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田萌 > 高档爱情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高档爱情目录  下一页

高档爱情 第四章 作者:黑田萌

  为了联展的宣传,永野俊辅希望摄影师能拍一些外景宣传照,提供给各大杂志社及媒体。

  为求一切尽善尽美,摄影师决定到河口湖去拍摄照片,而在工作人员的名单中,当然也少不了海织的名字。

  虽然这次的拍摄计画并未对外发表,还是有一些得到小道消息而来的媒体及杂志社记者。

  或许是荒川隼、太田及清水美纱三人实在太有名气,拍摄过程中有不少当地的民众及游客围观,想当然,拍摄的行程也因此而有点拖延。

  休息时间,一堆人蜂拥而上,就为索取三人的签名;工作人员原本还想阻止,但见势不可挡,最后还是作罢。

  「不要挤,不要挤……」为了维持秩序,海织还得充当纠察队。

  她站在太田雅人和清水美纱的中间,手足无措,「一个一个来,谢谢。」

  因为她的身高和太田及清水相差悬殊,当所有人一涌而上时,她几乎要被淹没在人潮之中。

  「小心。」太田适时地搭住她的肩,体贴入微地扶着她。

  太田雅人的体贴之举让海织有些感动,因为她自己有两个哥哥,所以当太田雅人这么呵护着她时,她自然而然也就想起九州的哥哥。

  撞见这一幕,荒川隼的心情简直是Down到了谷底。

  他受不了太田和海织那么接近,更受不了海织一脸高兴的表情,他不晓得自己为什么生气,但他就是忍受不住。

  不知不觉地,他的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臭;偏偏在这时候,又有一堆疯了似的女孩像蜜蜂一样的巴着她。

  他原本就不喜欢被这么烦着,这会儿因为心情欠佳,他更是火上加油、气极攻心--

  「荒川先生,请帮我签名!」

  「荒川先生,你好帅唷!」

  「啊!荒川先生……」

  女孩们尖锐的叫声及娇滴滴的呼唤让他心烦气躁,「别烦我!」他沉喝一声,神情狷怒。

  被他这么一吼,不只那些女孩们吓傻了眼,就连在场的工作人员、媒体记者、围观民众全都一愣,无一幸免。

  记者们见势,纷纷按下快门捕捉他生气的神情。

  见媒体记者们猛按快门,他的火气更是为之一提。「你们没看见我在休息吗!?」他撂下一句,头也不回地转身回到为了拍摄照片而租来的别墅里。

  现场鸦雀无声,安静得极不寻常,而就在此时,一名刚刚被他吼过的女孩居然哭了起来,顿时又引起不少议论。

  见到这种情形,海织心里比任何人都急。

  荒川隼毕竟是个公众人物,虽然不是什么唱歌演戏的偶像明星,但还是有相当的知名度,发生刚刚那件事后,一定会惹来一些批评及挞伐。

  签不签名或应不应付群众,他当然有自主权,但他终究是名人,一些必要的迁就还是无可避免的。

  不行,她一定要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她不想见他因为这件事而被国内媒体大肆批判,因为他是她的偶像。

  想着,她尾随着跑进了别墅里--

  **********

  荒川隼神情微温地站在窗口抽烟,他脸上有种莫名的焦躁不安,但不是因为他刚才对那些索取签名的女孩们咆哮,而是因为太田和海织那一股热络劲儿。

  这太不可思议了,即使他再怎么冷淡,也不至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发脾气,但自从太田表明要追求海织,而海织也一副欣然接受的样子之后,他的情绪就一直很不稳定。

  每当看见他们两人有说有笑、状似亲密,他的胸口就沸腾着一股无名的烈火,像是针扎、像是虫囓、像是不小心吃了什么剧毒……

  是妒嫉,他在妒嫉太田,因为海织对太田比对他还好、还友善、还温柔。

  活了三十几年,这还是他第一次尝到妒嫉的滋味;两年前玛丽亚提出分手时,他只觉得歉疚、觉得遗憾,但他对那名知名摄影师没有一丁点的妒恨。可是现在,他竟然妒嫉着太田。

  他从不认为太田拥有过什么他想要或得不到的,然而此刻,他妒嫉他拥有了海织的友善。

  为什么会这样?海织不过是他才刚认识的女孩,而他绝不是这么容易就坠人情海的人啊!一定是他寂寞太久了,一定是的。

  「荒川隼!」倏地,他背后传来海织连名带姓叫唤他的声音。

  他回过头,只见她一脸气极败坏的模样,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彷佛快喷出熔浆来了。

  「你刚才太过分了!」一想到刚刚那女孩子因惊吓过度而哭泣,她就觉得他实在太冷淡、太伤人了。

  他冷睇了她一记,「我哪里过分了?」

  「她们也是因为仰慕你才会找你签名的呀!」她走向前,两只眼睛瞪得大大地盯着他,「你不觉得自己太伤人了吗?」

  「我不是偶像歌手或演员。」虽然他也觉得自己刚才是太情绪化了,但当她这么诘责他时,他不禁又想起方才太田亲热搭着她的那一幕。

  「对她们来说,你是偶像!」这一刻,海织发现她争的不是那些女孩的权利,而是自己的。

  对那些女孩来说,他是不是偶像,她并不清楚;但她知道的是,他是她的偶像,是让她生平第一次违逆父亲远赴东京的动力。

  如果他是这么伤人、冷漠、一点都不体谅他人的自私鬼,那她当初为他而离家就真的是一件天底下最蠢的事。

  他眉心一皱,「我不需要应酬一些盲目崇拜偶像的愚蠢女人。」

  「盲目崇拜偶像的愚蠢女人?」她像受到惊吓似的望着他。

  他所说的愚蠢女人指的就是像她这样的女人吧?在他心中,那些喜欢他的女人都是蠢蛋吗?

  「难道不是?」他狠狠地抽了一口烟,又说:「根本不认识一个男人,就莫名其妙地迷恋上他,不叫蠢是什么?」

  那一际,海织只觉得她的心脏彷佛有了一个缺口,然后从那缺口里不断流出的是她的泪……

  难怪小笠原要她分清楚现实和梦幻,她想那是因为小笠原见多了这些所谓偶像的真实面目吧?

  她一直想见荒川车,他在她心目中一直是非常完美的男人;而今,他英挺迷人根本不认识一个男一口烟,又没想到他会是这么冷酷而又可恶的人。早知如此,她真希望自己从来没有遇见他。

  「你是个大烂人!」她气愤而失望地对他大叫,「为什么你不能像太田先生那样温柔地对待每个人?为什么你是这么冷漠的人!?」

  听见她夸赞太田温柔,他心口那股妒火又冉冉窜起,「哼!」他冷哼一记,拧眉而笑,「太田就是专骗妳这种爱作梦的小女生。」

  「我不是小女生!」她朝他吼叫着:「太田先生比你好多了,至少他不会随便伤害别人!」

  听她左一句太田、右一句太田,他的火气就鼎沸,「别在我面前夸赞别的男人!」话举,他自己不觉一怔。

  男人?他不该这么说,感觉就像是他在吃其它男人的醋,他应该说……对,他应该说「别在我面前夸赞别的模特儿」才对。

  海织失望地瞅着他,眼底不觉有点濡湿,「你说得对,崇拜偶像真的是很蠢的一件事,而我……」她的眼泪竟不听使唤地淌下,「而我做了一件这辈子最蠢的事。」

  他微愣,一时并没弄懂她的意思。因为在见到她流泪的那一剎那,他的心思就已经被掏空了--

  转过身,海织毫不留恋地就要离去。

  「喂!」他不知道自己为何拉住她,但当他惊觉时,他已经拉住她了。

  她回过头,一脸娇悍,「别碰我!」她猛地甩脱他的手,快步冲出了别墅。

  见她拔足狂奔而去,他的心竟一阵一阵地冷。

  这时,他才开始回想起她刚才所说的话。为什么她对他说崇拜偶像是一件蠢事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蓦地,他想起她曾经说过,她进入这行是因为一个模特儿的事……

  他方才在她面前说太田专骗她那种爱作梦的女孩,又说崇拜偶像是件蠢事……他该不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吧?忖着,他突然有了一个念头--

  海织会那么生气不会是因为他批评了太田吧?难道说,她的偶像就是太田?

  一定是的,端看海织对太田那么友善温和,他就该猜到她的偶像就是太田。难怪她会这般生气,谁叫他批评了她最崇拜的男人。

  「太田……」他纠结着眉心,郁郁难欢。

  他和太田都是顶尖的国际级男模,却没有所谓勾心斗角、暗中较劲的情形发生,之所以能这样,全是因为他从不把太田当敌人看,而太田身上也没有任何他想要的或是他没有的。

  但这一刻,他打从心里妒嫉着太田,因为太田拥有了吸引海织的特质,而那是他所缺乏的。

  *********

  见海织无精打采,小笠原不禁想主动关心一下。

  「妳怎么了?」她原以为海织应该很高兴有机会能跟荒川隼共事,但她的反常表现却教人十分疑惑。

  海织沉郁地应道:「没什么,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见她欲言又止,小笠原有些心急。

  「或许是大梦初醒吧?」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现在的心情,而这四个字是她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

  小笠原一怔,「大梦初醒?」

  「嗯。」她点点头,叹着:「我有点失望……」

  小笠原毕竟和她共事了近两年,虽不敢说是到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境界,但「心领神会」还是有的。

  「妳是指荒川隼的事情?」她试探地问。

  海织犹豫了一下,讷讷地点了头。「我现在才发现不见比见了还好。」

  「可是他不是妳进入这一行的主因吗?」

  「他是……」她低垂着脸,声音带点落寞及失望,「我只是没想到他会是这种人罢了。」

  小笠原沉思片刻,颇有感触,「不管是明星或是模特儿,他们给人看到的都是完美的一面,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所谓的歌迷或影迷了。」

  「他说崇拜偶像是一件蠢事。」海织一脸伤心,「他还说崇拜偶像的女人都是愚蠢的女人。」她之所以如此伤心,是因为她觉得他讲的就是她。

  小笠原顿了一下,然后突地笑出声音来。

  见她一副拍案叫绝的模样,海织怔愕住。「小笠原老师?」

  「他说得一点都没错啊!」小笠原说出她心中的想法,「我也这么觉得。」

  「小笠原老师,妳……」她现在才知道总是在小笠原面前说着崇拜荒川隼的自己有多蠢。

  「对不起,」小笠原一脸罪恶感深重的表情,「我不是故意的,不过当我第一次听到妳说自己是因为崇拜荒川隼而进入这一行时,我真的觉得妳很蠢。』

  海织像是忽地被扎了一针似的,「为什么?」倏地,她为自己的「蠢」感到悲哀。

  小笠原拍拍她的肩,安慰着她,「别难过,虽然我认为崇拜偶像有点蠢,但是倒也觉得妳蠢得很可爱啦!」

  海织鼓起双颊,「什么嘛?打人家一耳光后才哄人家。」

  小笠原温柔地一笑,「话说回来,我倒觉得荒川隼没什么错。」

  「他那种态度还说没错?」

  「他和我们一样是人,虽然他长得比较突出、比较显眼,但我想工作之余,他和平常人没两样,他总有说『不』的权利吧?」说着,小笠原不觉喟叹一记,不知是想起了什么。

  「小笠原老师,妳怎么了?」海织敏感地问道。

  她摇摇头,笑得有几分哀怨,「我刚入行时认识了一个颇有名气的模特儿,他温柔、风趣、体贴,是个感觉很Nice的人,当我把身心全交给他之后,才发现他对每个女孩子都很好,而我只不过是其中之一……」提起这段过往,小笠原的眼角还是湿了。

  「小笠原老师……」海织是第一次听她提起这件事,神情显得相当激动且震惊。

  「海织,」小笠原握着她的手,「睁亮妳的眼睛,我不希望妳犯了我当年所犯的错。」

  她微微一怔,「妳是要我相信荒川隼?」

  「我没有要妳相信谁,但到目前为止,我认为荒川笔至少是个很『真』的人。」小笠原语重心长地说。

  真?那倒是……有哪一个公众人物会像他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发雷霆的?

  「海织,妳喜欢他的心情变了吗?」小笠原凝视着她,像是不准她有所隐瞒似的。

  她有点腼腆,「没有呀……」她还是喜欢他,就因为还喜欢他,因此对他的一言一行、所作所为也就越是在意。

  她想自己今天之所以会发睥气,大概就是因为气他破坏了「荒川隼」在她心中的完美形象,也气他「不小心」就骂到她是个愚蠢女人吧?

  「那就好了……」小笠原一笑,「那妳不妨就从现在开始认识妳过去所不知道的荒川隼吧!」

  认识她所不知道的荒川隼?

  突然,她想起那天到他家拿绝版人偶的事情……

  那天的他、那样子的他,应该就可以算是她所不知道的「荒川隼」吧?

  *********

  自从和荒川隼发生了严重的言语冲突后,荒川隼在工作时已不再似以往那么使唤着她,他甚至几乎不叫她,有时眼神迎上了,他也会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就像是没看见她一样。

  她想他一定是在生气。她在他面前夸赞太田事小,为了他认为「愚蠢」的事跟他争执,恐怕才是他真正生气的原因吧?

  这时候,她倒宁可他假公济私、借故报仇地使唤她,而不是像这样视若无睹地将她当空气……

  「海织,」太田雅人不知何时已坐在她的身边,「妳怎么了?」

  「没有……」她有气无力地应道。

  「妳看起来很累。」他一脸关心地说着,自然地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他知道荒川隼正有意无意地瞄着这边,而他是故意做给他看的。

  「真的没有。」一样是摸头的动作,太田是如此的温和,而他却……

  不过即使太田的动作再怎么温柔,还是无法教她忘记荒川隼掌心的重量及温度;他不是个温柔的人,但她隐隐知道他是个好人。

  虽然他总是说很难听的话,虽然他总是一脸冷漠,但她还是无可救药地喜欢着、崇拜着他。

  愚蠢又怎样?她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真的愚蠢……

  想着,她就更是后悔自己对他说了那些话。

  她霍地站起,「我去帮小笠原老师。」她需要的不是太田的温柔,不论他的温柔是真是假,她一点都不在乎,她真正介意的是是荒川隼的感觉。

  太田睇着她背身离去的身影,不自觉地发了一会儿愣。

  海织并不是他喜欢的女性类型,他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何在这儿做着这种蠢事;就只是为了气气荒川隼?

  他和荒川隼一直相安无事地相处着,即使在发生玛丽亚那件事后,他们两人还是维持着以往的关系。

  既然是如此的话,他为什么要故意在他面前对海织好呢?莫非就像清水美纱所说,真正没从玛丽亚事件阴影中走出来的人是他?

  「太田,」正当他沉思的时候,荒川隼已来到他身旁。「我有事跟你说。」

  见他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太田不觉一怔。「什么事?瞧你一脸认真。」

  「别招惹她。」他沉声地说。

  「谁?」太田一笑。

  荒川隼浓眉一叫,「你知道我说谁。」

  「噢,」他做出一个终于弄懂的表情,「你是说海织?」

  荒川隼的神情凝重,不似平时的潇洒及无所谓,「她可不是你在Disco或PUB里随便玩玩的那种女孩。」

  「你担心什么?」他撇唇一笑。

  看见荒川隼眼底那一股儿紧张及微愠,太田就难以自持地兴奋起来。他从没看见他因为任何女人而如此严肃激动,即使是当年玛丽亚离他而去之时,他也不见多大的情绪反应。

  为什么海织让他有了这样的反应呢?难道海织在他心目中的分量远远超过了玛丽亚?他所得不到的玛丽亚在荒川隼心中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吗?

  想到这儿,他心中思绪更是翻腾不休。

  「你是担心她被我骗到手,还是担心我被她缠上而脱不了身?」他一派自若地询问。

  听太田这么说,他越加无法放心,「你是玩玩的?」

  「隼,」太田站起来,似笑非笑地在他肩上一拍,「你从来不担心我跟什么女孩在一起。」

  「太田,」他猛地捉住太田的手臂,「告诉我,你是认真的。」

  太田瞅着他那担心的脸,心里兴起了一股捉弄他的决心,「不告诉你。」

  他浓眉一挑,眼底像要喷出火来,「太田,你……」

  「隼,你在生气?」太田一笑,「你真的在生气。」

  他沉默地望着太田,算是承认了一切。

  「你也喜欢海织?」太田欺近他,低声地问。

  他一震,一语不发地瞪着太田。他喜欢海织?是这样吗?

  是的,从他第一眼见到她时,他就知道她在他心目中有多不同;她就像阵温暖的微风,煦煦地吹进他的心房、她的出现带给他难以言喻的平静及安心、她让他清冷的生命有了一丝温度,在不知不觉之中,她的身影及声音已经充满了他的生命,而他却还不自知。

  太田附在他耳边,挑衅意味极浓地撂下话,「我对她有多认真,那要看你对她有多在乎了。」话罢,他转身而去。        

  他反复咀嚼着太田的话,总觉得他话中藏有玄机;但他的心好乱,根本    理不出头绪。

  这一际,他就像是个不小心走入迷宫的人,不管他怎么走、怎么动脑筋,就是无法找到离开的路。

  他知道自己需要一个指引,但是他的指引在哪里?

  **********

  回到家里,海织第一件事就是坐在小小的客厅中欣赏自己的收藏。

  收藏?自从看见荒川隼的收藏后,她才知道自己的收藏有多渺小、多上不了台面。

  一瞥见他送她的那个绝版品,她的脑海中不自觉又浮现出他的形影……

  想起从河口湖回来后,他就一直对她视若无睹,就连工作人员都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

  别人以为他终于不找她的麻烦,还偷偷恭喜她脱离魔掌,殊不知其实是她被放弃了。

  放弃,好伤感的字眼。

  眼见合作的日子一天天的短少,她和他一起工作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而现在他们居然还因为闹别扭而越离越远……

  说真的,她是不敢奢望能跟荒川隼发生什么浪漫情事,但她希望至少在她还留在这个业界的日子里,可以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

  也许她该主动跟他道歉,他那个人脾气是大了点,但应该不是小气的人;如果她先低头认错,他可能会将一切的不愉快一笔勾消吧?

  去找他!想着,她立刻抓起外套往外冲--

  ******

  荒川隼才刚回到家,都还不及将衣服脱掉,门铃就响了起来。

  「来了……」他懒懒地走向门口,「谁?」

  「是我。」门外传来清水美纱轻柔的声音。

  他打开门,却只见清水美纱一个人站在门外,「就只有妳?」以往她都是和太田一起来,但今天却不见太田的影子。

  「太田来,我才可以进你家的门吗?」她凝睇着他,带着寻衅意味。

  他微怔,忽然想起上次海织来的时候,她正好打电话来,而且也发现海织在他家的事情。「进来吧!」

  如果海织能进他家,却将她拒于门外的话,那未免说不过去;不论如何,他认识她的时间总比认识海织来得长。

  清水美纱一笑,优雅地脱掉了高跟鞋。

  「有什么事吗?」他边走进厅里边问着。

  她尾随在他身后,「没什么,无聊罢了。」

  他瞥她一记,「妳常无聊?」说着,他径自在沙发上一瘫。

  清水美纱无所谓地笑笑,什么也没说。她在他对面的椅子上坐下,一副有话要讲的神情·

  他睇她一眼,「妳有话要跟我说,不是吗?」

  「你还是很敏锐嘛!」她话中带话,「我以为你变迟钝了呢!」

  「什么意思?」他警觉地望着她。

  清水美纱嫣然一笑,气定神闲地开口,「你和太田怎么了?」

  「太田?」他顿了一下,言不由衷地答道,「没有。」

  「噢?」她眉梢一挑,似笑非笑地觑着她,「太田不是这么说的。」

  他瞅着她,「他说了什么?」

  「他说……」她像是要吊他胃口似的,「他说你在吃醋。」

  他眼睛一瞋瞪,「吃醋?我吃谁的醋?」

  「就是小笠原小姐的助手啊!」她语多试探。

  他蹙眉一笑,故作轻松,「妳说小不点?我干嘛吃她的醋?」

  清水美纱撇唇一笑,「我想也是,她和玛丽亚完全不同型,你是不可能喜欢她的。」说着,她偷偷打量着他脸上的反应,「不过太田好象对她很有意思。」

  他神情平静,但眼底却兴起波澜,就连说话的语气都显得有点怒气腾腾,「他们两人一个是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一个是还没认清现实的笨女人,简直绝配!」

  听见他这样的口气,清水美纱更是确定他心里的确是介意的。也就是说他真的喜欢远山海织。

  「也许他们会有结果也说不定。」她故意激他。

  「他们会有结果?」他冷笑一记,嗤之以鼻,「别傻了。」

  「那可说不定,」她睨着他,像是在下咒似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太田那个人动作有多快。」

  听清水美纱这么一说,他心头不觉一震。

  那倒不假,太田泡妞的速度及技术可是无人能及。

  他长相俊美、能言善道、出手阔绰、风流倜傥,十个女人到了他手里有九个半跑不掉;像海织那种「蠢蛋」想必不用多久就会被太田拐到手,甚至带上床……

  带上床?太田不会正计画这么做吧?

  转念一想,那关他的事吗?反正她的偶像是太田,就算被骗,大概也觉得心满意足--

  「我要去洗澡。」他霍地站起,「妳要回去时,帮我把门带上。」

  话罢,他转身就走回卧室,并重重地掼上房门。

  清水美纱若有所思地坐在原处,脸上的神情却变得阴沉--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