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惊虹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惊虹目录  下一页

惊虹 第二章 作者:陈毓华

  这样的地势,谁都不会发觉隔着一条溪是一个私人林地,以及上头立着擅入者死的石牌子,蓊蓊郁郁的林地再过去有一片沙丘,这是乱惊虹的目的所在。

  沙丘是凹凸不平的,中央凹陷处布满斑斑红红不知名的矿石。

  想当然耳,这块沙地是私人产业,属于步亭云的。

  不过这块寸草不生的沙地既不能耕种又位处偏僻,他忙着勾官结党,哪来时间管理。

  地年年月月的荒废在那儿,直到乱惊虹发现这块宝。

  经过一夜辛劳,天色接近将白未白之时——

  「你这家伙,我只不过来探望你,就被抓来当苦工。」露出大半肩膀依旧汗水淋漓的军破痕抹抹脸。

  「我们是兄弟、死党,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事我第一个就想到你,不过你不用太感谢我,只要帮忙帮到底就可以了。」

  上半身光裸的乱惊虹不输军破痕一头一脸的湿,他守着横洞,那儿,熊熊的火焰提炼着过于庞大而挖不出来的陨铁石。

  洞中堆满木炭,又造了排气孔,利用自然强风把火力往里头吹送,这样一来不管陨铁石埋得多深,都可以就地炼制成铁器。

  军破痕叹了口气,「我这样帮你,要被青鳞知道绝对会骂死我。」一直对着横洞送木炭单调又无聊,嘴巴也渴了起来,不如练练嘴皮子,增加口水分泌。

  「我没有拿刀押着你来。」

  「去,挑拨一下也不行。」

  「你无聊加三级!!」

  「是是是,我无聊,但起码我不再过问天上人间的事,而你还在第耳天的阴影里逃不出来。」

  听他这么说,乱惊虹并不生气,他冷嗤,「你告诉我,天上人间是毁了,但是,我们哪个的心是自由的?」

  所有人都以尢罪恶的源头毁去就能得到自由,然而,跟着他们长大的暗影无所不在,或许他们挣脱了表面的假象,可在内心深处,自由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真正来临?

  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有。

  既然他的命运是这样,他不想逆天,就这样过下去吧。

  他铸铁,为的仍然是替第耳天打造天下无敌的武器帝国!

  「/,不谈这个。好奇怪,是不是我耳朵坏了,竟然听见女人唱歌的声音。」军破痕可以对任何事部漠不关心,唯独女人,只要有一丁点粉味、声音之类的,他的鼻子、耳朵比猎犬还灵。

  乱惊虹眼睫动了下,一个始终守候的影子马上钻进林子,瞬间消失。

  「呵呵,那个人的身手还是数十年如一日。」军破痕对乱惊虹身边的人如数家珍,也难怪,他们一共有六人,从小穿同一件裤子长大,身边有谁出入,就跟自己的指头哪根长、哪根短一样清楚。

  「你的也不差。」

  「我哪有,我的武功天下无敌,才不需要亲卫队!」

  「男人你是不需要啦,因为你身边的女人要组成一个军团就绰绰有余了。」乱惊虹将今夜最后一根冶好的铁从炉口拿出来,泡入准备好的大水桶里,铁遇水,滋声连连,浓烟四起。

  军破痕一拳击向左手掌心,嘿嘿直笑,「我就知道你吃味,多少年过去,没女人缘的你真悲惨,想我天天左拥右抱,美人香味四溢,神仙也没我快活!」

  「是啊,快、活、不、了、了。」纵欲过度的人死得快咩。

  军破痕还是不以为意,一副皮皮的模样。

  同时间,去又回的蓝影双手空空不说,还全身湿透,模样极为狼狈。

  乱惊虹双目闪着冷光。

  「是谁?」

  蓝影说不出口。


  ☆☆★☆☆★☆☆

  老树下有一湾流水,溪水潺潺,几块天然的石板是村妇洗涤衣服的地方,这会儿,虽然不到卯时,一个小姑娘已蹲在那儿,一边用棍子敲打衣服,一边高兴的大声唱歌,尽管水花四溅还是快活异常。

  照她那种拍法,手下的衣服可能寿命都不长,还有破烂之虞。

  她唱呀唱的,自得其乐得很,一个不经心,棍下的衣服就跟着水势流去,她急急探身想往前捞,不料准头没抓好,整个人像青蛙似的跌进水里,溅起老大的水花。

  喝了水,满身湿,她并不在意,觑了觑四下发现无人,她索性泡进水里头,水的冰凉舒服叫她开心尖叫,看见身上的衣服因为水漂了开来,更是自得其乐的笑成一团。

  她的声音像黄鹂鸟儿,又是叫、又是笑,还抓着衣服在水中团团转,开心得不得了。

  一个忍不住叫人跟她一起开心笑的小姑娘。

  听见脚步声,她一点也不害怕,「你打不过我找人来喔。」

  乱惊虹在,蓝影自然一声不吭,其实他方才也是什么都没有解释,不过乱惊虹看眼前这情况已能猜出,一定是他要蓝影来取水的时候,被这个丫头泼了一身湿。

  探出头一看究竟的军破痕对女人一向来者不拒,不过,她似乎太过青嫩了些。

  会不会给人说老牛吃嫩草啊?

  还「深思熟虑」着,已经一把被乱惊虹推开。

  乱惊虹还没启齿,陡地,听见有异物破空朝着他招呼过来,他身手极快,移形换位,身影遁走前一掌劈出,将那团不名物体——一件湿衣服弹回,同时身影窜到水中,瞬间把那小姑娘一提,给提到草地上。

  更惨的是,刚才被乱惊虹弹走的湿衣服碰上树枝后反弹回来,直朝小姑娘而去,打得她小脸生疼。

  嘟起小嘴,她没哭。

  「没砸到你,真可惜。」她的声音不掩失望。

  「是谁派你来的?」

  她咯咯的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又是谁派来的?」

  小姑娘捂着红菱嘴儿,圆亮的眼睛闪过一抹狡浍。

  「你攻击我肯定居心不良。」

  「噗,呆子。」

  呆子好欺负。

  她明眸中的闪光闪了又闪,敏如鳝鱼的弯膝,重新跳进水中,双手掬起水就往乱惊虹身上泼。

  这回,得逞了。

  乱惊虹呆呆的站在原地被泼得湿淋淋。

  军破痕很没义气,笑得最大声。

  小姑娘咯咯笑,脸上挂满水珠,牙齿闪着亮光,浑身青春荡漾。

  乱惊虹没想到她这么乱来。

  本来想斥责她几句,但看清她如花灿烂的脸蛋还有眉间那抹新月红后,却缄默了。

  不只相似,几乎是一模一样。

  站在水中央的小姑娘跟步家千金长得一模一样。

  差别在一个病恹恹,一个精力充沛。

  「我叫小邪,你咧,呆子。」如黄莺般的声音逼近,不解人间愁的小邪涉水上来,拧着长辫子的水,又解开辫子上的红绳,一头黑发马上散了开来。

  怕被她小狗式的甩水方式喷湿衣服,乱惊虹退后一大步。

  他大退一步,军破痕可乘机欺过来,一副风流惆傥的微笑道:「小生姓军,家有一十六房美妾,田产无数,好姑娘啊,你要不要跟我去瞧瞧?」

  「你才见到我怎知我好不好?油嘴滑舌的人,我娘说死了可要下拔舌地狱,很痛的喔。」

  呃,军破痕笑不出来了。现在的孩子都这么不好应付啊?

  「别丢人了!」乱惊虹看不过好友栽在小丫头手上,及时伸出援手。

  「不要紧、不要紧,吃烧饼哪有不掉芝麻粒儿的。」军破痕看得开。

  「你,没救了。」

  「钦,呆子,你不要顾着跟他抬杠,也陪我说话儿。」被冷落的小邪往前逼近,还用五根可爱的指头在他下巴处晃来晃去。没办法,谁叫他们的对话就是吸引人,她也很喜欢说话。

  乱惊虹闪过她的「吃豆腐」。

  军破痕摇头,嘟嚷着,「就是有这种有福不会享的人,小美人,你来摸我好了,我细皮嫩肉,摸起来很舒服呢。」

  「很多人摸过的东西怎么会好模,鞋子很多人穿过就臭啦。」

  军破痕当场呆住。

  乱惊虹不禁笑了出来。

  譬喻得好哇!

  军破痕脸色难看的清清喉咙,「咳,你偏心,丫头。」

  「我偏心表示我是正常人,心要正了,问题可大了。」

  「我投降。」军破痕大笑。

  「我们话不投机,我还是自己下水玩。」说完,小邪不再理会岸上的三个大男人,又跳回冰凉的水中。

  「好一条美人鱼。」军破痕从来不吝啬他的赞美。

  乱惊虹受不了的抬起他,「人家虽然年纪小,可也是个闺女,你别在这坏了人家名声。」

  「别仗着你比我高那么一点点点的高度,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对待我,我我我……」他的声音渐渐远去。

  水里的小邪踢着水花,玩了好一会之后索性潜入溪水中。

  即便那三个男人已经离去多时,她还是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尽情嬉戏,彷佛她的生命就是为了欢笑产生的。

  她跟谁都无关。

  乱惊虹在不远处放下军破痕,眼光转为深沉。

  「看你的眼神,你认识那丫头?」军破痕非常注重外表,一落地就赶快检查自己的衣服有无凌乱。

  「她跟步家千金的长相……几乎一样。」

  「咦?根据消息,这步亭云的生育能力很差,虽然有好几房妻妾,但只有步弭愁一个女儿,还是被他休掉的正妻生下来的孩子,难道他还有私生女?」

  「我会让蓝影去调查。」

  「那现在呢?」

  「我回步府去,你我不招呼了。」

  「无所谓,反正你的宅子又大又清静,还是免费的,我去打扰个把月。」长安城多得是豪放女,趁此机会猎艳最好不过。

  「我劝你要住就安静的住人,要是让我听到你大张艳帜的风声,朋友就没得做了。」

  乱惊虹才不管军破痕的脸臭成什么德行,迳自走开。

  军破痕喃喃呻骂,「没人性的,才把我利用过就过河拆桥,我偏要把你的男人窝变成胭脂楼。」主意打定,赶紧行事。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笑这人间多美妙……


  ★☆☆★☆☆★☆☆★

  步亭云可以在短短的数年间从一个芝麻官爬到官居二品,实在说,有一大半是靠步弭愁帮他挣来的。

  他不否认由自己重男轻女。

  本来嘛,他打的天下是要送给儿子的,不然何必这么拚,偏偏老天爷跟他作对,娶了好几房就生这么一枚破瓦片。

  原本,除了还没忘记自己有个女儿,他根本不把她放在心上,还巴望着会不会得了儿子,但他娶回来的女人没一个孵得出一个鸟蛋,迫使他不得不认命。

  后来又因为机缘巧合,深具「商业头脑」的他发现了女儿身怀帮人治病的特异能力。

  一开始,他还不太信,可亲眼看到她给一只快死的狗儿摸了摸,狗儿便奇迹的又活过来,他忍不住掐了下自己的老脸皮,啧,不是作梦,这才恍然大悟,被他视为破瓦片的赔钱货竟然是个聚宝盆呢。

  女儿是他生的,使用权自然也归他,不好好利用太对不起自己了。

  比较让他不愉快的是,每回她医治好一个达官贵人,视对方的病情沉疳,那丫头就会发一场跟对方有得比的病,不躺个十天半个月起不了床,他赚的钱越多,她也病得越久,算算,他已经八个月又零一天看着人家送来千金万两又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扛回去。

  这会儿他一脸不快的从步弭愁的闺房出来。

  「花花,你有没有按时间让小姐吃药?她比我上回来气色更坏,要是让我知道你怠慢了小姐,你知道我手段的。」

  「老爷,你的手断啦,刚刚怎么不叫小姐帮你看一下?」也不知道是装蒜还是迷糊,侍女花花也有应付他们家老爷的方法。

  「要不是弭愁坚持要你这个笨丫头跟在她身边,我早把你卖到妓院去了。」步亭云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也当坏人当得很开心。天下的恶人坏蛋多得是,他呢,只对自己家的人不好,谁叫他是步家的神,底下的人都要听他的,雷公要劈人,啊哈,外头多得是强盗贼寇,这些人还没死光,就轮不到他。

  所以,他心安理得。

  「技院?老爷,你越老越糊涂了,三百六十五行里哪来的技术院,我花花没读书都知道,不过老爷,花花倒是认识几个人口贩子,要不要介绍给你认识?」

  步亭云气得太阳穴频频抽动。

  「死丫头,我讲一句话,你顶八百句。」他中气十足的吼,吼飞枝头上栖息的鸽子。

  本来想说假借探望女儿病情的名目来试探她是不是装病,想不到还要被这个死花花呕了一肚子气。

  「是老爷规定下人要有问有答,花花拿薪饷做事,当然要听到做到才不会辜负老爷比万里长城还要长的恩惠喽。」她说得此唱的还好听,嘴巴简直像涂了十斤的花蜜。花蜜里藏了只螫人的蜜蜂不知道看出来了没有?

  步亭云拳头握了又放,放了又握,真的、真的很想撕了她那嘴,要不是看在还要靠她照顾女儿,他早付诸行动了。

  「转告小姐过几日西府的桂将军要过府看病,她无论如何都要把身子调养好,还有,病人已经拿签号拿到十日后,我订金都收了……剩下的,不用我多说,你知道该怎么做!!」

  「将军啊,我听说那个桂将军都八十几岁有了吧,一脚都踩进棺材了还占个毛坑不拉屎,人老就要认命的退休,叫小姐把力气花在那种人身上,老爷啊,不是我花花爱说你不是,要钱也不是这种方法嘛。」

  「花……花!」步亭云气得眼睛充血。

  「啊,小姐在唤我呢,我赶紧进去喔。」她是傻啦,不过没傻得彻底,他们家老爷要吃人的睑她可是看得很习惯了,人嘛,总是要见好就收。

  「去,这个死丫头!」步亭云摆姿态拂袖而去。

  花花回到步弭愁的闺房。

  「小姐,不用花花重复,你都听到了吧?」

  其实以花花的笨手笨脚是没资格当侍女的,要她端热茶会把整套价值不菲的青花瓷茶组全部摔个粉碎,要她准备热水洗澡,她会可怜兮兮的举着烫肿的手脚来博取可怜,其他的……更罄竹难书了。

  唯一可取的是她的忠心。

  半身倚在绣花枕头上的步弭愁缓缓吐息,为父亲大人的离去松了一口气。

  她白皙到几乎透明的小手贴着锦被,未绾起的长发中分,随意按散,宛如散发光华的黑缎。

  「我知道。」她吐纳,声音低微。

  「小姐,你一定要听花花的劝,不能再帮人看病了,病人是看不完的,我娘在世的时候常说,有钱人有事没事就爱生病玩,反正他们多得是银子。小姐不一样,你的身子再这样折腾下去,别说金山、银山没挖到,恐怕要先帮自己挖个坟墓了。」花花在步弭愁面前反而还有分寸,能站绝对不会坐着,可那舌头也没能收敛多少。

  步弭愁为难的把眼光转向别处,外头,艳阳高照;屋里头,冷意横生。

  她能说什么,一个女儿家没有身份地位,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爹供应的,她没有说不的权利。

  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这都是她的命。

  「花花,拿象牙梳子帮我整理头发,我想出去晒太阳。」

  花花闻言,像听见妖怪唱歌。

  「小姐,你不烦恼一下刚才老爷撂下的话吗?」

  「有什么好烦恼的?」

  「你确定?」

  「再确定不过。」步弭愁转回头看她,花花不禁打了个冷颤。

  要死了,她家小姐的眼睛一点生气也没有。

  在这什么都有的府邸里到底有谁能救她的好小姐?

  她家花一样的小姐正以可怕的速度憔悴下去啊!

  拿来梳板台上的象牙梳子,花花心里好难过。


  ☆☆☆☆☆☆☆☆☆

  乱惊虹从不让疑问停留到隔天。

  回到步府,他第一件事不是回房补眠,而是直接到步弭愁所居住的别院。

  穿越重重月桂花丛,他不禁抱怨,中国建筑就是这点烦人,柳暗花明,非要迂的多走许多冤枉路才能到达真正的目的地。

  来到步弭愁的别院,他发现她不在房里,四处看了看才瞧见她蹲在水池旁,双手抱膝,目送一只蜗牛横越青石板,专注的眼神一瞬也不瞬,高高升起的艳阳照射着她的背。

  她跟太阳有仇吗?每天非要冒着被晒昏的可能跑出来,或许步亭云应该先撤换她的随身侍女才对。

  「花花,蜗牛好努力啊,虽然身上背着好重的壳,可只要它想要,还是能够抵达想去的地方,我呢?我想去墙的外面,你说我可以吗?」她还帮动作迟钝的蜗牛遮荫呢。

  「你这么不知道爱惜自己,想出门,很难。」乱惊虹以身子替她遮住烈阳。

  步弭愁觉得身体的热度减少了,不知打哪来的阴影让她舒服许多,听到低沉的声音,她的视线从蜗牛移到高处,原来,覆在她头顶的那片凉荫是他啊。

  他,真是高大。

  淡淡的兴奋粉红挂上她的小脸蛋。

  「你昨天怎么走了,我跟花花说你,她都不信我。」声音藏不住她心里的喜悦之情。

  「你一直都在这里?」他问。

  「我待太久了是不是?对不起,我本来只是想出来晒一下下太阳,因为无聊,看蚂蚁搬家还有蜗牛爬藤,就忘了时间。」

  牛头不对马嘴。

  「不用跟我说抱歉,我想知道的是你出过门吗?」他要来印证水边少女是不是她。

  「你……要带我出门?」步弭愁紧张的抓住胸襟,不知道第几次把乱惊虹的意思扭曲。

  她为了看清楚他的脸,一直蹲着的脚力不从心的想站起来。

  乱惊虹实在看不下去,一双手轻易地将她扶了起来。

  顾不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她反握住他的小指,「外面,我家墙壁的外面有什么呢?你从外面回来的对不对?可以告诉我吗?」

  她那么迫切,叫人无法拒绝,更何况他发现自己没办法忽略她握住他小指的柔弱无骨的小手。

  「我劝你还是回屋子去,外面不适合你这样的病人。」

  「我倒下去的样子很丑对不对?但是,你放心,我好不容易找到可以谈话的人,我会很努力不要昏倒的。」

  「你会不会倒下去不关我的事。」

  「我知道,是我自己的事。」她爹也这么说过。

  乱惊虹不想看她楚楚如菟丝的模样。

  再纠缠下去只会没完没了,他甩开她的小手,迈开脚步离开。

  「别走!」

  乱惊虹不理会,脚步仍是不停。

  「你……等我。」她绞着十根白玉般的指头,拧成结,心里挣扎得厉害。

  他压根不睬她啊。

  像她这样的身子不会有人喜欢她的。

  但是,她停不住想追随的脚步,一个颠踬,脚扭到了,「噢。」尖锐的疼痛传来,可眼见乱惊虹的身影越来越远,她咬住唇,忍着疼,还是脚步蹒跚的往前追。

  当她看到追逐的人儿拉开衣摆,如大鹏展翅跃上另一处屋檐,逐渐变成小点而消失,失望爬满汗水淋漓的小脸蛋。

  她顿时力竭,扑倒在地。

  她要就此打住,不再追吗?病痛的折磨从小陪她到大,她自己的身子自己最明白,她是活不长了。

  不能发怒、不能太高兴,不能随心所欲的身体,就像行尸走肉。

  她好想可以大声笑,用力跑,好想好想。

  继续犯糊涂下去,她会死在这个爹为她精心打造的金丝笼里。

  她待在这够久了,反正老是病着,活得不痛快,趁着脚还能走,她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就算会死,也不悔。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