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凤凰变麻雀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凤凰变麻雀目录  下一页

凤凰变麻雀 第六章 作者:陈毓华

  “三个无锡天香楼来的厨娘、六名副手,帐房三人,园丁三人,十二名丫鬟,二十四名打杂的仆役,一名管事。管事就是我啦,全部共有五十二人,我先领来给夫人过目,要是你中意,点个头,我马上派人造册,即日起就可以让他们计薪上工。”

  一大群人,男女老少都不缺的瞪着戚浅秋。

  没有时间去思考自己在千家的地位算什么,一个早上,络绎不绝的直有人拿着聘书、红纸前来确认。

  她压根不知道千郁树贴红条出去征人的事,他要婚配了吗?不然简单的人口哪来需要这么多帮手?

  只要有个动静,芽儿也总是不厌其烦的来喊她,要她去处理这些完全跟她无关的事务。

  “大爷出门前吩咐下来,只要有事,找你就对了。”芽儿的口气谈不上尊敬,只是就事论事。

  经过几日相处,戚浅秋也看得出来她对千郁树心存情结。

  少艾思慕,那样的心情她能体会,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心中会有点酸楚。

  好几天来她在这个家走动,才知道这幢宅子表面平平无奇,可是,后翼延伸出去的阔气却是非常惊人。

  当然她不知道千郁树小的时候就爱盖屋造园,盖了这处换那处,遇到围墙敲了再盖,这些年来,他把钱财全部投资在土地上,可算是家大业大。

  不管怎样,她都没资格决定要不要留下这些人。

  “夫人?”

  她露出抱歉的微笑,把手上的名单递回那个子小小、精神矍烁的胡相手上。

  “对不住,劳烦各位跑这一趟,我不是主人,没办法拿主意。”

  胡相投过来怀疑的眼光,“莫非我带来的这些人夫人都不满意?”不会吧,这些人可都是经过千挑百选的哩。

  “当然不是。”

  他摸着快要秃的脑勺,没把戚浅秋的话听进去。

  “也对,你们大家多少拿点看家本领出来显示给夫人瞧瞧,她要是瞧了你们的本领,大家就可以留下来了。”

  “夫人,”有个斯文的汉子站了出来,“我曾家三代都在千爷的府上当过差,到了我这代,没有理由不继承家业。请夫人收下我吧,我让你见见我们曾家七口家眷,请你留下我们,我愿意作牛作马。”他讲得义薄云天,咚咚的跑出去,再进来,后面跟着棕子似的一串人,其中妇人装扮的女子还挺着肚子。

  曾经繁华一时的宅子,却在千郁树的妻子及上一辈的老人去世后,解散了。

  人鱼贯进来,一字排开的跪下。

  “别跪、别跪。”怎么可以见人就跪!戚浅秋急着喊。

  接下来的人,或多或少都跟千家的祖宗有所渊源,也有那种一表三千里的非要攀上一点关系的远远远亲戚。

  千家人的好处,只有曾在这宅子帮过佣的人才知晓。

  知道以前的主人需要他们,大伙远迢迢的携家带眷回来了。

  是回家呢!

  “你就留下他们吧,这些已经散去的老仆役后代也算有心,他们想回来,你就作个顺水人情,何况这个宅子的人将来只会多,不会少,留他们下来有用处的。”

  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焦天恩踏入屋内,笑嘻嘻的提出他的看法。

  这个千郁树也绝,闷声不吭的把家中的大权无形中转移,真要明说,她这位美丽俏寡妇怕是抱病,也早早为了避嫌逃回隔壁的破屋去了。

  那家伙保密保得还真周到,要不是他拉着石头那个大个子来突袭检查,还不知道千兄在家中窝藏了这么个倾国绝色。

  石头简单介绍了下焦天恩,戚浅秋点了下头致意,对于焦天恩的话,微微蹙起优雅的眉,说不出来有什么地方觉得怪异,她只能叫自己别多想,就当为借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尽点心力帮个忙吧。

  “嗯,那就留下来吧。”

  全部被录用的仆役欢天喜地的下去了。

  “小娘子果然善解人意。”

  “是我僭越了。”

  “有个人恐怕还巴不得你管得越多越好呢。”

  “不在其位不谋其事。”

  软腻的声音,腼腆的微笑,焦天恩看得失魂落魄。

  “小娘子娘家何处?”他忍不住攀谈。

  她谈吐有礼,措词优雅,绝不是一般村姑,虽然素衣布裙,仍然掩盖不住她本来的风华。

  “我已无娘家。”过去,没什么值得好说的。

  “你这花花公子,别打我妹子的歪主意,问东问西你想打探什么?”

  石头响亮的嗓门打断了焦天恩的试探。

  “妹妹?”焦天恩怪叫,“你娘要能生出这么娇嫩的花儿来,我的头剁给你!”坏竹出好笋是勉强说得通,但石头怎么也迸不出一朵花来。

  石头熊似的手掌一抓,也不管人家焦公子的衣裳是用多少银两堆砌出来的。

  “我盯着你就没错,反正你别靠近我妹子一步。”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这么不信任我焦天恩的人格!”他嚷嚷叫道。

  “你还有人格这种东西吗?”

  石头揪着他衣领走远了,声音仍然隆隆响。

  一天下来访客川流不息,留下的拜帖跟礼物,堆得像小山高。


  々        々        々

  不是好点了吗?怎么又咳,胸口里面像是积了什么沉甸甸的东西,咳也不见得咳得出来,戚淡秋怕吓坏了人,只好又躲回房间。

  仆人们见她咳得厉害,什么都不敢让她分担,也赶紧要她回房。

  芽儿进来过又出去,合上门的力气很大。她在这里是不受欢迎的吧?蕾儿呢?

  一天半日没见着她,她会想她这娘吗?

  捧着暖热的茶杯,杯子里是浓厚的乌龙。

  “怎么给你喝这个?”一只长长的胳臂取走了她用来取暖的杯子,一口喝尽。“浓茶不适合生病的人。”

  “你回来了。”

  是她想得太出神吗?一点都没有听见他进屋里来的脚步声。

  孤男寡女同居一室,不合礼教啊。

  “我听管事说你又不舒服了。”

  也不过几声咳嗽,连管事都知道了。

  他一到家胡相就先同他报告这事,果然还在房门外头,就听见她隐忍的咳嗽声。

  “只是几声咳,把痰咳出来就没事了。”

  “药有按时吃吗?”

  她纤细的肩膀像是一压就会断,不忍她久站,他拉出一张椅子按着她坐下。

  “大夫交代的药已吃过四帖,我想过两天就没事了。”

  他浓黑的眼睛为什么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看?这让她觉得困窘。

  “药,很苦吗?我会交代芽儿以后给你多泡些润喉的饮品。”

  他怎么问这个,药有甜的吗?

  “往后吃过药就含些这个。”千部树从怀里拿出个锦囊袋递给她。锦囊袋里装的是仙渣甘草,去苦味,平常多吃还能生津解渴。

  “别再为我破费了。”她接过来。

  她在这里吃穿用度全都看他,他待她已经够好了。

  “那不算什么。”

  是距离太近的关系吗?不知道为什么他浑厚的嗓音听进她耳中,像绵绵的蛊惑,使她有种错觉,如同情人的耳边细语。

  “我……我……去把窗子打开。”她快要晕眩了,一定要找些什么事情来分散自己变得奇怪的注意力。

  “你紧张什么?”

  她力图镇静,“我是想……把窗子打开,空气比较好。”

  他的眼光存疑。“你好像忘记自己得的是风寒,不能吹风吧。”

  他若有似无的接近令她精神更为紧绷,孤男寡女同居一室要是传了出去,别人要怎么想?

  “一起出去用饭吧,孩子们已经在外头等了。”

  她很紧张,是他给的压力吗?她仍然放不开自己被教条紧紧拘束捆绑的心是吗?那么,他就不能再用温吞吞的方式要她的心了,这样耗下去怕是一辈子都只能远远观看,触摸不到。

  “哦,好。”

  她怔怔的起身。

  他的脸色沉了,是她言词上有所错误吗?

  心不在焉的想着,因为紧张而紧绷的双腿却在离开凳子的同时失去了力气,眼看就要摔得难看——

  千郁树大手一伸,在千钧一发之际抓着她的腰,使她免于落难。

  她的牙齿开始不听话的打起架来,喀喀喀……

  他把她拉入怀里,大掌的热力马上传到她的四肢。

  “就是这样不小心!”他的口气很不好,动作却是如斯轻柔,怕一个力道太大,伤了怀中柔软细致的骨架。

  他的气息萦绕在她鼻尖,心跳的狂颠,几乎要止不住。

  “我差点忘了事,”她从袖底捞出一张纸,手抖得厉害。“这是今天来客的名册,还有礼物清单,你收着,好让人回礼或定下回拜的日期。”

  千郁树被她突然的举动弄得哭笑不得,只好慢慢的松开她。

  接下来戚浅秋慢条斯理、一字一字的将今天来访的客人说了明白,怕他因为人多而混淆,还把对方的特征说个明白,直到声音不再抖动,恢复平常的语调。

  她居然把她的兰心惠质用在这里——千郁树支着头,突然发笑。

  他的笑看在她眼中,无比怪异。

  他为什么笑?凭良心说,他笑起来真好看,所有坚硬的线条都放松了,让人生起想去抚摸的欲望。

  一瞬间,她吃惊了。

  她怎么对男人还有这种不可饶恕的欲望?

  这是罪不可赦的!

  “你帮我写回帖,就说我他日有空再登门拜访去。”

  “我的字丑。”

  她果然识字,还能写回帖。

  普通人家的女儿不仅没有识字的机会,就算千金小姐能识字,读的也是女诫、妇德之类的书籍,要修封对仗工整的文书都有问题,逞论需要文采的书帖了。

  “字丑不要紧,慢慢练就行了。”他撩起青布袍,“走吧,他们一定等得肚子饿死了。”

  “哦,好。”

  他没有直接走出去,脚还跨在门槛上,回过头来若有所思地对她说:“你其实不用这样,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对你作出逾矩的动作来的。”

  先安她的心吧。

  咦?

  说完,千郁树不看她的反应就离开了。

  戚浅秋手扳着桌沿,没有松口气的感觉,拂上心头的,是难以言喻的失落……


  々        々        々

  餐桌上,戚浅秋看见了蕾儿,这才心虚的发现自己在这里的大半时光,牵挂的不是她,是另外一个人。

  她的心似乎从严寒隆冬里苏醒过来,缓缓有了生机。

  蕾儿梳洗得干净漂亮,两条辫子油亮光滑,蝴蝶珠花有致的栖在她的辫子上,色彩斑斓,蝴蝶状的肚兜、蝶绣鞋,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只翩翩的小峡蝶。她看见了娘就粘住,不肯从她身上下来了。

  “娘娘……”

  她像小狗似的嗅着娘亲身上的味道,磨来蹭去,没完没了。

  “蕾儿,过来!”

  千郁树不喜欢蕾儿这样,她娘的身体还没好透,看她吃力的捧着胖娃,他心里就不舒坦。

  “好。”她乖顺的没闹半点别扭,就从戚浅秋身上爬下来。

  “你怎么这样对孩子说话?”她有些吃惊于蕾儿对他的听话。

  “她不是乖乖过来了?”

  一个扮白脸,一个扮黑脸,再好不过了。

  蕾儿咚咚的跑到千郁树身上,对她来说,从娘身上换到“爹”身上,差别在于从小摇椅换到另一张更大的摇椅。

  呵,当然是大摇椅舒服咩。

  对萨儿来说,他倒宁愿坐在香香的大娘身边,没有那个胖奶娃来同他抢,是再好不过了。

  他吃他的,偶尔还会贴心的帮戚浅秋布菜。

  好快乐的一餐饭。

  新来的厨子为了讨好主人的肚肠,大展身手的办出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煎烤、煮、炸,吉祥的桌巾上有适合小孩、大人口味的菜肴,一式十二样的菜色,美不胜收。

  “大爷,附近村落的大小地主都在门外想见你。”矮小的胡相并不是很愿意进来打扰这一家人用膳。

  别说郎才女貌登对得很,壁玉般的两个孩子乖巧又懂事,这样的天伦乐,他真有荣幸同在一个屋檐下。

  “这些人不知道现在是用膳时间吗?”被人打扰了,千郁树的不悦表现得很明显。

  可想而知这些人是故意挑用膳时间来的。

  “我避一下好了。”

  戚浅秋知道这附近的人对她没有半点好感。

  “不,你留下。”

  “我不……”她留下只会自取其辱。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一点都不会。

  囚为他眼中太过强烈的确定,戚浅秋虽然不安,还是依言留下。

  千郁树立刻叫人撤下饭桌。

  红木材方圆百里内大大小小的村镇几乎都是农地,农民也多是佃农,土地的所有者都是官府或是贵族,只有零星的土地是祖产或是小康家族所有。

  千郁树很想知道这些人以地主身份闯入他家目的为何?

  少有交集的村长,一把年纪的耆老,附近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齐了。

  这些喜欢端架子的老头会连袂出现,大好、大坏都有可能,他倒是很想看看这些人要来说什么话。

  他们看见了戚浅秋,眼中的惊艳和鄙视强烈得叫人无法忽视。

  大家面面相觑,也不见千郁树招呼或者奉茶什么的。

  戚浅秋见状,低声吩咐了一旁的胡相,沏茶来招待客人。

  胡相脸上带着怪异神色,有些欲言又止,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只让婢女送来了茶水。

  “咳。”为了引起千郁树的注意,属于千家不知道什么辈分的长老硬着头皮,欲起身讲话。

  “别说那些冠冕堂皇的废话,你们来做什么,直说就好。”千郁树简直是不客气的。

  戚浅秋讶异他的无情。

  “我说世侄啊,”老脸被抢白得有些挂不住了。“你要我们直说,我也不拐弯抹角,我们呢是出自一片关心,这些年你忙于工作,总是不在家,我们想表示关心也无从关心起,现在峥嵘了,听说你想回乡落地生根,还要促进地方上的繁荣,让我们这些老人在有生之年能见到地方进步,你真是我们红木村的光荣。”

  眼看千郁树没有反应,套好似的村长接下话,“世侄啊,这些年呢,你一个男人带着小孩也够辛苦的了,如今孩子大了,应该考虑续弦,娶个贤良淑德的女人来持家,我那三女恰恰配得上你的年纪,我也不贪聘金俗礼,只要……”

  “咳,村长,你离题了!”族中长老听村长说着说着竟为自己女儿说起媒来,连忙打岔。

  大家明明说好是为了钱事,他居然坏了游戏。

  “我为我女儿的幸福说话没错啊!”谁叫这些老不死的家中没有待字闺中的女儿,怨不得他存私心。

  “你那三女一脸麻子,早就过了及笈年纪,我听说她早就有相好的男人了,你想嫁掉她也要看看人家贤侄要不要呢。”

  “你这个烂老头,我要告你破坏我闺女名誉!”村长火大了。

  “去告啊,别忘了县衙的捕快也是我的人。”如观井之蛙的人以为握在手中微薄的权力就能够掌控一切。

  “只要我有了钱,就算要买个县官作也不成问题!”

  内哄斗得火热,千郁树不在乎他们斗得两败俱伤,但是,他可没时间听他们啰嗦。

  看见千郁树要走人的动作,村长跟长老互瞪一眼后敛鼓熄火。

  山水有相逢,先撇下恩怨,巴结金主要紧。

  “对不起,我们还是来说正题。”

  “我听说最近收购土地的人是你派出来的,希望你多多照顾同是一个家族的人,人不亲上亲,价钱方面大家好商量。”说穿了,大家都想把地卖了,上京城享福去。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我又变成家族的人了。”千郁树眼中闪过一抹痛楚。

  “你别记挂以前的事情,我们都是公事公办。”

  “好一句公事公办,好个刚正不阿。”他语带嘲讽。

  村长跟长老们不禁老脸飞红,“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何况萨儿他娘的坟我们后来也答应给迁入祖坟地,你何必记仇。”

  说起来倒是他小心眼了?千郁树冷笑,却在对上戚浅秋不解的眼光时,稍稍软化了些。

  “陈年旧事不用再说了。”

  “还是世侄开阔,陈年旧事,女人如衣服,只要有钱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呢,就算没名没分,倒贴的女人眼前就有了呢!”睇了眼端坐着的戚浅秋,她的美丽在邪恶之徒的眼中,成了无可赦的罪恶。

  又被指名,戚浅秋缩进了椅子里,紧握住扶手的指节越来越白,泄漏出她无言的愤怒。

  千郁树是他们眼中的金主,得罪不起,就拿她一个弱女子当代罪羔羊,这些人什么长辈,简直是无耻之徒。

  不知死活的人还滔滔不绝,以辱没其名的道德口诛着她。

  “我说世侄啊,我知道你对我们的偏见都是因为这个寡妇,可你要想想,以前多少君王因为祸水灭国,娶妻娶德,你不要被她的美貌给蒙蔽了,寡妇克夫,比什么都毒!”

  “原来你们对所有的孤儿寡母都是这么照顾的。”千郁树似有所指。

  戚浅秋诧异的听出他话里的恨意。

  他的弦外之音听在一群自私鬼的耳中没有特别的感觉,他们打哈哈的随着千都树的冷笑发笑,以为往日的罪恶风过不留痕迹。

  “你们可以走了。”尊敬他们仍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千郁树客气的请出门,但是他会吩咐仆役,要这些人从此在千家门前绝迹。

  “我们的正事还没谈到……”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哦,居然还有正事?

  几个仗恃着身份的老人也约莫看出千郁树压根不甩他们,知道再蘑菇下去可能付不了什么好,赶紧道出来意。

  “最近这方圆七、八十里的土地被世侄炒得火热,你知道我们手上也有几块薄田,我们年纪大了,租给佃农一年收不了多少田租,税收又贵,想说世侄不如一并收了如何啊?”

  “我该出多少价钱都按照官府公告的地价,你们要卖就卖,想留着当墓地我也不反对。”几块零零落落、贫瘠的田,也想来分一杯羹。

  “价钱方面不能稍微调整一下吗?毕竟我们都是同族的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佛面起码看一下祖宗的脸。”

  他们来可不是为了要争执无谓的道理,钱才是重点。

  “祖宗?”想不到这些人为了牟利,一向引以为傲的无聊自尊都可以不要;这些人恐怕死后都会无耻的厚着脸皮去见祖宗。可怜的祖宗!

  “你们叫人厌烦!”他连最基本的敷衍也不愿意施舍了。

  本来想说简老卖老可以贪点便宜,不料千郁树不只不买帐,简直不把他们放在眼中,长老们脸皮一青,全部变了脸。

  “胡管事,送客!”下逐客令了。

  胡相肃着脸,作出送客手势。

  “哼,给脸不要脸!”

  “都是你当年把话说绝,把事做绝。”

  “现在埋怨我有个屁用!”

  抱怨连连,众人出了千家大门。

  后脚跟还差一咪咪,胡相不留情的砰地关上大门。

  他很早就想这么做了,这些狗眼看人低的老家伙!

  嘻,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