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田萌 > 高档爱情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高档爱情目录  下一页

高档爱情 第七章 作者:黑田萌

  「老师,我走?!」

  好不容易将服装全部编号并上架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海织拖着疲惫的身躯,但心情却是终于卸下担子的轻松。

  「OK,妳先走吧!」小笠原坐在桌前,不知道还在写些什么。

  「还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见小笠原还没有下班的打算,海织还真不敢说定就走。

  小笠原抬头笑望着她,「不用了,妳先回去吧!」说完,她又低头振笔。

  确定自己真的是无忙可帮,她终于放心了。「那明天见。」

  「明天见。」小笠原没抬头,但语气听来却相当愉悦。

  海织背上背包,安静地离开了工作室。一步出工作室,远远就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电梯口对面的长椅上。

  定睛一看,她发现那是荒川隼。

  他不是早就该离开了吗?已经九点多了,为什么他还独自留在这里?

  她将视线往上一挑,故意装作没看见的走过去。一走近电梯,她骤然发现他早已经睡着了。

  海织本打算搭上电梯,趁机溜走;但不知为何,她却停下了脚步。

  他为什么在这儿睡着呢?是因为太累了,所以不小心睡着,还是他其实是在这里等着某一个人?

  大家都走光了,他会是在等谁呢?难道是还在孤军奋战的小笠原老师?

  她就那么站在电梯口,静静地,心思沉沉地凝望着他。许久,她踮着脚步,小心翼翼地靠近他.....

  她该叫醒他,告诉他小笠原老师还在工作?还是不管他,然后径自离开?

  他双臂环抱着胸,端正地靠着墙面而坐,平时的凶悍气息随着他眼睛紧闭而消失无踪,代之而起的是一种教人安心的沉稳气息。

  睇着这样的他,她不禁又想起在他怀中醒来的清晨……

  想着看着,她不觉有点恍神了。

  也许是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原本在睡梦中的荒川隼忽地睁开了双眼--

  他凝神注视着眼前一脸惊羞的海织,什么都没说。

  海织觉得莫名心虚,「你在等小笠原老师吗?」她慌慌张张,抬手就指着工作室,「她在工作室里……」

  「我在等妳。」他声线平静而泰然。

  海织一震,错愕地望着他。「等我?」原来他不是因为太累而睡着,也不是为了等小笠原,而是为了等她?问题是他等她做什么?

  荒川隼霍地站起,「我有话跟妳说。」他低头俯视着她,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说什么?」知道他找的是自己,她不觉有点紧张起来。

  「妳是不是真的喜欢太田?」他问。

  她一愣。喜欢太田?他是从哪一点看出来的?而且她喜不喜欢太田又关他什么事?

  她的沉默让他以为她默认了一切。「他不是认真的。」

  她还以为他想说什么,原来不过是旧事重提罢了。「他是不是认真或我是不是认真都不关你的事,我们都是成年人了。」

  虽然她对太田并没有特别的喜恶,但只要荒川隼往她面前一站,她的思绪就会被打乱,然后就会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反应。

  「成年人未必受得住伤害。」他沉下声线,警告意味浓厚。        「你怎么知道我会受伤?」她迎上他的视线,「又怎么知道我受不住伤害?」

  感觉到她挑衅意味浓厚,他的神情不觉也凝重起来,「妳行吗?」说着,他将背一低,把脸直逼她眼前,「如果妳行的话,在我床上醒来时就不该那么急、那么慌。」

  她不甘示弱地反击,「那是因为我醒来时看见的是你。」即使说的全是违心之论,她还是说了。

  荒川隼浓眉一凝,神情变得骇人而阴鸷。他瞪视着她,「妳说的都是真心话?」

  「什么真心不真心?」她瞋瞪着他,「你这个人又懂得什么是真心!?」

  「妳……」他怒气腾腾却又无可奈何地注视着她。

  她心里对他虽有微微的畏惧,却不轻易表现在脸上及言语之中,「你不也是个不懂认真、不谈真心的家伙?」

  他也许不是个温柔的男人,但绝不是个不谈真心、不认真的家伙。「我不认真?是谁说的?」这一点,他极力否认。

  「别以为你做过什么都没人知道!」她恶狠狠地瞪着他。

  他满腹疑惑地问道:「我做了什么?」

  「你……」想起他搞一夜情的事,她不觉又火起来。「你骯脏!」

  「我骯脏?」听她这么一骂,他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了。「妳在胡说什么?」

  莫非她是怀疑他趁她醉得不省人事的时候做了什么?这迟钝又愚蠢的丫头,难道有做跟没做,她分不出来吗?

  「我没趁妳酒醉时占妳便宜,顶多……」他顿了顿。是的,他是吻了她,但是那应该不算是什么骯脏事吧?

  虽然她指的不是这件事,但听到他说顶多时,她的心却不由得颤抖起来。顶多什么?难不成他趁她酒醉时做了什么?

  见她一脸惊恐,他连忙澄清着:「我承认,我是吻了妳,不过……」

  海织下意识地掩着自己的唇,「你吻了我?」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见的。        当然,亲嘴并不算什么,就算有一种被人占了便宜的感觉,但至少不是什么难以饶恕的滔天大罪:她真正在意的不是自己失去了初吻,而是口口声声说对她没有兴趣的他,为什么却在她醉得昏昏沉沉时亲吻了她?

  「我知道我有不对,不过那应该不至于不可原谅吧?」说着,他都觉得有点惭愧,「如果妳介意,那我跟妳道歉。」

  因为太过震惊,海织只觉得她肺部的所有空气在瞬间被抽离,她几乎快不能呼吸……

  她沉默地瞪视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或是做什么响应;因为不知道如何反应,她直觉就想逃开--

  *********

  转过身,她飞快地按下电梯,并冲进电梯里。

  「海织!」他迅即按住电梯门,近乎质问:「我亲了妳让妳这么生气吗?」』

  她眼眶中闪动莹莹泪光,只是一语不发地瞋视着他。

  迎着她怨怼的目光,荒川隼不觉一阵心凉。

  她宁可让太田伤她,也不愿他碰到她的嘴唇?

  「如果是太田呢?」他按住电梯门,就是不让她逃开他。

  「把你的手拿开!」她大喝着。

  他一点都不放弃地盯着她,又问:「是太田就可以吗?」

  她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他只是想说服她,同样一件事他做就情有可原,而太田做了就是十恶不赦吗?

  她真是失望透了。

  曾经,他在她心中是完美无缺的,但短短的几星期,他却教她彻头彻尾的失望了。如果伤害有分心灵上及身体上的伤害,那伤了她心的他才最可恨!

  她冲出电梯,一个箭步就往安全门冲;不能坐电梯,她不会走楼梯吗?

  「海织!」他跟了过来,一把攫住了她的手臂。

  「放开!」她转头朝他咆哮,「你可恶!」

  「我可恶?」他紧紧捏住她的手臂,像是不许她逃开似的。「如果我可恶的话,就不会只是亲妳了。」

  他说的可都是实话,那天要不是他自制力够强,他早就对她做了那件男人会对自己所喜欢的女人做的事了。

  海织秀眉横竖地瞋视着他,「荒川隼,你不过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男人罢了!」

  早知如此,她真希望自己从来都不曾遇上他,那么至少他在她心里的形象就能永远那么美好。

  「妳醒醒!」他猛地摇晃她,「我不敢说自己有多好,但是太田对妳不是真心的,如果妳接近了他,他会像玩一夜情似的玩了妳。」

  「住嘴!」她摀着耳朵,声嘶力竭。

  他心头一撼,「妳……」看她的神情及反应,他已经可以知道她对太田    的爱恋有多深了。只是这样行吗?太田追求她不过是为了挑衅他罢了。

  「你自己又如何?」她泪潸潸地瞪着他,眼底溢满绝望及遗憾,「你不也是那种人吗?」

  他一愣,「我?」

  「玩一夜情的人不只是太田先生吧?」她幽怨地望着他,「你不也热衷此道?」

  他玩一夜情?是谁告诉她的?

  「谁说的?」要是让他知道谁这么诋毁他的名声,他非得海扁那造谣者一顿。

  「是我亲耳听见的。从河口湖回来那天,我本来想为了和你吵架的那件事到你家跟你道歉,可是……」说着,她不禁哽咽。

  「可是什么?」她去过他家?他怎么不知道有这件事?

  她抬起泪湿的眼,懊恼失望地说:「可是你家里有个陌生女人,她说你们是一夜情的关系,我亲耳听见的!」

  他努力想着那天的事,却一点头绪也没有。「有这种事?」

  见他已经「次数多到记不得」,她更是伤心。

  「骯脏!」她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要往楼下跑。

  「喂!」他拉住她,猛地将她扯进臂弯中。「听我说……」

  「有什么好说的!?」她气得失去理智,「你爱干什么骯脏事,都不关我的事!」

  「怎么不关妳的事?」他喝问着。

  她怒瞪着他,眼里像要喷出火似的,「我不想知道你和多少女人睡过,一点都不想知道!」

  「我是和女人睡过,但不是那种一夜情的女人!」他不搞那种只有肉体接触的男女关系,他过去的女人和他都是交往的男女关系。

  在这种情绪激动的时候,她根本听不进任何话,甚至还将他的话断章取义,或是完全扭曲。

  「你是浑蛋!」她不分青红皂白地狂骂着,几近歇斯底里。        

  对付歇斯底里的女人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打醒她,一种是吻得她不能再歇斯底里。

  她这么娇小柔弱,打她,他下不手;不过吻她的话他倒觉得可行。

  想着,他端住她的小脸,低头就堵住了她还在咆哮的小嘴--

  *******

  他重重地压着她柔软的嘴唇,手臂强而有力地攫紧了她扭动挣扎的身躯。

  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应该是他第二次亲吻她了。

  第一次,她醉得不省人事,当然不知道跟他亲嘴是什么滋味;但这一次,她非常清醒、非常清醒……所以她有了所谓的感觉。

  他的嘴唇有点冷,但令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热情及激躁;他的唇紧紧贴合着她的,彷佛要麻醉她似的不曾放松。

  在几番挣扎却又无法开脱之后,她居然像服毒般地接受了他的吻。

  他的手牢牢地箍着她、他的唇沉沉地压着她,她无法呼吸、无法思考,好象在瞬间,所有的思绪都飞脱……

  「唔!」她倒抽了一口气,满脸涨红。

  发现她被吻得几乎要窒息,荒川隼终于离开她湿润而诱人的唇片。

  「我……」凝睇着她微微茫然的神情,他冲动地想对她坦白心迹,但是他向来不是个会把「我爱妳」这三个字挂在嘴边的人。

  隼,你从来没对我说过「我爱妳』。在这一际,玛利亚说过的话突然又钻进他脑海里。

  「我爱妳」三个字一定要挂在嘴边吗?不说难道就代表不爱吗?他不懂这三个字到底能给女人多少保障及安全感,他只知道经常将「我爱妳」挂在嘴边的男人却常常是负心之人。

  「海织,我知道妳的偶像是太田,但是崇拜偶像不代表要将自己的一切陪葬,我不希望妳受到任何伤害。」是的,他不希望她受到任何伤害,这种    想保护她的心意比一千次、一万次的「我爱妳」还来得深刻。

  她怔然地望着他,脑子里轰隆隆地,什么都组织不起来。

  他亲她,为什么?他不希望她受伤害,为什么?他说太田是她的偶像,而且会伤害她,为什么?

  她不明白,一点都不明白,因为一直在伤害她的人不是太田,而是他!

  噙着眼泪,她断断续续地位道:「如果能重新选择,我真希望自己从没遇见你……」话罢,她旋身就想往楼下跑。

  大概是脚下踩了个空,她整个人突然失去重心地往楼下掉。

  「啊!」她惊叫一声。

  「海织!」见她往下掉,荒川隼想也不想地扑上前抱住了她。

  在一阵手忙脚乱中,海织稍稍回复了意识,而当她回过神来,竟发现荒川隼已经成了她的垫背。

  她转头望着他,只见他浓眉纠结,神情微拧。

  「你……」她没想到他会不顾自身安全地抱住她。

  「妳没事吧?」他一脸紧张地望着她。

  倏地,她发现他脸颊上有道血痕,可能是在慌乱中被什么割伤的。「你的脸……」他怎么还有时间担心她?他该烦恼的应该是他自己吧?

  表演在即,他是不能有一丝损伤的;脸蛋是模特儿的生命,而他居然因为她而受了伤!?为什么?

  也许是感觉到脸上有点刺痛,他下意识地抬手去抹;这一抹,他才知道自己脸颊受了伤。

  「流血了……」他不痛不痒地道。

  见他神情泰然自若,声调也平平淡淡,海织不禁急了。「你还那么轻松?你是模特儿耶!你有没有一点点身为模特儿的自觉啊!?」

  看见她为自己的伤势而紧张担心,他只觉得这一切都非常值得。

  「妳是在担心我吗?」他笑问着她。

  「我……」担心?她当然担心,别说他是为了她而受伤,就算不是,为了联展而特别邀请回国的模特儿受伤,身为工作人员的她也该着急呀!

  「我没事,」他潇洒地一笑,「难道妳没听说过女人受伤是破相,男人    受了伤是添加魅力吗?」

  她又急又气地瞪着他,「你还有心情乱哈拉?」因为太过担忧,她略带哭嗓地道,「我送你去医院处理伤口啦!」

  看见她忧急如焚的模样,即使他觉得不要紧,但为了教她安心,也只好答应了她。「好,妳别催……」说着,他一手撑地的就想起来。

  「唔!」突然,他闷哼一记,腰背痛得站不起来。「不行……」

  「怎么了?」她看得出他不是假装的,而是真的痛。

  他按住自己的腰背,「大概是摔伤了。」

  摔伤?这可不妙。

  脸颊的伤还可以靠化妆及造型遮掩,一旦身体受了伤,那就无法登台表演;要是更严重、或者更倒霉一点的伤了脊椎,那他岂不是要半身不遂?天呀!为什么会这样?

  「你等我,」忽地,她想到小笠原还在工作室里。「我去找老师来。」小笠原身经百战,一定能帮忙处理这种非常状况。

  想着,她站了起来,拔腿就朝上面跑--

  **********

  「虽然是不严重的挫伤,但这段时间最好尽量休息,不要有什么激烈运动以免伤势恶化,只要处理得当、恢复得好,应该还能走秀吧!不过在表演前,最好到医院来复诊一下……」

  在医生的几番叮嘱后,小笠原先行离去,而送荒川隼回家成了海织的责任;不过也当如此,毕竟他是为了她而受伤的。

  「我先走了。」任务达成后,她觉得此地不宜久留地急欲离去。

  「喂!」他一喝,「妳想溜?」说着,他两只眼睛像饥饿了好几天的老虎似的瞪着她,「医生说我最好别动,难道妳想丢下我一个人『自生自灭』?」

  她不知所措地望着他,「我……」开玩笑,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种事绝不能再发生。

  他似乎觑出她的想法,啼笑皆非地说:「我现在这样还能对妳做什么吗?」

  「唔……」想想也是,他现在连睡觉翻身都有问题呢!

  「别忘了我是为了谁而受伤的。」他用一种胁迫的、恩威并施的口气说,但这一招显然对海织非常有效。

  她低下头,「我知道了啦。」说着,她非常认分而听话地坐了下来。

  觑见她眼底那一抹不甘,他试探地问:「干嘛?妳家里有人等妳回去?」

  「没有,」她诚实地摇摇头,「我一个人住。」

  「噢……」她上次急着回家,他还以为她家里有其它人,原来她是独居女性啊!

  她傻愣愣地站在一旁,两只手不断地拧着衣角,一副无所适从的摸样。

  「喂!」他伸手在她腿上一拍,「发什么呆?还不扶我回房休息?」

  他这一拍是挺自然地,但被拍的她却是满脸涨红,目瞪口呆。

  「快呀,我困了。」他不断催促。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快十二点了。「噢……」模特儿大概都要睡美容觉,他应该也不例外。

  她费劲地将他驮起,并让他的手臂横过自己的颈后;当他将全部的重心放在她肩上,她差点儿腿软,要不是平时吃苦耐劳惯了,她铁定会跌坐在地。

  好不容易将他扶回卧房,并让他在床沿坐下,她已经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隐隐地,她觉得他是故意整她的,也许他根本就没严重到寸步难行,不过是为了惩罚她害他平白无故的受伤。

  这是她第二次进入他的卧房,上次是她酒醒后在他床上醒来……

  再看到他这张柔软舒服的大床,她不禁想起上次的事情,虽然她什么都记不起来,但经他事后转述也够教她心惊胆颤的了。

  「我出去了。」她说。

  「妳怕?」他带着挑衅意味。

  天生的倔强及不认输,教她挺起胸膛,故作镇定。「我怕什么?」

  「既然不怕,那就留下来。」

  「你不是想睡了吗?」

  「睡不着了。」他睨着她,高深地一笑,「妳陪我。」

  「你当我是什么!?」末等他说完,她已经像只刺?般警戒着。

  他顿了顿,不禁噗哧一笑,「妳在想什么?」他笑得像个顽童,完全不似他平时的样子。其实他在她面前一直是最真实的一面,只是她并不自觉。

  「我是叫妳跟我聊天。」他说。

  「是吗?」她支支吾吾,有点难为情。「我以为……」

  「以为?」他坏坏地瞅着她,「以为我要妳陪我睡觉啊?原来妳满脑子邪念。」

  「是你素行不良,我才……」因为自己的误解,她的脸更是涨红发烫。

  他撇唇一笑,「我看搞不好是妳比较期待吧?」说着,他小心翼翼地躺了下来。

  「我又不是你,玩一夜情的人是你耶。」她在一旁嘀咕。

  听见她谈起一夜情的事,他骤然想起是什么事让他们发生争执。「妳说的一夜情,我真的没试过。」

  她抬起脸,恶狠狠地瞪他一记,「骗人,是我……」

  「亲耳听见的?」他打断了她。

  「你别不承认!」她说。

  「我没做过的事,为什么要承认?」他一脸肃凝地望着她,蓦地,他想起了一件事……

  从河口湖回来那天,唯一来过的女人只有清水美纱一个,如果海织说她听见一个女人在屋里对她那么说,那就只有清水美纱最具嫌疑了。

  他记得那天他在冲凉时隐约听见了门铃声,但清水美纱却说没有,这样说来当天按门铃的其实就是海织??

  只是清水美纱为什么要那么说呢?她为什么要假冒陌生女人骗海织?

  看他陷入沉思,海织急着冠他罪名,「怎么,是不是突然想起了?」

  清水美纱跟他也算是旧识,他不想在任何人,包括海织面前说她的不是,即使那只是猜测。

  他神情一凝,「我说没有就是没有,那是个误会。」

  「什么误会?」她莫名地认真起来。

  「我不能说,这事关朋友的名誉。」他一脸严肃。

  她啐道:「少扯了,我才不信。」

  「妳该不是以为我搞一夜情,才一天到晚给我白眼瞧吧?」他睇着她,「我是清白的。」

  她一哼,径自别过头去。

  「海织……」看她那娇悍的可人模样,他不觉心生怜惜。

  「干什么?」她没好气地冷睨他一记。

  他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聊聊妳吧!」

  「我有什么好聊的?」她不领情地回绝。

  「聊妳的家人,聊妳为什么到东京来,聊聊妳的感情生活也可以。」后者是他最想知道的。

  她皱起眉心,像是看着什么怪物似的瞪着他,「原来你喜欢探人隐私……无聊!」

  「妳为什么一个人来东京?」得不到她的善意响应,他倒是不气馁地自问自答起来,「噢,我知道了,妳一定是被家里赶出来的。」

  「你才被家里赶出来呢!」她气呼呼地顶他一句。

  他抿唇一笑,「不然就是妳为了追寻单独来东京的男朋友,不管家里反对的离开家乡。」

  她确实是不顾反对地来到东京,不过不是为了男朋友,而是他--荒川隼。

  但是,她不能承认,尤其是在他面前。

  「胡扯!」她满脸通红,不知是羞是气。

  「别不承认,妳一定是来到东京后忽然发现男朋友已经移情别恋,但又不好意思就这么回去,才会勉强在东京留了下来。」他径自发挥他高超的想象力,天马行空地编故事。

  她冷冷一笑,语带嘲讽地睨着他,「你干模特儿太可惜了,你真该到电视台去做编剧。」

  这一夜,他们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地拌了一晚嘴,最后,不知道是谁先不支倒地,又是谁先举旗投降,只知道当她再度醒来,已经是隔天早上了--

  ***********

  帮他准备早餐,倒过了垃圾,海织几乎要迟到了。要不是事先跟小笠原报备过,严格出名的小笠原一定会数落她是不是睡过头了。

  都怪那家伙,居然趁这种机会要求她当他的临时女佣,简直可恶!

  不过怪了,她昨天晚上为什么睡着了?她是何时睡着,又是怎么睡着的?在他的房间里,她不是应该保持高度警戒吗?

  幸好什么事都没发生,不然她可真是赔大了。

  想着,她加紧脚步住地铁站前进--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