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田萌 > 高档爱情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高档爱情目录  下一页

高档爱情 第二章 作者:黑田萌

  工作几天下来,整个服装部及摄影棚的人员都知道荒川隼不是个容易搞定的人,而唯一能让他露出难得微笑的人,就是海织。

  剎那间,海织成了大家讨论的话题,也成了这次联展中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为了让工作行程更加顺利,海织被推派出来跟荒川隼「沟通」,不管是什么大大小小的事情,只要关系到荒川隼,就得由她负责去跟他讨论沟通。

  虽然这么一来,她就有很多接近他的机会,但接近他却也是她最大的困扰及课题。        

  远远的看着一个人是一件很美好、很梦幻的事,但接近却可能是幻灭的开始。人家不也说「相见不如怀念」,有时维持着距离反而能添加一点美感.....

  倒不是说接近他之后,让她有某种幻灭的感觉,毕竟他是个活生生的人,有脾气、有坏习惯、有非常真实的一面,只是那些「发现」难免教她感到震愕诧异。

  他是个沉默的人,有点不爱搭理他人,即使是工作上必须接触的人员,他也是一副若即若离、爱搭不理的模样;也许他不是有心的,但看在别人眼底,难免觉得他是个傲慢、不懂人情世故、少年得志而恃才傲物、恃宠而骄的人。

  「小不点,」休息时间,荒川隼坐在角落里优闲地跷着二郎腿,「茶。」他像个大少爷般吆暍着他的「小女仆」海织。

  正在收拾东西的海织不情愿地瞅了他一眼,「我不是你的跟班,也不是你的助理,而且我很忙。」

  倒杯茶给他固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但他的口气实在令人很难吞忍得下。不知怎地,尽管他是她崇拜的偶像,但她就是无法像一般女生崇拜偶像般对他逢迎献媚。

  难不成这真是幻灭的开始?

  「茶。」荒川隼沉下脸,用一种权威的眼神盯着她。

  海织反瞪着他,一副跟他卯上了的表情。

  这几天来,他总是像支使下人般地支使着她,就算他是天王级的模特儿,也不能这样仗势欺人;人家说「打狗要看主人」,她好歹也是服装部主任小笠原香苗的助手,他不尊重她没关系,至少得尊重一下小笠原吧!?

  好一个难缠的家伙,而且谁都不缠就偏缠她,这会儿,她还得苦思自己是不是哪儿得罪了这位天王模特儿而不自知呢!

  「茶。」他又沉喝一声,而且脸上明显有了愠恼之情。   他刚刚明明看见她端茶给太田及清水喝,为什么却独独漏了他的份?她对他有什么不满吗?

  虽说他这几天经常要她做这个做那个,不过那也是因为他「看得起」她,不然他还懒得叫她呢!

  其实他也不是真心想支使她做什么,而是这种在别人眼里看来像是「冤家路窄」似的「互动」,让他有理所当然接近她的理由。

  他怀疑看似平凡无奇的她为何会有吸引他的魔力,而为了解开他心中疑窦,他无可选择地必须接近她。

  「隼,」一旁的清水美纱若有所思地睇着他,「你做什么?」他虽然是个不爱跟人打交道的人,却也不是无礼狂妄之徒,但他这几天对待这名叫远山海织的小助手时,却表现得相当失常。

  只要稍微了解他的人就不难看出他对远山海织的不同,虽然他不怎么「合群」,但绝不是仗势欺人之辈,他之所以对她如此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已经意识到她的「存在」。

  为什么呢?她不过是一个小小助理,而且跟他才相处几天,为何能引起他的关注?

  自从和玛丽亚分手后,他不谈感情,也不喜欢和工作上有关系的女性接触,就连她也无法进入他的心房,而这名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女孩究竟是哪里吸引了他的注意?

  「你要茶是吗?」她温柔一笑,并吩咐一旁的助理,「久野,倒杯茶来。」

  久野是她的助理,对她卑躬屈膝,却对别人颐指气使,「喔。」应着的同时,她瞪了海织一记。

  荒川隼冷睇了清水美纱一眼,懊恼道:「不喝了。」他站起来,快步朝外面走去。

  见他一脸不悦地离开摄影棚,大伙儿全将视线集中到海织身上。

  「妳惨了。」小笠原在她耳边低语着。

  「我又没错。」她鼓着双颊,有点委屈。

  清水美纱走过来,表现得相当友善客气,「不要介意,隼就是这样。」

  隼?海织心里有一点介意清水美纱如此称呼荒川隼,而且她的语气感觉起来好象很了解、很贴近荒川隼似的。

  其实荒川隼和清水美纱是那种站在一起必能掳获众人视线的恋人组合,不过荒川隼终究是她的偶像,她心里难免感到微酸。

  但是话说回来,清水美纱还真是个温柔的人。她原本以为像她这种超级名模,免不了有些难搞,但几天的相处下来,她发现她非常配合、非常敬业,而且也非常谦和。

  人美心好,哪个男人不爱这种女人?

  「小笠原小姐是个很能干的人,她会用妳当助手,表示她相当肯定妳的能力。」清水美纱又说。

  海织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只是比较幸运罢了。」

  清水美纱嫣然一笑,温柔娴雅地拍着她的肩膀,「别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加油。」话罢,她转身回到自己的休息区。

  海织望着她修长而优雅的背影,心里涌起一股仰慕倾羡的好感。

  忙碌吵杂的摄影棚里,大家各司其职、各忙各的,没有人发现清水美纱无可挑剔的美丽脸庞上那一丝不露痕迹的妒意--

  *********

  星期天,海织又来到银座附近一家名为「战线」的静态模型店。

  这家店位于一条巷子里,她也是偶然间发现的。「战线」的坪数并不大,可是却拥有非常多罕见的收藏。

  她是个军事人偶迷,平时的开销不是买衣服、化妆品,而是收藏各式各样的军事人偶。这大概是因为她出生在一个只有兄弟,而且父亲还是前陆上自卫队军官的家庭里吧!

  最近她只要一有空就往「战线」跑,原因无他,只为「战线」老板三国先生所珍藏的一尊二战军事人偶。据三国先生说这是他的个人收藏,仅供观赏,不管她出多少价钱,他就是不让。

  贴在玻璃柜前,她两只眼睛专心地注视着柜中陈列的那尊人偶;因为太专注,她甚至不知道店里来了另一名客人。

  荒川隼是三国的旧识,也是个军事人偶的收藏家,经常在世界各地跑的他,甚至有很多连三国都没有的珍藏。

  每次他回日本来,一定会到「战线」找三国叙旧,顺便交换一些情报。

  一踏进店里,他就被紧贴在玻璃柜前的女子身影给吸引住目光。怪了,像这种店居然会有女性顾客上门,而且还一副浑然忘我的模样。

  瞧着瞧着,他突然觉得「那颗头」有点眼熟……

  「谁?」他低声问着三国。

  「一个怪女孩,拜托我把那个绝版品卖给她。」蓄着大胡子,看起来像只大灰熊似的三国说。

  荒川隼睇了他一眼,「你别老是把自己的收藏放在那儿让别人看得到却买不到。」话刚说完,他忽地想起那颗头的主人是谁了。

  他这一辈子可能会忘记许多人、许多事情,但他绝不会忘记这颗头的主人是个多难搞、多特别、多新鲜、多可爱的女孩。

  他走向玻璃柜,一声不吭地站在她身后;在玻璃的倒影中,他看见她那双会发亮的眸子。

  就在同时,海织也在玻璃的倒影中睇见一张熟悉的脸孔。荒川隼?她揉揉眼睛,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在这里遇见他?她一定是眼花了。

  回过头,她一脸惊愕地望着他。「荒川先生?」真的是他!?

  「果然是妳。」荒川隼伸出他的大手,略嫌粗鲁地摸摸她的头,「我就觉得这颗脑袋似曾相识。」

  「你怎么会在这里?」因为太震惊,她问了一个有点愚蠢的问题。

  他蹙眉一笑,「我和三国是老朋友。」

  三国见他们两人聊起来,不觉讶然,「你们认识?」

  「算是认识吧?」荒川隼撇唇而笑,「她是这次联展的工作人员。」

  「是吗?」三国呵呵大笑,爽朗极了。

  「喂,」知道荒川隼和老板是旧识,海织忍不住想透过他来跟老板交涉。她低声地,「既然你们是好朋友,那你请他把人偶卖给我吧?」

  「不可能的。」他断然拒绝,「仅此一个的东西,他是不会卖的,不过我有两个。」他露出得意的神情。

  「真的?」海织兴奋不已,「请卖一个给我!」因为太高兴,她一时忘情嚷道。

  他迷人的唇角微微上扬,勾起一道兴味的微笑。「妳想出多少价钱?」他欺近她,两只炯亮的眼睛略显放肆地紧盯着她。

  被他这么一盯,她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你总不能漫天叫价吧?」她怯怯地道。

  他露出了一记狡黠的笑意,转头问着三国,「三国,这个人偶目前价位如何?」

  「五、六万,上次还有人开价八万跟我买。」

  荒川隼想了想,「那我卖妳七万好了。」

  一听见他开出的天价,海织不觉咽了咽口水,「好贵……」她只是个助理,薪水本来就不多,而且住外面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开销,她根本没有那种预算。

  荒川隼瞅着她,一脸兴味,「妳还买不买?」

  睇见他一副她买不起的模样,她要强地应道:「买!」

  「到我家来拿吧!」他果断而干脆地道。

  「现在?」她一震。

  他点点头,「妳最好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前买。」

  **************

  为了他这一句「最好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前买」,海织硬着头皮跟他回到他位于筑地附近的住处。

  到他家的路上会经过筑地市场,而他也顺便到尚未休市的商店里买些新鲜的火锅料。

  「你一个人吃火锅?」在海织的观念里,吃火锅一定要一堆人一起围着吃才有趣,一个人吃火锅,那多寂寞呀!

  他睨了她一眼,「不然妳陪我啊?」他一向独来独往,从不觉得一个人有什么不好。

  走进店里,一名穿著白色工作服的欧吉桑迎面走了出来,「荒川先生?」欧吉桑似乎认识他,神情相当惊讶而欢喜。

  「欧吉桑,很久不见了,您还好吧?」

  筑地的这间房子是他第一次购置的房屋,也是他在日本的唯一落脚处。因为在这儿住过一段时日,附近的商家几乎都认识他。

  欧吉桑觑见他身后的海织,一脸探询,「你的女朋友?」

  荒川隼夸张地大笑起来,「我的眼光还没那么堕落呢!」他不是存心损海织,也不是真的看不起她,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欺负她罢了。

  听见他这么损她,她立即板起脸孔,鼓起双颊,一副无法谅解地瞪着他。

  他瞄了她一记,「生气啦?,」说着,他又爽朗地大笑。

  其实这是海织不曾见过的另一面,她从来不知道私底下的他是这么爱开玩笑的人。

  他随和,甚至有点孩子气,一点都不像平时工作时那个严肃冷漠的他;当下在她面前的荒川隼,是一个爱笑、爱闹的男人,充满着人味、充满着阳光,也充满着朝气--

  发现他如此温暖的一面,海织不觉心悸。她想,一定很少人知道他这不为人知的一面吧?

  买完了火锅料,他们直接回到他位于筑地附近的住处。

  这是一栋只有四层楼的公寓,坪数约莫四十多坪,建筑风格非常简朴,感觉上应该有十年以上了。

  他住在三楼,一上楼就是一道砖砌的墙壁,绕过那面墙才看得见他家的铁灰色大门。「我家到了。」他拿出钥匙打开大门,并打亮了厅里的灯。

  屋里的设计相当简单、线条亦十分的俐落,的确很像他的风格。虽然他的房子跟她原先所想的有点不一样,但也相去不远。

  「我以为你会住『很大』的房子。」她说。

  他睇了她一记,「我一个人住,够大了。」

  「那倒是。」她一笑,又四下张望着,一脸新鲜。「不过我以为你会住更大、更豪华的房子。」

  「妳是说豪宅?」他问。

  她点点头。

  他想了一下,「我在巴黎近郊是有两栋妳说的豪华房子,不过在日本,我的房子就只有这一间。」

  他在巴黎的两栋房子都有百坪以上,不过他一个人住总嫌冷清了一点,后来他索性将房子租给同行的模特儿,自己反而在巴黎市内租了一间温馨公寓。

  「是吗?」她疑惑道,「我没想到你会住在筑地耶!」

  「我对这里有感情。」

  「感情?」她一怔。  

  他点点头,「这里是我自己赚钱买的,那年我才二十岁吧……」说着,他的唇角微微上扬,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原来是这样呀。」听到他二十岁就有本事自己买房子,她不禁咋舌。

  觑着她好奇的侧脸,荒川隼若有所思地撇唇一笑。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回来,就连与他相恋三年的玛丽亚都不曾来过,不过玛丽亚之所以没来过,是因为他们谈恋爱时几乎都在国外。

  虽然清水美纱也来过两、三次,不过都是和太田一起来,从不像这样--

  他为什么会带她来这里呢?他想理出个头绪,但当下的时间似乎不够他思考这个问题。

  「绝版品呢?」海织问。

  他蹙起眉头,似笑非笑地道:「原来妳还记得。」说着,他打开了一间房间的电灯,「都在这里。」

  灯一亮,海织就被眼前所看到的景象吓得差点儿要倒退三步。

  好惊人的收藏数量,他的收藏品几乎可以开一家店,不,是开一间「小型博物馆」。

  「哇!」她眼睛一亮,像是看见满山珍宝似的走进去。

  为了收藏这些人偶,他特意将这间房间装潢过;那些军事人偶一个个整齐地排列叠放,将每面墙都占满了。

  见她一副高兴得快要昏倒的模样,荒川隼忍不住笑了。「看来妳真的很迷军事人偶。」

  她没搭腔,只是失了神似的盯着那些收藏品。「啊!?」突然,她看见了「战线」的那个绝版品。他果然有两个,而且还并排着。

  「我拿。」他手一抬,就将那高置在上面的其中一个绝版品拿了下来。

  长得高就是有这种好处,这要是换成了她,肯定得拿椅子来垫脚。

  「喏,」他将绝版人偶拿给了她,「是妳的了。」

  她呆呆地接下盒子,激动得想哭,「我……」

  「干嘛?」睇着她如此有趣的表情,他禁不住地想笑。

  她抬起头来,「我可不可以等领薪水时再给你钱?」

  他顿了一下,「不用了,给妳吧!」

  一个小助理能领多少薪水,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可不想害她每天吃泡面。

  「给我?」她不敢相信,「为什么?」

  「七万不会让我更有钱,却可能让妳的经济拉警报,对吧?」他打趣地说。

  说起来虽然是很残酷,但毕竟是事实。「可是……」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也不能白拿他的好处,正所谓「无功不受禄」,这种道理她还懂。

  他似乎觑出她的犹豫及不安,随即一笑,「别想那么多了,大不了妳在工作时对我『友善』一点。」

  她一怔,「我对你很不友善吗?」

  「妳对太田和清水比对我好多了。」他坦然直言。

  海织蹙起眉心,嘀咕着:「那他们对我也比你对我客气多了呀!」他老爱在工作时挑剔她、找她麻烦,那要怎么说?

  「小不点,」他在她鼻尖上轻轻一拧,「爱之深责之切的道理,妳懂不懂?」

  虽然拧鼻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接触及动作,海织的心湖却因此而荡漾着涟漪。爱之深责之切?这又是什么意思?只是片面上的意思,还是……

  天呀!她在想什么!?怎么能有那么不切实际的妄念?

  她低下头,脸颊和耳朵都像要烧起来似的……

  「喂……」他拍了她一下,不知要说什么。

  正当她担心他会发现她的不寻常表情时,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妳自己随便看看。」丢下一句话,他转身走了出去。

  见他离开,海织不觉松了一口气。

  她绝不能在他面前露出一丝她仰慕他的马脚,毕竟迷恋着工作上所接触的模特儿是一件很不专业的事。

  荒川隼绕过沙发,接起电话,电话的彼端传来了清水美纱软软的声音。

  「是我。」她说。

  「噢,」他应了声,视线不觉又飘向在房里专注欣赏着他的收藏的海织。「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电话中,清水美纱的声音透露着淡淡的寂寞,「只是有点无聊。」

  他淡淡一笑,「无聊?那妳应该找太田,跟他在一起一定不会无聊。」太田是个标准的玩乐主义者,工作之余的兴趣就是「玩」。

  「算了,太田的兴趣就是在Disco和PUB里泡妹妹,我才不跟他搅和。」

  他忖了一下,「那倒是。」不过如果找太田是个「错误」主意的话,那找他不是更糟?他是个标准的闷葫芦,问一句才说一句,不无聊死才怪。

  「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房间里的海织突然惊叫一声,接着就听见东西接二连三掉下来的声响。

  他转头一瞥,只见他的收藏已经掉了满地。

  「谁?」清水美纱警觉地问道,「我听见有女孩子尖叫的声音。」

  「噢,是小不点弄倒了我的东西。」他毫不隐瞒。

  清水美纱顿了顿,「小不点?你是指小笠原的助手?」

  「就是她。」

  「你从不让女孩子进你家的。」清水美纱惊疑不已。

  他睇着房间里正紧张兮兮地收拾残局的海织,不觉一笑,「我到现在为止,还没发现她是『女』的。」

  「隼……」清水美纱欲言又止。

  「如果没什么事,我挂电话了。」他打断了她。

  清水美纱讷纳地应了声,「唔。」

  「Bye!」他毫不留恋地挂断了电话,飞快朝房间走去。

  ***********

  倚在门口,他一脸高深地盯着她笑;海织抬起头,心虚地朝他咧嘴笑笑。

  「我不是故意的。」都怪她看见了稀奇的人偶就想拿下来瞧个仔细,「我看见一个人偶,就想说……」

  「拿下来看看?」他帮她把话说完。

  她一脸歉疚,「嗯。」

  荒川隼笑叹一记,「妳真是奇怪,一般女孩子不是应该对芭比娃娃比较有兴趣的吗?」

  「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弟弟,爸爸以前还是自卫队教官,所以……」

  「所以妳就变成『男人婆』了?」他促狭地一笑。

  她瞅着他,「你要这么说也行。」说着,她认命地收拾着。

  「收拾好才能回去。」他扔下一句,径自到厨房去准备火锅材料。

  等她收拾好,他已经把火锅料准备妥当,因此她又理所当然且顺其自然地被留下来吃火锅。

  摩摩蹭蹭地到了将近十点,海织赶忙向他告辞。

  「我该走了。」

  「很急吗?」他瞅着她,心里有点舍不得她就这么回去。

  她翻腕一看,「已经快十点了。」

  「妳有门禁?」他问。

  她摇摇头,「没有,我家人都住在熊本。」

  他微怔,「妳离乡背井?」原来她是由外地到东京来打拚的。

  「嗯。」

  「既然家人都不在这里,妳晚一点回去有什么关系?」

  「不太好。」一个女孩子在男人的家里待得太晚,那成什么体统?

  他忖了一下,「妳和别人住?」他也曾经和玛丽亚在巴黎同居了近两年,他想她应该也有可能做这种事。

  现在的年轻女孩对同居这种事已不像从前那 排斥,很多一有了男友的女孩都会愿意跟对方同居。

  不知怎地,一想到她可能有同居男友,他的心里就有点沉……

  「真的很晚了……」她霍地站起,「今天打扰你了,抱歉。」

  荒川隼凝睇着她,「不会。」他指着桌上的绝版人偶,「别忘了带走。」

  「噢。」她拿起盒子,抱在怀里。「那我告辞了。」

  他送她到门口,「小心。」

  「我很安全的。」虽说他平时说话很不客气,给人的感觉又很冷淡傲慢,但今天的他却给了她全然不同的感受。

  她想,也许他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只是不善于表现他的友善及体贴罢了。

  「呃,这个……」她低头瞥了盒子一眼,「你真的不收我钱?」

  「妳怀疑?」他蹙眉一笑。

  她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不是,我只是觉得不该白拿你的东西……」这好歹也要几万块,而且还有增值的潜力呢!

  「没关系。」他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但是……」她犹豫不已。

  见她那「挣扎」的复杂神情,他不觉又是一记笑叹,「妳这么介意啊?」

  「当然。」她不加思索地答道。

  「不然……」他暗忖了三秒钟,突然伸手端住了她的脸,略弯下身躯在她额前一吻。

  她惊愕地怔望着他,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似的。

  「这样不就行了。」他迷人的唇角勾起恶作剧般的微笑。「再见。」他将她推向门外,迅即关上了大门。

  一关上门,他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他的心口狂跳、他全身血液沸腾、他呼吸急促、他居然差点儿就冲动地想抱着她。

  他甚至想亲她嘴巴的,要不是把持住了,他肯定会亲她嘴巴。

  老天!他是怎么了?

  站在门外,海织像是雕像般呆立着。他亲她额头?大名鼎鼎的天王模特儿荒川隼居然亲她额头!?

  虽说亲额头实在是一件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但她却止不住地全身颤抖....

  天啊!她今晚肯定失眠了,和他共事的这段日子,她都别想安稳地睡觉了.....

  摸摸额头,她还是无法相信这些事情都是真的。

  今天不洗脸了……她愚蠢地忖着。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