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凤凰变麻雀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凤凰变麻雀目录  下一页

凤凰变麻雀 第四章 作者:陈毓华

  人情一欠总是没完没了。

  看着红漆黑底挂彩带的“吴兴楼”大字的匾额,戚浅秋摇头,舔了舔干涩的唇,却步。

  “我真的不饿,我想先回家去。”

  “你不饿,孩子怕是饿扁了。”千郁树一针见血。

  他一手抱着有些疲累的蕾儿,一手牵着萨儿,像极了好爹爹的形象。

  辛酸的目光掠过一直啃大拇指的蕾儿,戚浅秋想把她接过来。

  “娘抱抱,蕾蕾跟娘亲回家好吗?”

  “吃吃。”阵阵的食物香味从吴兴楼传出来,蕾儿所有的注意力都被新鲜的人事物夺走,沾了口水的指头直往里面比。

  萨儿去牵戚浅秋的手,“大娘,我也饿了,我们用过午膳才回家,你说好不好?”

  面对萨儿纯真的要求,她怎么也说不出来依照她目前的情况,怎么也吃不起这种餐馆的食物。

  她又羞又怒,羞这样的情境,让自己进退两难,怒那个抱着她女儿的男人,总是用萨儿这么天真的孩子来牵制她。

  她抢过蕾儿,几乎是飞奔、不择路的往前直跑。

  “大娘,哎唷……”

  她听见了萨儿摔倒的声音。

  是她刚才的错吗?

  猛然回头,又奔回萨儿的身边,戚浅秋完全忘记萨儿还有个身高体壮的爹。

  “孩子,摔疼了哪里,给大娘看看……”她心疼的目光叫千郁树看得清清楚楚。

  萨儿趁机偎入了她的怀中。“大娘,你好香。”

  千郁树用深思的眼光看着儿子,深邃的眼,像是什么都知晓。

  “没事就好,以后要多小心。”

  掸去他身上的尘土,她把萨儿扶了起来。

  萨儿依依不舍的样子,看起来整颗心已经完全倾倒在戚浅秋身上了。

  “只是吃个饭,一起进来吧。”

  千郁树重新把蕾儿接过去,小胖娃也乐得回到更宽阔的“游戏场所”,手脚并用的粘上了。

  “你们看见了没有,那娘们美得跟仙女似。”才跨进门槛,低低如细针的声音便涌了过来,扑头盖住戚浅秋。

  她装作没听见,垂首跟着千郁树的脚步。

  “方兄,你也太孤陋寡闻了,那美人是我们吴兴有名的寡妇,美则美矣,克夫唷。”刺耳的声音绵绵密密的传开。

  “她的丈夫是哪个衰鬼?”

  “这……我也不知道。

  戚浅秋握起了拳头。

  “哈,死无对证,寡妇才好,最容易上手了,我长眼睛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美人。”暧昧的调笑扎进她的心。

  她一直不明白,没了丈夫的女人就不是人了吗?她守着自己的生活,清清白白地不偷不抢,为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晦气?

  “你坐这。”千郁树拉开长椅,让戚浅秋入坐。

  她微微一怔,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点也不在意她的身份,大庭广众下跟一个寡妇同桌而食,不怕人家议论吗?

  “别在意那些幸灾乐祸的人,嘴巴长在别人身上,随他们说去。”

  他知道那些话有多伤人,他自己是可以不以为意,可是她那如惊弓之鸟的怯懦神情,却叫他心疼。

  “我……还是走开得好……”

  她寡妇的身份注定旁人皆用异样的眼光看她。

  “相信我。”他简单的说,然后径自叫来一桌食物,动手喂起因为肚子饿开始不安分的蕾儿。

  见状,戚浅秋没办法,只好也动手给萨儿布莱,自己再慢慢用食。

  “你需要多吃点东西。”瞧她如鸟般的进食,千郁树长臂横过桌面,一筷子的海参入了她的碗。“吃。”

  她低着头,什么都不敢说,望着那块海参,没有任何食欲。

  看出她的不自在还有惊慌,千郁树出声安抚,“你这样吃饭会吓着孩子们的。”

  她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一种奇异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孩子?”

  她一看,两个孩子正专心喜悦的用餐,吃得一嘴油不说,连本来都要人家喂的蕾儿,也好强的拿着著把菜饭搅得天翻地覆。

  “你讹我?”孩子好端端的啊。

  “不算讹。”

  这时萨儿笨拙的夹了一筷子的红烧肉给她。

  “大娘,你多吃一点,你比我还瘦呢。”

  看着那块肉,她如履薄冰的扯出一抹笑,眼中却是莫名的发热。“谢谢。”

  萨儿冲着她咧嘴一笑,继而埋头扒饭,嘴角眼中载着满满的快乐。

  戚浅秋动起筷子,优雅的用膳。

  举手投足间她优美得像首诗,对一个乡下村妇要求她谨守餐桌礼仪已经是不容易,逞论美感,可是,她显然有着一时半刻想学绝对学不来的礼教底子,喝汤别说一丝声音,就连吃食也不见不该有的屑屑掉下桌面,千郁树甚少有波动的眼频频闪动激烈的簇芒,就连一旁本来幸灾乐祸、嚼舌根的旁人,也都看呆了。

  一顿饭下来,吴兴楼的人居然没有多余的杂音出现。


  々        々        々

  下了骡车,日头已经偏西,黄昏霞色染晕了整个天幕。

  “蕾儿乖,跟哥哥说再见。”

  吃完午膳后,又跟着千郁树去办些事,经过一整天的相处,蕾儿跟千家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混得比跟她娘还熟。

  当她被戚浅秋从千郁树身上剥下,别说不情愿,根本是愤怒的,乌溜溜的眼珠看着自己离开骡车,小胖手挥呀挥的,咿咿唔唔的反抗了起来。

  “蕾蕾……不要这样,蕾儿乖,听娘说……”戚浅秋抓不住像鳝鱼一样的小胖妞,又怕施力过大伤了孩子。

  蕾儿怎么哄都不听,她才不管,她就是喜新厌旧、喜欢新人嘛。

  “听娘的话。”戚浅秋没想到蕾儿的力气这么大。

  “不要……不要……”简直是撒泼了。

  她抱不住蕾儿胖嘟嘟的身子,手又酸疼,简直拿女儿没办法了。就在她无计可施的时候,一双修长的臂轻松的接过跟毛毛虫有得比的蕾儿。

  千郁树轻拍了下蕾儿的屁股。

  “好了,安静。”

  闹出一身汗来的小胖霸王居然就吃他那套,她胜利的朝着戚浅秋咧嘴笑,满足的表情叫人不知道要揍她还是爱她多一点。

  “又哭又笑,小狗拉尿。”萨儿低声嘟嚷。

  他以前怎么都不知道有这种办法可以粘住爹爹,嗯嗯,看起来他需要跟这小胖妞多学学,看她年纪小,精灵古怪得很呐。

  “一起进去吧。”千郁树喊萨儿。

  一起?戚浅秋心中一突。“到门口就好。”

  “你放心,没有你的允许我不会进去的。”就这么防他?还是她对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

  走在后面,看着千郁树抱蕾儿的样子,她无言了。

  要是蕾儿的爹在,父女天伦该是多么美丽的图画?

  萨儿这时走来把一只小手放入她的手心。

  “爹抱蕾儿,大娘牵我,这样大家都不吃亏。”

  戚浅秋摸着萨儿的细发,这父子有着同样一头乌亮的发色,在夕阳的照耀下分外吸引人,要是她也能摸上那高大男人的发

  “爹爹……”蕾儿清脆的叫喊冻结了她所有的动作同想法。

  蕾儿哪学来这名词的?没有时间自惭羞愧,她被接二连三的惊愕弄得滞住了脚步。

  “爹爹……”

  像是发现新鲜的词句,蕾儿叫得更响亮了。

  在旁人看来他们这样像个家庭吗?有夫君有孩子,还有她……她这做娘亲的……


  々        々        々

  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尽心把家中仅有的存粮都张罗出来,就为了看两个孩子可爱的脸色,还是因为那个男人在外头为她忙了一下午?

  编竹篮、钉梯子,甚至还帮她把早就钝了的锄头重新磨亮,他……到底有什么不会的?

  一边炒菜,一边听着两个孩子在院子踢石头玩的声音、笑声像银铃,把这间破旧的房子点缀得生动之至。

  她第一遭觉得有这房子真好。

  两个孩子笑得同样大声,她几乎要分不清哪个是蕾儿。

  “大娘。”软软的男声中,好奇跟撒娇都透着一点。

  “唉,萨儿啊,你想要什么呢?”

  忙着在灶下添根柴火,因为她买不起炭,又只捡得动小根的树枝,小树枝火燃得快,只好拼命的往灶里头送。

  “我闻到菜香。”

  他用脚尖在地上画呀画的,有些害羞。

  “你饿了?!我想也是,对不起,大娘动作慢。”拭去额头的汗,她露出抱歉的笑容。

  正在成长的孩子本来就饿得快。

  “没有啦,我……只是没看过我娘在厨房的样子,所以,才进来瞧瞧。”他脚下的圈圈画得更大,对厨房闷热的蒸气一点都不以为意。

  戚浅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你娘她……”

  “爹说,我生出来娘就死了,我对她没记忆。”

  他并不觉得遗憾,没见过的人想像不出来该有的样子,要真有的话,他想他娘应该同大娘一样是个温柔的人吧。

  “就算你娘不在身边,你爹把你养得很好。”

  提起千郁树萨儿的脸就发光,可是他嘴巴不承认,“我爹啊,只会赚钱。”

  “哦。”她浅笑了下,听得出他不在乎的语气下,暗藏的骄傲。

  “大娘,你的丈夫呢?”萨儿四处的瞧,好像这样瞧就能看出有没有另一个男人的蛛丝马迹。

  她从橱柜拿出一个陶盘擦拭着,“不在了。”

  “不在?是出门去,还是跟我娘一样?”萨儿准备打破砂锅问到底。

  戚浅秋正要启齿,在外头的千郁树却抱着蕾儿挤进厨房,本来就只够一人进出的厨房突然因为人多,呼吸间一不小心都会撞出火花来。

  “我把青菜上盘就可以开饭了。”

  她双手拼命在围裙上擦掩饰窘意,因为自己不精的厨艺。

  “你慢慢来吧,我只是想这孩子说要去茅房去了这么久,却是跑来这里。”

  萨儿看见他爹出现反而责怪的嗔了一眼。他都快要问出结果来了,爹来打什么岔呢,真是的!

  “厨房小,大家到外面等着,要不请你先带孩子们去洗手。”

  她把青菜拨进陶盘,他们三个人挤在门口处,她想出去也出不去。

  “孩子们,听到了吗?”

  千郁树深深看了因为忙碌而脸色染红的戚浅秋一眼,先行走开了。

  猪油炒白菜、腌萝卜、一只白斩鸡,咦,戚浅秋瞪着桌上的鸡发呆,什么时候多了这道菜?

  千郁树带着两个孩子出来,看见她的模样,淡淡用一句话把鸡肉带过,“两个孩子都还在长,需要多吃些肉。”

  哦,对了。是她多心。

  男人的食量有多大?她不是很清楚,可是这一大一小的男人对她煮出来的菜肴非常捧场,一餐终了每个碟子都是空的,就连蕾儿也多吃了一碗有余的粥。

  用过晚膳,千郁树便告辞了。

  “爹爹……爹爹……”对于踩着月光离去的千郁树,蕾儿很不舍,不住的喊。

  “蕾儿,娘说过不可以乱叫。”

  戚浅秋正色的看着女儿无邪的大眼,希望可以趁早纠正这不应该的错误。

  蕾儿含着拇指,才不理她娘说什么,垂下眼光,力竭的趴上她娘的肩撒娇。“爹爹……”

  “蕾儿乖。”

  戚浅秋也累了;经过这一整天啊。

  院子的虫声卿卿,月娘银白的月光照着她们母女,隔着红墙,隐约间听见戚浅秋悦耳的嗓子正深情温柔的哄唱着让小孩人睡的儿歌。

  歌声似一叶扁舟,荡呀荡地,滑着涟漪微波……

  已经上床要睡的萨儿拉住千郁树的衣襟。

  “爹,大娘煮的菜好香。”

  “你不会接着要说她唱的儿歌也好听?”千郁树不置可否。

  “对啊,蕾儿真好,有娘疼她……当然啦,我也有爹疼我。”看见他爹变换不定的脸色,从小太知道察言观色的他马上转了话锋。

  千郁树本来打算走开的身子又转了回来,在萨儿的床沿坐下。

  “爹……不会唱歌,煮菜的技术也不怎么样。”

  “不,爹够好了,我刚刚只是玩笑话,爹,你别放心上,我好困,我睡了喔。”赶紧把话说完,他便闭上眼睛。

  千郁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深沉的眼色瞧着儿子。

  他也许不应该以为孩子已经过了需要娘的年纪了,看来不管多大的孩子,都需要一双温柔的手。

  而他也寂寞太久了吗?他觉得今晚的菜好吃又香。

  他们父子这一顿饭约莫把那芳邻的隔夜粮都吃空了。

  他想着,想着,耳朵不自主的追随着戚浅秋那婉约请柔的吟唱,不是很清楚,他合起了眼睛,抓着音律,歌声点点酥入了心……


  々        々        々

  暮春三月,烟雨蒙蒙。

  水气润润的改变了地上的建筑,不管人或物,不管近或远,蒙蒙胧胧的叫人看不真切,就算有心把远近的事物看明白也无能为力。

  “小娘子,这雨怕是一时停不住,你要不要到屋檐下躲一躲?”

  石头的工作并不受天候影响,拉到屋檐下照样工作。

  “谢谢石大哥的好意,我把蕾儿托在村上的黄大娘家,我答应她会早些回去的。”

  这种天气她实在没办法带着孩子出门,只能想说赶快把花卖完,赶快回家。可是下雨天,连带卖花的生意也不好,此刻已近晌午,花卖不完也不强求了。

  “要不,撑把伞,冒雨回去路途那么远,生病了就不好。”

  石头把她当妹妹呵护,连忙从屋内抓出一把油纸伞来。

  “谢谢石大哥。”

  提着竹篮,拉紧领子,她冲入雨中。

  石头看着她窈窕的身子没人烟雾迷蒙里,这才放心的转身进去。

  烟雨里,尽是仓皇的脚步,不管戚浅秋怎么避,还是免不了被路过的马车溅了满衣裙的烂泥巴,甩甩手,她咬着泛疼的牙龈,脚底进了污水,一脚一印,绵绵的细雨不知在何时泼洒成了倾盆。

  雨溅进了油伞里,刺痛了她的眼,前面的路看不到尽头,似乎不管她怎么卖力的走,就是走不到路的尽头。

  因为大雨而转眼成空的路上除了她踽踽独行以外,路人纷纷找了个能躲雨的地方暂歇。

  “这种天气赶路,你真的不要命。”

  感觉有辆马车来到,戚浅秋后知后觉的想让开,可车上的人喝住骡子下车,用一把大伞覆住她,阴影下,这几日看熟的脸孔乍然出现。

  “我……”她白着脸,被冻得说不出话。

  她说不出自己见到他有多……激动,是的,就像一个旅人在四顾无人的荒野上,看见一盏亮光一样。

  千郁树见泼洒的雨滑过她撑伞的指节,沿着手腕往下滴,全身的衣裳都湿透了,唇白、脸白,手上还提着竹篮,他是应该赞叹她的毅力惊人还是不知变通?

  顽固的女人呐!

  “上来!”

  把竹篮放上骡车后座,她没有第二句话上了车。

  她脚步倾斜,冻僵的身体几乎连骡车都上不去,幸好千郁树及时伸出手来帮了她一把。

  手跟手接触,他只觉得她的掌心热得不可思议,浓眉不觉做敛。

  “拿着。”千郁树把大伞给了她。

  “你自己留着吧,我有石大哥给的伞。”

  “你应该在他那里等到天晴的。”换掉她手中的伞,免不了又触到她的手,不是错觉,这会儿他整个手都感觉得到烫意了。

  “你……”他向来斯文有礼从不逾矩,不料也有霸道的一面。

  “先想办法把你身上的水拧干,要不然会生病的。”

  说的也是,她这才发现自己单薄的衣服紧密的贴着肌肤,身材曲线若隐若现不说,不舒服的感觉更胜过一切。

  千郁树拉低斗笠蓑衣,驱使骡子往前急奔。

  烟堆雨砌,吴兴客栈的大门外来了两顶软呢轿子,轿子里出来了个人,正巧看着千郁树的骡车奔过泥地,他惊诧了声。

  “怎么?”略微年长的男人身着一袭提花纹云的抱子,慢了一步从后面的轿子下来,尊严华贵得不可言喻。

  “我好像看见……没有啦,一定是雨大眼花。”年轻的男子是仆,又望了眼已经远去的骡车,终是放弃。

  “进去吧,一来到吴兴就碰上雨天,真是不吉利。”掸了掸袖子上的丽珠,年长的男子唯恐避之不及的率先走进客栈。

  年轻男子打发了轿夫给了丰厚的赏钱,这才踏进客栈。


  々        々        々

  哔剥的木柴慢慢的烧烤了起来,逐渐加强的火势虽然不能完全的带来温暖,可起码的取暖不成问题。

  虽然有了火,戚浅秋还是觉得冷,在雨中奔走的时候不觉得,来到干燥温暖的地方,冷意就全部从骨子里钻出来,漫上四肢,她冷得难受。

  他们不应该在这里的。

  “我们可以赶路的。”

  她不肯坐下来取暖,焦躁的望着这间破庙门外的雨帘,就算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到,她还是执着的想回家。

  “你担心孩子?”千郁树安之泰然的坐在火堆旁,破庙里恰有些烂木头,提供他们些许暖意。

  “我太晚回去,她找不到我会哭的。”绞着手,她真希望可以插翅飞回家。

  “蕾儿几岁了?四岁的孩子该懂事了,我想你也不是第一次把她托在别人家吧。”他一针见血。

  她快把手绞断。“我不是故意的。”

  “没有人怪你。”

  她气馁得不知道如何是好,都怪这场雨,害得她什么都不能做。

  “坐下来,先管好你自己吧。”他的声音添了严厉。

  她瞅了瞅温暖的柴火,依言坐下。

  “担心孩子是好,可是你看看自己,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我打赌你不用回到红木村就会撑不住,你要是倒了,孩子靠谁?”

  她以为把自己逼到极限孩子就会领受得到吗?一点都不知道要珍惜自己!

  千郁树没有发觉自己波澜不兴的心竟然为她抱屈起来,他向来自扫自家门前雪,不应该的没完没了的牵绊,竟使他扫过了界。

  戚浅秋轻轻的咳起来。

  “尽量把自己烤暖。”他自己也是一片湿,无法提供她干燥的衣服。

  瞅见她听话地往火堆凑近了些,他不自觉地话多了起来。“为什么会到吴兴来?”

  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虽然以后将会在他手中改观,他却不认为现在的小村子适合她们母女俩。

  “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她带着蕾儿去哪里其实都一样的吧,茫茫天涯,她一介寡妇又何处能安身呢?走累了,于是就在不知名的小村子落脚。

  她解下被雨水打湿成结的发,湿透的长发粘着她的背,冷冷凉凉的水滴在她肌肤各处流窜,都已经这副狼狈模样了,吃人礼教先摆一边去吧。这人,看起来也不是那么保守八股的人,他要真的恪守道德尺度,恐怕连跟她一同待在一室都不会愿意的。

  她试着用指头把长发全部梳拢到前面来,突地一声当的声响,一柄镶宝石的象牙梳掉落地上。

  宝石光彩夺目的流光,一下炫了千郁树的眼。

  他检了起来,拿在手中,沉甸甸地。

  “请还给我。”她伸出白皙的手。

  他如言递上。

  那是一把货真价实的象牙梳,上好的象牙材质,上等的波斯宝石,寻常人家的女子一辈子难得见到这样的货色,逞论还带在身边使用。他长年跟材料打交道,货物好坏,一眼就能分出来。

  她拥有价值不菲的宝物却过着一贫如洗的生活?!

  他曾看过她小小的手无所不能的做尽各种粗活,梳头这么优雅细致的事情到了她的手,却转换成另外一种风情。

  这一刹那,或许连千郁树都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爱看她这梳发的动作。

  突然,春雷响,交杂着闪电,一时间青白交错的雷电敲上屋顶,戚浅秋大感骇然,毫不考虑的扑到千郁树身上。

  她捂着耳,浑身颤抖。

  “只是个雷……”

  千郁树接着她有些惶然,但是她惊怕的模样一点都不造假,软软的身子在他怀抱中像小动物似的瑟缩,一头青丝散得到处都是。

  她怕雷,拍到心里头,怕到不愿意去回想害怕的根本源头。

  “别怕,这是春雷,常有的事。”

  她往他的怀里钻,小手抓紧他身上任何一处可以让她躲藏的,仿佛这样就能避开春雷的声响。

  她的脸擦过千郁树的脸,雪肌如面团般柔软,闻着她身上清香干净的味道,他看见了她隐藏在不为人知背后的脆弱。

  他伸出长臂,像搂着心爱的珍宝,轻轻哄诱。

  这样陌生的动作在他做来却无比顺当。

  四目相对,他俯望她那对清亮如水的眼眸,黑翘的羽睫透着湿意,莹莹的闪烁着,她的眼中只有他,他的目中也只有她,彼此交错的呼吸搔的着对方。

  他嘴边的喃喃细语阻止了戚浅秋因为害怕的举动。

  她散落的发丝搔痒着他的鼻梁,虽然刚才猛然的撞击,她却一点也不痛,只是心悸得快速。

  她慢慢坐定了,眼眨眨,泪水忽地涌出。

  千郁树略惊,“我哄你一堆话你还是哭了啊……”

  “我没有,”她想笑,一颗破碎的泪却挂在长睫上,只觉得心被融化了,像春来了的雪地。“对不起,我失态了。”

  就算跟她拥有过蕾儿的夫君,也不曾对她这般轻言温柔过啊。

  他拭去她黑睫上的透明珠子,“你不适合哭泣,你笑起来才好看。”

  她摇头不是,点头也不是,只能什么都不说了。

  这人间千般事,半点不由人呐。

  是哭、是笑没人怜惜,又有什么好在意的?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