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惊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惊虹目录  下一页

惊虹 第七章 作者:陈毓华

  谜样的夜。

  夜臬鸟整夜不停的叫嚣,十六的月亮此十五更圆,带着不吉祥的火红。

  要立秋了,热浪还是袭人。

  本来步弭愁睡觉有盖纱帐的习惯,这几日乱惊虹去了申州,她心里头惦着,怕屋外的马蹄声她无法听见,于是把纱帐收在床的两头。

  睡着之后,她发出模糊的呓语,喃喃不清的道:「你这个贱人,让我自由,让我出来……」

  自从来到黑岩,她就睡得很安稳,经常一觉到天亮,扑朔迷离的梦境几乎绝迹,今夜,就在她恍惚的入睡之际,有道尖锐又刻薄的声音逼着她的喉咙钻了出来。

  她在作梦吗?

  梦境没有颜色,面对着她的女子却清晰可见。

  两个环辫系着可爱的蝴蝶结,烂漫天真的脸带着怒气,手叉着腰,狠狠的瞪着床上的……她。

  「你越来越讨人厌了知道吗?叫你放我出来还要我费半天工夫。」

  这个女孩是在……指她吗?

  「你是谁?」不用睁眼就能看见她,很神奇的感觉。

  「问我是谁,我偏不说。」

  「你……有点眼熟。」

  「何止眼熟,可我看要你猜我是谁,猜到天亮你还是猜不出来。」

  步弭愁抱歉的笑了笑。的确。

  小邪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你还是不知道我是谁,呵呵,真离谱,不过,我也要感谢你,要不是你这么懦弱愚笨,怎么会有我!」许久不见的小邪从步弭愁的身体挣脱出来,这回,她可准备打开天窗说亮话,不许这个女人再困住她,她有多久不曾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喝喝甘醇的老酒,戏弄过街美男子,一想到这里,她就痛恨起那个困住她的身体。

  「你到底是谁?」步弭愁不禁再问。梦这么清晰,清楚得就像现实世界,不是虚无缥缈的梦幻。

  「我就是你。」

  「怎么可能?」可细细打量,站在她跟前的她容貌年轻了些许,双眉间的新月胎记……嗯,她必须去找面镜子来确定。

  「就算找镜子也没用,我是你无法满足欲望生出来的倒影,你的自艾自怜、你的愤世嫉俗、你的寂寞、你的一切一切负面心情造就了我,我替你完成你所不能、无法达成的希望,这下子,你相信了吧!」看着步弭愁转换不定的脸色,小邪攻为上的策略收效了。

  她就知道要扳倒这个女人易如反掌!

  以前她怎么都没想过要取代她呢?

  这日是困得太久,把她小邪的脾气都困出来了。

  「你把我的心情剖析得这么清楚,此较像我肚子里的蛔虫。」步弭愁掀开被子,穿上绣鞋,站起来面对小邪。

  除非多了同胞姊妹,要不然她俩绝不可能相似到像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程度。

  或者,她爹有不明的种流落在外面?

  呵呵,她因为自己的荒谬想法傻笑。

  这是梦,她确实的知道。

  她信过鬼神,当她在生死之间徘徊的时候,她什么都求过,却什么都没灵验过。

  「蛔虫?好臭的东西。」小邪耸肩,本来就活泼的她就算跟步弭愁说话,还是忙碌的到处摸索,对新环境表现高度的好奇心。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一定不会是我。」虽然这么说,可小邪的言之凿凿几乎要摇动步弭愁的心。

  她承认自已胆怯过、消沉过、失望过,在生死边缘挣扎过,可她不信自己寂寞的世界会创造出连她都无法相信的另一个「步弭愁」来。

  像是十分明白她的想法,小邪淡淡指正她说:「随你说去,我虽然是你的分身但也有名字,小邪,你这样叫我就是。」

  想也知道不可能是下棋、聊天。

  「应该说我要什么,步弭愁!我可不像你,凡事只敢想想想,拖着要死不活的身体赖在床上,我要出门,我要自由!当初,我以为你就快死了,死人是不会跟我争肉体的,想不到现在的你不只身体转好,还找到个二楞子来爱你,你过得太幸福了,让我嫉妒,最可恨的是你死不了,我可苦了,被压制在你的肉体里面连跳舞都有困难!」

  她们是对立的。

  步弭愁活得越开心她越痛苦,步弭愁精神越是坚定她越受困。

  以前的步弭愁总是病着,她要进出简单得跟吃饭一样,但自从受到乱惊虹那个臭男人的影响之后,她再也无法随心所欲,这让她生出了憎恨心。

  她已经没办法满足只能偶尔出来玩耍了。

  这人间好好玩,她要替代步弭愁。

  「我不明白……你也是人吗?」步弭愁的脑子慢慢清楚,这么玄的事恐怕是真实的。

  「你耻笑我!」小邪偏激的指控,「耻笑我是你的分身?」

  「我的意思是说,你要自由,这不就从我的身体出来了,何必说什么我压制你、你好痛苦之类的话呢?」

  「哼,我就说你不明白嘛!」小邪青春可爱的脸抹上邪佞的阴霾。「这几天乱惊虹出门去了对不对?他出门办事,你舍不得跟他分开,精神难免恍惚,我就是趁你精神无法集中才能出来,我说得这么白,你还听不懂就是白痴笨蛋加三级了!」

  步弭愁心一凛,「我跟惊虹大哥做什么事……你都看得见?」

  「嘿嘿,男欢女爱也不过就那么回事,你跟他还算小儿科呢。」小邪可不屑了,前后左右就亲嘴那一套,了无新意。

  但是,乱惊虹要亲的人若是她,那可不同了,起码她热情如火,能把男人的热情引发到最高点。

  只是她有所为,有所不为而已。

  步弭愁心有些乱,小心翼翼的问:「你不会也喜欢上惊虹大哥吧?」恋爱中的女人敏感又爱胡思乱想。

  小邪的眼闪过一抹狡猾。「你想呢?」

  为了达到目的,使些手段也没什么不对。

  冗长的对话令步弭愁疲惫,加上鸡啼了。

  她恍惚起来……

  鸡啼的声音那么嘹亮高亢,梦里,也听得明明白白的,也许,这是事实,不是什么梦……

  「钦,不要发呆。」

  步弭愁颦着眉。

  「发呆是我的自由。」她觉得这个小邪益发霸道了。

  「你要敢不顺从我的命令,下回你可就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有什么念头转过步弭愁的脑子。

  「你是说?」

  小邪邪邪地笑道:「莫名其妙躺在漠里的滋味怎样啊,不赖吧?」

  「把我弄出家里面的是你?」步弭愁惊讶的张开小嘴。

  「下回要不要试试躺在野狼群里的恐怖?」

  「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这样对我?」

  「你笨呐,没有人教你有挡路的石头碍着你的时候怎么办吗?一脚踹开!懂了没?」

  小邪得意的笑声逐渐淡去,瞪着她肆无忌惮的消失。

  步弭愁捏了捏自己的面颊,会痛!

  果然是真的!

  「等一等!」她对着空气喊。

  「我要去玩了,没空理你这个只会窝在家等死的人!」空无一人的空气传来清楚的声音。

  「我不是、我不是,你不明白,我也想出门,我也想健健康康的。」步弭愁凄凉的低语。

  话毕,她蓦然睁大眼眸,睫毛微颤。

  原来,想要健康是她心底最殷切的希冀,长年无法达成的愿望化成了小邪。

  没有错啊,若把她剖开来看,小邪才称得上是这副肉体的主人。

  她,步弭愁,其实是鹊占鸠巢的那个人……

  她大受打击,因为这样的认知。

  窗外,晨雾吹了进来。

  天要亮了。



  ☆☆☆☆☆

  三个女人加上说尽好话才出门的金,共同漫步在芙蓉园里面。

  芙蓉园是隋文帝时候的称呼,如今更名为曲江池。

  这地方是长安城有名的风景区,定期开放供游客市民游玩,几日前秋栀儿就已经把这个地方列为必玩之地,今天一大早就个个喊话,把每个人挖了起床,独独跳过她亲爱的夫君,浩浩荡荡的进行她的长安城旅游计划。

  为什么要跳过天青鳞呢?用膝盖想也知道,她的计划一旦被知道,哪能像现在这么自由,爱到哪就到哪,她可是怀了三个月的身孕。

  因为这是好几天前就约好,打起精神的步弭愁很用心的表现她的合群开心。

  没有姊妹一直是她心中的遗憾,心事没有人分享,苦闷也没地方纡解,秋栀儿的细腻、花花的逗趣、金的淡漠聪敏,让她一下多出姊妹的亲情来,把她的心塞得满满的。

  曲江池沿岸曲折,虽然是秋天了,池塘里的荷花还是顽强的盛开,像是要在人们的记忆里留下最后一抹颜色。

  四个人说说笑笑,吃着买来的糕饼,还要空出眼睛闪躲如织的游客。

  「小心!」金警告她们。

  一对年轻的夫妻带着两男两女从对面过来,小孩追逐嬉戏,从几个人身边窜过。

  步弭愁险些摔跤。

  一阵尖锐的疼痛从她脚踝传出。

  不好!

  「我们到那边的凉亭休息一下好吗?」行人道铺设的砾石一不小心容易夹脚或是跑进鞋子里,步弭愁为了闪避方才从身旁跑过去的小孩,扭了脚。

  「好哇,怎么了吗?」秋栀儿点点头。

  「我的脚可能扭伤了。」她诚实以告。

  来到凉亭,幸好没有旁人,花花才把步弭愁的裙子撩高,脱下鞋袜,霎时,红肿怵目惊心的展现出来。

  「对不起,扫了你们的兴!」大家的脸色都不好,早知道她就不说忍耐到家才是。

  「三八,自家姊妹说什么抱歉!」秋栀儿啐她。

  金二话不说蹲下身子抓起步弭愁的脚,织指往路边一比,「你看谁来了?」

  步弭愁闻言,抛眼过去……「哎唷!」扭伤的筋瞬间转好。

  「回去跟管家要点伤筋骨的药膏擦擦就可以了。」女神医出手便知有没有。

  「金,你真是神仙!」秋栀儿佩服得不得了。

  「我的医术通常用来杀人多,救人少,她是第一个让我出手救两次的人。」她跟步弭愁微妙的缘份都要归功乱惊虹吧!

  接下来,说也奇怪,可能是开了楣例,也或许是步弭愁衰星高照,她不是走路撞墙撞得眼冒金星,要不就绊倒人家盆栽,盆子碎片割伤了腿。

  「我不要动吧,要不然你们都要不认识我了。」鼻青脸肿,变成猪头的她谁认识啊!

  人倒楣,喝凉水也会塞到牙缝,今天的她就是这么衰尾。

  秋栀儿沉吟了下,「也到用午膳的时候了,我们不如找个地方吃饭顺便休息。」

  按照步弭愁这样子的受伤方式,不用说回黑岩,恐怕出不了游园区,就会「屎」得很惨,倒不如大家陪她休息再做打算吧。

  她的提议马上得到附议。

  显然,大家想的差不多。

  绿荫下是用膳的好地方,把带来的毛毡铺上,吃食应有尽有,面对着青绿朱紫的曲江池,赏心悦目极了。

  吃饭皇帝大,应该不会又出事了吧?

  玄就玄在这。

  别人吃饭团是津津有味,可饭团来到步弭愁手中却偏偏往下掉,圆滚滚的还往小坡下滑。

  「别去检。」大家出声警告。

  「哦。」她想也就算了。

  诡异的是她的脚突然有了自主能力,她要煞住脚步,身子硬是不听指挥的偏往前冲,「不要、不要、不要……」她大喊。

  没有用。

  扑通!

  就在她落水的同时,一道蓝色的影子箭矢般冲过去,抱住她的身子随同坠入水里。

  水呀泥的纷纷灌进两人的耳鼻嘴,淹没了岸上的惊叫呼喊。

  步弭愁一片空白的脑子里骤然听见——

  「嘻……」



  ☆☆☆☆☆

  「要不是蓝影及时救你……」

  「我就变成曲江池里的泥土了对不对?」接下乱惊虹的数落,步弭愁一皮天下无难事的冲着他笑。

  遭遇的苦难太多反而失去真实感。

  都过去好几天了,他还叨念着。

  「你知道我担心你。」这娇艳如花的她跟日前苍白没有气息的她是同一个人,叫他又爱又着急啊。

  轻轻抚上乱惊虹身上的衣扣,她自动偎着,汲取他身上安全的气息。

  「告诉我那天究竟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听过蓝影的报告,他也问了秋栀儿跟花花,剩下的,他要亲自听弭愁说。

  凡事要面面俱到,尽可能的从每个角度切入,这样才能完整的了解一件事情的始末。

  「我说你不会信的。」子虚乌有的事叫她怎么说明白?

  「只要是你说的我都信。」

  怎么说,要从何说起?乱惊虹慎重的眼光让她不得不回想。

  她欲言又止。

  小邪的威胁还在她的脑子里回旋。

  不是怕,她真要这副躯体,给她便是,难舍的是眼前温柔的男子,她要是放弃这身体,等于放弃她爱的这男人。

  「我这里住了另外一个人。」她摸着胸口,词不达意。

  「哦。」

  这的确不好说。

  「你不会笑我脑子坏了?」她的眼光澄净。

  「为什么要笑你?」

  乱惊虹没有一丝讪笑的表情,这鼓励了步弭愁。

  「平常人会以为我胡思乱想,要不就是这儿坏了。」她指指脑子。

  「我不是平常人,当初你听见我的故事也没唾弃我。」将心比心而已。

  「那个人说我困住了她,让她无法自由的活动,她要我让出身体来,要不然就让我难受。」

  「你答应了?」

  「怎么可能,我不行。」她不能没有他,失去肉体也代表她将失去她的一生爱恋。

  「好愁儿,不管怎么说身子是自己的,绝对不要轻易交出去。」

  「嗯,就算小邪的态度很强硬,我也没答应她。」

  「小邪……」啊!

  「其责她是个可爱的女生,又有见解,连名字都不屑用我的。」要是……她有个这样的妹妹该有多好!

  接着,步弭愁源源本本的把她跟小邪的对话转述了一遍。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跌进曲江池的?」这件事很重要。

  「我追饭团……」这么糗的事已经传遍整个黑岩了,还需要她重复一遍啊?

  「饭团基本上没有脚。」

  「我知道啊。」摸着俏鼻,步弭愁还没能从尴尬丢脸的想像中回神。「不过,那种感觉真的没办法用言语说出来,是我自己控制不了我的脚才跌下去的。」

  无法控制?!那……事情可大了。

  「对了,这几日都没见到栀儿姊姊过来我这走动,我想她想得紧呢。」她出事,想必她那些姐妹淘要替她分担不少连带责任。

  乱惊虹了解她私底下的担忧跟善良,她舍不得谁为她受罚。

  其实,她不知道天青鳞可是非常明理的人,不会随便归罪的。

  当时看到她昏迷脏乱,此较有宰人冲动的是他。

  「她怀了身孕,大夫说前三个月不宜到处走动,她是为了这件事被大哥罚禁闭,不是因为你。」

  隐瞒怀孕,本来应该天衣无缝的,要不是弭愁出了事,他们大哥也不会坚持大夫一定要替自己的爱妻把脉,这一把,让大哥又怒又笑,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人拎回房去。

  「哇,真的!」掉落水的乌云散去许多,她的心被还有七个月要出世的婴儿给占据,人也快活了起来。

  「我去看她。」

  「不成。」

  「别这样啦,你舍不得我落地我知道,不然,你抱我!」对心爱的人撒娇,这种幸福说起来不凡又平凡……

  「你先喂饱我才可以。」乱惊虹的声音沙哑低沉,眼中的情欲明白清楚。

  「坏……人……」她的唇被亲爱的他占领。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