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作家列表 > 陈毓华 > 真心不换 >
繁體中文    上一页  真心不换目录  下一页

真心不换 第八章 作者:陈毓华

  虽然说欢爱是两相情愿的,然而在激情过后看着雪洛奎安静甜睡的脸孔,她却觉得自己好脏,跟他上床的时候心里惦记着野狼,良心不安和背叛两种情绪撕扯着她,心茧相信再这么下去,她不是疯就是癫了。

  她需要安静和层层的深思,于是离开了房间,漫步回自己的公寓。

  憔悴的手才握住门把,略带激动的声音穿进她没设防的耳膜。

  “宝贝,你可回来了。”野狼迎着笑脸过来,没有发现郁心茧不对劲的地方。

  如潮的愧疚一下击倒了她。

  她真该死,除了他感冒的那天过去看顾-下,所有的时间根本把他抛诸脑后了。离开的这段时间,她完全没有想到关于他的事,一次也没有。

  “对不起,进来坐,你的感冒不是还没好?”

  --自从她遇见雪洛奎开始,一连串的麻烦在她身边发生,把她安静无波的生活搞得风波迭起,可是她竟-点都不后悔。

  摇掉雪洛奎温柔的影像,她回过来专心地对着她的末婚夫--野狼。

  “帮我脱掉外套。”他的大男人主义在大方向收拾得很干净,然而在小地方却肆意弥漫。

  “呕,我来。”她这才想起。

  野狼乘机握住她忙碌的小手。“我发现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工作太累了,妈妈希望我们婚后你能放弃义工的工作安心在家,你说好不好?”

  两年前,在美国纽泽西接洽游艇生意时,野狼认识了下订单的老夫妻,老少一见如故,于是就认了干爸妈。

  两老对心茧印象极好,猛催这对小儿女赶快定下来,俩人会订婚多少是受了老人家的鼓吹。

  “你把话说远了。”现在的她不想谈这个敏感的话题。

  “是吗?”野狼神情难掩失望。“还要等到明年五月才能娶你,我按捺不住,真想现在就拥有你。”因为激动他又咳了起来。

  心茧赶紧倒了杯热水。

  “感冒还没好的人跑出来吹风,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啊你!”

  野狼忙着捉住她的柔荑,感动地说:

  ”我就知道你是关心我的。”

  太痛苦了!面对野狼全盘的信任,她该用什么脸面对他?心茧摇头,建筑好的心防一下崩塌,摇掉一串泪。

  “小茧,谁欺负你,是我说错话吗?”见到她的眼泪,他慌了。

  她把头摇得更厉害。“对不起,我……可能是太累了,让我休息一下,好不好?”

  “原来是这样,这有什么好哭的,我走就是。”见到她,野狼安了心,可是,隐隐约约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小茧,你的婚戒呢?”翻看她的手,他发现那不对劲来自哪里了。

  心茧的泪被吓得消失无踪,她慢慢抽回泄了底的手,嗫嚅道:

  “我……早上洗脸时拿下来,忘丁戴回去,等一下我就戴上。”蹩脚的理由,希望他不要再追究……

  野狼审视她仓皇的神情,并没有追究,他拿起外套。“我看你真是工作过度,我把手上的工作做个结束,我们到温暖的夏威夷去度个假,在夏威夷结婚也不错,你说呢?”

  “目前……我还没有走进婚姻的打算,对不起。”她翻来覆去地续着(缺字),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遇上中意的人了?”他扳着门问。

  心茧咬牙,点了头。

  “你开玩笑的?”他试探。

  “狼哥,我是正经的。”

  “才几天时间你就变了?我不相信谁有那么大的魅力,让你移情别恋说要离开我?”野狼冷飕飕的声音教人发寒,她从来没听过他用这样的口气说话。

  “狼哥,我是真的爱他。”她终于当着第三者的面承认爱惨了雪洛奎。

  “你真无情,从头到尾你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我不管让你陷下去的人是谁,你只是一时迷离,别怕,我很快会把你丢掉的心找回来的。”

  等了这么久,居然结局还是要落空,不!他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狼哥,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泛着莫测高深的笑意,他抬手摸了摸心茧滑嫩的小脸。

  “乖乖,别出去,等我回来,你想说什么都可以,以后我们就有大把时间能够在一起了。”

  不安攫住她的心。“你想做什么?”

  “没事的,别担心。”野狼拍拍她。走了,

  他严重的发了顿脾气又突然消失,他的反覆无常教人心惊。

  野狼不会做出奇怪的事情来吧?

  她忐忑不安,所有负面的情绪拍打着良心,她跌进针织布面沙发中,茫然无助。

  究竟,她让自己坠入怎样的难堪啊?!

  顶着两圈不能见人的黑眼圈,整夜失眠的心茧一早便起床了。

  今天还是有许多事要做。没办法,许多事不会因为她的心情有所变化,这就是社工的悲哀跟义务,穿戴好厚重的外套、围巾、手套,她拉开门。

  门外雪洛奎笔直地站着,他神色阴蛰,甚至还带着屈辱。

  “为什么跑掉?你以为施舍了身体就能摆脱我了吗?”他凶恶的脸朝着心茧,用身体把她逼到墙边抵着,两眼狠狠地瞪她。

  清脆的耳光在雪洛奎的脸上留下印痕。

  “我在你心里就这点价值?!你就当我是妓女、婊子,免费陪一个来路不明,快把自己搞疯的男人上床,这样,你满意了吗?”她心中聚满的怒气爆发了。

  雪洛奎慢慢放开钳制的手。“你生气时都这么凶悍?”

  心茧摸着被捏疼的手腕,气愤地撇开脸。

  “不用顾左右而言他,有什么话要骂就-起说完。”

  “我是想恶狠狠的骂你-顿……我一起床就发现你不见了,我不喜欢那种感觉,于情于理,我可以要一个解释吧?!”他发现浮在心茧眼眶下的浮肿,心揪了起来。

  心茧拨开雪洛奎再度伸过来的手。“我不想谈!”她好累,什么都不想面对。

  “好,那就不谈。”他顺着她。“陪我睡一下回笼觉。”硬的对她没用,只好来软的。

  “没心清!”讶异自己为什么又在他的怀里了。“放开我啦!”抱着一身臃肿衣服的她,不嫌累吗?

  “为了找你我没睡好,你就陪我一下嘛!”他一点也不为自己的耍赖愧疚,像心茧这么顽固的女孩不拐个弯降服她,这爱情躲猫猫的游戏恐怕要耗上他-生的时间。

  “你这个大色狼!”她用手捶他。

  雪洛奎把她满有力气的手兜起,轻轻搓揉起来。“没有温度的手。”他慢慢呵气,把心茧凉透的手弄暖。

  为什么男生女生差这么多?他的手又大又温暖,就像可以带着走的携带式暖炉一样,心茧舒服地赖在他怀中,不想离开了。

  看着她露出一截小腿的长裤,雪洛奎心下一动脱掉她的靴子,一只白嫩嫩的裸足出现在眼前。

  “这种天气不穿袜子,居然敢出门?”他没好气地冷哼。

  心茧缩回脚,不客气地往他大腿上一踩,哼,谁教他不吭声乱脱别人的鞋子!

  这一弓身,她没察觉自己用一种非常暧昧的姿势窝在雪洛奎宽大的胸膛中。

  “告诉我,你小脑袋瓜子里藏着什么心事?”她那游魂似的表情肯定是有心事。“我不像说。”她低语。

  “为了野狼心烦?”他一针见血。

  “我对不起他。”她在他怀里点头。

  “我跟他是应诙见面了。”有些事过去了,便没有说出来的必要,可是为了他心爱的女人,跟野狼的会面似乎是避免不了了。

  “我才想去找你,你倒是先送上门来了。”野狼坐在舒适的办公室里,不带任何感情地瞪着不请自来的雪洛奎。

  “你知道我回来?”

  “能让小茧变心的人全世界就你-个。”野狼痛恨这份认知。

  “你对我的敌意很深。”

  “哼!”

  “其实,我们的角色混淆,应该互换才是。”还是一袭浅色风衣,雪洛奎神色自若地坐进野狼面前的软椅。

  野狼眼中微闪过怔意。他知道了什么?

  “既然你也看我不顺眼,有事就长话短说,我很忙。”

  “哦,不会是忙着要再找人来杀我灭口吧?连就旧手续都省下来,野狼,你对我的敌意真是一点没变。”雪洛奎自我调侃。

  “知道就好!”既然他都知道了,大家就开门见山,也不必再掩饰了。

  “好。”雪洛奎也干脆。

  “爽快!既然你我要的都是小茧,你怎么说?”虽他不再是年轻时一无所有的小角色,可是在雪洛奎面前他还是不自在。

  “你为了她想杀我第二次?”雪洛奎不恨他,只是想确定什么。

  “我不是粉饰太平的人,没错。”

  “很不幸当年你没有得手。看见活蹦乱跳的我,你很失望吧?”这么不愿意踏上法国的土地一步,其中不想看见野狼也是原因之一。

  “祸害遗千年,你没死,应该感激我请的那群笨蛋下手太轻,居然做不掉你。”野狼字字无情。

  “你几乎得逞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哪家三流经纪公司派来的人,等到水落石出,才明白幕后的指使者居然是你!人的恨意真可怕。”雪洛亏的遗憾在他的脸上一览无遗。

  而他在意大利那个陌生的土地上醒来,雪洛奎发誓要找到砍杀他的人。随着进入赤蛇组织的核心,各式各样的科技、管道,帮助他找出要置他于死地的幕后主使者。

  “为了报复我,你回来跟我抢小茧?”

  “抢?你用的形容词很奇怪。”雪洛奎从鼻孔哼声。“她本来就是我的,横刀夺爱的人是你。”如果他要挟怨报复,可怜的野狼恐怕不只死了一遍。

  他的笃定激怒了野狼。

  “我当然要夺!从小,我就活在你的阴影下,不除掉你,我活不下去!”想起往日的挫败他就有气。

  “我一直以为我们三个是朋友。”雪洛奎听他亲口证实,心慢慢的凉了。

  “有利共图才叫朋友,什么好处都被你吃干抹挣,我们充其量是捡你剩下残渣的乞丐。”他的偏激、怨恨,直到今日整个迸发出来。

  “就因为这样,你要我死?”虽然早就知道,如今亲耳听见,雪洛奎还是必须握住拳头才能不让自己再次受创。

  “不错!”两个字截断雪洛奎对野狼最后的感情。

  “看来我们是无话可说了。”雪洛奎起身,谈判到此结束。

  “你打算怎么做?”野狼忍不住追问。

  雪洛奎脸上有抹莫测高深的笑意,令他不得不防。

  雪洛奎慢慢转回头。“再问你一件事。”

  该求证的他都要--从野狼这儿问清楚,那么斩却这段友情才不会难受。

  “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看在你忍了多年的分上,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小茧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当年我跟你的那一架害她撞伤了脑子,修道院筹不出钱治她,就变成现在视力近乎半盲的样子。”

  “被私心蒙蔽的你真可怕,杀了我不要紧,连小茧的人生你也要剥夺。”

  “你胡说什么,我听不懂。”有丝尴尬掠过野狼的面孔。

  “你懂,九年前我跟你的那一架是害她撞伤了脑子,但据主治医生的说辞,他曾经建议开刀手术取出小茧脑中的瘀血块,是你坚持反对动手术,因为这个缘故,小茧不止失去对我的记忆,脑中的血块也断断续续的影响了她的视网膜神经,变成现在要瞎不瞎的样子,这些都是你一手造成的。”对野狼的行为他不想再遮掩了。

  “你调查我?”野狼十分气愤。

  “我对你没兴趣,我想了解的是真相。”尽管真相总是残酷的。

  野狼干笑。“你很有心,连医生都被你收买,的确,当年不赞成让小茧开刀的人是我,我的自私是出于我爱她。你知道吗,当我听到她失去有关你的记忆时,高兴得都快哭出来,老天爷终于垂怜我,把小茧配给我了,除了怕她危险之外,我更不想让她再想起有关你的种种,她只能属于我一个人,你已经死了,为什么不干脆死透?还要回来跟我争她?”他痛恨雪洛奎的空降,他搅乱他平静的生活。

  “你那么希望我死?”

  野狼狠瞪他。“如果可以,我还要再砍你一次,这次,你不会再有当年的幸运了。”

  雪洛奎的嘴角泛起-抹苦笑,“你不会再有砍我的机会,别忘了我已经不是当年的我。”

  “说得好,我也不是当年的野狼,你等着受死吧!”英年早逝的挽联,早就准备好等着他来领受。

  雪洛奎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人正式宣告决裂,一切已无可挽回了。

  “我就是讨厌你这副假惺惺的嘴脸!”雪洛奎的从容让野狼火大,怒火沸腾。

  “我对自己的没人缘深表遗憾。”

  戴上面具的他,无法探出真正的情绪。

  对野狼,他已经不再心存任何感情,一向冷漠淡然的他,首次展露属于黑暗的一面。

  这样的雪洛奎救人全身不舒服,野狼冷不防打了个寒颤。

  “你那什么表情,要笑不笑得教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你也管得太多了,我要哭要笑又与你何干。”雪洛奎隐隐散发的冷意凛然了。

  “哼!”这样的雪洛奎不是他能应付的,第一次交锋落败,呕着气,野狼做出送客的表情。“让你毫发无伤的走出大门是看在老朋友一场,下次就不是这样了。”

  他的威胁在雪洛奎身后回荡。

  雪洛奎无动于衷地走出野狼气派的办公室。在门口,他又站定,轻轻地丢下炸弹一般的宣言:

  “你最好把她看紧,被我偷走……可不要哭!”

  有必要时,他是六亲不认的。先前不想赶尽杀绝,念的,是一份旧情,如果可以,他也想好来好去,可惜,凡事不能尽如人意。

  他只想保护他要的……

  野狼的动作很快,雪洛奎前脚离开,野狼便驱车来到心茧的小公寓,撒下漫天大谎带走了她。

  “我不会让你被偷走的,我要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你藏起来。”他喃喃自语,精神处在不正常的亢奋状态中。

  雪洛奎临走丢下的话,造成他心中莫大的压力。

  “狼哥,你到底在说什么?院长出车祸的地点还没到吗?”心茧忧心地观看着车窗外的景色,车子开了很久还没到。

  “你忍着点,我们马上就到安全的地方。”他转入一条又一条的路,由于转弯太快,惊险地跟一辆轿车擦撞而过。心茧惊呼一声,闭上眼。

  野狼无视轿车主人的叫嚣继续把车开得飞快。

  “我不要这样,到底为什么,我要你把话说清楚才走。”她哀求着,眼看又一台货车迎面而来,她苍白的脸几乎失去血色。

  在-阵尖锐的煞车声,还有疯狂的喇叭声中,车子失控地撞上路中央的分隔岛。

  “你流血……受伤了。”过大的冲力,让心茧毫无防备地撞上挡风玻璃,白皙的额头泊泊流出鲜红的液体,野狼侧身关心地探视着。

  “别碰我。”她身心俱疲,五脏六腑都受到震动,手脚止不住的发抖。

  看见她惊骇的神色还有蜷曲的身体,野狼的理智悄悄苏醒了些,他把车子停在路边,脸上的乖戾化成疲惫的线条。

  “小茧,对不起。”他手忙脚乱的想找点什么帮她止血。

  心茧接过他从车里找来的布条,撇开了脸。

  “我不能容许你的心里有别人,你-直是我的。”心茧拒绝的表情让野狼大为受创,他趴在方向盘上,心底流动的炙热感情倾倒而出。

  “不要这样,感情的事不能勉强,这些年你对我好我不是不知道,你爱我,却不愿意见到我找到幸福,狼哥,我不明白。”他闭口开口说爱她,却见不得她找到真爱,她不明白这样的爱法是真爱吗?

  “你记得他对不对?这些年来你一直对我演戏,女人心真可怕!”

  “你胡说什么!记得谁?”她听不懂野狼若有所指的话。

  失去雪洛奎记忆的她,根本搞不懂野狼语气中的挟怨从何而来。

  “装蒜?你明明记得雪洛奎却假装失忆,你跟他这对狗男女一起串通来耍我,想报复我使你们分开多年的怨恨对不对。”他凑上心茧逐渐睁大的眼珠,阴狠的目光教人背脊发凉。

  心茧被他狠戾的模样吓呆了,只能无言地摇头,她的脑子糊成一团,混乱里一线光明猛地刺穿她的脑子。

  “原来我真的认识他……难怪我一直觉得他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野狼听见她的喃喃自语,更是大为光火,他狠狠抓住心茧的胳臂。“你承认了吧,承认跟他狼狈为奸。”

  “不,我没有,你说的那些我完全不明白,可是,我承认我被他吸引,我爱他。该对你说声对不起,毕竟在没有跟你解除婚约的情况下,我……跟了他。”是她的身、心皆背叛了守护她的野狼,一切都是她的错。

  野狼霍地睁大双眼,声音惨绝人寰。“你跟他做了?”

  “我不必回答你这个问题。”心茧满脸通红,一颗心失速地狂跳。

  “你居然……”他拽住她的胳臂,发狠的眸光掺杂着绝望。“臭婊子,我把你当宝,你却这么不要脸!”

  “我没有错!”她意识到男女力量的悬殊,身体直往车门缩去,弓着的一只臂藏到身后试图夺门而出。“我跟他两情相悦,是我自己愿意给他的。”’

  “你还说,住口!闭嘴!”他摇晃着心茧的肩膀,神色变为凄厉。

  她被野狼疯狂的举动吓坏了,一时之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幸好门把适时松开,拼了命地转身跳脱,鞋子掉了也不管,死命住外冲。

  她的奔逃使得车道上的交通登时一片混乱。

  心茧跌跌撞撞,惊险万分地在车流里穿越,一辆轿车迎面而来,眼看她就要变成一团肉酱……

  她的头狠狠撞上不知道什么的硬物,可是却又没有预期中的疼痛,等到震荡的感觉消失后她才睁眼,让她免于沦为轮下冤魂的人,居然是害她差点出车祸的野狼!

  “你……”她哽咽。

  野狼身上擦伤无数,怵目惊心。

  “我没办法眼看你出事。”他声音沙哑,用沾满鲜血的手想抹去心茧脸上的惊惶。

  “……”她呆愣得说不出话来。

  野狼慢慢把头埋进她的胸口,全身不住颤抖地低语:

  “不要离开我……”

  心茧眼睛一闭,她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欢迎您访问言情小说www.yqxs.net ,努力做最好的免费言情小说阅读网站!
网站强烈推荐:古灵 简璎 寄秋 艾蜜莉 黎孅(黎奷)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凯琍 夙云 席绢 楼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说