意深情的倾诉,不愿他为难。

  奎行云却是一脸正色的说明,“谁说我们不能在一起的?我要你和我回风云山庄,做我的少庄主夫人,与我一世相守,你的一辈子我都要定了!”

  “这怎么可能?我很清楚庄主不可能会接受我的。”宓如意很明白这点。

  他抚着她黑亮的秀发,有丝不悦的点点她的俏鼻,“小东西,我若没解决这件事,我怎么敢要你呢?你不会以为我真的那般薄情下流吧?”

  宓如意讶异的睁大了眼,“云,你的意思是……庄主肯接纳我了?”

  奎行云换上了得意的笑脸,“这是当然的,有我出马,哪件事不成的?再说你忘了还有个最能让我爹臣服的人吗?我们母子合作,自然是治好了爹的醋病,让他不会再仇恨你师父了,若对你师父都不记仇,又怎会再排斥你呢?而我为了找你是睡不好、吃不好,几乎天天在外奔波,风云山庄上下也人仰马翻,连娘都跟着不安心,爹哪敢再说什么,只盼望能赶快找你回去,才能恢复山庄里的安宁和乐啊!”

  宓如意动容的望着奎行云,“云!”他竟为了自己如此劳心劳力,太难为他了!

  奎行云的笑脸没撑多久,蓦然间又沉了下来,语气也跟着变凶,“只是我还想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你竟然连打声招呼都没有就离开,未免太过分了!你躲在水流堡里,水流堡还特意封锁你在堡里的消息,我花了许多的心血才确定你真的在这里,我连夜赶路而来,实在等不及明天才见到你,只得趁半夜先潜进来看你,幸亏我没惊动到堡里护卫就找到你了,否则我若被当成贼捉起来,到时真丢尽风云山庄的脸了!你说,这林林总总的一大笔帐,我要向谁算去?”

  宓如意感受到他的真心真情,主动伸手揽住了他的颈项,轻声认错,“对不起,我原以为风云山庄绝对容不下我,为了彼此都不会为这段感情痛苦,所以我开出了严苛的条件,你做不到就会放弃我,那我离开山庄你也不会在意了,我从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转折发展,让你受苦了,对不起。”

  就算奎行云有再多的火气,听到她软软娇柔的嗓音便什么怒火也没了,只剩下再次扬起的欲火。他手臂一缩紧,柔美的身子完全的贴合在他身上,“我受的苦是要你赔,但不是用说的,我要你的人赔我!”

  低头再次吮住了小巧的红唇,在这样的时候,千言万语也比不上身心的接触,所有的爱怜娇嗔都化为具体的行为,以身相属、以心相许。

  寒冷的漫漫长夜有爱相伴,就成为温馨欢乐的快活时光了。

  ※※※

  宓如意在温暖的怀抱中醒来,耳畔沉稳的心跳声让她扬起了笑容,她从不晓得在心爱的人怀中清醒是那么幸福的事,若可以,她真想永永远远都赖在这副胸膛里。

  轻轻抬起头望着还在沉睡的奎行云,她欣赏着他的睡容,虽然下巴的胡碴让他看起来不修边幅,但仍俊逸得教她心动,这就是她此生最爱的男人了。

  宓如意亲亲奎行云的脸颊,轻着手脚欲起床,但她才坐起,一双强健的手臂就由后伸来圈住了她的柳腰。

  “想去哪里?”一个低沉含着睡意的嗓音响起。

  宓如意倒回他怀中,微笑面对他,“早安,我只是想下床穿衣服而已。”

  “可是我不想让你穿上衣服!”他咕哝着,大手不规矩的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游移。

  宓如意酡红着脸,羞怯的忙阻止他,“不可以的,你是半夜偷溜进来,必须趁没人发现之前离开,所以你要赶快起床才行。”

  “我不要,我只要你!”奎行云脸埋在宓如意颈旁撒赖。

  她好笑又心急,忙哄着他,“云,别这样,只要你来堡里接了我离开,我就不会再和你分开了,那以后你想怎样都可以,但是现在是真的不行!”

  奎行云抬起头看着她,目光晶亮,“真的?我想怎样都行?那你是要将自己全交给我啰?”

  “我整个人、整颗心本来就是你的呀!”宓如意娇柔回应。

  “乖,你真是我的好娘子。”奎行云满意的啄啄她的小嘴。

  娘子的称呼听得宓如意是满心欢喜,但仍急催着奎行云起床,伺候他穿上衣衫。

  奎行云注意到挂在衣架上的女子衣裳,惊喜的睁大眼,“你换回女装了?”

  宓如意娇笑的点点头。

  “那你快点打扮起来,让我瞧瞧!”奎行云心急的想见她着女装的娇态。

  奎行云的要求,宓如意怎会不从?熟稔的穿上衣裙,再坐在梳妆台前梳理发丝,俐落的盘起髻插上珠花,她将一连串的动作做得灵巧优雅极了,也在心中暗暗感谢古弄月和纪依依的教导,让她真正成为一个女人,不是连梳妆打扮都不会的笨女人。

  奎行云在一旁看傻了、也看痴了,不过见她要拿金钗插在云鬓里,连忙出声阻止,“别用那支金钗,娘不是送一个礼物给你吗?你拿出来。”

  宓如意依言拿出奎夫人所送的锦盒递给奎行云,不解的说:“这件事你也知道啊,夫人不知为何会送给我一支碧玉钗。”

  他接过锦盒打开,拿出碧玉钗为她插上,然后才告诉她,“碧玉钗是风云山庄的传家之宝,向来都是由婆婆送给媳妇的。”

  她忙转头睁大眼看着他惊叫:“婆婆送给媳妇?难道……难道夫人知道我是个女子?”

  奎行云笑着点点头,“娘有双睿智的眼睛,她第一眼就看穿你的身分了,也将我们之间的事全看入眼里,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在你要离开时将碧玉钗送给你,代表她认定了你这个媳妇。娘很喜欢你,所以别担心嫁给我会受委屈,你有我娘,就是你未来的婆婆可以撑腰的。”

  宓如意又是惊又是喜,摸摸发上的碧玉钗,眼里泛着开心的泪光,“夫人竟然将这么贵重的碧玉钗送我,我……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表达不出心中的高兴,只能投入奎行云怀里,紧紧抱着他,胸口涨满了被疼爱的喜悦。

  “娘一直希望能有个好媳妇作伴,你的出现实现了她的心愿,我知道你和娘会相处得很愉快的。”奎行云柔声说,既是他和娘一起做的选择,这媳妇就一定是最好的。

  宓如意仰起小脸望着他,“我会将庄主和夫人当成是自己的亲生父母那般孝顺的。”

  奎行云点点头,愉悦的搂紧她。他相信她会的!

  欢喜的偎着他,不过她马上又想到他的处境,“云,不能再拖了,你要赶快走才好。”

  他实在很不愿意,“我都还没看够你穿裙装的美丽模样呢,我舍不得走。”

  “你要看我的机会多得很,不差这一时,你快点离开,否则被人发现就麻烦了,离开后你才能大大方方的上门来接我走啊,走啦!”

  宓如意拉着奎行云来到门口,她先走出去看没有人了,才让他步出房间,正想向他指出要从哪里离开较保险时,却听得他一声低喝,“小心!”

  奎行云大手忙将宓如意拉到身后,反应迅速的闪过一拳一腿,只是他身形还未站定,那两道人影又攻向自己,他只好施展招式应对,一时间小花园里只见身影闪动,三个人缠斗了起来。

  宓如意看清了是古皇岳和霍玄雷出手攻击奎行云,急得出声大叫:“不要打了,他是风云山庄的少庄主奎行云啊,他是来找我的,没有恶意,你们别打了,别打了……”

  比划过十几招后,三个身影倏然分开来。

  “行云,你有没有怎么样?”宓如意跑到心上人身旁焦心观视。

  “别担心,他们只是试试我的武功,不是真要伤害我的。”

  奎行云微笑安慰宓如意,对眼前两个器宇非凡、身形伟岸的男子的身分心中有底,抱拳朗声招呼,“两位该是古少堡主和霍堡主吧,在下奎行云,冒昧私自闯入,还望恕罪!”

  霍玄雷和古皇岳先回礼,霍玄雷再转头对躲在柱子后的两名女子出声,“你们出来吧,考验结果如何,就要由你们自己来说了。”

  两个姿色出众的女子优雅的走入花园,那是古弄月和纪依依。

  “武功不差,眼光也看得准,合格!”古弄月评断。

  “人品相貌出色,能力也不错,可以!”纪依依论定。

  “恭喜少庄主通过了考试,那就表示少庄主有资格可以娶如意了。”古皇岳对奎行云道喜。

  “月儿、依依,你们真吓了我一大跳,为什么要这样戏弄我们嘛?”宓如意埋怨道。

  “因为他们怕你嫁错郎了,肯如此为你着想,显示他们是用真心待你的好朋友。”奎行云看得分明,也对霍玄雷等人点头道谢。“在下也要谢谢各位对如意的照顾,感激不尽。”

  “少庄主不必客气,如意也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只希望少庄主能好好对待如意,给她幸福和快乐。”古弄月笑着对奎行云说,也才不枉费她接到消息就半夜赶回娘家来做这场好戏。

  “这是当然的,在下那么辛苦才找到如意,一定会用最真的心对待她。”奎行云诚心回答,深情的看了宓如意一眼。

  宓如意回他一个温柔的笑靥,轻语,“我也会用一颗真心当回报的。”

  “这样就是有情人成眷属了,那我们过不久应该就有喜酒可以喝了吧?”纪依依欢欣的问。

  宓如意脸红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奎行云揽着宓如意,愉悦的应允,“就快了,日子一选定,风云山庄马上就会发喜帖给两位堡主,到时还望你们大驾光临。在下知道水流堡正在办喜事,在此也要向古少堡主和依依姑娘道喜,祝福两位永结同心、白头偕老。”

  “少庄主好说了,既然已经来到水流堡,也请留下来喝杯喜酒。”古皇岳笑着邀请奎行云。

  他爽快同意,“古少堡主邀约,在下自是从命,顺便可以观摩观摩,马上就能派上用场了。”

  “云!”宓如意羞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扯扯奎行云的手。

  其余人全笑了起来。

  笑声里友谊滋生,奎行云立刻就交了两个好朋友。

  不过三个男人没时间把酒言欢,为了明天的婚礼,大家都忙了起来,只有客人得以偷闲,在房里诉衷情。

  奎行云和宓如意相依偎在软塌上,宓如意抬起小脸,睁大一双水亮眸子直望着奎行云。

  “为什么这样看我?”奎行云微笑的吻吻她洁白额头。

  “我们竟然还能在一起,对我来说这好像是个梦呢!”宓如意觉得有些不踏实。

  “小傻瓜,我们本来就应该在一起的,没有任何事能分开我们,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幸运仙子,不但治愈了我的病,也让我得到一个好妻子,若没有你,我可能就要娶个丑女人做妻子了。”奎行云说道。

  “怎么回事?”宓如意好奇的问。

  奎行云便将东武林盛传有个身带异能女子的事说给宓如意听。

  “爹让范总管到东武林去请那个女子来山庄,想用她身上的异能为我治病,听说还要让她先喜欢我,她才会心甘情愿用身上的内力救治我,而且传言那女子生得很丑陋,幸而范总管没能将那个女子带回来,否则又是麻烦一件,只是世上真有身带异能这等怪异的人吗?”

  “世事无奇不有,无风不起浪,或许真的有,希望那女子别因身有异能而受到胁迫不幸了。”宓如意本着悲悯的心祈愿。

  “你太善良了,竟为一个不认识的人祈福,上天若听到,一定会让那女子没事的。”奎行云怜惜她的纯善。

  她满足的笑着,“因为自己得到了幸福,我也愿天下人都能得到幸福嘛。”

  “好,我就如你所愿,赐给你幸福。”奎行云轻捏她的粉颊回应。

  “哇,好大的口气,你又能给我什么幸福呢?”宓如意斜睨着他。

  “荣华富贵?”奎行云提出。

  “不够!”宓如意摇头。

  “平安快乐?”

  “可以,但还是不够!”没说到她想要的。

  “贪心的小东西,那给你我一生一世的爱够不够呢?”奎行云柔情轻语。

  就是这个了!宓如意对心爱男人漾出了柔媚的笑颜,“够了,我得你一世真情,我还你一生珍爱,我爱你,云!”

  奎行云目光变得深沉,“我的爱,你永远都知道如何挑动我的心。”

  话语落,唇也落,两个身影叠成了一个。

  真情偿珍爱,情爱难分,那就纠缠一辈子吧!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