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黑田萌 > 高档爱情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高档爱情目录  下一页

高档爱情 第一章 作者:黑田萌

  为了全日设计师联展,海织这些日子总是跟着服装师小笠原香苗忙进忙出的;其实跟着小笠原,她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只不过离她的理想毕竟还有段距离,实现理想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用两年来实现理想也确实太短了些。

  「海织!」小笠原扯开她的大嗓门喊着。

  「是!」她精神饱满地应声。

  虽然约定回乡的日期已经迫在眉睫,她还是不甘心就此放弃。

  小笠原睇着她,「妳又在想回家的事?」海织跟在她身边将近两年,对海织的事,她多少知道一点。

  「唔。」她讷讷地点头。

  小笠原一叹,将几件衣服塞给了她,「有时间发呆,还不如多帮我做些事。」

  「是。」她不好意思地应道。

  「理想无法实现就必须回老家相亲,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毕竟想成为设计师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小笠原说得很实际,也很残忍。

  海织怅然地点着头,「我知道。」

  看她一脸愁容,小笠原也是不忍,「理想不能实现没关系,如果能实现梦想也是不错的事。」她若有所指地说。

  「梦想能实现?」海织微怔。

  「嗯。」小笠原点点头,神秘兮兮地说:「告诉妳一个小道消息,荒川隼可能会回国参加这次的联展。」

  「咦?」她讶异地问道,「真的?」

  「我是听谷口老师说的。」谷口是这次参与联展的设计师,从她那里得到的消息应该有一定的准确性。「妳先别说出去,这件事还没确定。」

  尽管还未确定,但听到这样的消息,海织还是期待的。

  荒川隼,一九七O年出生于东京,十八岁时经星探发掘进入模特儿界,一出道即以出色的外表及身材受到众人瞩目,是多家国际品牌在日本的代言人。

  二十三岁时至巴黎参与演出,从此成为在国际舞台上扬名的东方模特儿之一。至今约莫十年,他一直旅居欧洲,已经很少在日本有任何的公开行程了。

  海织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碰见他,但现在小笠原的一番悄悄话又燃起了她心中的小小希望。

  那个她认为远在天边的人真的回日本了吗?他会参与这次联展的演出吗?

  神啊,请您给我一次机会吧!她在心中暗暗祈祷着。

  她什么都不求,只要能看他一眼,一眼就行……

  「喂,」小笠原重重拍了她一下,「别顾着发呆。」

  「对不起。」她难为情地笑笑。

  小笠原好气又好笑地揶揄,「听到荒川隼,妳都失神了。」然后意味深长地说道,「迷恋归迷恋,但还是要搞清楚,他是这个行业里顶尖的人物,明白吗?」

  海织知道她的意思,也清楚自己的斤两,但作梦应该不凝事吧?

  「我知道……」

  「帮我把衣服送到十三楼,宣传部等着要。」小笠原吩咐着。

  海织使劲地点点下巴,「是!」话罢,她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

  因为抱着一大叠的厚重服装,海织几乎看不见前面的路,要不是她在这里已经进进出出了将近两年,非得东撞西碰不可。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躯不知从哪冒了出来,撞得她差点把衣服掉得满地。

  「小心……」那是一个非常低沉浑厚且很不友善的男性嗓音。

  「什么?」因为衣服几乎高过她的头,因此她觑不见这个无礼的「巨人」。

  男人伸手将她怀里的衣服整了整,「我说小心,小不点。」说着,他急急忙忙地不知要到哪里去。

  他这一走动,海织的头居然也跟着他移动。「啊!」她惊叫一声,头皮疼得她皱起眉心。        

  大概是刚才撞到的时候靠得太近,而她的高度又刚巧在他胸口处的关系,她引以为傲的长发居然缠住了他的衬衫钮扣。

  「搞什么?」男人不耐地,并动手拉扯她的头发。        

  她又嚷了起来,「好痛!」这可恶的家伙,居然扯她的头发!?        

  「妳别动!」他似乎是有什么急事,语气及动作都显得非常急躁。        

  「我没动!」她不甘示弱地嚷着。

  搞什么东西?是他自己撞过来的,凭什么在这儿对她大呼小叫?

  不知道是男人手笨,还是他真的太急,弄了老半天,还是没能将她的头发解开,而这时,海织听见旁边有细细碎碎的议论声。

  男人的身上飘着一股淡淡的烟味及古龙水的味道,那是一种性感又迷人的味道……

  「拿把剪刀来!」

  突然,海织听到他使唤着别人的声音。「剪刀?」她一怔。

  「你想做什么!?」她紧张地质问他。

  「剪掉。」他说得一副反正那不是他的头发的口气。

  「你休想!」海织尖叫着。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她最宝贝的头发耶!自从在某本杂志上知道荒川隼喜欢长头发的女性后、她就一直留着长发,就算是日本天皇都不能剪她的头发!

  「头发是女人的第二生命!」她大叫着:「如果你剪了我的头发,我会跟你拚命的!」

  「不可理喻!」他懊恼道。

  「你才不可理喻呢!」她啐着。

  他叹了一口气,「我赶时间。」

  在工作上,他一向是守时的人,十几年来都是如此,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也不管他是没没无闻还是扬名国际。守时是他的原则,他不容许任何事情坏了他的原则。

  「那是你的事!」这回,换海织一副不干己事的口气。

  他又一叹,「烦!」话罢,他突然拉着她,脚步急促地往前走去。

  海织被他拖着一直走,耳边不断听见议论声音,而那些声音中除了惊讶,还有一种不知名的幢憬……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不停发问,但他却一句话也不回她。

  因为高度悬殊,加上头发被缠住,她一直没办法抬起头来睇清这冒失鬼的模样。

  就在此时,他拖着她进入了一间偌大的办公室--

  「永野先生,我没迟到吧?」他问。

  「时间刚刚好。」

  听见他们两人的对话,海织不禁一震,原来他要见的人是他们公司的创意总监,也是这次筹备联展的要角之一--永野俊辅。

  「几年没见了吧?」永野俊辅怀念地道。

  「嗯,有三年了吧?」男人说。

  永野俊辅觑着贴在他胸前的海织,打趣道:「现在巴黎流行在胸前黏个『人头』吗?」

  「不小心黏上的。」他一笑。

  「我来帮忙吧!」永野俊辅走近不小心「黏」在一起的两人,动手解开缠在他身上的头发。

  不一会儿,他解开了她的头发,也解除了她与这个不知名男人之间的「危机」。

  「OK!」永野俊辅撇唇一笑。

  终于能离开那陌生男人的胸口,海织不觉松了口气。「谢谢您,永野先生。」她先向永野俊辅欠身道谢,然后转头寻觅着那冒失的家伙。

  她一定要认清那家伙的样子,下次见到他的时候,非得离他远一点不可。

  就在她努力想看清他模样之时,她听见永野俊辅说道:「真想不到扬名国际的日本模特儿荒川隼会回国参与演出。」

  「我可是看你的面子回来的。」他说。

  「荒川隼?」听见永野俊辅称他荒川隼,海织震惊得瞠目结舌,甚至连刚才始终不曾离手的衣物也全掉落在地上--

  ************

  她目瞪口呆地盯着眼前正一脸愕然地看着她的男人,那个刚才说要剪她头发的冒失鬼--

  一头微鬈的黑发光洁地往后梳着,随兴地扎在颈背处。宽宽的额头、两道斜飞的浓眉、直射出锐利目光的冷傲黑眸、直挺的鼻梁、总是带着一种亦正亦邪的微笑嘴唇……

  他看起来有点孤僻、有点倨傲、有点高不可攀、难以亲近,但无损他与生俱来的迷人丰采。

  虽然只是随意穿著一件黑色衬衫及长裤,依旧展现他完美的骨架及身形。

  天呀!他真的是荒川隼,她从高中时期就非常崇拜的男模特儿……

  这是上帝跟她开的玩笑吗?刚刚她才在心里咒骂着无礼、冒失又可恶的家伙,居然是那个闻名国际舞台的名模荒川隼!?

  见她瞪大着眼,一脸看见「恐龙」的惊愕模样,荒川隼不觉蹙起了浓眉,「妳干嘛?」就在此时,他觑清了刚才黏在他胸前的女孩。

  她有细细的骨架,看起来十分娇小。其实以日本女性普遍的身高来看,她也不算太矮,无奈站在身高一九O的他面前,她就变得十分「渺小」。

  她有一头如瀑般的长发,直直地流泄而下,将她巴掌大小的脸蛋衬得更小了。两只黑亮的眸子像珍珠般闪耀着光芒、弯弯的眉毛、小巧的鼻子,还有两片如果冻般鲜嫩的唇瓣……

  她的眼底闪动着非常耀眼的光芒,像是充满着梦想、充满着冲劲似的。他说不上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只隐约觉得自己的心被什么牵绊住了。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又或许他一直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不,他的心不是这么容易就被抓住的,从前是,现在亦是。

  「荒川先生……」海织一脸崇拜地望着他,「我从高中时期就看过你耶!」她原本想说她从高中时期就很崇拜他,但又觉得太唐突、太放肆……

  「高中?」他攒攒眉头,睇了永野一眼,「她是在暗示我已经『老』了    吗?」

  海织一听,连声解释着:「不,我不是!」

  「算了,别当真。」永野哈哈大笑,「他是捉弄妳的。」

  「咦?」她一愣,怯怯地瞅着荒川隼。

  他睨了她一记,「妳还真好骗。」径自恶作剧似的笑了起来。

  海织尴尬的拾起掉落在地上的衣物,「对不起,我先出去了。」

  「嗯。」永野点头一笑。

  她转过身,慌张地朝门口走去。

  将衣物送到宣传部后,她一个人失神地返回服装部。

  「这一定是在作梦……」

  她捏捏自己的脸颊,不自觉地皱起眉头,「疼!」她暗叫着。

  嘿,她会疼耶!那不就证明她不是在作梦??

  是真的,都是真的!她真的遇见荒川隼了!入行近两年,她终于有机会见见他本人了。

  「感谢上帝!」她想,上帝一定是听见她的祷告了吧?

  虽然荒川隼本人似乎是个个性不太好的男人,但遇见他毕竟是她多年来的梦想,梦想实现任谁都会高兴得什么都无所谓的。

  **********

  「海织,」小笠原一脸神秘,「告诉妳一个好消息唷!」

  末等她开口,海织已经知道她要说的好消息是什么了;不过为了不扫小笠原的兴,她决定佯装不知情。

  「什么?」她一副毫不知情且很有兴趣的模样。

  「是荒川隼,他来了。」小笠原拍拍她的肩膀,「不错嘛!虽然没当上设计师,但能见到梦中情人,应该能没有遗憾地回九州去相亲嫁人了吧?」

  「唔。」因为已经看见荒川隼,她不知道该搭什么腔。

  「我们公司这次主办的设计师联展可真是够有面子的,不只有旅居国外的设计师共襄盛举,还请了目前在国际舞台上走红的三名日籍模特儿回国演出!」小笠原兴高采烈地说着。

  海织一愣,「三名?」

  「是呀!」小笠原接着又说:「就是清水美纱、太田雅人,还有妳的梦中情人荒川隼!」

  提起他们三人可说是日本模特儿界之光,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东方模特儿寥寥可数,而其中就有他们三人。

  「再告诉妳一件事。」小笠原压低声音,「他们三个人已经到了,待会儿应该就会到服装部来。」

  海织扯动唇角一笑,「真的?」她当然知道这件事,因为刚才她已经见过荒川隼了。

  她转身将一个月后服装展要用的衣物挂好,「他们会待到设计展结束吧?」

  「嗯,没错。」小笠原一派轻松。

  一个月?海织有一瞬间的失神。那就是说她这整个月都有机会见到荒川隼?喔,天呀!她是交了什么好运啊!?

  就在她暗自欢天喜地的时候,服装部里突然一阵骚动。

  「各位同仁,」永野俊辅带着三名高人一等的优质美女及俊男步进服装部,「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三位是我们特地由巴黎邀请回国表演的模特儿。」

  望着站在永野俊辅两旁的两男一女,大家全看得目瞪口呆。

  完美的骨架身形、一流的脸蛋、优雅的气质、独特的风格……他们三个在人前一站,竟是那么的耀眼夺目,让人舍不得将目光移开,这世界上真有这般完美的人!

  「这位是清水美纱小姐、太田雅人先生,还有荒川隼先生,相信大家对他们并不陌生,让我们以掌声来欢迎他们。」永野俊辅话落,一阵热烈的掌声随即响起。

  清水美纱优雅地一欠身,声线温柔又充满着自信,「我是清水美纱,请多多指教。」

  「初次见面,我是太田雅人。」带着一种阴柔气质的太田雅人也微笑道,「接下来的这一个月,希望我们能合作愉快。」

  当两位大牌模特儿都谦逊地说了一些客套话后,大家都「理所当然」地等着荒川隼说些什么,但他一句话都没说。

  他一径的淡漠、一径地板着张脸,看起又别扭、又难缠的模样。

  海织站在最后头,而且一旁还有个高头大马的小笠原挡着,看起来一点都不显眼。但就是因为如此,她更能「肆无忌惮」地以她的目光「冒犯」她心仪已久的荒川隼。

  「喂,」小笠原偷偷地蹭了她一下,「口水流出来了。」

  海织很配合地擦擦唇角,「我就是为了他进这行的。」

  「真纯情。」小笠原做出一个受不了的表情,「别忘了他们可是站在顶端的人,摸不着的。」

  她耸耸肩,「只要能看见他就够了,我从来没想过要摸得到他。」

  「真的?」小笠原一脸怀疑地睨着她,「难道妳连一点点春梦都不作?」

  海织脸颊一红,「什么春梦?」她当然有过幻想,不过现实和虚幻,她还分得出来。

  见她脸颊通红,小笠原噗哧一笑,「看来妳还真没作过春梦。」

  就在她们两人躲在最后头窃窃私语的同时,永野俊辅已经带着他们三人离开了服装部。

  ********

  为了昔日交情,久居法国的荒川隼不只破例回国,还将清水及太田两人也拉了回来。这个月,他们三人将全力配合各种的宣传活动及平面拍摄,电视节目、电台访问、杂志拍摄……所有偶像明星要做的事,他们都得做。

  一踏入摄影棚,就看见一堆为今天的拍摄工作而忙碌的工作人员;他四下张望一下,仍不见清水及太田两人。

  「荒川先生,」一名化妆师走向了他,「你要先准备一下吗?」

  「清水和太田还没来?」他问。

  「是的。」在看来相当严肃的他面前,化妆师显得有点畏怯。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一副沉思的模样。

  「把我今天要穿的衣服拿给我。」

  「噢。」化妆师应声,旋即转身叫着:「小笠原小姐,请把荒川先生今天要穿的衣服拿过来,谢谢。」

  正在角落整理着衣服的小笠原及海织闻声,不约而同地往他们的方向望去。见是荒川隼来了,海织的神情显得有点不安。

  小笠原睇了她一记,低声笑道:「别说我没关照妳唷!喏……」她将一套铁灰色西装交给了海织,「去啊!」

  海织提着那套西装,神情有些忐忑;虽然心里明明是想一个箭步冲到他身旁,但碍于身分及矜持,她莫名地有点却步。

  不过公是公,私是私,她不能因为个人感情而影响了工作上该有的专业;硬着头皮,她缓缓地走向了荒川隼。

  「荒川先生,你的……」她讷讷地提着西装站在荒川隼后面。

  荒川隼抬起眼,睇见倒映在镜中的她,「是妳……」他扭过椅子,一脸兴味地凝视着她,「小不点。」

  她皱皱眉头,「我不是小不点,我有名字。」

  他眉梢一挑,「名字。」他是个寡言的人,能精简就尽量精简。

  「啊?」显然地,海织并不熟悉他这种寡言的问话方式。

  他微蹙眉心,「我说妳的名字。」

  「噢,」这会儿,她终于弄懂他的意思了,「我叫远山海织。」

  「远山海织?」好诗情画意的名字,跟她一点都不相配。「我觉得小不点比较适合妳,我看我就叫妳小不点吧?」

  他是个寡言的人,也是个冷淡的人,在工作上,他只和工作人员维持一种不即不离的安全距离,唯有如此才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枝节及麻烦。

  人与人之间一旦深入了,就可能是麻烦的开始,他不需要这种麻烦,而这也是他跟人们保持距离的原因。

  直觉告诉他,和这个女孩深入了,也可能是麻烦的开始,但是这一次他居然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想亲近她的冲动。

  她身上有种教人安心、放松的气息,她温暖、单纯、充满着梦想,就像是未经染色的白绢般。

  「请你叫我的名字,或称呼我一声远山小姐。」小不点听起来就有股很不牢靠、很幼稚的感觉,她不希望自己在工作上给人这样的感觉。

  见她一脸认真的表情,荒川隼不自觉地撇唇一笑。

  睇着她那「有趣」的脸庞,他想这一个月的工作一定也会很有趣--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