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冷面恶魔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冷面恶魔目录  下一页

冷面恶魔 第九章 作者:陈毓华

  第二天是星期天,两人其实也没别的计划,加上抵挡不住外婆的丰盛菜肴收买,于是顺理成章的留下来多待一天。

  正愁找不到人工的外公得到天外飞来的助手……虽然是彻底的门外汉,可没鱼虾也好,有可爱的孙女陪着聊天哈啦,还可以趁机考察未来外孙女婿,一举两得。

  乡下人早睡,陪着看完八点档的大爱台,游蕴青还了无睡意两个老人却已经揉着眼要找周公下棋去了。

  两人不是没有单独相处过,游蕴青很自动的把电视切到凌悍墨通常会看的DISCOVERY,至于香喷喷的一盆糖炒栗子的所有权则是她的。

  房子虽然老旧,室内却是暖意融融。

  两人各占一把长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凌悍墨看她吃力的剥着栗子皮干脆整盆拿过来,赤手空拳,一下子桌面上就一小堆黄胖胖的栗子肉了。

  游蕴青吃得笑逐颜开。

  「乡下这么安静,很不习惯吧?」

  「不会,恶魔岛更静。」地下一百三十五层,那是深深的海底,要是关掉所有机器,就像永恒无声的国度。

  「恶魔岛到底在哪里啊?」她听得生出兴味。那是墨哥哥住了很久的地方,有机会她一定要去看看。

  「它不是谁都能去的地方,要先递申请书,入境管理局愿意让妳去妳才能去。」

  「这么麻烦!」

  「一点都不麻烦,这是为了过滤不必要的人士,那边的土著善良又淳朴,不这么做,早就被没良心的生意人卖了又卖了。」

  「听起来你们好像捍卫战士。」吃栗子容易口干,她把杯子里的水喝个精光。

  「我们才没那么好心。」他疏懒的把十指挥干净,又用卫生指擦过,这才把全部剥好的栗子堆到游蕴青面前。

  「怎么说--」好好吃的栗子,她百吃不厌。

  「照顾那块土地,只是顺便而已,至于那里的原住民,他们要比文明世界里的衣冠禽兽要好得太多了。」

  好……偏激的言论,不过,她能体谅凌悍墨有这样的想法。

  一个被生身父亲折磨得不成人样的小孩会对人失去信心也是正常的,更伤人的是生养他的爸爸还是知识分子的最高阶级。

  她被凌悍墨描绘出来的恶魔岛给迷住了。

  「你等我一下,我再去倒杯水。」

  「喝那么多水,晚上跑厕所。」

  「不会啦。」她的人已经消失在屋子最后面的走道上。

  然而,不到三秒钟,厨房里传出游蕴青的尖叫还有玻璃杯掉落地上的闷响声。

  他火速赶到,连鞋都没穿。

  厨房的纱门外站着凌雪鹤。

  在二十烛光的灯泡下,他那身分不清颜色的袍子还有皮包骨的脸简直跟殭尸没两样,也难怪游蕴青抬头一看到他会被吓得魂飞魄散。

  「你来做什么?」绕过一地的玻璃碎片,凌悍墨把她放到身后,双眼却是灼灼的对着凌雪鹤。

  「我来问你最后一次,要不要回来帮我把实验完成?」他的迷梦不会醒,也没有醒来的一天。

  「不可能!」凌悍墨斩钉截铁。

  「我是你的父亲,就算我低声下气的恳求你也不行?」

  「你知道不是每个小孩都能熬过那种生不如死的过程,你毁了我不算,现在还要我去当刽子手?你到底是不是我的父亲?」

  「我当然是……」他眼袋深沉的眼中忽然出现叫人颤栗的光,语气也燃烧了起来。「就因为你是万中选一的孩子,是我凌雪鹤跟优秀血统女人结合生出来的种子才有资格,也才能禁得起磨练!回来吧孩子,回来……」眼见说不通他开始去推搡捶打老旧的纱门,纱门很快应声破掉。

  凌悍墨可以感觉到在他身后的游蕴青有了怯意。

  「这里不是我的房子,你要进来之前最好想清楚,擅闯民宅的罪可轻可重,这些刑罚你比谁都明白不是?」

  以前打他的时候总是挑不容易让人发觉的部位下手,所以就算他遍体鳞伤也没有哪个邻居看出来。

  试图要进来,满是老人斑的手停住了。

  他慢慢缩了回去。

  「看起来,我们父子的代沟很深了,你的翅膀硬了。」似幽微,似惆怅,似满心的不情愿,似向天的怒吼。

  「你回家吧,夜很深了,外面的露气很重,你自己要小心身体。」亲情,是条藤蔓,要怎样才是划清界线,要怎样才是一刀两断?

  凌雪鹤走了,没有再看儿子一眼,留下纱窗上的窟窿让月光和风肆无忌惮的在屋子里漫步闲走。

  「我看我们明天还是早点出发吧。」游蕴青觉得毛毛的,一天中碰到两次,纵使他是墨哥哥的爸爸,心里头还是不舒服。

  「嗯。」

  「你别想太多。」她担心她的墨哥哥。

  凌悍墨低头,意味深长的把她抱紧。「妳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哪知道!」她嘟嚷。

  「赏妳一个干柴烈火的亲亲!」

  说完,他用力的啄了下去。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是夜,万籁俱寂。

  一股浓烈到叫人无法喘息的氨水味道很快的融入空气中。

  暗夜中,更诡异的某种药品被拌入了氨水。

  看不清的人影像在玩泼水游戏,一处、两处、三处……有五处,偶尔带着咭咭的冷笑。

  接着,火光乍现。

  因为黑暗,那光像一笔失控的颜彩。

  二楼造的老旧砖房,脆弱的被火神占据,很快的被吞噬--

  房子坍塌的声音压过了恶鬼的狂笑。

  「外婆、外公,你们没事吧?」强行把睡在一楼的两个老人拖出火场,凌悍墨的脸已经是乌黑一片。

  邻居们都住得有段距离,是不怕火势蔓延到他处,但是,这幢房子却无法幸免了。

  老人相扶持的颤抖着,眼底都是恐惧。「我们没怎样……青青呢?青青没有出来~~」

  看着一生的心血都化为灰烬,老人不操心这些身外之物,他担心自己那千金宝贝的外孙女啊!

  要是她有个万一……摸着怦怦乱跳的心脏,好痛好痛。

  外婆的眼泪早就止不住。

  凌悍墨望着凶狠的火焰,他的心也一滴滴的往下沉,回头看见游家屋子外头平常用来洗手脚的水管,他跑过去,打开水龙头就往身上浇水。

  不等身体全湿,甩掉水管,他往火场冲去。

  「哎呀,那孩子,危险啊,回来!」外婆再怎么叫也叫不回凌悍墨坚定的意志。

  他往火里冲,到处是倒塌的梁柱,这增加了他要往二楼去的困难。他的青青睡在二楼,他要想办法!

  楼梯也坍了,到处是烟,他憋住气,肺因为忍住而生疼,他一鼓作气,发挥野战部队的精神,手脚并用的利用一根梁当平衡木,顺利的窜上楼!

  「墨哥……咳咳……咳……」微弱的喊叫,游蕴青被压在床下,她的床是那种老旧的红眠床,又重又硬,任她怎么用力都抽不出紧压的脚,眼看火烧了她的衣角,往她身体舔烧了过来,她被呛晕过去了。

  凌悍墨从烟雾中看见晕倒在地的游蕴青心里又急又恨,一把将她抱起才发现她的脚卡在床下,难怪她逃不出来!

  火捎来更多的火星,点点星火都弹上他的背。

  他无所觉。

  他不能让青青死在这里!

  他跪倒在地,闭眼,眉头慢慢打了结,他的身体竟然形成了膜一般的光,那光越来越盛大,变成了光球,将他跟游蕴青包裹住了,包裹住的同时红眠床的材质也因为承受不住光束在瞬间炸成碎片。

  游蕴青的腿重获自由了。

  「墨……哥……哥……」在昏沉中她隐约的感觉到清凉,那清凉像婴儿在妈妈的羊水里,载浮载沉。

  「我会带妳出去。」

  「我知道。」她看过这个光,在很小很小的时候。

  她安心的又昏过去了。

  同时,屋子承受不住大火一节节的沦陷,从屋顶整个覆盖了下来--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游小猪,太阳晒屁股了,妳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古铜色的大手老大不客气的掀起棉被,里头缩着好梦方酣的游小猪,呃,游蕴青。

  冷气马上冻醒了无辜被改名的人,她揉着还显爱困的眼,「你来啦?」

  单手提着塑胶袋的男人把东西放在茶几上,里面有外婆的爱心早餐,还有她昨晚吵着要吃的臭豆腐、烤鱿鱼。

  「再五分钟医师要来巡房了,妳还睡?」嘴巴念着,他拿出牙缸,熟练的把牙膏挤在牙刷上,把刚刚掀起来的被子折好。

  游蕴青拿过放在床边的拐杖,「你比我家的时钟还要准时,一秒不差的出现。」

  「外婆给妳熬了稀饭,她说不能放凉,要妳趁热吃。」所以喽,直接掀被,这是叫她起床的最佳办法。

  「人家昨天拆石膏,好不容易睡场好觉,你知道那种腿又回来的感觉有多珍贵吗?」乖乖被凌悍墨领到浴室把牙刷塞给她,毛巾放好,她机械式的刷牙这才闭上小嘴。

  一个多月前,老房子被火烧成焦炭夷为平地,整个毁了,而她也因为肺呛伤、身体百分之十二的灼伤、小腿开放性的骨折不得不住院。

  那场火烧掉了很多东西,烧掉属于她童年的记忆,也烧死了凌雪鹤。

  凌悍墨后来告诉她消防队员在火场找到凌雪鹤的尸体,他的身上有着浓郁的药水味,经过鉴定,确定他纵火后本来是想逃离现场的,却因为太过老迈身体动作不灵活,反而被自己放的火给烧死了。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你会伤心吗?」她问过她的墨哥哥。

  他只是仅仅抱住劫后余生的她,静默不语,

  然而,作为人子的他后来还是从警察的手上领回凌雪鹤焦黑难辨的尸体,烧了之后将他送进纳骨塔。

  这是他最后能做的。

  「妳没有忘记今天要出院吧?」把一些什物放进袋子里,凌悍墨淡淡的提醒刷过牙正在吃爱心早餐的青青。

  「不是要等医师来?」皮蛋瘦肉粥,赞赞赞!她吃得粥粒黏在嘴边都没发觉。

  「那只是例行公事,我昨天已经跟主治医师谈过了。」

  游蕴青从保温锅的边缘看过去,唇咬着汤匙,神情飘忽。

  要说她的墨哥哥爱不爱她,真的很清楚了。

  病人是最烦人的了,人家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男女问的感情更不用说,任何人看到她被火纹身的那种丑样绝对称不上好看,可是他却时时刻刻的为她上药,守着她,照顾她所有的需要。

  被火烧伤药膏总是干得快,而撕下纱布的那种痛苦更是椎心刺骨,可是,她的墨哥哥从来在药性还没干掉的时候为她换新药,从不让她受苦,这份心,连她的父母都做不到。

  「怎么哭了?」他可是随时注意她的动静。

  「……」

  「妳说什么?再说一遍!」嘴巴里都是稀饭,那么爱讲话,不能等食物吞下去再说喔?

  「我说--」她用力的喊,然后……后继无力的害羞了起来,声音当然也跟着变成蚊蚋,「我说,我爱你啦!」

  「我早就知道了,不稀奇。」他还摆酷。

  她嘟起小嘴来。

  然而,一只手轻轻的弹了下她的唇。「两圈香肠很难看的。」

  吼!就只会欺负她!

  「我出去办一下手续,妳换好衣服等我。」

  「知道了啦!」

  她答应得爽快,哪知道等凌悍墨办好出院手续,推着代步用的轮椅进病房来接她的时候,里面却空无一人。

  「还在梳洗啊?」他低喃。

  女孩子就是爱花时间打扮,不过,青青从来都是适可而止的。

  为她带来的衬衫、长裙丢在床铺上,「青青?」

  没有声音。

  他快步向前推开浴室的门。

  没有。

  人不见了!

  他再回头,放热水瓶的几上放了张纸条,简单潦草的英文字。

  凌悍墨冷然的浏览过去,一把将字条捏成团扔进了垃圾桶。

  他如风的席卷了出去,他知道该去哪里找那个把青青带走的浑球!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风驰电掣的把车开得飞快,凌悍墨来到强森指定的废弃工厂。

  这是一家以生产化学原料为主的工厂,生产的内容物都含带着高度的戴奥辛,在环保意识抬头后,因为排泄的废料流入百万人民食用的溪水里被勒令停止营业,业主早就潜逃外地,整个很具规模的工厂只好关门。

  因为附近的植物跟水源被污染得非常严重,寸草不生的荒凉景况叫人却步,平常不可能有人来。

  强森果然是打野战的个中高手,他选了对他有利的地方。

  吉普车俐落的停在工厂不远处,凌悍墨赤手空拳的下了车。

  没有人烟的建筑物总是坏得快,偌大的空地只有几个废弃桶,和流浪汉留下的垃圾,其他,一片荒烟漫草。

  他一进来就看到游蕴青被挂在高处,虽然看不见她脸上表情,但是她身上还穿着医院的天蓝色病服。

  被这样挂着,滋味绝对不好受。

  他不看她。那会让他乱了步骤。

  强森是个身材高壮的褐发汉子,粗扩的气质,带着以前大西部牛仔的剽悍跟威猛。

  他百般无聊的玩着手上的点九自动手枪,直到看见凌悍墨的人这才露出引君入瓮得逞的表情。

  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甚至还曾经是亲密的拍档伙伴。

  可是他就是不爽凌悍墨这个东方人。

  他自小受的教育里告诉他被拯救……还是被一个黄皮肤的黄种人救了,那大大的伤害了他膨胀过度的自尊。

  「你总算来了。」他从铁皮屋处现身。

  「放她下来,我们有话好说。」

  「现在换你来跟我商量了,要是我说不呢?」猫玩老鼠是不会这么快收手的,他总要玩到舒坦才是。

  「你要什么?」他也不废话。

  「感谢我的好心,我没有让你浪费时间在搜寻我上面,这样,你的女人也可以少吃一点苦。」他厚脸皮的自吹自擂,故意拖延时间,他就要把姓凌的家伙给玩死!

  「你说够了没有?到底要什么,一句话!」凌悍墨决定要速战速决。青青被吊在那样的地方……最可恶的是她还是病人。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妈的,这就是你让我最不爽的地方,我们在一起为什么老是我吃瘪,我明明比你伟大才是!」

  凌悍墨不带温度的眼神恍如万年寒冰。精英分子最大的毛病就是强烈的自以为是,强森是其中的翘楚。

  「那又如何?」

  「我要你消失!」

  「你杀了我,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比你强的人吗?」

  强森语塞,他反羞成怒,高举一直对着凌悍墨心脏的点九手枪,「我不管,你是我的眼中钉,先杀了你再说……嘿嘿,我警告你,你一点都别想妄动,看到没,这是什么……遥控器,你只要随便动一动,你的女人就会比你快上一步上西天,这种情况不是你愿意看见的吧?」他笑得快意畅然,宛如凌悍墨已经满盘皆输。

  「你开枪吧!」凌悍墨面无表情。

  「你终于到了乖乖听我说话的地步了~~」强森志得意满。

  扳机扣,冰冷的子弹划破周遭的空气,强森的枪法一流,直接命中凌悍墨,他身体晃了下,砰然倒地。

  强森喜出望外,喜悦冲昏了他的头,没有发现在凌悍墨倒地的同时,身为人质的游蕴青也不见了。

  他一脚踩在令他寝食难安的对手身上,极尽的躁躏。不过,他毕竟不是普通人,在瞬间快意之后发现快乐的成果似乎来得太快,他心目中难缠的对手怎么可能随便吃了他的子弹而不做任何反抗。

  太匪夷所思。

  「你也够了吧,强森,这样糟蹋曾经救过你性命的恩人,你真叫人不齿!」凉飕飕的声音打他处出来。

  不止一人。

  一、二、三。三个风采互异的男人,身边站着萎靡的游蕴青。

  她看见倒地的凌悍墨神情大恸,想跑向前,还没能近身,已被强森的枪口冷冷的指住。

  「原来你们都站在他那边!」他错愕含恨。

  华丽恶魔的纳日穿着印满红色朱槿花的花衬衫,金色的长发被风吹开,灿烂夺目。

  神气恶魔就是那副神气巴拉的模样,偏偏,他那表情一点都不讨人厌。

  至于混世大魔王--跟某个小女孩有着如出一辙的劣根性,他谁都不帮,只是很纯粹……比九点九九九纯金还要纯粹的爱凑热闹。

  他一手放走的小鸟在往外飞,尝到自由的滋味后不肯回笼了,怎不叫人生气?

  虽然说,那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身为大头目的他怎么可以不来瞧瞧系住他得意手下的人是谁?

  他见到了,还颇为满意。

  「我们没有站在谁那边,只是不忍心淑女受苦,不是我爱说你强森,欺负女士是最可耻的!」神气恶魔不客气的训了强森一顿。

  「你跟冷面的事用男子汉的方式去解决,我跟你保证我们三个人绝对不会插手。」纳日和神气恶魔一人一句,简直唱双簧似的。

  「冷面已经死了,我不需要跟你们谈条件!」

  「你确定?」嘻皮笑脸的混世魔王皮皮的问。当然他也不会要求强森的回应,因为他张口结舌的模样已经做了最好的回答了。

  倒地的凌悍墨只手撑地,一手摀着伤口站了起来。

  「墨哥哥--」游蕴青好想扑飞过去,却也知道这时候稍微有个错都会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

  「给你!」神气恶魔丢了把枪给凌悍墨。那是一把跟强森一样的点九枪。

  接下来,就要看冷面自己的本事了。

  风萧萧,草萋萋。

  枪响。

  胜负已决~~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